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7k

RE:【小說】《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 III》第七回.「悲哀的人偶,悲哀的宿命」

樓主 飛空動煙雪 jtsai314
GP12 BP-
8.終焉花海.惡夢再現!



寒風凜冽。

妳這個...殺人兇手!

內蓋夫懷裡抱著早已斷氣的指揮官,面對悲痛欲絕的家屬,她的心智雲圖只有數不清的疑問。

把我的丈夫還來! 把我最愛的人還來!年輕的妻子掩面而泣,什麼都沒了,我什麼都沒有了! 全是妳害的!!

跪下來!

殺人償命啦!

死者的家屬、朋友憤怒的朝她吆喝,情緒激動的怒吼使場面一度失控。

為什麼?

我確實完成了任務。內蓋夫睜大血紅色的瞳孔,不解地說,這是指揮官的命令。

戰術人形的話似乎再次惹怒了家屬,他們的雙眼像是閃閃發光的刀槍,辱罵源源不絕的迎面撲來...

砰。

硬梆梆的石頭砸中了內蓋夫的額頭,她是菁英人形,不會因為這顆小小的石子受傷。

內蓋夫回到服役的公司,卻被主管單獨留下來。

道歉?

內蓋夫微微皺起眉頭。

一間小小的安全承包商無法承擔輿論壓力,請妳代表公司向受害者的家屬道歉。主管無奈地說,內蓋夫,我知道這並不是妳的錯,但妳畢竟是公司麾下的戰術人形,妳要為公司前途犧牲自己。

我不會道歉,我完美的執行了指揮官的計畫,消滅所有進軍路線上的鐵血人形!內蓋夫氣憤地說,為什麼我要道歉? 我沒有錯!

「代表公司道歉,這是命令。主管沒有給她解釋的餘地,甚至啐了一口,真是倒楣,我們公司居然收到像妳這樣的怪物!

怪物。

「呵呵...原來我是怪物嗎?

內蓋夫被迫出席軍事法庭,她沒有妥協、沒有道歉,所以在前方等待她的,只有活生生被拆解成核心的命運。

「這就是害死指揮官的戰術人形嗎?

小心看守,離她遠點。

寒冷的風再次吹過來,內蓋夫本來以為她已經是孤身一人了...

天上高掛一輪明月。

不,那是銀色的長髮。

!

一道銀光過後,押送內蓋夫的士兵腦袋全都搬了家,噴湧而出的熱流更凸顯少女冷豔動人的白色身姿。

妳的眼睛很漂亮。XM3收起等離子切割器,淡淡地問,要跟我走嗎?

是呀,正是因為幸福,才出現了想緊緊抓住的念頭。

內蓋夫? 內蓋夫!

K2清脆悅耳的聲音。

前輩,我怎麼了?內蓋夫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躺在草地上,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

這是一個看不見星空的夜晚,深不可測的夜色彷彿正在醞釀下一場即將來臨的暴風雨。

妳忽然倒下去,就這麼不動了。K2眨著眼睛、一臉擔心。

沒有選擇丟下我這名綁匪逃走?內蓋夫有點詫異。

姐姐我看妳是睡得太久啦!K2嘆了口氣,沒妳帶路,我們怎麼找解救後輩君的仿生血液呢?

也對...妳從簡緹婭那裏拿來的是隱匿型的通訊定位設備?

「嗯,這是格里芬的最新技術,可以在一段時間之內防止被安全系統發現。」K2坦承地回答。

「嘛,我什麼也沒聽見。」內蓋夫聳了聳肩。

是不是心智雲圖浮現了一些不開心的往事?

前輩怎麼知道?

妳口中嚷嚷著我不道歉為什麼怪物」,雖然姐姐我不知道其中的緣故,但其實...妳很傷心吧?

.....................

雖然這麼說很失禮,妳沒有朋友,對不對?

這種東西太虛偽,我不需要朋友...前輩,妳不也是利用我進入帕拉蒂斯的基地嗎?內蓋夫露出燦爛的笑容,所以我的生命中只要有愛人就好了,我的夢想就是嫁給XM3、生小孩,然後過上幸福的生活。

妳說得沒錯...但人類有句話說得好,所有的社交,都會自然而然的參雜虛偽的成份...K2思考片刻,接著說,但朋友也有區別,日子一久,虛假的人會離妳而去,真心的朋友會留下,就算妳們無法一輩子待在一起,但真摯的情感會永遠留在妳的心中。

前輩想永遠留在我的心中嗎?內蓋夫指著自己高聳的胸部。

當然...茉悖兒意圖不軌的壞笑。

...不是這個意思啦。K2柔聲說,雖然我們相處的時間沒有很長,但妳可以試著把姐姐我當成妳第一個朋友,哪怕只有路上這短短的幾個小時也好。

K2想嘗試看看,眼前的殺戮專家也許還能改變自己。

第一個朋友?內蓋夫狡猾的一笑,前輩,拉我一把好嗎?

