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30

【其他】【限x閃】時光

樓主 ☂雨の娃娃〃熊☂ acer8287
GP5 BP-
作者廢言:
 肥皂味很大
 如不接受此CP或看到一半就看不下去的請趕快離開
 第一次在這發文吶~
 竄改劇情,哀掉意味大
 時空&地點轉換快速~請自備暈文藥(?)
 文筆不順&怪異甚入
 角色崩壞~


正文:
 


  「我來看你了……限……」一個人影佇立在墓碑前。

  「你還記得我嗎……?我是……」聲音被風聲蓋了過去。

**

  「這是新加入的成員──志志尾 限」正守介紹著夜行新加入的成員。

  「這傢伙感覺真討厭……」閃跟大、秀站在一旁看著。

  「要跟限好好相處,知道了嗎?」正守叮嚀著。

XX
  
  「小閃……你覺得新成員是個怎樣的人?」秀問著閃。

  「一個很討厭的人……」閃靜靜的回答著。

  「會嗎?我覺得還好阿……」秀說著,大則是點點頭同意。

  「你們高興就好」閃看著天空說著。

  『好好相處……是嗎……?』閃在心裡想著。

XX

  「嗯……?」夜晚中,閃在廊上看著遠方疑似人影的黑影。

  「呼……呼……」黑影發出痛苦的喘息聲。

  『誰啊……?』閃在心中問著。

  「呼……呼……」閃朝著黑影走去。

  『好刺鼻的血腥味……』閃停了下來,也因眼睛適應了黑暗而看到那個人。

  『那個人是……志志尾?』閃看著渾身是血的限。

  『這麼晚還出去執行任務嗎?』閃疑惑著。

  「呼……呼……」限拖著身子回房了。

  閃看了一會兒也回了自己的房間。

XX

  『志志尾這傢伙……怎麼好像每晚都在出任務……』閃每晚都站在廊上看著現拖著身體回來,原本只是偶爾出任務的限,現在近乎每晚都有任務。

  現在正下著雨,閃從廊上遠遠的看著坐在廊上,渾身是血的限,而限沒有發現閃站在遠處,只是一直望著廊外的雨。

  原本都只是站在遠處靜靜看著的閃,這次去朝了限走去。

  「欸……志志尾」閃叫著限。

  「……」限依舊看著廊外。

  「你為什麼每晚都要出任務,然後弄的渾身是血才回來?」閃問著。

  「……」限一樣看著廊外。

  「志志尾」閃叫著。

  「……」限沒有理他。

  「我在問你問題!」閃大聲的說著。

  「……」限轉過頭來,靜靜的看著閃。

  「……」這次閃卻沒有說話了,因為他從限那深邃的眼眸中看到一瞬間閃過的溫柔。

  「……」限想要說話似的張了張嘴,但他卻放棄說話的念頭般的把嘴閉起來,並扶著牆壁站了起來,回去自己的房間了。

  閃站在廊上許久,搖了搖頭後就回房了。

XX

  「呼……這次的妖怪……呼……好強……」閃雙手撐著地面喘息著。

  這次的任務夜行的成員幾乎都出動了,為了制服一隻很強大的妖怪。

  「小閃你沒事吧!」秀來到閃的身邊問著。

  「沒……沒事……」閃喘著氣說著。

  「那就好……我得趕快回去幫忙了」秀鬆了一口氣後,重新回入戰局。

  當閃一把頭轉過來,聽見了秀的大聲警告「小閃!危險!」

  『糟了!來不及了!』看著妖怪巨大的手即將襲來之時,放棄般的想把雙眼緊閉的時候,看到了一抹黑影把自己推開,代替自己承受了攻擊。

  「志志尾!」代替自己承受攻擊的那抹黑影視限。

  限受到了不小的傷害,閃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限一個人把妖怪擊退,看著救了自己的人,他的背影,限。

