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63

RE:【其他】【翻譯】Guilty Dragon人物介紹、劇情(更新聖誕活動前篇)

樓主 トキオ plutokiss
GP3 BP-
第二章 6話:「復仇之寅,再度襲來」
一行人遇見了三名少女,從她們那裡得知寶物的價值後,香草希望落空…
 
大十字市場
香草:啊~討厭~香草現在超低落的~
艾列米亞:是非賣品也沒辦法啊。
賓特:啊~不過呢~跟那個寶石很像的東西還有兩種喔!「精靈的紅心」、「精靈的蒼淚」、「精靈的碧眼」,集滿三個就會發生好事喔!
艾列米亞:好事?
香草:寶藏嗎!?
賓特:不知道!
香草:…喂!
賓特:不過看到實物就開始在意起來了!要去找嗎!?
貝爾:喂~波奇子~你忘了我們的目的嗎~?
賓特:什麼啊?啊!是要抓到那隻跟比爾很像的鳥嗎!?
貝爾:這傢伙沒救了。
 
[克留‧亞庫參道]
貝爾:我們要去驅逐強盜公會~
香草:強盜公會?
艾列米亞:喔~是要去討伐他們嗎?
貝爾:先跟他們談談,如果說不通的話就只好動用武力了~
 
艾列米亞:為什麼會想去討伐他們?
貝爾:我們公會「Caterpillars」的宗旨不就是「散漫的正義」嗎?
香草:你就算問我也…散漫啊…
賓特:貝爾貝爾貝爾!是松鼠喔松鼠!超可愛!我們抓來養吧!
比爾:…
艾列米亞:確實很散漫…
貝爾:對吧~?啊哈哈哈哈!
 
艾列米亞:比爾是九州人?
比爾:現在在橫濱…
艾列米亞:還是學生?有參加社團或是什麼嗎?
比爾:高三…劍道…
艾列米亞:目前做什麼覺得最快樂?
比爾:…
賓特:啊~不行不行,比爾醬\出現這種反應的時候,不管怎樣都沒辦法讓她說話的喔!
艾列米亞:切!我還想聽九州腔呢…
 
[妖精湖紐秘爾]
香草:我懂~!方言真的聽了很有感覺呢!
賓特:對啊!比爾醬搬來這裡的時候100%講方言,超萌的!她說「賓特喜歡小貓嗎?」的時候我都快被萌死了!
艾列米亞:好!這個好!
比爾:拜託別再說了…
賓特:打掃的時候還說「先把掃帚放好*喔」,我回她「掃帚沒壞啊?」的時候她那呆掉的臉!那個超萌!(註:在標準語裡是修理的意思)
比爾:別再說了…
艾列米亞:太棒了!太棒了啊!
那比可:艾列米亞…
 
香草:話說你們要去打倒的是強盜公會?他們很惡劣嗎?
貝爾:嗯~算是一個大型union吧?不過也可能是有人嫉妒才傳出那種謠言啦。
賓特:確認這件事的真假就是我們重大的使命!
香草:有著重大的使命卻被大鳥吸走注意力…話說union是?
艾列米亞:公會是個人的集合體,公會的集合體就是union,就像同盟一樣吧。
 
貝爾:你們應該不是公會吧?
香草:不是公會喔!只是我單方面依附這三個人與一隻而已。
那比可:這不是值得誇耀的事喔…
 
賓特:啊!那隻鳥!比爾鳥!等等~!
嘶!
賓特:嘿噗嘻!
香草:聲勢浩大地跌倒了…
賓特:誰!?誰絆我!?
貝爾:波奇子,要是再擅自行動就不止跌倒了喔~?(#^ω^)
賓特:咿!對不起對不起!
賓特:啊!?是松鼠!貝爾是松鼠松鼠!耶~!
貝爾:這傢伙…
 
[裂殼峰]
艾列米亞:賓特喜歡動物?(九州腔)
香草:為什麼是九州腔…
賓特:我最喜歡動物了!尤其是很好摸的狗或貓之類!
貝爾:波奇家超強的喔~整個就是寵物店的狀態。
艾列米亞:那真是太棒了!我也想養貓,可惜現在住公寓。老家養的貓太可愛了…我回家就是為了看牠們。順帶一提牠們叫白子跟黑子,跟名字一樣一黑一白,很可愛吧?我已經在期待牠們的孩子是不是灰色的了。
那比可:滔滔不絕啊這個人…
 
賓特:我想小貓應該比較可能是白色喔?貓的毛色有單色型、條紋型、斑點型這幾種,都是基因決定的。單色是隱性基因,所以如果不是雙方都有單色基因的話,是不會生出單色小貓的。也就是說你家那兩隻都是單色基因,所以生出來的小貓絕對是單色!接下來還有決定顏色的基因…
貝爾:好好,到此為止~真是的…波奇子一說到生物的事情就停不下來。
賓特:啊嗚~我還沒說完!
艾列米亞:那個…賓特是?
貝爾:啊啊,雖然看起來這副德性,波奇子其實是生物方面的專家,也就是professional、天才。記得她之前發表的跟生物有關的論文還得獎了,腦的大部分功能都用在那上面了,所以其他方面有點那個吧~
艾列米亞:那個啊…
 
[馬奇翁街道]
香草:賓特啊~真令人意外。我們這邊的呆子就什麼都沒有…泣…
荒野之狼:嘰嘰咕咕(我們這邊的呆子是在說誰?)
艾列米亞:你啦就是你…
 
香草:誒賓特,雖然這隻狼有點呆,你會想要養嗎?
荒野之狼:誒!?
 
