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
GP 58

【其他】角色任務第一話——賽特(セト) 「兄,弟,以及」

樓主 庫拉巴特 Kerbad
GP53 BP-
【???】

那是,美到讓人入迷的身姿。
連眼角的戰妝也無比美麗,那是所有人都羨慕的,閃耀的武人之姿。
我情不自禁地,向其伸手,為了能夠到他,為了能成為他。
——就在那時

???:
“你——一無所知”

是討厭的聲音。冰冷的,冷淡的,像是在嘲笑一般的聲音。
不知道這令人不寒而慄的聲音來自哪裡。
但是有一點很清楚。那是——自己認識的人的聲音。

????:
“閃耀發光之人的腳下——是暗影墜落之處”

光隨著聲音遠去,黑暗取而代之。然後那黑色的塊狀物,變成了一個外形。
直直往這邊望著的,是本應是光的,陰影。
以最愛之人,尊敬之人,這世上最珍重之人為外貌的影子。

????:
“別移開視線,這是你的——”
騙人!因為哥哥是我的——!

賽特:
——!?哈,哈,哈……(吐氣)
這到底是什麼啊……可惡。

那是不斷重複的夢。日漸鮮明的,黑暗的映像。
能與之相談的,賽特只能想到一個人。
他知道他的聯繫方式,只要跟他說的話,說不定能想到解決的方法。

賽特:
但是,要依靠別人感覺根本就不像是“狂暴的沙漠王者”,偉大的賽特大人會幹的事啊……
說到底,我也不擅長自己跟別人搭話啊……(碎碎唸)
這種時候要是剛鬣(他)的話,應該會毫不猶豫地提出邀請吧。
……嘛,稍微參考一下也可以吧。

……賽特一邊咕噥著根本沒人在聽的藉口,一邊打開“APP”,開始輸入訊息——

【神宿學園】
那是一如既往的日常,放學前的課間休息。
收到了很稀奇的人的來信,發件人是——賽特。

(賽特):
“過得還好嗎主角?我過得很好哦”
“不是,我想說的不是那個……就是……該怎麼說呢”
“今天要一起去哪裡玩嗎?我正好完全沒有預定。”
“我現在去你那裡,可以的話今天能見面就……幫大忙了”
“有些話想見了面再說,可以的話想我們兩人獨處的時候聊”

從賽特的字面上可以看出微妙的困惑,還有一絲害羞。
主角想了想今天的預定,給賽特寫了回信。

A.只要是賽特的請求我什麼都聽

(賽特):
“好輕鬆啊,總感覺緊張的我像笨蛋一樣”
“……不,這裡應該道謝才對。謝謝你大方接受我唐突的邀請。”

B.弟弟啊,想什麼時候來都可以哦

(賽特):
“……!?”
“所以別這麼叫我啊!就是因為你這樣我才……”
“那種稱呼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就算了,可別在別人面前說哦!……絕對哦!”

C.也就是說要跟我約會嗎?

(賽特):
“約,約約約約約會!?不,不是那麼大膽的東西……!”
“不,不過說起來好像是那樣啊。要是你想的話……約會,也可以”

(賽特):
“那,離你最近的車站是新宿站對吧?”
“……啊啊,我現在就去,在車站會合吧,再見”

賽特說著,結束了和主角的對話。
回想起對方面孔的一瞬間,主角的心回到了與他相遇的時候。
被不可思議的“緣分”引導,在無邊無際的沙漠,相互幫助旅行著的同伴。
化作兄長的弟弟,與他一同旅行的軌跡,鮮活地浮現在腦海中。
主角一邊回想著,一邊走向車站。

【新宿區】

午後的新宿站,街上一如既往。
無論是道上的行人,還是風景都毫無變化。

(克里斯蒂娜出現)

A.有一個超顯眼的人(無特殊對話)
B.你好啊,有見面了呢(同一)

C.好想見你啊說書人小姐

迷之說書人?:
哎呀,沒想到還能收到這樣的告白,該說是作為演員的幸福嗎?

