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212

【心得】殺戮的天使遊戲心得-真實的靈魂誓言

樓主 隱名 sirb6703
GP56 BP-
發現殺戮的天使哈啦版,沒想到這麼人煙稀少(遠目
把自己之前寫的遊戲心得整合成一篇放在這裡,還請多多指教
真希望這遊戲的人氣可以再高一點啊~~~
=====================================================================
「吶,殺了我吧
既非天使,亦非活祭品
僅有的只是,人與人之間的誓言

(以下心得含有大量劇透,文長注意)

「拜託你,殺了我」
「幫我一起從這裡出去吧。
那樣的話,我就會殺了妳」
在這兩人之間的奇妙羈絆,隨著那「荒誕的約定」而逐漸加深。
究竟,這裡是什麼地方。
兩人為何被禁閉於此,等待著兩人的命運又是如何。
為了從密閉大樓逃出的抱死覺悟之行,揭開了序幕……!
《殺戮的天使》是由Episode.1至Episode.4,4章節構成的心理恐怖冒險遊戲。
包含了一部份的刺激表現。
日語版做為免費遊戲軟體公開發布。
(以上為Steam官方簡介)

前言在玩這一款遊戲之前,我已經玩過遊戲作者星屑KRNKRN的前一款作品《霧雨飄散之森》,那縈繞在遊戲中的淡淡哀愁及感動,一直令我難以忘懷。
於是一聽說作者的另一部遊戲作品《殺戮的天使》要在Steam推出官方中文版,就迫不及待掏錢買下了這款遊戲,也是我在Steam買的第一款遊戲。
雖然有人會想既然日文版是免費的,為什麼中文版要付費?但這款遊戲因為版權問題,原本是不太可能會有中文版的。但最後中文版還是誕生了,讓我這種不太懂日文的玩家,也能親自體會這款遊戲的魅力,而且我想漢化組和遊戲作者的努力付出,已經遠超過幾百塊的價值了,所以就我來說,我很樂意花費一些小錢支持好玩的遊戲,也肯定作者和漢化組的努力。
(廢話結束,心得開始)

遊戲整體
和《霧雨飄散之森》靜謐而哀傷的遊戲氛圍不同,《殺戮的天使》所呈現出的氣氛,是極為壓抑的詭異,卻又隱隱透出一股狂躁之氣。
《殺戮的天使》的遊戲難度基本上算是偏簡單,雖然也有解謎或追逐戰的部分,但只要跟著劇情提示走,完全不看攻略也能很順利的玩到結局,這遊戲還有很貼心的一個地方,只要是玩家觸發可能導致Game Over的劇情或機關,遊戲會自動跳出存檔頁面供玩家存檔,讓玩家不小心Game Over後,也能在不久前的地方重新開始,不必經過一連串冗長的劇情,對我這種手殘的玩家真是超貼心的設計啊XD
而這款遊戲也徹底表現出遊戲作者的長處,也就是引人入勝的劇情及精湛的演出,整個遊戲玩完後,就像看了一場精采的劇情電影般十分過癮。
多樣化的場景設計、風格強烈的CG圖,還有節奏感鮮明並充滿張力的遊戲配樂,營造出屬於這遊戲的獨特魅力,讓人體認到一款遊戲,就算沒有3A級大作逼真精緻的畫面,還是能做到高水準的劇情演出。

(陰暗雜亂的街道,陰冷的醫院,靜謐的墓場,冰冷無機質的牢獄,華麗莊嚴的教堂,陰鬱幽暗的房間,是屬於殺人鬼們的領域)


(充滿強烈張力的CG圖,表現出這遊戲獨有的狂躁乖戾的氣氛)


(個人最喜歡的兩首遊戲BGM,不管是激昂熱血的場面,還是細膩深沉的感情流露,遊戲選用
的BGM都能恰如其分的展現出來)

但即使有出色的音樂及畫面演出,也要有豐厚的劇情內涵作為核心,才能達到相輔相成的最佳效果,而《殺戮的天使》我想是很好的示範。
《殺戮的天使》的劇情,始終是以玩家所扮演的男女主角-札克(Zack)和瑞依(Ray)為核心而展開,他們之間立下了令人匪夷所思的約定,瑞依幫助札克一起逃出這棟大樓後,札克就要殺了瑞依,實現瑞依想死的願望。
這個約定以及他們本人,都是異於常人的存在,女主角瑞依是向神渴求死亡的少女,男主角札克是殺戮快樂之人的瘋狂殺人鬼。這對主角所身處的空間又是極為封閉的地下大樓,與外界完全隔絕,無法掌握確切的時間流逝,而地下大樓裏頭又有其他殘忍的殺人魔,等待著瑞依和札克。
種種怪誕詭譎又令人不安的要素,造就出這遊戲獨特的詭異氛圍,卻又令玩家不禁想跟隨這對荒誕怪異的男女主角,在這棟地下大樓裡冒險探索,在遊玩的過程中,玩家會為瑞依和札克所遭遇的危險感到膽戰心驚,為他們逐漸建立的深厚羈絆所感動,為之後揭開的真相感到震撼,並期待著他們兩人最後的結局。
除了性格獨特的男女主角,這款遊戲也成功塑造出個性鮮明且各具特色的配角們,他們之間的互動也讓遊戲的劇情更加豐富,接下來就是我對每個配角的心得和理解。


丹尼(Danny)-對瑞依有著異常執念的心理醫生

深謀遠慮的冷靜沉著
葛雷丹尼雖然有強烈的堅持,但一絲不笱又很認真,凡事都淡然完成。
從葛雷神父對丹尼的評語,可以見得丹尼原本的性格應是相當沉穩冷靜,做事嚴謹的人,雖然看似比另外兩個殺人鬼-凱西(Cathy)和艾迪(Eddie)還要弱,但卻是唯一從札克的鐮刀下逃過一劫的人。
他原本就預料到札克會跟著瑞依來到B5,事先做好預防措施並詐死,再等待時機偷襲受重傷的札克,還有在B1引誘札克離開瑞依身邊,這些都可以看出丹尼是審慎思考計謀並冷靜行動的人,遇到危險也會沉著應對,決不貿然行事,和頭腦簡單作風衝動的札克是完全不同的類型,但唯一會令他失控的因素,便是瑞依本身。

近乎瘋狂的執著
丹尼我給了妳,能讓妳繼續活下去的地方啊,妳現在是想否定掉那些嗎?
瑞依對不起,醫生…但是那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東西……
原本冷靜沉穩的他,在許多場合只要一談到瑞依的藍眼睛,就會開始情緒失控,激動而瘋狂。雖然沒有預料到自己會被瑞依開槍射傷,但他仍拖著滿身是血的身軀,在最後的大門前阻擋了瑞依和札克,那種深沉而病態的執著,比其他的殺人鬼更加令人恐懼。
原本是瑞依心理治療醫生的他,因為愛上了瑞依明明活著卻已死去的藍色雙眼,因此對瑞依付出了近乎全部的愛情,想和瑞依那雙美麗的藍眼睛一起活下去,但想要為瑞依實現任何心願的他,卻不了解瑞依真正的願望,因為那和他希望瑞依活下去的願望相違背,唯有札克,才能給予瑞依期望的死亡。

