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114

【情報】(劇透注意!!) 歌曲故事的個人渣翻譯

樓主 軟糖QQ熊 a9850401
GP27 BP-
我想應該有一部分的玩家知道某些歌曲是有故事劇情的,
只是可能礙於官方的人手問題,目前遊戲內只提供英文與日文版本。
這可能讓不太精熟英語、日語或是生性懶惰的人(對就是我)不想按下那個Story按鈕。
反正暑假也閒閒無事,本人就想說隨便翻譯一下故事劇情,也幫助一些玩家能更了解遊戲想傳達給我們的一些訊息。

若是對於我所翻譯出的文字覺得有不妥,或是覺得有哪部分超譯的話,歡迎留言交流。

以下翻譯的原文及圖片出處皆為英文wiki
翻譯的原文依據以英文版本為主,日文版本為輔。
那麼,正文開始!


===============================分隔線================================



PRAGMATISM - PAST

她初次的印象為,她在聚集如雲的玻璃蝴蝶中甦醒。「真有趣,」她這麼想著「這些東西能這麼移動的話,那絲線在哪呢?」

她蹲下身子,整好裙擺,她發現那裡並沒有絲線,那些東西也不是蝴蝶。它們是玻璃碎片,獨自飛舞在空中。「真愉快!」她這麼覺得,也這麼脫口而出。

玻璃映照出圍繞著她,一片純白的異世界。在其中她能看見映照出的海洋、城市、火焰、光芒。她舉起手揮散它們,歡笑著。

她並不知道這些玻璃碎片有著名字:Arcaea。說實話,它們太美麗了,是什麼名字並不重要。她觸碰它們、攪動它們、觀看它們來自娛。這樣便足夠了嗎?

有六個疑問:是誰、是什麼、在何處、在何時、為什麼、如何造成。這些問題中,她一個也沒問,也不尋求任何答案,而是沐浴在Arcaea的光芒中。這是她初遇新世界的經過。


PRAGMATISM - PRESENT

但疑問無可避免地來了。

少女站在玻璃之中並疑惑,「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是門扉?是窗戶?還是回憶?

最後一個答案「回憶」,觸動了她的心。「他們是回憶。」她小聲地說著。隨後,她的疑問便停止了。

基於一些原因,這是個滿盈回憶的所在。是誰的,或是什麼的回憶,她無法準確地分辨,但她的疑問已經了結了。

基於一些原因,那些玻璃跟隨著她。她一片也無法取握,但那些碎片仍沒來由地向她聚集。一個念頭一閃而過,她決定將它們聚集起來。

一片接著一片。毫無理由地。


PRAGMATISM - FUTURE

在沒有時鐘指明下,她不知道她已走了幾天、幾小時,但她腦中有個明確的想法。

回憶中有美麗的事物,這是她所相信的。試想,回憶總是不明確的,會隨著時間改變,同時也是過去具體片段的最相近之物。它可為苦,可為甜,而她認為不管是何者,它皆使人著迷。

現在她會竭盡所能地看著那些回憶,並讚嘆著它們的美,不管是何處、何人的回憶。這些Arcaea在這奇怪並殘破的世界華麗地閃耀。讓人更加容易地喜愛上它,並更容易地顯現出回憶。

她哼唱,雙手高舉,步下殘破的街道,她帶著符合這整個世界的疑似回憶之物,在身後形成閃耀細流。關於這醜陋、漂亮世界的回憶…

「真棒啊…」她嘆息,她微笑,寂靜與她十分相似。無須擔心任何事。像這愉快、簡單的世界只需愉悅,再也不需要其他事物。




Sheriruth - PAST

她在殘破的塔中甦醒,第一眼便注意到飄浮在空中的玻璃碎片。它們讓她步出塔,讓她進入一片雪白的世界。

純白,純白,更多的玻璃碎片。這些碎片似乎吸引到她,她出於被激起的好奇心檢查這些碎片。

她能瞥見碎片中的事物,像是從電車的窗戶中望出去一樣。在這一眼她看見雨滴,在另一眼看見陽光,又另一眼看見死亡。她眉頭一皺,推開它們。

雖然這些碎片似乎吸引著她,但她試圖伸手揮散這些玻璃碎片時,這些碎片會自動地排斥開來。她的表情更加憤怒,她把注意力轉移到了蒼白的天空。然而,當她呆望著天空時,她的表情消失無蹤。她張開嘴,卻因太震懾而無法說話。

