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8
GP 2k

【討論】關於隻狼中「不死」概念之探討(狼學注意)(推論注意)(假說注意)

樓主 超級胖嘟嘟的歐鯰 jackhammer93
GP102 BP-
隻狼「不死」概念之探討

1.前言:

隻狼與宮崎英高氏的血源詛咒、黑暗靈魂等作,在敘事方面上有著相當大的差異;一方面是更加仰賴過場動畫等媒介的演出來告訴觀眾發生的事情、二方面是相較於前兩作,隻狼在主線劇情上的鋪陳更加清晰明顯,玩家們可以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在遊戲劇情中扮演的角色為何。然而,除主線劇情外的其他細節,依舊繼承了魂系列一貫的隱晦敘事風格,將這些背景知識、資料和過往發生的事件隱藏在人物的對話、道具說明文、以及環境細節中。因此,此作雖然在主線劇情上容易閱讀,卻不代表劇情在深度方面有任何一絲一毫地減少。

由於隻狼的劇情上有許多令人疑惑的空白處,在探討時我們也無法解讀缺乏文本可分析的空白處,因此本篇探討可能仍有許多不能解答的地方;而筆者只是眾多欲求真相的千萬玩家中的一個小小存在,純粹是基於興趣和疑惑而撰寫此文,若文中有推理不佳或邏輯不完備之處,還請各位不吝賜教。
應該不用講,但本文中包含劇情暴雷,請讀者們自行注意!

2.隻狼中「不死」概念的簡介與整理:

「不死」此一概念貫穿了隻狼通篇的劇情,不論是龍胤御子 遭到葦名弦一郎強奪的理由、仙峰寺僧眾慘無人道的實驗、義父——魁忍梟 的野心、亦或是源之宮宮人的變異,其源頭皆是對不死的執著與追求。故筆者認為,若想理解隻狼的世界觀與劇情,必然得先從這個令劇中角色們神魂顛倒、摩頂放踵的「不死」開始討論起。

作中的不死有許多不同的分支——或者說是「系統」比較得當——諸如主角隻狼與其主九郎的「龍胤之力」、葦名弦一郎使用的「變若水/渣」、仙鋒寺僧眾的「蟲附體」、兩名壺之貴人執著的「成為魚王」、源之宮貴人們的「吸收精氣」等;而作為這一切的根源,則是上古時代就紮根葦名、被源之宮人當成神靈崇拜的櫻龍。

上面提到的眾多「不死」的方法,除了櫻龍自身外,其實追根究底,可以大略化約為兩類:「龍胤」與「源之水」。為何僅有這兩類?首先我們可以先將遊戲中出現的所有「不死」方法列出如下:

i.櫻龍之力:僅櫻龍一「龍」。
ii.龍胤御子及其契約者:九郎與狼、丈與巴。
iii.變若御子(們):存活的僅剩米娘。
iv.蟲附體:仙峰寺肉身佛、破戒僧八百比丘尼、不死身半兵衛、獅子猿。
v.變若水/渣:目前僅葦名弦一郎一人確定有使用變若渣。
vi.寶鯉之鱗:色鯉霸主、兩名壺之貴人、水生村水底的櫻鯉(未完全轉變)。
vii.京城水:水生村村民、水生村神主、源之宮貴人、淤加美族武士。

稍加整理後,大家應該可以發現,除了櫻龍自身、龍胤御子和變若御子外,其他的不死方式,都與源之水或多或少有關係:變若水就是高濃度的源之水 、色鯉霸主長期生活在源之宮的大湖中、京城水基本上就是源之宮的水、蟲附體的寄生蟲來源也是從源之宮的大湖裡。因此,除了櫻龍以外的其他不死,可以分成「龍胤」和「源之水」兩類。

3.常櫻與不死:

在隻狼的四個結局線中,除修羅結局外,其餘三個結局都需要取得「常櫻香木」道具才能完成焚香、前往源之宮,而要達成「回歸凡人」,則需要在最後讓九郎服食櫻龍淚與常櫻之花,並由隻狼自盡以斬斷龍胤的束縛。我們不難看出常櫻在劇情中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然而,常櫻一詞本身就帶有十足的矛盾:櫻花是以花期短暫而出名的,特定品種甚至從花開到凋零只需一星期的時間,但在隻狼的世界裡,「常櫻」卻能一年四季都開著花;如此異樣的櫻花,亦與劇中的「不死」有著密切的相關——隻狼或九郎在不同的結局裡死去時,飄落的都是櫻花瓣、狼使用再生之力復活時,四周飄散的也是櫻花瓣、能治癒龍咳的「龍胤之露」是櫻花瓣形狀的、龍咳治癒時會有櫻花瓣朝四周飄去、就連不死不滅的神龍都是「櫻龍」⋯⋯我們可以大膽且放心地假設,以上出現的所有櫻花都是「常櫻」,理由如下:隻狼的世界觀中的確有一般櫻花的存在 ,而一般櫻花的易謝的生態與上述幾點都不符合,又,常櫻象徵的「生命力」卻與剛剛提到的幾點都吻合。

而常櫻又是哪來的呢?最合理的推斷就是其源自櫻龍。從故事劇情與道具說明中我們可以得知,櫻龍不是葦名本地原有的神靈,而是來自西方——這裡的西方指的除了是地理上的西方,如朝鮮、中國外,亦有可能是指「西方極樂世界」此一概念——發現葦名此地有著古老的石頭與土地、以及滋潤的水源後,才扎根於此的。又,自櫻龍扎根後,葦名地區草木中原先寄宿的小小神靈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現階段遊戲中能看到的本地土地神,僅剩蛇谷中的白蛇霸主。

當我們在向巨石膜拜,與櫻龍對陣時,我們可以發現,櫻龍的左臂不見了,而本應是尾部的後半身則是與一株巨大無比、盤根錯節的櫻花樹化為一體;在此我們可以了解到,櫻龍真的「扎根」在葦名地區,或許在漫長的歲月中化為了源之宮那株巨大的櫻樹。而祂左臂消失的原因,在遊戲現存的文本中並沒有明示,故也有著諸多的推論存在:有一說法是其左臂乃是前代龍胤御子丈離開源之宮前攀折的常櫻枝條就是其消失的左臂、又或者是櫻龍在從西方來到日本國之前,曾因故受到嚴重的傷害而失去左臂,而這個傷害可能是與其他神靈交戰而造成的、抑或其他緣故影響而來。

那麼,櫻龍受傷的原因究竟是何者呢?其實這對我們的文本解讀來說並不重要,真正重要的部分在於:櫻龍為何選擇來到葦名地區扎根?上面提到了古老的土地、石頭與水,以及本來寄宿在葦名地區一草一木中的神靈們,或許就是原因——藉由符合其生長條件的土與水,以及原本生息的小小神靈,櫻龍得以靠著吸收他們的力量來為自己療傷、抑或是維持自身的不死——個人認為這是為何櫻龍選擇來到這片葦名之地的原因。道具「噬神」的名稱已經明示了我們,原先的土地神們被櫻龍吸收殆盡、轉化為其生命力的來源,這點亦和九郎的龍胤之力有著相同的性質,故我認為這是最有可能的解釋。

