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5k

RE:【創作】莉莉亞的記憶(II)

樓主 願賢 dreaming10
GP2 BP-
「啊!又有人回來了!」

穿過了阻擋道路的巨大荊刺,橫跨過許多的小路跟深不見底的懸崖,一行人來到了聚集著許多人的地方。

各種顏色的帳篷以及形形色色的人來來往往,一名手中提著裝滿熱湯大鍋的女子看到士兵以及幾個人回來大聲的招呼著,很快就湧上了另一批全身武裝的士兵。

「這裡……真的安全吧?」

「嗯!這裡有許多的阻礙,我們也已經在這邊住了好幾天了都沒受到襲擊,而且這塊區域裡有許多之前的店家以及眾人努力蒐集的資源,一定不會有事的!」

妮恩聽完男子的這一席話後雙腿一軟便癱在男子的懷中難堪的哭嚎著,泰尼像是鬆了口氣的直接倒坐在地,辛蒂接受著士兵的攙扶緩緩往一旁離去,而班恩則是靜靜地將莉莉亞放在地上。

「你跟女兒能夠平安無事真的太好了……」

「這孩子並不是我的女兒……」

一旁湊熱鬧的女子開懷的向班恩搭話,年輕男子只是別過頭去難堪的抿緊雙唇,徒留女子好奇的看著對方,隨後轉過頭去用求助的眼光看著士兵。

「沒想到……」

聽完士兵的解釋後,女子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坐在地上的莉莉亞。

「如此勇敢的孩子啊……多希望他能平安無事……」

沒有人有餘力向莉莉亞保證任何事情,如同永無止盡吹拂的暴風雨,看不見星星的夜晚吹拂著吞噬著人的狂風,就連奢望對方平安無事都只是一種奢侈的妄想。

面對那種怪物……沒有人能活著回來。

「連斯哥哥……」

就只是想找自己最親的那個人。

如同在百貨公司和雙親迷失的孩童,不停地尋找著,絲毫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就只是隨著「想找到對方」的意願不停向前走著。

