LV. 19
GP 170

【心得】小說與電影差異全紀錄(6樓漫畫1卷介紹)(捏文長圖多)

樓主 黑努維尼亞 bionicle7600
GP305 BP-
沒看過電影或者原著小說的人慎入!!

最近剛入手君の名は。小說文庫版,看完後發現小說內容雖與電影內容相似度高達80%但是小說對於人物內心的描寫,些微資訊的透漏仍有做適度補強,對於想更加了解這部作品的人想必都想拜讀一番吧,小弟我就電影中所沒特別提到但是小說中有特別描寫的橋段,以破日文跟網路上中文版相互對照後整理一下並分享給大家。

以下頁數都是以君の名は。角川文庫版的頁數為準。(新增中文版頁數對照)
以下是以小說時間軸的脈絡比較與電影版的差異
《評》是我自己的主觀想法
小說版瀧的第一人稱是「俺(おれ)(Ore)
小說版三葉第一人稱則是「私(わたし)(Watashi)



【電影開頭兩人悵然若失的部分】

(1) 《三葉的部分》
電影中:起床看著自己的右手掌心,搭配哀傷的獨白後就出門上班了。
小說中:夢到和一個相當重要的人彼此緊密纏綿的抱在一起,沒有不安和寂寞,一切相當美好,直到夢醒後,夢中的一切稍縱即逝而下意識地流下眼淚,而這樣的情況也時常發生,卻時常想不起夢裡的情境。

(2)《瀧的部分》
電影中:起床看著自己的右手掌心,搭配哀傷的獨白後也就出門搭電車了。
小說中:瀧也夢到類似的夢而流下眼淚,他知道無比重要的東西曾經在自己的掌心上。
(小說(日)p6-p9) / (小說(
中)p6-p7)



【三葉9/3本人上學之日】

(1)第一次勅使載著早耶香遇到三葉的橋段
電影中:勅使跟早耶香鬥嘴後,三葉以「兩人感情真好」調侃。
小說中:三葉一早就心理OS認為他們在打情罵俏,跟他們倆人已經認識了10多年,雖然平常他們一直吵吵鬧鬧,但是說不定他們兩人很速配喔。
(小說(日)p20-P21) / (小說(中)p20-P21)


(2)三葉、勅使跟早耶香三人抱怨鄉下的橋段,小說中早耶香抱怨自己媽媽跟姊姊都是播音員,連附近的阿婆從小都叫她「播音娘」,由於從小都被掛了這個標籤,還真不知道自己未來要做什麼,而三葉跟早耶香畢業後都想去東京生活,順便問到勅使要不要也一起來,勅使則認為繼續待在糸守生活就很好了,三葉聽到後跟早耶香嘆了一口氣,並OS難怪勅使不受女生歡迎並且也意識到自己也沒男朋友。
(小說(日)p30-P31) / (小說(中)p30-P31)


【被唬爛糸守有咖啡店橋段】

電影中:兩人喊完「卡~肥!!!!」下一個畫面就只剩勅使跟早耶香,早耶香問勅使未來要幹嘛,勅使說繼續在這生活。

小說中:兩人喊完「卡~肥!!!!」,三葉就跟他們兩人說要準備晚上儀式所以要先離開,而兩人都說會來看她,三葉則是強烈拒絕他們來看她的儀式並內心OS「你們倆快成為男女朋友吧!
                (小說(日)p32-p33) / (小說(中)p32-p33)

(小說則沒有三葉離開後早勅之間的對話,應該是搬到前面的緣故。)

※小說沒有勅使看到他老爸跟町長喝酒並且說「有腐敗的氣息呢」以及遠眺豐收祭地點並獨自感嘆「我們,其實都很受不了呢」這橋段。



【巫女豐收祭橋段】

小說中三葉跳舞跳到一半瞄到勅使跟早耶香的身影,由於之前已經強烈要求他們不要來看卻還來,三葉心理牢騷OS「我要用巫女的神力詛咒你們,到時要在LINE對你們發詛咒貼圖」,然後製作口嚼酒的部分,三葉近乎崩潰,因為實在太丟臉了,好幾次都快哭出來,心理os怎麼會有這麼蠢的儀式,恨不得想把神社炸掉。
(小說(日)p37-p39) / (小說(中)p36-p39)



9/5交換日、三葉的東京生活日記】

(1) 小說中對電影描寫補強以及提到三葉第一次以男生身體上廁所的情節,超難控制的老二,射出方向怎麼調整都是不對,「別小看我啊我可是巫女阿!」「還是說是這男生的問題?」,巨大的羞恥心以及恥辱下,幾乎讓三葉哭出來。
(小說(日)p51) / (小說(中)p50-p51)


