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6
GP 779

RE:【文章】絕望的女人

樓主 x司x dliuuri
GP4 BP-
【絕望的女人】


人類不就是這樣嗎?
不管有沒有資格都會活下去。

「我想自殺……別問多餘的事,賣個能夠讓我活下去的生物給我。」

一個美艷的女人穿著暴露的套裝走進來,劈頭就是這句話,讓眼前的男子一時之間反正不過來,女人倒是直接坐在沙發喬好舒服的姿勢俏起二郎腿,撫媚嬌豔的模樣引來許多動物的注目。

「伯爵,你嚇到了?」小胖偷偷在旁邊低聲問,看著伯爵的冷汗從臉頰冒出。

「不、呃、從我開業以來第一次遇見這種客人,讓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應付……」老實說也不是沒有過這種行業的客人,只是進來第一句話還是想死的真的沒有過,但他仔細的觀察眼前的女人,發現她輕挑的神情裡藏著許多複雜的情緒,她並不是真的想死,伯爵這麼覺得。

「那就早點打發她走,省的她死在店裡多麻煩。」暗處傳來譏諷的笑聲,但是在女人耳裡只是奇怪的鳴叫聲,讓她不以為意。

「你這裡的〝東西〞還真怪。」她掃視了一下店裡的動物,做出了一個結論,奇怪的寵物店,中國式的雕花裝潢,裡面的動物卻像非法進口一樣品種不一,而且種類眾多,活像寵物店中的黑市。

「請尊重店裡的動物,還有不尊重自己生命的人我不認為能將動物交給她。」女人的這句話觸怒了D伯爵,雖然他一向以客為重。

「你叫做伯爵吧……?我聽過這一帶的人這麼稱呼你,真是個奇怪的名字……或是稱號?總之你認為動物必須尊重是嗎?」她纖手撫上他的臉,調戲般的撫弄他的黑髮,不以為意的從胸口抽出一包煙,拿起了打火機沒徵得同意就點了煙,淡淡煙霧瀰漫的感覺朦朧視線,女人像是喜歡這樣的感覺,露出了笑意。

「是的。」伯爵臉上沒有明顯好惡,任由女人的煙薰染了整間店內。

「人也是動物,但是卻把其他的動物飼養起來,最後吃掉他們,以食物鏈來說動物之間,只有弱肉強食而已,而人類則是最違反自然而行的動物。」D伯爵明白女人說的是事實,但從女人口中說出卻多了點譏諷跟殘酷,濃濃的香水味以及刺鼻的煙稍味,混合在女人帶點西方血統的深邃五官,顯得美麗高傲又憤世嫉俗。

「怎麼說?」女人的話語引起了伯爵的興趣,他從原本的站姿轉為坐,與女人面對面且遞上了散發香氣的茶,女人一看也不看只是托著臉自顧自的說下去。

「人類明明是最脆弱的,卻還自負的站在頂端,很愚蠢不是嗎?」自嘲的語調,映在那張美麗的臉上卻是無比的哀愁。

「我想這不是我們能討論的話題,如果妳沒有其他的事,不送了。」伯爵雖然對話題感興趣,但是卻沒有談下去的想法,於是起身對女人這麼說。

「你還沒有賣給我能讓我活下去的生物。」雖然似提醒般說出口,女人的語氣卻像無關緊要,她的目的從來就不是買寵物,只是想找人舒發情緒而已,她生存的環境不允許,也沒有機會讓她發牢騷,她的每一刻都屬於老闆跟客人,一些極盡迂腐的男人。

