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9k

RE:【創作文】《如果我不是那個悠然x周棋洛》:分裂

樓主 琥珀アンバー amber76
GP11 BP-
〔同人文〕  
《如果我不是那個悠然x周棋洛》:分裂—續篇
 
△此為幻想同人文,與遊戲內容無關
△自己的腦洞自己開,內裝女主角與遊戲內悠然個性不同,若有冒犯請見諒
△此文無車,附虐灑糖,請小心服用
 
 
 【正文開始】
 
 
  音樂,舞動。
 
  我隨著節奏在拍子上擺動著,身邊好幾個舞群也跟著我的節奏做著一樣的動作,直到最後一個音節落下,ending pose宣告著這次的練習告一個段落。
 
  我的耳際充滿著汗水,經紀人在音樂一結束馬上拿著毛巾走到我身邊,並且對旁邊的舞群寒暄著。
 
  「辛苦你們了,明天的演唱會大家加油!」經紀人的聲音顯得活力十足。
 
  舞群們跟我們道別之後,留下我和經紀人在這演唱會的彩排現場。
 
  時間,晚上十二點。
  我整個人坐在舞台的地板上,感受身體的喘動,畢竟我已經連續跳舞近三個小時了。
 
  「棋洛,我準備了一盒你喜歡的壽司,趕快吃一點……」只見經紀人從一旁拿出一盒我最喜歡的壽司店的盒子。
 
  我看著經紀人,對他露出笑容。
 
  「沒關係,我不餓。」我看著壽司,一點想吃的感覺都沒有。
 
  「棋洛,你從記者會到現在三天了幾乎都沒吃什麼東西,中午便當也只吃兩口,你這樣明天演唱會怎麼會有體力?」經紀人聲音顯得不開心。
 
  我摸著肚子,平常總是三不五時感到飢餓的感覺,這幾天瞬間消失了。
 
  經紀人沒好氣地看著我,只見他走到後面放下壽司盒,拿起一袋塑膠袋。
 
  「不然,你看看這些有什麼想吃的?」他的手在塑膠袋裡翻攪,接著拿出一包包平常他連碰都不讓我碰的……薯片。
 
  「我可是為了怕你體力不支,又看在你這三天像瘋子一樣一直工作,才特地開放這些給你吃。」他拿起其中一包口味的薯片遞到我面前。「快點,吃點東西。」
 
  我看著在我面前的餅乾包裝,上頭還印著這次新的鋼鐵人卡片廣告在包裝上……那張我已經不需要特地去蒐集的卡片,那張悠然用來盒我斷絕聯繫的卡片……
 
  我閉起眼睛,深深吸了口氣,張開眼看著經紀人,笑著。
 
  「不用了,我不想吃。」我從地上站了起來,手上拿著毛巾擦著臉頰上的汗。「對了遠哥,我剛剛最後的動作是不是應該在柔和一點?我覺得我好像太剛硬了?」我一邊比畫著剛剛的舞步,一邊正在想辦法逃避自己的心……
 
  那顆沒人有能夠理解我的心。
 
  「周棋洛!」經紀人似乎發火了。「有什麼事你乾脆說出來,不要一直裝成無所謂可以嗎?」
 
  我背對著經紀人,大概就是不想再繼續笑著。
 
  我緊緊的握住自己的手,那毛巾被我捏在手裡蹂躪著。
  
  「不然,我乾脆演唱會前搞失蹤,到山上躲個三天兩夜好了?」我的語氣或許還在佯裝輕鬆,但是熟悉我的經紀人一定知道,我有多麼難過……
 
  「棋洛……」經紀人看來語氣放軟了。
 
  「算了,不吃就算了,快回去睡覺……明天中午就要到現場準備妝髮了……快走了。」我聽見經紀人收東西的聲音,我抓著毛巾,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反正,無所謂了……
  我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演唱會,人滿為患。
 
