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1k

RE:【小說】亞細亞的孤兒 事件十二:晚開的向日葵。

樓主 鴨先生 pp0978808181
GP3 BP-
結局:歸所。

赫麗安的一天從凌晨四點開始,當然,宿醉的要晚一些,中午12點左右。

原先由赫麗安處理的事務全都移交給漢斯了,從凌晨四點到中午十二點的整整八小時內,漢斯掌握了格里芬的大半權力,當然,他沒幹什麼怪事。

帶著沉重腦袋梳洗完的赫麗安打開了桌上的筆電,漢斯的辦事風格盡顯其中,每個頁面都塞得滿滿的,桌上還疊了一疊紙本文件。

那些是需要赫麗安簽名的任何物件,上面被漢斯畫滿了螢光筆,該注意的地方、詞彙的解釋寫的簡潔精確。

國籍不明,性能低下,製造商不明,無武器配對。來源詳見「2058年第三次遠東人形合約。,無建議。』文件的下方被漢斯紅筆寫了這行字。

赫麗安想到......赫麗安什麼都沒想到,她的頭有點痛。不過這個合約耽擱了很多年是不爭的事實。

Helianthus  收留,待武器配對。

赫麗安簽下這行字之後將其推到一旁,開始閱讀下一張文件。

---不久後,赫爾曼的房間---

「什麼是收留?」淡藍短髮的人形疑惑地拿起赫爾曼丟在床上的單子。

「意思是我可以把妳養在這裡。」赫爾曼反向坐在鋼琴椅上,坐在他旁邊的MP40二話不說敲他的頭。

「太好了!正好這個床我睡得很習慣。」坐在床上的藍髮人形向後倒在枕頭上。

「嗚!不行,意思是妳要搬到其他房間去。」赫爾曼發出難受的悶聲,不過他也做出報復,「因為MP40也喜歡這張床。」

MP40直搖頭,可是藍髮人形一副看穿一切的眼神盯著她。

「不過收留期間妳要替格里芬工作,在春田那裡值夜班。」藍髮人形聽到後做了一個敬禮,如果不是鴨子坐這個敬禮會更正常一點。

「好了,MP40我們去工作吧。」赫爾曼把MP40拉起來推著她朝門口前進。

「啊,別停下來啊。」MP40在門口停下來朝床上看去,藍髮人形躺在床上伸了個大懶腰用被子把自己捲起來了,她咬牙切齒地走出了房間。

接下來的兩天赫爾曼特別的忙。當大家都在疑惑為何最近格里芬的版圖擴張特別迅速時,他知道遠東打得越激烈軍方在歐俄區就越沒有控制力。

隔了兩天,赫爾曼因為昨天的夜間偵查而太晚起床了,下午兩點才到餐廳,還沒吃飯就聽到大家以布魯諾為中心正在討論著什麼。

包括漢斯,大家一見到赫爾曼進來就立刻圍過去。

「喂!」漢斯一聲吼大家全都極煞車。

「好了好了,我們聊我們的,他們聊他們的,待會再交換訊息喔。」布魯諾把人潮推回去原本的位置,順便給漢斯一個眼神。

漢斯把赫爾曼推出餐廳,剛睡醒的赫爾曼過一段時間後感受到強烈的空腹感,任何人都不喜歡這種感覺。

「赫爾曼,你應該早就知道夫拉迪渥斯托克交戰的事了,對吧?」

「呃......是沒錯,怎麼了?」

「果然啊,畢竟你前陣子出過國。今天早上傳來蘇軍在夫拉迪渥斯托克擊退敵軍的消息,我想如果打輸了八成不會透露出來。」

漢斯將平板交給赫爾曼,畫面上是一則新聞。

『中軍撤退,今後邊境防禦恐更緊繃,中方為此採用安全承包商制。』下面一篇全是邊境架起鐵絲網、龍牙、拒馬的景象。

還有一篇是台灣安全承包商化的小篇報導,附上了一張赫爾曼被採訪的影片截圖。

「這......這是啥!」

「台灣的承包商似乎願意提供T91給我們,而IOP也打算設立遠東基地,下一步朝日本發展。」

日本的機器人產業一向知名,IOP除了技術方面,也因為距離而遲遲無法與日本接觸,這次有了遠東的安全承包商作據點,對他們是天大的機會。

「你當時採訪到底說了什麼?看看這篇新聞怎麼寫的!」赫爾曼看了下新聞內容關於他採訪的部分。

