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1k

RE:【同人創作】飛翔的流星II(8/24更新至第十七回)

樓主 XDIN cvh04512
GP1 BP-
第十八回 秘密


  
  在燕帶著重生會的成員離開後,現場終於恢復平靜,救難工作也順利進行著。

  「至少,大家都沒事了……」梅特歐心想。

  他低下頭看著手上的殞落之魂,槍身正冒著煙,整把長槍也佈滿了裂痕。看來是因為剛才過度驅使魔力,才導致它受損的。

  「辛苦你了,殞落之魂。」梅特歐不捨地說。

  而另一方面,菲特跟奈葉也趕緊關心薇薇鷗的情況。

  「薇薇鷗,妳沒事吧?」菲特擔心地問。

  「嗯。謝謝妳,菲特媽媽。」

  看到薇薇鷗平安無事,菲特安心不少,但心裡也感到過意不去。

  「對不起,要是我早點過來的話……」菲特內疚地說。

  「沒這回事,大家都知道菲特很努力地趕過來救薇薇鷗喔!」奈葉走近菲特的身邊安慰她說。

  「嗯!」薇薇鷗也贊同地點點頭。

  看著母女三人的互動,一旁的菲尼克斯不禁感到疑惑。

  「怎麼了嗎?」梅特歐問。

  「不,只是有點好奇。」

  菲尼克斯朝著奈葉和菲特瞄了一眼。

  「啊,她們是薇薇鷗的母親。」

  「欸?」菲尼克斯驚訝地說:「那梅特歐先生是……

  「我不是說過了,我只是她的一位長輩而已。」

  「這樣啊……

  菲尼克斯若有所思地看著她們,自言自語地說:「母親嗎?」

  這時,陽斗也走過來詢問兩人的狀況。

  「你們兩個,沒事吧?」陽斗問。

  「嗯。倒是天川三佐,你還不是在管理外世界執行進行鎮壓任務嗎?怎麼會跑來這裡呢?」梅特歐問。

  「是啊。只不過我剛回來,一聽到學校遭到攻擊,所以就馬上趕來了。」

  「可是,這樣沒問題嗎?」梅特歐問。

  「也許之後會被史黛拉隊長教訓一頓吧!」

  陽斗轉而對菲尼克斯問:「對了!妳沒事吧,菲尼克斯?」

  「沒事。」菲尼克斯搖搖頭,說道:「謝謝你,陽斗。」

  「咦,你們兩個認識嗎?」梅特歐疑惑地問。聽到她直呼陽斗的名字,讓他不禁感到好奇。
  陽斗笑一笑,說道:「也對。你還不知道吧?菲尼克斯是我上司的養女。」

  昴聽到陽斗的回答後驚訝地說: 「欸,我還以為那孩子是梅特歐的女兒呢!」

  她搔搔頭,繼續說著:「那麼說,他不是為了救女兒才來的嗎?」

  「真是的,別隨便幫別人認親啊!」

  蒂安娜唸了昴之後,也看了菲尼克斯和梅特歐一眼。

  「雖然,他們真的很像就是了。」

  兩人相似的面容,也讓她忍不住說了一句。

  「是、是嗎……」昴尷尬地笑著。

  「別在意了這些小事了,倒是……

  梅特歐轉過頭,看了一下菲尼克斯。

  「怎、怎麼了嗎?」菲尼克斯羞怯地問。感受到梅特歐的視線,讓她不由得緊張起來。 看著與自己神似卻又陌生的面容,她的心裡都不知該如何面對。

  梅特歐搖搖頭,對她說:「沒什麼,妳沒事真是太好了!」

  「是,謝謝你……梅特歐先生。」感受到對方的善意,菲尼克斯也卸下心防,對梅特歐淺淺一笑。

  「還真難得呢,第一次看到菲尼克斯跟別人那麼親近。」陽斗說道。

  「怎麼會!我只是……在道謝而已。」

  這時,薇薇鷗突然轉過身來,急忙對著兩人問:「啊,對了!叔叔、菲尼克斯,沒事吧?」

  薇薇鷗看著兩人身上的傷痕,既內疚又不捨地說:「對不起,都是因為我,才害你們受傷的……

  她一邊說,眼框也開始泛紅,彷彿要流下淚似的。

  梅特歐見狀,趕緊安慰她說:「怎麼會呢?並不是薇薇鷗害我們受傷的啊!所以不要再這樣想了,好嗎?」

  「可是……

  菲尼克斯也跟著說: 「是啊,都是那些壞人的錯,跟薇薇鷗一點關係都沒有。」

  「嗯……謝謝妳,菲尼克斯。」薇薇鷗邊揉眼睛邊說。

  在兩人的安慰下,薇薇鷗的情緒終於緩和下來。而菲尼克斯這時也露出了微笑。

  「嗯,那孩子?」看到菲尼克斯的長相,菲特的心裡也起了疑惑,畢竟她與梅特歐實在很相似。

  而奈葉則是走近她的身邊,笑著問她:「菲尼克斯同學,沒錯吧?」

  「是的,怎麼了嗎?」突然一問, 讓菲尼克斯一時感到疑惑。

  這時,奈葉的表情變得更加柔和,只聽得她輕聲地說著:「謝謝妳,保護了薇薇鷗。」

  「不,怎麼會呢?保護她的應該是梅特歐先生才對啊!」菲尼克斯急忙解釋著。

  「不對喔!」梅特歐搖搖頭,說道:「如果沒有妳保護她的話,我們也不會這麼順利救出妳們。」

  「是啊!妳表現得很勇敢喔,菲尼克斯。」一旁的昴也附和著。

  「不,我只是在盡身為學姐的責任而已,那個……」菲尼克斯紅著臉,害羞地說。

  「叫我奈葉就好了」奈葉伸出手,摸著菲尼克斯的頭。

  突然的舉動,讓菲尼克斯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她下意識地閉上雙眼,身體不自覺地緊繃起來。