  這次演唱會創下戀語市今年售票演唱會最快秒殺的紀錄,這場關於我出道三年的演唱會,即將舉行。
 
  坐在後台正在弄著這次演唱會的妝髮,我看著鏡中的自己,各種化妝品塗在臉上,試圖蓋掉我臉上一層又一層的憂鬱。
 
  「哎呀棋洛,今天你皮膚狀況很不好喔,是不是昨天沒有敷面膜保養啊?」我的專屬化妝師正在抱怨我的難上妝。
 
  我吐了口氣,將嘴角硬是往上揚。
 
  「真的嗎?所以已經畫不出帥氣了嗎?」我故意稍稍挑著眉看著鏡中倒映的化妝師。
 
  「才怪……棋洛你還是超級無敵帥氣的!只是跟平常完美零瑕疵的肌膚比起來,今天你的皮膚乾燥很多!」一邊說,他還是將那些化妝品塗在我的臉上。
 
  「只好麻煩超專業的Katty大師幫我畫出完美的舞台妝了!」我看著化妝師,對他眨了一下眼。
 
  「哈哈,棋洛你真是嘴很甜啊!難怪大家都這麼喜歡你!」化妝師開心的要飛上天似的。
 
  「是嗎?大家都……喜歡我嗎?」我的聲音,有點降了下來。
 
  我刻意將眼睛閉上,試圖關掉一些每一日復一日我要面對的偽裝。
  好累……
 
  最累的不是這些身體上的勞累,最累的是我明明難過、心痛卻還是要笑著告訴大家我很好。

  但我真的……很不好。
 
  不好到快要支持不下去了。
 
 
  演唱會,這不是我第一次開演唱會,所以我並不陌生。
  我看著手中那一張被退回的VVIP門票,緊緊捏在手上。
 
  "妳一定要來,我希望妳來看。"那天我對悠然說的話,還繞在自己腦中。
 
  悠然,我一直以為,我跟妳之間是最特別的,我對自己充滿著自信,我也相信妳的在意是屬於我……但我或許錯了。
 
  我不如自己想像的這麼特別。
  即使我知道,妳也跟其它三個人斷了聯絡,妳和我一樣埋頭在工作之中,彷彿如果放下這些忙碌,身體就會被寂寞跟痛苦給完全吞噬。
 
  形同陌路。
  這真的是,我們之間的結局了嗎?
  
  
  我將門票放在桌上,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周棋洛,該做的還是要做,就像妳告訴悠然的那樣,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
 
  其他的事情,就不管了……
 
  燈光,四聚。
  音樂,響起。
 
  麥克風緊握在手中,歌聲從那環繞音響中傳了出來,我的歌聲、我的思念、我的痛苦,都隨著這又快、或慢的歌曲,一一的傳達出來。
 
  演唱到了最終,我看著情緒沸騰的台下粉絲們,燈光灑在我身上,只要再和大家道謝就能結束今天這場讓我筋疲力盡的表演……
 
  我握著麥克風,看著舞台下黑壓壓的萬頭鑽動,眼神有點放空,看著前方。
 
  「今天,真的很開心能跟大家度過這麼特別的夜晚,今天能夠讓我在舞台上發光發熱,都是因為有妳們!」我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遞在這能擠滿萬人的場地上。
 
