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232

RE:【小說】救國英雄 孤狼覓鄉 更新至 第三十一話 隱藏在凱旋奏歌中之陰謀

樓主 臥筆鳳 hi555714qq
GP4 BP-
救國英雄 孤狼覓鄉  第三十二話  『祝君早安稻草人』
    
    —S09區前線—
    稻草人捕抓行動
    稻草人所在處大樓外
    現時是...
    四時二十六分

    ...

    眾人在準備就緒之後,紛紛都開始出發,前往稻草人的所在之處,先是由李舜和淺打負責打頭陣在前方開路,李衙則是待在後方緊隨著李舜和淺打的步伐,保留實力留作和稻草人決戰。

 情況應該是這樣才對的....

    「淺打!淺打兄!醒來啊!」

    李舜抓住淺打的肩膀的搖晃著淺打,試圖令他清醒過來。

    「淺打!不要追啊!」

    淺打看著一直奔向遠方離淺打他們而去的稻草人,此刻內心別無他物,只有追上稻草人這個念頭。

    「淺打兄!李衙他還在大樓之內未知生死,我們別管稻草人了,先救援再說吧!」

    「但是...李舜!走開....放開我!」

    李舜依然是緊抓住淺打,即使淺打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李舜依然是拖住淺打,試圖阻止他上前追擊。

    「淺打兄!你是為了甚麼站在這裡的?你忘記了你的使命了嗎?你是格里芬的指揮官!眼前有更加緊急的事情啊!」

    淺打轉身看向身後,眼前的大樓冒出黑煙,建築物已經看似搖搖欲墜,石爍灰泥開始慢慢的掉落,甚至還有星星火光開始從建築物底部而起。

    「任務失敗了,救人要緊啊淺打!」

  沒錯....抓捕稻草人的任務....他們失敗了

 『作為武士 既為君主效力,回想起來怎能讓私仇礙於公事?任務失敗面目何存?這是何等的......』

 恥辱!

 一切的事情....發生了 那結果就沒有辦法可以再進行挽救,能做的就只有補救還有拯救。

    「呿...可惡!」

    「抱歉...淺打兄,這一次是我的失算了。」

 時間往回推移一點,看一下發生了甚麼事情........


    .......

    —S09區前線—
    稻草人捕抓行動
    現時是...
    下午兩時十六分

 對......時間有需要再往前,我們回到大約兩小時之前,我們現在的時間點是在稻草人所在地的進攻路線途中

    由淺打和李舜的戰術人型混雜而成的中隊,一直在前方開路推進,沿途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勢如破竹的攻勢鐵血想擋也擋不住。

    李舜和淺打就直直跟在戰術人型待在後方不遠處,在即場指揮著她們。

    「淺打...你覺得這樣可以嗎?」

    「怎麼啦?後悔嗎?那到時候我們一起攻進去就行了。」

    「不.......不是這個意思,就算是陷阱也好,鐵血那邊都只是稻草人而已.......」

    「稻草人有甚麼問題?鐵血精英耶。」

    「或許你不清楚.......就算李衙他再弱也好,稻草人始終還是稻草人,在他的機槍人型火力淫威之下,最終她也只會被撕成碎片而已。」

    兩人邊走邊指揮著人型,心思重點都放在自己談天的這裡,前方人型戰線那方面倒是易辦,前後共十位人型,根本無須淺打他們操心,以現在中隊的實力,最終也還是可以安全到達的。

