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1k

【創作】一夜過後妳和那個男人交換了身體

樓主 肝醬 rhosh182769
GP40 BP-
※跟四個男人交換靈魂的女主,劇情都獨立個性也不同
※腦洞歡樂向,可以對他的身體上下其手還不用負責挺棒的
※本來以為是老梗沙雕向,寫到後面才發現變成正大光明耍流氓了

◎正文開始◎

【李澤言】

睡醒以後,我發現自己是在李澤言的身體中起床的,我變成那個懟天懟地的總裁大人了。
我還慌張的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李澤言的手機響起,我低頭一看。

【來電顯示:某個愛吃的笨蛋】

「……這個不會是李澤言用我的手機打來的吧?」
我無言了幾秒,還是將電話接了起來。

「醒了?」
我聽見自己的聲音從電話那方傳來,帶著李澤言特有的淡然。

「李、李澤言?」我吞了吞口水,不知道為什麼覺得莫名尷尬。

對方嘆了口氣。

「別慌,鎮定點。」李澤言聲音平靜,一點也不像跟異性交換身體的人。「妳待在家裡,我現在過去找妳。」

明明是我自己的聲音,但是被李澤言這樣一說,我本來慌亂的心情奇異的平復下來了。

情緒平靜後,想玩耍的心思就活躍了。

「你快來,不然我要忍不住了……」我壓低聲音,用李澤言特有的低沉嗓音,勾起唇角開口:「一大清早就變成男人,太刺激了,我怕我會不小心用你的身體做出什麼糟糕事情。」

我聽到話筒另一邊有重物落地的聲音,我猜是李澤言把我的包包弄掉了。

「……妳在說什麼亂七八糟的?」

我眨了眨眼。「比如馬上打給魏謙,讓他給我的公司再下個投資什麼的?」

「哎呀?」我瞇起眼低笑道:「大早上的,難道李總想到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了?」

李澤言沉默了下,沒有繼續話題的意思:「我馬上過去,妳等著。」

我捧著已經被掛掉的手機笑出來,開始思考起自己是不是該先去找個聲色場所玩一把──反正我頂著李澤言的臉,鍋都給他背,挺棒的。

【周棋洛】

我只是來找周棋洛,給他送個超級英雄贈品的。
沒想到稍微打個瞌睡而已,睜開眼睛我就變成周棋洛了。

嗯……
一醒來就多了個把,驚悚片都不敢這麼演。

我忽略雙腿之間那種詭異的觸感,準備去找周棋洛──他現在應該在我的身體裡。

我一開門,就看到『我』正用雙手蓋住眼睛,嘴裡不知道在默念著什麼。

「……周棋洛,」我有些無語的看著他。「你在做什麼?」

周棋洛抬起頭:「薯片小姐!我什麼都沒有看、什麼也沒有摸!」

我忍不住笑出來,看到周棋洛用我的身體擺出這副姿態,實在太有趣了。

「看了或摸了也沒關係啊,」我揚起嘴角,愜意的笑起來:「你是周棋洛,又不是別人。」

我張開雙手,嘴邊笑得狡詐。

「過來抱一個,我還沒有用比你高大的身體擁抱過你的經驗呢。」

我看見『我』的面容變得通紅,周棋洛躊躇了下,還是撲過來抱住我了。
懷裡的身體比我想像中還要嬌小,只要伸手就能圈住的體型,看上去有種十分脆弱的感覺。

……奇怪,總覺得好像對自己產生了憐愛感是怎麼回事?

「薯片小姐太狡猾了,」周棋洛將臉在我懷中蹭了蹭,他抬起頭,像是使著性子一樣軟軟的開口:「用我的身體表現出那麼帥氣的模樣,這樣不是太犯規了嗎?」

「你才犯規。」我伸出手捏了捏對方的臉,觸感好軟。「你是不是偷用Evol了?為什麼看起來這麼可愛,我要被你害得彎掉了你知道嗎?」

「才沒有,」周棋洛用我的面容笑著,表情燦爛。「一定是薯片小姐本來就很可愛了,我的身體會本能感到心動的關係。」

「……」
我撇過臉,心臟跳得飛快,感覺要完。

這種要對自己戀愛了的感覺,也太錯亂了吧?