「連斯他不會回來了!」

班恩拉住莉莉亞的手,聲音因為惱羞成怒而顫抖著。

明明是對自己憤怒……對這個世界感到憤怒……卻沒有傾瀉的出口,只能對著無辜的莉莉亞發怒。

「嗚啊啊啊啊啊……」

直到最後一刻,終於失去了所有束縛,就只是不停地哭泣著。

除了哭泣以外,不知道還能做什麼。

於是莉莉亞靜靜的坐著,哭得累了也不願離去,就只是不停看著他們來的方向,像是等待戰死沙場的丈夫歸來的寡婦。



「卡麥?是卡麥嗎?!」

莉莉亞轉過頭去,看著男孩被男子抱起。

男子的臉上洋溢著如同春風一般令人幸福的笑容,卡麥也因為終於到來的一絲安寧而融化了所有堅持,哭壞了那張小臉,只是顧著把自己的臉埋在父親的肩膀上。

「有沒有找到認識這孩子的人?」

妮恩片刻不離的陪在莉莉亞身旁,同時還請先行找尋安身之所的其他人幫忙打聽有沒有人認識莉莉亞,然而即使等到夕陽斜下,依舊沒人來認領莉莉亞。

「莉莉亞……要不要吃點東西?」

妮恩捧著盛滿白麵的碗,莉莉亞看了一眼妮恩之後,隨即轉過頭去繼續盯著同一個方位。
祈禱,除了祈禱以外別無形容之詞,那身姿彷彿向上帝奢求憐憫的修女。

「傷腦筋……這孩子再不吃飯會弄壞身體的。」

「可是她經歷了這麼多,會變成這樣也正常啊。」

男子困擾的看著莉莉亞,妮恩只能找著藉口試圖說服他人再給莉莉亞一點時間。

然而他們都知道,孩子正是人類未來的希望,不管如何一定得讓更多的人存活下來才行。

「欸!我們回來了!還找到了一名少年!」

入夜後不久,所有在外探索的人們也都紛紛回來,而就在幾乎沒有任何令人振奮的消息之中,一個男子的高呼頓時讓在場氣氛明亮了起來。

……


「那個少年該不會就是連斯吧?!」

「等……等等冷靜一點……」

「啊……」

注意到自己把身子越過桌子,兩個鼻頭幾乎快靠在一起的男子在聽到莉莉亞的勸說之後尷尬的馬上坐回去,如同要遮掩什麼的刻意挺直背脊別過通紅的臉龐跟難堪的視線。

莉莉亞輕笑一聲,啜飲了一口因為男子真的如同請求隔天來聽她未說完的故事而準備的紅茶。

「是啊……那名少年,就是連斯。」

……


男子將那名少年抱在懷中,如同放下珍貴的易碎品一般輕柔的讓少年躺在地上,少年仍舊有著些許意識的雙眼有些迷濛的游移著,然後在看見眼熟的人影後詫異的吃力睜開。

「莉莉亞!莉莉亞!是連斯!連斯他還活著!」

明明知道沒有希望,人們卻還是不停的向著天上的星星許願,抱持著如此妄想的妮恩在聽到一名少年的消息之後趕忙跟上熱鬧起來的人群,拚死拚活的擠進人潮之中,看見了那熟悉的臉孔。

如同長年被冰封的世界迎來的第一股春風,莉莉亞抬起頭,兩隻眼睛因為震驚而不停震顫著,邁開有些虛弱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彷彿學步的幼童走向母親等待他的懷抱。

眾人聽到妮恩的呼喊後各個轉過頭去看向莉莉亞,隨後識相的讓開一條路。

「連斯……哥哥……嗚嗚……嗚啊啊啊啊……」

女孩湊近了連斯身旁,少年像是安心了似的,吃力的撐起了一個微笑,隨後閉上了雙眼,任憑莉莉亞倚在躺著的連斯身上喜悅的悲鳴著。

在經過了兩天的休養之後,連斯已經完全回復,正在跟莉莉亞、妮恩以及一眾好奇的民眾解釋自己究竟是如何活下來的。

「然後啊!我就靈機一動的鑽到了縫隙中!因為怪物太大隻了鑽不進來!所以我就躲在堡壘裡!然後拿自製的武器攻擊怪物把他驅趕走了!」

描繪得繪聲繪影的故事,以及少年時期才特有的幻想混雜其中,讓少年的故事變得有些如同男孩們憧憬的英雄傳記一般,儘管大人們大概都知道連斯只是夠好運躲到那個只能容忍一個孩童的空間,對孩子們來說,連斯就像是披著紅披風的閃亮英雄一樣。

在難民區的日子有些單調,又有些揮之不去的陰影,儘管這個區域的建築因為是高機密的研究區所以做好強化跟防震措施而能夠在末日之中提供一個庇護所,但眾人都知道外面有著不知名的怪物正在蠶食大地。

雖然有人願意挺身而出到外面去蒐集資源,然而幾乎每天都會傳出死亡,漸漸的也越來越少人願意出去。

每天的日子都只像是在等待著明天的到來,明明應該是在愛玩年紀的孩童們卻極少玩耍,有的只有眾人不安的聲音而已。



「妮恩不用去找家人嗎?」

因為找不到父母所以和妮恩住在同一個帳篷裡的莉莉亞跟連斯出於好奇心問著這個問題,在一旁編織毛衣的妮恩聽見後抬起頭來,有些溫柔卻又有些自嘲似的笑容浮現臉上。

「大概找不到了吧……」

或許是因為眼前這兩個孩子也找不到父母而萌生的同病相憐感,妮恩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可以看得如此風輕雲淡,停下了手中打毛線的縫針,妮恩望向遙遠的天際。

