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1k

RE:【小說】亞細亞的孤兒 事件五:尋找光之穹頂。

樓主 鴨先生 pp0978808181
GP2 BP-
事件六:假人形真人心。

搭上捷運後兩人的談話聲終於降低了,不過棕髮少年偶爾還是會發出讓周圍的人在意的竊笑。

在這樣平淡的氛圍下赫爾曼一行人一路直達美麗島站,三人剛出月台就聽到一陣微微的歌聲飄過來。

「剛好趕上表演呢,似乎有個人形每天早上八點和晚上八點都會在這裡唱歌。」白衣少年將手機遞到赫爾曼眼前,畫面上是某社群網站上某人的文章。

附圖是一位少女站在兩條分別是紅、藍色的柱子下看來像是在唱歌,周圍圍了一些路過的人,或許有一部分是專程來看的吧。

「這還得現場看才知道。」赫爾曼沒說清楚,不過他本來就是在自言自語了。

單從照片上當然看不出人形與武器的適應性,不過有些人形天生就無法與武器結合,如果在基輔赫爾曼能直接將不適用的形號背起來,但中國的人形他一概不清楚。

♫美麗島是最耀眼的貝殼~炫耀光之穹頂獨一無二~♫」靠近一點就看得更清楚了,是個黑髮天藍色制服的少女,傳出來的歌聲環繞著整個廣場。

哇!是小穹ㄟ!歌聲跟影片上的一模一樣!」棕髮少年興奮地甩著白衣少年的兜帽。

或許他只是興奮而已,不過這句話實際上具有歧視人形的意味在,這就像是說別人演唱會假唱一樣。

赫爾曼一句歌詞都聽不懂,不過正因為這樣所以這首歌他不討厭。

歌曲持續了約莫五分鐘,因為過年的關係這裡本來就沒有圍幾個人,有些看來是路過的人聽完就走了,另一些則是有備而來,手上拿著單眼相機之類的。

而那位人形則是在演唱結束後一一和上前的觀眾握手,有些則會一起拍照。

赫爾曼盯著被稱為「光之穹頂」的天花板,彩色玻璃和穹頂他都看過不少,不過這樣巨大的彩色穹頂他還是忍不住多看了許久。

繞著廣場走了幾圈後赫爾曼也膩了,看向廣場中央那位人形的身邊已經沒有人,只剩下棕髮少年和白衣少年在不遠處對她指手畫腳。

你好,請問有什麼需要協助的嗎!」赫爾曼一走近人形便精氣滿滿的問道。

「請問,可以借用妳一點時間嗎,我有這個東西。」他掏出馮給他的通行卡片,人形大概是掃瞄出那張卡片的用意。

老實說掏出IOP的授權狀也可以,但他真的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掏出那如此商業的東西。