艾列米亞:這樣一看,說不定另外兩個人也有什麼特殊的能力?
比爾:…
貝爾:比爾是拔刀術的達人喔~我就沒什麼特別的了。
比爾:沒這回事…
賓特:貝爾啊!超厲害的喔!她會…
貝爾:停停,到此為止~
艾列米亞:在這個地方停住讓人好在意…
 
[邊境之城伊薩克]
那比可:那麼我去要水。
賓特:賓特也去~
香草:真羨慕年輕人啊…
艾列米亞:花樣年華的女高中生在說什麼啊…
 
貝爾:你們也有厲害的技能吧?
香草:炒大蒜!
荒野之狼:看家!
艾列米亞:記漫畫裡的名台詞!
那比可:帶路!
玩家:…
貝爾:嗚哇~那是很厲害的事嗎?
香草:話說大野狼擅長的…看家…
荒野之狼:我們家是雙薪家庭。
艾列米亞:鑰匙兒童嗎?
荒野之狼:就是鑰匙兒童!
(握!)
那比可:這兩個人好像互相理解了…
 
[清淨東森]
香草:我很憧憬鑰匙兒童耶!沒人這樣覺得嗎?
賓特:的確鑰匙或是印章之類的東西很有大人味,會很憧憬呢!
貝爾:嗯,我是對編號、密碼、序號之類的比較有興趣。
香草:貝爾?
 
復仇之寅:站住!法爾黛利克!
荒野之狼:又是你啊維多利亞…
復仇之寅:我不是維多利亞!是復仇之寅!
艾列米亞:不是虎(tora)而是寅(tora)嗎…仔細一看這名字還滿喜慶*的…
(註*寅在日文裡也有正月的意思。)
復仇之寅:!?
……
………
那比可:難道是打錯字了嗎?還以為是故意的…
香草:啊洽~搞錯了啊…
復仇之寅:(抖抖抖抖…)
賓特:www 連賓特也不會犯這種錯誤喔?
復仇之寅:嗚嗚…
那比可:哭了喔…
荒野之狼:別哭啦,再去做一次那個20個小時的閒人任務不就好了?
復仇之寅:只有你沒資格說這句!我一定要報這個多年來的仇!
荒野之狼:不要惱羞成怒啦…
 
[決鬥後]
復仇之寅:又輸了…嗚嗚…嗚哇~
香草:真的哭了…
那比可:啊~啊、把她弄哭了。
艾列米亞:別欺負她啊。
荒野之狼:啊啊、真是的,好了好了別哭了。維多利亞是堅強的孩子吧?
復仇之寅:嗚…嗚…給我記住…
那比可:大野狼像姊姊一樣…
荒野之狼:吵、吵死了!
 
艾列米亞:不過有姊姊架勢的狼也不錯呢。
荒野之狼:一點都不好!吵死了!
香草:喂~喂~狼姊姊~
荒野之狼:什麼事?香草?嗚呵呵
艾列米亞:這傢伙…
 
艾列米亞:不過香草隱藏本性已經很得心應手了呢。
香草:呢嘻~演得很像吧?
那比可:明明只是兔子…
賓特:貝爾也在偽裝喔!喵~!
貝爾:沒這回事喔?很普通啊~
賓特:也對~比起偽裝應該說是~
比爾:豹變…
賓特:沒錯沒錯!就是豹變!吼~!
貝爾:沒有沒有^ ^;
 
[東方之盾 烏爾‧汪德]
香草:(喘、喘)這上坡是怎樣!?要我死嗎!?
那比可:是迦留‧梅爾有名的烏爾‧汪古坡道。
香草:做出這種地形的傢伙就應該被隕石砸死!
艾列米亞:香草,講話不可愛了喔!
香草:呢嘻~這個地形太難爬了!
 
[打倒黑名]
黑名:噗喔喔喔喔喔喔!
香草:光是爬坡就已經很辛苦了,不要在這種地方出現啦!
艾列米亞:香草,表情扭曲了喔!
香草:呢嘻~不可以喔~竟然在這種地方出現!
荒野之狼:香草正在崩壞…
 
[拉爾法東塔 入口]
香草:終於到了…
貝爾:那趕快把事情做完吧~
賓特:行使正義!對吧!
比爾:(點頭)
 
 
第二章 7話:「冒充」
不知為何一行人跟著三名少女一起去驅逐強盜公會,他們朝著目的地「拉爾法東塔」前進…
 
[拉爾法東塔]
香草:那比可!我先問清楚!
那比可:這座塔有20層。
香草:為什麼會知道我想問什麼…?
艾列米亞:很明顯啊…
 
賓特:感覺好興奮!好久沒大鬧一場了!
比爾:在殺之前要先聽聽他們的說法…
賓特:嘎哈哈哈!大幹一場!唯我獨尊!全力貫徹鬥爭之道吧!
貝爾:啊哈哈哈哈、哪來的小混混啊~
玩家:…
艾列米亞:充滿幹勁呢…
香草:有點可怕…
 
香草:話說為什麼這裡叫拉爾法東塔?聽起來很像人名。
那比可:曾經有過偉大的三賢者,其中一人在這裡做過魔法研究,這座塔才用他的名字來命名。
香草:也有用另外兩人命名的塔嗎?
那比可:是的,前幾天和巴蘭西亞他們一起爬的殘留魔塔也是其中一個。
香草:嗯~
香草:既然是魔法研究所,會不會掉很厲害的魔法道具?呢嘻~感覺可以大賺一筆!喀嘻嘻!
艾列米亞:喂喂,不要用這張可愛的臉說的那麼直白!
 
