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274

RE:【小說】救國英雄 孤狼覓鄉 更新至 第三十五話 『月下祈願;光闇對壘』

樓主 臥筆鳳 hi555714qq
GP5 BP-

孤狼覓鄉     第三十六話     『鐵血的美少女戰士』

 臥先生在此提點一下:重點我有粗體喔~
 
 S09區—
 回收錄影帶緊急任務
 S09區前線
 現在時間是凌晨十二時四十一分

    
     淺打在整理好裝備,收拾好行裝帶上手榴彈等的投擲武器,再把悍馬吉普車靠泊在陰暗之處藏好之後,抬首邁步往前向著錄影帶的地點進發。   

     月黑風高殺人夜 花鳥風月靜無人。和帕斯卡的情報不一樣,淺打到達現場之後非旦一隻鐵血也沒有發現,鳥獸盡飛在月光下 鼠輩任意穿梭廢墟中。   

     它們只需一絲炮火....只要鐵血還存在,以動物的敏銳觸覺這些鳥鳥和老鼠必定會察覺到動靜不會待在於此地。   

     「奇怪...和帕斯卡小姐的情報不一樣,到處雞飛狗走鼠輩橫行根本不是她所講的『鐵血數量不是在場的人型能夠應付的程度』。」   

    淺打細心一想,以防萬一畫圓沿途而走再進行一次確認,處於一公里之外圍圓而環視四周莫說是哨兵巡邏的鐵血,現在連一個鐵血的身影也沒看到過。   

    淺打立於高處,錄影帶正是遺落在盆地之處,手持雙孔望遠鏡調成夜視模式...沒有發現,再調校成熱能探測模式...還是沒有發現任何的鐵血蹤影。   

     這處盆地的座座建築物依山而起,雖然已成頹垣敗瓦但依稀還是有幾座完整的屹立不倒,座落在盆地的各處山坡。      

     淺打半蹲下來,低下頭按壓耳機 HQ..HQ,這裡是淺打。」   呼叫待在指揮部的李舜。   

     「這裡是HQ,淺打兄遇到麻煩嗎?」   

     「李舜,我已經到達了現場而且佔了在高處的山坡之上,已經確認並目視到到目標物的地點,但是現在一個敵人也沒有發現到。」   

     「這沒可能,帕斯卡說過...」   

    「我知道,不用再重複一次...可能性有數個...第一,可能是偷龍轉鳳。我們的最終目標是M4A1,對方可能已經獲取了情報並調度了所有兵力前往。」   

  淺打再次拿起雙孔望遠鏡環觀四周,李舜則接住了話匣子的皮球解了個無言的空場。   

     「第二個可能性應該是空城計...目標物的位置處於一個十分明顯能目視的地方,看地勢圖那裡既為盆地 易攻難守卻難逃,那時候淺打兄插翼難飛...」        

    「不...李舜,空城計這可能性可以排除,假如真的是有伏兵的話,那些鳥獸早就不存在,很有可能它們早已不在...你還是擔心一下自己比較好,它們有機會轉移目標聲東擊西說不定現在已經是兵臨城下。」   

     李舜聽狀,回想起還在床上宿醉,嘰咕大睡的戰術人型。       「唉...淺打兄還是我不好。」   

     「現在沒人可以保護你還是自己小心吧~你查一下那些鐵血到底去了哪裡,我要進去了。」   

     「彼此彼此,萬事小心over
    
     通訊結束...
      