「這邊請。」不愧是真正的人形,立刻切換成英文模式了。她帶領赫爾曼離開廣場。

哇!特務要把小穹帶嗚......!」棕髮少年還沒說完就被白衣少年摀住嘴巴。

「你別把事情鬧大好嗎,等他出來再問也不遲。」

人形將赫爾曼帶到員工休息室裡,或者說人形的個人休息室。

「好的,請問有什麼事嗎?」人形坐在看來是她自己最習慣的位置上,赫爾曼面對她也坐下來。

「你這樣把單獨把我帶進來沒問題嗎?」赫爾曼想著,眼前這位人形一點戒心也沒有。

「沒問題的,您手上的通行證世上沒幾張,都是在我信任的人手上,而他們一定很信任您,才會將卡片交給您。」

人形的這個說詞讓赫爾曼對她的好感高了不少。

「謝謝。接下來我想對妳做個測驗,不會對妳有後遺症的。」赫爾曼從大衣的口袋裡掏出模擬核心與幾條線。

「請妳......把背部露出來。」確認核心的結合是需要將人形核心與武器核心連結再一起的,但這麼做需要將軀幹剖開進行連接。

所以IOP很快發明出了更簡單的檢視方法,在人形的背上插上模擬管道將核心發出的信號接收到武器核心上。不過據說這在先進的人形身上已經不通用了。

「嗯~好吧。不過!H禁止喔!」人形的雙手在胸前打了一個大大的叉,赫爾曼無奈的點頭後她才小心翼翼地轉身過去,將制服下方的釦子解開幾個,將背部露出來。

她的背部很光滑,但肌肉和骨頭的紋理沒有那麼明顯,就像MP40那種早期形號一樣,人類身上的細節還不是很完善,身體線條沒有那麼明顯。

「接下來可能會有點痛。」赫爾曼摸了摸人形的背部,順著頸後的脊椎往下摸到第五節,接著將一支連著線的針插入皮膚裡。

「嗚咿~!」照理來說這不會很痛,赫爾曼將導管插入她的背後,但插得很淺就碰到骨頭了。他只能一手扶著管道一手把另一頭接上模擬核心。

原本以為是那些軍人給了假的核心,不過檢查後發現模擬核心是可以啟動的,但接在這位人形身上毫無反應。

現在只能先假設成這位人形的核心沒有足夠的動力去外掛額外的核心了,也就是作業能力低下的人形。

「嗯,我的測驗結束了,妳很健康,我先走了。」赫爾曼抽起原本就插不深的管道,東西隨便收拾之後就走了。

走到廣場時赫爾曼發現兩位少年已經等候多時了,一上前就是吵吵鬧鬧的問他剛才發生什麼事,赫爾曼不理會他們,拿起通訊器打給遠在基輔的赫莉安。

「喂,赫莉安,槍已經拿到了,人形叫IOP造一個不就好了嗎,這鬼地方我是找不到好人形了。」

『真是的,我就老實說吧,槍只是個幌子,IOP希望拿到的是遠東人形的樣本,槍沒有帶來沒關係,人形一定要帶回來。』

赫莉安小聲的回答,要不是赫爾曼摀住另一邊耳朵自細聽,否則根本聽不清楚。

「可這裡的人形都是智障啊。」老實說他不認為這裡的人形是智障,但已經懶得繼續找了,所以用詞刻意加了力度。

『你找過所有類型的人形了?』

「沒,可是......!」

『那就繼續找!』赫莉安沒等赫爾曼解釋就切斷通訊了。

赫爾曼盯著通訊器的小螢幕,一想到假期還要工作就如同暑假作業沒寫但暑假快過完的小學生一樣難受。

「活該單身!」

「赫爾曼先生,時間有點晚,我們要回台北了,拜拜。」少年們簡單的告別後立刻跑走了,路上兩人依然竊竊私語地討論著什麼,還不時回頭看赫爾曼。「明天還會再來!」

看了眼時間,雖然才剛到九點,但也沒什麼地方可以去了。看著路上經過的人,他們或許都是趕著回家團聚的,赫爾曼沒有類似的經驗,不過這也讓他產生了一點興趣。

坐上捷運後不認路的他多繞了幾站才回家,馮的親戚也住在公寓,或者說這個年代誰不是住在公寓。

但打開門後在玄關裡拖鞋時一點吵雜也沒聽見,走到客廳時只看到馮一個人看著靜音的電視。

「就你一個嗎?」

「我妹在廚房抽菸,其他大人喝醉就去睡了。」他獨自一人吃著桌上的一堆零食,赫爾曼走近一看才發現他的膝上躺著一個小男孩。

「喝醉就去睡了?」赫爾曼看到桌子腳邊放了幾瓶的威士忌和白酒(高粱),有些甚至沒開封。他坐到馮的旁邊,看他一個人吃洋芋片怪可憐的,便隨便拆一包新的一起吃了。

「大家都是既醉則退。」這還挺明智的,赫爾曼想,要是讓基輔那幫人來,可能邊喝邊吐都要喝完。

「你妹在廚房做菜嗎。」他想把卡還回去,這種東西收著既沒用又怕弄丟。

「他在廚房抽菸,對著抽油煙機抽。」馮無奈地笑了笑,膝上的小孩被吵得翻了身。

赫爾曼走過通往許多房間的走廊,抵達了最底的廚房,裡面的抽油煙機正以最低效率運轉著,發出的聲音只比電風扇大一點,靜河就站在瓦斯爐前抽著菸。

「這個,還妳。」赫爾曼將卡片交給她,老實說雖然平時身邊圍著一群美少女,但和真的少女溝通時還是很緊張,尤其對方還是外國的少女。

「嗯,見過小穹了?」她本就微弱的聲音問道,赫爾曼一時沒意識到她說英文了再加上抽油煙機的噪音,只當她在自言自語,轉身就走。

「我說,見過小穹了?」靜河跨出一步拉住赫爾曼,他想了幾秒才想到那位人形貌似叫小穹。

「嗯,見了。」

「感想呢?」

「與其說是人形不如說是站務機器人。」說完這句話後,赫爾曼明顯感受到拉住他衣服的力量變小了。

她沒有表情和語氣的變化,平靜的沒有一點水波。

是嗎。

--------------------

老實說我從一開始就覺得赫爾曼好像不能當成姓氏,所以我在想什麼時候把這個錯誤巧妙的轉變呢。

或許等時機成熟了,噔噔!就變成赫爾曼.艾德戴德.甘茨之類的。

老實說最近很不輕鬆吶,能帶去學校看的小說已經短缺很久了。

又不想花錢去買,甚至有帶手機去學校看盜版小說的衝動。

不過還是沒有這麼做,我依舊保持著不帶手機去學校的文靜書生之類得形象。

不過大家早就知道我有點神經質了,尤其在打遊戲的時候很吵。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925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9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