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5
GP 20

RE:【閒聊】【同人文】何謂君心?君居何心?

樓主 芙薇 SakamotoYumi
GP1 BP-

 

 

    ──

把黎深留在馬廄之後,悠舜和鳳珠並未因此偷懶。

兩人一邊替花園施肥,一邊按照約定說起未完的故事。

玉姬

──很久很久以前,有位像天上的星星一樣美麗的女孩子,她美麗得只要一出現,就算是仙洞省的帝玉也會立刻失去光彩,九彩江的湖水也會因映照不出這般美貌而泛起羞愧的漣漪。

人們稱她為玉姬。

她從何而來?沒有人知道,她的事蹟總是比本人來得高調許多。她總是把自己的美貌藏起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為了什麼,做著任何人只要一接近便會皺著眉頭離去的工作,就算從她身邊經過也沒有人知曉,這樣的傳奇女子遠在天邊近在眼前,許多人就這樣錯過了真正的她,而『玉姬』活在了吟遊詩人的歌謠當中。

日復一日,她默默地工作著,任絲般的髮夾雜草屑,如白雪的肌膚染上污泥,她仍舊工作著,一句話也不曾言。

有一天,一位新來的牧羊人進入了女孩的世界。她不在乎她身上的污黑或是日積月累無法消去的動物腥味。更不在乎她無法言語。

當善良的牧羊人幫辛苦的她分擔工作時,她會露出讓寶鏡山的神鏡也映照不出的笑容。他愛上了,就連坐擁天下的王者也收藏不了的笑顏。因為女孩是不可能與陛下相見的,大臣會把一切不淨不敬的事物驅走。

牧羊人覺得很幸福,幸福的日子會這麼一直下去,他是這麼認為的。

有一天,女孩不見了,但是另一個像星星一樣耀眼似溫玉般柔美的女子佇立在眼前。他呆然,直到微笑喚起腦中的記憶。

於是他逃了。

她美的令人不敢上前,令人無法接近。

她悲傷的離開。

遠處的牧羊人望著她的背影,再看看自己,轉身而去。

日子一天天過去了,兩人在同樣的情形下過了好久,每次的相識都讓胸口泛起痛楚。

直到第七天。

當女孩凝視手中的低垂的花朵,眼淚就要決堤,忽然背上一暖。

熟悉的羊毛味道在身旁。

 然而回首卻不見人影。

代替分別的擁抱。

 他繼續牧他的羊,假裝沒有看到女孩的視線。

後來一天,只有兩人的山坡揚起了皇室的華麗。

原來皇帝就在附近狩獵,被閃耀的女孩吸引至此。

牧羊人想,啊,這樣也好,本不是同一世界的人。

她即將去到一個她無法觸及的世界,充滿鬥爭的華貴世界。

只因這山野掩不住她駐足等待時的美貌,讓帝王驚為天人。

然而被侍衛強硬架起的女孩,讓他感到憤怒。

不顧一切的衝上前去,卻什麼也做不到。

她將入宮,而犯蹕驚駕的他將被處死。

他,只是個牧羊人。

直到這時他才吐出了那句他們都明白但為有言語了,才能改變世界的咒語。對他來說,不管她是美是醜,身份高貴與否,他還是喜歡著她,就算這不被允許,他也想讓這份感情被留下。

玉姬清澈的淚在掌中凝聚,奇蹟似地化作美玉。

一切都太晚了。

他真的太傻,像以前那般單純多好。

此時他第一次聽見愛人的聲音。

竟是乞求陛下給予兩人最後的道別。

捧著眼淚所成之玉,搖搖晃晃地走向牧羊人身邊。

 我們已經遲了。

 她第一次對他說的話,如此悲哀。

玉姬說自己本是天上人,因犯了過錯貶入凡間,她必須以最不被愛的形貌被愛,在期限內如果有人給予重要的承諾,她將留在地上,以人類會老去的年華作為剩下的刑罰,若沒有,賦予愛而不被回報的她將返回天上,飽受心痛之苦。

 真的,太遲了。

 原來她指的不是君王的拆散,而是天意。

從她手中接過的溫玉是如此沈重,像是把沈重的愛都還給了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心愛的人兒輕飄飄地消失在蒼穹之中。