(2)  三葉(In瀧)第一次來東京,就被東京街景、建物給震懾,然後對都市內高中生的對話為之驚奇,覺得學校外觀上也非常時尚,而自己看著學生手冊瀧的照片,想到跟自己同年的高中生竟身處在如此炫目的環境下生活著,心裡有點不是滋味。
(小說(日)p53) / (小說(中)p51-p53)


(3)  小說中,三葉(In瀧)對勾他肩膀的司第一印象是戴眼鏡的委員長風格的男生(但是相當成熟幹練的樣子)內心OS「人生中最近距離接觸的男生不會就是這個人吧」,而對高木則是高大但看上去人還不錯的男生。


然後對於沒有帶午餐的三葉(In瀧)而伸出援手的司和高木,三葉大感「男生竟然這麼聰明又溫柔!!」「不行啊三葉,同時喜歡上兩人是不行的」(開始少女心發作www),當然啦是開玩笑的啦,三葉覺得東京實在太厲害了。
(小說(日)p54-p56) / (小說(中)p53-p56)


(4) 小說中三葉(In瀧)對奧寺前輩第一印象
稍微卷的長髮從側臉來看看不到眼睛且讀不出表情,但艷麗的嘴唇無比確信地在優雅微笑。手腳纖細腰身也不遑多讓地盈盈可握,胸部也很大,簡直就是個美人啊。那傲人的胸部上掛著的名牌上寫著「奧寺」,這下可終於被我逮到機會了
而跟奧寺對話的三葉,不由得被奧寺的氣質吸引,心理OS「我喜歡妳!!
雖然當下她很想這樣說,但突然自己臉頰泛紅,眼神只好反射性地往下看
(小說(日)p62-p63) / (小說(中)p62-p63)

《評》:擁有女主認證的超級美貌ww,百合開關開啟(

(5)小說中,三葉
(In瀧)打工完一個人乘坐電車回家的路上,看著電車上玻璃反光映出瀧的臉龐一個人心想的這部分,這段我以小說描寫節錄:

─而立花瀧,也是住在這樣街道中的一個人。我望著電車窗戶玻璃上映射出的男生,並小心翼翼的伸出手。雖然有點生氣,但也不算是張讓人討厭的臉。而我開始在這個男生身上感到一點點共同渡過這災難般的一天戰友般的情誼。但真要說的話——『對於我而言還真是個想像力豐富的好夢吶……』
(小說(日)p67) / (小說(中)p67)

《評》其實小說中以三葉角度描寫瀧的外型部分真的不多,早上剛交換時對於瀧的外表也只有以簡單幾句描述,畢竟交換當下也是很驚恐的吧,而經過整天疲勞轟炸直到此刻三葉才能停下手邊一切仔細端倪這個身體主人的面貌,第一印象上還不算差的。


9/6瀧回到本人】

(1)高木跟司認為今天的瀧很正常的場景,小說中並沒有司覺得昨天的瀧蠻可愛並臉紅的橋段。

9/13三葉和瀧各自回到本人以及事後各自記錄部分】

(1)一早被問怎沒摸胸部,三葉覺得那個畫面非常變態,而聽完自己踢倒桌子非常帥氣的事蹟後,衝回家看自己的筆記發現瀧(In三葉)記錄了大量的東西。
(小說(日)p74-p78) /  (小說(中)P74-P78)
(而小說好處是會把全部都列出來,方便閱讀)

※二年三班
※テシガワラ♂·友人·神秘學信奉者·笨蛋但是人很好
※サヤカ♀·友人·文靜可愛
※和祖母以及妹妹ヨツハ一起生活
※鄉下
※父親是町長
※好像是巫女?
※母親似乎已經去世
※沒和父親住在一起
※朋友很少的樣子
※胸很有料哦

這是什麼人生

而瀧的部分則是
※初次原宿表參道帕尼尼三明治大吃特吃!
※和兩名男生一同去台場水族館

※展望台巡禮及跳蚤市場
※訪問父親工作的地方霞關!

