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4
GP 742

【小說】她們,是人也是兵器。第二章第一話 成為獵犬的一天。 10/21正式更新

樓主 木川久賀 s958699syz
GP54 BP-
      人類,終究比不過機械嗎?在這未來的戰場上,我體驗到的殘酷事實,人類實在太脆弱了,在這些機械的眼裡,人類比螻蟻還要脆弱無助,幾乎可以毫不費力的消滅我們,戰術人形的強大映入我的眼裡,這絕對性的差距‧‧‧‧‧‧‧我從沒想像過。

  因為我還堅信著,在沒有安全承包商的保護下,身處在國家邊緣最下層的階級,城市發展低於第三級城市的邊緣城市及城鎮,還是能夠靠著自身的武力保衛自己的家鄉,很可惜,我錯了,大錯特錯,『鐵血』的襲擊,證明了這點。

  人類始終脆弱無比。

  戰術人形能夠抵抗那些鐵血怪物的攻擊,但,身為邊緣城鎮沒有被安全承包商保護的一方,能夠保護自己的就只有自身微弱的武力,雖然得以自治並且獲得前世代的武裝力量用以保護自己,但始終不夠,原本還能保有的和平,再被自己的國家拋棄後早已不復存在,剩下的就只有等到鐵血的腳步踐踏自己家鄉的絕望而已。

---------------------------------------

  「報告戰況!」

  『報告,防線全面失守,重複!全面全面失守!哇阿啊阿──!』

  「喂!喂!怎麼了!快回答!喂!」

  戰況非常嚴峻,原本繁榮和平的小城鎮如今已是滿目瘡痍,幾乎城鎮的每個角落都已成為廢墟以及戰場,他與他的小隊被圍困在城鎮中心的教堂,一旁的通信兵不斷呼叫周圍還可能殘存的友軍,但始終沒有回應。

  剛剛的聯絡已成為最後的通信,他已經想像得到,話筒對面的是怎樣的慘狀,大概已經全滅了吧。

  他環視四周,教堂外充滿許多的鐵血機械兵,不斷朝著教堂傾瀉火力,他緊靠在窗邊的牆,手裡拿著破裂的鏡子照向外面,透過鏡像看見了不少各種鐵血機械兵,以及少數的鐵血人型,雙持兩把看不出型號的衝鋒槍,黑色頭髮穿著有點暴露,帶著紫色的墨鏡,這是典型的鐵血人型之一,毫無情感的殺戮機器。

  比起機械兵,這些鐵血人型還配有人工AI能夠判斷戰場做出即時行動,是很棘手的敵人,對於人類來說更是如此。

 他開啟有些不堪使用的耳邊通信機,收起鏡子,耳裡竟是些雜訊,頻道中還有少數的求援聲及哀嚎,這裡城鎮離淪陷已經不久了,雜訊很嚴重,通信主機塔大概已經被摧毀了,不過應該還能進行短距離通信,他得試試。

  「蒼狼呼叫鷹眼,聽到請回答,還活著嗎?」

  『呃‧‧‧‧‧‧這裡是鷹眼,嘶──,還嘶──活著?還嘶──沒人嘶──了呢。』通訊雜亂,幾乎聽不清楚鷹眼的話,但是能聯繫上已經是能偷笑的地步了,他也沒辦法奢求太多。

  「我也很高興聽到你活著,這個城鎮已經沒救了,我們必須撤離出去,還要帶著老弱婦孺。」

  這裡除了他與他的小隊外,還有大約十幾名的城鎮居民以及不到十名的傷兵,原本還有大約四五十名保衛城鎮而重傷的民兵們,不過都已經死在病床上了,居民之中有許多深受輕重傷,他的小隊加上他也只剩不到七個人,剩餘還能夠戰鬥的小隊成員正奮力的反擊來犯的鐵血機械兵。

  但是,他知道被圍困在這,被殲滅也是遲早的事。

  這就是,被拋棄的邊緣城市的宿命嗎?沒有國家軍隊以及安全承包商的保護,就只是因為這裡不是重要資源以及有錢偉人的居住地,而且離鐵血佔領區僅隔著一座山,這樣的地方,他可是守護了七年阿!

