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72

RE:【其他】【翻譯】Guilty Dragon人物介紹、劇情(更新21~24話)

樓主 トキオ plutokiss
GP2 BP-
第三章 6話:「毒蜜女王」
雖然對和謎之人物的相遇感到煩惱,一行人還是收拾起心情,前往Poison Honey會長的所在地…
 
[魯‧艾麗悠南關口]
香草:就當作轉換心情,告訴我毒蜜的情報啦~
九十九:喔、好啊~那些人啊…
香草:啊、阿九來說會有偏見,就不用了。
九十九:…
 
[迦留‧梅爾北關口]
香草:所以告訴我毒蜜的情報吧!士多林(Sidorin)?
士堂:…哎?沒聽錯的話,士多林是在叫我?
香草:對啊!因為你叫士堂(Sidou),就是士多林吧~?
艾列米亞:抱歉,這傢伙很失禮…
士堂:沒關係…想怎麼叫就怎麼叫,要是記得的話我會回應的。
香草:謝啦~士多林♪
士堂:…啊啊、是在叫我呢。失禮了。
艾列米亞:前路堪憂…
 
[利爾中道]
士堂:你知道Poison Honey是個只有女性角色的戰鬥特化公會嗎?
香草:這些大概知道喔~
士堂:看來大致都了解了…啊
香草:啊?
士堂:不,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只是關於她們團長麗特,有一個忠告…那個人只要看到女性角色,就會馬上邀對方入公會,請小心。
香草:…就是一個好色的人?
艾列米亞:還是小心一點吧…
 
荒野之狼:香草要小心啊!
香草:沒事啦~多虧有大野狼,我變得很習慣拒絕別人了。
荒野之狼: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香草:你乾脆加入那個公會吧?
 
士堂:差不多該和麗特團長連絡了。
艾列米亞:因為事先聽到她奇怪的情報,感覺好猶豫…
嗶嗶嗶
士堂:唉呀、麗特小姐的回信…真快。這是…好像遇上了麻煩。
艾列米亞:麻煩?
士堂:似乎是她們公會成員在休那北塔遭到攻擊…不知道對方是誰。
艾列米亞:可能是黑名或幻影…加快腳步吧!
 
[大十字市場]
士堂:啊、那個人就是Poison Honey的團長,麗特小姐。
麗特:抱歉啊士堂,現在事情很多…嗯?唉呀、難道是想入團的人!?

艾列米亞:不、我們是…
麗特:不用多說不用多說!歡迎來到Poison Honey!
剎那:麗特,不是遇到麻煩了嗎?
麗特:唉呀、剎那也在?…對對、是這樣沒錯!我們家的孩子好像在休那北塔被攻擊了,要趕快去救她們才行!
艾列米亞:我們也來幫忙。
香草:尼嘻~香草也去!
荒野之狼:香草要去的話我也去!
麗特:唉呀、真是一群好孩子!那就拜託你們了~
玩家:(點頭)
 
[休那濱道]
艾列米亞:邊趕路邊作簡單的自我介紹,我是艾列米亞。
香草:尼嘻~我是香草!
荒野之狼:我是荒野之狼!
麗特:我是Poison Honey的團長麗特喔。除了臭男人之外都要入團對吧?
艾列米亞:不、我們是…解釋好麻煩。士堂,你來說明。
士堂:我們是來幫忙仲裁貴公會和銀之細腕的糾紛的。
麗特:什麼嘛。是為了這個啊?
艾列米亞:不管怎樣,先救人要緊!加緊腳步了!
麗特:唉呀、真是威風凜凜呢…呵呵呵
艾列米亞:感覺到一股惡寒。
 
麗特:被攻擊的成員聽說是兩個人。
艾列米亞:能看到嗎?
香草:不知道~要再更靠近一點…
荒野之狼:看起來是一對一的戰鬥啊?
香草:大野狼,你能看到!?
荒野之狼:因為平常都從遠處尋找大姊頭,已經鍛煉出來了!
香草:香草聽不懂~
艾列米亞:總之快點!
 