  「奈葉……

  察覺到她的反應,梅特歐小聲地對奈葉提醒一下。

  「啊,嚇到妳了嗎?」奈葉立刻收回手,不意思地說。

  「對不起,因為妳長得跟梅特歐有點像,所以……

  「不會,別在意。」

  「等等,為什麼突然提到我?」

  「有什麼關係,你們真的長得很像啊!」奈葉繼續說:「你小時候一定也跟這孩子一模一樣吧?」

  「所以說,為什麼會提到我啊?」

  這時,一旁的昴忍不住打斷兩人的談話,問道:「那個……請問一下,奈葉跟梅特歐是什麼關係呢?」

  「普通朋友!」兩人異口同聲地說。被這麼一問,兩人臉上不禁一紅,雙眼不時往彼此身上望去。

  「又來了!」菲特無奈地說。

  而看不下去的蒂安娜則是直接湊到昴的耳邊喃喃說了幾句。

  「咦,真的假的?」昴不敢置信地說著。

  她瞪大著眼,驚訝地看著梅特歐說:「那……這個人就是傳說中的男朋友。」

  「欸!」梅特歐與奈葉同時驚呼一聲。他們的臉變得更紅,接著開始相繼辯解。

  「妳、妳在胡說什麼,昴?我們才不是這種關係呢!對吧,梅特歐?」

  「就、就是啊, 什麼傳說中的男朋友啊!這種誇張的稱呼,一聽就知道是假的。」梅特歐慌張地回答。

  看到他們的反應,眾人先是啞然了一會兒,然後各自說道。

  「沒關係的話,反應會這麼大嗎?」蒂安娜反問。

  菲特則是嘆了一口氣,說道:「這種關係已經維持一個多月了吧?」

  「所以,你們現在的關係究竟是?」陽斗問。

  昴雙手抱胸,思考了一下大家的感想,最後得出了一個結論。

  「那個,雖然不太明白。不過根據大家的說法,可以解釋成除了口頭不承認外,實際上已經跟在交往沒兩樣了,是吧?」

  「不是!」兩人繼續辯解著。但卻因無法說服眾人而被繼續質問著。

  看到這樣的情況,菲尼克斯忍不住向薇薇鷗說了一句:「總覺得,妳們家的關係好像有點複雜。」

  「嗯。但是,這樣比較熱鬧啊!」

  「說的也……

  就在菲尼克斯說到一半的時候,卻意外地發現原本被孔雀擊倒的喬·貝爾正朝著她們走過來。
  「梅特歐·席卡!」貝爾大聲喊著梅特歐的名字。

  被指名道姓的梅特歐立刻看向貝爾。想起之前相處的不愉快,現場的氣氛也變得凝重起來。
  「貝爾二尉……」梅特歐臉色沉重地看著他,靜待他接下來要說的話。

  只聽見貝爾緩緩開口,說道:「我到現在還是無法原諒鴞,但是……

  貝爾停頓了一會兒後,又繼續說:「這一次的行動,你表現得很好,席卡三等空尉!」

  「啊!」聽到貝爾的說法,梅特歐驚呼一聲。接著,他立刻反應過來,對貝爾敬禮。

  「不會,這是我應該作的。」梅特歐微笑著說。

  「你也辛苦了,貝爾。先去休息吧,剩下的工作就交給我。」陽斗說道。

  「是。」貝爾向陽斗敬禮後,便轉身離去。

  知道自己與貝爾的關係有所改善,令梅特歐心裡感到很欣慰,臉上也浮現了一抹微笑。
  「真是太好了!對吧,梅特歐?」奈葉笑著問。

  「是啊。」

  梅特歐重整思緒,打起精神繼續說著:「好了!接下來,還有後續的處理工作,早點把它結束掉吧!」