而當櫻龍在之後的源之宮所在地扎根後,受其力量影響,源之宮的水脈開始有了奇特的性質:以源之水抄寫的紙張帶有神聖之力,能夠驅散怨靈 、受到祝禱過的水澆淋能夠庇蔭使用者 、更重要的是,長期飲用高濃度的此水者,似乎能夠青春永駐——就是這最後一點,成為了驅動本作中一切的關鍵因素。

4.源之宮的建宮:

在劇情文本解讀中最容易出錯的一點,在於對源之宮的創建和裡面的兩種成員的錯誤理解:大家很本能地會認為淤加美族建立了源之宮,而男性化身為貴人、女性化身為戰士;實際上,這解讀完全偏離事實,也偏離遊戲中所有可見之文本提供的說明。首先,遊戲中登場的淤加美戰士和貴人,完全是不同的種族——證據在於二者對鏽丸的毒攻擊耐性完全不同,相較於一刀就會中毒的淤加美戰士,貴人們對毒的耐性頗高——又,由前代龍胤御子丈所寫下的「香花手記」告訴我們:巴一族曾在過往收集薰香材料抵達宮殿。從這點我們可以知曉以下兩件事:一、巴的一族——也就是淤加美族——曾經藉著收集薰香材料、焚香後抵達源之宮,若源之宮真是淤加美族建立,又為什麼要再收集薰香材料「抵達」源之宮呢?二、在淤加美族到達之前,源之宮的宮殿就已經存在了。綜合以上這兩點,我們可以得知,早在淤加美族到達之前,源之宮就已經存在,且我們亦可合理假設,當時的源之宮已經有了高度發展的文明水平——因為淤加美族必須透過薰香儀式才能前往覲見,而這個薰香儀式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相當精巧的設計,勢必得由發展至一定程度的文明才可能創造出來。

那源之宮的住民究竟是誰?答案很明顯,是那些貴人。由服裝和建築可以斷定這些貴人最晚在平安時代以前就定居在此,且已經發展出具有完整體制 的朝廷 。我們不知道淤加美人是直接臣服於這些貴人,還是經過了戰爭後才屈服,我們只知道淤加美人最終成為了這些貴人的臣屬,並且提供武力對外發動戰爭 、對內則是巡守與保護源之宮 。

至於淤加美族前往源之宮的理由,可能有幾個:一是仰慕源之宮的文明而想要成為一份子,另一個則是聽聞源之水的神奇功效而嚮往不死。依照整個遊戲的脈絡判斷,我個人認為應該是後者。
然而,當我們抵達源之宮時,雖然景緻優美,但我們看到的卻是破敗的宮門、建物、年久失修的樓台、沈入水中的樓宇,而遊蕩其中的則是非人的淤加美武士和半人半魚的貴人們。本應有著輝煌文明、人人長生不死的源之宮,為何會發生這種事情呢?

5.變質的「不死」與龍胤的產生:

在解答上面的問題之前,我想先將話題拉回櫻龍一下。櫻龍的不死是不是真的就是那麼單純、毫無代價的「不老不死」?我個人認為不是的。從道具「噬神」推測,櫻龍維持生命力的方式,應該也是藉由吸收周遭的生命力達成——不管這是不是因為櫻龍失去左臂的傷勢所致——所以才會選擇葦名地區生根,一來是此處的土地與水源適合其生存,二來是這邊寄宿著的各種神靈正好能提供櫻龍吸收。然而,在遊戲開始的時間點,我們可以看到,葦名的土地神除了兩頭白蛇霸主以外,早已不復存在,甚至有可能在更早以前就是如此了。而為了生存、抑或是療傷,櫻龍必須要找出其他的方式延續生命。筆者推測,所謂的「龍胤」便是在此時產生的。

龍胤,字面上解釋便是「龍的血脈」、「龍的後裔」,在這邊的解讀可以從不同的層面來探討:

一、就字面上意義來看:龍胤是繼承櫻龍血脈的人。這點並不會不合理的原因是,在結局「斬斷不死」與「回歸凡人」中,隻狼和九郎在被不死斬斬殺後,噴湧出來的除了血液以外,還有大量飄散的櫻花瓣。這些可以合理猜測,是與櫻龍息息相關的常櫻花瓣,而不是一般的櫻花。而在擊敗櫻龍後進行的「拜淚」中,我們亦可以觀察到,從櫻龍眼眶中流出的櫻花色眼淚,一開始也是呈現類似花瓣的形狀,故可以合理推斷,其血液也是相同情況。倘若此猜測屬實,那麼,所謂的龍胤,可以說真的就是流著櫻龍之血的人。當然,由於櫻龍現階段的狀況,不太可能有所謂人龍交配的情形,我們也很難釐清櫻龍是如何將其血脈傳承下去的,姑且先不在此討論。

二、就能力層面上探討:龍胤擁有櫻龍「不死」的能力。因為櫻龍的緣故,龍胤之力的體現者,也就是龍胤御子,具有與神龍相同的不死之力,且不會因除了不死斬之外的因素受傷,甚至有可能不會衰老 。可以說是幾乎像是神一樣的存在。

那櫻龍為何要平白無故賜予他人這般神力?同樣地,筆者認為有幾個可能,在此拿出來跟大家討論:

第一個是大部分的人最認同的觀點:藉由龍胤的力量「傳教」,吸引更多的人前往源之宮,並藉此吸取生命力。這點也是非常有可能的,畢竟這也解釋了為何丈與巴會在葦名國盜國血戰期間「下凡」來到下界,很有可能就是為了吸引更多人前往源之宮,並藉此提供人力、生命力來源等迫切需要的補給品。但個人認為,就劇情上的表現來看,櫻龍似乎不像是有如此深層思考能力的存在,更有可能是源之宮的貴人們打的如意算盤。

第二個可能則是筆者自己提出,且目前沒看過有人抱著類似的論點:藉由龍胤來繁衍後代。此假說是建立在櫻龍在可能無法持續吸取生命力的狀況下,必須將自己的血脈傳承下去的前提上建立的。雖然聽來有些荒謬,但若是單純以生物而非神靈的觀點來看,的確有其可能性,且這點在遊戲進程中也有出現其他層面的證據佐證,待稍後會替各位做更詳細的分析。

從遊戲的文本中,我們並不清楚,過去的時光裡出現過多少個龍胤御子,還是只有出現過九郎和丈二人?也因此我們很難推定最初的那位龍胤御子出現在哪個時間段裡頭。幸好,這個資訊本身的重要性不高,因此並不影響其餘文本的推斷和閱讀。

綜合目前的資訊看來,龍胤御子和櫻龍在力量作用的方式上,幾乎是一致的:同樣不老不死、同樣是藉由吸收身邊人事物的生命力維持自身的生命,那麼、同樣只有特殊的方法才能傷得了他們;而當周遭沒有了能夠吸收生命力的對象後,龍胤御子同樣會死——這或許就是丈最後的死因,並非真的是病死,而是沒有再從周遭吸取生命力導致自身死亡。考慮到丈與巴的期望是斷絕不死,他們必然是不希望再吸收其他人的生命力、使他人患上龍咳,故必定是極力避免吸收、又或是當時已經沒人可吸,導致二人的生命越發貧弱。

而若是在龍胤御子身上如此,在櫻龍身上恐怕也八九不離十。吸收了葦名地區的在地神靈後,櫻龍仍然需要持續吸取生命力才能延命,因此,祂可能開始吸收周遭人們的生命力:在對陣櫻龍第一階段時的眾白木之翁或許就是祂第一批吸收的人。這些老翁手持笏板——古代上朝覲見皇族時,朝臣手持的物品——輔以源之宮的權力結構、「貴人」與「王宮」的存在、這些白木之翁可能是當時最接近櫻龍或皇族的朝臣們;而這些白色的、具有龍角和龍鬚等龍族特徵的木質老翁們,在戰鬥時會時不時地咳嗽,甚至咳出有毒的液體,那會不會就是櫻龍造成的龍咳呢?