迷之說書人?:
好了,你好。看來我們之間很有緣呢。
不如說不是你,而是跟迷茫於宿命的另一位“有緣”呢。

她的臉色浮現著不可思議的笑容,如小鳥鳴叫般編織著語言。

迷之說書人?:
說起來……主角大人知道對應迷路時的方法嗎。

A.不輕舉妄動,冷靜下來
B.——確認記號回到自己知道的地方
C.——某位前輩是這麼教我的

迷之說書人?:
啊啊……是在山上遇難時的心得呢。我覺得是很不錯的判斷。
事實上,遭難不止會在山上發生。
即使在習慣的街上走進小道,人也會迷失自己應走的道路。
那時應該不慌不忙,謹慎行動即可。
她笑著,好像找到了什麼一般,肯定著。

迷之說書人?:
不過話是這麼說,要是不明白迷失的原因的話,只會重蹈覆轍而已。
錯誤的地圖無法開拓道路——這一點還請銘記於心。
那麼我就此告辭了,為你們的活躍祈禱。

A.真是個不可思議的人啊
B.說起來賽特沒問題吧
C.該不會在車站裡迷路……啊?

正在這時,口袋裡的手機通知收到了信息。

(賽特):
“喂,新宿站的出口在哪裡啊!”

這裡,在東京也是頂級的以乘降者數量聞名的新宿站,地上站與地下站乘坐的線路是完全不同的。

A.說起來我沒指定出口啊
B.抱歉賽特……
C.哈哈哈,抱歉抱歉

發出回復後,賽特也不斷快速地發來回復。

(賽特):
“北口和新南口是什麼啊,不是只有東和西嗎!?”
“我以為在地上結果出到了地下,出了檢票口又跑到了別的大廳……”
“新宿是迷宮還是什麼嗎!?這樣下去我一輩子都出不去了啊!”

A.沒事,我現在過去
B.總之先在那裡別動
C.找個能當記號的地方等著

回復信息後,主角走向新宿站的台階。
走下坡道,穿過地下的交通島,走進地下站內。

(畫面變色)

A.……嗯?
B.咦,剛剛是不是感覺有點奇怪

四處環視,也是平常的新宿,完全沒有異變。
而道路對面,主角視線的前方有一個纖細地站著的身影。

賽特:
哥——,主角!……哼,你才來啊,好慢啊!?

A.你沒事就好,賽特

賽特:
啊,啊啊,勉勉強強。但是說起來……
新宿站這麼麻煩的嗎!?地下和地上的出口還不一樣的,太複雜了吧!

B.弟弟啊我來接你了

賽特:
弟,弟……?咳咳,所以別在別人面前這麼叫啊!?
主角你一天到晚就知道戲弄我賽特大人!
下次絕對不會被你耍的團團轉的!絕對不會!

C.擔心死你了,大哥

賽特:
咳咳,你能來接我……嘛,幫大忙了。但是,沒想到新宿站居然這麼複雜……
簡直就是地下迷宮啊。以為它只是個普通的車站,真是小看它了……!

賽特:
東京真是不得了啊,平時居住的場所之下居然還有這樣的地方。

賽特看著在新宿站地下來往的天使、惡魔、鬼、機器人、精靈與獸人們,發出歎息。

賽特:
我的故鄉(雅盧)撐死就只有一條超大的蛇。

A.說起來賽特的故鄉是什麼樣的地方?
B.果然是很熱的地方?

賽特:
雅盧嗎……是啊,有點像之前跟你一起旅行的沙漠世界。
廣闊的沙漠與無數的綠洲,在國家的中心還流淌著巨大的河流。
每年雨季河水都會氾濫,在那結束之後就會開始耕作。

A.感覺是個很悠閒的地方呢
B.賽特也會下地耕作嗎?