「我是從曼尼托巴來的,因為那邊很偏僻所以才會選擇來維吉尼亞工作……現在交通跟通訊都被阻斷了,就算想去找也不可能了……」

「對不起……」

「沒事的,這不是你們的錯啊。」

面對連斯愧疚低下頭,妮恩警覺到自己讓氣氛低落趕忙擺出笑容安撫兄妹倆。

「重點是我還活著,只要活著就有希望,就算渺茫也還是有機會見到啊!重點是我們要活下去!」

光是活下去的每一天就讓人用盡心力,妮恩也是直到現在才猛然有種思鄉的念頭,不過就跟她說的一樣,如果不活下去的話是什麼事都不可能達成的。

連斯抬起頭,然後看了一眼在一旁睡覺的莉莉亞,緩緩的點了點頭。

妮恩拿著編織好的毛毯發送著,一旁其他的女子也為了即將到來的冬天發送著用珍貴的毛線編織而成的毛衣跟毛毯。

「你知道嗎?聽說希爾伯正在研究不死士兵計畫來對抗怪物喔。」

「不死士兵?」

妮恩好奇的豎起耳朵插話到一旁手中拿著毛衣的男子跟女子之間的對話之間,而聽到妮恩的話之後,好奇心頓時擴散開來,一種人環繞著流出謠言的女子。

「對啊,你們聽過BOR寄生生命體嗎?」

「那是什麼啊?」

「啊我知道,據說是能夠再生宿主身體的一種生物吧?我當時看到新聞的時候也完全不敢相信有這種生物。」

男子皺起眉頭表情嚴肅的點著頭,徒留其他人狐疑地皺起眉頭。

「那不是幻想,真的有這種生物!而希爾伯打算用那個製造出不會死亡的士兵……」

「真假?」

「欸,對耶,如果能夠無限制的再生身體是不是就不會死了?」

「可是就算不會死,外面那種怪物又贏不了?」

「就是啊,那些怪物連槍都不怕,人不死又有什麼用啊?當飼料聚寶盆嗎?」

些許的謠言如同扔入平靜水面的石頭掀起陣陣漣漪,逐漸擴散開來,本來找回些許和緩步調的生活如今卻宛如暴風雨前的安寧。

雖然在這末日之後也本就沒什麼安寧了,與其安逸於暴風眼之中的無風無雨,朝向狂風暴雨之中一闖突破那道牆正是深植在人類本能中的放浪不羈。

面對令人束手無策的怪物,或許不失為一個打破計?即使沒有根據,人們仍舊相信這種小小的希望。

……


「連斯哥哥你看……」

「怎麼了?」

停下了伏地挺身,連斯抹了下額上的滿頭大汗隨著莉莉亞的視線望過去,一名身材勇健的中年人正率著一批人朝向他們走來。

正確來說,是朝向他們倆身後的出入口走去。

一行人所經之處如同摩西分紅海一般,各地忙著維持生活或者無事可做的人們全都停下動作自動讓開。

「在這裡鍛鍊嗎?」

中年男子的臉上雖飽受歲月滄桑,那中氣十足的嗓門卻絲毫感受不到年歲的催促,如同英雄豪傑一般的氣勢讓連斯跟莉莉亞都看傻了眼,呆坐在地抬起頭看向那嚴肅的方正嘴臉。

連斯面對男子的問題只是為張雙唇愣愣的點了點頭。

「那樣很好,有力量才能保護你的妹妹。」

男子瞥了一眼緊抓著連斯的衣裾的莉莉亞,嚇得對方趕緊窩縮到少年背後,男子氣勢十足的話語有些柔軟,臉上的表情有如慈祥的爺爺一般。

「希望我女兒有朝一日能如少年你一般堅強。」

男子喃喃自語著,細碎的聲音被風吹開,只有殘留在連斯耳裡的點點回憶。不顧少年有些不明就理睜大的雙眼,男子揚起手,身後一群全副武裝的人們便繼續邁開步伐。

連斯也就忘了自己還在鍛鍊,只是跟著莉莉亞一起呆看著那群人離開的背影直到妮恩找到他們。

「連斯、莉莉亞你們在這啊!」

「妮恩……剛剛那群人是……?」