「會輕易將死掛在嘴邊的人,是最不容易死的,妳還是請回吧。」淡淡的語調,亦如他平靜無波折的心,他了解人類……

說出口是求救,希望別人來阻止自己、拯救自己。

人類就是這樣充滿矛盾又悲哀的生物。

那個女人很安全,至少……她從沒真心想死過。

從那天起女人就以沒買到寵物為由常常出入,甚至到完全不離開的地步,夜裡就睡在店裡沙發,好像對別人造成的麻煩也從來不以為意,讓伯爵有點忍無可忍。

「喂!那頭羊吃什麼……?看你這副模樣,一定是非法走私來的吧?呵呵。」她一邊拿出餅乾一邊問著,但是伯爵沒有回答,於是她自己下了定論。

「啊哈哈——真有趣,再來、再來,是叫小胖吧?真可愛,啊啊……我這還有,再來吃嘛!」女人拿著餅乾遞給了小胖,看著她反覆的磨碎顯得相當有趣,欲罷不能的直遞餅乾,造成那個上好質料的地毯上成堆的餅乾屑。

「夠了!妳到底是來做什麼的?」在一旁的伯爵終於忍無可忍的大吼,女人既沒被嚇到反而慢條斯理的轉身,帶著一臉濃濃的笑意。

「嗯——我嗅到了。」

「什麼?」

「你跟我一樣的墮落而且對人類充滿了絕望。」她充滿自信且斬釘截鐵,彷彿在說一句不容質疑的真理,讓D伯爵震攝。

「我……並沒有。」不、不可能被看穿,尤其是被眼前的人,D伯爵並不想隱瞞這件事,但是沒有對客人提出的打算,被說出那樣的事實讓他很驚訝。


〝D伯爵……絕對不會愛人類、才不會對人類抱持絲毫希望……。〞


「還在狡辯,也罷……這種事也不重要,越是絕望的事越沒有說出口的價值。」女人看起來一點也不想談往事,從她的態度來看也不會是多麼美好的事,但是伯爵還是問了。

「……可以告訴我理由嗎?」

「與其花時間講陳年往事,不如早點認清現實。道理很簡單不是嗎?旁人越是安慰只會讓自己覺得更可憐,惡訓循環。」女人口中的話語像帶著魔力,具有很深的說服力,在人類之中伯爵很少遇過這種人,讓他不免多話了起來。

「妳倒是很有一番自己的讀到見解。」

「只要徹底的絕望以後這種事都會看透。」女人吐了口煙,一附看清世俗的模樣。

「既然如此……妳打算什麼時候離開我的店裡?妳這根本是再干擾我做生意!」不過興致跟生意還是要分開來,D伯爵可不能繼續讓這女人待著干擾生意。

「哎呀——我現在沒地方去,借我住吧?好吧?伯爵大人——至少在我找到自殺的地方以前。」自從發現這個〝好地方 〞以後,她就跟老闆鬧翻了,一來是不想讓自己有退路,二來是真的不想離開那麼讓人安心的地方。

「這裡是寵物店,不是旅館。」D伯爵可不想姑息養奸,拖的越久只會讓生意越差,平常店裡就已經是生意不好了,現在多了一個風塵女郎,連進來的客人都是些不像樣的傢伙。

「我不介意,而且我喜歡小胖。」雖然她現在不做生意,但是存的錢也夠她無所事事一陣子,所以她一點也不擔心生存問題。

「我很介意!」

「啊——啊——你也年紀不小了,要是老愛那麼計較真的會變成老頭子喔。」女人的眼神透露出戲謔,說她耍手段也好,現在她一點也沒有離開的意思。

「妳……隨便妳,愛住多久就住多久,別怪我沒事先警告妳。」說不過這個女人,D伯爵顯得有點惱怒,無妨,要是她亂闖死在哪裡的話,他也不想插手了。

「哼哼,還真可怕呀。」不就是家寵物店嗎?雖然店裡面有股怪味道,但怎麼看上去都還算正常,所以她對伯爵的話一點也不以為意,就連那條長的不像話的走廊她也沒興趣。


她沒有興趣探究別人的隱私,就像她不喜歡別人探究她的隱私。


「小胖,妳知道嗎?聽說天堂開滿了白色的花,滿山遍野永無止盡一樣。那裡應該是很祥和的地方,可是我卻覺得害怕,白色……就像要把一個人存在的證明抹去。我並不怕死,只是我不想連自己存在過的證明都被抹殺。」她抱起了小胖,望著那看似萌懂無知的眼,不自覺的脫口而出,想到自己可笑的模樣,她放下了小胖點起了煙。

