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587

RE:【其他】魔法律相談事務所小說--七色之魔聲

樓主 香月˙櫻 massconny
GP2 BP-
粗魯地被打開的門,和預想一樣的人物被丟到走廊上。
等在外面的洋一,竊笑著等著他的惡友。
「果然是你阿,六冰。」
「吵死了。」
不高興的噘著嘴,六冰看起來似乎覺得麻煩似的站在洋一的身旁。

雖然和洋一一樣是三年級生,萬年直立著的睡亂髮,就算用多少水去整理還是一樣,且簡直就像新入生一樣矮。
用很無聊似的姿勢隨便站著,看上去像人偶般的擺飾。

「那個BUBU的聲音是啥啊?」
「不知道嗎?就那個鬼灯草,連續三個隨便就破掉了。最後被說不認真,就被丟出來了。嘻嘻。」

午後的校內非常地安靜,不管哪間教室,都只聽到教官的聲音而已。
不管是私語聲或是打鼾聲都沒有。
今日也不例外,好像就只有兩人自身一般。

「怎麼,你不是因為看JUMPIN(漫畫雜誌)被發現啊?真稀奇。不過,在那樣黑漆漆的教室裡好像也不知道怎麼看。」
「你這傢伙才是勒,剛才嘎吱嘎吱的在做啥啊?」
「嘿,你給我聽好了。」
洋一擦了擦鼻子,從口袋裡拿出個東西展開來。
「就是這個。這個!」

┌─────────────┐
│1 魔樓梯的怪談     │
│2 盔甲的波比      │
│3 招手的第四間廁所   │
│4 疾風的第六代校長   │
│5 第七號通路的走路影子 │
│6 沒臉的老師      │
│7 ?          │
└─────────────┘
(p.s 第二項翻譯感謝A大提供)

看著展開在眼前的紙片,六冰覺得很吵似的瞥了一眼。
感覺陌不關心的說道。
「好醜的字。」

「喂,重點不是這個!」
壓低聲音,洋一把紙條在六冰面前晃了晃。
「這可是費了我九牛二虎之力到處詢問才好不容易收集到的,傳說中的『MLS七不可思議』的列表。難道你一點興趣都沒有嗎?」
「沒。」
「喂喂,別這樣。六冰,聽我說。如果去解決這MLS的七不可思議的話──」

「在吵吵鬧鬧的說什麼!」
教室的門被用力的打開,怒吼聲比本人還快地從教室中傳了出來。大佐的臉探出,睥睨的看著站在走廊的洋一們。
「你以為我為什麼叫你們罰站。閉上嘴巴好好地反省,混蛋。」
「對不起。」
洋一撒嬌般地回應,六冰則回復直立不動的姿勢。

為了防止靈的犯罪,換句話說,制裁其罪的魔法律-為了養成這些魔法律專家的唯一專門機關,就是這間魔法律學校。
所以,配合嚴厲的選拔考試,MLS的上課時間分為上午的國語、算數之普通教科,下午則是被這個MLS獨自的科目──靈媒力學、煉強化學、煉留力學、魔法律戰略學等等的專門教科充分地填滿。
一大排的教室與並列的走廊下,左右眺望,並排罰站著的傢伙,除了洋一和六冰兩人外當然沒有別人了。
進入第三年的這時刻,對背負著就要被退學的標籤的洋一來說,六冰是貴重的同伴。

確認大佐回到教室內後,洋一又把藏起來的剛剛那張列表又再度展開。六冰從旁邊望了一眼,肩膀震動地竊笑。
「嘻嘻,什麼『魔樓梯的怪談』,只是誰的冷笑話吧。」
(P.S 樓梯的日文和怪談的日文發音一樣,所以六冰才會說這是冷笑話。)
「才不是,就說這不是誰在開玩笑。在這廣大的MLS校舍的某處,有著往牆壁深處的謎之階梯。站在那邊的跳舞場的大鏡子前的話,在那應該沒有人的地方,據說會有影子閃過。然後,那個影子,唰唰唰地往這邊過來,伸出手──」

無視洋一繪聲繪影的努力解說,六冰又往別的項目看去。
「啊,『盔甲的波比』和『第四間廁所』,這些蠢故事的話我倒是知道。咦,這又是啥?『什麼的第六代校長』?連校長都被當成怪物喔。嘻嘻。」
「啊啊,那個阿。是『疾風』啦!『疾風』。這,我也不太會唸。在魔法律圖書館的二樓走廊不是有一大排的歷代校長的胸像嗎?那個的,從裡面數來的第六尊…換句話說,就是第六代校長的像吧,在星期五的深夜二點會消失。如果要說是去哪,據說那個校長只有上半身地在MLS的校園裡面全力疾走。」

發現面向這邊的六冰臉上明顯浮現出輕蔑的臉色,洋一慌張地揮揮手。
「喂喂,不相信阿?真的啦,真的!不是唬爛,那傢伙在現場抓到的,好像是今井前輩吧?你知道吧,那個不死鳥傳說的。」
「離家出走在洞穴裡生活了七天的那傢伙啊?」
「就是她就是她。像那樣的英雄阿,十年後應該會很漂亮──」
洋一用兩手劃出曲線,「像醬子豐滿!……的成長的話,確實是我喜歡的類型啦。總之這個就先放一旁吧,那個憑依在胸像上的惡靈,據說被前輩捕捉到,牢牢地封印了。所以說,校長先生的事件已經解決了。」
拿出麥克筆的洋一,把筆蓋拔起,在該項目上畫了消去線。