賽特:
不,“我(賽特)”還有別的工作。畢竟是雅盧第一的武人啊!
與外敵戰鬥,守護國家的平穩,這種光榮的工作才是賽特的應該做的。
我們的世界有“魔”出沒,特別是晚上。
從那些外敵中守護民眾,就是“賽特”的“職責”啊。

A.(一邊點頭一邊微笑)
B.(一臉認真的表情側耳傾聽)

賽特:
……主角,那個——

賽特一邊說著,一邊改變了表情問到

賽特:
你有沒有……想起來一些跟“哥哥”有關的事?

A.這我就不清楚了
B.畢竟不是他本人……
C.(一臉困惑地搖頭)

賽特:
抱歉……是我問的方式比較奇怪,我想知道的不是這個。
我,我想作為我理想中的“賽特”而活,在與你一同旅行的沙漠……這樣發誓了。
所以,我每天都在修行,考慮著不良啊打工啊之類的事情,為了成為“賽特”——
但是,有時也會想,這樣就好了嗎。
我有在接近“賽特”嗎,有變得像哥哥一樣嗎。
……看著你,有時候會把你和哥哥重疊到一起。
明明平時的你根本不是這樣,但是一些舉止或者發言,有時又會讓我認為你真的是哥哥——
明明腦子裡非常清楚……抱歉,我太急了——

A.我覺得重要的你有在努力
B.我喜歡現在的賽特哦
C.不要努力過頭了

賽特:
……說的也是啊,主角。嗯,只能這樣……了吧。
也是,再煩惱也沒有,我只能以我的方式去——嗚!?

????:
“——淺顯,而又愚蠢”

那個聲音從虛空傳來,不像任何人,卻又在哪裡聽過的聲音

????:
“視線背離真實,巡迴同樣冥府的裁定(終結),知曉心底的弱小吧”
賽特:
——是,是誰!?從哪裡跟我說話的!?
????:
“回想起來吧,你的兄長究竟是什麼樣的形狀,那……應當是不祥而又可怕的龍蛇之姿”
“那是無法從中逃離的再生之蛇(銜尾蛇),與英雄(賽特)展開永遠的鬥爭的正體”
“沒錯,那正是雅盧的英雄應背負的陰影,被隱藏的,另一個‘職責’——!”
A.這個聲音是——!?

在聲音消失後,周回的景色一下發生了變化。

【???】

賽特:
這,這什麼啊!世界……改變了!?

新宿站內在一瞬之間改變了姿態,將主角們吞入。
人的氣息消失,出現了石造的迷宮。

賽特:
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啊!?
而且,剛剛那個奇怪的聲音,那是……

A.說是兄長真正的姿態
B.另一個“職責”是?

賽特:
…………
雅盧的再生之蛇——難,難道是“阿波菲斯”……
????:
“沒錯,阻擋者,狩獵罪人的處刑者……吾名為阿波菲斯”
賽特:
……不對!哥哥才不是那種東西!

A.冷靜一點!
B.到底是怎麼回事
C.阿波菲斯……是什麼?

賽特:
……啊,抱歉。你完全不清楚啊。
——雖然有點長,但是聽聽……我故鄉的故事吧。

雖然有點結巴,但是賽特慢慢的朝主角說起——

賽特:
我們的世界(雅盧)有著這樣的信仰——有“死後獲得的永遠的安息”存在。
就像太陽下落,次日又會升起,死後也會復活。
由“死”實現的不會終結的世界,不斷再生的冥府的機構——這就是雅盧。

賽特一邊回想起往事,一邊壓抑著感情,向主角說著。

賽特:
但是,那個構成——附有一個限制
死者要接受審判,只有被認可了自身價值的人才能復活。

A.要是沒被認可會怎麼樣?
B.無法復活的人會去哪裡?

賽特:
……我的故鄉雅盧,存在兩條大河。
一條是支持人們生活的“生者之河”,在地上為了浸潤人們而流淌的大河。
而另一條河是——

賽特的嘴沒有說出後續。
從某處傳來的,巨大的流水聲將其覆蓋。

賽特:
這個聲音……難道是!?

賽特頭也不回地跑走,而主角也緊隨其後——
在兩人眼前出現的是,朝他們襲來的巨大的水流。

賽特:
為什麼,“死者之河”會出現在東京地下!?

