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110

【閒聊】(文長)(有雷)大森為三周年寫得完結短篇小說-翻譯

樓主 Hikoshime c794613852
GP210 BP-
大森今晚發布了短篇小說
注意!!!!
建議看完故事後在欣賞
這是IF線
個人興趣翻譯,小地方或許達不到原文般的意境,請見諒。
真的很喜歡這系列,希望大家能感受到跟我一樣的感動



忍不住想補一下這張圖,表情變成微笑的阿爾菲雅

本文開始(翻譯自大森個人筆記網站)
--------------------------------------------------------------------------------------------------------------------------------

那是來自遙遠彼方而平靜的夢

做了一個夢。
非常遙遠的、不是這裡而是在其他哪理的、靜謐安穩黃昏般的夢。

◆◇◆

夕陽下的回家路上。
周圍有如麥色的海的場景擴展開來。
大顆的果實和稻穗隨著風發出聲音搖曳著。藉由在西邊正要沉下的日光閃爍著金黃色的光芒。有如童話故事中所描述的天界一般。
朦朧的看著周圍的貝爾,突然地,望向了站在旁邊的人物。

彷彿會夢醒般美麗的女性。
頭髮的顏色是灰色、長髮飄逸。
討厭髒污般髮色的她,貝爾曾經非常喜歡。
雙眼總是閉著。
不睜開眼的話要怎麼生活呢總是覺得不可思議地這麼想
照她的說法的話似乎是覺得「睜開眼睛都覺得麻煩」
包裹著全身的洋裝在這深山之中,散發著強烈的光彩。

越看越是覺得美麗的女性。
與這樣的女性,手牽著手、只有兩人走在一起。
貝爾,一邊看著她的側臉、張開了嘴

「ㄋㄟ,阿姨」

咚,一聲。
從貝爾的頭傳出不太妙的聲音。

「揍你喔」
「已經揍下去了吧!?」

貝爾一邊按著頭哭叫道。
只留下了不是一瞬間這種程度的神速般的一拳打下去所造成的結果!
防禦和迴避以及察覺都是不可能的!
做為生命的質量她就是如此與貝爾(幼兒)有如此大的差距!!
貫通頭部達到全身地衝擊!  痛楚、難受!
這就是所謂的福音拳骨之拳!
能相信嗎?比超短文詠唱還要快速喔!

眼角泛著淚水地貝爾眼前有幾顆星星在晃著,有如踩著雪滑倒撞擊到石頭的兔子般悶聲一響。
與此同時,居高臨下的她俯視一看。

「說過稱呼我的時候要怎麼叫了吧? 恩?」
「.....阿爾菲雅義母」

非常好。
她ー阿爾菲雅重新握起了貝爾小小的手。

「所以呢?原本想說什麼?」
「不會打我嗎?」
「聽之前怎麼可能知道。但是不高興的話就揍下去」
「好可怕!」
「那就用敲的」
「那樣一定也會痛的!!」

貝爾藉由經驗而叫了出來。
畢竟自從遇到了阿爾菲雅,以及查爾多的這三年以來。沒有一天不受新的傷的。
阿爾菲雅極致的喜歡寂靜,神經質一般的女王。
在開口之前先飛過來手刀是理所當然的。
她說白的話連黑的都會變成白的。
不要讓阿爾菲雅不高興是從三年前就訂下的家裡的規矩。之前貝爾與祖父一起吵鬧的話,坐在椅子上安靜的讀書的她就會啪一聲將書闔上。

『吵死了』

這樣一說,有如要讓世界終結般的彈額頭便會持續反覆著。
貝爾眼前一暗暈過去了。
然後躺在她的膝蓋上睜開了眼睛,只能看到祖父的身體插進了牆壁中腰部以後垂了下來。查爾多假裝什麼都沒看到繼續攪拌著鍋子準備著做為晚飯的湯。對食物非常講究的查爾多做的料理雖然是絕品,默默的回到餐桌上有如吃著最後的晚餐般所享受的料理,因為沒有活著的實感所以什麼味道都感覺不到。順帶一提祖父的身體還插在牆中。貝爾光是控制住不要讓顫抖的手伸出去就用盡了全力。

「別太吵了。再彈一次額頭喔」
「咿!」
「我最討厭雜音了。有必要的事再繃緊神經跟我報告」
「Yes,ma'am 非常抱歉!!!」
「....那是什麼? 是誰教的?」
「爺..爺爺,告訴我要這麼說....」
「那個混帳老頭。只會對貝爾帶來壞影響的癌。果然還是用魔法吹到對面那三座山之後吧」
「住手!爺爺會死掉的所以住手!!」

