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72

RE:【其他】【翻譯】Guilty Dragon人物介紹、劇情(更完之前的聖誕活動)

樓主 トキオ plutokiss
GP2 BP-
第三章 1話:「不和的人們」
沒能拯救巴蘭西亞的一行人,重振心情再次邁開步伐──

由於浮雕的詛咒,出現了新的被害者巴蘭西亞…
因為巴蘭西亞的消失而想起自己曾經的分身可可蕾,香草意志消沉。
悲劇過後,得到第二個「浮雕碎片」的一行人離開海底都市,回到魔之祕境瑟雷卡──
 
[魔之祕境瑟雷卡]
香草:啊~感覺…好灰暗啊。
艾列米亞:沒辦法…在那之後還沒經過多長的時間。
那比可:不過也已經過了一個月囉?各位?
玩家:…
艾列米亞:也對,一直這樣消沉也不是辦法,只能做我們能做的事了吧。
香草:不過下一個浮雕的線索在哪裡?
艾列米亞:雖然不能確定,但以目前的經驗來說,浮雕的碎片會出現在有黑名的地方。
香草:的確是這樣…咦?難不成要開始狩獵黑名!?
艾列米亞:嗯,應該是吧?
香草:既想找到又不太想找到…
那比可:那麼各位,振作精神出發吧!
玩家:(點頭)
 
香草:不過該從哪裡開始找…?
艾列米亞:我想應該不會在城鎮裡出現了…
香草:要開始毫無頭緒的流浪旅程嗎…
 
[瑟雷卡城下町]
兇惡的男角:啊啊?我說的是事實吧?「毒亞馬遜女戰士」!
氣勢很強的女角:好啊!到外面去打!「弱雞腕」!
香草:唉呀吵架?火氣這麼大,真討厭~
艾列米亞:完全不想參合進去…
荒野之狼:那好像是「銀之細腕」和「Poison Honey」的成員喔?
香草:哇!不要嚇我啦!
荒野之狼:嗚、抱歉香草…
艾列米亞:那個公會我有聽過,「銀之細腕」是很有名的飾品生產系公會。
荒野之狼:「Poison Honey」則是專門參加競技場,全都是女角的公會。
香草:啊啊,所以才說是「弱雞腕」和「毒亞馬遜女戰士」啊…
荒野之狼:最近這兩個公會似乎很不和,雖然是謠言啦。
艾列米亞:不管怎樣,還是不要靠近他們比較明智…
 
[北錫魯街道]
艾列米亞:附近有沒有還沒去過的迷宮或洞窟?
那比可:嗯…如果是塔的話,三賢者之塔的「休那北塔」還沒去過。
艾列米亞:嗯~…感覺那邊不會有浮雕吧。
那比可:或是回北大陸,那裡還有很多我們沒去過的地方。
艾列米亞:是嗎…那要先回去嗎?
香草:比起漫無目的好多了~
玩家:(點頭)
 
艾列米亞:上次找浮雕的時候跟狼分開行動…之後還有跟寅吵架嗎?
荒野之狼:怎麼可能一直糾結那種事!而且我們根本沒吵架!
香草:只有你一個人不覺得是在吵架吧。
艾列米亞:感覺又會因為一點小誤會崩壞,岌岌可危的關係啊…
荒野之狼:話說我也跟維多利亞的師父聊了很多喔!
艾列米亞:喔喔,記得是叫阿特拉吧?這不是很好嗎?又多了一個朋友。
荒野之狼:不…那與其說是朋友,應該說是師父!
艾列米亞:嗯~不太懂啊…
荒野之狼:跟她一起冒險過就會知道了…
香草:為什麼要翻白眼?
 