[休那北塔]
[戰鬥]
黑名:噗喔喔喔喔喔…
艾列米亞:果然是黑名啊…
表現誇張的獸人少女:嗚…真是失策…

麗特:小杏沒事吧?另一個人呢?
杏鮑菇好吃:妾身沒事…鳶尾躲在塔裡,不知她的安否。

麗特:我知道了,小杏先回去,這是團長的命令喔?
杏鮑菇好吃:遵命…之後交給你了。
麗特:你剛剛是不是說了黑名?似乎很了解?
艾列米亞:算是吧…已經和黑名戰鬥過很多次了。
玩家:(點頭)
剎那:就我所知,他們是這方面的專家。
麗特:既然有剎那做擔保,那應該不會錯了。可以再幫一些忙嗎?
香草:當然~♪
艾列米亞:現在分秒必爭,我們快進去吧!
 
 
第三章 7話:「雙重存在」
PoisonHoney的團長麗特,得知團員陷入危機後前往救援。
一行人為了幫她救人,一同踏進了休那北塔!
 
[休那北塔]
麗特:鳶尾~!
麗特:沒有回應…是不是逃到更上層了。
艾列米亞:還在逃的話就好…
 
麗特:話說我從剛剛就一直很在意。
九十九:幹嗎?看什麼看?
麗特:我在看為什麼連你都在這裡。
九十九:哈?
士堂:原本是為了銀之細腕和Poison Honey有個談話的機會。
麗特:要談的話就帶都來啊。
九十九:大姊可是很忙的!還有快點把我們的寶物還來!
麗特:哈?你在說什麼啊?
士堂:九十九,請收斂一下…
香草:要吵架的話就回去,大叔!
九十九:誰是大叔!
 
麗特:鳶尾~!你在嗎~!?
艾列米亞:試試傳訊息給她?
麗特:也對…好,我寫如果平安無事就傳訊息說一聲。
 
麗特:啊、鳶尾回應了…
鳶尾(電子郵件)
「這裡不知道是幾樓…
不小心爬了很高…」
麗特:看來爬到很高的地方了…
艾列米亞:總之目前看來是沒事。
 
麗特:鳶尾又寄信來了…
鳶尾(電子郵件)
「黑色的人又來了我得快」
麗特:…好像很著急的樣子。
艾列米亞:看來這裡面還潛伏著黑名啊。
香草:我們快點上去吧!
 
艾列米亞:不過感覺逃到很高的樓層啊。
香草:為什麼人在逃跑時會想往高處逃呢?
艾列米亞:你的暑假作業是有計畫地完成?還是暑假快結束時才慌慌張張地趕?
香草:…快結束時才做…吧…
艾列米亞:也有那種就算知道會無路可逃,也無法回頭的時候吧?
香草:的確有…
 
艾列米亞:不過無處可退的人的爆發力不容小覷!
荒野之狼:要是漫畫就會在這時候覺醒、進化之類的吧。
艾列米亞:雖然很老梗,但真的很讓人熱血沸騰啊!
香草:不過暑假作業就沒那麼順利了~
 
黑名:噗喔喔喔喔喔!
可可蕾?:…
嘎喔!
香草:看那邊!有人在跟黑名戰鬥!
荒野之狼:剛剛一瞬間閃了一下光,我看到了!不會錯…是大姊頭!
艾列米亞:是之前遇到的可可蕾的分身!?
黑名:噗啊啊啊啊啊!
吧唏!
可可蕾?:…
荒野之狼:啊!大姊頭被打敗了!?可惡,你竟敢…!
香草:冷靜一下啦,我在這裡!
荒野之狼:啊、對喔…太容易搞混了啦,真是!
香草:不過看到自己的分身被打敗感覺不太舒服呢。
荒野之狼:黑名好像到樓上去了。
艾列米亞:我們追!
 
