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
GP 28

【閒聊】維琪聖座與自由鳶尾背後的美麗與哀愁--法國海軍元帥達爾朗簡史

樓主 艾蜜莉小朋友 lovepeiper
GP156 BP-
本版首PO,個人很喜歡二次世界大戰的歐洲戰場,這次碧藍航線大型活動出了很多漂亮的法國船,活動主軸又是影射二戰維琪法國與自由法國的卡薩布蘭卡海戰,因為實在太喜歡法國船了,再加上在博客來看過一輪之後幾乎沒有在講法國海軍的繁體中文書,覺得有點可惜,乾脆看手邊現有的中文書+外文書+網路現有的資料自己整理好了。

個人是個業餘歷史愛好者,有錯誤是不可避免的,畢竟資料量很龐大,尤其是船艦上的數據這些特別不在行,只是比較喜歡歷史人物而已,覺得在眾指揮官投向法國艦娘的懷抱前,簡單寫一下她們身為船艦的前身歷史、與她們密不可分的法國海軍元帥的一生。

以下正文,文長還請多包涵。

============================================

法國海軍自從17世紀成立後,就是一隻很強大的海上艦隊,在一次世界大戰前,威力僅次於英國皇家海軍而已,曾經是世界第二強大的海軍。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受到簽署華盛頓海軍條約的關係,連帶海軍也受到影響,儘管在建造大型水面艦艇噸位有下修,但根據當時的統計,一次世界大戰後的法國海軍在噸位上有到世界排名第四的水準,當時的條約是限制法國海軍不得超過17.5萬噸和5艘主力艦。

還沒被希特勒的納粹德國佔領之前,法國擁有的水面艦隊比起德國可以說是強大不少,再加上希特勒本人對德國海軍水面艦艇的不信任,當初德國在閃電戰佔領法國的時候,除了考量到擴展領土的戰略考量,想要將強大的法國海軍納入麾下的打算應該也是有的,雖然希特勒本人不知為何莫名討厭德國海軍的水面艦艇,深信潛艇才是王道,但法國海軍高達17.5萬噸的噸位的海軍應該也是希特勒佔領法國的另一個原因。

提到法國海軍就必須提到他,弗朗索瓦·達爾朗(Jean Louis Xavier François Darlan,1881年8月7日-1942年12月24日),二次世界大戰的法國海軍總司令。



個人覺得達爾朗是個時代的悲劇,他的爭議很大,因為當初德國佔領法國後,推了法國人一次世界大戰的民族英雄貝當成立了法蘭西國(即維琪法國),那時候貝當年事已高只是個傀儡,那時候的達爾朗是貝當政府中的一個重要的存在,他不但是當時的法國海軍元帥,還當過維琪法國的外交部長等重要的職務,最後他在同盟國入侵法屬北非的時候倒戈了,在1942年底被一位激進份子刺殺身亡。

有人認為達爾朗是賣國賊,有人認為他西瓜偎大邊,但是在法國被德國佔領那段時間,整個法國是很混亂的。高盧民族有著與生俱來的高傲,面對被德國佔領、在貢比涅曾經的勝利之地簽下降書,以及看似是來幫助自己的英美聯軍、但其實是各懷鬼胎的同盟國,法國不想往德國或是兩邊倒戈,最後造就了法國艦隊土倫自沉事件,以及達爾朗自己的滅亡。

比起在亂世率領流亡政府與英美合作、建立自由法國對抗軸心國並開創法國第五共和的戴高樂,個人喜歡達爾朗勝過於戴高樂,戴高樂無庸置疑是當年法國的英雄,被現代法國人票選為法國最偉大的人之一的他是法蘭西精神的核心人物,重要性與名聲自然不在話下,達爾朗的投機主義跟戴高樂比起來的確不是執得讚頌的,不過在戰亂時代達爾朗應該算是盡力保護住了強大的法國海軍艦隊,雖然有些在土倫自沉的船艦最後被英美打撈起來加裝美軍武器就是了,像是著名的法國戰列艦黎塞留。

達爾朗出生於1881年,家族都是開船的,曾祖父打過特拉法爾加海戰,但他的爸爸是律師,沒去開船也沒去當海軍軍人。1895年,達爾朗加入法國海軍,1898年進入布雷斯特海軍學校,畢業後曾經指揮過輕巡洋艦。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達爾朗表現相當優異,長官都很喜歡他,認為他具備強大的指揮能力,當時的他是在貝當元帥麾下參與戰爭的。

達爾朗在1930年代的時候已經是法國海軍中將,那時候的他已經發現希特勒掌權下的納粹德國蠢蠢欲動,他曾經提議要英國趕快對德國實行當時凡爾賽條約對德國簽署的軍事限制內容,但當時法國跟英國都沒有理會他。達爾朗也發現納粹德國跟墨索里尼的法西斯義大利不久就會發動戰爭,認為法國應該及早進入備戰狀態,但也沒人理會他。