[邊境之城伊薩克]
荒野之狼:啊…又有人吵架了?
艾列米亞:真受不了…
感覺傲慢的女角:盡是耍小手段…你們真的只會耍小聰明哎~!
感覺認真的男角:哼!我們可不想被對自己的裝備沒有堅持的人這麼說。
香草:似乎一樣是剛剛的「銀腕」和「毒蜜」的成員?
艾列米亞:「銀腕」…「毒蜜」…?是在說銀之細腕和Poison Honey嗎?
香草:因為太長了記不起來~♪
 
[馬奇翁街道]
荒野之狼:我當時不在場,快告訴我巴蘭西亞發生了什麼事。
艾列米亞:還是讓你先知道比較好…巴蘭西亞為了從幻影手中保護浮雕,碰到浮雕變成黑名了。結果我們只能打敗她,最後她和可可蕾一樣消失了…
荒野之狼:這樣啊…
玩家:…
荒野之狼:之後都沒有連絡嗎?
艾列米亞:沒接到本人的連絡,只有轟雷回覆說「事情安頓下來後會連繫」,這樣而已…
香草:…
香草:如果要創新角色,我也可以幫忙的說~
艾列米亞:應該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恢復的那麼快吧?
香草:什麼意思啊~!?
艾列米亞:我是在稱讚你喔?
香草:唉呀討厭,是嗎?
那比可:擁有鋼鐵般心臟的女人…
 
艾列米亞:一般遇到那麼過分的事情,就算是退出這個遊戲也不奇怪。
香草:真不好意思,我又回來了…呢嘻~
荒野之狼:嗚喔喔~!你能回來真是太好了~!
香草:喔、喔…
那比可:香草被狼的氣勢壓倒了。
 
[裂殼峰]
香草:呼溜~爬這種山是小事一樁~!
艾列米亞:是啊是啊,只是活著就要感恩了。
荒野之狼:嗯?山丘的對面有可疑的影子…
艾列米亞:什麼!?我們上!
香草:咿~!?不要用跑的啦~!
 
[打倒黑名]
黑名:嗚嚜嚜喔喔喔喔…
艾列米亞:連這種地方也有黑名…
香草:呢嘻~稍微大意了。
荒野之狼:沒看到其他的,是流浪黑名?
艾列米亞:浮雕也不可能放在這種地方吧。
 
[妖精湖紐秘爾]
艾列米亞:果然剛剛的黑名是從哪邊流浪過來的嗎?
香草: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神殿的那些~?
艾列米亞:那時候大量出現的黑名幾乎都被七海解決掉了。
香草:不知道放跑了幾個…她也太鬆懈了吧?
艾列米亞:我們也有幫忙喔?
香草:呢嘻~…鬆懈的是我們。
 
香草:不過出現大量黑名也太奇怪了吧。
艾列米亞:可能不是所有黑名都碰過浮雕。
香草:嗯?怎麼說?
艾列米亞:我曾經被黑名襲擊後手動不了…當時應該差點就變成黑名了吧?
香草:(寒…)
艾列米亞:光是想想就起雞皮疙瘩…真的要謝謝你們。
 
香草:被黑名攻擊過就有可能變成黑名…
艾列米亞:弄得不好,有一口氣增殖的可能性。
荒野之狼:CC公司知道這件事嗎?…應該知道吧。
艾列米亞:接下來我們必須謹慎行動…
玩家:(點頭)
 
艾列米亞:浮雕的碎片現在不知道被拿到了幾個。
香草:記得那個公主殿下也有?
艾列米亞:剎那啊…除了她之外的確不知道有誰了。
 
[克留‧亞庫參道]
香草:說不定只有公主殿下和我們家這個拿到~
艾列米亞:哈哈、不會…吧?
那比可:不愧是我的Master!
玩家:?
 
香草:也就是說,只有他能免疫黑名的攻擊!?
玩家:!?
艾列米亞:喔喔…你突破盲點了。有一試的價值…
玩家:(用力搖頭!)
香草:討厭啦~開玩笑開玩笑!對吧?
艾列米亞:誒!
香草:誒?
艾列米亞:啊、啊啊,當然是開玩笑、喔?
玩家:…
 
[大十字市場]
艾列米亞:這裡還是這麼混雜,我是指在好的意義上喔?
香草:不過連這裡也有人吵架…
表現誇張的獸人少女:竟然在這個城鎮做出那樣的舉動…看來命是不想要囉。

氣勢很強的男角:開什麼玩笑!這裡可是所有人的大十字市場喔?在這裡做生意不需要得到你們的許可啦~!