麗特:分身是什麼?
剎那:就是這幾位目前在追蹤的謎題之一。
麗特:黑名、分身什麼的…看來不知不覺中發生了很多奇怪的事?
剎那:是的…非常令人感興趣。
 
[和黑名戰鬥]
黑名:噗喔喔喔喔…
香草:總之幫自己報仇了,好複雜的心情…
艾列米亞:剛剛的可可蕾…不對,分身‧可可蕾是在跟黑名戰鬥嗎?
荒野之狼:不會有錯,我確實看到了!
艾列米亞:這樣的話必須重新整理他們的敵對關係了…
 
露娜:又遇到你們了!怎麼這麼常遇到!
瑪麗亞:偶然持續發生就成了必然…是偶然還是必然呢?呵呵呵。
艾列米亞:又在奇怪的時間點出現了…你們知道剛剛消失的可可蕾的分身是什麼嗎?
露娜:分身?你們是這樣叫它的?這樣啊…分身、呢?呼呼…
瑪麗亞:分身…我記住了。詳細情形不太清楚…可可蕾的分身是怎麼回事?
香草:可可蕾?可可蕾是我以前的角色,不過消失了。變成黑名…
瑪麗亞:這我也記住了…黑名…罪龍的眷屬…呵呵呵。
香草:哎、什麼?
露娜:既然分身消失了,那就再見啦。拜拜!
香草:啊!等一下啦~!…登出了?
艾列米亞:看來是…
玩家:…
 
剎那:果然和各位一起行動是正確答案呢。
香草:但現在完全沒有下一個浮雕的情報~尼嘻…~
剎那:唉呀、這不用擔心喔。我相信只要有你──
玩家:…?
剎那:只要有你在的地方,浮雕就會出現…我對此深信不疑喔。
玩家:…
艾列米亞:真的是那樣的話就輕鬆了。
 
剎那:話說剛剛的二人組,很令人在意呢。
卡琳:她們的角色情報全都沒開放~!下次遇到就找她們麻煩吧?
斯連:是~啊,要是有可能變成公主和姊姊的敵人,就找她們碴吧!
卡琳:嘎哈!小斯好有男子氣概♪
 
麗特:鳶尾~!在的話就出個聲~!
艾列米亞:追她的應該不是剛剛的黑名…果然還要往上嗎?
麗特:那孩子真是的,到底跑到多上層去了…
 
香草:不過她爬得還真高啊。
麗特:那孩子只要一衝就停不下來…
艾列米亞:還能衝的話應該沒事吧。
九十九:不要已經被幹掉就好了!
麗特:你‧說‧什‧麼…?
士堂:九十九,不要把事情弄得更複雜了…
 
麗特:不過來仲裁兩邊的紛爭,你也很閒嘛?
士堂:不,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辦,不如說那方面的問題比較大。
九十九:沒錯!我們大姊做的簪子,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
麗特:是喔…哎、什麼?難道是在懷疑我們?懷疑我們公會!?
艾列米亞:劍拔弩張的氣氛…不過也是理所當然的。
九十九:嗚…那、那當然啦!大概吧…
 
麗特:誣賴人也要有個限度…你們有什麼證據!根據情況,可能需要投訴你們公會的騷擾行為…
九十九:等、等等啊!
士堂:九十九,麗特小姐說得很對。如果你能理解,就請不要再把事情弄得更複雜了。
九十九:我知道、知道了!
 
麗特:總之看在士堂的面子上,就聽聽他們怎麼說吧。
士堂:非常感謝,麗特小姐。
麗特:現在重要的是先把鳶尾救出來。
 
艾列米亞:快到頂樓了…她應該是逃到最上面去了。
麗特:反過來想也有可能是被逼到無路可逃了。
香草:希望她有順利逃掉~♪
 
鳶尾:呀!?

黑名:噗喔喔喔喔!
艾列米亞:沒趕上嗎!?
麗特:鳶尾!?
鳶尾:啊、團長!?您來救我了嗎!
香草:尼嘻~♪目前好像沒事!
玩家:(點頭!)
 
[打敗黑名]
黑名:噗喔喔喔喔喔…
麗特:鳶尾,沒事吧!?
鳶尾:慢死了~團長啊啊啊啊啊啊!!害我以為真的要掛了…
麗特:鳶尾,說話方式變回來了喔…
鳶尾:哈嗚!?…我、我一直深信您一定會來救我的。
香草:咦…?
麗特:很好,看這樣應該沒問題♪
艾列米亞:…就當作是那樣吧。能趕上太好了。
玩家:(點頭)
鳶尾:竟然有這麼多人來救鳶尾,真的非常感謝各位!
麗特:那回我們在大十字市場的公會基地吧。
 
