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224

RE:【小說】救國英雄 孤狼覓鄉 更新至 第三十話 終幕 疾馳血湖的赤龍六代

樓主 臥筆鳳 hi555714qq
GP5 BP-
救國英雄 孤狼覓鄉  第三十一話  『隱藏在凱旋奏歌中之陰謀』
 
—S09區前線—
    蠍子拯救聯合行動
蠍子身處的鐵血校舍大樓之外
    現時是十二時零三分 

    ...

 It’s that a mission impossible? No no no . It’s just another normal for him.Just like the past. Day by day all the time. The target doesn’t change. The change is how he get his way to the goal.

    從以前T52區的人類軍方和小混混,現在變成了與格里芬為敵的鐵血,由始至於依然不變。Back to the past without war. 把以前沒有戰爭的世界重現於世上。

    當初的信念,最原始的動機便是如此,而此刻,決心將不動如山,不再迷惘,不再迷失,至死不休直到永恆。

    混亂終究落幕,淺打最終還是回來了,他證明了韓信的確是強如三國無雙呂布;猛如西楚霸王項羽,完成了任務,一個本應由三名指揮官再加上現場十四個人型去完成的拯救任務。

    淺打卻以單兵隻狼,獨身闖敵巢,成功的救出目標,左手手持銀色手槍M1911,右手手持紅芒銀刃赤龍六代,身披大黑衣包裹著蠍子,背其從正門大摸施樣的走出來。

    回到了開始的起點,現在身披緋紅血衣,但明明他自己毫髮無傷,又何來那身血液呢?甚至連淺打自己亦沒有發現,自己已經身披血衣。

    全因為剛才血洗戰場,浴血奮戰而恰刻身處於幽暗而無光之地,現在重回曙光大地,猶如嗜血豐收飽覽了大餐的浴血之狼。

    時值正午,剛才身處黑暗,現在走出大門之淺打受陽光直射影響,那夜盲症讓他不由得用持槍之手遮擋這烈日。

    待一會兒適應過後,雙手緩緩下垂,只見除了李衙一行人之外,李舜和一眾的戰術人型,皆是已經在門前一處空地等待著淺打回歸。

    一眾人目光落在淺打身上,看著淺打猶如看見披著血衣之狼影,然而那隻血狼現在是眾人的英雄,凱旋而歸受盡歡呼包圍。

    淺打的戰術人型,除了女僕長之外團團的圍著淺打,雲圖之內全是關心淺打的狀況,把他全身摸索一番,查明身上沒任何一處受傷,方才放過淺打。

    而李舜的人型,則是投放好奇的目光,到底眼前的人類是如何能夠隻身一人救出蠍子,之餘還能夠全身而退,每每皆是疑題問號。

    這些臥先生我就不作詳列了。

    只見依然待在原地的李舜呆若木雞,呆了數十秒左右方才向著淺打走過來,一眾人型皆是紛紛男左女右,列出了一條大道讓予李舜,現在只欠紅色地毯,便能成為一條星光大道。

    淺打先是以半蹲跪下的姿勢,解下綁著之黑色大衣,把背上的蠍子猶如手抱嬰兒抱在懷中,把蠍子雙手拱讓給李舜。

    而接過蠍子的李舜,又是半蹲跪下,卻不是淺打那種單純讓物蹲跪,當中包含著無盡感激之情在內。

    「淺打兄淺打兄...閣下是否,常山趙雲趙子龍再世?」

    淺打聽完之後,先是失控露齒大口而笑,仰天大笑冷靜過後,方才吐出短短數字。

    「李舜兄,何出此言?」

    「三國蜀漢,五虎猛將常山趙子龍,七進七出長坂橋,百萬軍中藏阿斗,左手青紅劍,右手銀月長槍,如今活生生的在我眼前的,還不是當年的趙子龍在世?」