玻璃在頭頂上翻攪、閃爍、遠離。似乎要形成一個風暴。

她後悔把注意力放在它身上了。現在風暴似乎發現了她,向下往她襲來,如同問候她一樣。


Sheriruth - PRESENT

現在壓制在她身上的感覺難以形容。玻璃的洪流並未粉碎、切割,或映照出她的臉,碎片以壓倒性的數量在她身旁擠壓、反彈、盤旋,如同被強風推動。她快速站起,並看著。

看著……回憶…?…關於這個汙穢世界的回憶。「這是什麼…!?」她伸出手。「這個…!」

關於痛苦、背叛、嫉妒的回憶。

當她停下一片碎片,其他碎片也隨之停止。它們在她周圍停住,如同凍結般。她四處擺頭觀看。「它們只是…」

黑暗?它們只是黑暗嗎?不管這些碎片映照出何處,她都看不見一點光芒。不管看見多小的火光,它們都會在轉瞬間消逝。她泯起嘴唇,擺出了毫無情緒的笑容。「開什麼玩笑?」她喃喃自語,「這個世界只有不幸…」

當她這麼說時,她的苦笑也消失無蹤。


Sheriruth - FUTURE

在沒有時鐘指明下,她不知道她已拾取回憶多久了,她只確定已經過了一段很長的時間。

她曾經有過尋找快樂回憶的碎片一段時間,只為了知道它們存不存在。是存在的,但只有少數,多的是悲慘的碎片未曾停止地騷擾她。所以,她逐漸意識到四處都是她憎惡的所在。

她現在站在有如宇宙廣闊的玻璃螺旋中央,緩慢轉身。她認為有兩種可能:不是這些碎片映照出的這個世界,或所有世界糟糕透頂;就是因為這裡只有糟糕的回憶…在任何情況下,她都決定要擺脫它們。

在她內心的某樣東西轉變了。當她現在看著這些痛苦的回憶,她看起來很愉悅。她聚集起這樣的回憶,看起來似乎…十分的歡愉。

「如果我可以擺脫這些垃圾,甚至是這些地方的話…」這些充滿混沌,甚至光芒的地方。這麼做的話會讓她開心一點。




Axium Crisis - PAST

已經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她也有了自信。

自她開始探索以來她已發掘了這玻璃與鏡子世界的一大部分,她聚集了無數的碎片。就像無盡的圍巾圍繞在她脖子上並長長地拖在她身後。現在她站在坍塌的塔頂並望出去,面帶笑容。來自其他地方的糟糕回憶在她身後張牙舞爪地扭曲著。

她正看著那處總是吸引她目光的地方,但她總克制自己不要前往那處。那是某種以錯亂的幾何連接天空的遙遠迷宮。當然,當中有更多的玻璃。當然,她能感受到從中有汙穢一路脈動而出。

雖然她仍不知道要如何前往,她最後還是打算擺脫這些跟隨著她的糟糕碎片。為此她把它們聚集起來。至少把所有壞物聚集在同一個地方能使她覺得放心。有一天把它們全清除乾淨時能更加容易。這座迷宮格外的糟糕,但她仍有信心能夠蒐集她的碎片。

這座迷宮被一片閃耀且不斷移動的美好回憶之海所包圍。一當她步向迷宮,海洋便分離,僅有少部分的碎片追隨在她身後。然而,當她走在小徑上並分散那些美好碎片時,她猶豫了。現在被希望包圍,前方等待著的絕望,她咬著唇…她的心動搖了。


Axium Crisis - PRESENT

許久以前,本來可以比現在更美好的。

少女什麼也不記得。由於在玻璃世界中醒來,她只知曉其他回憶。因此,她得出許多結論,並無他想。她確信這玻璃、這世界中的事物毫無價值。污穢與憎惡,淚水與痛苦,一抹微笑,以及死亡。

但許久以前,本來可以比現在更美好的。簡單的法則常為正確:影由光而生。影子在她身後潛伏,而她現在正被光芒包圍。

當她踏進這些歡樂與純淨的波浪中,她並沒有多想。她在邪惡中沉浸許久以至於忘記簡單的美好。實際上不光只是她的心動搖。她已懾服。在這缺損的迷宮路途上,任一閃爍的希望皆吸引她的目光,她停下並質問所有事。沉浸在如此光芒與混沌的景象中,有著她不想承認的答案。她並不想思考。她並不允許自己思索。