 他呆然的捧著玉,悲痛的流不出一絲眼淚。其他人則一臉茫然。

帝王放了他,因為誰也不記得那位似玉女孩。

 只有牧羊人將用畢生的時間徘徊世間……

 
「這也太可憐了……」

聽見鳳珠如此低語,悠舜輕輕一笑:「這是傳說的一個版本,有的說法是牧羊人接過玉之後就死了,卻是世俗的死去,靈魂和玉姬一起到了天上。也算是快樂的結局吧。」

「唔……」

「這樣淒美的傳說,或許是為了提醒世人。對重要的友人親人愛人,只要一句話就能改變世界,不要留下任何遺憾。在繫玉節無論是繫玉或是繫花箋,都是表示心意的方法。而繫玉除了真的是作為信物在重要的人衣飾上『繫玉』之外,也有些人會到供俸玉娘娘的姻緣廟繫以碎玉,以祈『際遇』。」

 聽到這裡鳳珠的心情好像才比較好一點。

沒想到傳說故事會讓他這麼入神啊。悠舜看著認真的他想著,告訴他這個傳說也是希望他能夠儘快走出黎深造成的傷痛,讓他提起興趣去尋找百合以外的際遇。

 這位心地善良的友人,一定也能找到與其相配的姑娘吧!

他由衷的祈禱。

 算算日子繫玉節也快到了。

     ──

卻說那遙遙之外的藍州。此時距百合離開紫州已過半月

 「哈啾。」

聽見夫人打噴嚏,隨從莫不繃緊了神經,趕忙尋找下榻的地方。

「百合夫人,今天就在這裡過一晚吧?」

「也好。」

不知不覺就一路來到了藍州呢。百合望著車外的景色淡淡地笑了。

     ──

 藍家本邸

 「紅家宗主結婚了這事為何不曾告訴我!」

女子甫進家門便是這麼一問,藍家三兄弟或開卷或譜棋或繪畫,聞顏皆抬目以對。

見其輕卸陣笠,露出了顏面,乍看未有怒色,然而朱唇挽起之笑,決非吉相。

室有三宗主,二者望之皆呆,唯一續行卷,神色泰若。

於是女子持笑緩步上前。

此堂非廣,兩人距不過五步。

女行一步,月曰:「嫂艘!」

女行三步,花曰:「玉華嫂嫂!」

行至五,兩者瞠目共呼:「雪那大哥!」

雪那聞聲,含糊應答,略有厭煩之色,曰:「黎深那廝成婚與余何干,與汝又何干?」

玉華不答再問:「婚期過矣,身為藍氏一族代表卻未表祝賀,此事怎解?」

雪那不語,玉華向衣袖摸索一陣,接續之舉另一旁兩人大驚失色。

「不可以啊──」

然而這內心深處的吶喊徹底白費了。

「哈啾。」

「雪那,就算你們和紅家宗主素來不合,也不能這麼無禮啊。」

「哈啾。」

「就算你們不去也應由我代去,我會替你們向卲可大人問好。」

三人霎時愣住了,之前沒想過這點。

這次的噴嚏聲隔了有點久。

「我啊,很想會會紅夫人呢。」

「那種臭傢伙的夫人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見與不見又如何?哈啾,你也該停手了吧?」

雪那捏著鼻子,臉色陰沉至極。

此時他的眼睛看起來像小白兔一樣紅通通的,可惜他的人完全不像小白兔一樣可愛……

「生、生氣了……」

玉華終於住手,止住了揮呀揮著的逗貓草。隨手插進一旁的花瓶裡。

雪那瞥了一眼。

「你不覺得百合夫人和我是同病相憐嗎?」

「妳是說我和紅黎深那傢伙一樣差勁嗎?妳的秤子也該換換了吧?」

「原來你比他還差勁啊。」

玉華眨著眼一派溫和。

雪那看著她好一會,嘴角動了動,淡淡地說:「隨便妳。」

她的眉彎彎的開始著歌做家務。

雪那趁她不注意的時候不知道又嘀咕了什麼,俊俏的臉上泛起勝利的笑。

對於這滿佈湮硝味的宅邸,月與花已經懶得再猜想任何含意了。

 沒過幾個時辰,玉華接到了由紅家送來一封問候信,上面大致上為婚後一直未曾前來拜訪致歉,並表示現在由紅家夫人代理宗主事務等等,最後一句讓玉華不禁瞪大了眼。

 「今日將在貴府叨擾一晚,請多包涵。」

 不久,三胞胎也得知了紅家宗主夫人的來訪消息。嘴巴上說不在意,但三人還是很好奇。

 「可惡,看上去很漂亮啊,不知道打哪拐來的。」

「可惜了,上輩子不知道造了什麼孽。」

 「你們三個不需要這麼辛苦的擠在這樣小小的地方唷,想見紅家夫人就大大方方的拜見,不然對方會以為我們藍家的宗主有特殊的愛好呢。」玉華才要端點心過去就撞見了這情景。明明很溫和的言語中卻帶著其他意味。