(2)在彼此知道自己會交換靈魂後,小說裡特別提到雙方曾嘗試打電話給對方又或者發郵件給對方但不是打不過去不然就是傳不到,唯一能彼此溝通的方法就是互相寫日記。
(小說(日)p80) / (小說(中)p79-p80)

《評》這應該就也是世界力干涉的問題吧,但是想想兩人相差三年手機號碼和信箱也有可能不同,再者即使相同的話也無法打電話或寄郵件打到或寄到三年後只能打到當下時空而已,更胃痛的是其實這部作品一開始,三葉其實就已經是死亡的狀態了QQ


(瀧君禁止事項其一)
※絕對禁止洗澡
※不能看身體·也不准摸
※坐的時候腳不要叉開
※注意不要和
勅使
關係太好了。他和早耶醬是一對的
※不要碰其他男生
※更不要碰其他女生

《評》勅使原來你一開始就被三葉定位成不可能了,幫默哀

(三葉禁止事項Ver.5)
※說過不要亂花錢了吧?
※上課、打工都不要遲到了,這麼長時間該記住路了吧
※不要說方言
※你才偷偷去洗澡了吧?怎麼有一股洗髮精的味道……
※不要調戲司會招來誤解的笨蛋!
※不要和奧寺前輩走太近拜託了

《評》三葉自己都看光男主身體了吧www從小說女主會調戲司來看,之前小說沒寫到司臉紅的部分想想這情境還蠻有可能發生的ww
 
而其中一篇三葉(In瀧)的日記小說有特別提到
回家的路上,我和奧寺前輩兩個人喝茶喔!
本來我說要請客的,結果讓前輩掏錢了。
還說「等你高中畢業了再請也不遲」!
暫且帥氣的回了一句「那說定了哦」
你和前輩的關係在升溫哦,都是因為我呢
(小說(日)p80-p84) / (小說(中)p80-p83)

《評》:這裡的約定會在故事結尾實現諾言,話說三葉真的很喜歡用符號ww


(3)小說中沒有互相在自己臉上寫下笨蛋的橋段。


瀧(In三葉)初次去御神體當天】

(1)剛起床,瀧發現自己現在是三葉,對於當時小說中的描述是
這段時間,三葉這傢伙穿的睡衣越來越過分,以前是寬鬆式的No Bra連衣裙,今天是穿著用釦子緊緊扣好的褲子。像是對隨時可能會發生的互換保持警戒了吧。嘛,這份心情也不是不難理解。
(小說(日)p84) / (小說(中)p84)

※而小說刪除瀧以為今天是平日所以穿著制服而被妹妹問你幹嘛穿制服的橋段。

(2)小說中,婆婆跟瀧(In三葉)說明半身供奉後,瀧自己心裡想著

三葉的,半身。
我望著手中的瓶子。這就是她嚼米製作的口嚼酒。
這具身體和米結合後做成的酒,接著交由我(Ore)來奉納。
互相抱持敵意的二人協作下完成目標的一種羞恥感以及莫名的自豪感下,我朝大樹走去。

(小說(日)p92) / (小說(中)p90-p91)


《評》從小說來看瀧或許知道口嚼酒相當羞恥的製作方法,在當下體會著三葉的心情並將其口嚼酒供奉其中,帶有著特別的感覺以及思緒。
 
10/3瀧跟奧寺前輩約會當天】

(1)小說中,瀧換回來後發現自己要跟像女明星般美麗的奧寺前輩約會,一整個手足無措,覺得首次約會的難度也太高了吧,在跑去車站的路上一直OS三葉這個白痴」「三葉這個白痴
三葉這個白痴,拜託你馬上給我換回來!

(2)奧寺前輩在小說中的描寫及形容真的都是超級大美人,瀧才約會三小時就已經疲憊不堪,沒想到自己對女性竟然如此放不開,直接跟超級美的前輩約會,任誰都會失平常心吧。而且由於奧寺很漂亮,周遭的路人都會忍不住地看前輩,然後再看到旁邊的小毛頭,都會覺得這兩人很不搭,瀧一直心理OS著,覺得備感壓力不停的惡性循環。
(小說(日)p98) / (小說(中)p97)

《評》三葉,救救我呀!!


(3)小說中,在瀧跟奧寺約會不順利下,瀧一直心裡想著三葉到底是怎樣跟奧寺相處的阿,這時發現三葉早就知道自己沒有經驗,因此留有三個約會順利的連結,瀧在此刻覺得三葉帥呆了,怎麼這麼了解自己,這傢伙太神了吧,而電影中瀧在這邊對於三葉的料事如神反應沒這麼大,雖然那三個連結直接打臉瀧就是www
(小說(日)p99) / (小說(中)p97-p98)

【4】鄉愁展中,瀧對飛騨地區風景相當熟悉且有著特別感覺之後被前輩打槍後走到天橋上前輩問瀧「然而現在,你有其他喜歡的人了對吧?」瀧非常緊張一直否認,但是在那個瞬間瀧想到了三葉的身影,雖然只有一瞬間,這是跟電影不同的地方也是非常重要的橋段,小說這段是這樣描述的。

