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1k

RE:【小說】亞細亞的孤兒 事件十一:流浪的她。

樓主 鴨先生 pp0978808181
GP2 BP-
事件十二:晚開的向日葵。

下午近七點,馮準時著裝,他知道赫麗安不喜歡遲到。至於他的穿著也盡量樸素,赫麗安平時都一副老套的樣子,如果穿得太亮色走在她身邊反而突兀。

赫麗安、赫麗安、赫麗安。馮現在滿腦子想著赫麗安,不是對她有什麼病態的喜愛,只是誰要跟自己的上司約會都會緊張罷了。

他用棕色的大衣把自己包緊緊,還用圍巾圍住了脖子,或許是出於無意識的安全感,馮稍微不緊張了。

出了宿舍後來到大廳,透過玻璃帷幕可以看到赫爾曼坐在大門台階上等他,他的約會對象當然不是赫爾曼......不過赫爾曼是來幫他壯膽的。

「嗯,你......包有點緊喔。」馮仔細一看才發現自己穿得跟赫爾曼有點相似,都是包很緊的大衣,感覺像老年人。

「赫麗安在前面,你往前走格琳娜會叫住你的。」赫爾曼用下巴指了指大門處,那裡擠了剛下班或剛上班的人。

看來赫麗安也找人去壯膽了,第一次約會是吧?不過格琳娜居然願意幫赫麗安打扮,眾所周知的是格琳娜對馮有著愛慕之情。

似乎透露太多了,不過大橘貓應該不會介意的。

「馮!在這裡~」走在灰色的石磚路上聽到了格琳娜的聲音,朝她的方向看去,發現格琳娜抓著一位背對馮的女性。

那位女性穿著灰色針織毛衣,銀色的頭髮披在肩上,短到藏在針織毛衣裡不清楚是裙子還是短褲的神祕領域,以及赫麗安常穿的疑似褲襪的絲襪。

那就是赫麗安沒錯了,馮有種不好的預感。

「轉過身吧,赫麗安~」格琳娜把僵硬的赫麗安扳過來,就像生鏽的旋轉門一樣。

赫麗安轉身的瞬間馮愣住了,把古怪的單眼鏡片拿掉後赫麗安的臉顯得不那麼老氣了。解開的長髮看來也更有生氣,原先綁起的頭髮讓她看來就像三個孩子的媽。

「我看來怎麼樣......」赫麗安一隻手不安的橫在自己的腹部偏上的位置,無意間的舉動托起平時藏在厚重制服裡的雙峰。

『這時千萬別說「妳不覺得冷嗎?」。』耳機裡傳來赫爾曼的聲音,馮請他幫忙提出建議。其實赫爾曼只是想看個熱鬧罷了。

『指揮官,你在幹嘛?』背景傳來MP40的聲音。

『看赫麗安約會喔。』『別做這種事啦!』『那我們去河邊散步?』

---赫爾曼切斷了通訊---

早些時間馮問過赫爾曼為什麼赫麗安選他,原因是亞洲人都一副小孩臉,馮的性格又很宅沒什麼和人接觸,看來很好欺負,似乎很好吃......