    淺打分別往自己的左右兩手,左手銀色M1911,右手赤龍六代,雖然和歷史上是持反了,但是依然是心滿意足。

    「知我者,莫李舜也,起來起來。」

    兩人先後的起身,又是四目相投,李舜猶如放下心頭大石,緩緩的吐了一口長氣,把手搭在淺打的肩上。

    「淺打兄,你到底是用了甚麼方法,救出蠍子之餘....我猜大樓之內的鐵血都已經被你血洗殆盡對吧?」

    淺打先把那件黑色大衣往後一獵,再次彼在身上,然後手槍套回左大腿槍套,赤龍六代收刀回鞘。

    「你看我身上有三寶,第一是這兩把手槍M1911,天指貫穿萬雲叢,輕舉抬指百步穿楊,居家必備殺人武器。第二是這件大黑衣,狂風猛打,大衣隨即獵獵起揚飛舞,霸氣十足,潛行獵殺遊走在暗影之中猶如如魚得水,去無影來無縱。最後是這把破滅魔劍...啊不是!咳咳.....三呎太刀,赤龍六代。踏破紅塵舞自如,切斬鐵血如魚生。刀劍所指無敵手,只怕後世看無塵。」

    「手槍,黑衣,破滅魔劍?可以,這很有梗!」

    「對嘛~你懂嗎?懂嗎?嘿嘿~」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都忘了抱在懷中的蠍子,李舜看了看在自己懷中的蠍子,正正就和蠍子來了個深情對望。

    李舜把手中的蠍子一靠,頭部越過蠍子的頭部把她擁於懷中,難怪李舜這麼擔心,旁人一看很難說他兩只是上下屬關係。

    「李舜...李舜指揮官,我回來了。」

    「沒事了蠍子...安全了,餘下的交給我吧.....波波莎!」

    李舜開放了雙手,把蠍子安坐在地上,蠍子就這讓,身穿著那件淺打交予給她的,那件單薄白色襯衫,癱坐了在地上。

    波波莎從後方走了上了,日不見如數年,兩位不久之前還一起作戰的戰術人型,如今團團抱在一起,久別再重逢,內心卻是有著無盡的話語想跟對方說。

    「波波莎!我現在是在作夢嗎?」

    「傻瓜...我們會作夢嗎?已經沒事了,不用再哭。」

    「太好了!波波莎你也沒事!」

    蠍子幾經波折,終於安然無事回到家人身邊,難以接納內心激動的情緒,最終還是以淚迎接家人。

    李舜則是上前,把兩人抱在懷中,最後三人就這樣在地上互相擁抱,上演了感動的重逢。

    「啊啊~李舜啊,她們只是一些次級消耗品,用不著投放這麼多的感情啊。」

    能作出此等低劣的發言,在場的眾人皆是無人能及,只有剛剛到場,而且不重視人型的人渣,才能發出這種言論。

    「李衙....你給我閉嘴...」

    「我不閉嘴,你可以拿我怎麼樣?打我啊!看你還能不能留下這裡!」

    帶著維修好的人型,走到眾人的面前,還裝胸作勢一臉神氣,口出狂言的人渣之徒,正正就是李衙,仗著自己官三代加富三代的關係,吃著格里芬的飯,卻又長年提不出任何貢獻,能力之低下連新上任的新米指揮官都比之有及。

    但格里芬卻是動不了這傢伙任何一根毛髮,就連勸辭都做不到,正所謂,官三代為所欲為,正正就是這類人渣。

    李舜立馬就已經動身,提拳緊握看勢就知道,正正就是要往著人渣衙的顏面,給他來一發修正拳。

    當然,淺打怎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就好像李舜替自己解圍一樣,這次他想到一個更好的妙計,連忙抓住李舜的手腕,在李舜的耳邊腩腩說了幾句,李舜說突然放棄出拳的念頭,連忙的拍拍自己紅金色的西裝外套,往後還了數步收回勢頭。