  從十八歲加入自衛隊開始,就與這些鐵血戰鬥到現在,如今已是不可挽回的地步。

  人類終究比不過機械嗎?他這樣問著自己。

  「真是混蛋!」他不甘心的揍了牆壁一拳,用力過猛,手指被打出了鮮血,眼前的石牆也被打出了裂痕。

  『嘶──有嘶──計畫?嘶──,我嘶──恐怕嘶──嘶──。』恐怕也逃不出去嗎?他知道鷹眼接下來要說的話,但他需要他的幫助。

  「教堂周圍包圍的鐵血怪物總數大概三十多台,往北路口,只有鐵血機械兵,五台,火力及防守最弱,我需要你牽制住你能看到的任何鐵血人型,等到能夠撤離的人撤出教堂後,我會去救你。」邊說邊動作著,檢查剩餘的突擊步槍子彈數量,只剩兩個彈夾,手榴彈剩一顆,胸前槍袋裡套著從父親那傳下來的左輪手槍。

  紅杉木特製而成的手把,九釐米口徑的子彈讓它有不淑威力,六吋身長的槍管及槍身,作為它的愛槍以及標誌性武器,他都會帶在身上,更何況這是他父親生前最愛的槍械,史密斯威爾森M19左輪,這是它的名字。

  經歷世界的折磨依舊保有著射擊功能,想起自己的父親一直很保護這把手槍,而且上頭還有些刻字,如今已經看不清楚了。

  「仔細想想,我還沒拿過你開槍呢,不過現在正是機會阿,是不是最後一次就不知道了。」他喃喃自語般道,眼裡已是滿滿的懷念之情。

  『了嘶──但嘶──嘶──沒必要嘶──救我嘶──已嘶──包圍嘶──重傷嘶──再會了。』此時通信已經完全中斷,只剩下頻道的雜訊,他知道鷹眼已經做出了覺悟。

  「是嗎‧‧‧‧‧‧明明認識了這麼多年阿。」人類真的很脆弱呢,他不經再次感嘆,建立了眾多犧牲才得以保全自己的性命,現在的他能夠做到的就是保全住目前手邊所有人的性命,為了逃出這個城鎮,他必須拼勁全力。

  「注意!拿起手邊能拿的武器、包裹,帶著所有人準備逃離教堂!我們要撤離這城鎮!」

  一聲異樣的槍聲傳出來,他看向窗外,發現一名鐵血人型頭部中彈,噴出零件及類似鮮血的黑色液體,是鷹眼的攻擊,他已經開始在掩護我們撤退了,必須加緊時間。

  其他鐵血人型已經注意到了鷹眼的存在,開始朝著槍聲方向移動,鷹眼的連續開出槍聲,他已經看到又有好幾個鐵血人型及機械兵倒地。

  「隊長!人員準備完畢!」身邊的小隊成員都已經準備好了,已經傷痕累累但還能作戰,這是他所欣慰的事,眼前這為年輕的隊員,才入伍不久而已,不過他的眼神已經告訴他,它會誓死奮戰到底,為了對抗鐵血保衛自己的家鄉。

  不過他也看到了隊員們眼裡的不甘,甚至是傷兵、居民對於要離開這得不捨,但面對鐵血大軍的入侵,他們不得以必須離開這,這或許就是宿命吧。

  兩名隊員準備開啟教堂大門,他拿起自己的突擊步槍站在門前,四名隊員站在他身邊,只要一開門,他們就會為了身後的傷兵、居民們開路。

  「開始行動!」他下令。
---------------------------------------

  「射擊射擊!一定要掩護居民撤退!」

  「「噢!!!」」

  槍聲不斷,兩軍火力不斷往來,眼前殘破不堪的街道已經看不出以往的繁榮及和平,他喊叫著不忘扣下版機回敬那些突襲他們的鐵血機械兵,因為鷹眼的捨命掩護,他們成功逃離教堂區域往城外區域移動,但途中遭到其他鐵血攻擊,現在的他們正躲在碎石型成的掩體後,掩護著傷兵跟平民離開戰區。