香草:話說沒看過你們的戰鬥,很強嗎?
比爾:貝爾最強…
貝爾:波奇子很強喔?
賓特:比爾最強!
艾列米亞:這是那個吧!其中有一人在說謊的那個!
香草:是邏輯問題嗎!
貝爾:嗯,大家都有一定的實力吧?不強就不能貫徹正義了。
賓特:比爾大概可以跟那個七海大人勢均力敵喔!
香草:七海大人?
荒野之狼:你不知道七海嗎!他是在一年一度的武道會交叉‧競技場獲得無數次優勝的最強玩家!是我最終必須打倒的最強對手…
香草:從對方的角度來看,你應該是她要最先打倒的最弱對手吧。
荒野之狼:!?
 
貝爾:嗯、強大也有分很多種~
香草:經濟上的?
荒野之狼:人脈上的?
艾列米亞:精神上的?
那比可: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香草:話說還沒問過強盜公會的情報。
艾列米亞:你這麼一說也是,必須了解可能的敵人的情報才行。
貝爾:好的好的,公會名稱是「unHappyChoice」,領導者是「剎那」。據說她是個很有才能的人,為人親切…
香草:所以這次才會有這次的謠言吧。
貝爾:是啊~因為真的很令人無法置信~
香草:說不定她只是在扮演,現在暴露出真面目了呢?
艾列米亞:你沒資格這麼說!
 
貝爾:另外還有「卡琳」和「斯連」這個雙胞胎組合。武鬥派的卡琳和頭腦派的斯連據說是剎那的瘋狂崇拜者。
艾列米亞:就像狼對香草一樣啊。
荒野之狼:!?
 
???:歡迎光臨~歡迎來到我們的秘密基地~
艾列米亞:誰!?
???:啊咧咧~你們是來找我們的吧?
香草:所以你們是…unHappyChoice的成員!?
卡林:你們好,我是卡林,然後再見。

 
[打倒卡林]
卡林:嗚嗚…竟然強到這種地步…
那比可:一開始不是說要先談談嗎…
香草:是先攻擊的對方不對!
 
艾列米亞:不過為什麼他們知道我們要過來?
香草:是情報洩漏了…非常遺憾,我們之中有背叛者…犯人就是…
賓特:啊咧?我們昭告天下了喔?說要去討伐他們。
艾列米亞:…
那比可:…
玩家:…
香草:呢嘻~我就知道是這樣。
荒野之狼:不愧是香草!
那比可:…為什麼手要指著我?
 
香草:咦?現在幾樓了?
那比可:因為我是犯人所以不知道。
艾列米亞:鬧彆扭了…
 
貝爾:那個Navigation Communicator…是誰的?
香草:他的啦他的。
玩家:(點頭)
貝爾:喔~
 
荒野之狼:Navigation Communicator?
香草:是那比可的正式名稱喔,簡稱Navico。
荒野之狼:什麼!?原來是這樣啊…
艾列米亞:是這樣嗎!?
賓特:什麼!?
比爾:誒…!?
那比可:是這樣的嗎!?
香草:為什麼連你也不知道啊…
 
???:唉呀呀你們終於到這了,我等得很累了。
賓特:意思是已經等不及要開打了?
卡林:嗚嗚…司連…幫幫我…
司連:真討厭…為什麼我非得為姊姊這種沒用的傢伙努力啊?

貝爾:!
卡林:怎麼這樣…
司連:我只為了自己的快樂而戰鬥!嘻嘻嘻!
貝爾:哈哈~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打倒司連]
司連:怎麼可能…竟然比我還要強…
貝爾:再見,冒充的。
香草:冒充的?
賓特:啊~對耶~我怎麼會沒注意到!
艾列米亞:什麼意思?
比爾:戀弟跟戀姊…
貝爾:是啊~傳聞中「卡琳和斯連」是雙胞胎,而且很有名的是他們一個戀弟情結一個戀姊情結~然而這兩個人卻互相討厭對方。
香草:也就是說是假的啊…
艾列米亞:那強盜的謠言也…
貝爾:很可能是冒充的人幹的。
荒野之狼:竟然用別人的名字做壞事…不可原諒!
貝爾:那就~呃~把那兩個人的資料刪除~
香草:嗯刪除吧…咦!?
 
香草:那個…貝爾是GM(Game Master)…之類的嗎…?
貝爾:不是喔~?只是一個善良又多管閒事的玩家而已~
香草:你剛剛說刪除資料…
賓特:貝爾是超級…
貝爾:賓特可以稍微閉嘴嗎^ ^
賓特:是是。
貝爾:是只要說一次就夠了!
賓特:是~!
貝爾:要答得又短又有精神!
賓特:Yeah!
 
香草:不過刪除角色還真是危險的能力…
貝爾:啊哈哈哈哈!力量要怎麼運用是看使用者而定的,槍跟刀子也是吧?我喜歡這個世界!所以不能原諒給這個世界帶來不好影響的傢伙!鑽規則漏洞的作弊、掠奪行為,這種事如果氾濫的話怎麼辦!?很簡單!我們讓那些人消失就好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賓特:啊啊…貝爾的病又發作了…
艾列米亞:嗯~很值得深思呢…
 
貝爾:有點失去理智了~真不好意思。
賓特:貝爾只要一打開開關就會變成那樣…
香草:我真心覺得很恐怖…
艾列米亞:嗯只要貝爾的心是朝著正義那方就沒問題吧…我希望是這樣的…
貝爾:不過…說了就能理解了吧~?
艾列米亞:Yeah!
 