  底下發出躁動,或許為了我的感性發言而鼓譟著。
 
  「但今天,我最要感謝的,其實是一個人……」我握著麥克風,將我這幾天來心底默默排演了好幾百遍的台詞,順口而出。
 
  「誰?」底下的粉絲唱和跟著我問著。
 
  我輕輕的笑了一下。
 
  「是一個很特別的人……」我現在的笑,不是假裝的,是發自內心……
 
  我大概可以想到經紀人現在在後台一定非常恐慌,因為彩排完全沒有這一段,當然,這是我精心安排,原本希望悠然一定要在現場看到的一段特別演出。
 
  「這個人,因為一張蝙蝠俠的卡片,成為我心裡最重要的人……」我說出那一段,屬於我跟悠然的相識。
 
  底下的粉絲發出驚呼聲。
 
  「而這個重要的人,本來今天應該要出現在這裡,聽著我對她做的感性告白,只可惜,我只能透過轉播告訴她……」我握著麥克風,低下頭……
 
  深深吸了口氣,我感受胸口那股快要瘋狂的節奏。
  抬起頭,看著那轉播畫面,我的臉清楚的映在上頭。
 
  「我想對妳說,謝謝妳,謝謝妳這些日子給我的那些鼓勵……就算我再忙再累,妳都會在我身邊的那些日子……」我看著畫面中的自己,狼狽不堪。
 
  「謝謝妳──薯片小姐。」我說完,眼前一片白──
 
  身體,不受控制的倒了下來──
 
 
 ◇
 
 
  「老闆!」悅悅,急躁又大聲的衝進會議室。
 
  而我正在開會,在為了華銳撤資後要到處找資金挹注的解決方式。
  安娜瞇著眼看著悅悅。
 
  「我說悅悅,妳能不能哪一天不要這麼毛躁,安安靜靜的可以嗎?」安娜有點調侃著悅悅。
 
  只見悅悅握著手機,急著衝到我面前。
 
  「就是事態緊急啊!」悅悅將手機拿到我面前,但真的太近了一時間我根本看不清楚。
 
  「剛剛有快訊,周棋洛在演唱會舞台上暈倒了!聽說現在人在戀與醫院。」悅悅的聲音,彷彿刀一樣穿過我的耳朵,也順便一刀穿進我的心。
 
  我緊張的站了起來。
 
  「什麼?怎麼會?各位對不起,會議可能延到明天了,我得去一趟醫院。」我緊張的,抓起包包,拚了命的往外衝。
 
  攔上計程車,緊張地坐了上去。
 
  「戀與醫院,謝謝。」喉嚨感到一陣緊,我從來沒有那麼慌亂過,就算在我決定放棄陷害他們,被那未知號碼傳來的死亡簡訊威脅時,都不覺得有這麼慌亂。
 
  我緊張打開手機,果然熱搜前十名馬上就被周棋洛的新聞佔滿。
 
  『周棋洛在演唱會最後暈倒了!』
  『周棋洛因為key流言壓力過大?所以身心俱疲?』
  
  而熱蒐的第一名『到底誰是周棋洛的薯片小姐?』看到這個標題,我的心震了一下……
 
  這是什麼意思?
  薯片小姐是周棋洛常常這樣叫我的暱稱,為什麼會出現在熱搜榜上?
 
  我點開底下那短短一個小時就累積上千則的留言,不少人分享了一段影片,註明『演唱會不小心流出!周棋洛對薯片小姐的真心告白!』的短片。
 
  這是什麼意思?
 
  周棋洛在演唱會、大庭廣眾下?對我……真心告白?
 
  我忽然想起那天,就在周棋洛揭穿我那天,他遞給我演唱會的門票,還告訴我一定要去……
 
  難道,他早就計畫好要在舞台上這樣做了嗎?
 