在她真正動身前往之前,她站在那座不可能的迷宮入口前。

衝動之下,她伸手觸及那些美好玻璃,花開之地的回憶在她身邊環繞。她並不知道為什麼,也不知道這些碎片能否拯救她。


Axium Crisis - FUTURE

她並不知道自己有個名字。如果她知道,也許她就不會進入這座扭曲的黑色迷宮。這是個有可能讓她的懷疑更加加深,意義非凡的名字。但她並不知道,她咬緊牙關,確信信念。眼前的光芒不會動搖她,花環的光芒不會動搖她。她進入這座黑色建築,開始撕裂它。

每一面被推開的牆由不幸構成,每一切面蘊含恐怖,每個角落由恐懼建構。這是座罪惡之城。簡言之,這是座怪誕之城。是座強力的怪誕之城。

而少女重拾笑容。千真萬確。在其中攀爬,在其中奔跑,這就是座第一次驅使她行動的噁心巨物。她沒有錯。這些玻璃就該被粉碎。這些鏡子就該被破壞。

當她歡欣地剷平一大片迷宮後,走廊捲往空中,她的笑容隨之扭曲。她面目猙獰,她腦中有東西不對勁。在迷宮的核心,有著比以往任何回憶更糟糕的東西。她能感受到,它逐漸接近,呼喚著她。她熱情全失,腳步慢下,她看見有片邪惡的玻璃碎片在空中飛舞,內含著一個世界終結的回憶。

一隻手摀著臉,她看向那個鏡向世界。她還記得在她之下的愉悅現實之海以及現在圍繞在她身旁的花朵。她破壞一部分的迷宮屋頂,而牆壁隨之崩落。黑暗的玻璃在她身旁緩慢落下,而在遠處美好的回憶正璀璨地閃耀著。

她從指尖看著世界的終結。她吞了口水,帶著新發現的力量,把手從臉上移開。她伸出手,把世界的終結收進了她的回憶收藏。隨著這座龐然巨物崩塌,她感受到了波濤般真誠的喜悅。不管從現在起面對如何糟糕的回憶,它都不成問題。她現在確信她十足堅強,絕對有辦法把它們摧毀殆盡。並且,她帶著真正的笑容與疲憊的笑聲,從天空中墜落,塔也隨其後崩塌。




Grievous Lady - PAST

也許她應該要擔憂,因為她的心正突然感到痛苦。

她轉身向後,閉起嘴巴,在混亂中看向四處。她正站在高於塔兩倍,既巨大又痛苦的迷宮地板上,但她立馬跪下。在她觸碰到地面前,建築物開始崩壞墜落。

她所聚集的悲傷日子的回憶來到她身邊,有如斗篷,塔的回憶由緩慢落下的細雨轉變為傾盆豪雨。她和迷宮有如石塊般落下,雖然她應該因墜落如此遙遠、如此快速而恐懼,但她只有感受到混亂。

她墜落在由其他世界的幸福碎片所構成的海中。她與崩壞的迷宮激起的波浪十分巨大。玻璃相互推擠在某種程度上既醜陋又美麗,而她就跪在風暴的中央。

她因疼痛而十分混亂。什麼都很痛。她的心正在破裂。她所蒐集的回憶構成的斗篷轉變為怪誕的球體,包圍著她。純白的世界從她眼前消失,只留下了可怕的東西。喘息,流汗,顫抖,她看向玻璃碎片,看向Arcaea,深沉地。隨後她開始了解她的內心正在崩壞。

她的神智正在崩壞。

她早些看過的世界終結的回憶正在眼前緩慢飄過。


Grievous Lady - PRESENT

自從少女在純白且毀壞的世界中遊走,她便感受過各式各樣的情感。大部分的時候,她感到憤怒,但她有辦法把憤怒轉為一種奇怪的希望。是的,她並沒有特別計畫。事實上,她只是向前走,因為她相信在路途的盡頭會有好事。她有著希望。她確信這種渾沌會引導至光芒。她確信她所面對的痛苦,她所抱有的恐懼,會完全消散。

沒錯,她很感性。她有著強烈的感受,當她面對沒有目的的事物時…她會選擇忍受。實際上,沒有事物是有目的的。

最殘酷的命運是擁有希望然後在你眼前看著它被摧殘。而少女跪在死亡的奇形圓環中,看著一個世界迎來終結。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悲傷這種情感,而它便快速地轉為絕望。Arcaea的世界是個無意義的世界。它是已逝去世界的表現。這裡不存在物質,只有映照而出的事物。即使是她有時在路上遭遇到的閃耀且歡樂的回憶也只是過去的回憶。就像是白天過後必會迎來黑夜,他們必須迎來終結,而終結現正在她眼前的空中緩慢旋轉。她的眼淚奪眶而出。