剎娜:來了呢。

香草:出現了呢。上吧!貝爾!把她刪掉!
那比可:…我再度認識到,就只有香草絕對不能讓她得到力量。
艾列米亞:同感…就像讓獨裁者掌控著導彈的按鈕一樣。
剎娜:囉嗦什麼!我可是好心當你們的對手喔!
貝爾:嗯~…角色資料上有篩選防護~不過說起來也是理所當然呢~
比爾:作一次撲殺…
賓特:對了!先揍下去就行了吧!?要來嗎!?要來嗎!?
香草:討厭…這些人好恐怖。
艾列米亞:你在別的意義上也很嚇人。
 
[打倒剎娜]
剎娜:嗚嗚嗚…好強…
貝爾:嗯~角色資料全都看到囉~
艾列米亞:全都看到囉聽起來好色情!
那比可:色情的是你腦袋裡的思想喔艾列米亞。
貝爾:嘿!刪掉刪掉。
 
5分鐘後──
 
賓特:被搶走的道具和原本所有者的ID都還在!
貝爾:喔、那就方便了。嘿!傳送。
香草:啊啊!我的寶藏們!?
艾列米亞:你應該再被刪除一次角色比較好吧…?
賓特:啊咧?有一個剩下來了?這不是「精靈的蒼淚」嗎!超稀有!
香草:是非賣品的那個嗎?留著也沒什麼意義~
賓特:那、那、就給賓特囉~
香草:你們覺得呢?
那比可:我是引導精靈。
艾列米亞:我無所謂。
玩家:(點頭)
荒野之狼:我想當成禮物送給香草!
香草:好,全員意見一致!那這個就給賓特。
賓特:耶!閃閃發光!好漂亮~
荒野之狼:香草…
艾列米亞:狼…真可憐…
 
 
第二章 8話:「本人」
傳說中的強盜公會其實是有人故意冒充,一行人用可疑的手段制裁了犯人,在塔頂發現了「精靈的蒼淚」…
 
[拉爾法東塔 入口]
賓特:嗯~早晨的陽光好刺眼!
貝爾:做了好事之後心情真舒服~
比爾:接下來…
貝爾:接下來是~
賓特:尋找電子寵物!在照片上看起來超可愛的喔!
香草:你們經常做這種事嗎?
貝爾:嗯~大致上是這樣~追捕通緝犯*、養寵物*、買寶石之類的*。(註:句尾都是kattari)
艾列米亞:聽起來真累*。(kattarina)
香草:嗯?艾列米亞?你剛剛說了什麼?嗯?
艾列米亞:…
香草:你剛剛是不是說了歐吉桑冷笑話?嗯?
艾列米亞:咕嗚嗚…
香草:真討厭~歐吉桑冷笑話~
艾列米亞:至少比你這歐巴桑語氣好多了!
 
[東之盾烏爾‧汪德]
香草:唉呀、有人來了。
???:初次見面,旅人們。
香草:初次見面~不過這張臉好像在哪看過…
貝爾:唉呀唉呀、本人出現了嗎?
剎那:我是unHappyChoice的會長剎那。既然你們已經下來了…

香草:哼哼!驅逐完畢!
那比可:所以你到底在自豪什麼…
 
[清淨東森]
剎那:這次非常感謝你們擊退假冒我們的人,這位是「卡琳」。
卡琳:嘎哈!你們好!

剎那:這位是「斯連」。
斯連:嗨~

香草:本人的角色看起來更那個…話說他們真的有要模仿的意思嗎…
 
[馬奇翁街道]
貝爾:你們做了什麼嗎~?會出現假冒你們的可人不尋常喔~
剎那: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只是之前他們在我的公會惡作劇,被我做出相應的處罰而已。
斯連:公主的處罰是很恐怖的,連我們都會怕!
剎那:本來是趕著去清理他們的…看來現在沒有這個必要了。
卡琳:所以我不是說了嗎~那種事一定會有人去做的,我們就專心收集浮雕就好。
香草:浮雕!?
香草:你剛剛說了浮雕!?你們知道浮雕!?
卡琳:啊咧?竟然有人知道浮雕,真稀奇!
剎那:唉呀、真巧!不,應該說是命運吧。
貝爾:浮雕是?
艾列米亞:據說只要集齊就能實現願望,平定混沌之類的。
賓特:喔喔!會出現龍嗎!?
艾列米亞:出現的話就好了!不愧是賓特!你很懂嘛!
剎那:我們聽說浮雕就在南方的瑪爾‧古多遺跡…打算處置完假冒的人之後就去探索看看。
香草:我們也可以一起去嗎!?
剎那:…好啊。
 
[瑟雷卡城鎮]
貝爾:那我們就先去鎮上找寵物了。
艾列米亞:嗯嗯,今天很謝謝你們。
賓特:今天玩得很開心喔!拜拜!下次一起去看大食蟻獸吧!
香草:嗯、嗯嗯…我會期待的…大食蟻獸…
比爾:(點頭)
玩家:(點頭)
貝爾:啊、還有這個…這是我們的名片,有什麼事就連絡我們吧!
艾列米亞:真的很不好意思。
貝爾:你們才是幫了我們很多忙,拜拜!
荒野之狼:大家!下次要再見啊!嗚嗚…
那比可:特咧嚨~Caterpillars離開了隊伍。
卡琳:嘎哈!超級破壞氣氛w
 
[瑟雷卡南方]
艾列米亞:瑪爾‧古多遺跡離這裡很遠嗎?
斯連:沒有很遠喔,過了乾涸封禁的長城就到了。
艾列米亞:他這麼說。太好了呢!香草。
香草:為什麼大家都知道我最在意的事!?
艾列米亞:因為已經有太多次經驗了。
那比可:我這裡還有你不想知道的資訊喔!過了長城之後就是荒野!
香草:呢、呢嘻~荒野我會加油的!
艾列米亞:只有變得正面一點也好…
 