對於愛的渴求
丹尼要是她不再孤獨的話,就不會有人願意接受這樣醜陋的我了。
葛雷:你是藉由不斷向她注入愛情,而希望自己也能受到她所愛吧。
丹尼對於眼睛病態的喜愛,源自於他對母愛的渴望,從小因為眼睛的缺陷而得不到母親的疼愛,令母親變得憂鬱最後自殺。認為自己是醜陋的他,藉由收集眼球,裝上紅綠雙色的義眼(亞歷山大變色寶石的色彩即是紅綠雙色) 填補自身的缺陷,期望和媽媽有著相同雙眼的瑞依,也能愛著自己。
他一切行動的源頭,如此單純的,只是渴求著他人對自己的愛,那是他小時候就無法從母親身上得到的東西。這樣的他,最終被葛雷所理解,所謂的人類,所謂的人心,都會依循本能的渴求著愛。

在我玩到最後的過程中,令我覺得最害怕最變態的角色就是丹尼醫生XDDD被札克砍被瑞依開槍還能活著,根本是殺不死的變態,但在明白他的過去後,也不禁生出一絲憐憫,其實個人認為他是配角裡性格層次最豐富,最貼近人性的角色,我覺得是塑造得最成功的配角。


艾迪(Eddie)-溫柔又殘忍的守墓人

溫柔的殺人鬼
葛雷艾迪是個溫柔的孩子…或許正是因為太溫柔了吧,那孩子總是擔任負責收拾殘局的角色,我也覺得他有點可憐…
由葛雷的這段評語,可知艾迪是負責收拾這棟大樓慘死屍體的人物,艾迪會為屍體進行清洗,並為他們建造墳墓,期待他們能夠得到淨化,或許這是艾迪的溫柔之處,但艾迪同時也是殘忍的殺人鬼,在艾迪和札克的對峙及追殺瑞依的過程中,可得知他是藉由控制電源開關,在黑暗中偷襲奪人性命。
對亡者的溫柔以及對生者的殘忍,造就了他的特殊性。

對瑞依的一見鍾情
艾迪:可以的話,希望妳可以把身體交給我處理,因為「兩情相悅」很棒嘛。
艾迪:所以說YES吧!
艾迪自稱對瑞依一見鍾情,他喜歡上瑞依的原因,不僅是瑞依有著美麗的聲音,和他年齡相近,最主要的就是瑞依有著想死的心願。
艾迪有自己的美學,想要為美麗的屍體打造美麗的墳墓,而尋求死亡的瑞依正好是他的理想對象,他所謂的兩情相悅,就是由他殺了瑞依,實現瑞依想死的願望,並為她建造美麗的墳墓,以此實現自己的願望。
因此他不斷像個吵著要糖吃的小孩子,迫切渴求著瑞依肯定的答覆,對瑞依釋出自己單方面的善意,希望達成他理想中的兩情相悅,但原本猶疑不決的瑞依,最後選擇了札克。得不到瑞依YES的他,還是決定依自己的心意殺掉瑞依,就像是小孩子般無理取鬧的,單方面的一廂情願。但最後他也被封進自己打造的墳墓,永遠的長眠…

我覺得艾迪也算是很可憐的角色,被瑞依拒絕還被情敵殺掉,不過他像小孩般無理取鬧的部分我覺得有些煩,而且我真的很不爽他在遊戲過程中玩我的手電筒,不過我還是會想為他默哀三秒。


凱西(Cathy)-美妙又華麗的處刑人

美妙的處刑表演
凱西:我是處刑人,罪孽深重的惡人們啊,直到被饒恕為止我都會給妳們痛苦的,因為我就是容許被這麼做的人!
瑞依和札克在B3樓曾遭遇的殺人鬼-凱西,自稱所謂的處刑人,在她的樓層設置有大量的重重機關折磨罪人,不惜花費大筆金錢,有著奢侈浪費及高傲的一面。對她而言,所謂的處刑是一場美妙的表演秀,但真正的觀眾其實也只有她一個,她就在螢幕和玻璃牆後面,在安全的地方觀看罪人的痛苦模樣為樂,有著虐待他人S傾向的惡劣個性。但她被瑞依開槍射中時,卻也有愉快的感覺,表示她也有自虐的M傾向。
基本上來說,她就是以他人及自己的痛苦為樂的,個性扭曲的人。

理想中的罪人
凱西好好確認札克是多麼像個怪物,又是多麼殺不死的罪人,這些不是很讓人期待嗎?
對凱西而言,要成為她所認可的罪人,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有犯罪的傾向,罪孽越重的人就越有處刑的價值,她也越能從處刑過程中得到快樂。因此殺人如麻且體格強健的札克,不但罪業深重且能撐過種種殘酷的刑罰,凱西也就將札克視為理想中的罪人,而無法對札克開槍的瑞依,在她眼中無法成為罪人,是令她感到無趣的存在。她對札克的莫大興趣,跟艾迪迷戀瑞依的情況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然而她卻低估了瑞依和札克,當她跨出玻璃牆,走出她安全領域的那一刻,就宣告了她的死期,察覺到瑞依本性的她,興奮地想要對瑞依處刑,卻反而被醒來的札克所殺,死在最後的處刑房間裡。

我覺得凱西是個相當有趣的角色,她的情緒總是高亢又瘋狂,超糟糕的SMXD她所在的樓層也是遊戲裡最有趣的,設置了許多意想不到的機關,但也是整玩家最慘的一個地方XD可惜她和艾迪一樣,在遊戲本篇並沒有提到關於他們兩人的過去,如果有更深一層的描寫的話,應該能成為更立體的角色。


葛雷(Gary)-自稱為神的詭異神父

立於神之視點
葛雷我是站在神之視點的人,名為「我」的「神」,就存在於此啊。
葛雷:在這裡,我就是最接近神的存在
葛雷不像其他樓層的殺人鬼一樣,對札克和瑞依抱持強烈的殺意,但原本是侍奉神的神父,卻將自己視為等同於「神」的存在。在本篇劇情我們可以得知,這棟地下大樓的領域一開始是由神父所打造出來,其中或許有丹尼的協助,葛雷和丹尼在這棟大樓裡都是元老級的人物,而葛雷又是最上位的存在,最關鍵的大樓出口也是位於他的B2樓層。
他打造這棟大樓的起因,主要是兒時看見人們以神之名義,進行排除異己的活動,因此對神與人之間的關係抱持疑問。這棟地下大樓是葛雷的觀察及實驗場所,被他邀請來的殺人鬼,也就是帶來死亡的神之使者,是他的「死亡的天使」(Angel Of Death),並給予位於B7的活祭品殘酷的試煉,而葛雷便立於所謂的神之視點觀察一切,想要藉此解開他一直以來的疑問。
葛雷也以他自己的立場進行審判及制裁,在他帶瑞依下樓過程中就是一連串的觀察及質問,早就明白瑞依本性的他,認為瑞依是自私自利的魔女,就像中世紀歐洲的獵巫行動,對瑞依處以魔女的火刑。
但是就如他小時候所看過的人那般,許多人以宗教上的神的名義,對自己不認同的事物或弱勢族群施加欺壓或打擊。而葛雷卻以魔女審判的名義做了相同的事,形成了弔詭又詭異的情況。