XX

  隔天,正守約了閃來談話,談話談到一半,閃問了正守問題。

  「首領……我想問您……為什麼志志尾那傢伙好像每晚都有任務,而我的任務卻越來越少了?」

  「你說限嗎?他啊……」正守正在猶豫著要不要說下去。

  「怎麼了嗎?」閃語帶催促地要求正守說下去。

  「他說……他想保護你,所以才把你的任務都接了下來」正守笑著說。

  「保護……我……?」閃對於這個答案很驚訝。

  「他說想保護你的什麼,只是後來他說的很小聲,所以我不清楚是什麼」正守補充了他的答案。

  「謝謝首領的解答」閃恭敬的對正守道過謝後就離開了正守的房間。


  『可笑!說什麼要保護我!我一定要找他問個清楚!』閃在心理抱怨著,並開始找限在哪裡。

XX

  「到底在哪裡啊!」閃幾乎把夜行的根據地找遍了,依舊找不到限的蹤影,這時夜幕已經低垂了。

  閃抬頭看著屋頂,發現了限在屋頂上後,馬上跳上了屋頂。

  限正坐在屋頂上看著月亮,而閃則是站在身後。

  「你為什麼要保護我?」閃問著限。

  「……」限不發一語。

  「回答我」閃走到限的旁邊。

  「……」限保持沉默。

  「回答我啊!」閃走到限的面前。

  「……」限看著閃,表情異常的溫柔。

  「……你說你想保護我的什麼?」閃靜靜的問著。

  「……笑……容……」限的臉浮起淡淡的紅韻「跟姊姊一樣……燦爛的笑容……」

  「就這樣?」閃插著手,偏著頭問。

  「還有……」限紅著臉,把頭低下去「你的一切……」

  「嗯……?……!」閃突然瞪大眼睛看著限。

  限依舊低著頭,不敢看著閃。

  「這是……告白!?」閃的臉紅到快爆炸了。

  「嗯……」限小聲的回答。

  「我……」閃的思考機能突然短路了。

  限站了起來,看來一下閃就跳走了,只剩下閃呆站著。

  『那傢伙到底在說什麼啊!我為什麼會臉紅啦!』閃摀著臉蹲下去。

  可以試著交往看看,閃突然閃過這個念頭,但卻令他更加害羞,直到思考機能回復之後才有點搖搖擺擺的回房去了。

XX

  「欸……小閃……你在等什麼阿?」秀問著閃。

  「沒有什麼啦……」閃看著廊外。

  「現在在下雨……在外面會著涼的……」秀關心著閃,大則是有點擔心的看著。

  「反正在廊上又沒差……」閃插著手、靠著牆說著。

  「可是現在很晚了欸……」秀不死心的想叫閃回屋子裡。

  「我都說沒關係了……不然你們先回去好了……」閃揮揮手想打發他們兩個人走。

  「那麼大……我們回屋子裡吧……」秀對著大說,大點頭答應後兩個人就回屋子裡了。

  閃看著兩人回屋子後繼續看著廊外。

  「志志尾那傢伙好慢……」閃抱怨著。

  過了沒多久,他果然看到限又搞得渾身是血的回來,也淋了不少雨。

  限靠坐在牆壁邊,看著廊外,閃則是毫不猶豫的直接朝他走去。

  「欸……快去洗澡吧……不然會感冒的……」閃紅著臉的把話說完。

  「咦?」限則是看著閃。

  「看什麼看阿!叫你去洗澡聽不懂嗎……」閃的臉一瞬間飆紅。

  「那麼……」限扶著牆起來「你可以扶著我回房間拿衣服嗎……?」

  「嗯……」閃輕點了一下頭。

  「謝謝你……影宮……」限害羞的道謝。

  「閃……小閃……這樣叫我就可以了……叫影宮的話好像陌生人……」閃走過去扶限。

  「小……閃……」限害羞的把閃的名字唸完。

  「……限」閃小聲的叫著限的名字。

  限的臉馬上紅了起來。

  兩人一路上都不講話,但兩人的臉上都是紅的,不久後已經到了限的房間。

  「小閃……我去洗澡了喔……」限拿著換洗衣物走到門口,轉過頭對閃說道。

  「快去洗啦……」閃坐在限的房間裡面,看著把拉門拉起來的限。