然而,當我們進行遊戲時,我們可以知道,源之宮已經許久沒有接受新的人進入宮中——或許是因為貴族之間的權力鬥爭、亦或是某些有心人士的計謀、亦或是水生村太久沒有出現夠資格的祭品⋯⋯不論是什麼因素,其結果就是源之宮長期以來的人力短缺、缺少獻給神龍的生命力來源,而筆者認為,也就是因為這樣,使得櫻龍和其「不死」出現了變化。

從地理環境上清楚可知,由源之宮制高點的巨石前的水塘流出的水,沿著神域的階梯流下後,在底部匯集成一道又一道的溪流,並且沖入源之宮主體的大湖中,再從大湖向下流至葦名——一道沖入崩落峽谷、流入水生村,另一道則是從金剛山向下,一路流到平田家前,並被人命名為「龍泉川」——而作為源頭的櫻龍,此時卻開始流失生命力,進而使源自其身的源之水,也就是變若水,產生了變質。

在變若水變質之前,其本身的性質必然是良好的,因我們知道葦名地區的人熱愛、甚至會祭拜源之水。而長期飲用這些水在一開始必然是沒有副作用的,至少我們確定那水並不會將人變成半人半魚的怪物,證據有三:首先,在葦名城天守閣裡的葦名流道場中,掛有一幅描述古代戰爭的掛軸——內容描繪的事淤加美族侵略葦名地區的戰爭——當中的淤加美族女戰士的模樣,除了肢體較為修長外,外貌幾乎與正常人類無異;而在一心和英麻提及巴與丈時,並沒有特別講到這二人的外觀有什麼特異之處;另外,葦名眾對這兩人的接納程度高到會在天守閣內特別設置給丈的御子起居室、一心甚至讓巴成為弦一郎的個人劍術教師——倘若此二人的外貌如我們在遊戲中所見的那般非人,葦名想必是不太可能如此輕易地接受這二人。

又,另一個證據則是源之宮貴人的服裝:他們雖然已經化為半人半魚、四手四尾的怪物,但是其衣物仍然是正常的設計,顯見在一開始的時候,穿著這些衣物的貴人們,並不是這樣的長相,而是和正常人類一樣雙手雙足。然而當他們飲用的源之水因櫻龍本身的衰弱而變異時,他們首當其衝;因他們飲用的變若水濃度最高、最接近源頭,使得他們的變化也最為劇烈。貴人們長出了另外一對手、雙腳則退化成軟弱無力的小肢,且長出了四條尾巴,臉面上則是長出長鬚。另一方面,淤加美族的戰士們可能是因為身強體健的關係,變化的幅度相對較小,僅頸部伸長、肢體延長,膚色則是變得慘白如爬蟲。而這些持續飲用著高濃度變質變若水的貴人們,雖然不會因為年歲增長而死,卻會持續地老化,使得他們開始渴求年輕人的精氣——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他們會吸取精氣、甚至是吞食淤加美人血肉 的原因。此外,當隻狼被藍衣貴人吸收精氣而老化後,若是對該名吸收精氣的貴人進行忍殺,可以看到狼撲到對方身上,用刀刺中對方後、以牙口啃噬對方的模樣,故我們可以確定,吞食他人血肉亦是吸收精氣的方式之一。

而綜合以上所述,我們知道,源之宮的變異可能來自於櫻龍自身缺乏生命力來源的後果;我們不清楚這些變異襲擊源之宮的精確時間點,只知道,在盜國血戰期間、巴與丈乘著輕舟漂流至葦名時,變異還未發生。

6.另一種不死——鯉魚:

然而,除了偶而幸運被選為龍胤御子、抑或是長期飲用變若水,源之宮的貴人似乎還有另一種不死的方式——成為鯉魚。從壺之貴人・春長的對話中,我們可得知,巨大的鯉魚亦是不死的存在,且他似乎對於其他貴人選擇的方式(即飲用變若水)相當鄙夷 。

那鯉魚究竟是什麼?為什麼能夠不死?在解釋這兩個問題之前,我們得先釐清,壺之貴人的本質以及為何會變為鯉魚。

從名字上來看,壺之貴人就是「躲在壺中的貴人」,而綜觀全遊戲中所謂的「貴人」就只有一種——也就是源之宮那些穿著狩衣、帶著官帽的貴人。而的確,仔細看壺之貴人伸出來的手臂,我們可以發現,其手臂與貴人們的手臂構造幾乎相同;差別僅在膚色上:壺之貴人的手臂顏色與藍衣貴人不同、但卻與紅衣貴人的膚色相似。

又,稍微仔細觀察源之宮貴人們的模樣、以及鯉魚(特別是色鯉霸主)的模樣,我們其實可以發現許多共通之處:

首先,二者的面部特徵上,都帶有白鬚、人牙等;貴人的雙眼凹陷且圓睜,和鯉魚的樣貌相去不遠。

再者,貴人的皮膚光滑、潮濕感重,幾乎與魚類的鱗皮相去無幾。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貴人們的四手對應著鯉魚的胸鰭腹鰭、退化的足肢對應鯉魚的臀鰭、而四條尾巴合在一起看的話,幾乎就是橫著擺的鯉魚尾鰭了。

綜合上述幾點,我們可以看得出來,源之宮貴人們的變異,基本上是朝著鯉魚的方向走;然而,為什麼並不是所有貴人最終都能成為鯉魚呢?為什麼只有兩個壺之貴人企圖讓自己變成魚王呢?

第一個問題的答案很明顯,是在於有無收集鯉魚鱗片。兩個壺之貴人都在蒐集鯉魚鱗,從他們的對話中,我們可以猜想,這些魚鱗具有特殊的力量,能讓收集夠多者變成鯉魚。

第二個問題的答案,筆者認為,則是與智力的減退和自身的安危有關。不管玩家在遊戲中選擇讓哪位壺之貴人成為新一代魚王,他們的對話能力在成為鯉魚後,都降低了不少;此外,色鯉霸主自身除了知曉「敲鐘表示要被餵食」以外,遊戲中基本上看不出什麼智能的表現,故我們能合理推斷,成為鯉魚後的智能會大幅減弱;或許對一般人來說,智能弱化作為長生不死的代價是相當划算的,但對於源之宮那些喜愛吹笛奏樂、附庸風雅的貴人們來說,智力降低並不是一個划算的交易,且他們已經具有一個長生不死的方法了,就是變若水。