  就在他踏出一步時,身體的重心竟然失衡。一個錯步,梅特歐整個人向前傾倒,而他的意識,也隨著倒下的身體,逐漸模糊了……

  在離開了聖希爾德學園後,燕帶著納希瑟斯回到了重生會的根據地--繭。

  在繭最深處的會議室內,只見鵬與鴉各自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我把人帶回來了。」

  燕說這幾個字的語氣相當得重,像是強忍著怒氣,差一點要爆發出來一樣。

  「辛苦了,燕。」鵬語氣平穩地說。

  「都先過來吧。」

  鵬繼續說著,從他說話的態度上,感覺不出任何情緒。但沒有情緒的鵬,才是最令納希瑟斯恐懼的。因為沒有人知道,他此刻到底在想什麼。心裡是何等的憤怒?自己將會如何被處置?一切的答案全都隱藏在鵬的金面具之下。

  懷著恐懼的心情,納希瑟斯來到了他的位子;反觀燕,則是一派輕鬆地站在她的位子上。

  「鴞和鷹呢?」鴉問。

  「鴞正負責把雙子帶到你的實驗室去。鷹有她的工作,不會回來這裡。」

  「那麼將下來……」鵬話說到一半,便將視線移到了納希瑟斯身上,默默地看著他。

  「你有什麼要解釋的嗎,孔雀?」鵬繼續問著。

  「我是為了消滅敵人才……

  「我說過吧,在我下達指示之前都先按兵不動。」

  鵬打斷了納希瑟斯,說道:「我這麼說的用意,是想要在幕後行動;但你卻違反命令,擅自行動,還將雙子給帶出來。最後不但暴露了自己的行蹤,甚至差點失敗。你說,是什麼樣的居心讓你做出跟命令完全相反的舉動?」

  聽到鵬斥責納希瑟斯,鴉不禁冷笑了一下,暗想:「我早說過你會有苦頭的。」

  「我已經等不下去了! 您說過我們能成為新時代的掌權者,但 照這樣的速度,我們要到什麼時候才能顛覆時空管理局?」

  眼看眼前已是窮途末路,納希瑟斯索性將自己的想法全部說出。只見他激動地說:「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以自己的身分來加速整個計畫的進行……我這樣做,有哪裡不對了?」

  聽完納希瑟斯的真心話,鵬始終維持著冷靜的態度,說道:「這就是你的理由嗎?我明白了。」

  「看在你說出真心話的份上,我允許你有抵抗的權利。只要擋下我三劍,我就不再追究這件事。」

  鵬話一說完,一把黑色長劍旋即自他的袖裡伸出。納希瑟斯還沒理解鵬話裡的涵義,長劍就已經朝他刺來。

  納希瑟斯反射性地舉起雀羽紫晶來抵擋,但當長劍接觸到雀羽紫晶的瞬間,納希瑟斯卻還是被擊飛,整個人撞到牆上。

  這時,鵬也擺好架勢,準備再次劈向納希瑟斯。納希瑟斯見狀,趕緊發動掠食之舞企圖纏著他。袖上的六條流蘇立刻化為鞭子,朝著鵬甩過去。只見鵬單手揮劍,劍刃在左右來回飛舞,六條雀羽紫晶已被斬成碎片。

  下一秒,鵬已經來到了納希瑟斯的面前,朝他揮劍一砍。納希瑟斯此時再使刀刃之舞,將流蘇轉為刀型,將它架在面前擋住劍。但當鵬一劍劈下,強大的劍壓竟連刀帶人將納希瑟斯給壓倒在地。