    當遇到困難的時候,繼續向前就對。身處困境不要放棄,船到橋頭自然直,柳暗花明又一村。現在的淺打別無選擇,就算是前方有危都只能勇往直前見步行步。   

    然而就算是鼓起勇氣勇往邁進也需要步步為營,淺打右手提起黑龍銃一邊穿梭在廢土建築物之間,靠著暗夜月色之掩護加上自身的潛行技巧,無聲無息不留痕慢慢的依靠著牆壁,往錄影帶推進。   

    時常警戒著周圍    時刻認為被敵人包圍,警戒心不能掉以輕心    假定更多敵人正潛伏著,師傅的教導從不忘記,即使是已經俯瞰全場再三確認過,每每先貼著牆角緩緩的探頭而出,待確認安全後毫無猶豫迅速繼續前進。     沿途都只有鼠輩奔跑而過,晚風吹過夜空之聲,淺打如和空氣作戰,舉手投足黑龍銃所瞄之處皆是致命部位,假若當真出現敵人下場只會成為黑龍凶口內之物被吞噬殆盡。   

    淺打摸著摸著不用片刻已經來到了錄影帶的地點,一邊舉槍警戒逐步的走近目標,再三確認目標物的地下以及附近沒有觸發式的陷阱和警鈴,待確認沒詐之後隨即拿起那片黑色的錄影帶。   

     把錄影帶拿在手中現在任務算是完成了一半,餘下的就只有帶著錄影帶安全撤離才算是大功告成。   

     「HQ...HQ...這裡是淺打,已經回收了目標物。」   

     「好樣的~接.........餘...下的......」   

     淺打按壓耳機嘗試用手指頭碰一碰,事因現在不清楚是接收不良還是訊號干擾,不過以現代戰場的情況,通常還是後者居多。  

     「不會吧...難道真的有詐?」   

     此時立於盆地正中央之下的淺打眼看八方,皺眉靠目視山坡的上方沒有發現,拿出雙孔望遠鏡調成夜視模式,還是沒有敵人從山上趕過來。   

    淺打趕緊把錄影帶收在口袋裡,正想拔腿而逃的時候卻從陰影之中,飛出了一個不明物體,那物體外型像一把配上刺刀的手槍,卻能在半空中隨意移動。   

     不明物體直往淺打的方向突進,槍前刺刀映著月光之色發出銀白之鋒芒,乘著破空之勢          物體的尾部現出疾風尾流。   

    淺打驚覺先是從耳朵中聽出破空之勢,方才把頭轉向來物,待轉至的時候那刺刀已經是銳利而勢不可擋,刀峰之處已經殺到淺打的眼球之前離眼珠只差不到數分寸。   

    淺打只能靠著身體本能去回避,先是小腿大腿乃至整個腿部屈曲,再是腰部胸膛盡量往後靠,最後則是頭部往後抬向天,那飛行物緊緊擦過淺打的額頭剃去了些許頭髮,畫下了一條絲線血柱。   

     「你當自己是駭客任務嗎?淺•打•指•揮•官~漂亮的一躲啊。」

     「是搞偷襲的妳不對啊!稻•草•人•小•姐~雖我已猜想到沒那麼容易會放我走。」
   
     淺打左手按住地下,右腳半蹲而起,拿著黑龍銃的右手手背往額頭一擦,把血絲揮灑而去。   

     「那你明知道這裡有陷阱,還是執意要掉進來就不能怪我動殺氣了。」   

     稻草人隨手在旁邊拿了張椅子抬腳而繞坐,看著眼前的淺打眼中盡是輕蔑之神色,卻沒有一忽輕敵之情。   

    「這麼大的盆地猶如蟻獅所挖一處倒錐形的沙坑      捕食場所,妳知道嗎稻草人蟻獅都是會躲在正中央的坑底,等待獵物不小心滑入再將其獵捕。」   

     「你想說甚麼,我不明白?」   

     坐在椅子上的稻草人托腮而坐,頭微微的側往一邊,      『讀不到...這男人到底在想甚麼?讀不出來,跟當時一樣...明明知道了這片錄影帶的位置,還是要攻進來...。』    想不透猜不透,到底淺打的下一步想幹甚麼,目的是甚麼。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卻妳認為區區一只蟻獅能夠獵狼嗎?」   