自從她醒來後,她感受良多。

她感受到歡樂。歡樂離她而去。

她感受到恐懼。恐懼離她而去。

憤怒離她而去。

希望離她而去。

甚至悲傷與絕望現在也離她而去。

她的目光變得黯淡,覺得自己與玻璃有所共鳴。在她周圍的回憶之殼開始碎裂迸開。她從中顯現並站在幾近致盲的眩光中,絲毫什麼也感受不到。


Grievous Lady - FUTURE

向海洋被油汙染一樣,被詛咒的迷宮的回憶以及她所帶著的回憶全數墜落並混進她周圍平穩的玻璃中。大部分的碎片被捲入灰色巨物中,有一些則突然從地面上竄出有如尖刺。她仍走著,並緩慢地看遍每片碎片,就只是…數著它們。即使有回憶急遽地射上她眼前,她仍繼續數著。

終於她舉起手指,招呼一些碎片前來。一念之間,碎片以纖細易碎的蝴蝶形貌前來。她命令蝴蝶飛上天空,來映照出這個純白的世界,當蝴蝶再次飛下告訴她在空中的所見時,她並無他想緩慢地撕下它的雙翼,讓它落地歸於虛無。然後她走向崩壞的海洋,令阻擋在她道路上的失落時間之柱爆破粉碎。

---

時光飛逝。她也變了。

她不再遍尋、收集回憶。她幾乎是心不在焉地走遍世界。她找尋關於它、關於她自己的事物,但她一點野心也沒有。

現在她走過一棟老舊殘破的建築,轉著一把某天在遺跡中發現的陽傘。不發聲響地,一隻由反映痛苦日子的玻璃組成的生物從空中向她滑翔而來。它像極了一隻閃耀、銳利的烏鴉,而它僅不過是少女所認為的工具而已。經過那天在現已倒塌的塔所發生的那件事後,她覺得自己和這混亂的Arcaea更契合,能夠引來像這樣的事物。它以自己的方法,在眩目白皙的世界中像她低語告知她即將抵達的所在。她怒目一瞥,讓它爆破分離,然後她繼續走動。

她的烏鴉以訊息煩擾著她。這個世界空無一物,它們都只這麼說。她都知道。她從沒在這裡發現過其他人。

她想要。她必須要。但沒辦法,因為她希望有人能和她分享命運。

她必須要把這份挫折發洩在某樣活物上。她需要傷害某人。




Ether Strike - PAST

一片歡樂的景象。長久以來,她已經走遍了這個毀壞但美麗的世界,找尋事物並讚嘆它們。

長久以來她在保護鏡下行走,天空成為鏡子折射她所能見以外的光線,幾乎呈測地線的形狀。那扇奇幻且閃耀的屋頂從未離開她,讓她只被幻想及善良圍繞,這個世界成為了無盡的極樂之地。

她閒晃走下一座曾經連接到莊園的螺旋階梯,但現在城牆已經全部崩落,取而代之的是回憶。全是更美好的東西:她往前一躍,衝散各處的回憶,沐浴在閃爍的Arcaea中,當她發現它們時,就讓它們向上浮起,在她的人造天空中和其他碎片聚集在一起。現在她感到非常喜悅,歡呼地笑著。一朵花、一個吻、一場愛、一個誕生:玻璃河流中一個接著一個的生命自她眼前飛過並交融在安寧中。她已經見過這樣反射無數次,但這仍能使她高興。

她注視著頭頂上的牆。當它們聚集起來時,它們變得更明亮。她微笑,感到滿足,在她再次閒晃之前。而她,並未留意此舉所造成的後果。


Ether Strike - PRESENT

有道說:過量之物皆為毒。她並不知曉,也未曾在意。

少女現在正走過似乎曾為老舊音樂廳的地方,它的宏偉壯闊減損了,就如同被完美地一分為二,像是有更強大的力量驅使它如此。在聲音的墓場再之外回憶再次飄動:關於舞蹈、關於演奏、希望、勝利。

她的嘴扭曲了。只是因為變得無聊,還是有其他原因呢?她舉起雙手,Arcaea便向她靠近,在她的掌心及手指間溫和穿梭。她茫然地注視著它們。她已看過多少次一個引退樂團的最後歡呼?她已看過多少次兩兄弟相互擁抱?她已看過太多次愛的組成,在老舊且被遺忘的世界中這顯然是習以為常。她讓回憶離開,然後什麼也不想。

