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8k

RE:【小說】《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 III》第十一回: Model L與記憶碎片

樓主 飛空動煙雪 jtsai314
GP14 BP-
4. 塔林救援,今天的我是菜鳥指揮官!


下水道裡除了垃圾與殘骸以外什麼也沒有,只剩下頑強的蟑螂到處爬來爬去。

實在有夠噁心,藤井小姐,還有多遠?

大約還有十公里,神代...小心...藤井雪代的通訊突然斷斷續續,有、有感染...

啪。

有沒有搞錯,這麼快就失聯了?

此時不遠處的水溝傳出一陣吵雜的哀號聲。

聲音迴盪在幽暗的空間裡,令人膽裂魂飛。

感染者!

我發現在黑暗中漸漸逼近的腐敗屍體,拿出手槍,砰砰砰開了三槍。

全數落空。

一發也沒中,這難道就是偷懶不練習射擊的下場嗎?我趕緊往岔路的另一邊跑。

呼、呼!

越跑越喘。

雖然我的體力已經比普通上班族好,但是長時間奔跑終究會累。

仔細想想,藤井小姐交給我了新開發的無人機。

妖精系統開啟!我拋出身上的平板,只見平板開始變形組合,變成了一架無人機。

無人機投影出一名穿著綠色水手服的少女,但她的腦袋明顯比身體大,看起來倒像市面上相當流行的黏土人。

嘲諷妖精,替我擋住敵人。

好,你們這些噁心的垃圾殭屍,快點過來送死吧!嘲諷妖精比手畫腳。

吼吼吼吼!

感染者越來越接近了。

想不到居然敢無視我的存在,你們這些小殭屍想找死嗎?

不是用嘴,是用妳的技能,妳的靶子啊!我著急地說。

喔,原來是這樣...嘲諷妖精凌空而起,她一個吹氣,眼前頓時出現了一面靶子。

靶子有超過500點的耐久度,應該可以支撐一段時間。

!我拿出鉤槍,鉤住了上方的管線,身體彈到空中,但二十幾名感染者轉眼就突破嘲諷妖精的封鎖,爭先恐後的在下方跳來跳去,似乎想把我的腿扯下來當午餐吃掉。

指揮官,你的樣子就像是一條懸掛在半空的香腸呢。嘲諷妖精笑道。

妳再笑,我就把妳踢下去喂殭屍。我啐了一口,這下不好辦了...

就在這個時候,下水道內竟然傳出引擎的噪音聲。

只見一名軍人快速駕船而來,他雙耳戴著耳罩式耳機,身揹機器弓,身邊跟著一條機器狗,開著小型快速汽艇在下水道裡橫衝直撞,看起來十分快意...

砰。

小艇在不遠處卡住了,就像突然定格的動畫一樣。

啊,原來是笨蛋二號。嘲諷妖精哈哈大笑。

我是一號,妳就是三號。我忍不住想踢她一腳,卻被無人機靈巧的躲開了。

不好意思,擱淺了。帥哥軍人尷尬的跳下船,他高調的出場立刻吸引住感染者的注意,牠們飢渴的撲向軍人,馬上就要把他四分五裂的吞吃下肚。

!這時小艇上的綠色機械狗跳了下來,狗頭浮現一枚綠光形成的能量護盾,把感染者通通抵禦在外。

居然是減傷盾?

此時軍人看準時機、揚弓搭箭,箭矢看似毫無目標的射入感染者中心,頓時引起連環爆炸,感染者在哀號中灰飛煙滅,只剩下持續燃燒的火焰把骷髏都燒得併裂開來。

哈哈,讓你們小看我!嘲諷妖精笑道。

原來是爆裂箭,好厲害...我有些吃驚的看著焦黑的綠色肉塊。

乖雪碧,表現真好! 回家餵你多吃點增幅膠囊!帥哥軍人拍拍機械狗的頭,摘下耳機望向我,沒事吧? 藤井前輩要我來支援一名不怕死的菜鳥,想來就是你了。

你要是晚來一分鐘,估計就可以替我收屍。我收起鉤槍和嘲諷妖精,跳了下來。

英雄總是在最適當的時機出場。帥哥擺了個自己認為最帥的姿勢,瀟灑。

............喔喔。我沒有打算理睬他,獨自走到卡住的汽艇邊,肩膀用力往前撞。

這附近的感染者很快就會被爆裂箭的聲音吸引過來,不快點走就完蛋了。

我叫葉明舟,陸軍中尉。

中尉?藤井雪代認識軍方的人?我雙手撐住、把小艇往深水處推。

你難道想要我的簽名? 但現在不是辦簽名會的場合,上船再說吧!