1936年,達爾朗被任命為法國海軍參謀長,已經是當時法國海軍的主導者之一,過沒多久伊比利半島上的西班牙爆發內戰,達爾朗主張法軍應該要介入當時的西班牙內戰,但不管是法國還是英國都還是沒理他。達爾朗在進入法國海軍核心權力期間,對於整個法國海軍做出了一定程度的貢獻,在1930年代前期,受到德國建造德意志級袖珍戰列艦的影響,法國海軍受到威脅,後來也批准了敦克爾克級戰列艦的建造計劃,又陸陸續續了建造了很多艦艇,許多二戰時期法國船艦的建造與計畫與達爾朗有關。儘管他的建議常常沒人聽,但在二次世界大戰開打前,法國海軍的實力是不容小覷的。後來在1937年,達爾朗變成了海軍上將,也晉升海軍總司令。

在二次世界大戰歐洲戰場還沒爆發前,達爾朗的仕途看起來真是一路順遂,如果法國沒有這麼快就在1940年陷落,也許達爾朗現在可能也是法國的戰爭英雄之一。雖然個人不懂海軍戰術,但看資料的時候總是會看到資料上會讚賞達爾朗的一些思想,雖然他曾經一開始支持法國建造航空母艦,後來因為覺得法國的海岸線太奇特,不方便航空母艦的運用,所以後來又說不要建造航空母艦了,因為這樣,法國的航空母艦就只有貝亞恩一艘,後續的霞飛級因為卡到大戰的關係,原訂兩艘航母的霞飛跟潘勒韋都沒建成。

目前翻找到的資料中,很多史料都有寫到,達爾朗是個很討厭英國的人,不過卻沒給出一個原因。但因為嚴重仇英的原因,當初1940年法國敗戰在即,達爾朗就主張跟德國議和,也不要跟英國合作,就因為這個因素,後來法國海軍艦隊在土倫自沉也跟達爾朗自己仇英的情節脫不了關係。

在1940年法國還沒被納粹德國入侵之前,法國海軍曾經有一隻很強大的部隊Force de Raid,這隻集戰時法國海軍精銳船艦大成的大型水面艦部隊在1939年戰爭爆發後負責巡邏任務,保衛北大西洋的海上安全。這隻艦隊的的旗艦是敦克爾克級的敦克爾克跟史特拉斯堡,另外還有La Galissonnière級巡洋艦、莫加多爾級驅逐艦、空想級大型驅逐艦、航空母艦貝亞恩所組成。

在幾個小時後就會正式上線的法國活動中,有兩艘船就是隸屬於這個艦隊的,分別是敦克爾克級戰列艦首艦敦克爾克、空想級大型驅逐艦凱旋號。





Force de Raid這隻法國海軍艦隊裡面的驅逐艦有一部分是由超級驅逐艦構成的,尤其是空想級的驅逐艦擁有很高的航速,空想級驅逐艦無論就排水量,裝備以及航速,相對於他國的驅逐艦要強得多,除了沒有得以巡洋的續航能力和幾乎犧牲了所有的裝甲防護力以外,幾乎和其他海軍強國的輕巡洋艦也不相上下,這種法國獨有的艦種,往往被稱為超級驅逐艦、大型驅逐艦。

但是法國的迅速淪陷已經無法拯救法國海軍的命運,擁有再怎麼強大的超級驅逐艦等水面艦艇都一樣。1940年6月22日,法國在貢比涅與德國代表團簽訂了停戰協議,納粹德國扶植了貝當成立維琪法國政府,根據停戰協議的約定,法國海軍艦隊除了保護法屬殖民地與維琪法國的少部分艦艇,其他都必須解除武裝。可是神奇的是,納粹德國並沒有強制徵用強大的法國海軍,反而是讓法國自己管理,當時的法國海軍艦艇一部分在南部的土倫,有些在法屬阿爾及利亞奧蘭港,阿爾及爾、卡薩布蘭卡等地方。

從法國被德國佔領後,法國海軍艦隊就要面臨接下來的悲劇了:凱比爾港海戰、卡薩布蘭卡海戰、土倫自沉

凱比爾港海戰應該是加深達爾朗本人對英國的仇恨的最後一根稻草。德法簽訂停戰協定後兩個禮拜,當時的達爾朗在面對法國被德國佔領的情況下,身為海軍總司令的他選擇效忠維琪法國,也因此法國海軍還得以駐守在法國南部跟法屬北非,但這樣的行為引起英國首相邱吉爾很不爽。在邱吉爾看來,貝當的維琪法國政府根本是希特勒納粹德國的傀儡政權,當時的法國海軍艦隊實力又不可小覷,面對僅次於英國皇家海軍的法國海軍,邱吉爾曾經在法國投降前跟達爾朗協調過,達爾朗向他承諾「絕不會讓法國海軍艦船落入德國人手裡,因為那是違背法國海軍傳統與榮譽的行為」,但邱吉爾不相信達爾朗的說詞,當時有敦克爾克大撤退的敗仗,再加上維琪法國跟德國簽署停戰協定已經違反戰前英法簽署的約定,邱吉爾決定不計代價也要摧毀法國海軍的力量。

