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256

RE:【小說】救國英雄 孤狼覓鄉 更新至 第三十四話 『女子會與男酒會』

樓主 臥筆鳳 hi555714qq
GP5 BP-

救國英雄 孤狼覓鄉 第三十五話 『月下祈願;光闇對壘』


 臥先生在此提點一下:重點我有粗體喔~各位留意下了。
    
    S09區指揮部
    戰術人型宿舍門外
    現在時間是凌晨十二時十二分
    
    「...」
    「...」

    李舜和淺打你眼看我眼,心中同是春田的那句話....「人型宿舍非請勿進,那裡是女子閨房,除非....」  兩人同時按住自己的命根兒,鯨吞下一口水並在門前互相對望了一下又是你推我撞的。

    「你...你去開。」

    「不...不李舜兄,年長者優先。」

    「我比你年長嗎?有老很多是不是?」

    「誰知道...趕快開門...」

    李舜緩緩的拉開手炳正從門角探頭而出試圖窺看內裡景色,這種突如其來的背德感臨來的刺激感猶如年青時偷偷潛入女子宿舍的男生一樣,心跳聲清脆而響亮卜卜直跳。

    深頭往內看之時,迎面而來的不是女性體香枕頭隨即飛來的那種戀愛劇情,傳至耳鼻乃至腦門的是酒池肉林之臭嘰咕大睡之響。

    李舜隨即往大門猛力一推,自家的五位人型和淺打的P38倒在宿舍各處,衫褲鞋襪到處皆是,人型有的衣衫不整,有的甚至只餘下內衣褲襪。

    「這....這到底是甚麼回事?」

    「啊?耶!李舜指揮官!你也來喝杯嗎?來來來,今晚在我床上睡。」

    衣衫不整,只餘上半身的黑衣裝走過來的是STG44,下身只餘下小白胖次一手搭在李舜的肩膀上。

    「哇...這酒臭味,妳們喝了多少?P....P38?妳怎麼會在這地方?」

    P38只餘上下身的黑色蕾絲款式的內衣,雙腿張的大大中門大開的倒在地上,那右手上還拿著一罐啤酒,肚皮之上還寫著「啤酒擊墜數目」打了兩個正字,足足十罐有多。  這一看,整個宿舍遍地屍骸,所指的是罐裝啤酒跟能檢屍回家的戰術人型任君選擇。

    「我以S07戰術指揮官的身份命令妳們,戰術人型給我醒來!」 鴉雀無聲只餘下酒臭味道漂浮在半空之中。  曾經說過,命令不是無理而不能達成的話,戰術人型是不能違抗的,那現在的情況則是逆轉過來,這群酒鬼壓根子無法醒來。

    「李舜兄...這樣軍紀何在?別說任務了,現在要她們站起來也做不到啊!」

    「別說軍紀了,現在該怎麼辦?原定今晚夜襲的行程怎麼搞?」

    「啊嘿~爸爸你來接我嗎?回家去,咱們回家,背我爸爸。」

    軍紀?現在李舜和淺打的戰術人型再起不能,不只這樣子,剛才的召集命令更加是一位人型也沒有出現,女僕長、小C、MP40和G3均是不見其蹤。

    瞬間淺打的額上一團黑雲蓋而過,那雙赤紅更是看不清的,看他緊握拳頭身正在微微的抖動。「李舜,你能夠接受任務又再失敗嗎?」

    「我...」

    「你不用反問我....」  沒眼看下去的淺打掉下一眾人型和李舜,一副怒氣衝衝的往外走,走到那車庫之處,李舜從後一直追了上來。

    「今夜不成,我們可以留待明天再出發啊淺打,何必這麼心急?」

    「那如果明天也不成呢?沒有人可以保證明天的事情,可現在.....」悍馬軍用車隨即發動,連日三天以來,淺打已經整理好一切,刀劍保養  作息充足  身體調理,現在整裝待發如箭在弦,其他還沒來得及準備的,全都能在悍馬車車尾的裝備箱找的到。  「可現在啊....只有我自己可以保證今晚的事情。」

    淺打催催油門,悍馬隨即起步而行,李舜想阻止也擋不了這頭野狼,卻現在擋住野狼淺打前進的則是女僕長。   見狀就是緊急剎停車子,慢步的走下車看著擋在車前的女僕長,兩人四目交接,卻久久立而不動。

