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
GP 0

【同人】─ The seize ─ (XL,短篇完結)

樓主 蛇月貓 cat000gk6
GP1 BP-
恩,第一次發文,多指教。
原本潛水的我突然覺得,好像幾乎沒xl文呢,那,把自己以前寫的貼上來好了。
所以就真的貼上來了。只是有改一下。
不過先聲明,接受與否、是否還要看下去,決定權都是在觀看者手掌下的滑鼠中喔。
然後gl意識強烈的人士...真的要有建設後再看...((強調
沒有惡意的發言我都會虛心接受,因為寫(發)這篇文也不是出自惡意。
 
然後再強調GL意識強烈分子或許真的需要做一些建設再觀看,謝謝!
我是沒有惡意,不適者自離。
 
那獻醜了。
 
 
─The seize ─
 
「怎麼這麼快就逃掉了呢?」嘴角留著一道鮮紅的液體,依然勾著一抹微笑「我還要監視你呢…」
順了順那冰冷軀體的栗紅色秀髮,抱起了她。自己一直瞇著眼微笑著,抱著莉娜,沒有氣息,一個屬於死去的人的冰冷,他不知道還需要做什麼,一直微笑,只能微笑。
「自己也沒什麼體溫耶。」
「…嗯,當魔族就是有這個壞處啊…,傷腦筋呢。」
高傲的魔族。要像愚蠢的人類般哭的死去活來嗎?那太可笑了呢,哭了是拿來幹麻的?
「可是,不想放手呢,莉娜。」
 
傳來一連串急促混亂的腳步聲與金屬器的碰撞聲。在這已成廢墟的殿堂,看得見夜空那份狂妄的黑暗,月光冰冷的迷散著,切割著陰暗面。幽靜的空間,一切聲響顯得不切實際。
殘破的迴廊連接著的是殘破的大廳,輝煌的殿堂不復前日,雕刻精美的石柱以斑駁碎裂。霎時出現的人影,刀鋒指向抱著死去莉娜魔族的後腦杓,眼底是無盡的恨與殺氣。
一個平時傻乎乎,呆頭呆腦的男子。今天露出的面孔真是醜陋啊,可是我沒心情覺得有趣呢。
『傑洛士───!我要殺了你!!!』那名男子說道。
「嗯──,何必搞成這樣呢,都是朋友呢。」
『你!你…你殺了莉娜!!』
「別誤會,我可沒有親手殺了她啊?」
『你這是什麼意思!!!!!』行動被憤怒牽著。無須思考,因為,只要殺。
 
男子是名優秀的劍士,刀光一閃,變如飛似的向大廳中的傑落士衝去。曾經是名優秀的劍士,只是現在負面的情緒蒙蔽了一切。他,深愛著莉娜。
 
「字面意思啊。」這時,傑洛士才轉過頭,正眼看著朝自己奔來的男子。好一個可笑的舉動。他看著這一位男子,一動也不動的蹲在那,他睜
開了總是瞇著的雙眼,嘴角勾著的是貶低的弧線,那屬於魔族的本質。
刀已經到了傑洛士上頭,冷光映上傑洛士的臉龐,他依然如此笑著面對。
突然那男子的動作在下一秒就可以砍到傑洛士的地方停住。毫無雜聲,時間像是停止般的流動著,慢慢的流動著。
傑洛士笑得更深了。「是在害怕自己的無用嗎?不知道怎麼做所以讓情緒牽著走?好有趣的想法啊!但我覺得你比較像是在找藉口自殺呢,忍受不了自己活在這世界上卻背負著無法被原諒的罪惡感吧?或說是你根本負荷不了所謂的事實?聽起來有點自私呢。」
時間回來了正常的步調,男子確砍不下去,長劍突然的碎裂,碎塊紛紛的掉落,傑洛士護住已死去的莉娜,不讓她有刮傷。男子的手在顫抖,傑洛士剛剛說的話,他一個字一個字的是清晰的聽進耳裡。
『你…你…這惡魔……你…』
「我可是,」傑洛士輕輕的打了一個響指「本身就是魔族呢,高里先生。」
高里炸裂了開來,傑落士拉開了斗篷,幫莉娜遮去……那四濺的血肉。讓她保有那份乾淨。
遮好莉娜後,他嘔出了一灘暗紅色的血。
然後又像平常一樣的保持微笑。
抱著莉娜沉默了良久。
 