「瀧…如果我說錯了,先說聲抱歉。
「好的。
「你以前曾經有一點點喜歡我對吧?」
「咦!」被發現了?為什麼?
「可是,你現在有別的喜歡的女孩,對不對?」
「什麼~?」
我像是被傳送到熱帶雨林,頓時汗如雨下。

「沒,沒有!」
「真的?」
「真的沒有啊!完全誤解了!」
「真的嗎?」

前輩依然一副懷疑的表情盯著我。其他喜歡的人?沒有啦,怎麼可能有。
一瞬間腦子裡閃過的是那傢伙的長髮和胸部的蓬鬆,但也只是一瞬間。

「嘛,那好吧」
前輩用爽朗的口吻問完,把臉移開。

而在這之後,瀧除了微微的失落外,他此時想到的事是盡快前往三葉所在的地方,畢竟能跟她有這樣交換的體驗,意味著彼此之間有著特別的聯繫,瀧想著可以把今天的事跟她分享,想像著三葉聽到他失敗的約會後兩人互相鬥嘴、吐槽的畫面,這邊則是電影沒有描述的部分。

而之後如電影般打電話給她,當然依舊是得到機械般人工語音答覆
您所撥打的號碼可能已停機、關機或者信號在服務範圍之外……
(小說(日)p103-p106) / (小說(中)p99-p104)


《評》:跟電影相比,小說中瀧在被問到是不是有喜歡的人時腦中閃過一瞬間三葉的畫面,覺得非常喜歡小說這幕,電影沒做出來相當可惜。而這段我自己解讀為瀧還沒有喜歡上三葉(又或者還沒意識到自己喜歡上),但在他本人不自覺的情況下,他已經將自己「在意」的重心由奧寺逐漸移轉到三葉身上,就是俗話說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階段,如明明是和自己長久仰慕對象的第一次約會竟然以這樣的方式收場,正常人來說都會相當難過然後一直責怪自己或不停想補救,但瀧在小說中並沒有感到非常失落,相反的則是想盡快跟三葉分享,想跟三葉見面,從這邊就可看出,瀧在意的對象或者說喜歡的對象,已從奧寺而逐漸由三葉來填滿他整個生活。




2016/10/19瀧前往尋找三葉的部分】

(1) 直到這邊才帶出瀧有戴著作為護身符的組紐的習慣。(小說(日)p110) / (小說(中)p110)

(2) 瀧拜託司的內容是,「今天要翹課,利用五六日三天去飛騨。一定要和一個人見面,你什麼都不要問就當我這幾天不在好了。
(小說(日)p111) / (小說(中)p111)

《評》:奧寺會來大概就是司幫瀧請假的時候聽到他提起的,畢竟這段期間奧寺很在意瀧的狀況,而瀧的朋友中對於瀧的反差大概司察覺較深吧(當初瀧叫三葉不要戲弄司w),兩個都對瀧很在意的人自然而然就成行了。

(3)小說中,三人搭電車的期間,瀧一直回想這段交換時光,怎麼想也都不是夢,手機裡有三葉寫的日記,自己也不可能這麼主動跟前輩約會,所以三葉毫無疑問是絕絕對對存在的少女,她的體溫,脈搏,呼吸,聲音,確實在瀧心裡湧起過波瀾,如此多的證明以及強烈的生命波動,三葉絕對是實際存在的人物,因此突然的停止交換,讓瀧非常在意,三葉是發燒嗎?還是有事故?對於她而言她一定也會對此而感到不安,因此瀧選擇直接跟她見面。
(小說(日)p113) /  (小說(中)p113)


(4)小說沒有電影中,只有司跟奧寺兩人在旅館販賣機處對話的橋段,也就是奧寺在抽菸並感嘆這件事雖然很弔詭但是可以確定的是,這段期間一定有個女孩出現並且那個女孩改變了瀧,畢竟小說主要是以瀧或三葉為第一人稱所描寫的。

(5)小說就瀧看到受難者名單再到對於自己記憶開始模糊與電影的場景大多相同,而在前往御神體的路上,瀧自己想著自己必須要堅強,不能一直擺著苦瓜臉而讓司或前輩甚至是拉麵店大叔擔心,而為了躲避暴雨而躲在岩石下吃飯糰的瀧看著自己的護身符並不停的默念水也好,米也好,酒也好,只要進入了人的體內,就是一種結。進入體內的東西會轉化為能量和靈魂相連接。從那天開始他就強迫自己要一定要記住這句話。
(小說(日)p139-p140) / (小說(中)p138-p139)