    「哼...無膽之徒,既然任務完成的話.....」

    李衙在筆電之中比劃了數秒,出現在眾人前的正正是赫麗安。

    「赫麗安,任務完成了。」

    李衙指著在地上的蠍子,赫麗安轉身就看著衣著單薄,大破狀態的蠍子,雖然難為了她,還是開口問道了。

    「蠍子,沒事回來就好了,雖然有點辛苦妳,維修之前請妳先回答我數個問題吧。」

    蠍子點點頭,以示同意。

    「妳沒有泄露AR小隊的情報給鐵血?」

    「就算失去同伴,我都不會向渣滓屈服的,我已經把假情報告訴了她,她現在一定是在............這裡。」

    赫麗安隨即收到訊息,她往著平板擺弄了數秒,一張標據著稻草人位置的地圖就出現了在投映器上。

    在場的眾人專注在眼前的地圖,皆因稻草人現在的位置,正正就是離現處的地方不遠。

    「蠍子,你做得很好,先記下一功,往後會發放對等的獎勵給妳的指揮官。」

    李舜聽狀則是摸了蠍子的頭部,隨即向著赫麗安比禮。

    「先謝了,赫麗安小姐。」

    「嗯...那麼在場的指揮官,李衙,李舜,淺打三位!接下來的任務毋須我多作解釋對吧?」

    「鐵血頭目...型號 SP65 Scarecrow通稱稻草人,先遣偵察人形,屬於鐵血的調查部隊...擅長情報搜集和分析情報...我沒說錯嗎赫麗安小姐。」

    影像中的赫麗安表現出一副滿意的笑容,微微的點頭說是。

    「果然是我選中的人,各位,正如淺打所說的,請各位捕捉這位鐵血人型,然後獲取她的記憶模塊,情報所指她了解這次鐵血發動襲擊的具體目的.....那麼,請三位做好準備,就朝著蠍子提供的位置進攻。那麼聯絡到此為止,祝各位武運昌隆。」

    通訊結束
    
    先不管在場的所有人怎麼想,淺打先是按照計劃行事。

    「對了李衙總指揮,關於這次的捕抓稻草人作戰,在下有個小小的建言,希望總指揮可以抽出些許時間聆聽一下。」

    淺打卑躬屈膝的向著李衙說道,為了一切,此等程度不足掛齒,而為了目的他甘願不惜一切。

    「哼...既然你都跪下了,說吧蘿蔔頭。」

    「在下提議,由在下和李舜帶著戰術人型,在前方替總指揮開路,總指揮保留實力待至和稻草人決戰,在此期間我和李舜則是從外包圍,不知總指揮意願如何?」

    李舜和李衙各自眉頭一皺,內心則是不停的作打算。

    『嗯...如果這樣的話,我就可以獨領功勞,更加不用說,這個笨蛋居然配合替我開路,既然是這樣的話.....』
    
    『淺打兄,這個就是你說的,「一切就交給我處理」嗎?你打到有何企圖?既然是這樣的話....』
    
    「李衙,就由我和淺打的梯隊來開路,你就保留戰力和稻草人決戰吧。」

    「既然你們都這樣說,嘿嘿~啊..咳咳!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

    隨即,眾人先是暫時散開,李舜先是帶同蠍子進行緊急維修,李衙則是補給彈藥,而淺打.......

    ...

    走著走著,這一條熟悉的走廊正正就是剛才淺打浴血戰場的道路,只是和剛才不一樣的是淺打不再是舞槍投彈,身後更加是有佳人伴隨左右。

    「我說...妳們為甚麼要跟著一起來?」

    「....」

    五人閉口而咬唇,只懂得沈默是金。

    「擔心?」

    「.......」

    又是一片沈默,只餘下夾雜著人型和軍靴步步作響的腳步聲,在走廊之中響至盡頭之處擊出回音。

    「難不成.......是來觀光?」

    環顧四周,可以看到淺打的戰績彪炳,倒在地上的鐵血不是核心被擊穿就是爆頭擊殺,有些被打成蜂窩,有些連頭也消失了,這個頭也消失的,很明顯是淺打腰背的那支大傢伙的所作所為。