它們上升。它們飛上去和她一直在收集的回憶聚集在一起,而她正看著它們的目的地。自她開始蒐集以來相比,它已變得更明亮。它似乎每天都變得更加明亮…

已經過了多少天?她皺起眉頭,面容扭曲。把它們一掃而空。

也許她只是想要更多,必定會找到她所錯過的事物。她冷靜下來並起身行動,不讓任何事物煩擾她,她無法推離跟隨著她的Arcaea。


Ether Strike - FUTURE

「天堂」即為一種地獄。

事實上,無意義的和平與未經思索的喜樂是熱情的天敵。無盡地蠶食歡樂事物會消磨感官並令「幸福」模糊、消亡,最終失去目標。現在所有事物都沒有目標。她也未曾有過目標。

天空眩目到幾近致盲。

她也許在遊蕩,她也許仍站在原處;她不太確定,但也無所謂。她悉心照料著她的天空,但其中的回憶無法分別。它們全都變得不透明,強大的濃霧使一切皆成空虛。她正在失去自我。

她正在失去自我,她仍對侵蝕般的消亡感到麻木。雖然她不記得了,但她曾招引這座令人欣喜、令人窒息的牢籠,然後把自己封閉其中。現在她甚至失去了憂患意志。天空更加明亮,她更加失去自我。在她所剩不多的時間裡,她向上凝視如同在等待著。頭頂上的明亮、明亮、喜樂、美麗:閃耀的回憶強壓著她。

她的意志消散。

不由分說地,光芒消失。

不由分說地,時光消逝。

而少女看向空無一物的天空,她的意志終結,而她的故事也隨之終結。




Fracture Ray - PAST

少女跪在地上,下巴上抬。很快地她尖銳又漫佈的創造之物就會以光芒淹沒吞噬她。她頭頂上的東西脈動、發熱,溫和但令人難耐。她不假思索,讓它逼近。

在廣闊的虛無中,有樣東西吸引了她的目光。

一片寧靜中獨留下它,她的目光轉向它:一片獨立、特別的玻璃,略呈紅色,十分引人注意。也許是現實,或是出於她意志下的把戲,剩餘的天空顯得黯沉。她認為,這樣更容易看出去。

她思考,並明白自己一直以來都沒有思考過。

天堂搖動、扭曲,似乎有裂痕經過,在新回憶,一片不該存在的回憶,在它的創造物周圍所有事物皆扭曲。它破壞一切,破壞天空。

她所創造的屋頂猛烈且平靜地墜落,在四散的光芒中空氣凝結。這樣的奇觀對她來說應該很壯麗,但她仍注目在那新碎片,在歡樂回憶的戰慄混亂中那碎片飄向她。

它也是歡樂的回憶:是她早已遺忘的自我。

「什麼時候—我—?」

她以破碎的聲音說出,她的聲帶已經許久未使用。

現在那片從零而生的古怪碎片在她手中自轉著,在其中她看見她甦醒,在玻璃旁舞蹈,在鏡子世界遊走,感到開心的時刻。眼淚從她雙眼落下,現在她想起她遺忘已久的幸福。


Fracture Ray - PRESENT

閃爍的玻璃碎片不規律地如雨般落下,一如往常地映照出死去的世界。少女站在中心,這個仍存在的世界,注目著映照出新事物的碎片。

眼淚從她雙眼落下,但她還不清楚原因。她的神智正在恢復,她失去了曾擁有的一切,在她周圍墜落,她為此感到痛苦。但她也為失去熱忱而感到痛苦。回憶映照出美好且無知的時光,在她走進自己所創造的陷阱之時。即使她知道這會導向何處 - 虛晃的旅途招致麻痺 - 她仍會這麼做嗎,只是為了快樂嗎?