  只剩下閃一個人在房裡,閃坐著看著拉門,似乎是期待著限趕快回來。

  『這種小鹿亂撞的感覺……就是喜歡上一個人的感覺嗎……?』閃在心中想著。

  『等待一個人的感覺……就是這樣嗎……?』閃用手托著臉想著。

  『或許是吧……限……』

  過了一會兒之後,限回來了。

  「你呦……叫你去洗澡就是怕身上溼溼的會感冒……你怎麼洗完頭後不把頭擦乾呢?」閃拿起旁邊的毛巾朝限走過去。

  「對不起……」限道歉著。

  「坐下吧……你太高了」閃指一指地板,要求限坐下去。

  「我知道了……」限乖乖的坐在地板上,閃則是跪坐在限的面前。

  「你的頭髮真硬阿……好難擦喔……」閃擦著限的頭髮抱怨著。

  「小閃的頭髮看起來好柔順喔……」限盯著閃的頭髮看。

  「不要一直盯著我看啦!」閃害羞的把頭撇向一邊。

  「小閃……」限小聲的叫著。

  「嗯?」閃繼續擦著限的頭髮。

  「昨天的那個……你的答案是什麼……?」限問著閃。

  閃想到昨天在屋頂上被告白,臉又紅了起來。

  「你先說你喜歡我的理由是什麼……如果理由我可以接受的話我就告訴你」閃說著。

  「……喜歡一個人是不需要理由的……」限說著。

  閃嚇到了「這句話是誰教你的?你不可能說出這種話的……」

  「是首領教我的……因為我跟他說你是一個很謹慎的人……所以首領才教我要怎麼回答你可能丟給我的問題……」限說著。

  「原來是首領阿……難怪都是些不三不四的話語……」閃繼續擦著頭。

  「小閃你不喜歡嗎?」限有點擔心的說著。

  「不是不喜歡啦……只是有點難為情而已……」閃用手指抓了抓臉。

  「小閃……」限叫著。

  「什麼事?」閃問著。

  「可不可以……讓我抱著你?」限問著。

  「什、什麼……等我把你的頭髮擦乾再說啦……」閃紅著臉的繼續擦著限的頭髮。

  「我知道了……」限靜靜的等著閃把頭髮擦乾。

  「頭髮好硬好難擦阿……好了……」閃語畢後,限馬上抱住閃。

  「……小閃……你的味道聞起來好舒服喔……」限聞者閃身上的味道。

  「你……討厭啦……不要亂說啦……」閃害羞的把頭放在限的肩膀上。

  「小閃……我喜歡你……」限輕聲的說著。

  「嗯……我也是……喜歡你……限……」閃摸著限的頭髮說著。

  兩人相擁許久後,閃禁不住睡意,打了一個哈欠「哈~啊~」

  「累了嗎?小閃?」限摸著閃的頭髮問著。

  「嗯……」閃揉著眼睛說著。

  「要回你的房間嗎?」限把閃推開一點,把雙手放在閃的雙肩上。

  「我睡這裡就好了……」閃依然揉著眼睛。

  「那你等一下喔」限站起來走到櫥櫃邊,把棉被從櫥櫃中拿出來。

  限把棉被鋪好後,招了招手要閃過來睡覺,閃也乖乖的睡在限的被窩裡。

  「小閃……晚安」限坐在閃的旁邊看著他。

  「不要一直盯著人家看啦……你不用睡覺嗎?」閃問著。

  「我還不睏……」限繼續看著閃。

  「就說不要一直看著我了嘛……」閃紅著臉把頭鑽進被窩裡。

  「晚了囉……」限把燈掉後就出了房間,坐在廊上看著廊外的景色。

  『限的味道……好安心喔……』閃漸漸的睡著了。

XX

  「阿限、小閃你們兩個人去處理南方山中森林裡的妖怪」正守吩咐任務給他們兩人。

  「是!」兩人同時答應。

  兩人從夜行的根據地跳了出去,往南方的山中跑去。

  「這是第一次一起出任務……好緊張……」閃說道。

  「我會保護你的」限笑著對閃說。

  「你呦……到了啦……」閃停了下來。

  「對不起……」限也停了下來。

  「不用道歉啦……好了……我要開始找妖怪了……」閃從站姿換成貓咪的坐姿後,便開始感應妖怪在哪了。