又,從源之宮水底的三具巨大魚屍、以及整個魚王支線的劇情看來,成為魚王雖然看似安全穩妥——不會有變異風險、不會有天敵、幾乎無法靠物理手段殺死——但卻有著隱憂,也就是下一個想成為魚王的傢伙,會以毒餌等手段殺害自身。然而,當成為魚王以後,個體的智能似乎退化到連毒餌都會毫不猶豫地吃下去的地步,這樣的長生不死,真的穩當嗎?或許對於其他貴人來說,這樣一來一往之下並不值得,所以才只有兩個壺之貴人選擇這樣的道路。

魚王看似悠遊水中,沒有任何一般的方式可以威脅得到牠,但實際上,牠卻得時刻提防來自宮門內的毒手。而從水底的魚屍數量來看,這樣的戲碼似乎早已上演過不只一次。

7.蟲附體與仙峰寺的癡狂:

在源之宮水底下的幾具魚屍上,我們可以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狀況:其中一具看來較新的魚屍體上,爬滿了大量的、螢光色的多節蠕蟲。而由魚王支線最後的狀況、以及葦名古地圖上的資訊,我們知道,源之宮的變若水會分別從兩個方向流到葦名地區:一條是經由崩落峽谷的獅猿戲水處、一路輾轉流到水生村;另一條則是流經仙峰寺、再往平地匯流成龍泉川,經過平田宅邸。

而做為遊戲中唯一一個真正出現蟲子的場景,筆者大膽推斷:這些吸附在魚王屍骸上的蟲子,就是所謂「蟲附體」不死身的蟲子的由來。或許有人會說:「等等,但蜈蚣的幼體並不是長成這樣子啊?這個理論有問題吧?」,這樣講的邏輯是通順的,但別忘記一件事:現實世界中,蜈蚣也不是寄生蟲,所以與其說「隻狼裡的寄生蟲是蜈蚣」,我們更應該說「隻狼裡的寄生蟲,是一種狀似蜈蚣的特殊寄生蟲」;由此反推,這些附著在魚王屍體上的幼生蠕蟲,若與現實生活中的蜈蚣幼體長得不同,也是合情合理的。

講了這麼多,筆者想表達的是,這些啃食魚王屍骸的蟲子,十之八九是遊戲中大量「蟲附體」的蟲的來源。這些蟲子可能是某種水生的蟲,啃食魚王屍體後獲得其強韌的生命力;抑或是本就生長在魚王體內的寄生蟲,在其生活週期中得到了與魚王相同的長久壽命——考慮到這些蟲具有寄生的生態,筆者認為應該是後者——而這些狀似蜈蚣的多節寄生蟲,在魚王死後隨水流流到下游地區,也就是仙峰寺和崩落峽谷。

而在開始談這兩個地區的蟲附體之前,筆者想先談談一位特別的角色,也就是真名為八百比丘尼 的破戒尼僧。為什麼特別想提到她,是因為她的名諱也許在間接之中提示了我們,一部份的蟲附體人士的成因:透過食用魚肉的方式而被寄生蟲感染。

在現實中,八百比丘尼的傳說講述的是一個女性,意外吃下了人魚肉而長生不死的故事。而依循我們探索迄今的脈絡,隻狼裡的寶鯉,可能都是由貴人變成的;在某種意義上來說,牠們也可說是廣義上的「人魚」;而若隻狼裡的八百比丘尼也跟現實中的八百比丘尼一樣的話,是否表示她得到「不死」的緣由,也是因為曾經刻意地或意外地吃下了這些「人魚」的肉、進而被寄生蟲感染而得到不死呢?倘若答案為肯定,那麼我們就能確定一部份的蟲附體感染是怎麼來的了。

關於破戒僧的身份、背景等,我們先擱在一邊不提。回到崩落峽谷,我們從魚王支線的結局可以得知,獅猿戲水處就位在源之宮的正下游;此處的源之水濃度高到足以稱為「變若水」,甚至可以長出只有特別的白花。而死去的魚王也因故而被沖到這裡來——或許在白色獅子猿漫長的生命中,曾經誤食過同樣被沖到這邊的鯉魚甚至是魚王屍體,而因此被蟲寄生在體內,又加上自身飲用的水源也是濃度足夠的變若水,經年累月後,其體內的蟲子也長到非常巨大的程度;然而,雖然蟲子和變若水使其擁有強韌的生命力與漫長的生涯,但其生命長到連陪伴牠的母獅猿 都老死了,想必也是相當寂寞的吧?

而另外一條來自源之宮的水脈則是一路流向仙峰寺。我們從仙鋒寺的拳法書、以及寺院內的佈置可以知曉,仙峰寺曾經也是所虔信佛法、追求佛道的寺廟,然而,從仙峰上人成為蟲附體的不死身後,仙峰寺僧眾就開始為追求不死而益發癡狂。除了屏棄原本的拳法奧義書、屏棄佛祖的教誨外,僧眾甚至開始進行殘酷的人體實驗——從寺院境內的廟殿被轉化成血淋淋實驗場所,以及寺院四處被棄置的兒童屍體,我們便可略知一二。

然而,蟲附體雖然帶來不死,卻不是沒有缺點的。從仙峰寺各處擁有蟲附體的肉身佛,我們可以看到:雖然他們不死,然而肉身仍會持續腐朽,到後來幾乎看不出宿主自身保有任何意識,而是變成被蟲子操弄的傀儡、僅存一具空殼的乾屍。或許是因此,仙峰寺眾又開始追求另一種形式的不死,一種近乎沒有缺陷、真正意義上的長生不老——龍胤的力量。

8.變若御子與龍胤御子:

從名諱上來看,變若御子很容易讓人產生誤會,以為她(們)的力量來自於變若水、或是他們讓人不死的方式是靠變若水,然而,她(們)實際上是透過人工方式製造的、所謂「虛假的龍胤御子」 。雖然遊戲中從未展現過她(們)如狼與九郎一般和人簽下不死的契約,但當玩家選擇將打倒蝴蝶夫人後得到的櫻露交給她時,她和九郎同樣都能替狼增加一次回生的能力,可見其作為龍胤的權能上,與真實的龍胤幾乎無異;如果這麼重大的機能她都能達成的話,我們也可以安全地假設:如果想要的話,米娘是可以和人簽訂不死之約的,只是因為一來她極端厭惡仙峰寺的僧眾和「不死」的概念、二來是她唯一想要幫助的對象已經與九郎有不死之約在先,故她就算想幫忙,也只能靠不停地將自己的肉身轉換成米的方式來幫助隻狼。

而我們在前面所做的假設,也就是「龍胤御子是櫻龍的後裔」這件事,也可以在「龍歸故土」結局中得到某種程度上的證實。在這個結局中,米娘吞食了兩顆蛇柿後,其給予的道具「冰淚」在道具說明文上,幾乎與櫻龍的「龍淚」相同;且甚至可以將龍胤御子容納於自己的身體裡。可見得她在吞食了來自土地神的蛇柿後,米娘自身的格位已經等同於身為神靈的櫻龍。反過來說,作為偽品的變若御子能夠成為神靈,作為正品的龍胤御子自然也能夠成為神靈——這點也符合上面的推論,即「龍胤」是為櫻龍的後裔,最終有可能成為另一個如同櫻龍般的神靈等級存在。甚至我們可以大膽一點地假設:櫻龍在成為神靈之前,有沒有可能也是一個這樣子的御子?一個在更大規模上的戲台上演出同樣的「不死」的劇碼的小小御子?