葉明舟亮出閃閃發光的牙齒。

誰要那種東西,給我一起推啊!我看著後方逐漸逼近的感染者,嚇得臉色蒼白。

你看看我,都快忘了有這件事。葉明舟爽朗的笑了笑,死了就不瀟灑了。

..........

不過片刻,我和葉明舟搭乘汽艇、在下水道快速前進。

神代,你居然敢一個人到塔林救人,有夠瀟灑。

不,只是公司沒有人形可以支援我了。

因為有一顆憐香惜玉的心,不想把女孩子當成盾牌嗎?嗯嗯,我理解你的感受。

情報來源有誤,根本不知道有這種事。

用不著害羞,想到得到心上人的心,所以才捨不得派她上戰場吧? 哼哼,轟轟烈烈的愛情呢。

我打你喔。

你不也是一個人嗎?我指著葉明舟。

我有我最好的夥伴雪碧。

汪。雪碧開心的搖尾巴,親暱的蹭著主人大腿。

軍方的新單位?

歐特魯斯(Beast),牠每分鐘可以施展一次約十秒的減傷盾,不過我喜歡自己給夥伴取名字...話說回來,我們就快要到了,被困的列車就在附近。

我們把汽艇停好,兩人先後從下水道口的梯子爬出,走了幾條街後就見到崩塌的隧道。

好慘,裡面的人肯定逃不出來了,神代少俠有任何計畫嗎?葉明舟放下了伸縮型的望遠鏡。

不要叫我少俠,你以為在演古裝劇嗎? 現在的計畫是到武器工廠拿一枚歌利亞炸彈把通道炸開。我小心翼翼的沿著鐵軌走。

神代,那座小山好像會動...葉明舟拍了拍我的肩膀。

那不是小山...我壓低聲音、拉著葉明舟躲到一旁的車站裡。

只見小山長出了一顆腐朽的腦袋,看起來就像是一名身上長滿寄生蟲和青苔的巨人,牠睜開噁心的眼睛四處張望,全身散發出恐怖的臭味。

幸好沒有發現我們。

殭屍王。我打了一個寒顫,就連雪碧的尾巴也軟塌塌的,一點聲音也不敢
發出。

背對敵人,真不瀟灑。葉明舟婉惜地說。

那你去替我吸引牠的注意力,等我炸完石頭堆再回來替你收屍。

算了,偶爾不瀟灑一下也沒關係的。葉明舟攤攤手。

不要偷偷在心底瑟瑟發抖喔。我邪惡的笑。

「被你看穿了

怕就回家吧。我偷偷摸摸的溜進了兵工廠,葉明舟拿著機器弓在附近戒備。

沒辦法,保護你是K...藤井前輩給的任務。葉明舟自我陶醉起來,鋤強扶弱、照顧弱者,瀟灑!

瀟你個頭。我又啐了一口。

不料兵工廠附近暗藏機關,地面冒出了數枚銀色的全自動機槍座,它們有如三隊受過嚴格訓練的機槍人形,藍色穿甲彈目不暇給的掃射而來。

我們打了個滾避開,但是另一排也跟著冒出了殺人機關。

該死!

我雖然想逃跑,但反應不夠快。

這樣下去...會死!

雪碧及時閃身到我的面前,用綠色透明的減傷盾遏阻了機槍座的攻擊。

小心,我們觸發了指南針的警戒!葉明舟拉起我躲到廢墟之後,這才有驚無險地避開了機關陷阱的掃射,看來這裡的人走得太匆忙,連安全系統也沒有解除。

...我擦擦臉上的冷汗,看著多達二十幾座的機槍座,心有餘悸的說,多謝了,雪碧...

汪汪。機器狗乖巧地坐在地上、讓我拍拍牠的腦袋。

葉明舟眼明手快,射出一根爆裂箭,但指南針感應到攻擊,立刻縮入機關之中,轟隆一響,安全系統的鈦合金一點也沒收到傷害。

像地鼠一樣,不好對付。葉明舟重新躲到掩體後方,對指南針的構造嘖嘖稱奇,一點也不瀟灑。

我有辦法了。

拿槌子出來打地鼠?

真想敲你的頭...我再度拿出平板電腦,嘲諷妖精。

Yeah,我又登場啦!綠衣蘿莉歡天喜地的出現在無人機上,神呆有任務要交給我嗎?

看到對面那個長得像胖虎的大傢伙了嗎? 牠說妳是一架過時、沒人喜歡的老舊破爛無人機。

?! 竟然敢這麼說,真是太囂張了,我去教訓牠一下!