香草:啊、對了。據說你們有戀弟跟戀姊情結,是真的嗎?
艾列米亞:你又這麼直白問出這種很難回答的問題…
卡琳:嘎哈哈!說是戀弟什麼的太失禮了w 我比較希望你說我是愛斯連啊!
艾列米亞:簡稱愛連嗎…
卡琳:雖然我很喜歡小斯,不過更喜歡小剎!
荒野之狼:小斯?小剎?
斯連:小斯是我,小剎是公主。
剎那:卡琳,我說過多少次別在旁人面前那樣叫我…
斯連:姊姊是不會聽的吧。
卡琳:沒錯~因為小剎是小剎所以要叫小剎啊~?
香草:呃、還真是跟傳聞中一樣…
 
[乾涸封禁的長城]
荒野之狼:真好…有綽號…
那比可:唉呀唉呀、完全被勾起興趣了。
艾列米亞:禁止叫我工口米亞*喔!(註:eromia/色情米亞,唸起來跟eremia/艾列米亞很像。)
香草:也禁止叫我Bunny*。(註:香草=Vanilla)
荒野之狼:咕嗚嗚…
 
[過城門遇黑名]
黑名:勾否勾否~~~~!
荒野之狼:黑名簡直就像守衛一樣。
艾列米亞:第一次看到…這就是乾涸封禁的長城啊~真壯觀。
那比可:據說是為了防衛從海上來襲的外敵而建造的。在遠古,各國都還在爭戰的時候…
香草:那比可!要丟下你囉!
那比可:…
 
[乾沙死野]
那比可:大野狼。
荒野之狼:做啥?
那比可:那兩個人最近是不是對我們太過分了?
荒野之狼:的確…
那比可:一定是因為我們太逆來順受了,那兩個人才會變本加厲。
荒野之狼:原來如此,所以?
那比可:只要稍微反抗一下,他們一定會因為我們跟往常不同的反應而驚慌失措的。
荒野之狼:喔喔!就是所謂的傲嬌嗎!
那比可:有點不太一樣,具體來說就是…
香草:法爾法爾~要吃布丁嗎~?
荒野之狼:要~♪
噠噠噠噠噠…
那比可:…
香草:呵呵w
那比可:咕嗚嗚…是不讓我找同伴嗎!?
 
[玄沙廢都 瑪爾‧古多]
香草:終‧於‧到‧了!
剎那:比想像中還要荒涼呢。
艾列米亞:是地下迷宮類型的遺跡嗎?裡面似乎沒有那麼荒廢。
香草:那麼馬上進去吧!
 
 
第二章 9話:「毀滅的文明」
解決掉假冒的人之後,真正的剎那一行人出現了。在知道他們也在收集浮雕後,兩批人一同前往某個遺跡…
 
[玄沙廢都 瑪爾‧古多]
剎那:那麼…我可以提問了嗎?
香草:?
剎那:依我看…我可以認為你們已經拿到浮雕了嗎?
香草:你、你怎麼會!?
艾列米亞:沒必要用這麼驚慌的語氣回答吧…
香草:這是營造氣氛啊氣氛!
剎那:可以…繼續了嗎?
艾列米亞:不好意思,請繼續。
剎那:你們那邊的「適合者」是哪位?
香草:適合者?
卡琳:真是~一群遲鈍的傢伙~就是可以碰浮雕的人啦!
斯連:當時我和姐姐兩個人一起變成黑名了w
卡琳:嘎哈~那真的太糟了~
香草:也就是說…你們找到了浮雕?
剎那:因為一點機緣…附帶一提,適合者是我。
香草:我們這邊碰了浮雕也沒事的是他。
玩家:(點頭)
香草:不過也只有我變成黑名而已,艾列米亞跟狼都沒有碰。
卡琳:怎麼不碰碰看呢~?說不定是適合者喔?
艾列米亞:這還是算了,都玩到現在了我可不想角色消失。
荒野之狼:同意…
艾列米亞:所以你們有浮雕?
斯連:不~那個啊,拿到的時候我和姊姊碰了它就~
剎那:當時嚇到的我也只能離開那裡。
卡琳:也就是姊弟感情很好地一起變成黑名!我們一樣呢~小斯♪
斯連:就是說啊姊姊♪
艾列米亞:這些人…
 
香草:浮雕的所在地就是這裡嗎?
剎那:不,大概是在…瑟雷卡的中央祭壇。
艾列米亞:用「大概」這個詞挺奇怪的,你們不是到過那裡嗎?
卡琳:那個啊~我們本來是在龍哭山的。
斯連:然後傳送門就突然發光,回過神來已經在中央祭壇了。
剎那:我們在中央祭壇發現了浮雕,交給他們的時候就瞬間變成黑名了。這兩人一起上我實在是贏不了,就先用傳送魔法撤退了。之後立刻帶著公會成員前往中央祭壇,但他們兩人和浮雕都不見了。
香草:真奇妙的經歷。
剎那:不過…有一點我很在意。
艾列米亞:什麼很在意?
剎那:那個中央祭壇沒有任何人。
香草:什麼!?
 
香草:我順勢就做出驚訝的樣子了,不過有哪裡奇怪嗎?
艾列米亞:你…
剎那:通常瑟雷卡的中央祭壇都會有神官輪流在那裡祈禱的。
艾列米亞:除了一年一度舉行神無式的日子之外。順便問一下那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
剎那:記得是一個月前的9號…
艾列米亞:什麼!?
香草:討厭~竟然學我w
艾列米亞:不是啦,香草,說到一個月前的9號…
香草:啊!是我變成黑名的那天!
艾列米亞:也就是我們得到浮雕的那一天,記得是幾點的時候嗎?
剎那:好像是傍晚左右。
荒野之狼:是他聽到神的聲音的時候…
玩家:(點頭)
艾列米亞:也就是說,他拿到浮雕的時候系統發生了異常。那時候的異常作用在傳送門上,才會誤把你們傳送到那裡,這是我的想法。(或者說是把適合者引導到浮雕面前…?)
 