 
第三章 8話:「幽靈團員」
一行人成功救出了在休那北塔遇險的團員們。塔中不只黑名,還徘徊著可可蕾的雙重存在(分身)…

[休那北塔]
士堂:由於時間緊迫,我先在路上把事情說明一下。根據九十九所說,「銀之細腕」的寶物「簪子」不見了…而他推測犯人就是「Poison Honey」的成員。
麗特:根本不可能,我很懷疑得出這個結論的人的思考能力。
九十九:得出結論的人就在這裡啦!討厭的女人…
士堂:然而事實是除了公會內部成員之外,很難將寶物帶出公會。
麗特: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吧?
士堂:但都小姐也指出,如果兩邊都有共犯的話情況就不同了。
麗特:銀之細碗的人就算了,這跟我們公會一點關係都沒有。
士堂: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沒什麼問題了…
九十九:那到底是誰把寶物帶出去的!?
 
[休那濱道]
麗特:都做的簪子一定是好東西吧,但我們也有自己的寶物啊。
九十九:哼、反正──
士堂:九十九麻煩安靜一下…我對那些寶物有點興趣。
香草:我也有興趣~!
麗特:附帶一提,我們的寶物全都是在競技場和任務得來的戰利品。
士堂:原來如此。
麗特:說是戰利品,但每個都是獨一無二的稀有道具喔?
香草:獨一無二…多麼甜美的詞彙…
麗特:快到大十字市場了,待會到公會基地給你們看看那些寶物。
 
[大十字市場]
麗特:歡迎來到Poison Honey的基地,寶物庫是這邊…
慌張的女戰士:團、團長,不好了!
麗特:怎麼了?這麼慌張…
慌張的女戰士:寶物庫裡的寶物有一個不見了!
麗特:什麼!?
士堂:這還真是…意料之外的發展。
九十九:先聲明,東西可不是我偷的!
麗特:沒人說是你…不見的是什麼?
慌張的女戰士:是之前競技場團體戰優勝的獎品…稀有度★★★★★★的「劍」…
艾列米亞:那不是很強的武器嗎…
麗特:不,也只是代替獎杯的劍而已,用起來還行吧。
士堂:知道是什麼時候不見的嗎?
慌張的女戰士:這幾天都沒有檢查…
士堂:這下麻煩了…可以請你調查這幾天公會成員的動向嗎?
麗特:我知道了,雖然失去劍沒什麼好可惜的,但不能放過犯人。
艾列米亞: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剎那:那就交給各位了。
士堂:先回加爾坦跟其他人商量一下吧。
麗特:等一下…查出連繫不上的成員了。
香草:好快!真的~?
麗特:「佳子」和「小雪」這兩個人好幾天沒上線了。沒聽說她們關係有特別好啊…
鳶尾:佳子…!?
麗特:鳶尾,佳子怎麼了嗎?你知道什麼的話就說說看?
鳶尾:呃…之前我看到她偷偷摸摸地從公會基地出去,我一叫她,她就慌慌張張地往達魯‧維德的方向跑掉了…
艾列米亞:達魯‧維德啊…回加爾坦的路上去看看吧。
 
[利爾中道]
麗特:那我就送到這裡,鳶尾,之後就交給你囉?
鳶尾:是、是!我會好好努力!
香草:拜託你了~!
 
艾列米亞:佳子是個什麼樣的人?
鳶尾:要我形容的話,她很文靜,最喜歡吃東西。在競技場常幫公會拿到很多分呢。
艾列米亞:聽起來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香草:嗯~感覺不像會做壞事的人?
 
艾列米亞:那小雪是什麼樣的人?
鳶尾:嗯…說好聽點是軍師,她負責在競技開始前收集對手的情報,確實地擬定對策。
香草:說好聽點…那說難聽點呢?
鳶尾:就是跟蹤狂吧♪
玩家:!?
 
[迦留‧梅爾北關口]
香草:竟然是跟蹤狂…有犯罪的氣息!
荒野之狼:香草為什麼要看我?這樣我會害羞啦!
鳶尾:小雪不知道為什麼常常打探公會成員的事。
艾列米亞:太可疑了…
士堂:再加上她現在又行蹤不明,就更可疑了。
 
[魯‧艾麗悠南關口]
九十九:不過到底是想偷多少寶物啊…
鳶尾:不知道是不是小雪或佳子把寶物拿走了…
九十九:真給人找麻煩!
玩家:(盯著看…)
九十九:為什麼要用責備的眼神看我…?
 