  「已經……完蛋了嗎?」

  納希瑟斯驚訝之餘,鵬已倒持長劍,準備朝他的頭顱刺下去。納希瑟斯還來不及反應,劍尖便隨之刺出……

  

  只聽見一聲碰撞聲響起,鵬的黑劍正好刺進納希瑟斯眼前的地板。

  「這是?」

  撿回一條命的納希瑟斯還沒弄清楚狀況,就聽到鵬緩緩開口:「孔雀,因為你還算是個可用之才,所以最後一劍我暫且保留。但是,如果再有下一次,我會一劍刺穿你的腦袋,明白嗎?」

  「是……多謝鵬大人不殺之恩!」大難不死的孔雀用顫抖的聲音說著。

  鵬收回長劍,對著其餘的兩人說:「你們也看到了,如果我們之中再有人違背命令,下場絕不只如此。」

  「是!」兩人同時答道。

  「看來,鵬大人是拿孔雀當作殺雞儆猴的對象了。」鴉心裡暗想。

  至於燕,則是不為所動,默默地看著納希瑟斯。

  「鴉, 先去看看雙子的情況怎麼樣了。 」鵬接著說。

  「是!」接到命令,鴉立刻動身前往實驗室。

  在鴉離開之後,鵬又對燕說道:「把他處理一下,待會到檔案室來見我。」
  「我明白了。」

  語畢,鵬也步出了會議室。現場只留下燕和倒在地上的納希瑟斯。

  燕一步步走向納希瑟斯。接著,她竟向他伸出手。

  「還站得起來嗎?」燕問。

  「真沒想到妳會這麼好心。」

  納希瑟斯握住燕的手,順勢站了起來。但不料納希瑟斯才剛站穩腳步,燕就已經揮拳打向他的腹部。

  「嘔!」

  突如其來的疼痛讓納希瑟斯忍不住哀號,甚至吐出了唾液。

  「你不要誤會了,我只是想找個方便的位置揍你罷了。」燕冷冷地說。

  「一直以來,我並不在意你的自以為是。但這一次……

  燕一邊說,一邊朝著納希瑟斯的臉打了一拳。接連受到重擊,納希瑟斯的身體也變得搖搖欲墜。

  「因為你,我們長久以來的計畫差點毀於一旦!」

  燕繼續說著,同時握緊拳頭,用力揮出了一記勾拳,將納希瑟斯再次打倒在地。

  「這幾拳,是我給你的教訓。你就躺在地上好好想想吧!」

  燕瞪了納希瑟斯一眼後,便不再理會他,直接從他身邊走過。離開會議室之後,燕延著通道逐步往鵬所說的檔案室前進。

  蜿蜒的通道,延伸至一片漆黑裡。燕步入其中,在幽暗中行走了一段時間後,終於來到了檔案室的門前。

  她剛打開門,就聽到有人對她問道:「妳發洩完了?」

  燕向前走一步,只見鵬正站在書架間瀏覽著文件。

  「稍微出了點氣。」燕雙手抱胸,不甚高興地回答。

  「其實孔雀倒還算是個人才,只可惜心高氣傲,難免誤事。」

  鵬嘆了口氣,隨後將文件輕輕地放回架上。

  「心高氣傲?」

  燕不以為然地說:「他差一點毀了我們的希望!如果彌賽亞出了什麼差錯……

  燕說到一半,鵬便揮揮手,要她噤聲。

  「別說了。」

  等燕安靜下來後,他才又繼續說道:「也許妳說的沒錯。孔雀這次的行為確實很危險,但也因此得到了一些意外的收獲。」

  「你是說……

  「破壞雙子在實戰上的可行性,以及……這個。」

  鵬從衣袍裡拿出一個外表凹凸不平的盒子放在燕的面前。燕仔細一看,盒子上多處的凸起,看起來像是從裡面往外撞造成的。

  「這是……混沌核晶的密封盒?怎麼會變成這樣?」燕訝異地說。

  「本來,這個盒子的材質是能夠完全隔絕梅特歐的魔力的。但就在剛才,它卻起莫名的躁動,就像是想回到主人的身邊一樣。」

  鵬手一揮,一面螢幕出現在兩人面前,正播放著當時梅特歐打倒雙子的畫面。

  看到雙子的攻擊被梅特歐的魔力給彈開,燕忍不住驚呼:「空間扭曲!他以前沒辦法做到的。是被受到了什麼影響嗎?」

  燕看著螢幕,視線暗自往梅特歐身旁的菲尼克斯看去。

  「看來我以前對梅特歐的處理方式是錯的。」

  鵬關掉了螢幕,繼續說道:「也罷。現在的局勢,正好方便我進行修正。」

  「是嗎……」燕遲疑了一會兒後,才又繼續說:「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離開太久的話會讓人起疑的。」
  「說的也是。