[打倒黑名]
黑名:噗喔喔哞喔喔喔伐!
香草:太強了也很空虛…為什麼黑名這麼容易就死了?
那比可:打倒它的不是Master嗎…還有請不要搶走我的台詞。
 
芙萊特蕾:唉呀唉呀,你們好^ ^
剎那:好久不見,你看起來很有精神呢。
斯連:喔~芙萊特好久不見~
卡琳:討厭~這不是小蕾嗎~
艾列米亞:人脈真廣。
荒野之狼:我、我一點都不羨慕喔!
 
香草:芙萊特蕾為什麼在這裡?
芙萊特蕾:當然是為了來調查歷史了^ ^
香草:為什麼是當然…
芙萊特蕾:這座建築的歷史價值非常高,可以說整個大陸的一切都在這裡喔^ ^
香草:是喔~
剎那:芙萊特蕾小姐,那個調查現在情況如何?
芙萊特蕾:!^ ^ 在這裡不太好說,之後我會用郵件說明的^ ^
剎那:非常感謝。
芙萊特蕾:還查到了「有趣的東西」。
剎那:我很期待。
香草:(咦?好像有點怪怪的…)
 
芙萊特蕾:那麼我就先行一步了^ ^
剎那:保重。
香草:呢、呢嘻~拜拜~
艾列米亞:不要突然想起來才扮演你的角色啦…
 
艾列米亞:如果不想回答的話不用回答也沒關係…你委託芙萊特蕾調查什麼?
剎那:艾列米亞…全球暖化已經說了快三十年,關於這件事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艾列米亞:這是…不想回答的意思嗎?
 
香草:15層啊…差不多該出現了吧?
艾列米亞:要不試著叫叫看?
香草:(吸氣~)
香草:…莉莉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莉莉卡:不在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香草:果然在!看我把你綁過來!
 
[打倒莉莉卡]
莉莉卡:嘎夫!
香草:竟然讓我花了這麼多力氣!
莉莉卡:為什麼要這樣~莉莉卡只是想靜靜地鑽入地底而已~
荒野之狼:真的只要在地下,不管在哪都會遇到…
莉莉卡:話說你是誰?…
香草:你猜!
莉莉卡:這個邪惡的氣場應該是可可蕾吧?創了新角色?
香草:雖然被猜中了很高興,不過總覺得心情複雜…
莉莉卡:所以?找我做什麼?
香草:不,沒特別想做什麼…
莉莉卡:…
香草:…
莉莉卡:那麼我先失禮了。
啪!
莉莉卡:所以你到底想做什麼!
香草:一看你逃跑就會想追^ ^
艾列米亞:明明是兔子卻追人啊…
 
莉莉卡:別看我這樣,我也是很忙的!
香草:莉莉卡來這裡做什麼?
莉莉卡:其實是聽說這裡有前往天空之城的線索,就飛奔過來了!
香草:天空之城啊…你還沒放棄嗎?
莉莉卡:!?
 
莉莉卡:據說天空之城的來源是這個大陸,知道三賢者的故事嗎?
香草:三賢者?
莉莉卡:是很久以前在這個大陸上建造了魔法都市的偉人。傳說就是三賢者的其中一人造出了天空之城!
香草:三賢者啊…
 
莉莉卡:話說回來有沒看過的新面孔呢。
剎那:是說我們嗎?
莉莉卡:不要跟這隻極惡腹黑兔扯上關係比較好喔!
剎那:唉呀?要比腹黑我也不會輸喔?
斯連:公主的腹黑可是暗殺系的!
卡琳:當注意到她的腹黑的時候已經被殺掉了!小剎超過分~w
香草:是、是喔~
莉莉卡:嘰嘰咕咕(這群人是怎麼回事!超可怕的!)
 
香草:看起來沒有那麼腹黑啊?
斯連:嗯~例如曾經有個調戲姊姊的男的…隔天就變得再也不相信人類了。
剎那:我只是好奇他是什麼樣的人,稍微跟他談了一下而已。
斯連:以前有個一直敵視我的老師…突然就辭職了。
剎那:我只是就為人師表應有的作為跟他討論一下而已。
斯連:在街上找公主碴的小混混…頭髮突然變成了西瓜皮。
剎那:不管有多可怕,對方都是人,只要交談就能互相理解的。
香草:嗚啊…
剎那:不過,要是有人敢對追隨我的人出手…我是不會原諒他的。
 
此時的剎那滿面笑容,但眼睛卻沒有在笑…
 
莉莉卡:果然越往深處心情就會越激動!
香草:你真是一點都沒變呢~
莉莉卡:莉莉卡?你到底要玩遊戲到什麼時候?
香草:嗯?莉莉卡?
莉莉卡:母親大人!我現在正在跟朋友聊天!
莉莉卡:你每次都說這種話,不好好唸書將來會後悔喔!
香草:這…難道是…
莉莉卡:母親大人!拜託了!請再給我5分鐘!
莉莉卡:你每次都過了5分鐘後又會說再5分鐘吧?
莉莉卡:大家!非常不好意思,我得在這裡跟大家告別了!
PIYU~
香草:…
艾列米亞:那就是傳說中的莉莉卡媽媽啊…
香草:為什麼母親在這種時候總是不會看看場合呢…
 
香草:莉莉卡…我們不會讓你的犧牲白費的!
艾列米亞:不…她又沒死…雖然在某種意義上已經死了…
 
[玄砂廢都 深層]
艾列米亞:從這裡開始感覺氣氛不一樣了…
剎那:氣氛突然變得很肅穆呢。
艾列米亞:這是…壁畫?
荒野之狼:香草,這邊的牆壁好像寫了什麼喔!
香草:嗯~「三名賢者集結才智創造四座塔」。這是在說什麼?
 