因此,邱吉爾決定執行弩砲計畫(Operation Catapult),凱比爾港海戰(Attack on Mers-el-Kébir)只是其中一部分的戰役。1940年7月1日,邱吉爾下令英國皇家海軍的一支艦隊往地中海、法屬阿爾及利亞開去,那裡的幾個港口停泊著法國海軍的主要艦隊。這隻英國皇家海軍的船隻有當時象徵英國強大海軍威力的巡洋戰艦胡德號擔任旗艦,後面伴隨著英勇號戰列艦、決心號戰列艦、皇家方舟航空母艦以及一些巡洋艦跟驅逐艦。

剛好碧藍航線遊戲內有胡德跟皇家方舟,合理推斷如果活動有要重現凱比爾港海戰,應該會有他們的戲份。



1940年7月3日,這隻英國艦隊到了凱比爾港外面立刻封鎖海港出口,對港內所有法國海軍船艦下了最後通牒:立刻離港與英軍共同作戰,並把船隻開向英國控制之港口,船上軍官與士兵將會遣返。如果前面說的違反了德法停戰協議,可選擇把船開向美國所屬港口,把軍艦交給美國保管直到戰事告終。但毫無作為的話,法國海軍必須在六個小時內將軍艦鑿沈,否則英國海軍將會實行武力攻擊。

英國下了最後通牒,當時在港內的法國海軍Marcel-Bruno Gensoul完全沒任何動作,採取拖延戰術跟後方的法國海軍總部進行協商,就這樣雙方僵持了好幾個小時,英國方原先希望可以和平談判解決,這樣大家都不用開砲,但法國方完全沒有要動作的意思。

那時候達爾朗也知道這件事情,本身就很仇英的他根本不會想跟英國談和。拖到後來英國方受不了了,因為法國海軍將領Gensoul被英國最後通牒惹火,根本沒有要出來跟英國人見面的意思,他堅持「法國艦隊不會向德國投降,但也不會向英軍的最後通牒屈服」。邱吉爾知道了這件事情,眼看雙方僵持下去也不會有任何結果,他就下令英國艦隊必須完成任務,這樣一來英國艦隊除了對法國艦隊開火,也沒有別的法子可以想了。

傍晚17:15,英國海軍James Somerville中將對法國海軍敦克爾克號戰列艦發出最後一封警告,告知法國海軍在17:30前,如果不照著最後通牒中任何一項去做,英方只能開砲將法國艦艇擊沉。Gensoul認為英國只是示威,應該不會有舉動,結果沒想到英軍在17:54開火,胡德號主砲率先開火,皇家方舟航空母艦上的魚雷機起飛對法國軍隊投下魚雷,首當其衝的是法國海軍戰列艦布列塔尼號,布列塔尼號承受了英軍猛烈的砲火,引發火藥庫爆炸沒過多久就開始傾斜,儘管法軍也開砲還擊,但還是來不及了,布列塔尼戰列艦上近千名官兵全數陣亡。

因為這場在凱比爾港爆發的衝突,法國海軍緊急從阿爾及爾及土倫調派見之過來支援,但沒有及時抵達凱比爾港,所以沒有任何作用。英國海軍的攻擊持續到晚上,Gensoul看到布列塔尼號掰掰了,趕緊跟英軍發了訊號請求停火,Somerville的回應是「除非看到你的艦隊沈沒,不然我們不會停手」,繼續對法軍船艦開砲+飛機攻擊,法軍普羅旺斯號戰列艦、敦克爾克戰列艦跟莫加多爾驅逐艦為了避免被炸沉全都擱淺在海灘上,在這場砲擊中敦克爾克號大破重創,另一艘敦克爾克級的戰列艦史特拉斯堡趁亂逃出港口駛到公海上,很幸運地避免被炸沉的命運。

在史特拉斯堡號逃出凱比爾港這段去間,法國海軍其他巡洋艦跟驅逐艦依然用防空砲擊落兩艘英國的劍魚魚雷機,部分機組人員被英國驅逐艦Wrestler救起。晚間18:43,Somerville命令艦隊繼續追捕逃走的法國艦隊,輕型巡洋艦阿瑞托莎(Arethusa)和企業(Enterprise)打掉了一艘法國驅逐艦。在20:20分,Somerville才終止對法國艦隊的追擊取消了追擊,因為他的艦隊在夜間部署不良。