他們之中,一直照顧著貝爾的祖父和阿爾菲雅之間的相性最差。
拉著一直掙扎的貝爾要去泡澡的時候,『老夫也一起進去吧☆』將這樣說的祖父給打飛了,一秒後強制從家中排除出去,為了禁止他的入侵所以把頭插在田的正中央。
還有其他,阿爾菲雅要和貝爾一起睡覺的時候,『老夫也要和貝爾一起睡』這樣說著正要一起進棉被的時候。

『【福音】』

一句話就結束了一切。
牆壁和屋頂都消失了。不如說家不見了。只剩下貝爾房間的床和地板還留著,能看見美麗的星空。成為了阿爾菲雅抱枕的貝爾以仰躺的姿勢,連睡著都無法並持續顫抖著。
隔天早上,碎片的汪洋中倒著滿身瘡痍的祖父和查爾多。
從此之後就沒人敢反抗阿爾菲雅了。
順帶一提家重建了10次左右。

「不會出手的,說說看吧」

被阿爾菲雅拉著手,繼續向前走。
被夕陽的陽光照著瞇起眼睛的貝爾,下定了決心,但還是戰戰兢兢的問道

「我的,真正的母親,是怎樣的人呢?」

貝爾對母親一無所知。
自從懂事開始,在旁邊的一直只有祖父。
悲傷,沒有這樣想過。但是,寂寞,有這樣覺得過。
但是,現在已經沒問題了。
貝爾有阿爾菲雅他們在。

所以這只是單純的疑問。
一直想要問最了解貝爾的母親的她。
阿爾菲雅停下了腳步,朝向正前方,就這樣過了一陣子。
然後,慢慢的張開了唇瓣。

「非常溫柔的傢伙」
「溫柔?」
「阿阿。一直露著笑容,只是在身邊其他的人就會開朗。身體病弱,但是不會感到虛無飄渺,明明只是說著在正常不過的話,阿阿原來如此讓人察覺到錯誤。不可思議的不管是誰都愛著她,非常純白的一個女性」
「白...?」
「但是,對食物的怨恨非常的強烈」
「ㄟ?」
「那傢伙一直很期待的甜食,我曾經偷偷的不小心吃掉了。那個時候那傢伙有如要吐出龍的吐息。第一次做好了要死的覺悟了呢」
「因為一樣的理由赫拉....某個女神也在地板上正座了呢。那個真的是開了眼界。因為那個桀傲不遜的女人,竟然因為屈辱顫抖著身體淌著眼淚」

因為無法忽視的台詞而將眼神放遠的貝爾,與此同時阿爾菲雅的聲音非常的安穩。
比平時的話都還要多,嘴邊浮現著笑容。
那裡確實存在著愛。

「正因為不藉由別人的幫助就無法活下去,你的母親不會忘記『活著』的尊貴。不會貶低自己,但也不會忘記感謝,不會向地獄般的苦痛屈服....一邊露著笑容,比誰都更珍惜的活在當下」

所以你的母親比誰都更溫柔。
貝爾能不知病痛的健康的成長,不是別人正是多虧了母親,阿爾菲雅這樣告訴了貝爾。

「....其實呢。我原本一點也沒有要見你的意思」
「ー咦?」

對話中斷,安穩的時間慢慢的流逝之後。
被夕陽照著的兩個人的陰影延伸之下,阿爾菲雅彷彿輸給了想回憶的念頭,心理開朗了起來。

「在你眼前現身這件事絕對不會做,曾經這樣想」

需要一點時間理解了話中的意思後的貝爾,快要哭了出來。
那是比母親不在身邊還要更悲嗆的感覺。
離村莊一段距離的家中與祖父兩個人,讀著英雄彈讓故事中登場的人物緩解寂寞感。
說不定,也有這樣的未來。

但是,知道了她的溫暖的現在,沒辦法了。

閉著眼睛,沒露出一點笑容,但是用笨拙的手,撫摸著貝爾。
一邊埋怨著,偶爾施以懲罰,但總是握著貝爾小小的手守護著。
告訴貝爾母親的事的是眼前這個神經質、任性、亂來、不靈巧的女性。
所以,不要說這麼讓人難過的話。

貝爾的眼角淌著淚水,望向了走在旁邊的阿爾菲雅。
ー那為什麼,要出現在我的面前呢。
快要流出的鼻水妨礙著、當這句話將要從喉嚨發出的時候,阿爾菲雅回答了。

「不小心迷失了判斷。太在意妹妹留下的孩子,與查爾多一起到造訪了這座深山。從遠遠的地方,真的只是看一眼就離開、原本是打算這樣的」

這樣說著,她難得的彎曲了嘴唇。
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但是,看到了那個『白髮』的時候,已經不行了。我沒辦法忍住從心頭湧上的感受,等到回過神來已經站在你眼前了」