[森守之鄉]
艾列米亞:總之先回到森林了。
鳶尾:能在達魯‧維德找到情報嗎…
士堂:不先過森守們那關,是無法抵達達魯‧維德的喔。先去找他們吧。
森守:那麼爾等去吧…願達魯‧維德守護爾等…
香草:嗚嗚嗚…竟然要得到全部森守的許可~
斯連:就當作是在森林裡散步吧?
卡琳:小斯真成熟!
香草:咕嘰嘰…反正我就是小孩子!
 
 
第三章 9話:「知識橡樹」
Poison Honey也丟失了寶劍。一行人追著與之同時消失的公會成員,在知識橡樹達魯‧維德遭遇劫難…
 
[森守之鄉]
九十九:找到森守大叔了!
森守:去吧…願達魯‧維德庇佑汝等…
九十九:害我們要做這些麻煩事…找到人之後一定要好好教訓他們一頓…
鳶尾:還不能斷定是佳子她們做的!
士堂:九十九,我已經拜託你很多次了,請慎言…
九十九:我、我知道啦!
荒野之狼:原來如此,這就是愛找碴的典型啊。
艾列米亞:你變成熟了,狼…
 
森守:去吧…願達魯‧維德庇佑汝等…
啾呯~♪
九十九:喔?我們公會的信…呃…嗯、嗯。上面說我們公會派的人,在前面森守的地方等。
士堂:這樣就省得再回加爾坦了。
艾列米亞:說不定他們已經有什麼線索了。
鳶尾:要是東西找到就好了…
 
九十九:呦、正雪!查到什麼了嗎!?
正雪:嗯嗯,有個人最近都聯繫不到…是「烏丸」。
九十九:烏丸?確實最近都沒看到…難道是他?
正雪:不能肯定…不過如果他要躲起來,不是這個森林就是那座塔──寄生樹塔帕那‧可亞。
士堂:原來如此,有道理,很少人會去那裡。
香草:誒、為什麼?
剎那:因為想進去就必須得到達魯‧維德的許可。
艾列米亞:結果我們還是得和所有森守都打招呼一次。
剎那:是的,他就在那裡等著喔。
森守:進入吾等森林的旅人啊…為何而來?
艾列米亞:唉呀唉呀…
 
森守:去吧…願達魯‧維德庇佑汝等…
正雪:我先回去了…一定要把簪子拿回來啊!
九十九:好,交給我吧!
正雪:…哼
(沙…)
鳶尾:他剛剛是不是在瞪我!?
艾列米亞:你們認識嗎?
鳶尾:不,我根本不認識那種沒禮貌的人!
卡琳:嘎哈!感覺真不舒服!
 
森守:去吧…願達魯‧維德庇佑汝等…
香草:至少事情有在進展吧~?
士堂:發現重要的參考對象了,我想是有進展的。
 
森守:進入吾等森林的旅人啊…為何而來?
艾列米亞:…狀況變得越來越複雜了,我們整理一下目前的情報吧。
士堂:現在有兩個公會,「銀之細腕」和「Poison Honey」都有道具遺失。「銀之細腕」遺失的是特製的簪子,「PoisonHoney」遺失的是競技場的獎品寶劍。
玩家:(點頭)
 
士堂:兩個公會都有成員最近連繫不到,「銀之細腕」的是「烏丸」,「Poison Honey」的是「小雪」…還有「佳子」。目前得到的情報是佳子正前往達魯‧維德…。
剎那:我了解了。
卡琳:話說下一個森守在哪裡?都找不到耶小剎!
斯連:不在的話就跳過吧!
卡琳:小斯也太粗枝大葉了~♪
艾列米亞:嗚嗯~這樣好嗎…
九十九:沒辦法,現在情況緊急啊!
 