直到那群人離開了安全區,妮恩慌忙的腳步才傳來,看著有些上氣不接下氣的妮恩,連斯轉過頭去看著那群人離開的方向呆愣的問著。

就連莉莉亞也露出有些緊張的神情看著妮恩,那在心底抹不去的疑惑跟恐懼,來源不明,就只是無法抹去。

妮恩看著那些人遠去的方向,回憶起自己今天早上被招集去聽的演講。

「那是……人類的希望……吸血鬼(Revenant)。」

……


那是流傳在夜裡的傳聞。

據說,有一群不死之人。

他們從死後復生,化作活人的未來。他們面對著大崩壞以及怪物,並且英勇的驅逐怪物。

然而,人們的英雄並不是英雄,只是怪物。

如同神話中的吸血鬼,不死之人嗜血,而正因為嗜血的怪物特性,所以他們才會不死。

他們不是人類,只是人類豢養著用來驅逐怪物的怪物。

夜裡用來恐嚇不乖的小孩的故事,便是如果不乖的話便會被當成那些不死之人的食糧。

隨著怪物被驅逐,人們的生活空間也逐漸擴張,確保了食物、能源後,人們的生活在短短的幾年間頓時回復到如同大崩壞之前的生活。

但那也僅限在這個地區,人們心知肚明這一點,但沒有人去質疑。

不死之人只被當作道具,然而他們也曾經是人類。

在那些不死之人中找到自己家人的人們,更是時常受到椎心刺骨的罪惡感折磨。

人們都知道現在的生活究竟是如何回復秩序,透過建立起吸血鬼制度,吸血鬼計畫的領頭人葛列格力歐˙希爾伯也建立起了臨時政府制度,在這破碎的世界裡暫時性的保存了秩序。

研究吸血鬼的學者數量逐漸增加,但吸血鬼卻像是禁忌的詞彙一樣,從來沒有人願意拿到嘴上討論。

……


夜晚的黑暗依舊捎著未知的恐懼,瀰漫在夜幕中的涼風中的是那點點滴滴的無知,然而人類靠著智慧帶來了光明,在那一方光芒之中尋求著一點慰藉。

頭上的電燈不再因為不足的供電而閃爍,堅定地透過視覺暫留給人們帶來光明,妮恩、連斯跟莉莉亞三人各執餐桌一角安靜的吃著晚餐。

「連斯……你真的決定要去嗎?」

金屬餐具碰觸瓷盤的清脆聲響帶著女子語言中的無奈敲響了終末的鐘聲,少年停下了正要送進嘴裡的肉塊,低著頭不發一語。另一旁的少女隨便的咀嚼了兩口口中的麵條,囫圇吞了下去看著陷入尷尬的氣氛。

「你也不過才高中畢業,實在沒有必要這麼堅持要出去賺錢啊。更何況還是要去應徵臨時政府的軍職……」

臨時政府,透過吸血鬼而維持起的人類社會暫時性的領導,一旦驅逐了所有怪物臨時政府就會解散並重新交由人類建立起管理制度,現在則是透過吸血鬼充當維持秩序的執法者。

儘管說是臨時,但要直到驅逐所有怪物並將吸血鬼這個不安分的怪物給處置過後才會解散,不管任何人都不認為這會只是個短暫的「臨時」政府。

而正因為是以吸血鬼作為主軸的管理,即使臨時政府一直透過宣導人類能夠開創未來並不停招募著用來替代吸血鬼的人類兵力,應徵的人類一直以來都寥寥無幾,正因如此,臨時政府開的薪水段位也不是普通的高。

「莉莉亞不是想要去讀大學,而且還是綜合醫學嗎?那是非常花錢的,只靠妮恩一個人未免太辛苦了。」

「不要小看我,我還是能養得起你們倆的,區區兩個大學生,而且,你真的沒必要去應徵臨時政府……」

面對連斯沉穩的回答,妮恩顯得有些力不從心,有些違背本意的試圖狡辯,然而少年的笑容卻如此的平靜彷彿黑夜的大海上為了引導船隻的燈塔,讓妮恩漂泊的未知去向有了安定的未來。