【白起】

我和學長不知道為什麼,交換了身體。

「……學長。」我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掌,骨節分明,是男人的手。我吞了吞口水:「我記得你有腹肌對吧?」

「妳,咳、問這個怎麼了嗎?」
白起脹紅了臉,看見學長用我的臉咳嗽著害羞,真是很新鮮的體驗。

「難得發生這種事,」我伸出手,眼神著迷的看著手臂上的肌肉線條。「學長,你的身體很漂亮,反正現在都交換了,我摸一下自己的身體沒關係吧?」

「而且,」我抬眼看向白起,輕聲誘導:「你也可以摸我的哦,反正都交換了。」

白起征愣了幾秒後,才像是反應過來一樣,整個人猛然站了起來。

「妳一個女孩子的,在說什麼──」
「我已經是男孩子了,」我不滿的反駁道:「學長,現在你才是女孩子!」

我伸出手,握住對方的手指,在白起還沒掙扎之前和他十指相扣。
緊握的手中傳來對方的溫度,我強作鎮定,保持平靜的表情。

「你看,」我垂下眼,好像在光明正大吃豆腐的那個人不是我一樣。「學長,我的手現在比你還大。」

白起停頓了下,並沒有掙脫,而是低聲說道:「那本來就是我的手。」

我的身高現在比白起還高,我一低頭,就能看見對方泛紅的耳根。

「學長,」我有些沉醉的看著白起。「我可以再握久一點嗎?」

「……唔,妳想的話。」
我聽見白起低聲這麼說道。

我笑意更深,得寸進尺的開口:「那我可以摸摸你的腹肌嗎?」

白起紅著臉瞪了我一眼,好像在提醒我注意女孩子的矜持。

「小氣。」我嘟囔了下,接著一手直接將自己的衣襬上拉、另一手抓過白起的手腕,直接將他的手掌貼在我已經暴露在空氣中的腹部上面。「那你自己摸可以了吧?」

「妳、妳──」白起結巴著,面色通紅。

啊,觸感好冰。

學長的手在碰我的肌膚……不對,是學長用我的身體碰觸他自己的身體,我們彼此碰觸雙方肌膚,四捨五入等同於我和白起已經結婚了。

「學長,我們的孩子要叫什麼名字呢?」

白起:「???」

【許墨】

剛和戀人渡過一個同床共枕的美好夜晚,一醒來發現自己變成對方了。

請問正確的應對方法是?

「許墨。」我抬頭,看著正在淡然喝茶的對方,才發現原來我的臉也可以表現出這麼優雅的姿態。

我揚起嘴角,試圖表露出平時他那種閒適的笑容:「我們來重現一次,昨天晚上的事如何?」

許墨喝茶的動作似乎頓了一下。
幾秒後,他才緩緩抬頭,臉上仍然帶著微笑。

「昨天晚上發生了很多事,」許墨用我的面容輕淺微笑著,「我印象最深刻的,便是即使身處夜景中,我卻仍無法將目光從妳的側臉移開。」

「許墨,」我眼神專注的盯著他,揚起嘴角開口:「你在轉移話題嗎?」

他還沒有回答,我便走上前──高度俯視的角度真不錯,我能明顯感受到,自己現在的身體能輕易制伏住對方的優勢。

我彎下腰,伸手抵在許墨身後的椅背,居高臨下看著他。

「我才不信,你聽不出來我指的是什麼事情。」

許墨抬起頭和我對視,明明是用著我的身體,他的表情仍舊沉穩,我甚至能從自己的面容中看到屬於許墨的影子。

許墨嘆了口氣,他伸手撫上我的臉龐。

「就這麼好奇嗎?」許墨的語氣平淡,我聽不出情緒。

「是啊,我特別想知道,男人的感覺是什麼樣的。」我輕笑出聲,側頭吻了吻對方的手。嗓音輕啞著開口:「許教授,你願意滿足學生的請求嗎?」

許墨停頓了下,過了幾秒,我才聽見他似妥協的緩緩回答:「……如果妳真心期望的話。」

許墨話語剛落,我便像是擔心他反悔一樣,直接將他整個人抱起來,放到床鋪上。

「許教授,你可以做好害怕的心理準備了。」

我的呼吸帶著喘息,唇角帶笑,眼神沉迷看著身下的許墨──即使他現在是用著我的身體,但清楚內在是他,我便不可抑制的感到了興奮。

「你之前總是不知節制的讓我流淚,現在,我要讓你體會被玩壞是什麼感覺了。」

「嗯,我想也是。」許墨輕笑了聲,我看不出他的情緒,他仍然面帶微笑與我對視。

「我做好準備了,妳來討回公道吧。」
他說的這句話,像是將我的理智線給斬斷了一樣──

啊,我突然明白,為什麼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了。
果然要當一回男人才能夠理解啊。

※作者的話※

最後差點煞不住狂奔的腦洞,差一步就要踩油門了,好險我最後克制住內心的野獸,很棒(給自己掌聲鼓勵)(我是有職業操守的老司機)

許墨真可怕,我本來真的只是要寫歡樂向,表達一下想讓男人被OX的意圖而已……誰知道不小心把汽油往鍵盤上面灑了(說什麼)

40
-
板務人員:

197 筆精華,03/1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