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297

RE:【小說】救國英雄 孤狼覓鄉 更新至  第三十八話 『逃脫真相的呼叫聲』

樓主 臥筆鳳 hi555714qq
GP2 BP-

孤狼覓鄉  第三十     最重要的東西


—S09
回收錄影帶緊急任務
S09指揮部返程途中
現在時間是早上六時四十分
 
 臥先生在此提點一下:「重點」和「看點」我有粗體喔~

「也就是說,你從開始的時候已經在遠方看著戲,而且還看到最後嗎?還是跟老樣子一樣,只看著我屁屁,到了最後才開槍,你這大便馬鹿野郎くそばかやろう)!」

 「欸欸!那糟話還是那麼的日式,真不愧是蠢蛋武士。」

 悍馬吉普車上淺打青紀稻草人三人存人,成功捕獲了稻草人對於淺打自己來說算是將功補過,失敗的補回來算是完成任務而且同步的的緊急任務回收的錄影帶也完好的在口袋裡,今夜雖身負傷披血甲但還算是功成身退了.........話說,這次的緊急任務是淺打打BOSS才是高潮吧。

 「藏在隱蔽之處進行遠距離視及精準的射擊,要擁有有良好的判斷以及過人的抗壓性,沈著冷靜這才是一成功的狙擊手。這…....都是你教我的,你的實力我很清楚甚麼時候開槍由我判斷這也是你說的。

 「切~盡是在講道理。」

 背光而不是迎光,位置掌握的很好,剛好選在日出的東方,稻草人想找也找不到他,時機掌握的確是完美沒有需要的話根本不需要開槍

 「更何況,你還沒拿出全力還藏著一手對不對?」

 「我說過…C8763甚麼的我不會,也是因爲這把刀你會才失去雙手,這是你後來跟我說的反過來你卻忘了吼?」  淺打按捺住腰中的漆黑太刀,現在淺打只視它為詛咒之刃如同妖刀村正,經那一事之後再也沒拔出過這把刀了。      「如果你說藏一手的話,那就是道場…」

 「不不要說道場我不想再記起來了。」

 「怎麼啦?克魯格先生沒對你進行肉體康復強化訓練流程』嗎?很實用對不對,跟你說我成功偷學了幾招,那打倒我的那一招『四面楚歌』超猛的。」

 「啊啊啊啊!給我閉嘴!」

 青紀抱頭絕叫,那些在醫院道場整天破衣斷骨的訓練跟本就是個惡夢,明明今天整個道場變得坑洞處隔一天卻又變回原狀

 「對了,S10那句話你懂了嗎?」

 「嗯?哪一句話?….」青紀發呆口張目瞪的細想了數秒,卻又失望低頭的默默輕流男兒淚回之:「那個春天來了,惡鬼逃跑了那個..很抱歉後知後覺….太遲了。」

 「…」  沈默而不語,淺打不是不說話而專心駕車,一切男人的事情不用說的那麼明白大家心照不宣由此而沒有再繼續追問怕為難青紀

 「對了,那個車箱後的浮遊炮對不對?你那習慣還是沒有變呢。」

 青紀和淺打同是轉頭往後看了一下,然後又繼續轉了回去專心看路。  「啊~那個嗎?萬物不浪費反正也沒有壞掉,可能某一天會用到,跟以前戰區不是一樣嗎?S10區我也藏了一堆鐵血武器在。」