最接近天使的存在
葛雷:我原先認為札克是身上有著透明羽翼的存在…正因為他是除了殺人以外什麼事都不懂的,純粹之人啊。
在葛雷手下的死亡天使中,他認為札克是最接近「天使」的存在,因為札克雖是殺人鬼,但心思卻是最純潔無垢的,也不懂得說謊和欺騙,所以他才想要札克一直保持那最純潔的姿態。當初就是葛雷帶札克進入這棟大樓,就如同丹尼醫生帶瑞依進入這棟大樓一般…
在某些地方也可以看出葛雷似乎對札克有些許疼愛,葛雷有時會稱札克「那孩子」,宛如父親稱呼兒子的感覺,另外跟丹尼醫生拿藥,雖然嘴上說是看不慣丹尼的肆意妄為,但或許他是想要留給札克用,最後也是靠神父給的藥救了札克。另外在B1時也是他救了要掉下去的札克,並給予札克提示。最後他說射傷丹尼,讓札克逃出,是不得已的贖罪行為,但或許也是他想讓札克能趕緊逃出即將爆炸的大樓。
一路上,葛雷並未做出傷害過札克的行為,反而若有似無地幫助札克,即使不曾明說,但我想那就是他對札克的疼愛吧。

對於人類的了悟
葛雷:那就是盲目的、醜陋的、而且------美麗的,僅只是這樣而已。
葛雷在最後的大門前的這番話,其實也是呼應了他在B1對札克解說的那段話:「我親眼目睹了信仰著神明的人們,那是美麗的……也是盲目且醜陋的」
從此對神與人的關係抱持疑問的他,最終所了悟的,所有的神、天使、惡魔或魔女,其實皆來自於人類,最終都是要回歸人類的本質,所謂的人心。
人,是盲目的、醜陋的、而且------美麗的存在。
葛雷的這番了悟,也是這遊戲最核心的主旨,就是從神及天使回歸至人類本質的過程。

其實玩到最後,我還是不太能理解葛雷神父的想法,他是這款遊戲裡我最搞不懂的角色了,不過他一路以來都是札克和瑞依的好助攻,對他也算是有些好感的XD也蠻想要看看葛雷和札克以前發生過什麼樣的故事啊。

主角及劇情篇



瑞依(Ray)-宛如小鳥般柔弱可愛的13歲少女

聰明過人,冷淡漠然
瑞依是外表美麗可愛的,嬌小而柔弱的13歲少女,正是應該要綻放純真笑容的年紀。但玩家大部分時間看到的瑞依,都是如洋娃娃般面無表情的淡漠,彷彿沒有屬於自己的感情,並被動地在札克身後行動。
這樣的瑞依卻有著超出同齡小孩的成熟穩重,冷靜地應對無數危險的狀況,並運用自身的智慧解決難題,和札克一起突破各種困境。
她的心緒就如同她陰鬱的藍色雙眸,就像被烏雲掩蓋的藍色滿月,讓人無法看清,又似乎隱藏著什麼巨大的秘密。

理想中的,我的東西
瑞依:我會想「如果能成為家人就好了呢」-----如果能成為「我的東西」就好了呢。
蘊積在瑞依藍眸中那失去靈魂的陰鬱色彩,便是來自她充滿爭吵及暴力的原生家庭,瑞依的雙親嚴重不和,只顧互相責怪及吵架,放任家中環境破敗髒亂,在這樣極度壓抑的家庭裡,瑞依總是承受父母無情的打罵,沒有人願意聽瑞依想說的話。最後瑞依為了追求「理想中的家人」,開槍殺死了父親,從此她的靈魂染上殺戮的色彩。
對瑞依而言,理想中的家人不會做出厭惡自己的行為,也能乖乖聽自己說話,在這樣的前提下,她認為要成為她的家人,必須要成為「她的東西」。於是她將有生命的小狗和父親殺死,使其變成無生命的屍體,並將它們「修」好,因為只有無生命的「東西」不會排斥自己,厭惡自己,也能夠好好聆聽自己的話,才是她「理想中的家人」。
如同她房間裡擺設的假花,是永不凋謝的盛開及芳香,在瑞依的觀念裡,唯有無生命的東西才能達到她理想中的狀態,才能永遠陪伴她身旁。因此她成為了不斷奪取人及動物性命的殺人鬼,她聽不見被殺害者痛苦的悲鳴,只是一味將他們變成「她的東西」,以填補自己內心的孤獨及空虛。


(瑞依看見母親暗藏在抽屜裡的手槍,將手槍理解成「能讓人聽話的殺手鐧」,之後瑞依目睹父親殺死母親的慘劇,並開槍射殺父親後,她的心靈已徹底墮落扭曲,無可挽回。)

向神尋求死亡
瑞依:我一直很想要「屬於我的」理想中的東西,因為不這樣的話就「無法容許」……但是在聖經裡有寫了,其實真正「不被容許的」------是我才對。
瑞依不斷奪取生命,讓人和動物成為她的東西,是為了讓自己能被接受,而不會被他們排斥或厭惡。但她在無意中讀到一本聖經,才驚覺她犯下的殺戮罪業,早就令自己成為不被神所容許的存在,「不被容許」這件事本身,便是令她感到最害怕的事。
為了逃避,瑞依便想要回到還未曾殺害過任何生命的,那毫無汙穢的自己,並讓自己保持在這樣純潔無瑕的狀態下死去,這樣子,她才能被所謂的神所容許。
以下為個人推測,雖然瑞依因此想要尋死,但神不允許人們自殺,於是瑞依就拜託丹尼讓自己成為這棟大樓的活祭品,並消除自己身為殺人鬼的記憶,然後讓其他的人鬼殺掉自己,實現自己想死的心願。所以一開始的瑞依才會待在B7,並且失去了一部份的記憶,這一切也是源自於她的願望。


(此時的瑞依變成想要回家見爸爸媽媽的單純少女,這也是瑞依最初的姿態,純潔無瑕的她)



札克(Zack)-殺戮快樂之人的殺人鬼

體格超群,心性單純
一開始札克出場給人的印象就是瘋狂的殺人魔,相較於沉穩冷靜且心思細膩的瑞依,札克行動總是衝動急躁且不經思慮,只懂得殺戮及破壞,沒有其他知識也不識字的他,連自己的名字也不認得。他的強項就是優異體能和強健體魄,在瑞依的指引下能發揮最強大的力量,突破眼前的困境。
雖然其他人包括他在內,都認為自己是個沒大腦的笨蛋,但也因為如此,才能保有他純粹坦率的內心,不懂得所謂的說謊和欺騙。和心緒複雜且隱瞞自身的瑞依不同,札克自始至終都保持著最真實的自己,並毫不掩飾的坦露出來。
有時候,人們複雜糾結的心思會成為束縛自身的枷鎖,而札克這般直率而單純的心靈所引導出的答案,卻會變成解決一切的關鍵。