「臨時政府的職位賺得很多,未來搞不定我能出錢幫妮恩舉辦婚禮呢。最近妮恩不是跟哈瑪爾先生走得很近嗎?」

「咦?你……不是……我……!」

被說到心窩裡的妮恩瞬間漲紅了一張臉不知所措的看著連斯笑得有些險惡的笑容,少年轉過頭去跟莉莉亞對望了一眼,本來就對戀愛話題敏感的少女心自然爆棚,莉莉亞也很自然而然的忘記了連斯的問題,和他倆人一同笑得邪惡。

而妮恩則是陷入毫無反駁能力的害臊之中,只是低下頭試圖掩藏自己燒紅得跟番茄一樣的臉龐,似乎還能看到陣陣氤氳水氣。

「我們兩個拖油瓶可沒那麼不識情趣,臨時政府那邊也有提供房居,我跟莉莉亞之後可以搬到那邊,就不會打擾妮恩跟哈瑪爾先生的情趣了!」

「啊哇哇哇我們兩個沒有那麼親暱啦!」

「連斯哥哥……」

查覺到對方把過於沉重的話題隱匿在玩笑話中輕鬆帶過,大概是想藉此讓妮恩無法否決他的提議,莉莉亞雖然想出聲說些什麼,最後還是任由連斯燦爛的笑容征服,把話語全部吞了回去。

畢竟真要說的話,她想讀醫學博士就是花錢的主因。

於是,事情就這麼定論落幕了。而就在莉莉亞上大學的第一天,她跟連斯一同搬進了臨時政府提供的宿舍裡。

「好……好寬敞……」

「臨時政府有多缺人就知道,提供的條件好得很呢。」

連斯一邊把自己的行李放在主臥室的床上一邊說著,而莉莉亞則是忙著讚嘆自從大崩壞後就沒看過如此精美精緻而且奢華的3LDK房間。

「以後妳可要好好給我讀書啊。」

「我會啦!」

莉莉亞才把衣服全部拿出來準備收進衣櫃裡,連斯的臉便從門外探進來叮囑著,青春期的少女自然是羞恥全開怒吼著把連斯攆出去。

「那就好,我要先走了。」

「咦?要去哪?」

正準備要打開大學的入學通知的莉莉亞詫異的看著已經換上一身正裝的連斯準備出門,一邊好奇他為何不來見證這歷史性(?)的一刻一邊慰留他。

「我要去工作了,臨時政府那邊希望我能盡早報到……似乎有很多交代事項……」

對方走出了大門,看著半掩的門扉跟只剩一半的少年背影,莉莉亞突然感覺一股酸楚跟孤獨湧上心頭。

「莉莉亞。」

「咦?」

少年勾起了和記憶中一樣,那麼可靠的哥哥的笑容。

「我們會一起創造新的未來的,所以妳要加油喔!」

「……嗯!」

日子並不如以前那樣的自由愜意,在社會瀕臨崩潰的現在,身為讀書人的莉莉亞跟其他大學生被寄託了讓社會踏上重新運轉的道路的重責大任,所以他們在學校除了專科以外,還必須學習不少額外的知識跟社會技能。

而連斯的日子也沒好到哪去,雖然喜獲了一個優良的家居,但連斯卻極少能夠使用到家的功能,少年幾乎每天都是七點就出門,直到十二點才回來。

而且由於吸血鬼並沒有人類的作息,為了要管理吸血鬼,人類員工們常常需要付出更多心力進行輪班,連斯更偶爾會有一整天都在值班後只能回來睡八個小時後便得回到臨時政府的經驗。

