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47

RE:【連載】有你在的世界01(多角色.中長篇)

樓主 水琉璃 bluefish0306
GP2 BP-
(雖然三兄弟都有戲份,可是因為私心,肯拉德的戲份最多ˇ)
(因為都是看動畫,已經有點忘記台灣小說的名字翻譯了...有錯誤的話還煩請大大們糾正^^)

<有你在的世界>02
* * *
「啊~沒想到能在今天見到陛下,早知道我就該更盛裝打扮才是!」
留著一頭銀色長髮的男子陶醉說著,臉上還泛起微微紅暈。
「陛下,您知道臣下有多想念您嗎—」
「我知道了,雲達!你這樣抱上來會弄得更濕的—」
一邊用毛巾擦拭濕頭髮,一邊還要阻止男人熱情的擁抱,真魔國第二十七代魔王—渉谷有利的眉頭從剛才就沒鬆開過。
雖然早就習慣雲達用擁抱來表示他的喜悅,不過每次被抱住還是感到很尷尬,即使對方是號稱真魔國第一美男子的雲達,一個正值青春期的男生被男人這樣抱住實在還是奇怪了點,而且自己也還沒把頭髮完全擦乾—
「好了雲達,陛下知道你很開心。」
一隻強壯的手即時介入兩人之間,像是保護似地把有利圈在懷中的範圍內,也隔開了雲達的擁抱,適時解決了有利的困窘。
「你不是有什麼文件要讓陛下過目嗎?快去拿來吧。」
「說的也是!陛下,臣下馬上回來,請一定不要離開喔!」
聽別人這麼一說,銀髮男子向魔王叮嚀後,連忙離開房間。
少年抬頭,對著聲音的主人露出感激的微笑。
「謝謝啊,肯拉德。」
看著少年,面貌英挺的褐髮青年露出一貫的溫柔笑容。
「沒有馬上就去迎接你真是抱歉,有利。」接過少年的毛巾,肯拉得一邊仔細地替他撂乾頭髮一邊說著。
「沃爾夫拉姆沒有對你怎麼樣吧?」
當他急忙趕到真王廟的水池旁時,自己的弟弟已經整個人撲在魔王身上了,要把四肢不斷亂動的么弟架開也花了一點時間。一遇到跟婚約者有關的事就容易失去理智,沃爾夫拉姆這點上真的是永遠長不大。
「也就是對我發了一長串牢騷啦!我已經習慣了。」有利苦笑。
「而且這次會來我自己也很訝異,肯拉德你不用太在意啦!」
連忙要青年別太過在意,有利馬上又恢復平常活力十足的神情,舒服的讓肯拉德整理頭髮。
自己敢這樣接下真魔國之王的位置、並且平安無事的做到現在,真的要感謝這些幹練的臣子兼夥伴們。有利對於他們每個人當然都非常信任,不過這其中最信任的大概還是前魔王的次男—肯拉德了吧!
不僅是他對護衛有利的發誓、還有一身堪稱是國內最厲害的劍術,也許還因為他是自己的命名父親,也是護送自己的靈魂到地球去的人。
雖然在這之前發生過許多大風大浪的事件,不過有利始終無法去懷疑這個男人;不知怎的,對於他,有利幾乎是打從靈魂深處去信任。
或許也是深深地依靠著他吧!因為他是一個這麼值得去依賴的人。
如果沒有他,自己大概就不會這麼喜愛真魔國了。很多時候有利都如此想著。
「有利,這次怎麼會忽然想來呢?」肯拉德柔聲詢問。
大概是之前有利總是三番兩次提醒不要用陛下來稱呼他,現在肯拉德已經很自然地直接叫他的名字了。也許是因為肯拉德就是替自己取名字的人,有利總是特別介意肯拉德以陛下來稱呼自己,而且特別喜歡他直接叫自己的名字。
「還不就是村田嘛!」有利開始抱怨起害自己全身溼透、現在人正在真王廟裡的同學村田健。可能因為他是雙黑賢者大人的轉世,總是做一些常人無法理解的舉動,起碼有利就常常無法理解。
大人物就是有大人物自己的想法跟打算,更別說在真魔國和真王大人齊名的賢者大人了。即使是在兩個世界都跟他親近相處的有利,也很難察覺村田的真正想法、和每個舉動的用意。
「其實今天是我們地球的情人節…村田說一個人過實在太悲慘了,硬把我拖到街上去。可是就我看來,兩個男生一起過情人節其實更悲慘吧?」
要是換成其他人,大概根本聽不懂『情人節』這種地球上的名詞。不過因為肯拉德曾經在地球待過一段時間,所以就連有利最愛的運動—棒球也頗有了解,這讓有利跟他聊天時特別有親切感,而且十分輕鬆愉快。
「本來說要一起去公園打棒球,結果沿路又在那裡抱怨什麼『十六年沒有女朋友』、『真想收到巧克力跟餅乾』,說著說著竟然忽然把我推進噴水池裡,這樣子真的很過分吧!」
聽著少年源源不絕的抱怨,肯拉德顯然很樂在其中。
「我不是討厭來真魔國啦,只是每次都這樣無預警把我推到水裡,實在是很困擾—」
差點停不下來的抱怨因為房外忽然的腳步聲而停下,有利看著褐色皮膚的小女孩撲進自己懷中,喜悅驚呼。
「古蕾塔!」
「有利!我好想你喔!」因為種種原因而成為有利養女的女孩向父親微笑。
「我也是啊!」把女兒抱到膝上,有利享受著做父親的滿足感。
「有利剛才說的情人節是什麼啊?」古蕾塔用可愛的臉問道。
「那是地球上的一個節日。」總算擦乾了有利的頭髮,肯拉德拿起毛巾,回覆小女孩的問題。
「記得是讓人們互表愛意的一個節日,通常是送花和巧克力吧?」
「是啊!手工做的巧克力跟餅乾好像最受歡迎。」有利思考。
「這樣啊?」古蕾塔想了一下。「有利沒有收到嗎?」
「這個嘛…到目前為止都沒收過,而且情人節才剛開始我就被推過來了。」
用尷尬的笑容回應女兒的疑問,有利回答。
小女孩微笑。
「那今天就讓古蕾塔做餅乾送給有利!因為我最喜歡有利了!」
有利愣了愣,接著用力抱緊貼心的女兒。
「古蕾塔真不愧是我女兒!那我也來幫忙,因為我也很喜歡古蕾塔。」
有利說著,邊抬頭用眼神向肯拉德詢問,後者微微一笑。
「有利你快去吧,雲達那裡我來說明就好了。畢竟是難得的節日呢!」
「謝謝你,肯拉德!」
看著父女倆牽手跑離房間的身影,肯拉德露出守護者的溫柔眼神。
無論是什麼時候,自己最想、最希望看到的,就是有利快樂的笑容。
而那也是自己最想守護的東西。
他最想保護的,而且未來無論如何也一定要保護的,無非也就是這個少年的幸福和快樂。
那是肯拉德向少年發誓過的,也是向自己發過誓的。
一定會保護有利。
微笑著,高瘦的身影在房內走動、整理著少年換下的濕衣服。就在這時,銀髮身影慌張地抱著滿懷的文件衝進房間。
「陛下呢?」帶著欲哭無淚的表情,雲達趕緊向肯拉德詢問魔王的去處。
「今天就讓陛下休息一下吧。因為是難得的情人節啊!」
是個希望喜歡的、最重要的人可以幸福的日子。
不理會雲達的疑惑,肯拉德再次微笑起來。

-待續-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