貝爾現在也能回想的起來與阿爾菲雅邂逅的那天。
也是像現在一般的夕陽黃昏中,突然回過頭的貝爾的面前,她茫然的站在那。
被問了名字,被雙手包覆了渾圓的臉頰,然後靜靜的被抱緊了。

那個時候的阿爾菲雅沒有露出眼淚的嗚因,但是貝爾卻覺得像是在哭著。
所以用短短的手臂繞過背後,回抱了回去。
她的身體傳來了好像很懷念的香味。
不知不覺反而是貝爾在哭著。

那裡肯定是『岐路』
如果沒有"迷失了判斷的話",阿爾菲雅真的不會出現在貝爾眼前吧。
兩人的命運不會交會,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故事將繼續下去。

「你和梅蒂莉亞非常的相像喔。你那個白髮,面容,笑容也是,全部都來自母親」
「媽媽的....」
「只有一個,只有眼睛是父親的。.....每次看到那個赤紅的眼睛,我就忍不住想將它挖出來」
「咿」

一瞬間,醞釀出不穩的氛圍的阿爾菲雅使貝爾感到膽怯。
看來不論如何都不能打聽父親的事了。

「我...不管是阿爾菲雅義母還是查爾多大叔,都不想分開喔」
「就算你永遠祈禱著,不是神的我們也無法達成這心願,因為我們不是永恆的。一直在一起這件事,無法辦到」

一直傾聽這阿爾菲雅的話的貝爾,想依靠的這麼說後,阿爾菲雅淡淡的回答。

「就算你不期望,分別一定會到來,別忘記了」

那麼『那個時候』不遠了
貝爾不禁這麼想

畢竟,阿爾菲雅咳嗽的次數增加了。
在沒人的地方她咳的非常厲害,貝爾是知道的。
紅色的血液混雜在其中,貝爾也是知道的。

貝爾今年要七歲了。
與阿爾菲雅相遇後三年
分別的時刻迫近了。
彷彿要撕裂心中的這個想法,貝爾不得不領悟到了

對話中斷。眼前所有的一切都被黃昏覆蓋了。貼著山線的夕陽時分的耀眼,愛哭鬼的貝爾又紅了眼眶。
不禁握緊了沒有回握過來的手,繼續朝向已經離家不遠的回家路。
討厭變的什麼話都不說的阿爾菲雅,貝爾死命地尋找著話語。
所以,詢問了最後一件事。

「昨天來的那位,神仙....回去了,這樣好嗎?」

前天的事了
某個男神造訪了貝爾的家
頭髮的一部份是灰色的黑髮。披著的衣服也是黑色,彷彿是住在黑暗中的居民。
面容非常的工整,同性的貝爾也被奪去了目光,對那一點都沒露出笑容的面貌感到恐懼。
找到阿爾菲雅和查爾多的那位男神好像跟他們說了什麼很難懂的話。
總是吵鬧著的祖父,只有那個時候非常的安靜。
然後,聽完男神說的話後也沉默的阿爾菲雅和查爾多

『回去吧』

這樣宣告了。
然後兩人,非常悲傷似的『抱歉了』道歉了。
男神垂下眉間,第一次的笑了。

『別道歉喔』

這樣說了。
覺得可惜似的,但是彷彿安心的表情,非常乾脆的回去了。

「……阿阿。這樣就好」

被詢問到的阿爾菲雅靜靜的點頭了。

「我已經,選擇你了。把你留在這,已經辦不到選擇『惡』了」
「惡....?」

『惡』。
英雄彈中也出現了好幾次的壞蛋。這點程度貝爾還是知道的。
但是,從她嘴裡說處的『惡』,好像有哪裡不一樣。
所以貝爾又重複問了那是什麼。

「將所有的一切都破壞殆盡,把秩序替換成渾沌,對『正義』為何提出質疑的存在。並且,殺害大量的人」
「....殺」
「阿阿。為了成為『下個世代的英雄』的墊腳石。從很多人身邊奪走重要的東西,被怨恨,承受憎恨。並且站在困境前面,將未來託付出去,為了拯救世界」

還很幼小的貝爾無法理解阿爾菲雅所說的話。
所以將自己代入試著思考看看。

『惡』存在著,然後從貝爾身邊奪走阿爾菲雅他們。
阿爾菲雅死了。
沒辦法再見到阿爾菲雅他們了。

無法原諒。
這種事情無法原諒。
就算那是為了拯救世界也一樣,貝爾克朗尼絕對不會原諒『惡』的。不論有多麼高尚、悲壯的決意在。貝爾ー被奪走東西的人們絕對無法認同這些罪人們。