沒意外碧藍航線想要這段歷史重現的話,阿瑞托莎也可能會出現在劇情內。


儘管對法國艦隊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傷害,但英方仍然認為他們對敦克爾克戰列艦及普羅旺斯戰列艦造成的損害不嚴重,因此皇家方舟的劍魚在7月8日早上再次襲擊凱比爾港,魚雷重創Terre-Neuve號巡邏艇,Terre-Neuve號受到重創馬上就沈了,連帶敦克爾克號再度受到重創。Operation Catapult的終結在英國輕空母競技神(Hermes)的艦載機對戰艦黎塞留的一波攻擊,該次攻擊使黎塞留號受到重創。

剛好碧藍航線有競技神,重現這段歷史應該也是競技神大活躍的時候。


凱比爾港海戰結束後,讓英法關係降至冰點。這場海戰法國海軍陣亡千人,也因此激起法國公憤,導致維琪法國政府斷絕與英國的外交關係,原本法軍還曾經一度要攻擊地中海英軍,最後被貝當政府阻止了,之後達爾朗立刻轟炸了英國在直布羅陀的基地作為凱比爾港海戰的報復。經過這次事件,達爾朗本來就對英國很感冒,從這事件爆發後對英國的仇恨更深了,因此達爾朗開始逐漸與納粹德國接觸。

1941年8月,凱比爾海戰過後,達爾朗被維琪法國政府任命為國防部長,不再只是海軍司令的他站上權力巔峰,那時候的達爾朗在維琪法國政府內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相當多人認為他未來沒意外的話應該會接替年事已高的貝當,成為維琪法國的最高領導人。在這個時候,戴高樂成立了自由法國政府,這個流亡政府與盟軍合作,法國政權正式一分為二,維琪法國與自由法國。1942年4月18日,Pierre Laval在希特勒的支持下成為了維琪法國新一任總理,達爾朗辭掉了他在政府裡面所有的職位(註:有一說是達爾朗是「被辭職」的),只保留法軍總司令這個職位。同年11月8日,盟軍發起「火炬行動」(Operation Torch),藉由進攻法屬北非,加以消滅軸心國在北非部署的兵力,奪取地中海制海權、為日後進攻歐洲南部作好準備。

「火炬行動」的開始,造就了卡薩布蘭卡海戰、法國艦隊土倫自沉事件以及達爾朗生命的終結。

要說1942年是維琪法國與自由法國對抗的開端、以及法國海軍艦隊部分的覆滅可以說是不為過。這次碧藍航線月底法國活動的主題似乎也是以卡薩布蘭卡海戰為主體,也因為有這場海戰所以才有土倫艦隊的自沉,後來在同年12月,達爾朗就被暗殺了。

在這之前,先來穿插一下法國潛艇速科夫(Surcouf,也有看到翻譯作絮庫夫)這艘船好了,這次碧藍航線的活動也有這艘船,她堪稱曾經是二戰爆發前世界上最大的潛艇,水下排水量4304噸,這艘大型潛艇被稱作「水下的巡洋艦」,她會這麼大艘主要是拿來實行破交作戰,也就是破壞交通用的船隻,配備有203毫米主炮,這個主砲口徑堪稱是跟重巡洋艦一樣的,擁有12管魚雷發射裝置以及一台貝松MB.411水上觀測飛機。速科夫當初被建造來主要的目的是為了確保可以與法國殖民地往來、與法國海軍艦隊合作,搜尋並摧毀敵方艦隊及追捕敵方艦隊用的。


但速科夫在凱比爾港海戰前夕,也就是1940年7月3日晚上在普利茅斯港口停泊的時候,被英國人偷偷摸摸地登上了船艦,自此就停在那邊,之後歸為自由法國海軍所有,於1942年2月18日於加勒比海被美國商船誤撞之後就沉了,這艘曾經是世界最大潛艇的就這樣被同樣是盟軍的友軍撞沉謝幕了。

說回達爾朗這個人與法國艦隊的命運上。在凱比爾港海戰過後,達爾朗對英國人的憎恨攀升至最高點,也因此他試著與德國接觸,在維琪法國還沒有撤換親德的新總理Laval之前,他是被看好會成為貝當接班人的不二人選,殊不知後來Laval上台之後,達爾朗辭掉了政府內的職務,僅留下維琪法國軍隊總司令的職務。在這個時候,達爾朗也開始在觀察歐洲戰場的局勢。隨著美軍艦隊逐漸介入北大西洋海戰,達爾朗就不斷斡旋在美國與德國之間,他手上握有強大的法國海軍艦隊,他知道德國人也許總有一天會跟他拿取這批船,但國際情勢不斷變動,手上既然握有良好籌碼,那他也會觀察投靠哪一方比較有利而做出行動,既不信任英國人也不信任德國人,進退維谷的情況下也只能往對自己最有利的方向行動,但對達爾朗來說,無論投靠哪一方的勢力,他還是堅守「誰也不會得到法軍艦隻」的中心思想。