即使是一名正值青春年華的健壯少年,如此繁重的工作量依舊讓旁人的莉莉亞看了都於心不忍。

臨時政府的鍛鍊也絕對可以說是慘無人道,那是在連斯才剛開始工作不過短短兩個月後的某一天夜晚,由於他在洗澡時不慎弄濕了換洗的衣物,於是莉莉亞便不小心撞見少年圍著浴巾出來拿衣服的場景。

莉莉亞第一次看到分開來的兩片胸肌,而下面的腹肌也是塊塊分明,跟幾個月前的普通身材完全無法比讓莉莉亞大吃了眼睛冰淇淋,搞得她叫也不是不叫也不是特別尷尬(?)。

還有一次連斯不顧莉莉亞為了體會他而不讓他打掃的好意堅持要幫莉莉亞打掃家裡,於是莉莉亞便撞見了少年一人就把實木衣櫃給抬起移動的場面……

雖然辛苦,但日子就這樣渾渾噩噩的消失在時間的洪流裡,那也只是個連斯意外的提早回來的日子,但對莉莉亞來說,這樣子跟連斯兩人相處的時光,卻都是她珍重的寶貝。

所以那天,即使明知道應該要給連斯好好休息,莉莉亞卻忍不住的,在晚餐桌上不停跟連斯聊天,像是要把兩年來的時光給補足似的。

「然後啊,蜜莉亞就說路易學長的桌上堆滿了巧克力,害得她都找不到地方放巧克力呢。」

「呵呵……妳那位路易學長聽起來真受歡迎。」

看著莉莉亞說得天花亂墜,手中的湯匙還不時的隨著她的肢體語言在空中舞動著,連斯有些忍俊不禁,看著對方端正的臉龐展露輕柔的溫順笑容,不免讓莉莉亞有些紅了臉頰,隨後尷尬的把手中的湯匙放回眼前半空的碗裡。

「如果連斯哥哥也去上學的話……一定也是萬人迷……」

「妳剛剛說了什麼嗎?」

「咦?那個……啊,路易學長真的很受歡迎呢,可惜聽說路易學長已經名花有主了。」

小聲的嘟囊似乎沒有傳入連斯耳裡,警覺到自己究竟說了多麼令人害臊的話語,莉莉亞趕緊尷尬的別過動搖的眼神轉移話題。

「名花有主?」

「對啊,路易學長聽說每天都會去探望一個女生喔,不過路易學長真的挺帥的,我也不是不懂即使有這留言女生們還是想送巧克力給路易學長的心態啦。」

貌似有些沉溺於自己的幻想之中,回憶起路易的端正臉龐的莉莉亞閉上雙眼雙頰泛起春風一般輕柔的粉紅色。

或許是因為自己也照顧了莉莉亞許久有些父親情結的產生,看到莉莉亞對別的男人起了興致,連斯頓時感到一陣不悅攀上心頭。

「喔是喔……找時間或許我也得跟那位路易學長聊聊呢……」

「嗯?連斯哥哥,你的表情為什麼跟聽到女兒交男朋友的父親一樣凶險?!沒事啦!雖然路易學長確實滿帥的,不過我沒喜歡他!真的!不要動什麼歪腦筋!」

眼見對方那嚴肅的表情流露出的滿滿殺意,為了避免自己的同居人下一秒鐘就抄起槍枝去幹架,莉莉亞趕緊安撫對方。

「這樣就好。」

空氣中的肅殺氣氛頓時輕鬆了起來,那些許皺起的眉頭不知為何令人看了心生敬畏,難不成是因為擔任警衛這工作鍛鍊出這份氣魄嗎?莉莉亞苦惱地看著現在已恢復一如往常那溫柔的連斯正優雅的撕咬下一塊肉。