表現誇張的獸人少女:那就到妾身看不到的地方去…你們很礙眼。
感覺認真的女角:哇、哇、怎麼辦才好!?不要吵架啊~

荒野之狼:好像又是銀腕跟毒蜜的成員。
艾列米亞:你也要那樣簡稱嗎…
七海:嗯?你們在做什麼?
艾列米亞:啊啊、七海啊。好久不見。
香草:最近常常撞見有人吵架啊~
七海:啊啊、是銀腕跟毒蜜的人啊。最近他們的關係的確越來越差了。
艾列米亞:咦、大家都那樣簡稱嗎…我了解了。
七海:Poison Honey鼓勵人參加競技場,這個城鎮離競技場很近,有很多她們的人把這裡當作據點…所以銀之細腕的人也很難做吧。
香草:為什麼他們感情那麼差?
七海:銀腕追求的是裝備的品質上的強大,而毒蜜追求的是鍛煉自我的強大…似乎是因為思想不同才引發爭端…詳細我也不清楚。
艾列米亞:很複雜呢…
七海:要打在競技場不就好了…啊、我該走了。
艾列米亞:啊啊、祝你武運昌隆。
七海:嗚嗯、你們也是。
札札札…
香草:呢嘻~繼續待下去可能會被捲進麻煩事裡喔~
艾列米亞:也是…那我們向北大陸魯‧艾麗悠前進吧!
 
第三章 2話:「增殖的對立」
對立、彼此敵視的兩個公會,原以為與自己無關的一行人漸漸被捲入這股激流中…

[大十字市場]
艾列米亞:森守之鄉那一帶還沒怎麼調查過。
香草:常常都是經過而已~
艾列米亞:感覺那裡應該有東西,除了那個「知識橡樹達魯‧維德」…還有一座沒去的塔也很可疑吧?
香草:不是沒有活動就進不去的地方,就是最後沒有走到底之類的~?
艾列米亞:現在先有個方向吧。
 
[利爾中道]
香草:話說銀之細腕是在加工裝飾品方面很有名對吧?
艾列米亞:啊啊、他們纖細的工藝和性能面上都有很高的附加價值。
香草:尼嘻~真想跟他們親近親近♪
艾列米亞:你的表情很邪惡喔?
 
香草:大野狼對毒蜜有什麼了解嗎?
荒野之狼:除了幾乎都是女角的武鬥派公會之外…對了,聽說入會還要先面試?
香草:面試?為什麼?
荒野之狼:有傳聞說會長是外貌協會的。
香草:唉呀討厭,不小心一點我可能會被看上?
艾列米亞:也會看性格和處不處得來吧?你可以安心了,香草。
香草:你~什‧麼‧意‧思‧啊~?!
 
[迦留‧梅爾北關口]
艾列米亞:呼、終於到關口了。
香草:和平的旅行最好了~
荒野之狼:等等!我看到那裡有黑影了!
艾列米亞:沒人拜託它來守門…
香草:把和平的旅行還給我~!
玩家:(點頭)
 
[魯‧艾麗悠南關口]
[戰鬥]
黑名:噗喔喔喔喔喔…
艾列米亞:竟然在這種人來人往的地方出現,太危險了…
荒野之狼:唉呀、有及早打倒它不是很好嗎?
香草:只能祈禱之前沒有其他人經過了…
玩家:(點頭)
 
艾列米亞:到魯‧艾麗悠了。
香草:可以遠遠地看到森守之鄉。
艾列米亞:啊啊、如果可以過去的話也去御神木看看吧。
 
[森守之鄉]
香草:啊、站在那邊的人是森守吧?
艾列米亞:不覺得它在瞪我們?
森守:爾等往何處去?
艾列米亞:我們想去那邊的御神木…
森守:想前往御神木「知識橡樹達魯‧維德」需得到吾等森守的許可,即是居住此鄉的八名森守全員。
香草:嗚…好麻煩~
艾列米亞:算了,也不是非得現在去「知識橡樹達魯‧維德」不可。需要的時候再去就好了。
香草:也是,那就這樣往北走吧。
 
森守:…
香草:嗚…森守叔叔又在看我們了。
艾列米亞:總之無視、無視。
森守:…
香草:是不是想加入我們~?
森守:…
艾列米亞:不不不,這不可能!
 