扯遠了,總之,我們現在已經講到了源之水、龍胤、蟲附體、變若御子等不死的系統,現在還剩最後一個,也就是葦名國廢棄地牢裡、由道順進行的所謂「變若水」的實驗。

9.變若水與「變若水」:

從擊敗弦一郎後與英麻的對話,我們可以得知,弦一郎服用了變若渣——也就是高濃度的變若水——所以才能承受狼的致命攻擊而不死。然而,這裡的變若水,似乎和我們前面講到的變若水、以及丈所言的變若水不太一樣。弦一郎飲用的、英麻口中所謂的「變若水」,似乎是種如同禁藥一般的東西,提供飲用者強韌肉體與生命力的同時,卻會使飲用者付出相當程度的代價(如理性、人性等)。那麼真相究竟是什麼呢?

實際上,這兩者的確是不同的東西。就如我們剛剛所講,真正的變若水,純粹只是高濃度的源之水而已,飲用後會使飲者不老不死,然而自從源頭的櫻龍產生變故後,飲用源之水者也會伴隨著一定程度的變異。

而英麻和弦一郎所說的「變若水」,則是在早先由英麻的師父,藥師道玄所研發、並由其師兄弟道策和徒弟道順所「繼承」的一種特殊藥劑。弦一郎之所以會飲用之,則是迫於葦名國遭到內府侵略、常規手段難以抗衡而不得不為的無奈。然而,在這樣的前提下,必然會有的幾個疑問是:這個「變若水」和「成赤之玉」的關係究竟為何?喝了以後的人都會變成赤目嗎?道順在廢棄地牢的實驗究竟是什麼?為什麼會用到櫻鯉的眼球?

在講解這些問題的答案前,我們必須先釐清一些事情:英麻有提到,「變若水」原本是她的師父暨養父,也就是道玄的研究成果,然而最終不知為何——可能是出於良心、亦或是發現研究的成果有過於強大的副作用——他將關於變若水的研究、藥劑、筆記資料全數焚毀,而僅有少部分被道順給搶救下來。故我們可以輕易推斷出兩個結論:

一、這個「變若水」必然是種根基於源之水而調配出來的一種藥劑,因其並不是像我們剛剛所提到的變若水一般,只需管飲用的濃度即可。且飲用二者後,人體產生的變異也有根本上的差異。

二、道順搶救下來的,不論是變若水的完成品、實驗用的藥劑、還是研究的成果筆記,可能僅剩一小部分。甚至我們合理推斷,弦一郎使用的那份變若渣,可能是道順手中僅存的一份而已;而道順在廢棄地牢不停地「與師父道策一起進行變若水的施術」,或許就是因為他們無法精確複製出道玄的研究成果,才會需要委託狼將實驗對象、素材等送過去他們那裡。

簡單來說,他(們)在廢棄地牢進行的,與其說是「變若水的研發」,不如說是「變若水的再現」,試圖再現的,當然是稀世藥師道玄的研究成果,也就是能夠強化常人肉體和生命力、達到近乎不死境界的「變若水」。然而,就遊戲中道順支線的劇情來看,他(們)的實驗(也就是道順口中的「施術」)過程是充滿挫折和失敗的,甚至可以推斷,廢棄地牢裡那些瘦弱、怕火且需要殺死兩次的「喪屍」敵人,很有可能都是道順失敗的研究成果。

然而,這裡牽扯到一個問題:為什麼他們怕火?我們在源之宮看到的那些長期飲用正牌變若水的貴人、淤加美戰士們並不怕火,飲用道玄研究成果的變若渣的弦一郎也不會怕火,為什麼作為道順研究成品的赤目、喪屍等就會嚴重怕火呢?但同樣有著懼火特性的水生村村民,飲用的理應是濃度較低的源之水而非道順研究出的虛假「變若水」啊?為什麼他們又會害怕火焰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很明顯:道順必然是在調製他的配方時使用了某些特殊成分,才使得飲用後的對象對火感到恐懼。而無獨有偶,水生村的村民並非一開始如我們看見時那樣異常,根據倖存的村民 描述,他是飲用了神主釀造給他們的酒水後,才開始出現包括頭腦昏沈、口渴和討厭燈火的異狀。而與神主對話時,他其實自己也清楚,水生村的水「濃度不夠」、不能讓他(們)成為「京城人」;因此,從中我們可以合理推斷,這二人或許都曾試圖藉由某些藥劑、成分或是製程,試著提高「變若水」的濃度以達其希望的標準,而就是這個做法,使得飲用後的人變得特別怕火。

當然,就遊戲劇情與結果上來判斷,我們清楚道順的「變若水」施術終究還是失敗了,施術得到的結果是他口中「已經無法稱為是人 」的廢品。不管他(和他的「師父」)如何努力,他們終究無法企及道玄的才華。所以他(們)才選擇製作同樣能使人變得強悍無比、力大無窮,但副作用更強的「成赤之玉」,也就是使人化為赤目的物品,而此物品又與水生村水下那頭有著赤紅雙眼的「櫻鯉」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從「櫻鯉的眼球」道具說明中,我們知道,櫻鯉就是鱗片不足、不夠真正成為魚王的鯉魚,但仍具有一定程度的不死,至少其眼珠可以常保不朽。而從各式成赤之玉的道具描述(無法如願達成理想者留下的殘餘)、以及其入肚後仍會存留體內的特性 來看,我們基本上可以確定成赤之玉就是以櫻鯉的紅眼製成的最終成品——二者都有不朽特性(眼珠不朽與入腹不化)、二者都是「無法達成理想者」(製成變若水與成為魚王)留下的「殘餘」(道具本身與一雙眼珠)。

那麼,道順(與道策)到底為什麼要進行「變若水」的開發——或是說再開發——呢?我們第一次竊聽他(們)之間的對話,我們就可以知道了:為了葦名國,他們才會主動(或是受到委託)進行「變若水」的施術。而這背後的主謀者,很自然地就是面對內憂外患而迫切非常的弦一郎。或許,我們也可以猜測,一開始道玄選擇開發「變若水」,是為了幫助正在盜國血戰的葦名眾;然而,可能是見到了其扭曲人性的作用、抑或是受到良心譴責,而使道玄選擇銷毀他的研究。箇中原因究竟為何,除非DLC有後續補完,否則我們可能永遠都不會知曉。

10.櫻龍、龍胤、龍咳與淤濁:

龍咳是常人因生命力被龍胤御子或其契約者被吸走後,使其血液產生淤濁而導致的病變,且從遊戲中的對話,我們可知,龍咳若沒有醫治,最終會導致死亡。而葦名地區以往曾經爆發大規模的龍咳,且因當時沒有治療方法,使得大量的人因而死亡,也造成了道玄的遺憾與悔恨 。

我們大致上可以猜想,過往葦名發生的龍咳起因為何:我們知道,在盜國血戰中,丈與巴站在葦名這一方,與一心、鬼庭雅孝(鬼刑部)等人一同並肩作戰,而巴作為劍術不下一心的傑出劍士,且又有不死之約在身,自然被投入到最艱險的戰局中、或甚至是自願投身到熱戰之中。這當中死亡與回生必然是常有的,而就是在這個不停的死亡與重生的過程中,使得淤濁蔓延開來,進而爆發出大規模的龍咳。