(6)節錄小說瀧喝下口嚼酒後開始進入「口嚼酒之旅」時電影畫面所無法帶出的訊息:

散落至四方。又或是升起至四方。
在無法確認這一事實的浮游感中,彗星閃耀於夜空。
彗星裂開,碎片落下。
隕石,落入山間的聚落。大量的人口死亡。形成湖,聚落滅頂。
歲月變遷,湖的周圍再次形成聚落。湖里帶來了魚蝦,隕鐵帶來了富裕。
聚落就此繁榮。歲月再次促動,彗星再次來訪,隕石落下,慘絕人寰。
這個列島自從有人居住,已經重複過兩次這種事情。
人們拼死將其留在記憶,傳於後人。用比文字能夠更加永久保存的方法。
以彗星為龍,以彗星為繩結以舞蹈動作代表分裂的彗星。
又經過漫長的歲月。
=======================
「媽媽,什麼時候才會從醫院回來啊?」
妹妹天真的問道,而姊姊已經知道母親再也不會回來了。
人注定會死。但要去接受這個事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救不了她……」
父親深深的嘆息。
對於父親來說,過去不曾有比妻子這般深愛的對象,未來也不會出現。
而女兒的容貌漸漸越來越像妻子,既是祝福也是詛咒。
「就算我現在繼承了神社……」
「入贅的你沒有資格拒絕! 」
父親和祖母的爭吵與日俱增。
「我愛的是二葉。不是宮水神社。」
「給我滾!」

(7)在小說的口嚼酒之旅中,才第一次帶到三葉對於瀧跟奧寺前輩約會那天心中的微微的不情願以及感嘆的橋段,以及之後剪髮,隔天秋祭看彗星遭遇凶災。
(小說(日)p148-p152) / (小說(中)p146-p150)




【瀧時間回溯到2013.10.4當天早上的部分】

(1)小說中,瀧(In三葉)衝到學校後,早耶跟勅使驚訝三葉怎麼剪頭髮了,除了跟電影一樣吐槽說「還是以前的比較好看吼」,自己心裡還OS葉什麼時候把頭髮剪短的,我喜歡的是黑長直!!!
(小說(日)p160) / (小說(日)p157-p158)

《評》三葉剪頭髮也要經過你同意就是ww瀧佔有慾展現(誤



(2)小說中,聽完瀧(In三葉)說彗星會掉下來,常識人早耶一直很不相信,瀧就掏出自己幾乎所有    零用錢給早耶說就當她請客要早耶好好聽她把話說完,這時就被早耶吐槽說「平時小氣的你竟然會這麼大方的話……」,瀧聽完很吃驚,想說原來三葉平時很小氣喔,阿幹花我的錢還花這麼兇。
(小說(日)p162) / (小說(中)p159-p160)

《評》:三葉新增小氣屬性w

(3)小說中,瀧(In三葉)聽到勅使要利用周波數竊取防災廣播,非常高興的抱住勅使肩膀,勅使臉
紅要她不要靠近這樣會嫁不出去啦!!瀧心想嘿嘿三葉你還是有市場的嘛,也心裡覺得勅使是可以深深信任的人,等事件結束後一定要來找他,比起現在更想要在現實中作為男生跟勅使當朋友,然後我和三葉、勅使、早耶、司和高木以及奧寺前輩大家都能互相認識那就好了。
(小說(日)p164-p166) / (小說(中)p160-p163)

(4)小說中,瀧(In三葉)跑去找町長要大家避難,町長很生氣認為自己女兒在胡說八道,被町長斥責時瀧相當緊張,發現三葉在緊張的時候膝蓋內側會流汗,瀧還是第一次知道。
(小說(日)p172) / (小說(中)p170)

《評》:這大概就是有些同人創作寫到三葉緊張時膝蓋內側會流汗的緣故吧?