「對了,莉莉亞。」

「怎麼了?」

「後天不是耶誕節嗎?我有點事想請妳幫忙。」

「幫忙?」

莉莉亞有些疑惑的歪著頭,但連斯並沒有明說,只是用那個總是用來搪塞別人的溫柔笑容看著她。自知連斯一旦固執起來就連十二頭大象都拉不動的莉莉亞,自然也放棄再追問。





寒風陣陣的夜晚,以前他們倆都會回到妮恩的住處跟她一起慶祝耶誕節,今年的他們卻反常的走在刺骨寒風吹襲的道路上。

「連斯哥哥都不會冷嗎?」

「嗯……大概是被臨時政府訓練的成果,我覺得還好。」

看著對方扛著大包小包的食材,身上還只穿著一件毛衣跟圍巾,相較於一旁窩縮在厚重大衣裡的莉莉亞簡直就像是莉莉亞在大驚小怪似的,少女一邊拉緊覆蓋頭上的連衣帽一邊搓著戴著手套的雙手。

「到了。」

「這裡就是……吸血鬼們的住處……」

位在人類的住宿區幾乎最中央的角落便是最早發現BOR寄生生命體並開始進行研究的研究所,似乎是因為BOR寄生生命體的特殊性質,研究所跟其周遭建築建造得特別堅固,因此遇上大崩壞的時候也幾乎沒有毀壞,連帶的讓此區域可以守護人們免於怪物的侵襲。

而吸血鬼也同樣的在此地被創造出來,也在此地被當成危險物品管制。

「不過,要幫吸血鬼慶祝耶誕節,也只有連斯哥哥想得出來了……」

「啊哈哈……因為那些吸血鬼們都很辛苦啊,明明就為了人類出生入死,卻被當成危險人物,過著像是囚犯一樣的生活……」

面對莉莉亞怨念十足的抱怨,連斯只是苦笑著反駁,而莉莉亞也是直到現在才轉換了思考的角度跟面相。

少女有些詫異的瞪大雙眼,然後轉頭看向眼前在黑夜中聳立著,那如同監獄一般厚重的防護牆包圍著的建築。

吸血鬼是危險的,他們只要不受到控制就會襲擊人類,這是莉莉亞一直以來在社會中聽到的風氣。

然而,也正是吸血鬼驅逐了怪物,讓人們的居住空間增加並且帶回了資源,人類才能夠像現在這樣過上正常的日子。

「而且,在臨時政府工作的時候,那些吸血鬼們,思考跟人類都差不多啊……如果真的不受控的話,怎麼有辦法一直為人類征戰至現在呢?」

臨時政府的工作有關於吸血鬼的部分幾乎是機密,為了避免人們引起恐慌,對外雖然是都宣稱吸血鬼不會對人類造成威脅,但對於未知跟怪物的恐懼,還是或多或少讓人類對吸血鬼有戒心。

而在臨時政府工作的連斯,不免也會近距離接觸吸血鬼,甚至還得提供血液避免吸血鬼陷入爆走。

「站住,來者何人?」

嚴密的防備跟鐵絲網,像是在強調著囚禁的究竟是多麼危險的人物。門口的持槍守衛更強化了這個印象,連斯只是從口袋中取出一張證件交給對方,守衛仔細而詳細的閱讀,然後透過機器驗證之後,還又遞給了連斯好幾張的文件等他簽屬完畢之後兩人才終於進去裡面。

「真是個怪胎……」

莉莉亞還能聽見他擦身而過的守衛小聲地喃喃自語。

單調的照明跟平舖直述的磁磚地板像是要延伸到無止盡似的蔓延著,如同在恐怖電影裡才會出現的研
究所的場景如今毫無掩飾的在連斯跟莉莉亞面前展開,少女有些害怕的縮著脖子,連斯只是突然伸出手,拍了拍莉莉亞的頭。

「別怕……一切都會沒事的……」

彷彿一句魔法咒語,莫名的莉莉亞就感到心底一陣暖流,明明自己也知道對方只是說著不著邊際安慰的話,但只要是連斯說的,就能夠讓莉莉亞獲得如此勇氣。

「邁爾斯。」

「你是……連斯?這種時候過來研究所要幹嘛?」

在玻璃牆壁後的男子聽見連斯出聲後好奇的看著玻璃另一面笑得燦爛的連斯,莉莉亞這才注意到還有數名男性跟女性,就只是獨自的坐在裡面的椅子上,空無一物的房間,簡直就如同真正的牢房。