  兩名隊員護衛,剩餘的四個人則跟著他抵擋鐵血的攻勢,數量遠遠多出他們的鐵血大量的火力不斷壓制住他們,讓他們無法探出頭反擊,只能舉起手中的突擊步槍對著鐵血盲目的射擊,但也只是浪費子彈的舉動。

  離城外只有數十公尺的距離,他看見掩護撤離的弟兄發射了僅剩信號彈,看來已經成功撤出了。

  「阿瑟!丟出剩下的煙霧彈!其他人準備跑路了!」

  「了解!」那名叫阿瑟的自衛隊隊員,拔下腰間剩下的兩顆煙霧彈,拋給另一個人後,自己拉開保險栓把煙霧彈丟出去,另一個人也拋出了煙霧彈。

  而他也拋出了自己留下的最後一顆手榴彈,爆炸聲一起,濃煙密布,原本不間斷的壓制火力頓時減弱了許多,他一招手帶著剩下的四個人朝撤退方向衝去。

  「‧‧‧‧‧‧‧隊長,有其他人的消息嗎?」逃跑的途中,一名隊員這樣問起。

  他的臉色頓時有些難看,他知道,自己的隊員正在顧慮自己的家人以及夥伴們的安危,但是透過無線電以及撤退途中看見的各種屍體外,恐怕也凶多吉少了。

  見自己的隊長沒有講話,那名隊員也大概知道結果是什麼,有些不甘的咬牙握緊自己手中的突擊步槍,其他的隊員也是,自己的家人大概也都葬生在鐵血的槍口底下,身為守護家鄉的自衛隊,實在不甘心敗給這些機器。

  他們已經逃離了城鎮範圍,一眼望去到處接受戰火洗禮的麥田以及森林,麥田周邊零散房屋也都被摧毀甚至燃燒著,他清楚的看見,原本最外圍抵擋鐵血的防衛線已經被摧毀的很徹底。

  但現在還不安全,仍不忘了保持移動。

 一處森林發射出了紅色信號彈,是先行撤退的隊員發射的,看來已經成功逃離鐵血的追捕了,接下來就要好好打算,是否該逃離到安全承包商保護的地區,或者流離失所到死為止,雖然很不想靠承包商過活,但逼不得已的話,還是得靠他們的保護。

  碰!突然一個巨大的爆炸聲響起,隊員們面面相挺,一臉驚愕,出事了!而且還是傷兵跟居民撤離的方向,他驚駭的面容看向爆炸處,不會吧,眼神一恨咬牙道。

  「快走!」

  完全不顧自己是否已經疲勞過度,他們衝進爆炸後的樹林之中,想要尋找自己捨命保護撤退的傷兵跟居民。

  黑煙瀰漫整個戰場,完全看不清人與人之間的位子,他清楚的聽到各種機械吵雜的引擎聲以及沉重的腳步,那些鐵血也在這裡,突然一股暴風從他們面前吹襲過來,強的逼不得已讓他緊抓著一旁的樹木,原本煙霧瀰漫的戰場頓時開明起來,但隨著暴風停下,緊接著過來如暴雨般槍林彈雨。

  突襲過於突然,一名在眼前的隊員瞬間身中數十發子彈,連慘叫也沒發出當場斃命,他清楚看見數十名雙持衝鋒槍的鐵血人型,踐踏著腳下的眾多屍體,緩緩前進,也不忘扣下版機,傾瀉大量火力。

  「阿啊阿──!」

  「嗚呃──!」

  慘叫接連傳進他的耳裡,看著自己的隊員被鐵血射成蜂窩,他舉起手中的突擊步槍想反擊,數發子彈打中自己的左手臂,突擊步槍也被子彈射穿解體,鮮血噴綻中彈後的後座力讓他差點站不穩,但他對於自己的無力感感到憤怒,對拋棄自己家鄉的承包商以及國家憤怒。