「莉娜小姐死了的話,這樣如果我活下去那我會很無聊的耶。」
 
「瞞著獸王大人做事真的不太好呢。」
 
「莉娜小姐真的很恨我喔?」
 
「被追殺是一定的呢,但莉娜小姐怎麼就先死去了勒?」
 
「就這麼不信任我啊。」
 
說了很多,只是得不到回應。
傑洛士的話語越來越輕,身子也越來越透明,而臉上毫無表情,一面結了冰霜的湖水。
他嘗試照著平常的樣子,瞇起雙眼,似有若無的微笑,但事實上他嘴角沒被牽動,瞇著了的眼睛緩慢張開,慢慢的深紫色的眼瞳裡蘊含著波濤洶湧的怒氣,是極恨的恨意。
它,身為魔族的它,其實現在什麼都感覺不到。好恨。
魔族沒有心。不會去愛人,但也沒有被愛,不過它們都會掠奪的。
如果魔族吸收痛苦是它們的快樂的話,它想掠奪它的快樂。而自身產生出的痛苦後又隨之感到狂喜,這樣的反覆會使它們的自我毀壞。
傑洛士固執的維持平常的樣子,痛苦,愉悅,可惜,會心一笑,絕望,狂喜,憎恨。直到曙光乍現。可是好像什麼都沒得到一樣,空虛,隨後是幾聲傻笑。不懂。
隨著時間輪廓慢慢的在消失,近乎透明,已經撐到最後,或許不行了。
最後留下一句似剛好想到的事情,低下頭將自己的吻落在莉娜那冰冷的唇上。然後瞬間蒸發,像薄霧般的化為無。只不過霧是漆黑的。
 
「耶?那我去當人類好了。愚蠢一下也不錯。」
 
 

『獸王大人,傑洛士大人他…』
『嗯?我知道,我當然知道…,噯…就這麼為一個人類女子著迷嗎?真麻煩,少了一個這麼能幹的助手呢……』
『那種程度的詛咒付在傑落士大人身上,也不可能…』
『喔,他刻意讓自己死的……不過真的麻煩了。』
『除了莉娜˙因巴斯之外,她的同伴沒看到屍骨。』
『因該的…。…不過,莉娜˙因巴斯的屍體,是完整的?』
『是的,大人。』
『嗯……,這剛好啊,真是突然被我想到了。她…只可惜她是人類呢,不過往後不再是了……呵,這正好啊。』
『獸王大人…?您……?』
『把她的屍體帶來,不可以有任何的損傷喔。』
 
『我要她重生,改造她……讓她也成為魔族的一分子,讓她來彌補傑洛士的位置…讓她成為我忠實的心腹!』
 
 
 
一千年前?
 
嗯?
 
嗯?因為慢慢碰觸非負面的東西而一日日枯竭,可是魔族應該還是不可能會因感情這種事就陣亡吧?呼~
一名男性旅者在旅途中嘆了口氣。
世上流傳的故事真是五花八門呢。
但名字相像感覺還蠻怪了就是。
「不過要再捅一次獸王大人籮子…身為人類要走的路真的很長呢。久仰了,您就是獸神官…──莉娜,對吧?」
 
蠢決定阿。
 
記憶雖然讀取的不完全。
 
人類的路……很艱辛呢。旅者壞壞的笑。
 
不過想要擁有,所以
 
『你是誰?為什麼會知道我就是獸神官?』
 
掠奪。
 
 
 
─The End─.
……其實這故事根本是一個開始,看起來很像"序"更像故事大綱設定的東西...(繼續潛水,完畢。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