嘲諷妖精屁顛屁顛地朝殭屍王飛了過去。

她應付得了嗎?葉明舟偷偷問。

戰場上瞬息萬變,看著吧!我和中尉躲到掩體後面。

不過三秒鐘左右的時間,嘲諷妖精的靶子被殭屍王踩扁了。

哇哇哇哇哇!! 救命啊,神呆!嘲諷妖精嚇得雙眼飆淚,乘著無人機朝兵工廠飛了過去,殭屍王咆哮一聲,把附近的殭屍通通吸引過來,只見大量的感染者遊蕩至兵工廠的面前,再次觸動了指南針。

快飛進去。我提醒她。

喔、喔喔!嘲諷妖精凌空越過,竄進了兵工廠內。

砰砰砰砰砰砰!

感染者們有如一面又一面的肉牆,接二連三的慘死在機槍的攻擊下,而殭屍王一步又一步的進逼,就好像拆房子的慣犯哥吉拉,不停在縮頭縮腦的指南針旁邊怒吼、揮舞腐敗的雙臂,但無論牠招喚多少同伴過來,也檔不住機槍的穿甲彈。

不過等到指南針的彈藥耗盡,情勢就會再度逆轉...

中尉,我們得把握時間!我和葉明舟趁著指南針針對感染者的時候快步衝進工廠內部。

厲害。葉明舟吁了一口氣,除了利用嘲諷妖精這點不夠瀟灑。

找到了!我四處張望,只見滿是灰塵的生產線上還有兩枚尚未啟動的黑色雷彈。

這就是歌利亞...我抱起了其中一顆,差點沒有鬆開手,好重!

大概就跟保齡球差不多。葉明舟輕輕鬆鬆的用手指轉動著歌利亞,可以當作臨時的健身器材。

能這樣玩也夠厲害的...我嘆為觀止的說。

這人的手指是鋼鐵嗎?

綁了根線可以當作溜溜球玩唷。

沒時間陪你搞笑。我把其中一顆歌利亞裝上彈道,這是用來專門拋射歌利亞的彈射裝置。

消失吧。我把黑色雷彈拋向門口的殭屍王,只見歌利亞在感染者的身上爆炸,只見殭屍王全身著火,牠咆哮一聲,隨即和門口的指南針同歸於盡了。

我和葉明舟小心翼翼的避開感染者的遺骸(雖然本來就是屍體了),帶著剩下的歌利亞走出工廠,但想不到的是角落忽然竄出一道人影,仔細一看,嘴角流淌綠色液體,身上還穿著工服。

居然還留有一隻?!

我掏出手槍連射五顆子彈,不料卻一發也沒有打中站在三米外的感染者。

神代,不得不說你的槍技真的很爛...

葉明舟無言的用一發爆裂箭解決對方。

閉嘴。我尷尬的收起手槍。

我有如懷胎十月的孕婦,抱著歌利亞來到崩塌的隧道面前,放置、設定好時間,然後...

轟。

一聲巨響過後,果然如藤井雪代所預料的,歌利亞順利把封住的洞口給炸開了。

!

我們打開戰術手電筒、衝入隧道,果然發現了受困的列車,上面的人們似乎在黑暗中飽受驚嚇與折磨,都是臉色蒼白的看著我們。

你是誰?!有人害怕地大喊。

不要慌張,我是格里芬的指揮官神代,是來幫助妳們的!我放聲高喊,列車長在嗎?

我、我就是。一名中年男子起身。

列車還能啟動嗎?

應該還可以的,車體似乎沒有受到嚴重的損傷。

那就好...請大家盡快上車坐好,我們準備離開這裡了。我走到車廂旁,我需要一名自願者幫我清點名單,有人自願幫忙嗎?

只見眾人不約而同地把目光移向一名十、七八歲的少女,只見地上井然有序的放置了分配過後的礦泉水瓶和餅乾,看起來當時眾人被困在隧道內的時候,這名少女一定展現了過人的領導魅力、這才穩住了慌亂失措的局面。

指揮官,我願意幫忙。少女點點頭,臉上雖然沾滿灰塵,卻無法掩蓋她甜美的長相與小鹿般的睫毛,一對有如綠寶石的璀璨瞳孔和兩個活潑可愛的髮包,讓我在見到她的第一眼就印象深刻。