    「對不起,主人...我...」

    「不用說了,我已經說過我沒有生氣了,我........」

    卻在這時候,女僕長一擁而上美人送在懷中,淺打都只能雙手抱著女僕長的肩膀,就這樣互互相依擁在懷中。  「我會等著你回來主人,一定要平安回來。」

    「!!!」

    話語中包含的是相信和信任,經層層的思念編織而成的想法,終究是無遮掩的傳給了對方,直接了當的不再含羞答答,冰山美人的她決定好去向—那是信任。

    『赤也~出門路上小心』  母親的微笑笑容閃瞬而過,只是短短的數秒沒有停留更多的時間,在天之靈的母親想傳達的或許就是珍重一切重視眼前人。

    淺打雙手越過女僕長之背部圍抱而起,臉部輕輕擦過其臉部,連同女僕長之思念帶走絲絲的粉彩,最後頭靠在女僕長的肩上耳旁。

    「啊...放心等著我回來吧。」

    兩人深深相擁,合久未分而如蓮藕不斷之絲纏綿緊抱。  良久,女僕長輕輕拍背放開懷抱,把淺打的手拿過來,從口袋中掏出車匙擺放在淺打掌心之中,最後把其靠在自己的雙峰胸前。

    「回來之後,主人戴我去兜風吧。」

    「我保證!我會回來的!」

    女僕長微微點頭,數天堆積在臉上的烏雲一散而去,換來的是耀眼而充滿期盼的眼神和笑容,慢慢的蹈著輕步離開了。

    「呼~連你家的女僕也放行了,淺打兄這下子鐵血就算派出強無敵,看怕也是擋不住你了。」  淺打默久而未出聲,手中還在感受著女僕長身上殘存在手中之微香以及體溫。 「呢呢~淺打兄,這下子女僕長算是超越了家人這條界線是不是?」

    這次換到淺打臉紅耳赤,目瞪髮豎緩緩轉頭而看著李舜,口是張大了卻發不出一句半話。

    「明白了明白了一切盡在不言中,淺打兄Fight!干巴爹!」

    李舜轉身背著淺打就走了。「哼哈哈哈哈哈」只留下短句哼笑,低下頭來默默舉起單手,手背對著淺打輕輕的揮手道別期待著對方帶回好消息。

    卻淺打再度出發離開之時,一直有一道黑影躲在暗角之處,觀察著偷看著這一切,和靶場門外的屬同一個人,她…..某個她.....緊隨著淺打,跟在後面

    現在淺打的目的則是遠處的一卷錄影帶一條線索,任務目標就是回收它。

    …..

    —S09區—
    回收錄影帶緊急任務
    S09區指揮部
    作戰會議室
    現在時間是凌晨十二時三十分


    距離淺打駕駛悍馬吉普車離開已經過了數分鐘,指揮部之內再也聽不到吉普車之聲響,李舜推開大門進到作戰會議室之內。

    作戰會議室的桌上投映出一個人的背影,就連聲音都是經過變聲器處理的。

    「匯報?」

    身穿軍綠大衣的背影傳來了處理過的聲音,其聲音顯得既低沈又古怪。

    「目標早前的作戰影片已經提存了出來。」

    「有做的乾乾淨淨嗎?」

    「沒有其他人可以查閱絕對安全。」

    李舜在桌子掃描而過手往影片點了兩下,隨即播放在投映器前。

    影片的視角為蠍子的第一人稱,看著淺打在大樓之內被鐵血圍攻於密室之內,又爆破又是射擊推進。

    「敢問閣下......那種...射擊技巧?還是說射擊姿勢才對?」

    「這種舊時代的作戰技巧對於現在,動不動就出動坦克、火箭炮、火炮支援的現代戰場來說已經是沒有意義的了,這種是稱作Center Axis Relock簡稱CAR的戰術。」

    影像中的人說的頭頭是道,語中帶著感嘆像是在回想過去,開始說明起來。

    「一般警員或是軍方拿槍的姿態都是放在眼前通過照準準星來瞄準射擊的對不對?而這種CAR戰術就是把槍放在胸口前方,以側身射擊為主,鼓勵持槍者用身體動作去帶動槍械瞄準的地方,靈活去判斷甚麼時候用和不用準星去射擊,有效率的利用雙眼去識別千變萬化的戰場,這種方法在CQB的情況下非常有用。」

    接著影片一轉,淺打已經殺出重圍來到了尾聲的瞬間,他人一躍而至鐵血群中,那四位盾娘和紫菜頭背對住淺打,隨即淺打圍圓一揮劈砍,鐵血人型一刀兩斷上下身一分為二。

    「等等!停下來,把他手中的刀放大。」

    李舜聽狀隨即把畫面暫停,畫面定格在淺打收刀的瞬間,男子仔細的觀察著。

    「把他用刀開始的時候,從頭再播放一次。」

    影片又再度在淺打從牆角落下的時候播放,瞬斬、破空一揮、橫劈、突刺…直至鐵血全部被消滅,影片就播放完畢。

    「嗯哼哼~赤龍六代.......是這小鬼頭啊~原來他又是我們要找的人.......我都差點忘記了他的存在了。」 影像中身份不明的某人話中有話。

    「我認為目標容易被怒火沖昏頭腦經常因此而獨自出擊,所以今晚已經安排好了。」李舜頓了一下,方才接著說下去。 「另外還有一件事情要匯報的....目標現在好像是失憶了。」