「誰鬼鬼祟祟來著!」幾乎是同時說到。

「嗯,我什麼都沒有說唷,如果是這樣就太好了。對了,若是不想進去也沒有別的事情是不是可以不要在這裡打擾呢?我們女兒家要好好聊聊呢。」

雪那嘀咕著「什麼時候這麼熟,也才頭一回見面不是嗎?」在他轉身欲離去的同時玉華在他耳邊輕道了一句:「我要和百合夫人徹夜長談。」

雪那的臉又是一沉,看來我們藍家宗主的報復計畫被迫撤銷了。

待三人離開後,玉華笑盈盈的上前:「百合,用些點心吧,不要客氣。」

「嗯,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

百合開心的咬了一口蔥餅。

「我說玉華。」

「什麼事呀百合?」

看上去心情很好。

「蔥餅是甜的。」玉華臉上浮現那宛如剛炒好的炒蛋笑容,用力的點了一下頭,「是甜的唷!」

果然還是沒變啊。

「雪那他們完全沒有發現是『你』呢!」

玉華單手托著下巴注視著她。

百合忍不住苦笑,回想起往事。

 

明明很完美的身份偽裝,誰也不會發現,誰也不該知曉,沒想到竟不小心露餡了。

一切都是過度疲勞所致──

那一天「讓葉」因公拜訪藍家。本應和平時相同完美,不料連續好一陣子的睡眠不足竟在當天最後一件工作的尾聲中掀起巨浪。

在代為送行的玉華的驚呼中沒了意識。

身份隨著大夫的把脈透露,但僅止於玉華,她並未追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而正所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百合居然這麼得到了一位閨房密友,對她這特殊的身份而言是奇蹟般的幸運。

兩人的友誼一直是他們樂於保留的小秘密。

所以今天雪那他們才會疑惑於「初次見面何以一見如故?」

 

「百合,茶水都涼囉!」玉華的聲音將他從回憶中喚起。

她連忙捧起瓷杯喝完那微甜的茶水。

放下茶具,百合忽有種渾身不自在的感覺。

「玉華,不要一直盯著我嘛!我身上有什麼嗎?」

「百合沒有話要說嗎?」

果然什麼也瞞不過玉華呀!她笑了笑,眼睛凝視著空了的茶杯把玩起來。

側身圓滑的瓷杯在食指拇指間圈圈轉轉,猶訴著此刻的心情那般不著頭緒。

「我……其實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怎麼了,等我回神過來的時候人已經離開紅家了,看隨從們一臉驚嚇,我也無法再多問什麼。」一時之間又找不著接下去的話,百合只得伸長了手拿起茶壺。

「何不問問你家那口子──啊!百合妳沒事吧!茶水有問題嘛?我給妳拍拍背。」玉華慌慌張張地拿起手絹擦拭百合身上的茶水,替她順了順背,「喝不慣的話換個別的,雪那推薦的東西果然碰不得。」

對百合而言,世上沒有一樣飲品要比父茶更可怕的了。真正恐怖的是某三個字。

「那口子?」百合聽到了東西斷裂的聲音。

「不是嘛。」

只見百合的嘴巴一張合地,卻發不出一絲聲來。

「雖然有點晚了,我還是要恭喜妳和紅黎深大人共結連理。」玉華笑盈盈地說,又補上句:「要早生貴子唷!」

她那燦爛的笑容不知怎麼地好刺眼,百合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接著眼前一黑。

 「百合──」

 早生貴子早生貴子早生貴子早生貴子早生貴子早生貴子早生貴子唷唷唷……

 『百合』

男子的嗓音讓他感到暈眩。

不要那樣叫我啦!惡人就該有惡人的樣子,那種不符形象的事情就免了,我的心臟不好……

「……」

「夫人只是稍稍染上風寒罷了,並不打緊。」大夫和藹的笑容讓玉華放心不少,吩咐用藥之後大夫便提著箱子回去了。

玉華送了大夫後再回到房間,百合已醒來。

看著百合蒼白的臉,玉華非常內疚。

「百合,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沒注意到妳不舒服,還拉著妳在外頭待了這麼久。」她端起桌上燉好的藥品,在百合榻旁坐下。

「不是什麼大病啦,而且外頭的景色真的很美呀。」她輕輕地笑了,雖然伴著幾聲咳嗽,仍揚起笑容表示不用憂慮。

既然如此,玉華也就寬心了。

望著百合的眼睛躊躇了下,決定還是追問。「百合,我問妳唷……」

「問什麼?」

「你剛剛在夢中一直罵著黎深大人呢!」

百合瞬間石化了。

    ──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249 筆精華,05/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