     淺打緊握刀炳以苦無式持刀炳,扭腰把赤龍六代拔出刀鞘,斜架放在自己的胸前和手成水平線下垂,黑龍銃同是和赤龍六代成水平線而擺架出了刀槍架勢。   

     「口氣滿大的嘛?拿了我東西還不甘心,還想殺人滅口?」   

     「這東西哪是妳的?而且想殺人滅口的恐怕是妳,就算我見好就收也不會放我回去大家不能各走各路對不對?」   

     「也罷,那麼你眼前所謂蟻獅,可是連大象也能吞下的喔!區區一頭野狼能擋得住我嗎?」   

     隨即,稻草人的上左右後方,飛出了之前的飛行物體,各自朝著不同的方向飛行,而最終目標均是把眼前的人類穿刺。   

    飛行物圍繞在淺打身邊團團轉圈,淺打不以為然繼續架著姿勢雙目一直在轉動,直釘著飛行物移動,片刻它們經過一輪亂竄飛翔後忽然變得有序列式的,同時間在不同的角度,朝著淺打不同的身體部位穿擊。   

     卻淺打只是步移擦沙輕移玉步,扭腰擺頭的輕鬆躲開了攻擊。   

     「這就是浮遊炮嗎?上面怎麼還有刺刀在,現在飛行速度變得跟蟻爬一樣,妳還未夠水準啊。」   

     淺打眼看著稻草人,卻她還安靜的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埋頭苦幹的低下頭看著手中的書本,翻書揭頁仔細的閱讀知識。   

    淺打一副遊刃有餘的左右橫跳,輕鬆的閃開浮遊炮的突擊,時而轉身以手中的赤龍六代擊刃格擋,視此處如舞台輕步踏舞,兩方皆是如此,視對方為無物而專注於其他事情。   

     「不明白...你那時候明知道我在裡面是個陷阱,卻如此還要把隊友送進來,為什麼?」
   
     「喔~?妳想知道嗎?」   

    卻忽然稻草人把書本合起,那浮游炮各自瞬移往後一退,從炮口中發出一記槍彈那威力和.50的沙鷹手槍相差無幾,強大的槍炮猶如陣前冷箭防不勝防的。   

    淺打回天一旋,輕躍跳開原地往後跳開離兩三呎左右拉開距離,只見炮擊穿過了淺打的大黑衣擊出了兩個大孔,另一發則是擦過了淺打的面頰之處畫出了一條赤紅血線。   

     隨後浮遊炮又再收回稻草人的背後,稻草人把身段微微向前靠向淺打,依然坐在那椅子上,擺出一副十分好奇的眼神。     「我求知慾強,你那時候用意為何?」   

    「我倒是該感謝妳了,我早就想教訓那屁孩很久卻出於上下屬關係而不能出手,所以只好假手於人坑了他一把沒想到妳竟然轟了那傢夥四槍。」   

     稻草人指著自己的肚皮。     「五槍才對.......原來是這樣,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夢想家整天都在坑破壞者了。」   

     「那麼輪到我問妳了,原先在這裡的鐵血部隊都去了哪?明明之前還有一大堆的。」   

     「不明白嗎?那就自己來找答案啊~」   

    隨即浮遊炮又再次從稻草人身後飛出,淺打瞬速架起黑龍銃連開三發箭箭命中浮遊炮的弱點核心隨即停止運作,眼看坐在椅子上的稻草人毫無防備,淺打隨即拔腿而上瞬步就來到稻草人的身前。   

     淺打驅體大張擺了個大拉弓姿勢,左手逆持之赤龍六龍從下而上往空揮劈,飛躍騰起而斬劃過稻草人的手臂,隨即飛脫肢解。   

    半空中的淺打提刀架在胸前,左手往下輕轉隨即劍身刀尖直轉指向下,提著黑龍銃的右手用手腕壓著刀柄末端,借助體重之力往稻草人猛插而下,赤龍六代開胸剖腹,給稻草人來了一記打地椿。   