所以,阿爾菲雅們不用背負這樣的角色,真是太好了。
選擇不被其他人所怨恨,憎恨的路,貝爾安心了。
明明是這樣ー。

「但是...沒有選擇『惡』的我們的錯,世界會因此毀滅也說不定」

那個側臉,正在後悔著。
與有沒有面對其他人的憎恨、是否被烙上罪人的印記無關,對不沾染污檅的自己感到羞恥似的。阿爾菲雅嘆氣了。

「『最後的英雄』...無法誕生也說不定」

貝爾從來沒聽過的懺悔的聲音,從來沒看過的飄渺的神情。
阿爾菲雅為何感到如此的悲傷呢?貝爾不明白。
不可能明白。
但是,不希望她被悲傷的情緒所囚禁也是千真萬確的。
所以。
所以。
貝爾,這麼說了。

「這樣的話,我來成為『英雄』吧」

阿爾菲雅的腳步,停下了。

「我來,成為『最後英雄』」

貝爾也停下了腳步,向那個側臉這麼訴說了。

「所以.....媽媽..」

對與她們的別離迫近而感到悲傷、忍著淚水,深紅的瞳孔,注視著世界上唯一的母親。
她的手失去了力氣,纖細的手指從貝爾的手中滑落的下來。
擺動黃金的麥草的風,靜靜地享起了聲音。
絕對不是想這麼說才說的,少年對自己施與了『約定』,黃昏的天空也正聽著。

貝爾克朗尼總有一天,會詛咒著這一天的選擇也說不定。
查覺到所背負的東西的重量,但是已經站在無法回逃的地方
絕望的那天會到來也說不定。

儘管如此,此時此刻ー。
不對,就算真的會變成那樣ー。

「.....囂張的小鬼」

ー這個時候,寄宿在她的臉龐的微笑烙印在眼中,自豪吧。

像『英雄』那般。從最重要的人身上獲得笑容。
指向『希望』,宣示『未來』。
以『理想』為目標向前邁進,以今日為起點。

不抱憧憬,不抱願望,只是將誓言埋藏在心中。
少年從現在開始成為了『英雄』。

「在我面前胡言英雄什麼的,做好覺悟吧,現在才想撤回可無法原諒」
「摁!」
「那麼,從今天晚上開始和查爾多一起鍛鍊到最後吧」
「今晚!?」
「首先丟到怪物的巢穴中受盡凌辱呢,還是丟到河底讓岩石摩擦著身體感受著死亡的感覺先呢....我沒有受過這種修行所以不太會拿捏呢」
「我覺得那個不叫做修行喔!!」
「蠢貨。連生和死的界線在哪都不知道怎麼能理解極限是什麼。你要成為英雄之前不超越極限大概300次是沒辦法的」
「極限的意思是?!!!!」

滔滔不絕的阿爾菲雅似乎是哪裡覺得非常開心似的。
貝爾在晚也已經開始後悔了。
留著汗面露鐵青後,不經意的,伸過來的手梳起了白髮。
片刻後

「所以,在稍微一下就好,在一起吧」
「...恩」

張開眼臉,美麗的雙眼看著貝爾的一切。
伴隨著笑容伸過來的手,貝爾用自己的手握住了。
再次手牽手,走在被夕陽染色的歸途上。
向著在矮高的山丘上,現在也注視著這邊等著的祖父和男人身邊,邁出了步伐。

貝爾已經不哭了。
不能哭。
如同過去的『英雄』展現了『希望』,露出了笑容。

朝著靜靜且平穩的、朝向『未來』的黃昏道路所前進。

◇◆◇

作了一個夢。
和沒有見過,也不認識的女性,好像是自己又好像不是自己的貝爾克朗尼兩個人一起走在黃昏之中的夢。
那是安穩的、幸福的、美麗的、寂寞的夢。
現在才察覺到深紅的眼瞳靜靜的留下了淚水。

――――成為『英雄』

夢中的少年決定了。
下定決心成為背負著許多東西的『英雄』

――――想成為『英雄』。

目前還只是『願望』。
這個英雄願望,想念,什麼時候才會成為決意呢。
或者,會變成其他的不同的東西呢。
不知道。
但是,前進吧。
為了不要輸給那個已經變的難以回憶起的光景,向前進吧。

站起來,走出房間,奔出宅邸。
少年今天也跑向了被朝陽所染色的『英雄之都』。

(本文結束)
---------------------------------------------------------------------------------------------------------------------------

終於翻完啦,寫了四個多小時。
有錯字請包涵啦

21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88 筆精華,11/2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