森守:旅行者啊…來此處有何事?
香草:嗚哇、果然還是來了。
艾列米亞:我們要往北走,不是要去達魯‧維德。
森守:是嗎,那祈禱爾等的旅途順利。
香草:呼~成功無視~
艾列米亞:不,我想應該不是那種遊戲喔?
 
香草:差不多要出森守之鄉了,接下來?
艾列米亞:雖然也可以去東邊的森守之塔,但總覺得還不是時候。
森守:若想進入森守之塔,必須得到森守的許可,即是住在此鄉的八名森守全員。
艾列米亞:哇!?
香草:NPC突然插進來…
艾列米亞:果然不應該急著現在去…
 
香草:唉呀、那邊好像有人在吵架?
艾列米亞:什麼啊,又來了嗎?銀腕的成員跟…誰?
香草:仔細一看,兩邊都是男角喔?
荒野之狼:所以不是毒蜜…
講話大聲的男角:不,我覺得一定是她們不會錯!

戴眼鏡的溫柔男角:一下說「一定」一下說「覺得」,很矛盾呢。到底是哪邊?

講話大聲的男角:嗚、所以就說不會錯了…大概!
戴眼鏡的溫柔男角:就算你這麼用力地跟我說大概…喔呀?
香草:啊…眼神對上了。
戴眼鏡的溫柔男角:你們是銀之細腕的人嗎?還是…喜歡參和到紛爭裡的多管閒事的人?
香草:真令人不爽!只是有點在意你們在吵什麼而已啊!
戴眼鏡的溫柔男角:的確,我失禮了,說的太過火了。然而這是我們內部的事情,希望你們諒解。
講話大聲的男角:我無所謂啊!反正一定是毒亞馬遜女戰士不好…應該吧!
戴眼鏡的溫柔男角:唉呀唉呀、九十九也冷靜一點比較好喔?
艾列米亞:我們好像卷進麻煩事裡了…?
玩家:(…點頭)
 
 
第三章 3話:「同行」
在大陸上徬徨著尋找浮雕線索的一行人,有了新的邂逅。這究竟是福還是…?

[森守之鄉]
士堂:抱歉這麼晚才自我介紹…我叫士堂,在公會「TAO」擔任副會長的職務。

九十九:我是九十九…算是在「銀之細腕」當副會長。

香草:銀之細腕的副會長~也就是說,九十九先生也是職人嗎~!?
九十九:嗯、比一般人手藝好上一些吧?
香草:尼嘻~這說不定是個好機會~♪之後讓他幫我做點什麼吧~
艾列米亞:喂喂…既然已經算是插手了我就問一下,為什麼會和Poison Honey吵起來?
九十九:當然是因為她們瞧不起我們的作品啊!
艾列米亞:不過這很奇怪啊…好的裝備能對戰鬥更有幫助,這點是毫無疑問的…
九十九:你這傢伙很懂嘛…一般來說都是這樣對吧!?
士堂:據Poison Honey所說,依靠裝備不是真正的強大…
艾列米亞:嗯~這也有道理。
九十九:啥米!?
士堂:所以就跟你說要冷靜了…每個都這樣…
艾列米亞:似乎能理解你的心情…
 
艾列米亞:往東邊去就是森守之塔…
香草:不過就這樣離開心裡也會很在意吧~?
荒野之狼:香草去哪我就去哪!
艾列米亞:算了,也沒得到森守的許可,暫時先跟著他們吧?
士堂:唉呀唉呀、果然是很好事的一群人。哈哈哈…
 
香草:其實我只是對銀之細腕的作品感興趣而已~♪
那比可:我就知道是這樣…
艾列米亞:雖然誠實是一種美德…真是維持一貫作風啊。
荒野之狼:誠實的香草太棒了~!
 
[西錫魯街道]
斯連:啊、咧~?好巧啊!最近好嗎?
卡琳:嘎哈~!不好的話就不會玩遊戲了吧!小斯真愛開玩笑!
剎那:好久不見,非常感謝各位先前的協助。
艾列米亞:彼此彼此,我們也是多虧了各位才能拿到浮雕,謝謝你們。
士堂:原來是剎那小姐,今天您要去哪裡?
剎那:我正在四處遊蕩,尋找有趣的事物…似乎達成目的了呢。
(一瞥)
香草:咦、他?
玩家:?
 