     「再找的話,至少不要再用傀儡來說話,沒錯吧稻草人?」   

     只見廢墟之處,又走出了另一個稻草人,月映之下其黑卷馬尾顯得秀髮亮麗,那琥珀色雙眼更加銳利且越發凌厲的,往死裡釘著淺打。   

     「唔啊.........哎呀~很痛...就算是傀儡,也是有連接著疼痛系統,啊....手啊......我的王之力。」 那全身明明完好無缺的稻草人按捺著右手,眉頭緊皺臉上換成了箭咀眼  (><),卻看起來只是裝模作樣根本就是在裝痛。

  「回答我,至少我會給妳來個痛快。」

  「要給我來個痛快?那到底是要給......」      忽然腳步聲四起,每每陰影之中皆是出現了幽暗人影,淺打矇著雙眼卻因爲雲蓋月光,遠處的皆是沒看清楚,倒是那人影身後的東西非常熟悉,圍在人影背後盤旋。    「哪.一.個.來痛快呢?」   

  「甚...甚麼?」   

  烏雲騰而去    月色照地明。這一亮淺打大驚失措,皆因人影每每都是稻草人,眼看之下連同身旁的那一個,還有四只稻草人從盆地而出,前後總共五隻稻草人。   

  「那些鐵血部隊撤退,是因爲這裡不需要它們,有我一個人就夠了,我一人足以頂替大軍!」   

  月光亮照在頂上,四只稻草人一同躍而下,現在五人齊在淺打面前,英雄列陣的一字排開。 她們左手只舉起大姆指、食指和小尾指架在胸前,打側身迎著淺打,右手舉起食指放在左手峽處。

  經典的動作...那就是。   

  「美貌與智慧並重的晚禮服鐵血菁英人型,稻•草•人!今夜我要代替月亮來懲罰你。」   

  頓時連畫面也變得黑白而且 烏鴉頭上飛 黑點接著現,淺打頭現條條黑線 默默的看著稻草人擺出經典而充滿童年回憶之動作,心內既想吐糟卻又止『啊...應該給她甚麼反應好...』這樣的想著。   
 
  「看...看在你肯跟我說話,跟...跟那個..那個又遲到又沒紳士風度的人渣比,這..這些看在你沒一上來說開槍.....算算算是我的回禮吧,平常..平常我不會在別人....面前做的,感謝我吧。」   

     稻草人一副嬌羞的模樣,而旁邊的另外四只稻草人則是蓋住她的雙耳和雙眼,蓋住了自己的粉色雙頰。   

     淺打印堂發黑看不見雙眼,只看到他口咬下唇手中拿著的槍和劍正在抖動,看著眼前的反差萌稻草人,不知道該用甚麼表情去看待她。   

     「那..................謝謝。」 『我的天啊....待會還要怎麼去面對她跟她作戰...』

     稻草人一副暗暗自爽的模樣,耳邊穩約的傳來奸笑聲,即使被面罩擋住也不難想像她現在臉上掛住的那副笑臉。      「怕了吧!Feel the power of the moon

    隨即五位稻草人的浮遊炮,從身後螺旋席捲而出迴旋而飛翔,猶如二戰戰機列隊而出,此時此景猶如盟軍空戰遇見BF109空中黑騎士,地上陸兵聽見空中死神JU87俯衝轟炸機,於空中破空怒吼之聲。

     眼前面對著三五一十五的浮遊炮淺打只能戰術性撤退,這壓倒性的數量壓制還擊也沒甚麼用收槍收刀拔腿而逃。

     稻草人伸伸懶腰,推開剛才被淺打開膛切腹的傀儡,又再以優雅的坐姿打開小書頁閱讀。
  
——分隔線——
其實我挺喜歡稻草人的
她的另外兩位好同伴 一個拿刀的笨蛋和DIE DIE DIE戲份也滿多的
故事的結構也是基於她們接下去
最後最後 歡迎留言討論 GP餵食 我們下次再見  臥先生字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26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