    「沒問題,按住你的想法和計劃去做就可以,不過...說到底他是真正被怒火沖昏頭腦,還是借此佯動那就只有當事人才知道。」  影像中的那個人轉個身來,安坐了在椅子之上。  「棋子就隨他的意志去行動就可以,只要背後操控的人還能夠看得清棋局走勢,一切都不成問題…當然都包括你在內,李舜。」  拿起了裝有紅酒的高腳杯,唇輕輕一觸留下紅印接而說道。「失憶的這件事我先記住好了。」

    通訊結束…

    李舜呼了一口氣,隨即從金紅色西裝外套的暗袋,拿出了一部古舊的行動裝置發送了訊息『一切按計劃行事…

    ……

    —S09區—
    回收錄影帶緊急任務
    S09區前線
    現在時間是凌晨十二時三十分

 就在李舜撥通了電話給某人的同時…
    
    悍馬吉普車的引擎怒吼著,在廢墟之中穿梭,往著目的地進發,錄影帶的所在地不是大樓,都不是在建築物之內。  駕駛著吉普車的淺打往耳機按壓電話撥通了給對方,卻電話一直嘗試連接還沒有接通,可能是受訊號干擾影響他也只能靜心等候。

    淺打往外一看,窗外的景色橫越而過仿如走馬燈般颯颯而過,片刻通話對方終是接通了電話。

    「摸西摸西?格琳娜desu請問指揮官大人在這個時候找我有甚麼事?」

    「我還以爲妳睡了,關心一下久久未見的後勤官有需要理由嗎?」

    「耶~希望指揮官大人可以用鈔票和鑽石來關心一下自己唷。」

    就算淺打沒看到格琳娜的樣貌,心內都已經浮現出那副搖乳賣萌,雙眼變成錢錢乞求你用大疊鈔票去掌摑其臉的格娜琳。

    「妳應該知道我財產身家都留在S10指揮部才對。話說回來青紀他還好嗎?」

    「啊哈哈哈哈~青紀大人...咳咳,青紀指揮官元氣!蒙大奶!呃嘻嘻...」

    格琳娜的話語中夾雜著一些奇怪的笑聲,淺打也沒特別去在意,反正這才是正常的格琳娜。

    「古古怪怪的......給我好好的輔助他。還有我離開之後,總部的人有來過嗎?」

    「啊!有了有了,資源和鑽石有好好的交附給對方,他們說是淺打指揮官的請求一切要對外保密連我也不能說呢.....」

    「那就好了,我回來之後終於有個安全地方了。」

    「淺打指揮官你現在在外面嗎?怎麼我聽到引擎聲的?」

    「任務...我在出任務。對了妳之前說過之前待過S09區,難道李衙當時是你的上司?」

    可以清楚的聽得到格琳娜方才在喝水,而在淺打說出李衙是她的上司的時候,她卻把口中的水連同眼淚噴的滿地都是,邊咳邊笑的啼笑皆非。

    「哈哈哈...咳咳啊..咳咳,那種出生於糞土的垃圾不是我的指揮官,還是該說他連垃圾也不如侮辱了垃圾了。」

    「跟我想的一樣,那貨完全不熟悉S09區,劃分地圖進攻路線的時候都只是我和李舜在說,跟本不像是地頭蛇。那時候還遲到了一小時,我懷疑他根本是迷路。」

    格琳娜手提平板,在平板上打開了格里芬的資料庫查閱。

    「的確呢~李衙是在我離任之後才被調職到S09區的,要問我之前的指揮官...傑諾~是個好人,雖然他升職成了參謀總長之後不需要我,但是和他工作的時候我很開心。」

    「原來如此....我想問一下如果我最近提交的作戰報告,其他的指揮官可以查閱到嗎?」

    「這個據我所知,最快都要一個月才能夠查閱到才對,更何況如果只是小戰役等的衝突,總部根本不會留下檔案記錄以免浪費資源。」

    「呵呵.....事情是這樣嗎?那最後我想妳幫我查一個人。」

    「人?你想查甚麼?」  吉普車最終到達了錄影帶的五公里之外,再往前進便要靠淺打自己去前進,以防被鐵血發現同時做好作戰準備,把吉普車車尾的裝備箱打開。 猶如聖誕節拆禮物的小孩一樣,手榴彈、閃光彈、煙霧彈樣樣有齊而且還有著各式彈種的彈匣,就連腰背那支大傢伙的子彈也有。 他人穿上防彈背心,把.45ACP的子彈一顆一顆的放入彈匣,戰術腰封上套上數發的競爭者子彈,準備好大量的彈藥和投擲武器全副武裝,相信眼前將會有一場艱辛的旅程等著他。

    整備完畢就向格琳娜說道。
  「S07指揮官,李舜!」  

——分隔線——
到底有甚麼東西在等著淺打呢?  到底有甚麼呢?
最後最後 歡迎留言討論 GP餵食 我們下次再見  臥先生字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26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