剎那:九十九先生,銀之細腕最近有新作嗎?
九十九:如果有我們的貴客剎那小姐看得上眼的東西就好了…現在發生了一點問題。
卡琳:他說問題!真棒啊小斯!
斯連:噗噗!?姊姊不要想到什麼就說出來啊!
剎那:是啊,卡琳…所以是什麼樣的問題呢?
艾列米亞:(這個人興致勃勃地問了…)
剎那:我非常感興趣。
艾列米亞:!!!
 
九十九:其實…我們公會製造的至寶不見了。
香草:至寶(噼扣~!)
艾列米亞:喂喂…
九十九:我們拜託了士堂幫忙尋找至寶和犯人的行蹤…
艾列米亞:為什麼要拜託士堂呢?
士堂:我們公會「TAO」不知為何常會擔任調解紛爭的角色。說是要尋找犯人,但九十九一直認定犯人是Poison Honey…
九十九:啊啊、應該不會錯!
剎那:請問有證據嗎?
九十九:當然有,就是我的直覺!
艾列米亞:這完全算不上證據啊…
 
[紅色森林]
[戰鬥]
黑名:嗚喔喔喔啊啊啊…
九十九:這、這是什麼東西啊…
剎那:你們聽過黑名嗎?
士堂:這就是傳說中的…黑名啊?
艾列米亞:沒有人受傷吧?好…這樣應該沒問題。
剎那:請問這是什麼意思呢?
香草:要是被他們傷到,運氣不好可能會變成黑名喔?
剎那:原來如此…就是用這種方式增加的啊…卡琳,你認為呢?
卡琳:很有可能呦。嘎哈♪
艾列米亞:嗯?好像有什麼地方怪怪的…
 
[西錫魯街道]
剎那:關於剛才提到的找東西和找犯人的事,請他們幫忙如何?
香草:什麼?
九十九:哎、拜託他們?
士堂:既然是剎那小姐做的保證,我想能夠信任吧?
艾列米亞:可、可以等一下嗎?我們可不會抓犯人什麼的喔?
剎那:你是在說我看錯人了嗎?不用擔心喔。
艾列米亞:但是…
剎那:你們前往的地方將出現浮雕,我是真心這麼想的。
玩家:…
 
香草:話說你們還沒拿到第二個浮雕碎片嗎?
剎那:是的。
香草:咦?為什麼?
剎那:我想在見證了你們的結果後也不遲,雖然這樣可能很狡猾。
卡琳:坐收漁翁之利!真像小剎的作風!嘎哈哈♪
斯連:啊哈哈!姊姊這是給人台階下嗎!聽起來也太差勁了!
 
艾列米亞:在發覺前方有危險的時候,適時地抽身也是需要勇氣的。
剎那:卡琳,這才叫作給人台階下喔?
卡琳:我第一次看到!不懂啦~!嘎哈♪
香草:為什麼這個人會跟剎那一起行動…我不懂啊。
玩家:…
 
士堂:快到錫魯了。
香草:話說為什麼要去錫魯?
士堂:啊啊、剛剛的確沒說,TAO的據點就在錫魯。
香草:啊~是這樣啊。
 
[無鬥爭的港都錫魯]
香草:說到錫魯,巴爾巴爾不知道在不在?
士堂:巴爾巴爾?
艾列米亞:這樣沒人聽得懂吧…是一個叫巴爾札克的生產系公會的PC…
士堂:啊啊、這個人我知道。
九十九:當然我也知道。不如說那個人在我們圈子很有名吧?
香草:唉呀討厭,是這樣嗎!?我完全不知道…
艾列米亞:因為你平常太漫不經心了…
 
香草:終、於、到、了!
士堂:那麼我來為你們帶路,請跟我來。

~「TAO」公會基地~
士堂:我回來了,會長~
香草:不知道他們會長是怎樣的人…哎?是那個男孩?
艾列米亞:可不能用PC的外表來判斷強弱喔?
少年?:啊啊、辛苦了…不過人看起來特別多啊。