要說達爾朗是個洞悉國際情勢的人也不為過,早在法國準備在貢比涅向德國投降前,他就曾經說過如果法國不幸淪陷的話,他會帶領法國海軍艦隊到法屬北非抵抗德國,但後來貝當接觸了達爾朗,經過一番遊說後,達爾朗便取消了這樣的想法,不過那時候的他還沒有想跟德國進一步接觸的意思,直到凱比爾港海戰之後對英國人恨透了才開始轉向接觸德方。但也因為會往有實力的一方接近,達爾朗給一些人的印象就是「擅於西瓜偎大邊」。在1941年12月,日本艦隊偷襲珍珠港,給美軍造成重大打擊,美國隨即對日本宣戰,同為軸心國的德國與義大利也宣布向美國宣戰,二戰亞洲戰場旋即爆發。在美國還沒參戰之前,達爾朗是沒想過要跟美國接觸,因為當時美國在北大西洋對歐戰干預有限,亞洲戰場號角吹響,美國參戰打破了達爾朗預想的平衡,也讓他發現美國比想像中更強,立場開始慢慢傾向美國。

1942年11月8日,美英聯軍計畫了攻打法屬北非殖民地的「火炬行動」,該次行動的首要目的是為了牽制並消滅軸心國駐北非的軍隊、奪回地中海制海權、方便日後登陸義大利半島的行動。該次行動中,由英美+戴高樂自由法國聯軍攻打維琪法國的一場海戰稱之為「卡薩布蘭卡海戰」(Naval Battle of Casablanca)。火炬行動中,作為主戰場的摩洛哥與阿爾及利亞被維琪法國控制,卡薩布蘭卡港停泊著10艘以上的戰列艦與潛艇,該港口是維琪法國非常重要的一個軍事港口兼海軍基地,其重要性僅次於法國本土的土倫港。

有鑑於當時同盟國對維琪法國海軍立場的一些考量,在火炬行動正式開始前,他們派出了美國駐阿爾及利亞大使Robert Daniel Murphy去探測維琪法國對於這次作戰所抱持的態度。美軍高層認為維琪法國海軍應該不會對盟軍開火,但又考慮到1941年凱比爾港海戰造成的法國仇英情節,實在不好拿捏法方的想法,因此才會派遣Murphy作為特使去接觸法國海軍核心的軍官們。作為一名出色的外交官,Murphy成功地與維琪法國駐阿爾及利亞的高級軍官搭上線,他們表示願意跟盟軍合作,但要求盟軍高級軍官必須跟他們在阿爾及爾進行一場秘密會議,艾森豪後來也派出了一名海軍中將與法國官們接觸。

火炬行動開始後,美國派遣了以南達科他級麻塞諸塞號戰艦為首的一批艦隊,該艦隊中有出現在碧藍航線內的艦船有重巡洋艦威奇塔號、輕巡洋艦布魯克林號、輕空母突擊者號,以及這次活動的唯一一艘美軍戰艦:南達科他級麻塞諸塞號





在卡薩布蘭卡港裡面停泊的維琪法國海軍艦隊中,主力的大型船艦有還沒完工的黎塞留級戰艦二號艦讓巴爾,雖然尚未完工,但讓巴爾的主炮還是可以開火的,還有幾艘巡洋艦跟驅逐艦跟輔助艦艇都在港口內,讓巴爾這次也會在活動內登場。


在這場戰役中,盟軍組織了三個兩棲特遣部隊,預計要佔領摩洛哥和阿爾及利亞的主要港口和機場,目標是卡薩布蘭卡、奧蘭和阿爾及爾,順利完成這些行動之後,向東進軍突尼西亞。在摩洛哥的作戰上,分成三個地方進行登陸作戰,分別是Operation Blackstone(黑石行動)、Operation Brushwood(灌木叢行動)與Battle of Port Lyautey(Lyautey港海戰)。一開始的黑石行動在摩洛哥的薩非港,盟軍沒有搭配掩護火力就登陸,因為他們覺得駐守在那邊的維琪法國軍隊不會開火,結果後來法軍軍隊還是開火,盟軍只能開砲回擊,後來薩非一些零星的抵抗最後還是被盟軍壓制住。

在11月8日早上08:04,盟軍軍隊進攻卡薩布蘭卡,他們遭到法軍沿岸艦砲的攻擊跟陸上基地飛機的轟炸,美國輕空母突擊者號的艦載機立刻回擊進行空中掩護,此時停泊卡薩布蘭卡港內的讓巴爾號對盟軍開火,她是港內法國海軍噸位與口徑最大的船,雖然沒有完工但威力依然驚人,盟軍為了抵抗讓巴爾的炮擊,集中火力封鎖卡薩布蘭卡港港口,美國的南達科他級戰艦麻塞諸塞號也對讓巴爾進行砲擊,在一陣互射後,麻塞諸塞號擊中了讓巴爾號的主炮砲塔旋轉系統,使其主砲無法運轉,但維琪法國海軍很快地修復了主砲。到了11月10號,讓巴爾號的炮擊讓美軍北安普頓級奧古斯塔號輕巡洋艦受到傷害,但突擊者號輕空母的艦載機立刻回擊,把讓巴爾炸成大破狀態,沒有行動能力的讓巴爾號最後只能擱淺在卡薩布蘭卡港內。隔天11月11日,卡薩布蘭卡海戰結束,盟軍順利攻佔了卡薩布蘭卡。

