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5
GP 0

RE:【其他】開發感情線!(絳X秀)

樓主 魚小 sefelpisces
GP0 BP-
回芙薇:
牛角尖絳攸要採取行動之前應該會有一段「熱機」期XDD
畢竟他是這樣一個不坦率又遲鈍的孩子(笑)

***********************************************************************

隨手拎起一件薄外衫披在自己肩上,絳攸來到庭園中,望著滿園的花花草草。

想起兩年前被自家長官臨時借調給霄太師的往事,因為這樣,他跟楸瑛熟識、接下御賜菖蒲,也認識了進宮擔任臨時貴妃的秀麗。

陪著假扮昏君的笨蛋國王在府庫認真學習,針對自己提出的問題也會努力思考,對於自己的反駁不以為意,繼續思考新的論點,甚至在出宮之後仍然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向自己請教。

不自覺露出笑容,「真的是不簡單!不愧是邵可大人的女兒。」

笨蛋國王提出的那個議案,大家都覺得其居心叵測,那當時為了這個議案天天跟他討論,日復一日修改他那些用詞不當的文案的自己呢?

他是為了勤奮做著自己給的功課、抱著一個不會實現的願望的秀麗?還是為了這個議案未來的可能性?

「......反正不管怎樣,開放女子參加國試也的確是個很棒的創新。」

女性的思考模式迥異於男性,在這兩年內大家都看到了,秀麗用自己的思考邏輯所想出的跟大家不同的解決方法。

像是跟茶州怪病一起蔓延的謠言傳到貴陽時,堅決反對派遣軍隊的理由。

不知道兩年前那些鄙視女官員的人看到她現在的成長有什麼樣的感覺?

在接受魯官員指導時處處受到抵制,冷言冷語、諷刺謾罵、訕笑輕視,還有那場泥巴戰。

看到那個畫面,其實自己是捨不得她的,但是卻也提供不了實質的幫助。

想起在秀麗及第後的某個夜晚,跟她在那個種著小李樹的庭院裡,第一次因為女孩子哭泣而手足無措的自己。無奈笨拙的自己沒有辦法說出什麼好聽的安慰話,誰叫自己不是楸瑛也不是笨蛋國王。

在那之後,她是否還有再因為同樣的原因流淚呢?

到了茶州之後,遇到那麼多問題,她有沒有一刻需要人陪伴在她身旁呢?

偶爾偷了點空閒,突然想到遠在茶州的她,還是會有點擔心。

黎深大人也跟玖琅叔父以紅家的身分,做了很多防範的措施,黎深大人甚至打算只要茶家危害到秀麗的生命,就要派出影子將那一族趕盡殺絕。

「還好被經過的邵可大人聽到了……」

去年朝賀,在玖琅叔父提出那個想法之前,他就已經先被十八變的秀麗給嚇了一大跳。

沒想到她會成長地那麼快,相較之下自己真的算是在原地踏步了。「現在更是被狠狠超越了呀!真是的。」

跟秀麗成親真的是個很吸引人的提議,但那個時候會拒絕玖琅叔父,說到底還是覺得自己沒有必要因為叔父提出的那個原因跟秀麗成親吧!

雖然早就知道自己跟她是名義上的堂兄妹,可是很奇妙的是自己卻常常忘記這層關係,只想很單純地去關心她,這些都跟紅家之名或者官吏之路都沒有關係。

被貶為冗官返回貴陽,反而越挫越勇。跟楸瑛還有笨蛋國王聽完報告之後最常做的事情就是讚嘆她生活的多采多姿,不管走到哪裡都會有事可以讓她忙。

甚至進了那個御史台,跟「官吏殺手」陸清雅對峙了那麼久,幫我找到留下來的退路。

在他走錯方向的時候,是她委婉而貼心的提醒他正確的路;在他迷惘的時候,是她拉著我、為他找到唯一的出口;在他原地踏步的時候,是她步步跟隨提醒他要記得往前走......

 

『想想你跟她的相處,有沒有什麼是讓你感動的?有沒有什麼是讓你臉紅心跳的?有沒有什麼是讓你回味時還能帶著笑的?』楸瑛的嗓音突然響起。

 

……

 

「那個常春男的話果然沒用。」他低喃。

他跟秀麗相處的回憶裡根本就沒有昨晚他想要的答案。

「絳攸。」百合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你怎麼穿得這麼單薄?這樣很容易染病的。」

「您早。」絳攸攏了攏肩上的外衫,「在房裡待得悶了,才想要來庭院裡透透氣。對了,黎深大人呢?」

一聽到兒子提起自己的丈夫,百合無奈的扠起腰。「一大早就失魂落魄地不知道跑哪兒去了,大概是我把秀麗在御史大牢裡說的話轉達給他,受到什麼刺激了吧,希望他不要再做出什麼蠢事才好。」

絳攸想起秀麗那句「吏部尚書大人似乎很討厭我」,不禁無言。「我想黎深大人應該是去做要回紅州的準備了。」

「他能做什麼準備?大概又是偷偷跑去看秀麗了,真是的,希望不要給秀麗添麻煩才好。」

提到秀麗,百合突然從袖袋裡拿出一封信。「說到這,剛剛秀麗捎信來了。『非常擔心絳攸大人的身體狀況,如果方便的話請讓我在午時拜訪,問候絳攸大人。』如何?」

「什麼?噢,當然歡迎,反正我在家也閑著沒事。」

百合皺起眉頭,猛然伸手抬起絳攸的下巴左右端詳,沒一會兒便發現了他兩眼下顯而易見的黑眼圈。「絳攸!你昨晚沒睡嗎?是不是半夜上茅廁結果在宅子裡迷了路回不了自己的房間?不是早跟你說迴廊的柱子底下都有畫箭頭,迷路的時候可以照著箭頭走回房間呀!不然隨便找個地方都可以睡的!紅家所有的僕人都知道你常常換房間睡,這沒什麼大不了。唉呀,你這孩子,該不會迷路到剛剛吧--」

「百合義母!」絳攸趕緊在她延伸出更多想像之前打斷她,「我只是昨天晚上想事情想得有點晚而已。」

昨天晚上。百合當然知道他是為了想什麼而失眠。

「……」沉默了一陣子,百合指著他們前方的庭院,「絳攸,你能從這庭院裡找出那棵黎深最喜歡的樹嗎?」

「不能。」憶起邵可曾經說過的,「邵可大人說過黎深大人最喜歡的是李樹,可是這庭園裡並沒有李樹。」

「既然邵可大哥跟你提過了這件事,那麼你應該懂有些人的個性就是這麼彆扭,跟那種人一同生活久了難免也會被影響。」拍拍絳攸的肩膀,「現在回房間去幫自己添件衣服吧,別著涼了。」

按住被微風輕輕翻起的外衫衣襬,絳攸回頭瞥了一眼沒有李樹的庭院。邵可大人曾經說過黎深大人從不真心表明自己喜歡的事物,百合義母的意思是……他也是嗎?

 

「……絳攸。」百合看著沉思的兒子,忍不住又出聲叫住他,「那是往茅廁的方向。」

「我、我想先去解手。」

回來如果找不到路的話可以看迴廊柱子底下畫的箭頭,累了的話就趁秀麗來訪之前小憩一下。溫柔的義母如此提醒道。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249 筆精華,05/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