玻璃的紅是她衣服上的紅,她緊抓著碎片,為它增添了她雙手的鮮紅,模糊了過去與現在,溫暖淌流過閃爍的表面。她再次感受,她感受到比之前更多。她感受到,壓倒性的,後悔。

這些是她總是帶著驕傲,無意義地行走的時光。她聚集Arcaea,以此為樂,一點也未曾思考為何要這麼做。她為自己帶來了令人折磨、冗長無趣的樂天生活,人造、眩目的牢籠。她不帶目的地這麼做,而使她近乎失去自我

要問「為什麼?」從來都沒有答案。只是為了快樂嗎?一直都不是。她腿軟跪下,抱著胸前的回憶哽咽哭泣,她明白她所犯下的過錯的重量。她把自己置身於過多的愛與生命中,這開始令她覺得噁心,而事實使她悲傷。

少女在悲痛中,盡可能的思考,思考發生過的所有事,思考任何事的意義。


Fracture Ray - FUTURE

寧靜。

一些間歇落下的古老時光碎片打破了寧靜,但少女的痛苦已沉靜下來。她不再放聲哭泣,坐在閃爍的玻璃邊緣,臉上帶著淚痕,手中帶著血漬。恐懼、擔憂以及後悔已經了結,她現在必須向前看。

她曾經的所作所為是被誤導的。事實上,沒有人去引導。帶著「更多的快樂景象只會更好」的想法,她用美好回憶填滿了天空,未曾想過將過多的神秘碎片聚集在同一地方可能會導致危險。她現在了解了,它們曾經帶來威脅,差點吞噬掉她。

如果她要繼續如此,她必須要有個理由。

她必須回答那些她早已忘記的老舊問題。這個世界代表什麼,還有她為什麼在這裡?雖然她有時會看見拒她而去的困苦碎片,但為什麼溫柔的回憶會吸引她?她是誰?

她的眼中再次顯現光芒,顫抖地站了起來。同時,Arcaea圍繞在她身旁。她好奇地看著它們,舉起雙手。他們也飄浮起來,她仔細思索。她明白這並不一樣,但她自身也有東西不一樣。

Arcaea不會再主動來到她身邊,她也不會讓自己再被囚禁。她以染血的手背擦去她的淚,讓帶領她前往新道路的碎片跟隨身後。她會讓這成為一份回憶,再次面對這個奇怪的世界,她會找出這世界的意義,不管是好是壞。

她這麼發誓,這麼確信著。




(風聲)

這座遺跡就如其他遺跡一樣平常,但光的少女在經過時就是這麼的注意著它。

(腳步聲)

她想知道這些遺跡是什麼,為什麼會在那裡 — 想知道她所行走的世界是否有著過去,還是這樣毀壞的景象只是偶然。

她覺得她必須思考,不能屈服於無知的喜樂。如果要個理由,應該是這能幫她了解這個世界吧。也許這是另一個世界的反射?

她在Arcaea中有看過像這樣的東西,但這也讓她疑惑是否這裡也有完好的高塔與建築。也許只是她還沒看過…

這座遺跡似乎曾經很宏偉巨大。它一定是個很多人來拜訪過的美麗之地,她這麼想著。如果它真的有著這麼輝煌的過去,那還真可惜。

現在這裡只有她,從長椅及殘破燭台旁走過。

這裡只有她,她眨眼看著,實際上這裡有其他人。

(心跳聲,光與對立相遇)

有別人正站在她左邊,在一座破敗城牆前。

起初,她開心而笑,並未留意這個人。現在,她帶著疑惑看著這位影子底下的少女,但還是帶著無法抑制的雀躍之情。

另一位少女並未注意到她。她站在原處,握著她的陽傘,沉睡著。她黑暗的形體與這個剩餘的世界,廣闊閃耀的世界格格不入。她認為這一定是一場夢,或是一個甦醒的回憶。

她張嘴說話,而另一位少女張眼醒來。

那位代表悲傷與邪惡忘卻之物的少女張開雙眼,看見了她眼前不同以往,身穿白衣的少女。

那位代表光明的少女心情和緩下來,呼吸不再急促,而黑暗的少女斜眼看著,張開雙唇想要發問。但她吞了下去,抬起眉頭,緊握著她的傘柄。

她自己抑制了由心中滿溢而出的欣喜之情,像是停不下來般,十分熱切。而爬上了混亂的少女的臉上的,是對著光明的少女,真誠且無法壓抑的微笑。

(待續…)


===============================分隔線================================

好啦!總算是翻譯完了。
實際上在自己真正開始翻譯時,才發現這真的是件苦差事。
一堆不懂的英文生字,又要斟酌中文字句,不過也是因為這樣才更了解遊戲其中的訊息。

其實我還蠻希望官方能新增其他角色(像是紅、忘卻等等的)的故事劇情,應該能讓其他角色形象更加立體。

如果之後官方有新增新的故事劇情的話,我也會繼續進行翻譯更新的。
那麼就這樣,完畢!!
2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6 筆精華,06/2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