  「知道了……」限站在一邊看著感應妖怪的閃。

  「嗚阿阿阿阿阿阿阿!!!!」閃大叫了起來。

  「小閃!?怎麼了!?」限開始緊張了起來。

  「首領……他沒有說要收拾的妖怪是隻蟲阿!!!!」閃繼續大叫。

  「怎麼了嗎!?」限緊張了。

  「我怕……我怕蟲阿……!!!」閃抱著頭低下去。

  「小閃你怕蟲嗎?」限問著。

  「怕!超怕的!蟲很噁心!」閃繼續叫著。

  「那麼你在上面幫我看一下情形就好了」限用公主抱的方式把閃抱住。

  「嗚──哇──!不要這樣啦……」閃紅著臉說。

  「小閃不喜歡嗎?還是用揹的?」限歪著臉看著閃。

  「不是啦……我覺得我很重……」閃把臉撇向一邊。

  「不會的,小閃很輕的」限面帶微笑的看著閃。

  「我就說──嗚──啊!!」來不及把話說完,閃就被限用公主抱的方式帶到樹上了。

  「我們到了」限把閃放在樹枝上面。

  「以後不要這樣了啦……」閃嘴上抱怨著,其實心裡很高興。

  「我知道了……妖怪在哪呢?」限看著遠方問著。

  「在更南方的地方……」閃說著。

  「我知道了……等我回來喔……」限摸了摸閃的頭後就跳走了。

  「要加油喔……」閃靠坐在樹枝上遠望著。

  『只能遠望他人的背影嗎?』閃心中想著。

  『雖然是混合妖……但卻不夠強……』閃看著自己的手。

  『或許因為感覺神經比較好才加入諜報班的吧……』

  『望著他人的背影……是吧……』閃把感覺能力再提升多一點,想找出限的蹤影。

  「找到了……看看妖怪被限收拾掉了沒……」閃看著。

  「還沒阿……噁……嗚噁……」閃看著蟲子被限一段一段肢解感覺噁心。

  「為什麼要弄成這樣啦……噁……」閃摀住嘴巴。

  『不要繼續看了……噁……』閃放棄繼續看限的戰鬥。

  「看他戰鬥的速度應該快結束了吧……」閃看著天空。

  果真沒有多久,限就結束戰鬥後回來了。

  「小閃!我回來了!」限揮著自己的手,但是他停了下來,發現了手上殘留著蟲的體液「小閃!等我一下喔!」限跑去河流把雙手洗淨。

  「小閃……我們回去吧……」限又用公主抱的方式把閃抱起來。

  「啊就跟你說了──嗚──啊──!」閃又來不及說完就被帶到地面了。

  一路上都是閃的慘叫聲。

XX

  「小閃……你還好吧……」秀看著頻臨死亡邊緣的閃。

  「一點都……不好……頭好暈……」閃用手摸著自己的頭。

  「怎麼了啊……出個任務變成這樣……」秀問著。

  「真是恐怖的任務……」閃嘆了一口氣,想到剛才……

  一路上都是被抱著的閃瘋狂的叫著,原因可能是太驚嚇了,回到夜行根據地後,限把閃放了下來,就跑去找正守報告這次任務的成功。

  「需要喝水嗎……?」秀擔心的問著閃。

  「啊……啊……需要……」閃有氣無力的說著。

  「大……麻煩你了……」秀請在身旁的大去幫忙倒水,大則是快速的把水裝回來了。

  「小閃……拿去」秀把水遞到閃的面前。

  「謝謝……」閃拿起水杯一飲而盡。

  「阿秀、阿大你們兩個過來一下,有任務要交給你們」副首領-刃鳥的聲音。

  「小閃……我們先走了喔……」秀跟大從閃的面前跑向副首領的房間。

  「加油啊……」閃揮一揮手說著。

  閃休息還不到三分鐘,限就來找他了。

  「小閃……」限小聲的叫著閃的名字。

  「嗯……?」閃有點無力的回著。

  「對不起……」限走到了閃的面前,並蹲了下去。

  「你也知道要道歉阿……」閃無力的看著限。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因為這樣會比較快一些……」限小聲的說著。