而既然龍胤御子與其契約者,能夠抽離他人的生命力為自己所用,沒道理作為其源頭的櫻龍做不到、甚至可能幅度更大。從櫻龍戰第一階段的眾白木老翁,我們可以看到,白色的老翁一直不停地咳嗽、咳出劇毒的毒液,而打倒一定數量的白色老翁後,出現的褐色老翁則不會咳嗽,然而,打倒這些褐色老翁也不會減少第一階段戰的整體血量,只有在將白色老翁全數打倒後,才會讓櫻龍顯出真身。關於這點,網路上已有相當多說法盛行,其中筆者最認同的是下面這個說法:狼打倒的是帶有龍咳與腐敗的老翁,待清除足夠數量後,新的枝枒(褐色老翁)便會出現,而只有等到將這些白色的、象徵淤濁的病根徹底清除時,櫻龍才會真正「盛開」並展露真身。

又,關於櫻龍,還有一個非常特別的議題可以討論,也就是關於那位趴伏在一顆長出了櫻花的巨石前、沈睡著的巫女的真實身份。若仔細觀察,可以發現該名巫女有著不同於源之宮其他人物的穿著——經其他網友 考證,巫女穿著的是更早的奈良時期服裝。而巫女的日文發音與「御子」相同,皆為miko;再綜合上面對變若御子的討論,我們可以得到一個很有趣的推論:有沒有可能,這位巫女是最一開始作為「搖籃」、將櫻龍帶到日本國的一位「御子」⋯⋯?若真為如此,這也解釋了,明明貴為神靈,遊戲中卻從未見到任何與龍有直接相關的物品(如龍爪、龍鱗等),因為此時的櫻龍根本沒有實體,只存在於類似幻廊的夾縫世界中;所以我們才需要透過膜拜與禱告才能與之交戰,同時,也間接強化了為何源之宮和水生村有著常櫻,卻只有那枝由丈折下、後被魁忍・梟盜走的常櫻之枝才能焚香讓人前往源之宮、也只有那枝枝條開出的花才能讓九郎服下後變回凡人——因為那枝條是直接來自於櫻龍、也就是巨石上那些常櫻的枝條,只有那樣的枝條才具有足夠的神力,讓龍胤御子能夠回歸凡人之軀。那麼,我們對陣櫻龍時,其欠損的左臂,或許就是那被丈折下的枝條吧?

櫻龍櫻龍,常櫻之龍,究竟是神龍變成櫻花呢?還是櫻花化為神龍呢?歸結至此,整理一下上面的脈絡,櫻龍看起來更像是如木魁一般的精怪呢。而若上面的假設為真,櫻龍真是由這位不知身份的巫女(御子)從西方帶到日本來的話,那麼其「紮根」在「石頭與水源中」就真的是名符其實的舉動了。我們可以看到,那顆巨石已被常櫻的枝條深入其中,而巨石前的小水塘則是閃爍著特異的光芒,或許就是被櫻龍的神力影響而導致的結果吧?

與櫻龍交戰時,我們可以看到,祂手上拿著的是七支刀。現在網路上已經有太多關於七支刀的資料,我們早已知曉七支刀是朝鮮國獻給天皇的寶物,這或許意味著,櫻龍一開始是從朝鮮國而來?或是曾經在生命中的某個時間點到過朝鮮國?這個部分,筆者實在也沒有一個定論,就讓這個問題保留其開放性吧!

11.不死斬,斬不死:

讓我們來討論一下,遊戲中重要的道具、武器,背景卻充滿謎樣色彩的兩把不死斬——拜淚與開門。
由遊戲中的各種來源,我們可得知,不死斬是唯一能夠殺死龍胤御子、蟲附體等「不死者」的武器。目前遊戲中登場的有兩把不死斬,一把是由狼從米娘處取得的紅色大太刀,刀銘「拜淚」,刀鍔為櫻花狀,其真正的功能則是從櫻龍處取得神龍之淚;另一把則是由弦一郎取得的黑色大太刀,刀銘「開門」,刀鍔為蓮花狀,真正的用途是透過獻祭龍胤之血,將往生者從黃泉拉回現世。然而,已知的資訊也僅至於此,其他的重要信息,例如:鑄造者是誰?最初製造的目的為何?原先是設計給誰使用的?等,我們幾乎無法從遊戲的文本中直接知曉。但是,這麼重要且有趣的資訊,若就這麼放任不予討論,也未免太過無趣,故容筆者獻醜,在此向各位揭示筆者的一些理論與假說。

首先,我們先從整理現有的資訊開始著手。目前關於兩把不死斬,已知的訊息為:

1.一心已經知曉不死斬的存在,並且至少知道一把是黑色,刀銘「開門」、是一把「拔不得」的刀、與「斬斷不死」有密切關聯、可能藏於仙峰寺境內。(黑色書卷內容)
2.一心並不知曉紅色不死斬的存在。(對話與竊聽一心的內容)
3.不死斬本身是設計給不死者使用的大太刀,因拔刀就會奪命。(流派技「奧義・不死斬」內文)
4.不死斬刀身上纏繞的、如同墨般濃厚的劍氣,是瘴氣。(來源同上)
5.不死斬一開始可能是設計給龍胤御子的契約者使用的。(來源同上)

我們可以透過以上五點,再進一步爬梳資訊。首先,為什麼一心會知道不死斬與「斬斷不死」之間的關係,是因為他和巴與丈認識,而在此二人打算踏上斬斷不死的道路時,必然曾與一心有過交流。

再者,由第三、第五點,我們可以合理地假設:最一開始的時候,不死斬可能是被設計來給龍胤御子的契約者使用的。至於為什麼,稍待一會筆者在講自己的推論。

這時我們可以發現幾個很有趣的問題:明明是用來斬殺不死者的大太刀,為什麼卻得是不死者才能使用呢?照理說此類武器不都應該要是「能由一般人使用,用以斬殺不死者」才對嗎?又,若是設計給龍胤契約者的武器,為何只飲用了變若渣的弦一郎也能自由使用?

由第一點的矛盾性、以及現有的文本,我們可以大膽提出一個假設:或許不死斬「斬殺不死」的機能,僅是順帶擁有的,而其最初的真正用途則是如刀銘所述,一把用來召喚死者,另一把則是用來取得龍淚。然而,為何鑄造者一開始會試圖做出擁有如此奇怪功能的刀具呢?又是怎麼樣的匠人才能鑄造出這種怪誕卻又致命的刀呢?這兩個問題我們先不回答,先解釋不死斬為何可被弦一郎甚至是梟 持有:

或許不死斬的機能並不是像大家普遍了解的一樣,「一拔刀就奪命」,而是拔刀後的瘴氣會嚴重傷害拔刀者的生命力,到一般人會直接死去的地步;然而,飲用變若渣的弦一郎擁有極度強韌的生命力,強韌到能夠耐受不死斬拔刀當下帶來的傷害,故其能夠持有並使用之。又,其瘴氣可能在拔刀後會逐漸散去,除非進行使用或收刀,否則其散發的瘴氣可能無法累積到會造成傷害的地步——仔細觀察「開門」在劇情中,其刀身僅有弦一郎刺傷九郎時的動畫中纏繞墨色瘴氣,而在實際交戰時也僅有弦一郎發動「秘傳・不死斬」時才會出現瘴氣;至於由劍聖一心所持時、抑或是由義父持握時,由於沒有使用也沒有收入刀鞘,刀身上都沒有出現累積到足夠纏繞在刀周圍的瘴氣——這或許解釋了為什麼義父既不是不死身、也沒有使用變若水,卻能掌握不死斬而不會有事的原因。

而最後,我們又回到了方才的問題:到底兩把(或可能有更多把)不死斬的鑄造者是誰?為什麼會鑄造功能這麼奇怪的刀?一開始到底是設計給誰用的?