那看上去根本不是河,更像是巨大的湖,或者海洋。
無盡的昏暗,毫無溫度,散發著沉默與冷氣的水不斷逼近。

賽特:
……哥哥,拜託!把力量借給我……“混沌制一”!!

賽特的神器捲起乾涸的沙暴將水抑制,主角們好不容易才從中逃脫

賽特:
哈,哈……(喘氣)!!沒事吧主角!?

A.這就是賽特故鄉的另一條河?
B.比起河更像海啊

賽特:
啊啊,沒錯。我的“神器”是這麼告訴我的。
“死者之河”是為了將迎來終結的生命從審判之間沖刷掉而存在的。
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被編入了那個循環中。
偏離世界的法則,不被允許復活的罪人會在這裡被阿波菲斯吃掉。
我的哥哥作為唯一能與阿波菲斯進行對等的戰鬥的英雄,曾經在我們的世界得到了名聲。
但是又有些人嫉妒這點,流傳起“討厭的惡評”。
當然我是……不會相信那種傳聞的……
A.那些關於你哥哥的傳聞……
B.——都說了什麼?

賽特:
哥哥他對此一直在迴避跟我說這件事。
但是——我——!

(黑影出現)

????:
…………

像是與他的喊聲呼應一般,漆黑的龍蛇之影在眼前出現
在那輪廓,在那外貌前,賽特像是沉浸在夢中一樣,自言自語著。

賽特:
……啊啊,可惡。明明想否定,是想否定的——
——為什麼啊!為什麼你身上能聞到哥哥的氣味……!

A.危險!
B.快躲開賽特!
C.別站著發呆!

拔出“神器”,勉強接住了黑影銳利的一擊。
那身手,那技量,讓人想到在沙漠見到的賽特的影子。

賽特:
將不服從支配者的人毫不留情地殺死的暴虐者。
狩獵對雅盧叛逆者,變動的暗殺者。那,那難道是——
阿波菲斯:
“沒錯,賽特既是‘屠殺阿波菲斯者’,同時——也是阿波菲斯自身”
“那麼你要怎麼回答剛剛的疑問?說出來吧,假貨……!”
賽特:
欸,啊……!?

賽特的精神因一直相信是“無根無據的惡評”居然是真實受到了強烈的衝擊。

阿波菲斯:
“死之非業與再生的守護,實行這些的都是‘同一人物’,這就是雅盧信仰的支配,其機構的核心”
“與你的兄長戰鬥的‘邪惡的龍蛇’,其正體——不過是你的兄長造出的自導自演的敵人”
“你憧憬的理想從一開始就是這種程度的東西”
“所追求的答案,乃是黑暗。所渴望的‘天職’,乃是邪惡”
“接受吧,你的兄長背面的姿態,其之‘天職’——”

那聲音中感受不到任何能稱之為感情,稱之為人格的東西,有的……只是冷徹的斷定

賽特:
……怎,怎麼會,怎麼會——!

賽特陷入疑念的漩渦,無法從思考中逃離。

A.“不明白迷失的原因的話”
B.“只會重蹈覆轍”
C.說書人小姐說的原來是是這個嗎

賽特:
……自言自語……自言自語……

恍惚地坐下的賽特,茫然自失,一動不動。

A.總之得讓賽特動起來才行!
B.該怎麼辦呢——有了
C.賽特,看著這邊!?

A.(用力地拍打賽特的臉)
B.(抱住賽特)
C.(親賽特的臉)

賽特:
……欸?主角——嚇啊啊啊啊啊啊啊!?
等,你,到底在做什麼啊!?
我 ,我剛剛,到底怎麼了……!?
……主角?