香草:唉呀、意外地很酷呢。
九十九:聽我說啊,ZEN。那群毒女又來了…
ZEN:連招呼也不打嗎?九十九?算了,事情我已經聽士堂說了…真的是Poison她們做的嗎?
九十九:啊啊、她們一定做得出這種事啦!
ZEN:什麼嘛,果然又是跟往常一樣亂猜…抱歉,是推測?
士堂:是的,所以需要我們居中調查…
剎那:好久不見啊。ZEN。
九十九:喔喔、剎那。怎麼連你也來了?
剎那:我帶了可以協助這次事件的人來。
艾列米亞:嗯~完全被牽著鼻子走了…
ZEN:你們願意提供協助嗎?
艾列米亞:雖然是被趕鴨子上架…我是艾列米亞。
香草:尼嘻~我叫香草喔~
那比可:不覺得角色扮演過頭了嗎?
香草: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喔~?
那比可:我是那比可,他是Master。
玩家:(點頭)
香草:這邊這位對於角色扮演,有一句話想說~
荒野之狼:我就是荒野之狼!你看起來很強嘛…跟我決鬥吧?
艾列米亞:你也看看時間和地點啊?
ZEN:喂剎那,這群人沒問題嗎?
剎那:雖然看起來是這樣,他們可不是一般人喔?
ZEN:既然你都這麼說了,就拜託他們吧…士堂,接下來就交給你囉?
士堂:是…那麼,我們出發吧?
 
 
第三章 4話:「TAO」
一行人被捲入了公會間的爭端中,不知何時陷得更深了…
 
[無鬥爭的港都錫魯]
艾列米亞:我們要往哪走?
士堂:理論上來說應該先去現場吧?銀之細腕的根據地在加爾坦,我們先去那裡。
九十九:竟然這麼少人知道,我覺得好受傷…開玩笑的!
香草:尼嘻~…這個人也太活潑了~!
 
[西錫魯街道]
香草:九九擅長做什麼裝備?
九十九:呃~聽起來好像是在跟我說話?
香草:不能叫九九嗎?那叫九君?
艾列米亞:好像會出現在男性偶像團體裡…
九十九:有種懷念的感覺啊?喂?
香草:九君也不行啊~那九十迥(Tsukumon)*…啊
艾列米亞:抓到…嗚嗯嗯!?(被摀嘴)
荒野之狼:小心一點喔,香草…
香草:大野狼做得好…我會小心不要脫口而出的。
九十九:這群人沒問題吧…?
剎那:當然,不用懷疑喔?
(註:這邊用的大概是某個"寶可夢"+"Battle Dome"MAD的梗,艾列米亞想說「抓到寶可夢了」,但會有侵權嫌疑所以被摀嘴。關鍵字:ツクットモンスター)
 
剎那:你們還是這麼愉快呢。
艾列米亞:真不明白你在期待什麼。
剎那:當然一方面是你們有浮雕的適合者,另一方面也很期待看到你們的相聲表演。
香草:我們可不記得有演相聲啊~!?
剎那:而且不知是否因為有適合者在…感覺你們很容易引來麻煩,這可是很珍貴的。
艾列米亞:嗯…一時之間無法否定啊。
卡琳:小剎也是很會吸引麻煩的體質,這就叫物以類聚吧!
斯連:姊姊…這句話罵到我們自己了!
卡琳:對耶!小斯真聰明!
艾列米亞:這些人也很會說相聲啊…
 
[紅色森林]
[戰鬥]
黑名:噗喔喔喔…
士堂:又是黑名,竟然連街道上都有…
香草:唉呀、平常不會遇到嗎?
士堂:我這是第一次親眼看到。
荒野之狼:我們常常遇到…
艾列米亞:原來如此,我懂了。這就是所謂吸引麻煩的體質啊…
剎那:跟我期待的一樣,對吧?
???:呼呼…
???:呵呵呵…
玩家:!?
那比可:Master,怎麼了?
玩家:(搖頭)
 
[西錫魯街道]
香草:…哎呀?你們看後面,有長得像雙胞胎的人躲在路邊看我們…
玩家:…
開朗的少女:呼呼…大姊姊們應該沒事吧?