當然,這是赫爾曼的說法,本人如何並不清楚。

馮和赫麗安在路上散步時,赫麗安時不時會看馮幾眼,而且不論何時她一直維持在馮的右手邊。

「赫麗安小姐,這時你站到我左邊會好一些。」在十字路口等紅綠燈時,一輛聯結車從兩人的面前向右轉,雖然司機拿捏的距離很好,但馮還是把赫麗安拉進人行道一點。

「不用,我站你右手邊就好。」赫麗安沒有聽馮的話,她轉過來用食指戳戳自己的右眼下方,「我的右眼有近視,站你左邊就看不清你了。」

她平時戴單片眼鏡,今天似乎沒有用隱形眼鏡代替,不過這樣變成看不清右邊的路況了,反而有點危險。

兩人隨後去看了電影,在那之前赫麗安撞到一根公車站牌,至少這代表她的身高夠高。

關於要看什麼電影這點馮想了很久,是看戰前的還是戰後的,看愛情還是戰爭。總覺得給赫麗安看電影像是給人形看作戰報告。

「我沒有興趣,要去喝酒嗎?」赫麗安看了眼上映中的電影,看來沒興趣。

馮看了眼手機,現在才不到八點,喝酒?馮似乎了解了赫麗安沒有女人味的點了。

不過冬天的夜晚比較長,六點不到就晚上了,如果不看手機的話,馮大概不會認為赫麗安的發言有什麼不對。

去的酒店似乎是赫麗安熟悉的店家,老闆一看到赫麗安立刻就認出來了,接著又看看馮一眼,赫麗安又拐賣兒童了。

老闆是三十歲的光頭大叔,似乎以前是肝手遊的大老,把頭髮肝禿了便決定退隱江湖專心工作。

赫麗安將馮帶到角落的隔間裡,或許是赫麗安的轉屬座位吧。兩人一坐下老闆就拿了兩杯酒過來遞到馮的手上。

「保重。」老闆對馮這麼說,馮把兩杯湊近鼻子一聞,兩杯透明的酒很明顯有一杯味道較淡,看來老闆是用心良苦了。

「我遇過很多的男人,他們多半在知道我的學歷和工作後就告退了,看得出他們都只是群自卑的男人......」

大概在第二杯的時候赫麗安的話匣子開了,此時馮連第一杯都沒喝完。

「真是的,不就是薪水比我少嗎,我又不會看不起你......你說呢,赫爾曼,我會看不起你嗎?」

大概第八杯的時候赫麗安已經認不清馮了,或者她還清醒著只是喊赫爾曼會比較有親切感。

「赫麗安小姐,關於T91的人形已經找到了,可以請妳先簽約嗎。」馮在有點上頭的赫麗安面前掏出契約,只要是赫麗安簽字,人事處長便會無條件同意。

「不,我才不會簽。說不簽就不簽。」她開始鬧脾氣了,說是這麼說,赫麗安還是將筆按在契約紙上刷的一下,手一滑便在紙上畫了一長條線。

「可惡!真想找個男性人形,憑什麼格里芬只朝女性人形啊,羽中的腦袋給我清醒一點啊!」赫麗安,老闆的名字罵錯了喔,應該是克魯勃......

大概在超過十杯的時候,馮出現了自己要喝輸赫麗安的感覺,還是在作弊的情況下......

「赫爾曼!哇!」赫麗安猛地把自己的毛衣往上掀開,原來她毛衣下什麼是白皙的小腹,酒紅色的胸罩彈了出來。

「妳不會覺得冷嗎?!」

在掀衣服後赫麗安醉倒了,馮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背起赫麗安走出店門口。

「兩個小時左右,不錯了。」馮一走出店門發現赫爾曼站在門邊滑通訊器,旁邊還站著一位熟悉的人形。

「赫麗安我來背吧。」赫爾曼接過赫麗安將她背了起來,不過馮自己走路也有點歪歪斜斜的。

「上來吧,指揮官。」馮知道這個略為熟悉的感覺,立刻趴上那位人形的背。

「16,妳沒綁辮子嗎?」馮感覺M16的頭髮不綁辮子真的很奇怪。

「指揮官,我是M4A1。」喔對,M16跑了。馮想著以前都是和M16偷溜出去喝酒,喝個爛醉後被M16背格里芬的。

「認錯了,對不起。」時間過得很快,早就回想不起自己是合時與M4A1親密起來,又是合時變得冷淡。

「赫爾曼,妳的公文放在我桌上,記得拿......」

「妳也認錯人了,我是甘茨啊。」馮用異樣的眼光看了赫爾曼一眼,「她指的九成是老赫,年齡相仿常常一起喝酒。」

馮多多少少聽說過老赫的事,他不想追問下去。

「每次喝酒就把人認成老赫。對了,合約她簽了嗎?」

「沒有。」馮拿出合約,上面只多了一條黑色墨水劃過的長線。

「放她桌上,明天早上宿醉時她會簽的。」大概吧。赫爾曼收過合約後看了下通訊器。

「哼......都快春天了,向日葵(赫麗安圖斯)還沒有開的跡象。」

--------------------

關於赫麗安,我對她的印象還是不怎麼深,劇情裡就沒什麼突出的。

再加上後面的劇情出場次數也少,二創作品也不怎麼多。

說實話我不怎麼在意過少前的劇情,唯二記憶清晰的只有塌縮點和調酒師聯動。

一個是寫忤逆小隊時回去回顧,另一個是莫名其妙的就認真看完了。

其他的劇情真的什麼印象也沒有,少前的劇情一直沒讓我提起勁來。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925 筆精華,12/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