 「有有有我有找到,還是藏的很好現在沒有人發現到。」

 「那就好了,聽好這浮遊炮也不要拿出來,待我回去之後再藏好,絕對不要在這裡拿出來。」

 「收到(Роджер)。」

 此時淺打看一看倒後鏡發現他們正被鐵血追擊,先不管車上載著鐵血精英人型他們還大搖大擺的走在大路之上鐵血不追上了就傻了。

 「青紀…」

 「我看到,我知道,我也感覺到。」

 「交給你可以嗎?」

 青紀悶聲哼了一笑,苦笑著臉看著淺打。「拜託,我可是『藍色死神(Azure reaper)』,給我好好的駕駛!」

 淺打隨即猛催油門加速逃跑,乘著悍馬戰車那強大馬力一瞬就拉開了距離,先拋下了一些鐵血雜兵下有能力追上來的也只有速度較快的小飛機和龍騎兵。

 淺打方向盤一打走進了一處窄路,精準的操控著油門時放時收剎車急停也是精密操作,往左轉再來乘著廢土跨過,最後一個急轉彎拉一下手剎橫靠車停在出口處。

 「出場的第一發,給我好好的表演喔~」

 「行了行了,給我安靜一下。」

 青紀架出莫辛納甘狙擊步槍靠在悍馬戰車的窗框槍上還保留著二戰的PU 3.5倍光學瞄準鏡,雙眼張開左眼負責觀察距離獲取更大更廣的視野,右眼則是照準射擊保持有節奏的呼吸,千萬不要閉氣那是騙人的。

 淺打拿出銀月槍作準備,右手依然掛在方向盤上,待準備好就馬上離開。

 「三...二.........」

 青紀一直打著數,除了眼看還用上耳聽。

 在那些鐵血還沒有在轉角出現青紀就先開一炮隨即旋轉往後拉動槍栓,7.62子彈跳飛而出聲音清脆利落盡是讓男性耳朵懷孕的美聲。

 龍騎兵一轉出來就馬上被擊中頭部而倒,威力強大灑得牆後滿是鮮紅蕃茄醬,後至追上的龍騎兵被前方倒下的同伴拌倒,地上剛好拌倒了兩隻。

 青紀看勢馬上轉換目標,靠著良好的瞬間判斷和射擊技巧極速的輕抬轉位,一發擊出在莫辛納甘的槍口冒出濃濃的硝煙,一箭雙雕地上那兩隻龍騎兵雙雙不起。

 從後而來的小飛機開始群隊而出現,它們行動極快且非常敏捷開始列隊左右變陣的飛出,對半自動的單發後拉式步槍,每每失手就代表自己完蛋。

 「大哥!」

 一聲喝令淺打手中銀月槍蓄勢待發,向著狹窄路巷的小飛機左右兩側開槍,而意在於不是中而是限制走位好讓身旁的大炮能節省一下時間。

 看準那兩三隻小飛機左右移動,重疊交叉而成一直線的短短瞬刻,算準飛行距離和時間莫辛納甘的毫無猶疑的扣下板機,響亮而至遍及整台吉普車也為之後座力震動看子彈飛而慢離槍口。

 飛至半中子彈硬生生把四隻小飛機撕裂而開同時貫穿,可憐那些裸體飛機雖快卻沒裝甲,從頭至尾的貫穿一只不留甚至還隱約看到牆後點出了子彈孔。

 「完美(идеально)!三槍七只。」

 「算你有勤力練槍沒有退步,我們繼續走。」

 ......

—S09
回收錄影帶緊急任務結束
S09指揮部 大門處
現在時間是早上七時二十二

 真真正正一切混沌落幕,結束而鞠躬致謝的是淺打他人,朝晨旭日初升的第一絲褸光照在淺打和青紀身上,吉普車已經停在指揮部的門前,走出車外的兩人凱旋而歸,剛下車淺打就背靠著吉普車力竭而盡到極限了。

 「喂喂~大哥你沒事吧?」

 「怎麼可能沒事?跟車後那怪物大戰三百回合,整晚多漫長你可知道?」

 青紀只好走到淺打身旁跨過他臂下扶住了他,隨即緩緩打開的大門把兩人的目光吸走。

 「淺打兄!你回來啦?咦...怎麼多了個生面孔?」

 「李舜來我介紹,他是跟我同期加入格里芬的青紀指揮官,他是.....呃........赫麗安小姐安排過來的援手。」

 其實淺打也不懂,因為青紀當時也沒有交代過是誰叫他來支援的,只能下意識的選了某個可能的選項去蒙混過關,反正他是認為自己的親弟弟倒不會搞出甚麼事兒所以再沒有注意那小小的疑點。