繃帶下的傷痛,純粹的殺人鬼
「看著那些單純樂天的白痴們被殺,真的很爽快。」
札克:「啊啊,什麼嘛------原來只要這樣就行了啊。」
在札克小時候,他的繼父因為想要殺死札克而在他身上放火,導致他全身嚴重的燒傷,生母又將他拋棄到孤兒院,但那座孤兒院卻是販賣兒童人口的違法設施,孩童經常飽受虐待甚至死亡。在這樣極其惡劣的環境下奮力求生的札克,身心飽受巨大的折磨及痛苦,年幼的他卻不知如何向外求助。
他從恐怖電影中看見殺人鬼殺死快樂笑著的人們,從中學到了如何殺人,對當時的他而言,殺人是讓自己繼續活下去的唯一方法,從此內化成相當於求生本能的衝動。
此後,殺戮快樂之人的純粹殺人鬼誕生了,但童年時期的傷痛,被他人視為怪物的輕蔑,就如他繃帶下的巨大燒傷,深深烙印在他的心靈深處,一直是他最脆弱也不願給人碰觸的一面。


(恐怖電影中的瘋狂殺人鬼,成為了札克未來的模樣)

其實札克和瑞依這對主角一開始給我的感覺是不太舒服的,因為我自己不太喜歡這種性扭曲怪誕的角色,但即使如此,卻還是會漸漸被他們一路走來的歷程所打動。
之後他們兩人的過去向我表露無遺,當時我只覺得這是很普通很常見的悲慘經歷,在許多角色的設定裡屢見不鮮,但事後仔細回想起來,我們這種生活在和諧家庭下的人,又怎能理解那種沉重的傷痛。
而且我想作者不是著重於描寫札克和瑞依悲慘的過去,而是藉由他們的過去,告訴玩家他們的異於常人並非天性如此,而是外在充滿惡意的環境,壓迫著他們當時幼小的心靈,扭曲了他們的靈魂,也是身邊的大人在潛移默化之中,教他們如何去殺人。
縱使瑞依和札克外在的個性和能力截然不同,卻一樣選擇了「殺戮」這種最糟糕的方法,只為了在巨大的痛苦中尋求生命的出口,「殺戮」從此成為他們靈魂本性的一部份,令人不勝唏噓。

最強大的搭檔,最強韌的羈絆
札克和瑞依為了逃出這棟大樓,必須面對每個樓層中強勁又恐怖的殺人鬼,瑞依運用她的智慧,札克則用他的力量,兩人發揮所長協力合作,並從一開始的互相利用,到之後的相知相惜,再到最後的心意相通,逐漸建立起兩人之間的深厚羈絆。
這對性格怪異的男女主角,居然能演繹出這種細膩且深刻的感情牽絆,讓人不禁對遊戲作者情感描寫的功力大為驚嘆,以下的心得是自己對他們兩人情感發展的理解及想法。

少女與殺人魔,最糟糕的初次見面(B6樓層)
札克:「妳剛才露出很開心的表情了吧……但現在就是絕望了!」
一開始瑞依來到B6樓層,髒亂街道上的報導和血跡,都隱約提示瑞依某個殺人魔的存在,周遭瀰漫一股詭異不安的氣氛。當瑞依對小鳥露出微笑之時,瘋狂的札克便突然現身,在她眼前把小鳥砍成兩半,彷彿在預告瑞依接下來的命運,也會像這隻小鳥一樣被札克殺死。
正如許多恐怖遊戲的模式,玩家要操縱柔弱的女主角,逃避恐怖的怪物或殺人魔的追殺,瑞依和札克一開始的關係便是這種既定的模式,他們的初次見面絕對不是什麼浪漫的邂逅,而是一場攸關生死的逃亡追逐戰,給予人強烈的震撼感。
當瑞依順利逃離札克的追殺來到B5樓層,因為先前看過的大樓規則(每個人規定不可離開自己的樓層),通常玩家會主觀認定札克再也不會追來,瑞依又要獨自一人面對新的殺人魔,我們玩家的最終目標,就是要讓瑞依突破重重難關,活著逃出這棟大樓,讓她回家和父母重逢。
但是這種既定的觀念,卻在接下來的劇情中被迅速推翻。


(初登場的札克,一開始便展現殺戮的瘋狂氣息)

殺與被殺,荒誕約定的開始 (B5樓層)
瑞依:「我有個請求。拜託你-------殺了我。」
札克:「所以啊-----妳來幫我一起從這裡出去。」
瑞依被丹尼醫生抓住,並開始呈現異狀的時候,劇情卻急轉直下,原本不該出現的札克卻突然出場把丹尼醫生殺死,瑞依即將被殺的瞬間,札克卻因為瑞依的神情變得宛如木偶般無趣,放棄殺她的念頭。正當以為瑞依又逃過一劫的時候,雙眼無神的瑞依卻出現在札克面前,要求札克殺了自己,並向札克展示自己的聰明才智可以幫助他逃離這裡。札克因此答應瑞依,如果瑞依幫他逃出這裡,他就會依瑞依的希望殺死她。
此處劇情的重重轉折,令玩家陷入一種驚愕不解的狀態,並打破原本對這遊戲的基本概念,原來玩家不是要操作天真無邪的少女逃出去,而是要跟隨這對怪異的男女主角,見證它們兩人約定的結局。
殺與被殺的荒誕約定,是札克和瑞依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渴望,像是他們兩人的靈魂彼此呼應一般,也是他們羈絆的開端。


(回想起一部分記憶的瑞依,開始尋求自身的死亡)

眼前所見的您,更堅定的誓言(B4樓層)
瑞依:「這只是寫了您的資料,沒有更多或更少。」
札克:「妳絕對會由我來殺……我向神,發誓!」
瑞依和札克雖然組成了搭檔,卻完全不知曉對方的名字,札克用「妳」直呼瑞依,而瑞依則用敬語的「您」稱呼札克。對此時的札克和瑞依而言,和對方一起行動只是為了實現自己的目的,並無更深的情感連結,兩人之間呈現一種生疏的微妙距離感,像是有道牆橫亙在兩人之間。
之後瑞依找到關於兩人的資料,札克對瑞依資料的反應只是淡然地說了一句:「就只是知道妳的資料,沒有更多或更少。」但當瑞依接下來說出札克的資料後,札克便態度丕變,質問瑞依的感想,瑞依的回答竟也跟他一樣。對瑞依而言,外在的資料以及札克的過去,都並不是「札克」這個人本身,她不會以此去評斷札克,也對札克沒有任何排斥和懼怕。這一點,札克對瑞依的態度也是一樣的。
他們兩人自始至終,所注視的都是現在存在於眼前的對方,他人外在的看法甚至是對方的過去,對他們來說都無關緊要,他們所認識的彼此,是和自己在一起的那個她/他,正因為如此,他們才能在往後的旅程中看見最真實的對方,也才能觸及到對方內在最深處的靈魂。
然後艾迪突然現身在兩人面前,開始在意起瑞依的札克,擔心瑞依會轉而向艾迪尋求死亡,於是向神發誓會殺掉瑞依,此時此刻,瑞依認定札克是唯一能殺死自己的人,兩人之間的誓言更加堅固,再也無人能介入。
瑞依和札克在離開B4之後,終於用名字稱呼對方---「瑞依」(Ray)和札克(Zack),而這名字不是對方的本名,是類似於暱稱般的稱呼,稱呼的轉換象徵著在他們兩人的的心中,對方的存在開始變得「特別」了,而不再只是達成目的的利用關係了。