  「快一點要做什麼阿……?」閃搖了搖頭想讓頭不要這麼暈。

  「因為要快點回來回報任務的結果給首領啊……」限靠近了閃,伸出手想要觸摸閃的臉頰。

  「你比較喜歡首領吧……還快一點回報勒……」閃撥開了限的手。

  「對不起……」限看著被撥開的手。

  「你做一件事我就原諒你……」閃說著。

  「什麼事?」限問著。

  「帶我到屋頂上面……」閃回答。

  「嗯!我知道了!」限伸手要抱住閃。

  「不要用公主抱……」閃叮嚀著。

  「我知道了……」限背對著閃,要求閃讓他揹。

  「不要太粗魯喔……」閃邊把身體靠在限的背上邊叮嚀著。

  「好了嗎?要跳了喔?」限問著後面的閃。

  「好了……」閃說著。

  限這次很溫柔,只有輕輕一跳就把閃帶了上來。

  「謝謝……」閃坐在屋頂上面。

  「不客氣……」限坐在閃的後面。

  一陣風吹了過來。

  「好舒服啊……腦袋清楚點了……」閃說著。

  「原諒我了嗎……?」限從後面抱住閃。

  「嗯……」閃紅著臉,乖乖的被限給抱住。

  「限……」閃叫著。

  「什麼事?」限在閃的耳邊小聲的說著。

  「我們……能永遠的……在一起嗎?」閃問著。

  「當然可以……我們會永遠的在一起……」限小聲的說著。

  「不管怎樣都會在一起嗎?」閃確認著。

  「當然……你可是我的公主啊……」限小聲的說著。

  「不要叫我公主!」閃右手中指的指甲變長,生氣的把變長的指甲插在限的腦袋上。

  但是限卻接過他的手,吻了下去。

  「嗚……嗯……!」閃一開始有點掙扎,但後來卻適應了限的嘴唇。

  『軟軟的……這就是限的嘴唇嗎?』閃心想。

  快被吻到沒氧氣的時候,閃推開了限的身體。

  「小閃……你很討厭這樣嗎……?」限擔心的問著閃。

  「不討厭……」閃紅著臉說著。

  「那這就是我們的約定喔」限笑著說。

  「好隨便的約定喔……」閃小聲的抱怨著,身體卻靠在限的懷中。

  「下次再來做個很正式的約定吧」限用手撥著閃的髮絲。

  「嗯……」閃在限溫柔的懷裡漸漸的睡著了。

  「好好睡吧……」限看著遠方小聲的說著。

  溫暖的陽光照在兩個人的身上,就像是祝福一樣。

XX

  『所謂的幸福……原來這麼短暫……』

  兩個人相處的時間過了兩個月,而這天正守卻交代一個,令他們永遠都可能見不到面的任務給限。

  「阿限……我需要你去烏森幫助我家那個不成材的弟弟……」正守嚴肅的對著限說。

  「我知道了……」限了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但心裡卻是萬分痛苦。

  只有閃不知道限要離開了。

  限在考慮著要怎麼跟閃道別,但一想到道別的言語,卻令限覺得厭惡。

  「限!你好慢喔!」閃在樹下對著限揮了揮手。

  「小閃……我問你……如果明天我要離開的話……你會怎麼樣……?」限靜靜的問著閃。

  「為什麼……你要離開……你討厭我了嗎……?」閃害怕的問著。

  「我只是說如果……如果而已……」限不敢直視著閃。

  「告訴我……為什麼要問這個……為什麼……?」閃抱住自己的頭。

  「沒有……我沒有要離開你啊……」限抓著閃的手說著。

  「那你為什麼要這樣說!難道以前你都是騙我的嗎?」閃生氣的問著限。

  「我沒有騙你!這是我跟你約定好!」限大吼著。

  「你真的……不會離開吧……」閃用著發抖的手摸著限的臉說。

  「……」限不說一句話。

  除了沉默,還是沉默,離別的話,總是痛苦的,折磨著相愛的兩人。

  「說你真的不會離開……」閃的眼淚快要潰堤了。

  「……」限還是不說一句話。

  不說話等於是默認嗎?限祈求著眼前的人不會有這個念頭。

  「騙子!」閃的眼淚潰堤了,留下兩條很清楚的淚跡。

  「我……」限想要說出安慰閃的話,但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騙子!騙子!騙子!」閃摀住自己的耳朵。

  「……」限看著痛哭的閃,但卻是什麼安慰的動作以及言語都沒有。

  「說好要做正式的約定……說好要保護我的……」閃轉頭跑走了。

  但他卻不知道,永遠、永遠都再也見不到這個心愛的人了。

  「小閃……對不起……」限的眼睛也湧出了淚水。

  隔天限要離開的時候,閃沒有跟他道別,或許是他已經知道了限要離開的理由,所以決定不要見心愛的人最後一面。

  『限你這個大笨蛋!』閃躲在房間裡痛哭。

  『早知道就不要對你說喜歡、早知道就不要喜歡上你、早知道一開始就不要看見你……』閃想著。

**

  「如果……那是最後一次看見你的機會……或許我會出去跟你道別」閃把花放在墓碑前。

  「你果然還是離開了……永永遠遠的離開了……」

  「大笨蛋……為什麼要保護那塊烏森之地……」

  「為了那塊地犧牲自己的性命……」

  「你知道我很想念你嗎……?」

  「限……你這個大笨蛋……」閃的眼淚滿溢了出來。

  「我真的……好喜歡你啊……」閃摸著限的墓碑。

  ﹝小閃……我也好喜歡你啊……﹞

  「咦……錯覺嗎?」閃看著後方,什麼東西也沒有。

  ﹝對不起……﹞

  「就說了不要道歉了……」這次似乎聽見了。

  「我會堅強的……沒有你也一樣……」閃把眼淚擦掉

  「堅強的活下去……」

  「再見了……明年見……限……」閃轉身離開了限的墓碑。

  閃轉身離去之時,好像有一個人在跟他揮著手。

<FIN>
後記:
 這應該算是哀悼文吧……
 是說應該寫的甜中帶悲的……
 但好像失敗了……
 很爛的文筆……

 以上
 
 右轉至墓園廁所
 左轉至墓園醫院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95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