「所以,如果有誰很漂亮的解決了這個MLS的七不可思議的話,據說會用特別規則來成績加分耶,六冰。換句話說,根據這個傳聞,跳級就不是夢了耶。很厲害吧?」
「是喔。」
六冰發出有點疑惑的鼻音,小聲地問「……說是七不可思議,卻沒有最後一個?」
「咦,你不知道嗎?知道七不可思議的第七個的人,就沒辦法活著回來!」

「你們兩個還在講話!」
就像落雷般的大佐的怒吼聲,不只是反射性站直的洋一們的身體,連走廊的窗戶都嘎吱地震動著。
好像不彎下腰不能鑽過門框的巨漢大佐,用連靈體都會逃走的壓迫力,交互看著洋一和六冰。
「……現在要發前幾天在課外教學時交的作業。進去裡面。」

窗簾全部被打開了,教室恢復原本午後的光亮。
推著六冰的背回到教室的洋一,回到大佐面前的同班同學行列裡。從讓講台看起來非常小的大佐那裡,得到非常不愉快的沉默與發回來的速寫畫。上面畫了一個不太好的紅色三角形。

上週,在課外教學時畫的速寫畫。
在現場實際觀摩魔法律家制裁地縛靈的上課內容,雖然洋一想要寫實地畫出來,但好像描繪力還不怎麼夠的樣子。

「唉阿,我其實是想畫成這樣子的。」
用大拇指指了指被貼在黑板上的畫,洋一搔著頭假笑地回應。
「只是,那個,繪圖功力有點…」
「目標魔法律家的人要像你這副德性要怎辦!!不能畫出那種樣子,身為魔法律家是要防範靈體的犯罪換句話說是要能臨摹再現制裁犯罪的能力!!你也一樣,六冰!」

接著同樣也是拿到畫著三角形的六冰的速寫,洋一邊走回位子,邊偷看著。
「這太-誇張了吧。嘿,六冰的畫,連畫貓看起來都像狗。」
「那你的是納豆速寫嗎?嘻嘻。」
「吵-死了。」
正在竊竊私語時,兩人都各吃了大佐的一發拳頭。

「全體,注意!!」
大佐用像棒球手套一樣的手掌敲了敲黑板,讓偷偷互相比較彼此速寫的全班同學都瞬間安靜了下來。
被貼在黑板上的速寫畫,那畫用讓人覺到非常細心的筆觸,畫出在實習時看到的地縛靈外貌。那從大地長出好幾個青黑色臉的樣子,老實說,相當恐怖。
講台前圓宙紅著臉得站著,這速寫畫出自誰之手,一目了然。

「嗯,非常正確且仔細的觀察。全班同學,要多向圓同學學習!」
邊仔細地看著速寫的大佐,邊大力的點著頭。
「捕捉到靈體的樣子,正確的掌握屬性、性質!身為魔法律家的戰略,首先要熟悉敵人!!大家各自去鑽研靈視力!!」
到此時,像救星般的下課鐘聲終於響起。

答禮後,從將教材整理後的大佐踏出教室的那一刻,像蓋子被打開般地,學生們的聲音從教室裡溢出。
洋一鬆了口氣的瞬間,從門口再度現出大佐不高興的臉。
「火向、六冰!你們兩個傢伙明天,把魔法律歷史年表從八十七頁開始,交十頁的報告。」
「咦咦咦咦咦──!?」
「混蛋,默寫還不會的就只有你們兩個了!!下週考試!」
「嗚哇,慘!!」
洋一慌忙地翻開教科書。連說都不用說,每頁都像新的一樣乾淨。

「啊啊,六冰,你背到什麼程度了?」
「完全沒背。」
「幹麻自信滿滿的回答啊,不行啦。從伊宇峽搬遷,一四八九年,魔法律協會遷移。在ヒトデナシヤ,一七四八年,可惡,什麼來著?」
「你想背起來的話,總之只有抄了。」
「沒這回事吧!」

剛剛偷偷看著垂頭喪氣的洋一竊笑著的女孩們突然發出尖叫,按住屁股後的裙子跳開。逃了數十步才回過頭。
「洋一大笨蛋,變態!」
邊喊叫著,女孩們往走廊出去了。
「掀裙子是男人永遠的浪漫阿,嗯。」
滿臉笑容的洋一握著拳說道。

「真是個貨真價實的笨蛋啊,你這傢伙。」
「你在說啥啊,你知道身為男人,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是什麼嗎?唉,算了。魔法律歷史的作業就跟圓咒借筆記呼攏過去吧。對了,啊-,實際上,我有件事想跟你特別地談一談。」
「啊?」
皺了皺眉頭的六冰,很嫌惡似地看著洋一展示的那張七不可思議列表。洋一指了『第七號道路的走路影子』的那條。
「怎,這怎麼了?」
「什麼啊,你剛剛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這個啦這個,和成績沒關係,如果知道那個洋一君解決了七不可思議的話,絕對會變成學校的人氣英雄。所以說。只有我變成那樣的話,有點不夠意思,至少要邀請身為我的好友的你,就是這個意思。」

洋一強搭著肩,向六冰小聲道。
「──怎樣,六冰。和我一起去擊退幽靈如何?」

*  *  *
(待續)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