A.在那片沙漠見到的賽特是真貨
B.但賽特相信的“賽特”也是
C.沒有必要全都一樣啊

賽特:
主角……

好像在漫長的迷路中終於看見了出口,賽特的眼中再次閃爍起光芒。

賽特:
啊啊,對啊。我和哥哥,根本沒有完全一樣的必要,嗎。

冷靜下來的賽特,直面眼前的黑影。

賽特:
說不定——你說的是真的,但是——為什麼哥哥從世界(雅盧)上消失了?
如果是那個世界的共犯的話哥哥有什麼必要被世界追趕?
阿波菲斯:
…………
賽特:
……還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存在,得由我自己見證……由我自己思考才行。
那個答案不在這裡,但是——唯獨“我的終點不在這裡”這點是十分明確的。
接下來也要不斷的思考,直到——知道真正的答案的那天。
我要,做我憧憬的“賽特”,要以“他”為目標——繼續迷茫!
來吧,由雅盧第一的武人,賽特作你的對手,放馬過來!

【開始戰鬥】


承受了最後一擊,黑影一樣的阿波菲斯的身影消失了。

阿波菲斯:
“否定與拒絕,這就是你的回答嗎”
“……那條道路並不是‘賽特’,终有一天你會知道的吧”

好像現在除了這些再也說不出什麼,阿波菲斯說著詛咒一般的話語。
陰暗的決定像詛咒般迴響——本應是這樣。
但是賽特並沒有接受這些話語,摇了摇头。

賽特:
即使是這樣,哥哥對我而言就是光芒!
而你並不是賽特(我)!現在——以“賽特”之名下令,退下吧,“阿波菲斯”!

賽特的杖掃清黑暗,包裹世界的“記憶的覆蓋”被清除了。
下一刻——周圍的景色回到了平時的新宿站地下。

【新宿區】

賽特:
總算是回來了……沒發展成大事真是太好了。
給你添麻煩了啊主角,這次的事件肯定是因為我。
那個應該是擅自把哥哥的幻影成偶像的我,呼喚來的黑影……

賽特看著返回的世界和人來人往,說著。
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遙遠的故鄉中的回憶。

賽特:
我明明在那片沙漠中就應該知道,我成不了哥哥。
但是,心中的某處還在追趕著哥哥的影子。
但是哥哥到底是怎麼樣的人,我無法全部知道。
就是那樣的不安……將那個黑影呼喚來的也說不定。
還是太天真了啊!真的是太丟人了。
雖然我是賽特,但我不是“賽特”。那就是我必要的覺悟啊。
就算他(阿波菲斯)是賽特,也不是我作為目標的賽特。
不是成為被賦予的“天職(賽特)”,我要成為我想成為的“自己(賽特)”!
A.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肯定沒問題
B.賽特是很優秀的賽特
C.看起來煩惱都解決了呢

賽特:
雖然我還沒有覺悟到那種程度……
而且完全想不到具體的方針啊。
結果,我的“賽特”,究竟該怎麼辦才好呢……哈啊(歎氣)。

A.那就一起尋找吧
B.兩個人一起的話肯定能找到的

賽特:
……嘿。
啊啊,對啊,真的謝謝你啊。
那接下來要怎麼辦?想跟你商談的事已經談完了。

A.那來約會怎麼樣?

賽特:
約會……!?約會,嗎。
……嘛,既然要成為嶄新的自己,這點事也得有所經歷才行。
好啊,你的邀請,我賽特大人接受了!

B.一起去搭訕吧,噗嘻

賽特:
你,你啊!怎麼說話說的像剛鬣一樣啊。
難不成你就是這樣對我以外的人出手的吧……
那,那個表情是怎麼回事啊!再逗我我就打飛你啊!

C.那就一起去玩吧

賽特:
明明才發生過那种事,你還真是頑強啊。
不過這點還挺像哥哥的。
……我很喜歡哦。你——的這一點。

賽特笑著,視線與他重合。瞳孔中飽含著信賴與親愛。
賽特:
接下來的路還長著呢,對吧。所以……往後也得請多指教了啊,主角?

於是,兩人朝著午後的街道邁出腳步。
口中討論著今天的幸福,與明天的希望。

賽特 角色任務第一話
「兄,弟,以及」
-END-

劇情裡都提到銜尾蛇了,主角是不是可以當東京的墻壁使()
在新宿站迷路的賽特太可愛了XD
5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5 筆精華,05/2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