(札克突破了阻隔在兩人間的牆壁後,也象徵著一開始橫亙在兩人內心的隔閡被破壞了)

產生嫌隙的兩人,更堅強的意志(B3樓層)
凱西:「你們兩人看似利害關係一致,但實際上卻只是互相利用而已。」
瑞依:「要殺或是被殺,都是憑我和札克的意思。」
凱西在B3樓層設置了種種殘忍機關,札克腦袋愚鈍卻體能超群,瑞依柔弱卻聰明過人,兩人發揮所長彌補了對方的缺陷,順利地突破B3樓層的各種難關,一直在螢幕後方關注著他們的凱西,不管是感受到他們兩人合作的威脅性,還是出於想要破壞他們關係的惡趣味,凱西決定要讓他們兩人之間產生嫌隙,摧毀他們的約定。
凱西運用她最擅長的機關和話術,指出他們是互相利用對方的道具,動搖了瑞依和札克,使他們對彼此產生了猜忌和懷疑,不再像先前那麼信任對方,兩人之間呈現微妙的不協調感。在放置兩支針筒的房間,瑞依和札克被迫要進行困難的選擇,瑞依不知該如何是好,兩人間的不和感越來越強烈。
但這樣的情況被札克所打破,他寧願被瑞依當作道具使用,也不要讓凱西的計畫得逞,一次注射兩支針筒的他,止不住強烈的殺意,想要殺死瑞依。在最後的處刑房間,凱西給瑞依一支手槍,想要觀看兩人互相殘殺的精采好戲。
但選擇不開槍的瑞依,卻告訴札克,她和札克不是沒有自我意志的道具,他們立下的約定,是由他們自己的心,自己的意志所決定,而不是任何人可以破壞的。在B4樓層札克的誓言,堅定了約定本身,那在這裡,瑞依訴說的話語,則是堅定了彼此的自我意志。
由他們兩人的堅強意志所立下的約定,在這基礎上,兩人的羈絆也更加深厚。


(在開槍與不開槍的困難選擇中,瑞依以自身意志選擇了不開槍)

觸碰內心與傷口(B2-B6樓層)
瑞依:「札克他在這裡,過著這樣的生活啊……」
札克:「不管是眼球還是其他什麼,任何東西都不會給你這混蛋啦!」
瑞依和札克雖然成功抵達B2樓層,札克卻深受重傷無法行動,瑞依主動要為札克找藥的行為,葛雷雖然認為瑞依要讓札克活著,只是為了實現自身心願的自私行為,但瑞依其實是真正在關心札克本身,她擔心葛雷會做出傷害札克的舉動,不但警告葛雷還阻止他靠近札克,到了B6樓層,瑞依得以踏進札克的房間,也就是札克的內心深處。
如果B6樓層的外在街道,是外在世人對於札克身為殺人鬼的強烈印象,那位於最深處的房間,則是札克從沒給其他人碰觸的內心世界。在札克的房間,瑞依得知他想要識字的求知慾,他吃過的食物,他換繃帶的痕跡,他睡覺的地方,瑞依擔心札克會不會覺得冷,關心他對食物的喜好,他用的杯子會不會很危險,在意著他所有生活的痕跡。若是瑞依不關心札克本人,她根本不會在意這一切,也就無法明瞭札克的內心。然後,在房間的最深處,瑞依拿起了札克的小刀,那把小刀是札克用來殺死孤兒院夫婦的武器,是他殺意的起源,也是他的靈魂本身。一開始札克要求瑞依去拿小刀,正是允許瑞依深入他的內心世界,觸碰到他的靈魂所在。
在瑞依進入札克房間的同時,丹尼對札克提議,如果札克把瑞依的眼睛給他,他就會把藥給札克,卻被札克毫不猶豫地拒絕,對札克而言,完成跟瑞依的約定,已比他的生命存亡更為重要。最後,瑞依因札克給的小刀脫離葛雷的幻覺,認定了札克是自己的神,成功拿到藥幫札克治傷。而札克也允許瑞依觸碰自己繃帶下的傷口,此刻,札克的內心,他的傷痛,他的靈魂,他所有最真實的一切都毫無保留地呈現給瑞依,他卻還不知道瑞依所隱藏的巨大秘密。


(繃帶下的傷是札克一直不願給人觸碰的,那最深的傷痛)

殺人鬼與殺人鬼,靈魂的真實誓言(B1樓層)
瑞依:「但是我想要札克---------我想要,『我的』神。」
札克;「不是其他人,也不是妳的什麼神---------是要由我來殺掉妳的啊。」
B1樓層,是瑞依她罪孽的具象化,也是她最害怕給札克知曉的,她陰暗的靈魂本質。丹尼向札克揭露瑞依的過去,預期札克會因為瑞依的過去,而捨棄對瑞依的執著。他卻沒想到,札克並不會僅憑瑞依的過去,而去厭惡或評價瑞依,就之前在B4樓層,瑞依不會因札克的過去評斷札克一樣。
但瑞依害怕這樣汙穢又充滿謊言的自己,會被札克所厭惡。被厭惡排斥,不被他人接受容許,是瑞依心裡最恐懼的事情,為了逃避這樣的恐懼,就像她把自己的父母和小狗變成「理想中的家人」一樣,瑞依也想把札克變成「她的」神,「她的」東西,於是展露了自己殺人鬼的本性。此時又一舉推翻了瑞依一開始給予人的形象,原本是被殺人鬼追殺的嬌弱少女,真實的她卻是將殺人鬼視為獵物的,最恐怖的殺人鬼。
但札克最後卻殺掉瑞依心中的神,使瑞依正視自己的存在,讓瑞依以自身的意志向他發誓,正呼應了瑞依曾在B3樓層所說的:「要殺或是被殺,都是憑我和札克的意思。」瑞依和札克最真實的一面終於向彼此袒露無遺,殺與被殺的誓言在此重新建立,卻已經捨去了神的存在,這次是由他們各自的靈魂起誓,最真實的誓言。


(B1的地下室,存放著瑞依最珍愛的音樂盒,那是瑞依對於家人最原初的渴望及依戀)

靈魂相繫的兩人(B2樓層)
瑞依:「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能需要我,期望我,而殺了我。」
札克:「要不是出於自己期望的話,我也根本不會發誓啊。」
札克和瑞依來到有著最後出口的B2樓層,兩人不需多餘的言語,便能知曉彼此的想法,在最後的大樓爆炸中,札克在瑞依的幫助下突破了恐懼火的心理障礙,跨越了過去的傷痛,兩人也發揮絕佳的默契一起逃到最後的大門前,深深體認到因為有彼此,他們才能走到最後,呼應了他們在這棟大樓一路走來的歷程。
最後,瑞依希望札克是發自內心期望殺了自己,對瑞依而言,她希望自己能被容許接納,終究是希望自己是他人所需要,所渴求的存在,不希望自己是孤獨一人。札克也向瑞依坦言,自己是打從心底期望殺了瑞依,才會把代表自己殺意的小刀交給瑞依,等同於把自己的靈魂交付給瑞依,而渴望被殺的瑞依也把自己的生命交付給札克,殺與被殺的真實誓言,源自於他們兩人充滿殺戮本質的靈魂,藉由這個誓言,札克和瑞依的靈魂已深深的牽繫在一起。