 
(5)小說中,此時倒在御神體的三葉(In瀧)醒來後開始回想彗星掉下來前發生的事,「剪髮」→朋友們驚呼是不是失戀了→彗星分裂並在眼前墜落,直到這邊讀者們才知道瀧約會失敗那天,三葉當天的失落以及隔天秋祭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不像電影在很早就知道了。
(小說(日)p181-p184) / (小說(中)p178-p181)

【6】小說中,瀧帶著複雜且堅定的心情往御神體衝刺,這段以文字呈現比較適合

三葉的靈魂。
一定,現在就在我的身體裡。
因為我的心,現在就在三葉的身體裡。但,從剛才開始我就這樣想。
我們即使是在現在,也在一起。

三葉,至少三葉心靈的碎片,現在也在這裡。
比如,三葉的指尖知道校服的形狀。我穿著制服的時候,拉鍊的長度以及下擺的鬆緊,我都自然地知道。比如三葉的眼睛,看到朋友的時候會放鬆,會高興。三葉喜歡誰,和誰不知道怎麼相處,不用問,我就自然地了解。看到婆婆的時候,我本應該不知道的記憶如同對焦功能失調的放映機般,朦朧地在腦中映出影像。身體、記憶和感情,彼此難以區分地連結(結び)在一起。
(小說(日)p185)  / (小說(中)p182)

《評》:這段算是瀧的感情描寫以及心意相當重要的部分,雖然與一個少女交換彼此靈魂只有短短的一個月的時間,但對於她的一切、細微的身體生理變化,他卻比任何人還更加了解她,瀧於此刻透過三葉的記憶才找回三年前自己還是國中生時與三葉第一次相遇那朦朧的記憶,才知道當時三葉是帶著多麼複雜的思緒來到東京,又是帶著何等悲哀的情緒回到糸守,瀧至此才知道當時深深地傷害了三葉,而我自己認為瀧在此刻才意識到自己對於三葉的感情,而在此刻才真正喜歡上了三葉。



かたわれ時~分身之時

(1)小說中瀧把組紐還給三葉,三葉將組紐綁起問瀧好看嗎的橋段,瀧當時心裡覺得「有點不太適合」「有點孩子氣」「真要提的話還是因為突然剪短頭髮吧?哪有這麼任性的,我喜歡的可是黑長直耶!!!然後突然想到之前約會三葉給他的『專為人生中從沒受過歡迎的你準備的會話術因此瀧立刻敷衍一下說很好看,當然如電影般立刻被三葉拆穿。
(小說(日)p201) / (小說(中)p198)

《評》:瀧的佔有欲展現,黑長直控再次認證www
 
  
(2)如電影版胃痛的掉筆,搭配《スパークル》,小說中瀧的心情在那刻就如同歌詞一樣,如果世界要馴服我的話,那我就要美麗的掙扎,瀧於此刻就已經決定要帶著這份「感情」不停不停地找尋下去,直到找到「她」為止,絕對不會向這個世界妥協,縱使下一秒就忘記這些事情以及記憶而徒留寂寞的心情………

(小說(日)p206-p207) / (小說(中)p201-p204)




【三葉2013.10.4晚上拯救糸守計畫的部分】

(1)小說中三葉跟勅使準備炸發電所時,兩人的對話

「這要是幹了,就沒有退路了」
「拜託了,責任全部算我的」
「白痴!不是問你這個」

有些生氣的樣子,
勅使好像臉有點紅。
「我們兩個,就是互相脫不了關係的共犯了」
剪斷鎖的聲音大聲鳴響,似要穿透這黑夜一樣。
(小說(日)p212) /
(小說(中)p208)

《評》勅使會這麼相信三葉,也許是出於喜歡神祕學、出於三葉是巫女或者出於喜歡三葉的心情、又或者出於共患難的友誼…..

(2)小說中原本早耶對於要做這些事情有些害怕,直到聽到勅使說他會請客,早耶才收拾心情而決定真正參與這次救村計畫。(小說(日)p213-p214) / (小說(中)p209-p210)

(3)小說中沒有描寫廣播被切掉後,勅使老爸跑來責問勅使的橋段。


【4】電影中最高潮,小說中就三葉衝去町政府跌倒翻了很多圈最後重新站起的橋段,這段節錄小說文字給大家:

…但是。
我聽見了你的聲音。
「為了避免在醒來後忘記彼此…」
那個時候你是這麼說的,然後
「寫上自己的名字吧」
你在我的手上寫字。

倒下的我,睜開眼睛。
陣陣疼痛的眼皮底下,是我握緊的右手。打開手指,張開手掌。
不聽使喚僵硬的手指終於還是一點點的鬆開了。
手上似乎有些許的文字,我
定睛而視

すきだ

呼吸,一瞬間停止了。
我試著站起但腳卻無法使力,比平時花了更長的時間。
但終於我的雙腳,再一次站在瀝青的路面上。

再一次,看著手心。那是似曾相識的筆跡寫下的,喜歡你。
……這樣寫,我想著。淚水溢出,視線再次氤氳,和彷彿從心底湧出的淚水、溫暖的波浪一樣的東西在身體中擴散。我笑著,哭著,對你說。