她喜歡煙霧瀰漫的感覺,什麼都變的朦朧,就分不清楚什麼污穢不污穢了,這種染上煙癮的理由很可笑,但是無所謂了,沒有煙她就會清楚的看見自己的污穢,就像閉上眼一切就都看不見了。

「死亡本身就是在抹殺自己的存在。這不是很矛盾的想法嗎?」煙霧瀰漫的房間有稍稍的改變,柔嫩的女孩聲傳至耳邊,女人稍嫌驚恐的睜開眼,原本該是小胖待的位置,站了個綁著雙馬尾的女孩,直覺告訴她那個女孩就是小胖。

「小胖……妳……」

「我真的不明白,人類破壞了一切,建築適合自己生存的世界,卻又迫不及待的想逃離,這個世界對其他動物而言才是最嚴苛的,人類有什麼資格破壞了又捨棄?」人類破壞了森林,建起了高樓,污染了天空,破壞了大地,在這個連動物都要枯竭的世界,小胖覺得人類比動物還要幸福多了,可是人類永遠都不滿足,覺得痛苦的明明就不只是人類……

「……對不起。」反省毫無意義,事實造成的傷害,用反省來敷衍是無法彌補的,女人清楚這點,所以她選擇道歉。

「算了,就像妳說的,提這些事一點意義也沒有。」

「如果能變成動物就好了……當人太累也太辛苦了。」當了近三十年的人類,女人深深的覺得累了,她周圍的人都像她污穢不堪,這個世界也是,覺得疲倦感永遠無法消退。

「妳想變成什麼?」小胖這麼問著,一邊撫弄著女人鵝黃色的金髮。

「豹。擁有最快的腳程而且慵懶的感覺。」

「這樣啊……大姐姐叫什麼名字?」

「潘瑟菈。幫我取這個名字的老闆希望我就像那種東西,像吸著人血一般幫他賺進大把的鈔票。可惜我什麼都不會……只會想死……呵……」意識漸漸模糊,潘瑟拉捻熄了煙,在沙發上睏的睡著了,細白的手垂至地面,露出一道道的刀痕,她總是割的不夠深……總是這樣……

「伯爵,你從一開始就知道了吧?大姐姐真正的願望……」小胖彷彿喃喃自語般望向長廊的深處。


緩緩的睜開眼,又看到那個男人,看來他還不死心想把她趕出去。


「妳醒了?潘瑟菈。」D伯爵面無表情的看著沙發上的傢伙。

潘瑟菈原想撐起身卻覺得沉重無比,就連她的頭都笨重的讓她很困惑,不知道是不是睡姿不良的關係,她伸出手想抽根煙,卻發現她的手、不、應該說那是一隻豹的前腳。

「對。妳現在是一隻豹。」D伯爵若無其事的說出這個令人震驚的事,還微笑的摸了她的頭。

他帶領她走向長廊,每一扇門都飄來不同的味道,她靈敏的鼻子一下就聞出來哪裡不同,最後伯爵將她帶到一扇有著清草鮮嫩的氣息的門前,那扇門的裡面是叢林,一望無際,寬闊且原始的叢林。

「以後妳再也不需要煩惱人類的痛苦,只要以豹的身分活下去,但是……同時妳也必須體會,身為豹本身必須負擔的生存壓力,我——並不會養妳。」伯爵嚴肅的說,無情的將她獨自留在這個房間,當伯爵一走出房間以後房門隨即消失,就好像原本就不存在一樣。