神代,你對這位漂亮的小姐姐一見鍾情了?葉明舟在旁邊起鬨。

沒有,不好意思讓中尉失望了。

不過,也許她的長相是我喜歡的類型也說不定。

妳的名字是?我問少女。

劉小螢,指揮官叫我小螢就好。

既然知道名字了,接下來就是加Line。葉明舟玩世不恭的說,把妹也是十分瀟灑。

他說話的方式好好玩,是指揮官的朋友嗎?劉小螢嫣然一笑。

只是個路人罷了。我搖頭嘆氣。

這句話很傷人啊...神代,我們怎麼說也是認識四十五分鐘的老朋友了。葉明舟擺了個傷心透頂的誇張表情。

四十五分鐘大概連熟人都稱不上。我無視中尉的假哭,小螢,清點乘客的工作就麻煩妳,對了...妳知不知道有一名叫河月的少女,她是一名高中生。

啊,是那位穿校服的女生吧? 我知道,可是...

可是?我不禁擔憂起來。

她的腿被掉下來的瓦礫砸到,受傷了。劉小螢擔心的指著倚在牆邊喘氣的少女。

妳還好吧!?我握緊了手上的戰術手電筒。

不知道為什麼,心臟開始憂心的砰砰亂跳,難道我還抱著替垃圾父親照顧空降妹妹的愚蠢想法?

沒、沒事的。少女抬起頭,詫異的睜大了好看的眸子,咦,你是哥哥...哥哥!!

妳認識我?我忍不住內心的好奇,雙眼盯著妹妹典雅優美的長相瞧。

果然是混帳老爹的孩子嗎? 河月和我長得真的好像,簡直就是女裝加上胸部加上長頭髮的我。

我、我有看過你的照片,也知道你在格里芬擔任指揮官...河月不好意思的點頭,爸有幾次提起你的事,不過我也是升上國中之後才知道自己有個素未謀面的哥哥。

我不是妳的家人。我冷漠地說。

抱歉,爸明明有說過你不喜歡我們。

我討厭的是他,算了...我先替妳包紮吧。我拿出隨身的緊急醫療箱。

嗯、嗯...

忍耐一下。我拿出藥水替她皮膚上的傷口消毒。

哥哥...我可以和你說句話嗎?

可以,弄痛妳了?

謝、謝謝你來救我。河月一臉慚愧地說,我會好好跟爸那邊說的,希望你有時間能回來家吃個飯。

不用了,我看到他的臉就吃不下了。

好吧...

河月看起來情緒有些低落,是我太兇了嗎?

唉,沒時間想這些有的沒有的,一想到那個混帳老爹就生氣。

我先把河月扶上列車,這時候劉小螢也把列車上的人數清點完畢,但很意外的只有五人負輕傷,簡直就是奇蹟。

列車長,我們可以出發了...

我看到列車長面有難色,抬頭一望,只見殭屍王全身著火,笨重卻緩慢的擋在隧道之前。

糟糕了。

「嘲諷妖精,妳...

「我不去。」嘲諷妖精哼了一聲,「我不會再被騙了!

神代,情況怎麼樣?葉明舟和雪碧跟了上來。

殭屍王沒死,牠剛睡醒,以現在的情況我們也無法直接衝出去。

有和藤井前輩聯繫了嗎?

通訊器遭到大量的信號屏蔽與干擾,可能和塔林的戰鬥有關,總之現在無法聯繫上藤井雪代,中尉,你有辦法嗎?

那好,這次就換我表現吧。葉明舟謎之自信的豎起大拇指,他從腰帶拿出三枚小滾珠,信手拋出,只見小滾珠一碰觸到地面就開始膨脹,變大之後還長出了小短腿。

軍方的發明?我好奇地問。

「秘密武器-探路者,最適合用來偵測和潛入。葉明舟拿出一個看似遊戲用的搖桿、開始隔空操控探路者。

探路者邊滾邊跑的樣子又滑稽又可愛,只見這些看似笨重卻十分靈巧的小東西跑出隧道,想把殭屍王拐到別的地方去。

可是殭屍王並沒有察覺在腳邊跑來跑去的小螞蟻。

中尉,牠看起來好像不怎麼感興趣。

至少成功了一半。葉明舟臉上開始流汗,快跟探路者走啊,大傻子!

只見殭屍王連動也不動,只差沒打哈欠了。

一半也不夠啊!我吐槽。

等等,再嘗試一下看看,看我高超的手速!葉明舟開始快速轉動搖桿,但是...

啪,遙控器的搖桿忽然斷掉了。

...............

空氣瞬間沉默。

軍方的秘密武器質量也太差勁了吧!

我也不是QC啊!

殭屍王似乎注意到了隧道內的列車,牠扭動噁心的頭部,再度逼近...