沉靜的少女:呵呵呵…要消滅那個太簡單了,真是蠢問題。

艾列米亞:你們是?
露娜:我是露娜喲!

瑪麗亞:瑪麗亞…

露娜:你們就努力收集罪龍的浮雕吧?呼呼…
艾列米亞:什麼!?
瑪麗亞:呵呵呵…再見。
香草:啊…跑進森林裡了…
艾列米亞:到底是什麼人啊…
玩家:…
 
剎那:果然只要和你們在一起,就不會無聊呢。
艾列米亞:她們似乎知道我們在收集浮雕…有在哪裡碰過嗎?
卡琳:那兩個人還真是可疑啊?小斯!
斯連:啊呀~姊姊你這麼說好嗎?
香草:原來有自覺啊…
 
九十九:總覺得突然發生好多事,腦袋開始混亂了。
士堂:是啊…說不定現在「世界」中有什麼事正在發生。
九十九:什麼意思?是開玩笑?
士堂:唉呀、你沒聽過嗎?在這個"The World"裡,有時候會發生不可思議的事情。
艾列米亞:不可思議的事…?
 
士堂:對了對了,我想起來了。以前曾經證實有"流浪AI"的存在。
艾列米亞:流浪AI啊…的確有聽說過。雖然CC公司官方並不承認,但據說有NPC在世界裡遊蕩。
剎那:唉呀、你很清楚呢?
艾列米亞:雖然知道黑名是PC資料失控產生的結果…流浪AI也是類似的東西嗎…?
香草:除了這些還有幻影…
士堂:我有聽說過傳聞,感覺只要和你們同行我也能遇到。
香草:尼嘻~可以的話還是不太想遇到啊?
剎那:一定能遇到的…我保證。
艾列米亞:不,這樣也很困擾啊。
 
[南加爾艾斯街道]
荒野之狼:看到加爾坦了!
香草:目前為止幻影沒有出現~!
士堂:感覺有些遺憾…
艾列米亞:你還是實際體驗一次那種恐懼感比較好吧?
 
[朝聖商都加爾坦]
九十九:那我帶你們進銀之細腕的工房!不怎麼遠,不過人很多小心不要跟丟了。
 
~銀之細腕「工房」~
九十九:大姊,我回來了!
高個子女性:哇啊!?你太大聲了啦…
士堂:好久不見,都小姐。
都:嗨、不好意思,讓你特地跑一趟。

士堂:不會,我們TAO原本在立場上就是中立…
都:不用說這些客套話了啦,這幾位是?
士堂:他們是剎那小姐介紹來協助調查的。
剎那:我想應該不會造成你們的麻煩喔。
都:既然是你這熟客介紹的就沒問題啦,哈哈!我是「銀之細腕」的老大,都。
艾列米亞:我是艾列米亞,請多指教。
香草:尼嘻~我叫香草呦~!
荒野之狼:我是她的摯友,荒野之狼!
香草:幹嘛偷加這句?
荒野之狼:有、有什麼不好!
玩家:(微笑)
艾列米亞:這就算是自我介紹了…?
 
 
第三章 5話:「與影的邂逅」
一行人拜訪有紛爭的公會,為了收集情報四處奔走。
而意想不到的人出現在他們面前。
那姿態和一個眾人很熟悉的人極為相似…

[朝聖商都加爾坦]
士堂:…那麼,能請教那個遺失物平常是怎麼保管的嗎?
都:說是保管,也只是塞在公會共用倉庫而已。
士堂:那只要是內部人員,不管誰都可以把東西帶出去囉?
都:啊啊,是啊。
九十九:大姊,你覺得是公會的人做的嗎!?
士堂:事實上,這個可能性最高。
九十九:怎麼會!?
都:阿九,很遺憾,他說的對。
九十九:大姊…
都:但就算是我們的人做的,說不定也有外部的共犯吧?
士堂:當然,這點也非常有可能。最近有沒有人都沒來工房?
都:不知道,大家都很隨性…我會調查看看的。
士堂:非常感謝…還有一件重要的事…遺失的東西是什麼呢?
都:是我做的簪子…說出來倒是有點不好意思。
九十九:那可不是普通的簪子喔?稀有度★★★★★★。
都:偶然做出來的啦,運氣好而已。
那比可:在生產物品中是最高級的。
香草:呢嘻~我要一輩子跟隨這位姊姊~!
荒野之狼:(打擊)
士堂:那麼接下來就去詢問Poison Honey的人吧。要是查清楚公會成員的登入狀況後請跟我連絡。
都:啊啊、知道了。…阿九,不好意思,你可以跟士堂一起去嗎?
九十九:沒辦法,那我們走吧。
 