    「當你看到他親自走到前線就應該猜得到對吧?就算我們不這樣做,他自己也會搶著衝出去,那時候任務失敗,怪罪下來甚至會連累我們。」

    「你也是沒錯的...但是,我們最終不是要找回AR小隊嗎?既然都已經有座標....」

    「往後我們還要聽令於這個白痴,我倒是希望他能夠交出些許的成績,好讓我心服口服。」

    「但是這樣一來,李衙他打倒稻草人,功勞不就全歸他嗎?」

    「由始至終 結果如一 功歸他人 罰歸吾下。甚麼結果對我們來講都不會有好事發生。」

    李舜一副恍然大悟,方才明白淺打的用意。

    「原來淺打兄是想一舉兩得,一來他打倒稻草人的話倒是沒甚麼好說,我們可以管少一件事,但如果連稻草人都可以讓他五勞七傷的話,那接下來談何拯救AR小隊。」

    這時候淺打突然以奇異的眼光直視李舜,用看到異類的鄙視眼神映射在他身上。

    「你難道忘記了那份屈辱嗎?他可是說蠍子是「低級消耗品」我的人型是「狗糧隊」的低級人渣啊,他被稻草人打倒的話,可以借機把他趕走,此乃一舉三得才對。」

    李舜不禁嘆了一口氣,或許淺打記仇,李舜也不以為然,畢竟自己都是希望李衙受到懲罰的,不禁寄放了些微的希望在稻草人身上。

    「更何況我倒是不稀罕那些功勞,這不是我出現在這裡、來格里芬的目的。」

    李舜斜視蹙眉反之問道:「淺打,那你是為了甚麼..........有甚麼原因令你加入格里芬?」

    「那你呢李舜?你又是為了甚麼目的加入格里芬的?」

    「我嗎.......為了光宗耀祖,不辱祖先之名。」

    淺打聽了之後會心微笑,細想著為了家人而活的李舜,假如遇到自己的遭遇,應該會很痛苦對吧,更或許會變的跟現在的自己一樣。

    「加入之前,我是為了家人...我那最後的親人。加入之後,我更是為了家人,現在成為了家人的人型。」

    「戰術人型...家人嗎?」

    淺打抬頭而眼觀看遠:「其實我看的更遠....我是希望世界再也沒有戰爭,那家人自然不用再受到傷害從而需要我去保護。」

    李舜同樣放眼遠方,看著受戰火污染的大地,被戰火侵蝕的天空,默默的嘆了一聲輕輕的帶過一句話。

    「世界和平的話...格里芬不適合你...」

    「嗯?你說了甚麼?我沒聽到。」

    「啊?呵.....呵呵......沒有沒有,話說回來那位G36的戰術人型和你.......」

    .......

    —S09區前線—
    稻草人捕抓行動
    作戰的前線
    現在是
    下午二時十七分

    「怎麼啦?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答話的是李舜的戰術人型STG44,在場的各人型均是盡最後努力,皆因稻草人身處的建築物已經在遠處,她們一口氣推進至此,猶如乘暴風而至,沿途的鐵血無一能擋在她們面前。

    「我...嗯,沒事。」

    「G36吃醋嗎?放心喔,我家指揮官不是基佬。」

    遊刃有餘走在前方,穿梭在鐵血槍彈之間邊開玩笑的是波波莎。

    「還在想甚麼傻問題嗎?甚麼指揮官應不應該上前線那些的。」

    站在眾人後方,負責狙擊掩護的M14百發百中,乘著終結的一發,這一波的鐵血算是暫時擊退了,眾人型又是繼續往前推進。

    「偶爾李舜指揮官也會跟現在一樣,跟在我們的後面進行指揮的,G36就放心吧。」

    「不...不是這種,而是更加的...」

    「走在更加前線?這方面女僕長妳可以放心了!淺打大人可是能夠單騎把我救出,還把鐵血轟個稀巴爛斬件切碎,有那種實力根本不用擔心。」

    蠍子說的頭頭是道,走在女僕長的面前,很難相信數小時之前,她還被鐵血關在那棟大樓之內,現在已經可以笑臉迎風。

    「蠍子,到底是甚麼令妳可以放下身段,任由指揮官跟在前線之後?人型不是應該為人類著想...保護人類嗎?」

    「相信啊!因為我相信他.......嗯......李舜..指揮官,別看小他喔~他也有他的經歷和背景,經過嚴格的測試和考驗(心理)才能擔任上我們的指揮官,淺打大人都不例外(物理)。」