就在萬分危急的時候,不知從哪裡飛來三枚踐踏榴彈,應聲擊中了殭屍王的左眼,綠色的黏液飛濺,屍王的嘴裡發出差點讓人耳聾的嚎叫。

趁現在!我大喊。

列車再度行駛,總算成功離開陷入一片混亂的塔林,軍方很快就發現我們,並派遣聖盾機甲沿街保護,車上所有的乘客終於鬆口一口氣。

呼,結束了。

做得好,神代先生。

就在通訊設備發出一陣吵雜的聲音之後,藤井雪代那方面終於恢復了通訊。

現在才來會不會有點晚?我打趣的問。

至少你成功的完成了救援任務,姐姐我敢肯定你有這個天賦、也非常勇敢,將來一定會在格里芬大放異彩。

妳不嫌棄就好。

我不敢肯定。

不僅不嫌棄,姐姐我甚至都有點被你吸引了呢。

藤井雪代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害羞。

...

有點高興。

...姐姐我要先離開了,好好保重...神代先生。

藤井小姐?

....................

藤井雪代單方面切斷了通訊。

不曉得為什麼,我已經開始懷念她的聲音。

........以後還有見面的機會嗎?

嘛。

我和葉明舟交換了電話和連繫方式,然後協助軍方將列車乘客送往醫院,混帳老爹痛哭流涕的把女兒接走之後就沒了消息,只留下5000日圓透過一名國安局的代理人轉交給我。

也不是沒猜到老爹會過河拆橋,算了。

我隨手把5000日圓捐給震災基金會,就在這個時候,劉小螢走了過來,她猶豫片刻後說:指揮官,我想要去另一家醫院就診,可以嗎?

喔,為什麼?

因、因為軍方指派的這間醫院有個跟我很熟的孩子,我去住院會讓他擔心的。劉小螢不好意思地笑道,我想等我傷好得差不多了,再做三明治過去探望他。

他一定很仰慕妳吧?我苦笑,拿起平板電腦替劉小螢修改了就診資料。

若若雖然經常生病、個子也很瘦小,卻和神代指揮官一樣勇敢,我知道他是一個非常善良的好孩子。劉小螢的俏臉一紅,神代指揮官,謝謝你替我保住了秘密。

秘密?

其實我是一名念動力者。

「痾...雖然妳一臉正經,但感覺很像在搞笑。

...這樣解釋比較快。劉小螢隨手一揮,街角的管線驟然扭曲變形,看到了嗎?

念力?!

好吧,原來真的不是在搞笑。

最簡單的解釋是...我可以透過意念來對物品進行干預。劉小螢神秘的笑道,這點請神代指揮官不要張揚喔。

戰術人形、弓箭軍官、機器狗、空降妹妹、現在還有超能力者,我在塔琳遭遇的人們都可以組成一支雜技團....

不好意思,其實我有能力救大家出去,只是我很擔心被列車上的人們發現自己...不是普通的人類,心中一直在掙扎,想不到就在我準備施展能力的時候,指揮官就出現了。

......所以列車和乘客幾乎都沒有受傷。

是的...非常對不起,列車遇難的瞬間,我正使盡全力把掉落下來的石塊往左右移動,卻不小心讓一小塊瓦礫砸傷河月。

妳保護了列車上所有的人,是我該感謝妳讓我和河月還有見面的機會。我微微一笑,妳就不怕我說出去嗎?

說了指揮官大概也不相信吧? 我從能力覺醒之後,就特別相信自己的直覺。劉小螢搖搖手。

對了,妳的能力不能幫助那個經常生病的孩子嗎?

如果可以,我願意犧牲自己來換取他的健康。劉小螢捏住了小小的粉拳,
對我來說,他就像是家人一樣。

這恐怕是我在這個世界上聽過最溫柔的聲音。

我轉身凝望著夕陽。

再見了,塔林。

§

我回到格里芬,正好在走廊上遇見了FAL,便主動向她打個招呼,謝謝妳及時救援,否則我們就死定了。

我什麼也不知道。

格里芬的公主大人閉上藍色的眼睛,似乎一點也不想理睬我,逕自消失在走廊的另一頭。

嘛,以後有的是時間和FAL培養團隊默契。

對了,我該去訓練場好好練習一下射擊技巧...

恐怕接下來將會不斷面對全新的挑戰吧?


------------------------------------------------------



依然是輕鬆愉快的外傳!

劉小螢是幽若口中的小螢姐姐,預計會在外傳補上她的故事。
1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70 筆精華,今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