 「你好(Привет)!」

 「啊~喔…嗯….你好你好。」李舜反應稍緩,方才伸出友誼之手。

 「那淺打兄,任務如何?」

 左手越過青紀而扶的淺打,右手伸往口袋之中,緩緩的拿出一片黑色的錄影帶交至李舜的掌上。

 李舜看了那錄影帶倒是沒有甚麼反應,就好像是預料之內一樣,卻看到淺打臉披血衣之後,則大為震驚,而後悶咳了數咳之後才慢慢說道。

 「想必那片錄影帶,一定是有很多鐵血把守,真虧淺打兄能突破重圍搶到要件,真不愧是你。」

 「不守住錄影帶的只有一個鐵血。」

 「那為什麼….」

 淺打打開了車後廂讓李舜看看,他人走過淺打的身旁步至悍馬吉普車的後廂門,大大只鐵血精英稻草人被五花大綁矇臉矇口的臥在後廂之處,嚇的李舜往後退了數步在地上翻了數圈。

 「淺淺淺淺淺打兄!那是稻草人?你是怎麼做的到的?」

 「不要問我,你會怕的,往後自己看報告書吧。」

 「這格里芬從來沒有人做得到,這是壯舉啊!淺打兄你立了大功了!」

 「功勞我不稀罕,這裡就交給你們兩個,我先去醫務室和洗個澡,整身血臭味。」

 說罷,淺打便開了青紀,自顧自的推進大門去療傷去了,在場的青紀和李舜則是協力把稻草人運至指揮部的審訊室,把她關了起來。

 待處理安放好稻草人之後,青紀和李舜便走出了門口。

 「啊!對了,容我再次自我介紹,我是李舜,S07區的指揮官。」

 「你好,S10區暫代指揮官,青紀,多多指教。」

 「這裡的話...由我來處理就好了,青紀兄你就先管自己就可以了。」

 「好的,那我先去找淺打吧。那麼...」

 往後青紀就推開大門,離開了審訴室,剩下李舜一個人在內。

 李舜待了一會在房內來回渡步,隔了一陣子打開了審訴室的大門,往外一看    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原來每個角落 人去樓空...... 方才輕輕的關閉大門從內反鎖。

 審訴室內黑暗而沒光卻不是燈壞了是關掉了,皆因接下來的算是些不見得光且秘密的事情。

 李舜打開了行動裝置,投映了一個男子背影,黑而無光穩約只能看見他安而坐下看似在辦公室之內。

 「找我...有事嗎?李舜。」

 李舜把行動裝置往前靠,讓那身穿紅色大衣的老男子看到在單面玻璃之後的鐵血精英稻草人。

 「......為什麼會這樣?」

 投映畫面的男生拍了一下桌子,很明顯的盛怒同時他的語氣非常不滿。

 「很抱歉...這都是昨晚...」

 「我派你而不是其他人負責,原因你自己很清楚。我大可以選其他人而不是你,前後事情會發生甚麼事,事情的發展會不會如現在一樣,事前不是沒有想過嗎?」

 李舜回想起從開始到現在,沒錯,正如影像男所說的,事情或者不會發展成這樣,只會變得更差...更壞。

 「老闆......我...可以解決這件事,我有辦法。」

 「有~你當然有辦法,你沒辦法也要給我想個辦法出來!...咳咳...希望你可以把一切推回正軌現在至少要讓他回想起來,不過現在沒有到那個時候,但或許我們無多了。」

 「是的我會!順利的話還可以讓計劃推前一步。」

 李舜滿懷信心的道出這句,皆因他自己也是當局人,他也有自己的棋子,他也有自己的情報,屬於自己而他人所不知道的情報。

 「希望如此。」

 通訊結束...