她並不以為意,她現在有最快的腳程,強而有利的下顎,不管要獵捕什麼她都不成問題,所以她輕視般的用鼻子哼了一聲,便愉快的搖著尾巴往叢林走去。

但是她錯了。

她小看了叢林,也小看了動物本身。

豹的狩獵技巧與生存方式,全是母豹以及同伴的教導,她既沒有同伴也沒有母豹能教導,因為她是個確確實實的人類,而她這個自負的人類,卻看輕了這些重要性。

身上的蝨子癢的她受不了,她笨拙且抓不準狩獵時機導致挨餓,更不用說連躲避獅子的爬樹,她根本不會,只能盲目的到處亂竄,雖然叢林看似很多食物,但是她一點也分不清楚哪個有毒哪個沒有,連漂浮著小蟲的河水她也一口都不敢喝,草刮傷了她的腳,她既跑不動也沒有食物,注定要在這個叢林慢慢的餓死,她突然感到比當人類時還要更深的絕望感。

動物絕對不會同情動物,動物之間只有弱肉強食。

這句話明明出自她口中,現在卻顯的格外的殘酷,這個事實同時代表著,她就要被其他獵食者給吃掉,沒有人、動物會拯救她,動物之間只存在著食物鏈的關係。

她絕望的閉上眼,靈敏的鼻子已經聞到逐漸逼近的獅子氣息。

「我不反駁妳說的話,但是在這裡這項規則是可以寬限的。」D伯爵的聲音似遠又似近的傳出,她明明有很好的耳力卻還是不知道聲音來自何方。

這句話響起的時候,她感覺到臉頰邊有著濕潤感,她張開眼發現那頭她所懼怕的獅子,竟然在舔著她!

她——多麼的愚蠢……
自以為是的不幸,自以為是的恐懼,把所有的錯怪給了環境,沒有了別人就什麼也不敢做……只是盲目的追隨別人的行動,自以為是的覺得很帥氣的活著。

她才是那個最懦弱、最怕死、最沒用的傢伙。

「這麼愚蠢又懦弱的我,真的有資格活下去嗎?」雖然知道豹不會說話,但是她就是想這麼說,即使沒有人聽見,她還是希望獲得答案,那個男人會回答她吧……?

「人類不就是這樣嗎?不管有沒有資格都會活下去。」

「是啊……簡直像充滿生命力的蟑螂一樣。」不知不覺她的手腳已經變回原有的樣子,一個人類,活生生的人類……那種真實的充實感她這輩子都忘不了。

房門開了,而那個男人走了出來,用他那瘦弱無比的手臂拉起了她,一切就像一場夢一樣,奇怪的寵物店、變成人的小女孩、泛著香氣房間,原本很奇怪一切突然變的很平凡,好像原本就該是那個樣子。

「以後即使是一個人,也能好好活下去吧?妳經歷的是比一個人類還要辛苦的生存方式。」伯爵目送著她的身影走出門外,只見她又回首。

「那當然!我會活像隻蟑螂給你看,你等著吧。」她露出燦爛的笑容,表現出自己一臉不服輸的模樣。

「呃……蟑螂……」D伯爵突然覺得什麼都好,就只有這種爬蟲類他實在是稱不上喜歡。

「哈哈哈——開玩笑的,人類啊……眼界真的是太渺小了,連動物都那麼拼命的活著,我也更沒有理由死,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映在潘瑟菈臉上的除了日出的暖陽,還帶著她以往從未表露的堅毅,她會活下去,然後絕對不會忘記她身為人……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即使只是拼命的活著,
也是非常重要的事,甚至比所有的一切都還要來的重要。

---------------------------------------------------------------

寫這篇的時候我深刻的感覺到,自己的部分跟潘瑟菈很相似,一方面憤世嫉俗,卻又沒有勇氣捨棄這個世界,盲目的活著,覺得自己不幸,吹捧自己的悲哀,但是這些卻都不是對一個人最重要的事,人因為活著才能去想那些瑣事,所以活著本身的價值確實勝過很多事情,而人之所以煩惱,也正因為人是活著的。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4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