在卡薩布蘭卡海戰期間,達爾朗正好在阿爾及利亞探視他得到小兒麻痺症的兒子,他是在11月7日的時候待在那裡的,那時他不知道盟軍已經在法屬北非要發動火炬行動。在11月7日至8日的凌晨,阿爾及利亞的一支親盟軍組織的部隊捉住了達爾朗,為了盡快結束火炬行動,盟軍遊說了達爾朗,希望他可以加入盟軍,與同盟國並肩作戰。早在盟軍與達爾朗接觸之前,達爾朗已經覺得美國是具有影響戰力的重要國家,雖然對英國有芥蒂,但與他談判的是美軍,最後達爾朗接受了美軍的協議,命令所有法軍軍隊加入盟軍行列,艾森豪將軍也當場承認達爾朗的身分地位,認同他是北非地區所有法國部隊的指揮官。

美軍之所以要攏絡達爾朗,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當時的自由法國五星上將Henri Giraud無法指揮維琪法國的軍隊,沒有人願意聽從沒有官方身分的Giraud,達爾朗相對於Giraud,威信與聲望還是有的。達爾朗在11月10日當天命令駐守北非的維琪法國軍隊加入盟軍,他的命令不只在法屬北非的殖民地有用,在當時的法屬西非也是具有效力的。到了11月11日上午,阿爾及利亞和摩洛哥境內的法軍與盟軍在達爾朗的命令下正式停火。

達爾朗要求維琪法國軍隊加入盟軍隨之而來的是各國的震驚,不只是希特勒狂怒,就連原先敵對的自由法國也感到震驚,更別提來自英國方強烈的質疑,這件事情引起政界、媒體與盟軍軍隊的一陣譁然。美國總統小羅斯福還因為這件事情出來說明,聲稱拉攏達爾朗只是「暫時的權宜之計」,後來英國首相邱吉爾也說服了不滿聲四起的英國下議院,指出艾森豪將軍對於說服達爾朗歸順盟軍這件事情是正確的選擇,即便在有些角度看來不是一個好的做法,但至少法國的槍口不是對準同盟國。邱吉爾對於達爾朗投奔同盟國的想法在Road to Victory: Winston S. Churchill 一書中有記載:「我很遺憾不得不提到這樣的事情,但對於一名士兵來說,無論是向自己人開槍,還是向敵人開槍,都會產生很大的差異」。

當然,達爾朗這樣的命令在納粹德國方看來,簡直是宣布「抱歉我倒戈囉」的訊息,這樣的作為同時可能也會引起連鎖效應,讓更多維琪法國軍人叛變,希特勒自然怒不可遏,達爾朗所屬的維琪法國也不能理解,貝當也因此廢掉了達爾朗的辦公室,並要求維琪法國本土的軍隊對法屬北非進行抵抗。早在盟軍發動火炬行動時,納粹德國也同時發動安東行動(Case Anton),主要在強化北非地區對抗盟軍的武裝。在達爾朗歸順盟軍後,納粹德國直接宣布廢除維琪法國自治區,把整個法國領土通通占為己有,等於正式宣布維琪法國就是自己的傀儡政權,完全與維琪法國撕破臉。為了避免達爾朗所屬的法國海軍進一步對自己不利,希特勒下令德軍進行里拉行動(Operation Lila),旨在迅速擄獲維琪法國海軍停泊在土倫的軍艦群並轉交給義大利海軍保管。

德國人的里拉行動,也造就了自從一次世界大戰、德國海軍艦隊公海自沉事件之後,歐洲地區海軍的又一次大型軍艦集體鑿沉事件,該事件被稱為法國海軍土倫自沉事件(Scuttling of the French fleet in Toulon)。


因為法國軍隊土倫自沉事件的始末在維基百科寫得很清楚,個人懶惰了就不想整理翻譯了,直接貼有好心人翻譯編寫過的片段上來,以下都是從維基百科貼來的。

1942年11月19日,德軍正式執行里拉行動,並預定在11月27日完成任務。土倫東方推進的德軍,預定依序占領拉馬爾格堡(Fort Lamalgue)、馬奎斯海軍上將的總部、莫里隆(Mourillon)兵工廠。從西方進入的德軍,則佔領城內主要兵工廠及岸防設施。在此同時,德國海軍艦隊於土倫港外巡邏,阻止試圖離港的法方軍艦,同時在港外設置許多水雷。