 『淺打啊淺打......對你來說...最重要的人是誰?我的話...只有一人.........』

—S09
回收錄影帶緊急任務結束
S09指揮部 醫療室
現在時間是早上八時正

 「啊~!很痛,女僕長!請輕力一點!」正當淺打一人走往醫療室的時候,卻恰巧碰到女僕長.........

 「主人~請忍耐一下,不要跟女生一樣吱吱喳喳,我所認知的主人很堅強。」女僕長看見渾身是血的淺打,非但沒有展示出任何的驚訝、憤怒,也沒有責罵或者其他。   只是默默的一句「歡迎回來,主人」活像賢妻太太,不管老公怎麼醉酒爛泥回到家也只是默默的在家門迎接。

 我們眼看包紮的過程已經做好,消毒止血一切也交給了女僕長,淺打他人跟木乃伊相差不大,除了頭部以外的上下全身被白布繃帶包裹,頰臉額上數塊消毒膠布貼住傷口。

 「女...女僕長...」

 「怎麼啦主人?」

 「妳不生我氣嗎...弄的滿身傷痕回來甚麼的。」

 「過去的事情,就讓它待在過去吧,主人現在人回來了,一切也就沒問題了。」

 『...她...女僕長...她是在用我說過的話,套現轉過來還給我嗎?』

 女僕長那優雅的坐姿,淺藍雙瞳的遠視眼帶點凶煞的眼神,當中卻包含著柔而和善的神情,輕輕的紅彩臉頰之下,粉色的唇瓣而上揚笑而不露齒,如明月般皎潔的面容,淺打盡收入眼中。

 出於女性柔情,女僕長不知不知不覺散發著女性魅力,一種成熟而穩重的如冰山美人的氣息。  「女...女僕長...現在我講一個秘密給妳知道...卻不能,一定!一定不能跟別人講...和我保證。」這種氣質深深的勾起淺打的層層回憶,回想起那些剛上任不久前的事情。

 「要講便說,不用轉彎抹角。」  女僕長側身而背向淺打,緩緩轉頭而至,帶同那金髮香氣送至淺打之腦門,雙頰緋紅,眼角而視淺打暗送秋波。

 淺打不禁為之一動,自家的女僕長怎麼一夜變得那麼陌生,到底經歷過甚麼事,變化如此之大,神態姿勢變得不同往日,今非昔比。

 「我...其實是這樣的...第一次在資料室門口,見過女僕長的時候...我已經認為,妳是個...是..是是個「萬事交給妳就行」(入得廚房 出得廳堂)的人。」

 此時女僕長聽後一驚不知如何是好,心跳加快急速,此乃人型從未感受到過的感覺,這奇怪的女性設定,恐怕要問一下戰術人型的設計者,到底是如何能做的那麼擬人化。

 「我...還認為..認為妳相貌不凡,跟我性格非常合,...甚..甚至...甚至還想到將來的事(未來可以迎娶她做老婆)。」

 到底是思考不能而過熱,還是因為女性本能反應而害羞,只見女僕長和水滾茶壺一樣白煙盡冒,雙臉變成西紅柿紅而通透,毛髮直豎口咬雙唇而在內,甚至連背後的馬尾也生龍活虎的浮空而起。

 「女...女僕長?  女僕長長長!!!!!」

 淺打眼白白的看著女僕長推開大門,掉下淺打獨在醫療室疾逃而去,淺打就好像大好青年告白失敗一樣手腳跪在病床之上。

 「啊啦~走掉了。」 「走掉啦~」

 「嗚哇~!來...來者何人。」

 驚覺門外有人的淺打趕整調整坐姿,背靠在床上之時見門角之處有兩人探頭而出,一個...啊~是青紀,另一個卻是生面孔的戰術人型。

 「安啦~是我。剛才跑掉的...就是...呃...春天的陰謀的受害者?」

 「那你旁邊的不用我猜,應該是嫂子對吧?」

 「很...很過份!我又不是青紀的婚槍,還沒有誓約之證...不要叫我嫂子。」

 眼前的戰術人型有點天然呆的感覺,留著一頭黃色長髮,其上有著一副Old School風格的墨鏡,長髮馬尾的髮端結了一個蝴蝶結,那雙綠色的雙瞳的神情,看透出背後那悠哉飄逸的性格,一副懶洋洋的模樣,上穿一套黑色配上黃色線條作襯托的衫服,下身則是百摺短裙色調亦然,再往下就是長腿配白長襪的絕對領域。