『當時正來台觀光的蘇聯旅客對台灣的局勢表示關注,並表示蘇聯支持任何反對任何偽無產勢力,創造真正的共產世界。』

這一看就不是赫爾曼說的,台詞還美化了蘇聯,如果有原影片立刻就能知道真相,關鍵這個原影片沒有進到蘇聯境內。

「我......只說了因為暴動就攔住我很不可取。」赫爾曼想了下當時自己說了什麼。

「算了......總之,T91的圖紙與原型槍後天會送到基輔,你就帶那個奇怪的人形先去登記吧。」

漢斯走後赫爾曼也不敢進餐廳去,偷偷溜到咖啡廳去充飢,聽說春田最近調回基輔總部了,那吃飽肯定是沒問題。

「呀!指揮官你也來啦!」一進咖啡廳就看到偷懶的M1918和穿著圍裙的藍髮人形。

「你不是夜班嗎?」

「哎呀,太閒了想說出來幫忙工作啦。」她抓抓頭髮笑著說,看來春田會很希望她趕緊入職。

「來的正好,你跟馮去一趟後勤部。」很久沒吃到春田做的三明治赫爾曼心情還不錯,除了藍髮人形中途端來的珍珠奶茶以外。

馮隨後帶人形到了後勤部人事處,人高馬大的光頭處長仍在那裡將長的很像的槍東挑西選的。

「處長,我帶新人來報到了。」原本蹲著的處長站起身來,比馮要高了一顆頭還多,他拿了一張紙交給馮。

「基本資料你前幾天都填好了,可是這行沒填。」處長指著「國籍」那欄。

「沒有這個到時候要找對應尺寸的武器零件要花更多時間,找資料也很麻煩。」馮聞言思考了一段時間。

「總不能不寫國籍吧,她又不是孤兒。」處長看馮思考了挺久,便開口問他。

「你在國籍上留白吧。」

「放心吧,有些人形連NG(納粹德國)都寫在國籍上了。」

「納粹早死了,台灣還浮著呢。只要人沒有死完這樣尷尬的情況就會持續下去,安全承包商只是一個階段而已。」

馮想著妹妹不會想讓自己的作品套上別人的名字,他說什麼也不想做出妥協。處長不想多爭,在國籍上留了白就收進檔案櫃裡。

馮的心情瞬間釋懷了不少,可是又覺得替妹妹收留了一個奇怪的人形,頓時多了負擔。赫爾曼告訴他去河邊散步可以紓解壓力,他便邁著僵硬的步伐出門了。

夕陽西下的河岸,兩人沿著人行步道一路遠離基輔總部,涼風已經漸漸變弱,春天將至。

「馮先生,我給你添麻煩了嗎?」人形小心翼翼地開口。

「馮先生?我給你添麻煩了嗎?」看馮恍神了,人形又問了一次。

「啊?!不,並不會。」馮雖然這麼說,可是苦惱的情緒並沒有鬆懈。

「可是我的資料留白的話,以後會給你很多困擾吧?」人形似乎有些愧疚,不,那不是她的錯,馮想。

他想起過去與赫爾曼,或與格里芬內其他人的對話。

「不,不論你過去是什麼國籍的,或者沒有國籍。只要到了格里芬,這裡就是你的家,妳以後不用住在飲料店的休息室裡了。」

「是嗎......那就太好了,休息室的床超硬的。」馮放鬆了一些。

「啊!該回去了,我要去值夜班!」馮看了眼美麗的夕陽,每過一分一秒,夕陽照在雲朵上的光都是不同明暗、不同角度。

「馮先生!我們回去吧!」人形急忙拉起馮的手,他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隨後緊緊握住她的手。

「嗯,回去吧!」回格里芬去吧。

--------------------

完結~一想到接下來要作表格就有點累!

不過我想這比碼字或許要簡單多了。

順帶一提,這篇是短篇,我接下可能會思考著出幾個短篇系列。

把一些故事較短或者較單元劇類型的結合在一起吧。

雖然登場角色一樣,不過作表格時可能會分開作。

以上,就是該回全部的內容,當然,可以看到這篇後記的觀眾們。

感謝支持,我們下次再見!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925 筆精華,12/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