(札克敲破教堂玻璃之時,也是呼應了最初在B4札克打破牆壁的情景,心意相通的兩人,至此已全無隔閡或隱瞞)

但最後響起的一聲槍響,卻再次改變了兩人的命運……

真實的靈魂誓言-由神之存在回歸人之自我
瑞依和札克因為彼此的存在,從所謂神或天使的束縛中解放,回歸到人類本身,也就是真實的自己。有人說這是包著恐怖皮的戀愛故事,但我也覺得這是尋回自我的成長故事。
瑞依和札克由神回歸於人的轉變,層次與方向也有所不同,瑞依是由內心的神之信仰回歸自我的意志,屬於自我內在層次的轉變;而札克則是由外在加諸在他身上的神或天使的稱號,回歸於真正的人類本質,屬於外在層次的轉變。
以下心得會由瑞依和札克,在這過程中的轉變和成長做分別的論述,抒發個人的淺薄之見。

 
瑞依:由神之意志回歸自我意志
遊戲劇情前期,瑞依的神情宛如無生命的人偶,以神的意志為依歸並尋求死亡,而在與札克相處的過程中,瑞依慢慢尋回個人的自我意志,並以自己的心背負自身的罪孽與死亡的誓言。
在這過程中最值得關注的就是瑞依的表情,瑞依可以說是這遊戲裡表情最為豐富多變的角色,尤其是瑞依的眼神,眼睛為靈魂之窗,映照出她內心最深層的心理狀態,如同藍色滿月陰晴圓缺的萬般變化,直到最後回歸於最真實的靈魂色彩。
 
純潔無瑕,最初的瑞依(B7-B6樓層)
「你究竟是誰?是什麼人?應由自身來確認。」
「是真正的姿態,還是希望的姿態?是天使,還是活祭品?只要明瞭自身門便會開啟。」
一開始浮現於牆上的這段話,預告了瑞依接下來尋回自我的心靈旅程,同時也是對瑞依的提問。此時的瑞依是失去部分記憶的狀態,忘記殺害無數生命的罪惡,以及父母死亡的事實,回到那最初還是純潔無瑕的自己。但那是她自己所「希望的姿態」(被殺的活祭品),卻不是自己「真正的姿態」(殺戮的天使)。此時的她,藉由失憶逃避了真實的自己也欺騙了自己。牆上無數的鏡子,電腦接二連三地詢問「為何」,都是在向「真正的」瑞依提出質問,但連真正的自己都遺忘的瑞依,當然不能明白這背後的意涵。
在B6樓層被札克追殺的瑞依,看似是只想回家和父母見面的單純少女,卻已經洩漏些許心靈的「異質性」-----「我來把我的小鳥修好。」在這邊瑞依將小鳥視為無生命的「我的東西」,反映了她最深處的殺戮本質。


(像個純真少女般笑著的瑞依,此時她的眼神是澄澈明亮的藍色,在最深處卻隱藏著極為陰鬱的色彩)
 
向神渴求死亡救贖的人偶(B5-B3樓層)
「救救我,救救我,神啊-----------
瑞依:「神,會允許被人殺掉,對吧?」
在B5樓層被丹尼喚起記憶的瑞依,仍不願面對自身的罪孽,為了逃避這一切而向札克立下殺戮的約定,同時扼殺了自己的心,變成毫無自我意志的人偶,依循著所謂「神的意志」。
瑞依想被所謂的「神」所接納容許,當神說她是有罪的,她便渴求能被神認可的死亡。札克「向神發誓」的殺戮誓言,就是她最為理想的死亡方式,在瑞依的觀念裡,神不允許人自殺,但允許被人所殺,若札克的誓言成立的話,就代表神認可了她能被札克殺死,她自己就能成為被神容許的存在。
對瑞依而言,札克是唯一能在神的旨意下給予她理想死亡的人,所以她對札克十分順從,壓抑了個人自我意志的主動性,就像是被神的意志所操縱的美麗人偶,但那樣的瑞依,卻是札克最不想殺死的存在,形成非常有趣的矛盾性。


(瑞依的眼神浮現了靈魂深處最為陰沉的色彩,迫使她渴求著死亡,扼殺了自我)

在B3樓層,瑞依卻在札克的影響下,開啟了自我意識的門扉,選擇不開槍的她,對札克說要憑自己的意志選擇殺與被殺,即使她沒有自覺,卻是她脫離神之意志的開始;在之後,瑞依為了阻止札克被殺,掏出了她一直藏在包包裡的手槍向凱西開槍,那支手槍代表了瑞依的罪孽及殺戮的本質,是瑞依已經意識到卻不願面對的,最真實的自己。
在B3的最後,瑞依開啟了自我的意志,也顯露了真實的罪孽,成為故事劇情中十分重大的轉折點,並接續了往後審問瑞依心靈的旅程……
 

「倘若汝無存虛偽,便宣示寄宿己身之名,並且明瞭自身為何人,只是神不須汙穢之人」,B3電梯前的這段話,暗示了瑞依罪惡的汙穢,以及虛偽的欺騙,所以她無法宣示己身之名,無法承認真實的自己。
 
靈魂的審判,存在於此的「我的神」(B2樓層)
「若是自己遺失的罪孽,那就將其完成,接受從其中流瀉出的罪孽吧。」
B1樓層中,瑞依於懺悔室前宣示己身之名,開始了審問她「罪孽」的過程,一路上顯現於牆上的文字,都是對瑞依自身罪孽的質問,幻境中的蛇(聖經中蛇為罪惡及邪惡的象徵),瑞依拿著映照自身的鏡子,刺向羊家族的圖畫後所流出的鮮血(瑞依對雙親所做的事),都是直指瑞依的罪孽本身,但瑞依即使有所意識,仍將自己的罪孽隱藏至潛意識的最深處,偽裝自己是純潔無邪的存在。
終於現身在瑞依面前的葛雷,對瑞依問道:「妳是,什麼人?」並不是單純詢問瑞依的名字,而是在質問瑞依真實的靈魂,所以一直以來不曾有畏懼表現的瑞依,才會不自覺的沉默地往後退,那是瑞依在潛意識中,害怕葛雷會看穿自己充滿汙穢的靈魂。
葛雷帶瑞依下樓的途中,則是對瑞依「本性」的審問。在B3樓層,瑞依無情的射殺了監獄裡痛苦哭號的遊魂,只毫不在乎的覺得礙事,暗指瑞依的心靈已經無法感受他人的痛苦,沒有所謂的同情或憐憫之心。在B4樓層,瑞依為了達成目的,將發出淒厲慘叫的手型生物殺掉並一一縫合起來,指瑞依以前殺戮人及動物的過程,並將這些生命視為無生命的東西,直指她慘忍的殺戮本性。
認定瑞依是自私自利且毫無懺悔之心的葛雷,對瑞依進行了魔女的審判,但葛雷沒發現到瑞依對札克的關心,並非僅是出於想死的心願,而是出於自我意志的真切關懷。
當札克問瑞依為什麼這麼在乎自己的時候,瑞依回答是札克向神發誓了,因為她自己還未察覺到自我意志的存在,還是習慣性地將一切歸於神的意志,此時的瑞依若失去了神的存在,就失去了行動的準則及依歸。所以在最後,瑞依逃出葛雷的審判幻境時,將札克認定為「我的神」,將自己對札克的特殊情感歸咎於神的名義之上,但那並不是札克想要的答案。
在這裡,顯現了瑞依的「罪孽」及「本性」,但是瑞依的內心也產生的巨大的變化,瑞依追尋自我的心靈之旅也來到最後的階段。