德軍的戰鬥群在1942年11月27日凌晨4點進入土倫市區,並持續向港口推進,途中只遇到微弱和零星的抵抗。凌晨4點30分時,德軍迅速逮捕馬奎斯,但卻沒能阻止住其總參謀長羅賓(Robin)海軍准將通報多爾農(Dornon)海軍准將的舉動。這次襲擊對維希軍官們出乎意料,然而多爾農已將鑿沉的命令轉發至位在旗艦史特拉斯堡號上的拉波爾德海軍上將。拉波爾德在收到通報後雖然感到措手不及,但仍轉達各艦準備鑿沉的命令,並下令各船員可對靠近艦艇的未授權人員開火。

20分鐘過後,德軍佔領兵工廠,並開始用機槍掃射港內的法國潛艦,然而這舉動使一些法方潛艦決定潛至較深的海域鑿沉。在此期間,卡薩布蘭卡號離開停泊處,偷偷地溜出港口,並於5時40分下潛,之後逃到阿爾及爾。

德軍方面在推進至兵工廠後突然迷路,導致進攻時程被推遲1小時;當抵達海軍基地大門時,大門衛兵並沒有向德軍開火,反而以出示證件為由,拖延德軍推進時程。5點25分,德軍戰車抵達海軍基地,史特拉斯堡號上也同時向港內各艦下達「鑿沉!鑿沉!鑿沉!」的無線電訊號與視覺信號,並派出小艇撤離艦上船員。法方船員撤離後,艦上的工作小組便開始放置爆破炸藥,同時打開艦底的海水閥,使海水開始湧入艦體。

6點45分,德法雙方在史特拉斯堡號與福煦號周遭發生戰鬥,1名法方指揮官在戰鬥中喪生,另有5名船員受傷。後來法軍開始利用艦上的火炮對付德國戰車,迫使德軍試圖透過談判來解決一切。德方要求拉波爾德投降,但拉波爾德卻回應他麾下的軍艦已準備沉沒了。

史特拉斯堡號起初坐沉海底,該艦艦長隨後下令點燃炸藥,炸毀艦上的主要武器和重要機械設備,同時還點燃了燃料庫,導致史特拉斯堡號完全損毀。數分鐘後,柯爾貝爾號巡洋艦也引爆炸藥而炸毀。在前兩艦爆炸後,德軍立刻派人登上阿爾及利亞號,試圖以自行鑿沉不符合停戰協定的理由勸艦上的法方人員停止爆破艦體,然而法方人員仍點燃艦上炸藥,炸毀整個船體,其大火燃燒20天之久。

在杜布雷號上,德軍成功地強行登上艦艇,並將艦上的船員趕下船,以及將艦內的海水閥關閉;但艦長莫羅(Moreau)下令將引信縮短並點燃,以引爆放置在主炮塔內的炸藥。當炸藥爆炸後,莫羅下達最後撤離命令,艦上的法國人與德國人都迅速逃下船。隨後艦上的魚雷儲藏庫被點燃引爆,使艦體燃燒10天之久。

德軍後來成功登上停放在乾塢的讓·德·維埃納號,將艦上的炸藥移除,但無法關上海水閥以阻止湧入的海水,最後該艦沉沒並阻塞乾塢。另一艘在乾塢中,於凱比爾港海戰中嚴重受損的敦克爾克號,其艦長最初拒絕鑿沉艦體,但最後被拉加利索尼埃號的人員說服。原本在戰前已補好被英國魚雷炸出大洞,但艦上的船員現在又將其鑿開,並用炸藥炸毀艦上的重要機械設備。當敦克爾克號爆炸後,拉加利索尼埃號上的人員再度說服讓·德·維埃納號上的法方船員,使其開始鑿沉艦體。

同樣相似的情景,也發生在港內的驅逐艦和潛艦上。德軍最後擄獲3艘被解除武裝的驅逐艦、4艘嚴重受傷的潛艦、3艘民用船隻,以及沒有價值的準無畏艦孔多塞號和被解除武裝的讓·巴爾號(註:這艘讓巴爾不是黎塞留級的讓巴爾,是法國一次世界大戰孤拔級的戰艦讓巴爾號,該艦1936年被更名為海洋號Océan)。

德軍的里拉行動最後以失敗告終,維琪法國軍方成功鑿沉77艘艦艇,包括3艘戰艦、7艘巡洋艦、15艘驅逐艦、13艘魚雷艇、6艘輕護衛艦、12艘潛艦、9艘巡邏艦、19艘輔助艦、1艘訓練艦、28艘拖船、4艘起重船。39艘小型船隻被德軍擄獲,其中大多數已遭破壞或解除武裝。一些主要艦艇在大火中燃燒數天之久,而軍艦上的漏油也嚴重地污染整個海港,使該區域至少2年不能供人游泳。

上面的文字就是維基百科對於法國海軍土倫自沉事件的始末。對於強大的海軍艦隊來說,集體自沉通常是相當悲哀的,也是最不得已的選項,因為進退維谷、不甘軍艦落於敵人之手,那不如自己鑿沉她們。這隻被譽為「自法國大革命以來最強大」的法國海軍在短時間內幾乎全部成為廢鐵,坐沉在地中海土倫港灣內,在這場混亂中得以逃出土倫港的法軍船艦只有潛水艦Casabianca、Marsouin、Glorieux、Iris這幾艘逃到了法屬北非跟巴塞隆納。