  鵬接著說:「回去的時候能順便幫我安撫一下鷹嗎?她現在應該很自責吧!」

  「我會的。」

  燕一邊答話,一邊走出檔案室。


  「梅特歐……梅特歐……

  「有人……在叫我嗎?」

  不斷從耳邊傳來的呼喚聲讓梅特歐模糊的意識逐漸清醒。他想要睜開眼,好看清楚環境。梅特歐緩緩將閉緊的眼皮向上抬,漆黑的視線逐漸變得清晰。而首先映入他眼廉的,是滿臉憂慮的奈葉、菲特與薇薇鷗。

  「叔叔醒過來了!」

  薇薇鷗興奮地說。看到梅特歐醒來,她立刻破涕為笑。

  「梅特歐,你還好嗎?」奈葉擔心地問,似乎還不太放心。

  「我剛剛怎麼了嗎?」梅特歐問。

  他抬頭四處張望,發現他正在奈葉的家裡。但就他所在的房間,似乎是一間空房。

  「你剛才突然就昏過去了。」奈葉說。

  「是嗎……

  梅特歐回想一下,那時自己確實失去意識了,是她們把自己帶回家的嗎?

  「這麼說,是你們把我抬回來的嗎?」梅特歐問。

  「嗯……是菲特跟我一起抬回來的。」

  「是嗎……真是不好意思……

  「別在意了,畢竟發生了那種事。」菲特說。

  「叔叔身上的傷還會痛嗎?」薇薇鷗擔心地問了一句。

  「我沒事,只是有點累了。」梅特歐摸摸薇薇鷗的頭,對她笑一笑。

  「總之,今天你就先住下來,好好靜養。明天在跟疾風詳細地報告這起事件吧!」

  「咦,這樣好嗎?」

  聽到菲特的建議,梅特歐驚訝地問。

  「有什麼關係,待在這裡也比較方便照顧你啊!」奈葉附和了一句。

  「可是……

  「總之,就這麼決定了。」

  Sir.

  雷光戰斧一出聲,菲特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嚴肅起來。

  「抱歉,我先去處理一些事,失陪了。」

  菲特說完話,便立刻走出房間,看來似乎是很要緊的事。

  「那,我也先走了。」

  「欸,薇薇歐也……

  「 叔叔要好好休息喔!