「這樣寫,怎麼可能知道名字嘛──。」
然後,我再次全力奔跑。
我已不再害怕任何東西,我已不再害怕任何人,我已經不再寂寞。
因為我終於理解。
我戀愛了。我們戀愛了。
所以我們,一定會再次相逢。
所以我不會放棄。
我要活給這個世界看。
即使再大的事情發生,即使星星墜落,我也要活給這個世界看。


(小說(日)p227-p229) / (小說(中)p221-p224)

《評》:小說這段真的很甜,而且這獨白遠比電影所呈現來的強烈以及感動,三葉當時抱著許多思緒大老遠跑去東京而被國中瀧打槍,從那時開始三葉對於瀧的感情一直認為是單向的,認為瀧或許對她沒感覺又或者不喜歡她,以為彼此見面就一定能認出彼此的一廂情願在那刻土崩瓦解,過程中她很害怕很難過也因此剪髮並遭遇彗星而死亡,但瀧卻回到過去而大老遠跑來見她,直到剛才,「すきだ」,她才發現她並不是一個人、她並不孤單、她知道彼此的感情是雙向的,知道彼此是相愛的,三葉內心的空洞被填滿了,因此即使現在忘了他是誰又如何? 只要這份喜歡的心情還在,兩人將來相遇一定也會認出對方,從此刻三葉也是抱著這份「感情」決定對抗世界,決定不停地找尋下去。



(5)  小說中沒有之後三葉衝去找老爸並帶著堅定意志的表情描寫。


2021年後,君の名は。

(1)小說中,瀧不知道自己何時養成一直看自己右手掌心、看著窗外找尋某個人的習慣,然後會一直不自覺的念著「もう少しだけでいい、あと少しだけでいいから(再一下下就好,只要再一下下就好)如同祈禱的咒語一般,沒錯就是電影ED的歌詞,而這個默念在小說最終章一直大量出現,可見瀧的惆悵多深………
(小說(日)p232-p233) / (小說(中)p228)

(2)小說中,面試瀧遇到內定司和高木在咖啡店聊天的橋段,沒有特別提到司已戴戒指。


(3)奧寺前輩在大型製衣連鎖集團的千葉分店工作,瀧跟前輩關係還是很好,在聊天中有談到「糸守災害事件」,提到這件事情在當時引起軒然大波,不管是天體現象、神祕學、町長巧合等等一連串事件激起當時大量話題,但現在也沒落了,而瀧和前輩吃完晚餐後,奧寺跟瀧說瀧,我說過等你高中畢業了要請我對吧?」,收回了一開始三葉跟前輩的約定的伏筆。
(小說(日)p238-p242) / (小說(中)p232-p236)


(4)小說中就冬天在天橋上錯過三葉的部分沒特別描寫,只以瀧的角度說了一句身旁的路人都引我回頭相望而已,或許是因為瀧第一人稱的關係吧。

而在冬末春初瀧也找到了工作(2022年初),三葉也換上春裝如往常般搭電車,而當兩人在電車上互看到時,他們那瞬間就知道就是她/他,一停車就兩人開始狂奔,彼此心想著雖然記憶有缺失,但我知道就是他/她,她/他一定也跟我一樣在找尋我,我的身體已自有答案,最後我直接節錄小說表達他們倆的心情
(譯註:男女第一人稱的差別,瀧以深藍色三葉以紅色區分)

在坡道上奔馳的我思考著。為什麼我要奔跑?為什麼我要找尋?而我大概已經知道答案了。雖然記憶有缺失,但我的身體全部都知道。我繞進狹小的巷子,道路倏忽中斷,前面是階梯。我走到盡頭往下望去,他,就在那裡。

我忍住想要跑起來的衝動,開始緩緩地爬上階梯。夾帶花香的風將我的西裝微微吹膨。她站在階梯之上,但我無法直視她的身影,只敢以眼角餘光捕捉她的氣息。而那股氣息正開始走下階梯。她的靴音悄悄踏入春天的大氣中。我的心臟,在肋骨內劇烈動。

我們低著頭互相走近。他什麼也不說,我也什麼都說不出口。就在無言之中,我們錯身而過。那個瞬間,我感覺自己體內的心臟被直接揪住,全身彷彿被勒緊般地痛苦。這絕對是錯誤的,我這樣強烈的想著。我們是互不認識的兩人這件事絕對是錯誤的,那是違反宇宙的架構,命定法則之類的東西的。所以───