(在葛雷的幻境中,瑞依的眼神指出她的心神已陷入迷亂,並露出她的本性)
 
真實的誓言,背負的決心(B1樓層)
「所謂的神,討厭汙穢之人及說謊之人。」
B1樓層是將瑞依的罪惡和本性全都坦露無遺的場所,瑞依的汙穢即是指她犯下的殺戮罪業,瑞依的謊言即是她純真無瑕的虛假外表。已經將札克視為神的瑞依,因為認定札克會厭惡這樣的自己,既然她的神已經不會接受她了,那她也無法得到死亡的救贖,她便想將札克變成「自己的東西」,那是她一直以來逃避痛苦及孤獨的方式,但札克卻接受了瑞依的汙穢,接受了最真實的瑞依,才能將瑞依從神的意志中徹底解放,讓瑞依能注視著真正的札克,尋回最真實的自我。


(此刻瑞依的眼神已呈現出陰鬱靈魂的全部,映出了她最深沉的罪惡,及絕望又狂亂的情緒)

「要是想死的話,妳就發誓會被我殺掉!!對著妳自己,還有眼前的我發誓!!」
在這一刻,札克殺掉瑞依心中的神,兩人以自己真正的靈魂,在相同的藍色滿月下,道出最真實的誓言。
之後瑞依決定要向過去的自己道別,卻在地下室遇見葛雷,葛雷再一次詢問瑞依:「妳是什麼人?」,這一次的瑞依堅定的回答:「我就是我,沒有更多或更少。」沒有任何的隱瞞或欺騙,也沒有所謂的神,瑞依決定以自己真正的心,背負自身的罪孽及她和札克的死亡誓言,揮別了過去向神渴求救贖的陰暗靈魂,瑞依終於能面對最真實的自己,向未來邁出全新的步伐。


(瑞依向葛雷坦言了她背負的決心,此刻她的眼眸,映出真實而毫無虛偽的靈魂色彩)
 
瑞依內心深處最渴望的就是被他人所接受,有人能陪伴自己,她的靈魂最害怕的就是「孤獨」,但她尋求陪伴的方式卻是「殺戮」。
「殺戮」讓她陷入更深的「孤獨」,但為了填補「孤獨」卻只能不斷「殺戮」,「殺戮」與「孤獨」的惡性輪迴,讓瑞依的心靈日漸疲憊,讓她無法感受他人的靈魂及生命,也無法感覺到自己真實的靈魂,那種強烈卻哀傷的孤獨感,造就了瑞依這角色的獨特魅力,卻也更加慶幸她在孤獨的生命裡遇見了札克,遇見了與她靈魂相繫之人。
自己也很喜歡最後的一段劇情,當葛雷詢問瑞依,她和札克的誓言沒有了神的存在,也就不是絕對的,那瑞依的心願也不一定能實現了。瑞依面對這個疑問,雖然猶豫了,卻堅定的回答,就算那誓言不是絕對的,就算無法實現,她也會以自己的心背負這誓言。
這邊提出了千百年來人與神關係的一段疑問,人會信仰神,並將生命跟靈魂的起源,善惡道德的標準,都歸於「神的意志」,都是因為想要有個「絕對」的存在,只要依循神的意志,那麼自己的願望就能實現,人也能達到完美的境界,人會創造宗教上的神,無非是為了讓自己的心靈有所依歸,神的存在,其實源自於人心。
但瑞依從一個「信仰者」的角色,回歸自己的自我意志,捨棄對神的信仰。那透徹的了悟難能可貴,那是對於自我意志的接納與承受,人類對於自我最真實的認知,心願及罪惡都源自於人心,最後也以人心來背負。
這般人性的變化,正如葛雷所說是眩目而鮮明的,讓瑞依的成長更具有深度,雖然自己沒有特別喜愛瑞依這個角色,但無法否認瑞依是個有趣且十分獨特的角色。
 
札克:由外在的神之枷鎖回歸人類的真實自我
相較於內心複雜多變的瑞依,札克的內心始終是純粹率性,但他被人視為道具,視為怪物,視為天使甚至是視為神,這些別人對札克的評價跟認知,束縛了札克本人,也影響了他對自我的認知。但在跟瑞依一路走來的旅程中,他漸漸從這些外在枷鎖中解放,回歸真正的人類,真正的自己。
 
由道具,回歸於人
「不過就像個道具一樣,那正是符合怪物的工作。」
B3樓層中,瑞依宛如沒有感情和自我意志的人偶,默默地跟隨在札克身後。看著這樣的瑞依,讓札克心底生出一股莫名的煩躁感,因為現在的瑞依就像過去的札克,是沒有自我被人利用的道具,而那也是札克過往的心靈陰影之一。
之後被凱西指出他和瑞依只是互相利用的道具,令他的心更加浮躁,最後索性被當成道具也無所謂,已經是一種自暴自棄的狀態。
但瑞依卻告訴札克:「不管是我還是札克--------都不是道具。」令札克從「道具」這觀念的束縛中解放了,在強烈的殺戮衝動之下,以自我意志將殺戮的刀刃對準自己,如果瑞依以自己的意志選擇不開槍,那他也要以自己的意志選擇不殺死瑞依,此時此刻,札克終於擺脫道具的陰影,以人類的自我意志開闢新的道路。


(對於陷入殺戮衝動中的札克,瑞依卻詢問著札克內心真正的意志)
 
由怪物,回歸於人
凱西:「就跟怪物沒兩樣,太美妙了!」
丹尼:「你不是也很想知道的嗎?明明就只是個怪物而已。」
札克:「我是怪物啊----怪物才不會那麼簡單就掛掉咧,對吧。」
札克不論是過去還是現在,都被許多人認為是怪物,在這樣的耳濡目染下,札克也認為自己就是怪物,並以此作為掩飾自身脆弱的藉口,也禁止瑞依觸碰自己的傷口,拒絕任何人看見他屬於人類的脆弱。
但之後瑞依碰觸了札克的傷痕及內心,碰觸了他身為人類真實而脆弱的一面,札克怪物的外殼逐漸剝落,直到最後體認到身為人類的自己,人類會受傷,會感受到痛楚,是無比脆弱,卻又因此變得堅強的存在。