斯連:姊姊,這邊也有字喔~
卡琳:呃…嘎哈~!太麻煩了~w
剎那:你們真是的…「三名賢者分道揚鑣,一人往西方、一人往東方、一人往天際」。這是這個大陸的…歷史嗎?
 
艾列米亞:啊、發現了發現了,「賢者帶領XX,使城市繁榮起來」。文字被刮掉看不清楚了…不可思議的是模模糊糊得看起來好工口!
那比可:請適可而止,工口米亞…
 
剎那:那裡也有壁畫喔!
艾列米亞:什麼什麼…「兩個智慧,最終導向戰爭」、「愚昧的人之子,以魔導兵器引發神之怒」、「曾經繁盛的智慧在此毀滅」。
剎那:這麼說來,瑟雷卡原本是在地上的,重新建造才變成水上都市。
艾列米亞:西邊的「達克大鍋」就是魔導兵器留下的痕跡嗎?原來是這樣,全都連繫起來了!
香草:?
剎那:就是這麼回事呢。
香草:吱~!好好說明一下啦!
艾列米亞:也就是說,兩個魔法都市、發生異常的傳送門、空無一人的祭壇,犯人就在這之中!
那比可:就知道你會這樣說…然後為什麼手又指著我的方向…
剎那:所以…我們被傳送到的地方不是瑟雷卡,而是據說已經毀滅的西之魔都 澤爾‧馬奇翁。
香草:嗯?那麼澤爾‧馬奇翁並沒有毀滅,還存在於某處…?是這個意思嗎?
黑名:弗啊啊啊啊啊啊!
香草:我們現在正在忙啊!竟然是黑名!咿咿咿咿咿咿!
 
[打倒黑名]
黑名:嗶啊啊啊喔喔!!
香草:害我嚇一跳!這傢伙!
踢!
艾列米亞:出現了,踢屍體…可愛的角色形象已經無影無蹤了。
香草:比起這個,也就是說浮雕就在「應該」已經消失的澤爾‧馬奇翁的祭壇吧?
艾列米亞:沒錯。我們得找到前往那個「應該」已經消失的澤爾‧馬奇翁的方法才行。
那比可:不如前往據說住著澤爾‧馬奇翁的生還者的菲之獵村怎麼樣?
艾列米亞:嗯~也只能這樣了。
 
香草:看來這是最後一個了,「三賢者懺悔,將智慧封印於三座塔中」。說到三座塔,是說拉爾法東塔、殘留魔塔跟修那北塔嗎?
艾列米亞:原來如此,我也不知道!總之先去菲之獵村吧!
剎那:三座塔…智慧…
 
 
第二章 10話:「監護人出馬」
一行人在玄沙廢都瑪爾‧古多發現了遺跡,從中得到了浮雕的情報。朝下一個目的地前進,旅程將持續下去…
 
[玄沙廢都 瑪爾‧古多]
艾列米亞:沒想到「應該」已經毀滅的魔都澤爾‧馬奇翁竟然還存在,真的很意外。
剎那:世界上有很多「應該」都跟事實不符喔。
香草:是啊~照理說我上高中後「應該」已經交到男朋友了才對…
荒野之狼:我也「應該」在學校交到很多朋友才對啊…
艾列米亞:在我的計畫裡,我也「應該」有一個很高的書架…
那比可:沒有這麼多方便的「應該」吧。
 
[乾沙的死亡荒野]
艾列米亞:雖然知道了浮雕的所在地,不過還是不知道要怎麼去啊。
剎那:我們打算前往「龍哭山」。
艾列米亞:龍哭山?是你們被系統錯誤傳送之前在的地方?
剎那:對,我想,再仔細調查一次那裡說不定會發現什麼。
艾列米亞:原來如此,那我們就去菲之獵村蒐集情報,分開調查也比較有效率。
 
[乾涸封禁的長城]
剎那:不過…真可惜。
香草:嗯?
剎那:這樣就看不到你們說相聲了…
香草:我們沒有在說相聲…
 
[瑟雷卡南方]
香草:不過去的路上還可以一起走不是嗎?
剎那:這個我也有想過…不過還是打算坐船過去。
艾列米亞:船啊…不過到龍哭山的話的確是這樣比較快。
 
香草:說到這個,結果我們上次還是沒坐到船。
那比可:說要坐船卻淪落到用門傳送呢。
香草:什麼淪落…
 
[馬奇翁街道]
剎那:那我們就在這裡先告辭了。
斯連:拜拜~
卡琳:沒死的話再碰面吧~
荒野之狼:嗚嗚…拜拜…要保重啊…
香草:不要說這種話啦,我都快哭了…
剎那:那麼這個…
艾列米亞:?
剎那:這是我的名片,有得到什麼消息的話請連絡我。
艾列米亞:我知道了,保重啊!
那比可:滴雷嚨~unHappyChoice離開了隊伍。
 
香草:菲之獵村在哪?
那比可:在西北方的山丘上。
香草:先不提遠不遠…說到山丘就感覺沒有盡頭,有點不安…
 
香草:為什麼要叫「獵村」?
那比可:因為那裡住了很多獵人…其中一個說法是這樣的…
香草:咦?還有其他說法嗎?
那比可:也有人說是…因為那個村子的人專門狩獵從競技場逃出來的劍鬥士…
香草:太恐怖了吧!
 