K2握住內蓋夫滑嫩的小手。

嘿嘿...內蓋夫借力起身,然後低頭親吻K2的手背。

啾。

淺淺的一吻。

這代表什麼?K2倉促地縮回手,尷尬的問。

我開始在意妳了。內蓋夫笑嘻嘻地回答,但不要誤會,我愛的人永遠只有XM3一人而已。

非常專情呢。茉悖咯咯笑道,原本還期待發生一些特別的關係。

至少現在我能接受妳叫我內內內蓋夫抿嘴一笑,她雙腳旋踏,就這麼在斷壁殘垣的廢墟中跳起了舞蹈。

翩翩起舞的粉紅色身姿,就好像一名不為亡國而悲的公主。

內、內內...K2嘗試叫了一次,多少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前輩害羞的樣子也很可愛呢。

亡國公主停下舞步,笑靨如花。

姐姐我不知道。」K2掩飾。

「嘿,繼續走吧,前輩。內蓋夫觀察入微的瞇起眼睛,我們就快要到了,穿過這座廢棄都市,妳就會看到通往終焉花海的峽谷。

姐姐我想起來了,這座城市是前年才被帕拉蒂斯攻佔的...

咦,妳不知道嗎? 這可是軍方偷偷割讓給我們的實驗用地喔?

什麼意思...K2不敢置信的張開了小嘴,眼前曾幾何時的繁華城市,只剩下一片淒涼的景象。

人類不也這麼說過...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是真理,現在請前輩好好配合我了。內蓋夫替K2套上手銬。

內蓋夫、K2雙雙進入城市深處,很快就在其中遭遇偽索米。

「原來妳沒有背叛,XM3大人呢?偽索米看了看內蓋夫、又看了看K2,心思難測。

敵方有Five-seveN、FAL以及後來趕到的簡緹婭,能抓到K2作為人質已經不易。內蓋夫故作冷淡的扣押K2。

是這樣嗎? 內蓋夫,妳是捨不得殺死這名漂亮的格里芬人形吧? 她的臉居然長得這麼像索米,可是這張美麗的臉我不喜歡與其它人共享.....偽索米惡狠狠的盯住K2。

S.A.T.8,妳也不是不知道我有眷養女寵的習慣。內蓋夫伸手摟住K2的纖腰,臉上寫滿了佔有慾。

妳果然對XM3大人不是真心。偽索米冷笑一聲,也不離開,只是緊緊跟在兩人身後,父親大人要親自招見所有的戰地參謀,妳也必須一起來。

三人搭乘電梯不斷向下,竟然來到一處峽谷當中。

這裡也是帕拉蒂斯的根據地之一嗎?K2放眼望去,眼前的景象可說是嘆為觀止。

花朵,滿山遍野都是盛開的白花!

這是曇花,藉由吸收輻射而綻放的人工品種,是父親大人研究中的一部分。內蓋夫以唇語說。

只見數萬株的曇花覆蓋了整座峽谷,花瓣有如海浪起伏不定,異常的壯觀,而每一朵潔淨幽香的曇花更是散出點點螢光,漆黑的暗夜被這一片無垠的花海所照亮,彷彿踏入了夢中的幻想世界。

「好壯觀...

「因此又被稱為「終焉花海」。

然而盛開的曇花卻圍繞著一顆巨大的

巨繭看起來像是由煤灰、蜂蠟所組成的混合物,上頭插滿了大大小小的管線,正在兀自蠕動不安.....

好噁心...K2下意識捏住口鼻。

噓,不要發出聲音。內蓋夫低聲說。

就在此時,巨繭發出悠揚的聲音,但這慈藹的聲調卻令K2不寒而慄,更喚醒了她記憶中最深刻的恐懼。

二十三年前,在D9遺跡打敗神代一弦的帕拉蒂斯首領,W再次出現在她的眼前!

曾經,我族的首領V掌控著時間,它卻選擇放棄這樣至高無上的權能,愚痴的與一名人類女性長相廝守,但妳們父親大人不一樣...

一股惡寒爬上了K2的背脊,隨著巨繭裂開,花海外遊蕩的感染者開始發出令人膽寒的哀嚎,就連屍王也跪下了龐然的腐敗身驅,好似眼前出現的生物是ELID感染者期盼了多年的救贖...