  我看著那段被偷錄影的影片,畫面黑黑乎乎的,但是周棋洛的聲音清晰可聽。
 
  『我想對妳說,謝謝妳,謝謝妳這些日子給我的那些鼓勵……就算我再忙再累,妳都會在我身邊的那些日子……謝謝妳,薯片小姐……』隨即,傳來四處的尖叫聲。
 
  周棋洛穿著表演華服的帥氣身影在舞台上,燈光四射下,一應倒下──
 
  我的眼淚,隨著影片的傾倒跟著滴落……
 
  周棋洛……你是笨蛋,你這個大笨蛋……
 
  我緊緊握著手機,眼淚不受控制的胡亂滴落,我已經壓抑不住這幾天來我忍下來的眼淚,在這沒人認識我的空間中胡亂發洩著……
 
 
  計程車司機可能嚇壞了?
  我付了錢也沒找,就趕緊跑下計程車……果然,醫院門外已經擠了一大堆記者、還有眾多擔心的粉絲……
 
  警察已經在一旁圍起人牆,試圖將那些暴動的粉絲擋下來。
 
  萬頭鑽動,我看到一個很熟悉的身影。
 
  我舉起手大喊:「沈遠、沈遠!」我也顧不得別人對我的異樣眼光,我只想吸引經紀人的注意。
 
  果然,他馬上就看到我,穿過一群記者面前走到我旁邊來。
 
  「悠然,妳怎麼來了?」沈遠的語氣有點緊張,大概深怕我又在這風口浪尖上給他製造更多麻煩。
 
  「棋洛呢?周棋洛還好嗎?」我擔心的問著,尤其看見媒體這麼大陣仗,深怕棋洛身體狀況不太好。
 
  「先別在這談了,我帶妳進去,剛好妳幫我顧好他……我還得應付這堆記者。」他說完,拉著我的手穿過記者群陣中,走到警察擋下的人牆之後,走進了醫院。
 
  VVIP病房。
 
  我看著那VVIP的字樣……本來今天,我的確是該去演唱會的VVIP貴賓席坐著,但沒想到我沒去,反而來到了一間寫著同樣VVIP的病房。
 
  看來,不管有沒有門票,今天都逃不開與周棋洛的面對。
 
  經紀人看著我。
 
  「他這幾天都沒吃什麼東西,所以血糖過低體力不支暈倒了,正在幫他補充葡萄糖,所以他還在睡,先別吵醒他讓他休息……再麻煩悠然妳幫我顧一下,我得先去和公司討論對策。」經紀人緊張的交代著,就打開了上密碼鎖的病房門,我走進去之後,門就鎖上了。
 
  一眼望去,不虧是貴賓的病房,高級的像飯店一樣。
 
  病床上,一頭閃耀的金髮明顯地躺在上頭,我走到他旁邊,平常那總是朝氣蓬勃的臉蛋,反正映著死灰,毫無血色的昏睡臉蛋,真的很不適合周棋洛。
 
  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著他。
 
  「棋洛……」我緩緩叫了他的名字,他並沒有動靜……或許,還在睡吧?我看著他的手,那好看的手指截明顯,我不敢握住他,只敢伸出食指輕輕碰觸他的手背。
 
  「對不起……都是我害的……」我低著頭。
  「我這麼壞、我這麼糟糕的這樣對你,你卻還不願意傷害我、還這樣傷害你自己……對不起……」我的聲音哽咽著。
 
  「我不夠資格,接受你的那段感謝……我根本……不夠資格當你的……薯片小姐……」說著,眼淚又不爭氣掉落,這次,滴在周棋洛的手上。
 
  「誰說的……」忽然,周棋洛的聲音,出現在我的啜泣聲之間。
 
  我抬起頭,臉上的眼淚大概已經落的混亂,我看著周棋洛,他半睜著眼看著我……
 
  「周棋洛……你、你沒事嗎?我去叫醫生……」我緊張的,想要藉由轉身逃離,抹去這場尷尬的懺悔與眼淚。
 
  但可惜,我的手馬上被周棋洛的手給拉住。
 
  「悠然。」他叫我的名字,每次他叫我的名字,我的心總是會跳躍……
 
  我背對著他。
 
  「不可以走……」聲音聽起來,他似乎想要從床上爬起來。
 
  我緊張回轉過頭去攙扶著他。
 
  「你要躺好、經紀人說你不能亂動……」我的手拉著他插著點滴的手,想試圖讓他躺回床上。
 
  只是周棋洛一個擁抱,困住了我。
 
  他緊緊的抱住了我。
 
  「如果我再讓你從我手上逃跑一次,我就真的無法原諒自己了……」他抱緊著我,臉埋在我的肩上前。
 
  「周……」
  「謝謝妳來了……」周棋洛又不給我機會辯解,說著他想說的話。「本來我想很有氣氛的在舞台上,看著坐在VVIP貴賓席的妳,對望著告訴妳我的心意……但是出了意外,但我還是很感謝,最後妳還是出現了……」他的聲音和平常的陽光爽朗不同,那是一種充滿懇摯的乞求……
 
  「所以我知道,悠然妳……是因為太在意我、太愧疚才選擇離開;如果妳今天不出現,我會選擇放妳走,但是出現了……我就不會放開了。」他的聲音充滿堅定,堅定的令人為他感到心疼。
 