[知識橡樹達魯‧維德]
香草:到達魯‧維德了!沒有森守的許可一樣可以過來嘛~
荒野之狼:嗯…?那不是森守嗎?
森守:…
卡琳:不過他看起來怪怪的~?
斯連:難道…是那個!?
森守:未經允許、允許、未經、未經允、許進到達、魯維德、德德、來來、來來來來來來來
香草:應該不是在生氣…吧?
艾列米亞:啊啊、是黑名!不是玩家角色也可以變成黑名!?
森守:枯枯枯枯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玩家:!!
 
[戰鬥]
森守:叩叩叩叩啊啊啊啊啊…
香草:死、死了吧?
剎那:情況往壞的方向發展了…卡琳,沒問題吧?
卡琳:…沒問題!
玩家:?
斯連:一下就被他們打倒了,沒有我們出場的機會──
(嘣…)
香草:啊、啊咧?剛剛是不是有點怪怪的?
剎那:是的,剛才這個區域被重置了。
森守:…來到達魯‧維德有何要事?旅者們啊。
香草:啊…森守大叔復活了!?
剎那:森守這種程度的NPC立刻就能修復了。
香草:但明明不能修復玩家角色啊!?
士堂:可能只有NPC有自動修復功能。
剎那:…真是有趣。
 
[森守之鄉]
艾列米亞:從達魯‧維德那裡得到入塔許可了,早點去那座塔比較好吧。
香草:需要那麼趕嗎?
艾列米亞:連森守都被變成黑名了喔?說不定這附近或是去的路上還有其他黑名。
鳶尾:佳子沒事吧…
 
士堂:保險起見我想問一下,佳子和烏丸認識嗎?
九十九:我想最近應該沒人和「Poison Honey」的人親近吧?
鳶尾:是的,近來兩個公會之間爭吵不斷…大家都想避免額外的爭端。
 
那比可:森守之塔要從這裡往東走。
艾列米亞:之前在這附近曾經遇到假的可可蕾…看到她的分身。
香草: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
剎那:對方想做什麼…這點也很令人在意呢。
 
士堂:雖然不認為佳子現在還在森守之塔,至少希望能找到線索…
鳶尾:佳子一定是有什麼事才會去那裡吧…
九十九:我們公會的烏丸也是吧…真是的。
 
剎那:看到森守之塔了。
香草:咦、哪裡哪裡?…我只看到一棵超大的樹。
艾列米亞:「森守之塔」只是統稱而已,「寄生樹塔帕那‧可亞」,這個名稱就是從外觀來的。
香草:唉呀,仔細一看植物密密麻麻的,都要把塔掩蓋住了~
 
鳶尾:佳子~你在嗎~?
艾列米亞:她不是最近都沒有登入嗎?有人回答才恐怖吧…
 
[寄生樹塔帕那‧可亞]
香草:我‧們‧到‧啦…!近看感覺植物更濃密了。
士堂:記得塔的入口會有森守守著…難道
卡琳:小斯,這種感覺…好像在喔~!
斯連:真的嗎?姊姊…?!
森守:…
九十九:又是那個不妙的森守嗎!
 
[戰鬥]
森守:嗚喔喔喔啊啊啊啊啊…
艾列米亞:果然這裡也有黑名啊…
卡琳:…嗚…
玩家:…?
艾列米亞:你看卡琳做什麼…?喂,沒事吧?
卡琳:…嘎哈!真貼心~w
斯連:嗯…姊姊好像累了~我們要不要在這裡下線?
剎那:也是,在這樣下去可能有點危險。
香草:在這樣下去會危險?
剎那:是的,你也要小心。
香草:哈?
剎那:我還要跟這幾位同行一會,卡琳就拜託你了。
斯連:知道啦~拜拜!
卡琳:嘎哈!拜♪
士堂:那麼諸位,我們進森守之塔吧。
玩家:…(點頭)
 
 
第三章 10話:「找到寶物後」
一行人前往森守之塔,尋找失去蹤跡的人們。接連出現的黑名卻讓他們應接不暇…
 
[寄生樹塔帕那‧可亞]
鳶尾:不好意思打擾了~…有人在嗎~?
九十九:喂喂、你以為有人會回應嗎…
???:…嗚…嗚…嗚…是…誰…
九十九:咿!
鳶尾:那、那、那是啥鬼聲音!?
艾列米亞:…恢復本性囉。
鳶尾:誒、啊、呵呵呵…剛剛那是什麼聲音呢~?
艾列米亞:現在還裝有點太遲了。
玩家:(點頭)
 