筆者的答案是:這兩把不死斬是由源之宮的人所鑄造的,一開始打造的原因就是為了取得龍淚、還有喚回死者,而兩把刀本來是設計來針對龍胤御子使用的「保險機制」,而「斬殺(其他)不死」和「拔不得」只是沒有意料到的副作用。筆者的猜測如下:

在一開始源之宮出現龍胤御子後,源之宮上下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宮中出現了神龍力量的體現者,真正能夠做到近乎完美的長生不死的存在;憂的則是,這個不老、不死、不會被任何方式所傷的存在,萬一心生反意,或許全源之宮上下的武裝力量擋也擋不住,一個弄不好,還有可能因為他不停復活而使宮中爆發龍咳。因此需要一個解決方案,一個能讓龍胤御子受傷流血、讓他死亡的方案。或許在這個時間點上,源之宮內部也對此舉有所爭議:當中可能有一派認為,龍胤死後還會有下一個龍胤再次產生,既然這樣,何不打造一把能從神龍處取得龍淚的刀,乾脆一舉斷絕龍胤這個力量;另一派則可能抱持著,「既然如此,何不對龍胤及其血脈利用得更徹底些?」,主打對龍胤的血液更徹底的利用,將龍胤獻祭後,從黃泉召喚死者回到現世。為何筆者認為有著兩方的意見,主要是因為兩把不死斬的構造上有著相當大的差異:拜淚很明顯就是傳統的太刀構型,然而開門不論是刀鍔還是兩面開鋒的劍尖,都體現出了十分特異的設計,顯見兩把刀是由不同的人設計與打造的。

總之,兩把不死斬橫空出世,但當初設計者始料未及的是:為了奪去龍胤性命的濃厚瘴氣,卻會使任何試圖拔刀的人失去生命。在這樣的狀況下,他們只好尋求同樣擁有強韌生命力或是再生能力的人,也就是龍胤契約者來保管這兩把刀,並且在必要時使用之。

以上是筆者針對兩把不死斬的起源所做的一些小猜測。由於這些資訊遊戲文本中從未曾提及,故推斷時腦洞大開了點,還請各位見諒。

總之,當巴和丈從源之宮來到葦名地區時,相信這兩把不死斬都還在他們身上。然而,在盜國戰爭期間,不知因為甚麼緣故——可能是有心人士的盜竊、也可能是丟失、或者是託管時所託非人——巴遺失了這兩把不死斬。由於從遊戲的文本中我們知曉,雖然只有拜淚能夠取得神龍的眼淚、完成二人斬斷不死的心願,但若只是要龍胤御子流血,開門亦可做得到。但是,二人最後連以丈的血完成源之香、焚香返回源之宮都沒有辦法,可見得最後他們連開門都失去了。故最終,二人身故後,被葬在葦名城中他們生前最愛的常櫻樹下,只是最後,連常櫻都沒能保住。

12.時間線順序:

作為總結,筆者認為,一個包含上述我們所整理的所有資料的時間表,是再適合不過的了。

1奈良時代(甚至更早)之前,受到古老的岩石、泉水與在地神靈的吸引,櫻龍被一位作為搖籃的巫女(御子)帶來到葦名地區紮根。
2晚不過平安時代,貴人的祖先們來到源之宮的現址,建立起現在的源之宮。並且以櫻龍和巫女作為信仰中心,發展出了自己的文化、宗教、權力結構等。
3由女性構成的淤加美一族收集起源之香的材料,焚香後成功抵達源之宮,並臣服於貴人之下,成為源之宮的武裝力量中堅。
4源之宮對下界(葦名地區)發動侵略戰,是為後人所稱的「遠古戰爭」:
4.1此時的淤加美族,已經掌握了如何操縱櫻龍的力量——也就是雷電——的技術。
4.2因為雷電的緣故,葦名眾吃足苦頭,直到他們學習如何進行「雷返」,並且投入寶刀——小太刀鏽丸——等毒攻手段後,戰況才逐漸逆轉。
4.3戰爭最後以葦名的勝利告終。
4.4部分的淤加美族在戰爭期間於崩落峽谷、葦名底層等地留下了後代、億或是直接定居於斯,成為日後的蛇眼一族。
5葦名遭到他國(不確定是否為內府勢力)侵略,土地被奪,連祭祀源之水都被禁止。
5.1日後被稱為「飛猿」的忍者,與他的女性夥伴「川蟬」一同在菩薩谷修煉忍者技藝。
5.2青年時期的一心擊敗身為盜賊頭目的鬼庭雅孝,後者因此效忠於他,並成為日後一心手下的頭號猛將「鬼刑部」。
5.3源之宮在此時面臨人力危機,急需補充新的人員。
6以一心為首的葦名眾崛起,趁著戰國末期的烽火,下剋上,發動戰爭,後這場戰爭被稱為「盜國血戰」:
6.1此時期的葦名眾,有一心本人、鬼庭雅孝(鬼刑部)、鬼庭雅次(日後成為七本槍之一)、山內利勝(日後成為七本槍之一)、道玄等一眾能臣、猛將,以及身為忍者的飛猿(後退隱成為佛雕師)、魁忍梟、幻之阿蝶等。
6.2巴與丈乘輕舟,下渡至葦名地區,並在此後加入了葦名眾的行列。丈在臨行時折了一支常櫻枝條作為紀念,可能就是日後櫻龍失去左臂的原因。
6.3丈在加入葦名眾後,將常櫻枝枒嫁接在葦名城後方的櫻花樹上,使之成為長年開花的常櫻樹。
6.4可以確定仙峰寺最遲在這段時間已經建寺並具有製作各式佛糖的能力了。仙峰上人此時亦健在。
6.5一心可能是在此時聽聞(或見識)關於不死斬的消息。
6.6兩把不死斬最有可能在此時脫離巴與丈的掌控。至少有一把(拜淚)落至仙鋒上人手中。
6.7飛猿戰果豐碩、斬人無數,但因斬殺過多人而險些化身修羅,後被一心展斷左臂。道玄為此開發忍義手,並在完成後交予飛猿測試、修改設計。
6.8道玄最早可能於這段時間開始開發「變若水」,然爾後又因故而破棄自身的研究。
6.9阿蝶與梟(本名薄井右近左衛門)可能是在此時見識到龍胤的能力,而種下日後野心的種子。
6.10仙峰上人可能也是因為見識到了龍胤的力量,而開始嚮往龍胤之力。仙峰寺的不死研究與人造龍胤計畫,最早可能始於此。
6.11推斷是因丈與巴的龍胤契約、以及巴過於頻繁的死亡與回生之故,葦名地區爆發大規模的龍咳。
6.12飛猿在戰場上遇上年幼的英麻,不久後將她交給道玄做為養女。英麻很快地開始幫忙養父進行傷者的救治,有時也會替飛猿進行治療,並要求他以忍義手雕刻陀螺等玩具進行練習。
6.13飛猿習慣忍義手後,繼續於戰場上活躍,並開發出「忍者義手流」系列武技,使一心替他取了綽號「隻猩」、梟也是在此時見識到忍義手的武技。
6.14盜國血戰最終以一心擊敗敵大將田村主膳而告終。葦名眾獲得勝利,建立葦名國。一心收養了出身平民的弦一郎作為義孫、梟撿到了在戰場上搜刮武器裝備的狼,並將之訓練為忍者。
7盜國戰爭結束後,葦名國建國。遊戲正篇開始前至少二十年以上:
7.1一心為表對鬼庭雅孝武勇的賞識,將田村主膳的片鎌槍賜給他;並賞賜「葦名七本槍」之頭銜給戰爭中表現最佳的勇士,鬼庭雅孝很有可能與其兄弟雅次同為七本槍,甚至是七本槍之首。
7.2道玄未能找出龍咳的治癒方法,抱憾終生。
7.3丈與巴可能是因為看到龍胤之力帶來的慘狀,有了斷絕龍胤的想法;並開始執行返回源之宮的準備作業。
7.4一心指派鬼刑部、巴為弦一郎的教師。
7.5仙峰上人藏起了不死斬,使巴與丈的計劃無法執行。米娘很有可能是在此時看到身為龍胤契約者的巴。
7.6仙峰寺背棄佛祖教誨、以及其拳法奧義書,開始全心投入不死的研究裡。
7.7英麻看見巴試圖在常櫻樹下自刎。在此同時,丈的咳嗽病情加劇。
7.8丈病逝,巴也因為失去契約主的關係而隨後亡故。二人被葬在常櫻樹下。
7.9源之宮因缺乏本應隨巴與丈帶回的人力補充,年久失修而開始破敗。在此同時,櫻龍也因故產生變異,使得源之水也跟著變質。
7.10源之宮貴人與淤加美武士在外觀上開始有大轉變。下游的水生村也開始產生變異。
7.11平田九郎可能於這段時間出生,並且不知為何被選上,成為龍胤之力的繼承者。
7.12梟與阿蝶等將狼訓練成一名出色的忍者,並指派他作為平田九郎的個人護衛。此時梟的野心亦開始萌芽,最大的原因可能是其意識到自身的老去。
8參拜龍泉之年,遊戲正篇開始的三年前:
8.1內府最遲於此時開始對葦名的侵略準備。
8.2葦名家此時由弦一郎掌權。
8.3平田家滅門慘案。作為葦名分家的平田家,表面上是在年輕武士不在時遭到盜賊集團襲擊,全家上下幾乎都慘遭毒手;實際上,是梟作為內應與內府合作,並雇用盜賊以掩飾其行動所造成。
8.4極有可能是因為梟的計謀,狼在事情發生的當下,沒能趕回平田宅邸。待後來好不容易抵達時,宅邸已經被攻陷。
8.5阿蝶與一開始梟合作,但最終想獨佔龍胤之力而將自己與九郎關在宅邸秘密佛堂內,並試圖用幻術操縱九郎、與之訂下不死契約,然未果(才有櫻露 的產生)。
8.6狼趕到救出九郎,並與蝴蝶夫人大打出手,雖然結果是勝利的,但卻遭到義父梟的背刺,命懸一線。
8.7九郎拚死爬入燃燒的宅邸殘骸中,與狼簽訂不死之約,救了狼的命。但後者卻因失血過多和重傷,失去此事件的相關記憶。
9遊戲正篇開始:
9.1在一心的授意下,英麻前往狼被關押的處所,投入書信告知其主九郎仍存活。
9.2狼前往營救九郎,但在蘆葦原被弦一郎半途截殺,失去左臂。
9.3在狼昏迷期間,內府發動入侵,但在大手門前遭鬼刑部領軍擊退。葦名眾摧毀虎口階梯通往主城的橋樑,並沿途佈下重層防衛。
9.4狼一路殺到葦名城天守閣,營救九郎,並擊敗葦名弦一郎。後者先前往仙峰寺探尋不死斬,但在幻廊受到阻止而未果 ,後弦一郎前去探詢另一把不死斬「開門」的存在。
9.5九郎希望與狼一同斬斷不死,狼開始收集焚香材料,並與變若御子相遇、取得不死斬「拜淚」。
9.6梟領著內府的忍者眾,於黃昏時期滲透入葦名城內,攻向天守閣,並以龍胤御子為目標。
9.7若不走修羅結局,狼會在此時擊敗梟,並焚香準備動身前往源之宮。
9.8狼取得龍淚後,時至夜晚。葦名一心病逝,而早先隻狼的行動亦嚴重弱化葦名軍防禦力,再加上家督弦一郎不在、無人指揮葦名軍,內府軍趁機大舉入侵,並以準備好的火攻對抗葦名的秘密武器——赤目。
9.9九郎在隻狼返回前先行由秘密通道逃往城外,然而再度遭到取得不死斬的弦一郎攔截而受傷。狼及時趕到並擊敗後者,但弦一郎藉由龍胤之血與自己的肉身為祭品,將全盛時期的葦名一心從黃泉拉回。
9.10一心雖一直反對使用不死之力,但一來木已成舟,自身復活的事實不會改變;二來心愛的葦名國遭蹂躪;三來亦對弦一郎的決心與悲壯感到欽佩 ;最後,由於想與強者戰鬥的心意,使他決定與狼決鬥。決鬥結果由狼取得最終勝利,一心滿足了,因而引頸就戮。
9.11(龍歸故土結局)狼讓九郎服下龍淚與米娘的冰淚,將御子帶到仙峰寺奧之殿,由米娘作為其搖籃,出發前往西方歸還龍胤。

13.總結:

很感謝大家耐心地閱讀至此,在寫作之初,我也沒想到文章篇幅會輕鬆衝到近兩萬字大關。這或許就是所謂的選題不慎吧?(笑)「不死」這個題目,畢竟貫穿了隻狼這片遊戲的整個主線,是推動劇情的關鍵,所以真的認真探討起來會達到兩萬字,我其實也不該意外才對。

一樣,由於宮崎英高的敘事永遠都是用這種「一千個人有一千種哈姆雷特」的方式在進行,每個人對於隻狼的故事都會有不同的詮釋方式,而筆者的研究也是基於很多前人的考察、考證等而來。筆者絕對不敢說自己的是最好抑或是最正確的,但絕對是目前看到過篇幅最長、題旨最大的(苦笑);故如果看到這邊後,覺得對筆者的理論有所認同、或是想要開啟其他討論、抑或是純粹覺得筆者寫得很辛苦而想給墨水分數的,都很歡迎。

寫完這篇文章後,筆者學乖了,下次決定要以單一角色、物品或事件的方式撰文,不想再來一次這種大的主題論述了⋯⋯

然後,在這邊抱怨一下:WORD轉巴哈的文字編輯真的有夠鳥,我的文章格式、段落和註腳全被吃光了⋯⋯如果大家願意,筆者乾脆把PDF擋傳上來好了⋯⋯

(全文完)

10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91 筆精華,10/2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