所以,我回頭了。她也幾乎以同樣的速度看向我。以東京的街道為背景,她張大眼睛站在階梯上。我發現她的長髮是以夕陽一般色彩的髮結所裹挾。我全身,微微顫抖。

終於相遇了。終於見到他了。再這樣下去勢必會哭出來。我剛這麼想,就發現自己早已淚眼婆娑。他看到我的眼淚便露出了笑容,我也含著淚花笑了。我深深吸入充滿預感的春之空氣。

,我一。

──、名は、

(小說(日)p249-P252) / (小說(中)p240-P245)

《評》:這段很揪心,小說把樓梯上兩人當下的心情具體的描寫出來,更能體會電影裡不知該如何面對的兩人在樓梯上擦身而過的悔恨,跟電影不一樣的地方是,小說中,瀧終於鼓起勇氣回頭時,三葉也是在同一時間回頭望著瀧,表現出兩人的默契以及心靈契合、命中注定的涵義。

但是電影版改為瀧主動先開口「那個!!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妳!!」,而等待著回應的三葉此時才回首並喜極而泣,我覺得電影這段的巧思很不錯,因為他考量到男女思維的不同而選擇這樣的演出,通常男生會比較偏向衝動、敢於表達自己的感情而出手,女生通常會比較偏向內斂、想得遠而不常將感情顯露於外,所以在電影這段,瀧竭盡全力鼓起勇氣跟好似熟悉卻又不認識的陌生人主動搭話,三葉背對著聽到後,那心底不明所以的悵然在那刻一掃而空,轉而流下欣然地淚水,我覺得電影這幕真的蠻用心的。


《感想》:看完小說後也是完全不同的感受,比起第三人稱角度的電影,小說重在第一人稱男女主角視角的描寫上,我自認為有85%與電影情節相同,但是那剩餘的15%還是非常值得一讀,再者我認為小說中瀧跟三葉描寫比例是2:1(或者到3:1),三葉偏多的部分在於最初的介紹糸守狀況,對於交換開始後的生活則相對描寫偏少,因此可能會有很多人會挑些問題是三葉為何會喜歡上男主,相比交換後大多是以瀧的觀點出發、御神體初訪、奧寺前輩約會、死命找尋糸守、直到拯救小鎮再到分身之時,幾乎可以讓讀者清楚知道瀧對於三葉的情感與日俱增以及他所付出的行動。

但我個人認為,有關三葉對於瀧這樣的變態(沒錯,交換前期三葉真覺得他很變態),是如何開始漸漸改變她周遭生活,從原本自認被囚禁於宮水世家體制的傳統巫女必須時常在意別人的眼光,直到瀧把她從狹窄的人際關係拉了出來(校園萬人迷),他的出現深深改變了三葉自認為悲哀而一塵不變的生活,原本只能生活拘謹堂堂正正而活在別人壓力下,瀧的出現或許給了三葉點救贖,當然這方面的描寫在番外小說Another SideEarthbound
有提到,有機會再分享給大家,因此他們彼此的喜歡並非突如其來的。


【感情長跑流程圖大概像是】

【9月初】兩人不停交換刷感情
【10/3】三葉已經知道自己喜歡上瀧,但瀧自己還未意識到自己對三葉的感覺。
【10/4~10/19】三葉死亡,瀧出於擔心而去找三葉,過程中逐漸意識到這份情感而喜歡上她
(騎車衝上御神體時是瀧的感情確認點
)

【分身之時】兩人再度相見,瀧喜歡三葉而寫下”喜歡妳”但是三葉這時候還不知道瀧的心意,只是純粹覺得瀧能大老遠來見她真的開心,分身之時結束後瀧被世界力修正記憶,非常幹,決定抱持這個「情感」與世界對抗。

【下山後】三葉跌倒打開手心,發現”那個人”也喜歡自己,兩人其實是互相喜歡的,之前的失落感一掃而空,即使忘記他是誰,也決定要抱持著這個「情感」與世界對抗。

【最後2022年初】兩人相遇,君の名は

而兩人悵然若失的心情都是從彗星落下那天(2013)開始的,持續了8年左右,能堅持到最後真的非常的不容易。

而小說並沒有寫到兩人之後的生活,一樣也是斷在兩人開口互問名字的部分,但想必也跟同人二創一樣會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吧,最後最後有機會會再整理番外篇跟跟漫畫來比較與電影的差異,已經7刷的小弟也在這邊祝福各位能夠找到自己生命中應該找尋的人,謝謝大家。
30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76 筆精華,11/2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