(怪物是醜陋且殺不死的存在,札克表面上對自己受的重傷並不在意,卻露出十分複雜的神情)
 
由天使,回歸於人
葛雷:「你是太過無垢,並且無知的人物。除了殺人以外什麼事都不懂的純粹的人,正因此我才想讓你維持天使之姿。」
在葛雷眼中的札克,是最為純粹的殺戮的天使,札克的靈魂僅有殺戮的本能,沒有多餘的情感及欲望。葛雷希望札克一直維持天使之姿,就像丹尼希望瑞依永遠保持那藍眼中的孤獨一樣,但這些都不是他們兩人最真實的姿態。
札克遇見瑞依後,他的靈魂逐漸向瑞依靠近,直至最後和瑞依的存在緊緊相繫,卻也失去了那份純粹,那份純粹如同他的小刀的銳利鋒芒,是他最初的殺戮本能。但因為有了這份對於瑞依的情感,札克才開始懂得去在乎一個人,去關心一個人,而不再只懂得去殺戮傷害他人,那份情感正是身為人類的溫柔,也是身為人類的證明。


(原本為了殺人而揮舞的銳利刀刃,卻因為人類的情感而有了缺損)
 
由神,回歸於人
瑞依:「他才不是怪物,但是也不是神,札克是-------『人類』喔。」
在劇情後期,瑞依將札克視為自己的「神」,向札克尋求死亡的救贖,但最後瑞依意識到了真正的自己,也終於看見真正的札克,兩人以身為人類的心,締結了真實的靈魂誓言。
在此,札克不是瑞依眼裡更高階的「神的存在」,而是對等的「人類的存在」,札克終於從外在給予的神或怪物的枷鎖解脫,回歸到人類本身。札克的轉變正如葛雷所說的「有人製作出天使,製造出神,然後製造出人」,至始至終,札克都是所謂的人類。人類總是會被他人以及自己製作出的表象所迷惑,經歷漫長的試煉及過程,才能看見最真實的本質,最真實的自己。


(回歸人類的自我意志,在藍色滿月下的真實誓言,呼應了兩人最後的結局)
 
人類會以自身的價值觀,去評價或判斷其他人及事物,對於厭惡的人事物,人類就會予以輕視甚至排斥打擊,並冠以汙衊的稱呼。而對於喜愛或敬奉的人事物,人類就會予以崇高的稱號,並對其有所祈求或渴望。在人類歷史中,人類排斥異端及弱勢族群的行為,或是對於神的崇高信仰,都是源自於人類本身的價值觀跟意識形態。
身為人類,我們很難擺脫他人的眼光跟評價,就像札克被人輕蔑為「道具」跟「怪物」,或被人奉為「天使」跟「神」。札克同時成為「被蔑視者」及「被信仰者」,因為他心性單純,很容易受外在眼光的影響,他會將他人對自己的輕視,轉為對自己的認知,但也因為他的心性單純,他才能以自己真實的內心看待外界的人事物,才能讓瑞依從神的「信仰者」回歸為人類,札克才能進而從「被信仰者」的位置回歸真正的人類本身。
如果說瑞依的內心是極端的深沉複雜,那札克的內心就是極端的純粹單純,將有著完全相反特性的兩人湊在一起,就更能凸顯出兩人的獨特性。老實說比起瑞依,還比較欣賞頭腦簡單又愛亂來的札克XD有時瑞依的內心世界太複雜,我都不知道瑞依到底在糾結什麼,所以單純易懂的札克給我一種相對親切的感覺XD
 
最終,藍色滿月下的笑容
「吶,札克,殺了----我吧-----」
「所以說,妳別哭了,笑啊。」
故事的最後,作者給了玩家開放式的結局,我們只能看到札克最後帶走了瑞依,不知去向。有人說一切都是瑞依的幻覺,瑞依最後是跳樓自殺;也有人說瑞依和札克離開後,兩人去別的地方一起生活著。
而我心中認為的結局,是真正的札克帶著瑞依離開,並給予她渴望的死亡,殺死瑞依後的札克,可能就此亡命天涯,也可能之後被逮捕接受死刑,為自己犯下殺戮之罪付出代價,如同瑞依一樣接受死亡。
或許有人會覺得這樣的結局太過殘酷,但我自己認為這是屬於他們的美滿結局,他們兩人的靈魂是由殺與被殺的誓言緊緊連繫在一起,他們自己是不會背叛這個誓言一起活著的,完成這個誓言是他們衷心的期望,也是最理想的結局。縱使外在肉體的生命逝去,只要完成了這個誓言,他們兩人的靈魂便能永遠牽繫在一起,這是屬於他們兩人的羈絆,也是屬於他們的浪漫吧XD
當然,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種理想的結局,對於結局的想法也沒有絕對的對與錯,每種想像的結局都有其可能性,這也是開放式結局有趣的地方。
而且,就算不知結局如何,瑞依最後決定以人類的心獨自背負誓言,不再對札克尋求「絕對」的死亡,但札克也以人類的意志及身軀,突破重重阻礙來到瑞依身邊,這樣的牽絆與意志依然令人感動,看著在藍色滿月下露出笑容的兩人,那就是最美的結局了吧。
捨去了神及天使的存在,以人類的靈魂締結的誓言與羈絆,是這遊戲帶給我最深的感動。


(藍色滿月下的笑容,那隨之響起的清脆而響亮的靈魂之聲,是屬於人類的靈魂共鳴)
 
後記:其實我沒預期會對瑞依和札克這兩個主角,寫這麼長的心得文,因為我對札克和瑞依本身其實沒什麼愛,是不討厭但也沒特別喜歡的感覺,但我是很喜歡這兩人情感羈絆的描寫,還有他們尋回人類意志的成長過程,所以才想把自己的想法記錄下來。
寫到這裡,又再次回顧瑞依和札克一路走來的歷程,我一直在思考,他們之間的感情是不是所謂的「愛情」,最後我自己的理解是,他們的感情並非一般人那種互相喜歡的愛情,因為瑞依和札克本身的心性,相較於一般人有著強烈的異質性及特殊性,殺與被殺,是源自於他們靈魂最深處的渴求,經由殺與被殺的約定,他們的靈魂在一路上向彼此互相靠近,互相理解,直至緊緊相繫。人與人之間的感情牽絆並不只侷限於愛情,而瑞依和札克之間的感情,是深至靈魂的感情牽絆,是無可替代的,最深的感情羈絆。
雖然這遊戲並不是毫無缺點,比方說有些地方的劇情太過冗長,例如最後大門前他們四人的對話,快死的瑞依和在火海中的葛雷還能說這麼多話,老實說有些破壞氣氛跟節奏的感覺XD還有遊戲的遊戲性不高,應該還可以再設置一些解謎的機關之類的。但是對我而言,只要這款遊戲能給我獨特而深刻的感動,我覺得就已經足夠了,所以這款遊戲我自己是給予很高的評價,也更加期待作者的下一款新遊戲。


=================================================================
如果有興趣的話也歡迎到我的實況頻道玩玩XD

5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0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