參見父親大人。

內蓋夫、偽索米、忤逆、調色盤、404、DSR-50、柯爾特左輪、以及那十名克魯格的複製人,包括了數百名的感染者與非正規人形一齊下跪、連被擒抓到這裡的克魯格之子薩雪蘭也看得目瞪口呆。

孩子們...時間或許會在我們的身體上留下各種有意思的瑕疵,可是對神來說,不過是拙劣的惡作劇罷了。

W雙手微張,有如神祇一般從破裂的巨繭中降臨,它的恐龍腦袋稍微扭動,雙腳踏在盛開的曇花上,慢慢經過低伏的非正規人形與感染者之中,眼神盡是俯視人間的冷漠。

沒有人敢開口說話,仿佛眼前的父親大人是宛如神一般的至高存在。

姐姐我曾經用熱力過載劃傷它的鱗片,W這段時間的銷聲匿跡,恐怕是為了讓衰老的肉體進化....K2仔細觀察W重生後的外貌,不禁心想,W經過一段時間才讓臉上的凹痕傷疤恢復原狀,也就是說W會老、會死,W......果然不是神。

就在K2思忖之際,同樣作為俘虜的薩雪蘭開口了。

W,你應該讓我繼續在格里芬臥底才對。薩雪蘭雖然全身被光繩綑綁,仍是著急的替自己尋找生存機會,在這次的戰役中,我也有幫你除掉菁英人形M14,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

克魯格的孩子,因為你在格里芬提供不少情報,才有機會苟活至今。W沒有一絲憐憫的說,你只是重置星球計畫中的一枚小小的棋子,是死是活,端看你自己的表現了。

重置星球? 你、你培養了這麼多吸收輻射的曇花,到底想做什麼...

無知的稚子,你無法了解神曾經有過多少重置星球的小小規劃,從蝴蝶事件失溫症魔方行動,由深層映射演變至塌縮點有序紊流與神代一弦參與的審判日、簡緹婭與眾多指揮官合力對抗的異構體裂變鏈結,這些歷史上的巨大事件,不過是神筆下七分之一的故事。

七、七分之一? 不可能!薩雪蘭無法吸收這麼龐大的信息量,驚訝的大喊起來,你不可能有這麼神通廣大!

如今曇花與D9遺跡的研究已經到了尾聲,這座死城對我來說,已經沒有存在的價值了。W微笑,但是神代一弦的逃脫,對我來說是最大的阻礙,犧牲了這麼多同伴,也僅消滅菁英人形M14與RFB, 女兒們,我對妳們很失望。

請、請父親大人饒恕我們.........調色盤顫抖的說。

可、可樂也不會再讓父親大人失望!柯爾特左輪臉色蒼白。

偽索米一言不發。

怕嗎? 內蓋夫擒回K2、DSR-50殺掉M14、忤逆收拾RFB,除了她們以外,其餘的人都必須接受懲罰,但是父親大人很慈悲,會賜給妳們最後的機會,妳們六人之中,誰能活到最後.........

內蓋夫、忤逆與DSR-50都不由自主地鬆了一口氣,內蓋夫隨即看向K2。

W睥睨天下的目光逐一掃視,語氣中更流露出踐踏生命的快感:一分鐘之內,努力向父親大人證明妳們的求生意志,表現優異的孩子,將會得到獎賞。

K2、薩雪蘭、柯爾特左輪、404、調色盤、S.A.T.8,六人都是一驚。

請問父親大人,是什麼樣的獎賞?404膽戰心驚的問。

一個願望。

你又不會讀心術,怎麼知道我們想要什麼...薩雪蘭嘴硬的說。

你們心中那卑微又渺小的願望,偉大的神、掌握生死的父親大人,又怎麼看不出來?

父親大人以自居,我們真的對抗的了祂嗎?茉悖兒終究是出自W的研究而誕生的特殊生命體,她同樣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

茉悖兒,不可以被現場的氣氛與白色人偶的恐懼給迷惑了,就算再強大,W也只不過是倚靠高科技蛻變維生的外星生命,一定有弱點...

K2冷靜的思考,然後她大聲詢問:怎麼做才算表現優異?

一分鐘之內,想辦法在神的身上留下傷口,哪怕是任何一個細微的角落,只要一點細微的傷口也好。」W命令404解開了薩雪蘭身上的繩索。

面對我們六人聯手嗎?薩雪蘭雖然四肢得以行動,心中又是困惑、又是害怕。

忤逆,彈一首符合氣氛的曲子吧。W一彈指,忤逆開始演奏管風琴,瘋狂又冷靜的音符流竄在整個終焉花海,孩子們,時間開始倒數了...樂曲結束的同時,就是懲罰降臨的時候。

一分鐘的時間,K2、薩雪蘭、柯爾特左輪、404、調色盤、S.A.T.8,六人必須在的身上留下傷口。

是誰許願、是誰將死,又是誰能達成內心的願望?


----------------------------------------------


我回來了!

K2冒險潛入終焉花海,面對W的死亡審判,她能成功取得仿生血液,為神代求得一線生機嗎?
1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66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