???:嗚…嗚…嗚…
鳶尾:又、又見鬼的聽到了!
艾列米亞:用詞變粗俗囉。話說…香草,你一直在偷偷摸摸的幹什麼?
香草:尼…嘻…嘻~♪
九十九:原來是你啊!
鳶尾:害我嚇得要死!…非常害怕呢!
艾列米亞:你好像精神一緊張就換了個人似的…不會太勉強嗎?
鳶尾:…讓各位看到這麼難看的樣子,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香草:角色扮演真的是很辛苦呢…尼嘻~
鳶尾:不太算是角色扮演吧…我現在就讀的是所謂的千金小姐學校…因為周遭都是真正的千金小姐們,我也想變的優雅一些…
香草:所以不是在角色扮演,而是要真人裝淑女?
鳶尾:雖然我自己掀老底了…說我裝淑女會不會太超過?
艾列米亞:馬上就不裝了啊…
鳶尾:啊…「掀老底」要怎麼講比較優雅?
 
士堂:話說回來,到現在我們都沒找到什麼線索呢。
艾列米亞:啊、抱歉剛剛都沒幫忙。
剎那:你什麼都沒感覺到嗎?
香草:我?感覺到什麼?
剎那:現在這裡的人當中,只有你曾經被變成黑名過。
香草:唉呀、真的耶!不過我什麼都沒感覺到…
剎那:感覺不到的話也好。
玩家:?
 
香草:為什麼呢…剛剛被那麼問之後,就覺得平靜不下來。
艾列米亞:印記行為嗎?你還真容易受影響。
香草:才不是!我這是纖細~!
剎那:為了保險起見,還是要小心留意喔。
玩家:(點頭)
 
香草:嗚嗚…嗯~我好像…頭開始痛起來了…
荒野之狼:香草是不是感冒了?先別玩遊戲…
玩家:…!
艾列米亞:怎麼了…啊!
???:喔喔喔喔喔…
香草:果然是黑名!?啊痛痛痛…
艾列米亞:狼說的對,這裡交給我們,你先去休息吧!
香草:遵、遵命~…交給你們囉。
玩家:(點頭!)
 
[戰鬥]
黑名女角:嗚囉囉喔喔喔喔…
鳶尾:啊…這個黑名難道是…小雪!?
士堂:什麼!?
黑名女角:喔喔喔喔…
鳶尾:果然…不會錯…
剎那:這樣可以進行詢問的參考人物就少了一個呢。
鳶尾:不過為什麼不是佳子,而是小雪在這裡…
九十九:還以為烏丸也躲在這裡…這樣看來他應該不會在這裡待很久!
士堂:不過至少能確定這裡一定有些什麼。
艾列米亞:好,大家小心前進吧!
玩家:(點頭)
 
香草:咦?頭好像不痛了。
剎那:但還是不要太過勉強喔?
荒野之狼:對啊,交給我們就行了!
香草:嗯…不過現在下線的話,我大概會在意到睡不著,走吧!
荒野之狼:真拿你沒辦法,我會好好保護你的!
香草:啊~是是是…
 
艾列米亞:既然小雪變成黑名了,另外兩人可能也很危險…
剎那:唉呀、說不定相反喔?
艾列米亞:兩人之中有一個變成黑名,小雪是被波及的…的確也有這個可能。
鳶尾:要是佳子也變成了黑名,那就只能打倒她了嗎…
剎那:目前還沒有發現能把黑名回復原狀的方法。對嗎?
艾列米亞:啊啊,我們沒聽說。
香草:不可原諒…
 
艾列米亞:對了,雖然不是復原,但可可蕾的分身後來又出現了。
香草:那個不是變成我的妖怪嗎?
荒野之狼:這說法太自虐了…香草你真強!
玩家:(點頭點頭)
香草:要是她在出現,我要讓她安心升天!
艾列米亞:既然你這麼說,到時候我就不客氣地動手了…呼呼呼。
玩家:(點頭)
香草:請手下留情啊~
 
香草:啊咧?頭又…開始暈了…
艾列米亞:喂喂、沒事吧?
荒野之狼:香草先退到後面吧?
香草:嗚…好…痛痛痛…
那比可:見到這麼痛苦的香草還是第一次呢。
玩家:(點頭點頭)
 
香草:啊痛痛痛…真的越來越痛啦~
剎那:這是…就在附近了吧。
荒野之狼:看到了!在那邊!
黑名男角:嚕嚕嚕嚕…
艾列米亞:真的出現了…所以不是偶然?
香草:尼嘻~…我覺醒了什麼能力嗎?
艾列米亞:笨蛋!聲音這麼有氣無力的就不要說話了!快休息!
荒野之狼:我們快點打倒他吧!
玩家:(點頭!)
 