復仇之寅:法rdr、好痛、痛!
香草:咬到舌頭了。
艾列米亞:咬到舌頭了。
那比可:咬到舌頭了呢。
荒野之狼:又是你啊。這次又怎麼了?
復仇之寅:這次不會再像之前那樣了!因為我把師父也帶來了!
香草:嗚哇~烙監護人來啊…
復仇之寅:隨便你們怎麼說!師父~
阿特拉:聽到呼喚而登場,孤高的戰士,阿特拉大人拜見!

艾列米亞:嗯,這傢伙不錯!
復仇之寅:今天我一定要報仇!法爾黛莉亞!
 
[邊境之城伊薩克]
阿特拉:給我等一下!
復仇之寅:!?
荒野之狼:!?
阿特拉:YOU剛剛是說報仇?
復仇之寅:是…
阿特拉:就為了這種事把ME拉來…?
復仇之寅:是、是的…
阿特拉:看來需要一點懲罰啊。
復仇之寅:咿咿咿咿咿!
 
[馬奇翁街道]
復仇之寅:嗚…嗚…
阿特拉:呃~YOU就是狼吧?我們家的小寅給你添麻煩了,真抱歉。
荒野之狼:喔、喔?
阿特拉:她說希望我陪她一起戰鬥,我還以為一定是決鬥…沒想到竟然是要報仇。
復仇之寅:對不起~!嗚…
荒野之狼:沒、沒關係…我並沒有生氣…
艾列米亞:(太過震驚而變成一般的說話方式了…)
阿特拉:不過說要報仇什麼的可不平常啊。說說看理由吧?
復仇之寅:其實是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荒野之狼:什麼!?
 
阿特拉:也就是說,你以前被她欺負得很慘,之後還像破爛的抹布一樣被拋棄了?
復仇之寅:就是這麼回事!這傢伙真的很過份!
香草:大野狼好過份~
艾列米亞:不愧是大野狼,太過分了~
荒野之狼:不、不是啦!這都是誤會!
 
復仇之寅:什麼誤會!你還讓我到很遠的地方跑腿!
荒野之狼:那是為了能夠兩個人長時間等待獵物做準備啊!而且…我也需要時間拿到最適合用在那時候的「藥水同伴」…
那比可:藥水同伴…這是稀有度★★★★的道具呢。具有增加好友之間親密度的效果。
復仇之寅:那你明明知道我決鬥會輸還一直要我決鬥!
荒野之狼:因為你問我決鬥是不是很開心,好像很有興趣的樣子,我就想讓你體會決鬥的樂趣…
那比可:至少應該讓她跟等級差不多的人決鬥吧。
復仇之寅:而且你總是打我、欺負我!
荒野之狼:我想說只要你變強了就能了解決鬥的樂趣,所以才找你練習…
復仇之寅:你還突然從黑暗中出現嚇人,還對我笑!
荒野之狼:那是你的生日派對開場,想給你一個驚喜…
復仇之寅:最後還拋棄我,什麼都沒說就消失了不是嗎!
荒野之狼:難道我要跟你說,我是跑去做閒人任務,就為了改掉那個廚二病名字嗎!怎麼可能說的出口啊!
阿特拉:啊~…也就是說…YOU們只是互相誤會了而已嘛!
復仇之寅:!
荒野之狼:什麼!?
 
香草:所以說…大野狼做的事全都是出於善意,卻適得其反。
阿特拉:嗯就是這麼回事吧。
艾列米亞:表現得很難懂的愛,與理解力無法跟上所產生的腦內共演…
 
[扭曲森林]
阿特拉:那就趁這個機會和好吧!坦率一點啊,小寅。
復仇之寅:嗚嗚…師父…
荒野之狼:我並不討厭你喔。
復仇之寅:嗚嗚…法爾黛莉亞…(泣…泣…)
香草:啊~這是多麼令人感動的場面啊~(-w-
艾列米亞:喂喂,別搧風點火…^ ^;
 
[菲之山道]
香草:光看他們兩個的表演沒注意到,這坡道還真陡。
那比可:這裡稱為菲之山道,是以前菲之獵村的建造者開出來的道路。
香草:既然要做就做緩一點的坡道嘛~!
那比可:您可以自己開路…
 
[菲之獵村]
香草:終‧於‧到‧了!
那比可:那麼開始蒐集情報吧。
艾列米亞:為什麼是你來發號施令啊…
 
村人NPC:喝點東西,提振一下精神吧…
香草:謝謝。那個~我想請問關於魔都澤爾‧馬奇翁的事…
村人NPC:抱歉,剛剛那是最後一瓶了。
香草:關於魔都澤爾‧馬奇翁…
村人NPC:抱歉,剛剛那是最後一瓶了。
香草:呢嘻~
村人NPC:抱歉,剛剛那是最後一瓶了。
香草:…
香草:所以我才說我不擅長應付NPC…
荒野之狼:呀~!
艾列米亞:狼?怎麼了?是幻影!?
赤影:夫咻~~~~~…刪除…
香草:好久沒出現了!上吧!
玩家:(點頭!)
那比可:自己去啦…
 
[決鬥後]
赤影:刪…刪…除…啊
玩家:…
香草:哼!敢惹上新生香草就是這種下場!
那比可:這傢伙…
艾列米亞:話說回來…大野狼的「呀~!」還真有新鮮感。
荒野之狼:不要說了!
那比可:有一個PC倒在那裡。
???:伊莉亞…有受傷…嗎?洞窟…
香草:洞窟?是那邊那個嗎?艾列米亞可以來扶他嗎?
艾列米亞:好。
亞倫:謝謝,我叫亞倫。剛剛一片混亂的時候,我叫伊莉亞往這邊逃…啊、伊莉亞是我的同伴的名字。

香草:那我們也幫你一起找吧?
亞倫:真的嗎?那真是幫了大忙!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43 筆精華,05/2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