  但更讓他贈恨的是,把人類當成螻蟻般任意踩踏的鐵血人型。

  「混蛋──!」他大聲怒喊,抽出胸前的左輪手槍,不顧自己已身中數發子彈,也要朝著正在開槍的鐵血人型開槍,當他扣下版機,手中的左輪代替他發出怒吼,擊中離他最近的人型。

  接連的扣下版機,世界在他眼裡開始變的緩慢,他清楚看見子彈貫穿了鐵血人型的手臂、胸口、頭部,當人型倒下的同時,他瞄準了另一個人型,而鐵血人型也瞄準了他。

  扣下版機後,六發子彈全部送出去,最後一發直直衝向人型的頭部,但它一個偏頭,子彈只打飛了鐵血人型戴著的戰術墨鏡,無神空洞的雙眼看著他,完全沒有任何情感,也沒有憐憫,毫不留情的扣下版機。

  而他拼盡全力的反擊,承受的是鐵血無情的開火。

  「呃──。」他倒在地上,鮮血不斷從他嘴角流出,原本緊握的父親傳承給他的左輪手槍,也因為漸漸無力的雙手,而鬆開了握把,從他的手中滑落在地面。

  他微微抬頭,看著鐵血人型正一步步接近他,槍口準備對準他,要給他最後一擊,他咳出大量的鮮血,全身無力的躺著。

  這就是我的最後嗎‧‧‧‧‧‧,他微微笑了一下,早知道把那顆手榴彈留下了,能多拉幾個鐵血的廢鐵陪葬,他也高興,不過現在想這些也沒用了吶。

  模糊的意識下,他看見那名被自己攻擊的人型,已經走到他旁邊,那雙無感情的眼神以及漆黑的槍口,彷彿就是來宣告他的死亡,仔細一看,這些人型長的還不賴嘛‧‧‧‧‧‧‧。

  來吧,鐵血小妞,來取我性命吧,要不然‧‧‧‧‧‧‧就換我取妳性命了,鐵血的廢鐵。

  在他完全失去意識之前,聽見了許多異樣的槍聲,眼前的人型突然被突如其來的子彈偷襲,一發貫穿腦袋,直接倒下。

  怎麼了?已經模糊的思緒下,他僅能想到,有援軍來了,聽槍聲,並不是他熟悉的自衛隊用突擊步槍,而是別種東西。

  鐵血人型開始與這些槍聲的主人戰鬥,但僅僅幾分鐘的時間,它們就節節敗退,他聽到了些腳步聲,直接跑過他的身邊,他看見了一些身影,一些看起來像女孩子的身影,手裡還拿著他沒看過的槍械。

  「這裡是OTs小隊,現在開始進行掃蕩任務,並執行生還者搜索。」一位銀髮女孩已經走到他身旁,蹲了下來,手指戳了一下他的臉。

  「喀!」他忽然吐了口血,這是做什麼?檢查自己還活著嗎?他的眼角餘光看見那名銀髮少女,點點頭後,站起身提起自己手中的槍械。

  「呼叫『指揮部』,已確認一名生還者,生命跡象微弱,快死了,確認進行現場急救,了解。」那名女孩又來到了他身邊,那雙看起來纖細的手指輕輕撫摸著他的臉頰。

  不過好粗糙‧‧‧‧‧‧‧看起來纖細但粗糙,操作槍械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了吧?

  「別擔心,你會活著的。」銀髮少女的聲音就像有搖籃曲般,他漸漸昏睡而去,眼前一片黑。
-------------------------------------------------------------------------------------------------------------------------------

小小的後日談,大家好,我是久賀,嘛也是入坑不久的萌新之一,玩一玩也看見了少前二創的可能性,所以我就來挑戰一下啦~先奉上第一話來試試水溫囉,本人我也有再更新艦隊二創,有空可以到我小屋光顧一下唷!趁機打個廣告~XD

  我是久賀!有您的閱讀就是我的動力!謝謝!


  

5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06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