如果眼前的人真的是吸血鬼─不管怎麼看都只是普通人,就連跟連斯對話都像是普通同事見面─那確實他們的待遇真的非常悽慘。

「我帶了聖誕節的慶祝道具跟食物,一起來開派對吧。」

「聖誕節啊……沒想到也到這時候了……是跟我們吸血鬼無關……等等你剛剛說什麼?」

原本眼神飄開,準備要陷入自己的過往的男子轉過身,一雙眼睛瞪大到都快要掉出來似的看著笑得燦爛的連斯。

「我說,來開聖誕節派對吧。」

「連斯你腦袋壞了嗎?這種時候跟我們這些吸血鬼開什麼派對啊?」

原本癱坐在椅子上彷彿人偶的女性這時也站起來,看著連斯的表情像是看到獨角獸一般,然而連斯並沒有反駁什麼,只是兀自跟著莉莉亞一起把袋子裡的派對用品都拿出來準備。

「嗯,莉莉亞,等下去借用研究所內的廚房吧。」

「沒想到研究所內有廚房啊……」

「嗯,研究員常常搞到忘記時間,所以他們常常就在研究所裡隨便煮點東西吃。」

不顧眾人看著珍稀動物的眼光,連斯跟莉莉亞熱烈的討論著派對的細節,就在連斯準備要把攜帶用的派對桌撐開時,另一名男子上前制止了他的動作。

「連斯你是有什麼毛病?聖誕節是跟家人一起度過的日子,你不應該跟我們這些怪物一起度過!快回去找你的人類家……」

「就是這樣。」

男子有些惱羞成怒的怒吼被連斯平穩的打斷,連斯的口氣跟表情平淡,但卻散發著不容反駁的強烈氣息。

「你們同樣也是人類……即使是吸血鬼,但同樣曾經身為人類,現在也還有著人類的心,但是你們沒辦法跟家人團聚吧?至少,在這個包容的日子裡,我希望你們能獲得一絲的平穩。」

吸血鬼一旦輸給了嗜血的慾望便會成為只依循著本能攻擊爆走的怪物,深知這點的連斯知道吸血鬼究竟承受著多大的心理壓力,他們隨時都在跟自己身體裡的怪物搏鬥,用自己的意志,為了人類驅逐著怪物,成為人類的希望之光。

然而,他們卻沒獲得人類的諒解,就連他們自己,早已不認為自己還是人類。

「連斯哥哥就是這樣的人,想說服他是沒用的。」

從以前就是個無藥可救的超級濫好人,為了別人犧牲自己在所不惜的大笨蛋,莉莉亞雖然沒說出這些直接詆毀(?)連斯的話,但那無奈的笑容早已窺知一二。

「嗚……嗚啊……」

其中一名吸血鬼,哭了。

在連斯的好意之中總算崩潰的壓力,隨著一名吸血鬼的哭聲逐漸渲染在場眾人,最後所有的吸血鬼都嚎啕大哭著,連斯只是抱著邁爾斯撫著他的背。

……


吸血鬼男人沒有說話,只是低下頭不肯直是因為好奇對方的狀況而停下口的莉莉亞,女子試圖湊過去,卻只被男子彆扭似的甩開身子。

「我……我今天先走了,之後還會再來聽妳說故事的。」

男子抬起臉,伸起手粗魯的抹著自己的雙眼後便遮掩著自己的表情落荒而逃,留下坐在椅子上一臉迷惑的莉莉亞跟正好走進來,跟吸血鬼擦身而過,也被那名吸血鬼不明舉動搞得一臉迷惑的男子。

「莉莉亞,那是怎麼回事?」

「多明尼克老師!我不太清楚耶……故事說到一半就變這樣了……」

女子跟男子望著吸血鬼離開的門口好一會兒,然而仍舊無法明白對方的舉動。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3 筆精華,07/1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