    蠍子轉身望向女僕長,然後再指向她們的後方。

    「好像我們相信淺打大人,放心交給他....妳們也應該更加相信自己的指揮官吧。」

    戰術人型也是會學習的,但沒碰過板子是學不懂的,要學會爬行就必先學會跌倒;要學會游泳,必先學會溺水。

    「可是...主人說他討厭我,我做了些事情傷害了他。」

    「就讓槍械上作為前輩的我,為後輩的妳計劃作戰計劃吧!就好像我幫蠍子一樣。」

    「嗚哇!44,妳在瞎說甚麼!我聽不到聽不到。」

    蠍子的臉上不禁沾上一片紅彩,遮蓋了下面得羞臉,一雙小掌更加是蓋在紅彩之上。

    「啊!後輩醬我們待會再聊吧,目的地在前面了。」

    一行十人的戰術人型已經到達了目的地,建築物非常醒目,皆因門前正掛著鐵血的標誌,揮旗招搖生怕別人找不到這裡。

    「指揮官大人,這裡是44,已經到達建築物,外面一個守衛也沒有。」

    『好樣的44!你和淺打的梯隊在這裡分道揚鑣,朝東北方向待機,淺打的梯隊朝西北方向,我和淺打指揮官待在南邊即是後門,型成三角包圍。』

    「收到!另外指揮官大人,我們可以請求一條頻道嗎?」

    『好了.........已經批准了,第五條頻道,隨便妳們交朋友吧,嗯!』

    「謝謝指揮官大人!那麼...」

    通訊結束...

    ......

    回到淺打和李舜那邊,他們各自的梯隊皆是已經就位,各自成一角包圍著建築物。

    而淺打和李舜正在大門之處等待著主角到來,李舜看一看手錶.....四時正.....

    「李舜...那傢伙不是跟在大隊後面嗎?怎麼我們到了接近一小時還沒見人?」

    「你問我,那我應該問誰?」

    兩人你看我,我看你,就算裡面的稻草人逃了也不出奇,而正當兩人打算掉下李衙,準備進攻的時候,那李衙人卻出現了。

    李衙那人大模斯樣的,斯斯然從後方走出來了,戰術人型則跟走在他人的後面。

    「抱歉抱歉,我家的小貓喵生了一只小狗,我剛回去看了一下。」

    「...」

    淺打已經等的不耐煩,面對著這樣的解釋他更加是無力吐糟。

    「總...總指揮,稻草人就在裡面了,有請。」

    李舜和淺打二人各分開,讓開一條道路給這位大人物。

    「唉...總指揮且慢!」

    「怎麼啦蘿蔔頭。」

    「前方的此處是陷阱,鐵血不設守衛既揚旗立舞,當中肯定有詐。若然總指揮還是決定向前的話,就別怪我沒提醒過。」

    李衙這種自大狂妄的人,又怎麼能聽的懂別人的肺俯之言,儘管淺打早就已經打算推這李衙進坑,但終究還是不忍心看著這小白臉含仇而死。

    「蘿蔔頭,你可以知道我有一個稱號—稻草人殺手!」

    話畢,李衙便留下兩人在原地,自己抬頭挺胸一臉神氣走進內部。

    「李舜...難道他的梯隊....」

    「就是農稻草人,農到你現在眼看的程度,所以我才說...」

    「不用說了...唉,我們去就位吧。」

    .....

    「男性就是受軟不受硬,只要妳靠著他,他一定會心軟的,那時候他就會原諒妳啦。」

    「是...是這樣的嗎?」

    「啊啊啊!女僕長,不要聽44那魔鬼的說話!」

    「怎麼啦蠍子?當初要不是我,妳是怎麼攻略指揮官的?」

    「閉嘴閉嘴閉嘴!」

    「44姐姐,那我應該怎麼攻略爸爸?」

    五號頻道之內,歡笑聲四起,滿滿的青春少女味道遍布周圍,你一言我一語,女子會無話不談,滿滿皆是心儀對象話題。

    「記住!第一次一定要拒絕,男人對隨手可得的沒有興趣。」

    「我和主人不是那麼關係...」

    「姐姐!今天開始,我們就是敵人了。」

    「哇!淺打指揮官的修羅場?」

    快樂不知時日過,現在的時間是四時二十分

    .......

    「李舜..那貨進去多久?」

    「嗯...過去了四個字,前後二十分鐘。」

    「甚麼啊.......還說自己稻草人殺手,現在槍聲還沒有....啊!有了!」

    從建築物而傳來的,正是李衙的戰術人型槍炮之聲,只聽一輪機槍炮火之後,卻又是沈默。

    「看來打完了,那稻草人看怕是死定了。」

    「唉...沒戲唱了,李舜現在甚麼時間?」

    李舜揮揮手,看了看手錶。

    「四時二十一分,李衙總指揮進去二十一分鐘後,傳來第一輪槍聲....這樣寫可以嗎?」

    兩人圍在一起,不管這任務還在繼續,為了省時間直接開始寫報告書。

    「為什麼我們選在這地方蹲?」

    「舒服...有樹陰...反正是不可能會輸的任務,懶散一點也行了,我也打的累了,剛才那一戰還沒有休息過。」

    時鐘繼續在走,現在是四點二十二分.....