  我站在那,他抱著我。
  原本總是遲遲不敢碰觸他的手,緩慢卻逐漸充滿力量的,碰觸上周棋洛的髮絲。
 
  「棋洛……你真的,一點都不怪我?」他的頭髮蓬鬆柔暖。
 
  「不會。」他終於移開他的臉,坐在病床上抬起頭來看著我,用他那雙湛藍無比的眼神告訴我關於他的堅定。
 
  我伸出另外一隻手,輕輕觸摸上他的臉頰。
 
  「那我真的……可以繼續……喜歡你嗎?」我的聲音顫抖,手也在顫抖,眼淚也逕自框在眼中顫動。
 
  周棋洛鬆開一隻環抱我的手,握上我那隻不敢輕易碰觸他臉頰的手,我可以感受他手心的冰涼。
 
  「可以,你可以喜歡我……一輩子。」他說完,笑了。
 
  他的笑,就猶如陽光灑落般的溫暖;他的笑,就有如充滿力量的加油聲筏;他的笑,就彷彿能夠在心中滋潤開出一朵美麗小花那樣……
 
  果然,世界上如果有一種最好看的笑容,我想那份笑容,就叫做周棋洛吧?
 
 
 
 
  我切著手中的蘋果,周棋洛看著我,嘴角的笑意藏不住。
 
  刻意避開他充滿關愛的眼神,有點不自在的。
 
  「你……不要一直看我啦、」我刻意轉欠過身,將臉刻意避開他一點。
 
  只見他伸出手將我的椅子稍微轉向他一點。
 
  「不要,我就想一直看一直看。」很有周棋洛風格的,可愛任性。
 
  我放下刀子,將且好且片好的蘋果拿給他。
 
  「我剛剛哭的眼睛腫腫的很醜,別在看了,快點吃一點蘋果,我等等再去買你喜歡的東西給你吃。」我鼓著嘴,覺得有點不自在。
 
  他沒有接過蘋果,但反而伸出手,把我拉上病床。
 
  「周棋洛?你……你要做什麼?」老實說,雖然周棋洛年紀比我小,但是他總是能夠把我搞得非常害羞。
 
  「我想要薯片小姐餵我吃!」他居然又提出一個令人覺得心跳加速的要求。
 
  「餵?我、這……如果有人進來、經紀人可以隨時會……」我緊張的有點胡言亂語,看著周棋洛。
 
  只見周棋洛反而伸出手把我整個人圈抱住,將臉靠在我的肩上。
 
  「他們才進不來,我剛剛偷改密碼鎖了。」他一邊說,一邊笑著。
 
  「嗯?你不是一直坐在床上?你怎麼?」我無法置信地看著他。
 
  他竊笑的看著放在一旁的手機。
 
  「沒有我Key做不到的事情啊!」說完,他將下巴頂住我的肩膀,整個臉幾乎是貼在我的臉龐邊。
 
  呼──
 
  我覺得躁熱到快要喘不過氣了……
 
  我手上抓著一片蘋果,皺著眉頭,咬著嘴唇……
 
  「那……要……怎麼餵?」腦袋似乎空白到要爆炸了……
 
  只見周棋洛從我手上拿走那片蘋果,咬了一口。
 
  「像這樣。」然後那口蘋果,跟著他的唇,一起進到我的嘴邊──
 
  腦中的片空白,似乎爆炸了。

                     【完】
 
=====================================================
 
  
 世界上如果有一種調情可以讓人覺得超級可愛
 那大概就叫周棋洛吧~
 
 最後一口蘋果餵下去,琥珀自己都覺得年輕了十歲~
 可愛爆炸,跟悠然一起爆炸!

 總之我算是虐棋落虐了一篇半啊!尤其續篇前半部的他讓人更心疼……幸好我們總是有話直說勇往直前的洛洛,最後終於獲得毒蘋果之吻。
 
 好棒~
 
 終於這個系列結束了三篇,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開始期待李總了!
 
 總之也謝謝大家一直有持續再喜歡琥珀文章的人喔!(寫文章都一直把要畫的賀圖放置play真糟糕)
 
 
■喜歡系列文章也可以參考其它篇■
《如果我不是那個悠然》系列
☆白起:侵犯(共兩篇)
☆許墨:深陷(共兩篇)
 
 
希望有機會我可以創作出更多歡樂圖還有虐大家的文章
(喜歡跟琥珀玩也可以偷偷參考一下粉絲團 #琥珀的塗鴉日常)


11
-
板務人員:

166 筆精華,02/1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66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