[南加爾艾斯街道]
艾列米亞:Poison Honey的根據地是在大十字市場嗎?
士堂:是的,你們也知道?
香草:之前就是在那裡看到毒蜜和銀腕吵架吧?
艾列米亞:過了有一陣子了,希望情況不要惡化…
九十九:情況要是惡化,一定也是她們不對!
艾列米亞:唉呀唉呀…接下來的旅途真令人不安。
 
香草:阿九…這個叫法倒是沒想到~
九十九:啊啊、大姊是這麼叫我的!
香草:阿九,下次可以幫我做東西嗎♪
九十九:很貴喔?
香草:竟然答得這麼快~…小氣鬼!
那比可:還是一樣那麼現實。
 
士堂:那個叫幻影的東西都不出現呢…
艾列米亞:它會無聲無息地現身、葬送目標…就像獵人一樣。
士堂:嗯…聽起來簡直像三爪痕呢。
艾列米亞:三爪痕…?
士堂:是R2時代傳說中的PK,你不知道嗎?
艾列米亞:那個時候PK橫行…我都刻意避開。
 
[森守之鄉]
剎那:差不多到森守之鄉了。
艾列米亞:敵人說不定會藏在森林深處,要小心…哎!?
香草:怎麼啦~艾列米亞?
艾列米亞:香草在…這裡對吧?
香草:幹嘛一直看我…又不是汪汪。
荒野之狼:我沒有一直盯著看吧…啊咧?好像真的有?
艾列米亞:抱歉,是我看錯了,常有的事,大概吧…
香草:?真奇怪~
玩家:…?
 
艾列米亞:還在…果然不是我看錯。
哆空!
香草:騙人的吧…那是…
剎那:那個女角…沒有顯示名字呢。感覺也和黑名不同,你們似乎有頭緒?
香草:那是我以前用的角色,變成黑名之後就消失了──的確是可可蕾。
可可蕾?:…

艾列米亞:啊、要逃走了!我們追!
 
可可蕾?:…
香草:那邊那個!給我站住!!
艾列米亞:不行,不見了…不過那簡直就像…
剎那:就像幻影一樣…對嗎?
士堂:那就是幻影…?
 
九十九:剛剛那個就是幻影嗎…竟然有這種恐怖的東西到處亂晃!
香草:說恐怖太失禮了!可可蕾那麼可愛!噗噗!
艾列米亞:別逞強了,香草…我現在也一片混亂。
香草:抱歉,我只是想活躍氣氛而已。你想,不是傳說遇到和自己很像的人,就會發生不幸嗎?
艾列米亞:你說分身(雙重存在)啊…現在你是香草,所以你們長得一點都不像,沒問題。
香草:對喔!那就安全了!
 
剎那:剛剛的幻影你們似乎認識?
香草:這說來話長,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就是這麼回事。
剎那:曾經變成黑名的角色又作為分身復活了?真令人感興趣。
卡琳:那也有我們的分身嗎?小斯?
斯連:那還真不好打啊~不過要是遇到就不會手下留情!
卡琳:嘎哈哈!小斯好粗暴!
 
士堂:不愧是”The World”…該說發生不可思議的事簡直就是家常便飯了嗎?
剎那:剛剛你也提到以前的”The World”,你玩很久了?
士堂:只有R2而已。之後因為某些原因離開…現在是久違的回歸。
 
士堂:剛剛的分身似乎已經不會出現了。
香草:有點想再碰見,又不太想再碰見…心情複雜。
士堂:總之先去大十字市場吧。在那邊跟Poison Honey的人會合。
九十九:這次要把事情做個了斷…!
士堂:不可以吵架喔?九十九?請你想想我們居中調解的意義在哪裡。
九十九:喔、喔…我知道啦。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43 筆精華,05/2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