[戰鬥]
黑名男角:嚕嚕嚕嚕…
荒野之狼:香草,感覺怎麼樣?!
香草:啊…有東西從腦中抽離的感覺…似乎…不痛了?
剎那:那太好了。
艾列米亞:…
士堂:剛剛的黑名你有印象嗎?
鳶尾:不,那不是佳子。
九十九:應該也不是烏丸。
士堂:那麼剛剛的黑名,會不會是徘徊在這附近,把森守變成黑名的罪魁禍首呢…
剎那:很難斷定呢。
 
艾列米亞:…剎那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剎那:知道些什麼,真是很抽象的問題呢。
艾列米亞:香草身上發生的變化…卡琳是不是也有同樣的情況?
剎那:這之間的因果關係由於情報不足,我現在還無法回答你。不過從目前為止的所見來推測,我認為…很相似。
玩家:…
香草:真討厭~為什麼遊戲裡發生的事會影響到現實啊~
艾列米亞:這是因為…
士堂:因為這裡是”The World”?
剎那:只能這麼解釋了呢。
香草:什麼意思?
士堂:我以前…應該說是小時候,曾經玩過”The World”…當時似乎有過不可思議的體驗。
艾列米亞:為什麼是似乎?
士堂:我沒有當時的記憶。
香草:沒有記憶…怎麼會?
剎那:聽到士堂這麼說,我倒是一點都不驚訝喔。
艾列米亞:對啊,我也是。
香草:但這只是遊戲而已吧~!?不要用這種恐怖的表情嚇我,我很怕這個的~
艾列米亞:…
香草:…呃~是真的?
艾列米亞:只是都市傳說而已,據說曾經有人被關進”The World”裡,沒辦法回到現實世界。也有人謠傳發生好幾次的全世界網路危機,就是”TheWorld”造成的。
香草:怎麼會…艾列米亞真愛開玩笑!
剎那:艾列米亞小姐聽說的這些傳聞,都是有人作證,可信度很高的喔?
荒野之狼:真的假的…
艾列米亞:我們遇到的這些怪事,目前還能當作遊戲bug,但不能保證不會變得更嚴重。
香草:嗚嗚嗚…不過我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啊?
 
士堂:到頂樓了…
香草:啊…在那裡!假的可可蕾又出現了!
分身‧可可蕾:…
艾列米亞:好像沒注意到我們…她在做什麼?
九十九:手上好像拿著什麼東西。
鳶尾:說不定是那些不見的道具!
香草:那麼先下手為強!我們上!!
玩家:(點頭!)
 
[戰鬥]
分身‧可可蕾:嗚嗚…嗚…
香草:你就安心升天吧…
艾列米亞:香草,剛剛那個可可蕾出現的時候,你沒有頭痛嗎?
香草:啊咧咧~經你這麼一說,還真的完全不痛耶!?
荒野之狼:難道是治好了?
剎那:究竟是已經免疫了,還是有別的原因呢…真令人感興趣。
香草:是我的錯覺嗎?你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剎那:是你的錯覺。
鳶尾:啊、是那把消失的劍!…但是斷掉了!
九十九:大姊的簪子也折斷了…渾蛋!太過份了!
艾列米亞:什麼!?…是剛剛那個分身‧可可蕾幹的嗎?
香草:幹嘛看我啦!不是我做的喔~!
士堂:沒有看到現場,實在無法判斷是不是那個分身把道具弄壞的。
艾列米亞:雖然找到道具,還是沒有解開謎團啊…
士堂:沒辦法,先回去報告情況吧。
玩家:…(點頭)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43 筆精華,05/2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