 「唉...大哥,為甚麼...春田她本是同根生,連BAR醬她也動手,她忍心嗎?」

 「都是大哥我不好,還記得那對講機嗎?」

 「對講機?啊.......不是吧...不會吧!!...區區一個...」

 「腹黑的春田就是這回事了。」

 兩人低頭而嘆氣,還好今後淺打已經做足準備。

 「話說...BAR是M1918嗎?」

 「嗯...嗯...」

 「機槍...等等,她編擴多少?來這種地方沒問題嗎?」

 「嘿嘿~BAR醬~」

 瞬間BAR醬身後便分出了數個編擴傀儡,整齊的站在青紀的後面。

 「我看過你教那些人型收起編擴的資料,我就猜到是想隱藏實力,所以我的其他人型也會了。」

 「欸嘿嘿~這都是努力過的結果喔~」

 雖然BAR醬陽光煥發的回應充滿朝氣,聲線清朗而如紅日。但淺打眉頭一皺發現案情並不簡單,眼前的BAR醬除了會收起編擴之外還有其他不對路的地方,察覺事有事有蹊蹺決定向BAR醬套話,事有必至 理有固然終於還是『打爛砂鍋璺到底』誓要尋個水落石出。

 「BAR...為甚麼妳已經五擴了?妳好像和青紀也是剛剛上任而已。」

 「欸?淺打大哥不知道嗎?青紀把報告書都餵給...『嗚哇~!BAR醬等等一下』

 戰鬥報告書,這些可供閱讀的資料除了會上傳至總部,還會留下備份在指揮部的資料室內,指揮官可以隨時閱讀,但是當中卻有一條獨特的條碼,戰術人型讀取條碼可以鑊的超大量的經驗,基本上十份就已經升至能夠五擴的水平。
(和遊戲內容不符,乃是為了更貼合現實)

 「...我好像聽到不得了的情報,快給我從實招來。」

 淺打臉上如戴上大鬼般若的魔王面具,殺氣重重的現在青紀和BAR醬的眼前,青紀深知他大哥,現在極度盛怒,看他現出赤鬼之相便知道一清二楚,唯有乖乖從實招來。

 「吃...吃掉了啦,報告書甚麼的。」

 「多少?」

 「全部。」

 「...」

 「...」

 「難道...其他資源...」

 「無論是報告書...鑽石...資源...電力...彈糧...裝備較正卷...紅色的卷...綠色的卷,一切全都沒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Noooooooooo!」

 感到絕望而淒厲嚎叫的淺打如同深知世仇大敵是自己老爸一樣,慾哭不能絕叫七重九天之上。

 「啊...嗄...難道是?」 謎底已經解開,那副錢錢雙眼搖乳賣萌的後勤官模樣  『啊哈哈哈哈~青紀大人...』......已經搶在一切可能性之前,現在淺打的腦海之中。

 「抱歉...全給我敗光了。」

 「沒關係...資源我再屯過,但是回去之後......... 」 淺打站了起床,目光銳利一副要把世上所有東西都殺光的凶惡目光,雖眼視青紀而目標卻不在眼前,而在遠方。

 「我要把失去的東西,全都討回來!

——分隔線——
這篇算是找節奏暫時慢下來
當中卻有著不能看失的重要節點
李舜又是李舜 那又是誰?
最後最後 歡迎留言討論 GP餵食 我們下次再見  臥先生字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26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