從歷史照片中可以看的出來當時艦隊集體自沉的土倫港有多慘烈,許多艦艇殘骸漂浮在海上、有些慢慢沉在海水中、有些翻覆傾斜、有些大火延燒好幾天。(圖取自:https://www.alamy.com




法軍艦隊在土倫自沉的隔天,英國每日鏡報頭版就刊出了這個消息,斗大的標題寫著「法國海軍的犧牲挽救了她的榮耀」,內文寫道「法國已經為了榮耀犧牲了她的驕傲。在數個小時內,她的水兵們展現了驚人的勇氣。自從在1940年停戰時拋棄了使命和盟友,現在的她已經抹去了曾經擁有懦弱政權的記錄」,內文也提到了土倫自沉事件是達爾朗親自下令的。


二戰法國海軍可以說是達爾朗帶起來的,現在的他已經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的軍艦,而且還是他自己下的命令。達爾朗一直想保全強大的法國海軍,也想要在混亂的時代中取得平衡的立足點,因此他盡力想保持法國艦隊的中立求取自保,可最後幾乎全部葬送在土倫,少數沒在土倫的軍艦還得以投奔自由法國(例如後來被送去美國接受改造的黎塞留號,以及當時在土倫自沉時趁亂逃掉的小型船艦),最後達爾朗在自沉事件沒過一兩個月,他也迎來了自己人生的終點。

土倫自沉事件過後,維琪法國政府陷入亂七八糟的狀態,派系林立導致大家互相指責,連帶戴高樂的自由法國流亡政府也遭受法國民眾的非議,更別說是已經完全不被佔領德國所信任的維琪法國,整個法國混亂成一團。在1942年12月24日,聖誕節前夕的下午,達爾朗在返回辦公室途中遭到20歲的Fernand Bonnier de La Chapelle開槍刺殺,沒過幾小時後宣告急救無效去世,享年61歲。暗殺達爾朗的年輕人La Chapelle是一名記者的兒子,是維琪法國政府的反對者,同時也是激進的保皇黨份子,在他射殺達爾朗過後馬上遭到逮捕,隔天接受審判後定罪,於12月26日被行刑隊槍決。

諷刺的是,在一次與美國駐阿爾及利亞大使Murphy的餐宴上,達爾朗預言了自己最後的死法,他對Murphy說自己身邊至少有四種政治勢力企圖謀殺他,果不其然,最後他死在激進保皇黨青年的槍下。

達爾朗死後,維琪法國政府為其舉行了隆重的葬禮,他的遺體在1964年被遷移到阿爾及利亞,最終長眠在凱比爾港的軍人公墓。


在達爾朗死後,據說英國方知道他的死亡沒有一個人為他流下眼淚,時任邱吉爾顧問的Harold Macmillan甚至對艾森豪諷刺地評價達爾朗的死亡,直言不諱地說「只要被收買一次,他就永遠都被收買(Once bought, he stayed bought)」。

達爾朗的一生幾乎跟法國海軍脫不了關係,他在一次世界大戰成功成為有影響力的海軍將領後,對法國海軍的貢獻是不能抹滅的。二次世界大戰的法國艦隊史與達爾朗的遭遇可以說是綁在一起,直到他過世前整隻海軍與他密不可分,個人可以很主觀的認為,達爾朗在二戰後於法國海軍服役的生涯,就能夠看做是二戰法國海軍的歷史。

達爾朗此人在近現代史的爭議一直都很大,在他死後有傳記作家認為他背叛了德國、貝當與法蘭西,是個不折不扣的投機主義者。但美國駐阿爾及利亞大使Murphy戰後回憶起達爾朗,他認為達爾朗處在弱勢地位與當時的強國斡旋,但沒有任何國家可以為了法國的利益做出更多讓步,但他的確保住了法國國家利益。英文的軍事論壇對他的爭論也不少,但不可否認的是達爾朗對二次世界大戰的法國海軍做出了不少貢獻,很多船艦的建造與批准與計畫是跟他有關係的,他對於亂世的一些想法證明了他並不是只會被權力牽著鼻子走的人,但最後他沒得見證法蘭西的光復以及戰後法國海軍的迅速復原,應該是他最大的遺憾吧。

===========全文完===============

參考資料:英文維基百科、網易軍事、知乎、搜狐軍事;實體書圖解第三帝國的興起、圖解第三帝國的滅亡、第三帝國興亡史


========================================

後記:感謝各位看到這裡,整理+翻譯戰史好燒腦,但我真的很喜歡二戰法國海軍,所以拜託看在辛苦整理長文的份上,晚點維修完讓我造到所有法國艦娘拜託拜託,不管是維琪法國還是自由法國的艦娘我都要。

15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01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