    .........

    稻草人就這樣四肢殘缺,在機槍無情的掃射之下,正面迎敵的她都只有倒下的下場。

    「很好,成功避開了要害。」

    李衙的行動裝置通訊連接上,赫麗安的影像又再次投映出現。

    「做得很好李衙總指揮,接下來的就交給我吧。」

    李衙提著手中的裝置,走到稻草人的殘骸之處。

    「咳咳.....鐵血人型SP65 稻草人...『妳的下一句是「妳的抵抗手段全部失敗了」這樣的。』.......妳的抵抗手段全部失敗了....啊!」

    「跟下來的就是『立刻投降...我們會把你回收...』對不對?」

    「..........」

    稻草人頂著殘破不堪的臉容,臉上卻是一副高高在上而奸乍的笑容,一點都不像被敲爆的樣子,一點敗北絕望感也沒有。

    「妳這種人太易被讀穿了,倒是那個武士刀的男人,他在哪裡?」

    「喂!稻草人!不要忘了我的存在!打倒妳的人可是活生生的站在妳臉前。」

    李衙一副怒氣沖沖的走到稻草人的殘骸面前,說都不說就往她肚子猛踢了一下。

    「嗚啊...好痛,對著你這種遲到又智障的男人我沒甚麼好說,一進來話都不給我說就直接開槍,一點紳士風度也沒有的鄉巴小屁孩。」

    「你...你在放甚麼狗屁話!」

    『很...很毒舌,不過罵的好稻草人。』

    影像中的赫麗安內心都按捺不住,不禁給了稻草人一個讚。

    「不用謝我,只會蜷縮在基地,只靠影像露面的小女性~作為獎勵我就告訴妳知道吧。」

    讀穿了赫麗安的想法,倒在地上的稻草人,失去了氣息軟癱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只見牆角每處皆是射出一道綠色激光,整張的包圍網圍繞著整個房間。