  薇薇鷗笑著回答的同時,人已經在門外。她關上門,踩著輕快的腳步下樓去了。

  梅特歐看著奈葉,尷尬地說:「這樣的情況,好像似曾相似呢?」

  「說的也是呢!」奈葉笑著回答。

  「我記得那個時候啊,梅特歐還瞞著我偷跑呢!」

  聽到奈葉這麼說,梅特歐的臉不禁紅了起來。

  「難道說……妳還在氣那時候的事嗎?」

  「是啊!你知道我當時有多擔心嗎?」奈葉故作生氣地說。

  「抱、抱歉,我已經在反……

  梅特歐的話才說到一半,就看到奈葉的手指抵著他的嘴唇,讓他沒辦法再說下去。

  「我都知道,只是逗著你玩。」

  「真是的,別這樣嚇我啊!」梅特歐哀怨地說。

  「對不起嘛!」

  梅特歐吐了一口氣,感概地說:「但是,能像現在這樣輕鬆地談著過去的錯,感覺真不可思議。」

  「是啊,因為現在的梅特歐已經是一個全新的人了。所以,不必再被活在被束縛住的過去了。」
  「我知道。」

  梅特轉頭看向窗外,想起以前發生的種種,好像做了一場很長的夢。

  「啊,對了!」

  奈葉想起了什麼,說道:「差不多到了換藥的時間了。」

  她一邊說,一邊拿起放在一旁的急救箱,打算幫梅特歐換藥。

  「咦?這種小事我自己來就好。」

  梅特歐受的傷勢不重,主要只集中在雙手。會突然暈倒,還是因為消耗太多魔力導致的。
  「不行!」奈葉一口拒絕。

  「快點把手伸出來。」

  梅特歐不甘願地舉起手,讓她將繃帶給拆下來。在擦藥的過程中,奈葉意外地發現梅特歐的肩膀上有著一道黑色的十字印記。

  「咦,這是?」奈葉好奇地問。

  「別在意,那只是胎記。」梅特歐簡短地說。

  接著,他又補了一句:「雖然看起來不太吉利就是了。」

  「你好像,不太喜歡這個胎記呢?」奈葉問。

  「因為看起來很像黑色的十字架,所以我以前很不喜歡。感覺就像是在提醒我是一個罪人一樣。」

  梅特歐聳聳肩,繼續說:「不過,現在好像能坦然接受了。畢竟,人是不能一直活在過去的!」

  「說的對。」

  奈葉一邊將繃帶重新纏上,同時對他笑著說:「不管有什麼樣的過去,現在的梅特歐是一個溫柔、善良的人。我喜歡的,就是這樣的梅特歐。」

  「誒?」

  聽到奈葉說出喜歡這兩個字,梅特歐的臉頓時像是蘋果一樣滿臉通紅。而奈葉也意識到自己剛剛說的話,臉頰開始泛紅。

  「好、好了,這樣應該就行了!」

  奈葉急忙說道:「啊,對了!我差不多也去做晚飯了。」

  她站起身來,打算走出房間。就在這時,梅特歐突然叫住她。

  「奈葉!」

  「怎麼了嗎?」

  奈葉回過身來看著梅特歐,這時她的臉上還是泛著淡淡的紅暈。

  「我……

  梅特歐欲言又止地看著奈葉。我喜歡妳這四個字突然從他的腦海中閃過,但當他即將說出口時,卻又被其他的話給取代。

  「那個,也讓我來幫忙吧?」

  「這樣好嗎?」

  「沒關係的,反正我也想要活動一下。」

  「是嗎?那,謝謝你囉!」

  奈葉轉過身,往門外的方向走去。梅特歐看著她的背影,心裡暗想:「還是……以後再說吧!」

  「怎麼了,一直呆站在那兒?」

  「喔,馬上來!」


  深夜,在殘破的聖希爾德學園內,燕獨自遊走在這片斷垣殘壁之中。原先佇立在校園中的建築物,現在只剩一堆瓦礫散落在四處。周圍都被封條圍住,一旁還停著吊車和推土機,簡直就像工地一樣。

  「真是悽慘啊,原本是座美麗的校園的……

  看著才剛要進行修復的校園,燕的心裡不禁感嘆。她繼續往前走了一段距離,發現鷹穿著整套的鎧甲站在前方。

  「妳來了?」鷹轉過身,正對著燕問。

  「妳站在這兒多久了?」

  「有一段時間了,不過應該不超過半個鐘頭。」

  「妳看起來真是嚴肅。」

  「發生了那樣的事,我能放輕鬆嗎?」

  鷹說話的語氣十分平順,但卻又透露著幾分寒意,宛如吹拂的夜風一般。

  「別生氣了,鵬大人已經懲戒過孔雀了,相信那傢伙應該不敢再亂來了。」

  「亂來?」

  鷹的語氣開始變得激動,她繼續說道:「這種事本來連一次都不該發生的!」

  「因為那傢伙,彌賽亞差一點就……

  「我知道!」

  燕大喊著。她將手放在鷹的肩上,語氣柔和地說:「我對那孩子的關心絕不比妳少。可以的話,我也想當場殺了孔雀。但既然是鵬大人的意思,那我們也只能遵守了。」

  「對不起,是我太激動了。」

  聽了燕的一席話,鷹似乎冷靜了不少。她將燕的手輕輕移開,繼續說著:「我只是,在氣自己當時什麼都沒做……

  「別太自責了,妳有妳的苦衷,所以我那時才會出現。」

  鷹轉頭望著殘破的校園,感慨地說:「現在這樣,我恐怕沒辦法在繼續原來的任務了。」

  「放心吧!接下來,彌賽亞由我來照顧。妳就先等待鵬大人下一步的指示吧。」

  「嗯。如果是妳的話,我也能放心。」

  「時間差不多了。」

  「嗯,那就各自小心。」

  話一說完,鷹的身影立刻在燕的眼前消失。

  「小心嗎?說的也是,鵬交代給我的工作確實不好辦呢!」

  燕一邊說,一邊往校外的方向走去。當她走出校門時,她的身影也消失在一片夜色之中。

待續


1
-
板務人員:

6515 筆精華,03/1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