    剛才團團圍住稻草人殘骸,李衙的五位戰術人型皆被激光貫穿,隨即綠色包圍網旋轉而起舞,李衙的那五位戰術人型,則可憐的被激光半身切割成分兩半。

    李衙則是立在正中央包圍網在他身邊翩翩起舞,絕地求生一樣毫發無傷的李衙看似非常幸運,卻只是稻草人對他施予無上的慈悲。

    「剛才不是踢我很爽嗎?啊對了,是這個地方嗎?」

    從暗處走出的稻草人,先是一腳把李衙踢倒,手持小槍朝著李衙的肚部開了一發,清脆的一聲裂石響,彈頭貫穿其肚部擊在地上。

    李衙隨即口吐鮮血,談吐不清的邊罵邊說。

    「幹...發生甚麼事,我印象中的稻草人不是這樣。」

    李衙倒在自己的血泊之中,正好和半身的戰術人型四目相投,很快他全身上下只是剩下絕望,自己的下場很快便有分曉,只是看來的快還是來的慢。

    「放心吧,我不會讓你死的那麼快的,先是手.....」

    一發....
    兩發....
    三發....
    四發......
    「悟.....啊啊啊....嗚啊啊...」

    「不錯啊!再多叫一點啊!再發出多點聲音啊....嗯!?」

    突然一發子彈穿過稻草人的額前削去了些許的頭髮,原來剛才激光旋轉的瞬間,李衙旗下的競爭者戰術人型蜥蝪切尾求生機,忍痛的將半身抽離而出,倒在地上才免去半身分離之刑。

    「放...放開他......放開指揮...指揮官。」

    「聰明的判斷,值得加許。」

    說罷,稻草人便一記重踢往半昏的李衙腹部一踢,只看他旋轉翻滾至房之外,沿途拉出條長長血路,傷口之處血柱直流,臥倒在地上一言不發,連慘叫聲都聲去人絕。

    「算妳今天運氣好。姐姐今天殺夠了,就放過妳一命,小妹妹是....嗯~競爭者。」

    稻草人往著競爭者的頭部一踩,用力的把她的頭壓力地上,往李衙的血泊一直磨,壓倒在地上擦。

    「殺了我,不要羞辱我。」

    「嘿哈哈哈哈~妳有選擇的餘地嗎?可憐的格里芬人型,明明感情豐富,卻要聽命於一個連傀儡和本體都分不清的渣男,真的是可悲啊。」

    稻草人抓起了競爭者的頭髮,往上一抓競爭者騰在半空被稻草人拉了起來,稻草人把頭往競爭者一靠。

    「我不會殺妳,因為我要妳生不如死,這輩子就過著唯命是從的生活,永遠得不到真正的自由,吶喊吧格里芬的人型,然後永遠當一個可憐的人型吧!喔耶~誓約人型嗎?難怪如此啊?哈哈哈哈哈哈!」

    隨即像掉垃圾一樣的,把競爭者往李衙那方向掉去,在地上一滾滾的,競爭者那身紫色的洋服染得片片紅,猶如紅花海中一棵紫羅蘭卻是自己愛人的血染在自己的身上。

    「那麼接下來,該撤退了。」

    ......

    現在的時間...
    下午四時二十五分

    「李舜...剛才大樓好像有綠色光,閃了一瞬間,有留意到嗎?」

    李舜正低頭下來頭埋頭苦幹,運筆神速的他,正忙著把今天早上到現在的事情都記錄下來。

    『奇怪...好像有甚麼不對的。』

    的確是有些不妙的,皆因大樓之內傳來了數發的槍聲,一些熟悉而不久前曾在淺打耳邊響個不停的聲音,鐵血的槍擊聲。

    「不妙!李舜...立馬。」

    再來一發是競爭者的「斷罪者魔彈」,這一下更加是令淺打感到擔憂,自己預想的事情恐怕就要發生了,沒想到李衙那傢夥真的被稻草人放倒了,淺打是這樣猜測的。先是那謎之激光,再來鐵血的槍擊,最後是競爭者的槍聲,淺打固然知道是李衙的戰術人型,但是其他呢?恐怕凶多吉少。

    「在外的所有戰術人型聽令!立即進入最高作戰狀態,敵人隨時都會從大樓之內現身,把包圍網展開!我要確保不讓內裡的稻草人跑掉。」

    淺打隨即動身把赤龍六代拔出,隨時準備應戰趕忙把李舜往後拉,示意其往後退。

    但是沒想到的是,大樓之內傳來爆破巨響。爆風威力之猛,連淺打都受爆風影響而伏倒在地上。

    只見大樓之中一處黑影一躍而出,該黑影身穿黑色晚禮服,留著一對的黑色卷馬尾,手戴黑手套腳穿黑長靴,臉上戴著口罩式的面具。

    「稻草人!」

    「啊啦~是武士刀的指揮官呢。」

    稻草人著地之處正正就在淺打的身後,淺打立馬動身走在李舜身前把其護在己身後。

    「放心吧~我已經說了‘我殺夠了’,說過的話算數,破戒的話會遭遇不幸,期待下一次與你再見面。」

    「別想跑!稻草人!」

    ...........

    下午四時三十分

    建築物被稻草人爆破.....

    「任務失敗了,救人要緊啊淺打!」

    遠處的稻草人繼續遠離,直至不見其身影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們很快就會見面...淺打指揮官?嘿嘿~」

    此時傳來了通訊,是赫麗安從總部傳來的,這一次沒有影像,只有聲音。

    「李舜!淺打!緊急事態....稻草人就先放一邊,先救援李衙...快!」

    兩人還沒有來得及回應,通訊切斷了。

    「切...可惡!」

    「抱歉...淺打兄,這一次是我的失算了。」

    「不...李舜,不是你的錯。」

    淺打趕緊調派戰術人型,準備執行救援行動,李舜亦然瞬速把戰術人型調派往大樓救援。

    「這次,是我們小看了敵人。」

——分隔線——
首先首先......這種述說手法,應該是那時間的我進了死胡同
想不出甚麼靈感寫出來的東西,現在回看 只有一個字 「亂」
抱歉了各位......真的非常抱歉.....
然後就是我把鐵血的精英人型魔改了 
對! 而且魔改的非常離譜 不是一敲就爆炸的那種程度XD
最後最後 歡迎留言討論 GP餵食 我們下次再見  臥先生字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27 筆精華,今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