    這座建築物怎麼看都已經沒有任何鐵血的氣息,說成是鐵血殘滓觀光團,還是沒錯的,但這不是淺打的目的。

    來到了一處房間,內裡擺住一堆電子儀器、微型伺服器等等,唯獨是桌子上有一張紙張,很明顯和這裡格格不入。

    「指揮官,為什麼會找到這裡?」

    「啊...小C,妳終於肯說話了嗎?我很高興妳終於開口~」

    「....」

    但終究,又是沈默回答。

    「難道,妳們認為我還在生氣嗎?」

    「這個....」

    五人皆是非常有默契的,同一時間開口。

    「唉...看到這裡還不明白嗎?發泄完我就沒事了。更何況槍我待會找回來就行了,車匙....我想想辦法,綁起我的話....算了,總之過去的事,就讓它待在過去吧,現在我們要做的是.............面對眼前的事物。」

    淺打轉個身來面向著眾人,把紙張拿了來了揚揚揮舞,所指的眼前事物就是這件事。

    「妳們可以把這埋數字,轉換成經緯度再把得出的地點,放在地圖上嗎?」

    紙張上寫著一連串的數目字,那些數字就這樣放在一齊的話是沒有意義的,卻在淺打這一說之後,得出了一個驚人的情報。

    「爸爸~地點是在S09區的這處地方..........已經傳送到你的手機上。」

    淺打按壓耳機上的按鈕,地圖和P38提供的地圖,則顯示在淺打的隱形眼鏡,呈現了在淺打的眼前。

    「再把AR小隊失蹤的地點....再加上AR小隊的預計.....呃....地點?畫成一個圓圈的預計位置,加到地圖上。」

    五位戰術人型皆是滿頭問號,不過依然是照著淺打的做,很快就得出答案。

    地圖上的一處成了一點,而沿著那一點而畫成了一個圓圈,而正中間的黑點,便是AR小隊失蹤的地點,而預測AR小隊所在地的圓圈,邊緣剛好就和P38分析出的經緯度重疊。

    「淺打指揮官,這個是甚麼意思?」

    「隊長,既然這組數字是在鐵血的這棟建築找到的,就證明說鐵血已經破解了蠍子的假情報,找到AR小隊的位置,地圖上和圈圈重疊的經緯度,就是AR小隊其中一員曾經待過的位置。」

    「沒想到平常看起來呆呆,甚少說話的G3,在關鍵的時候卻是個頭腦清醒的人。」

    「指揮官大人...呆呆的可以不用」

    「嘿嘿~就如G3所說的,那為什麼稻草人那傢伙,還要待在那假情報的所在地方?」

    淺打將視角往上一看,微微的抬起頭來,五位戰術人型見狀,均是向著淺打的視線,皆是抬頭一看,那處角落的監視器正正的看著淺打。

    淺打先比劃出了手指分別往著上、下、左、右移動,監視器亦是隨之,最後往著監視器揮揮手,對方則是亮了紅色燈色閃爍了兩下。

    「對方監視著我們?」

    「看來是這樣了。」

    淺打先是打了個手勢,指著自己,再擺放嘴部,再指耳朵,最後指著監示器。

    而監示器則是上下點頭。

    「看來連話說都聽得到,那就好說了。」

    淺打拿起紙張,在監示器前展示而出。

    「找到了嗎?」

    監視器點頭。

    淺打再把行動電話,展示出稻草人所在地的戰術地圖。

    「那為什麼還待在哪裡?」

    監視器的紅燈閃爍了兩下。

    「嘿...無可奉告嗎?」

    淺打拿出了M1911,向著監視器開槍,隨即掉在地上破爛四散。

    「指揮官大人,這樣就夠了嗎?」

    「不...不夠,餘下的只有找到對方才能知道更多,有太多的東西不明白,但有一件是卻是很清楚的。」

    淺打隨即離開了房間,朝著大樓的出口處離開。

    「指揮官大人,那個是?」

    「陷阱啊~陷阱,既然對方已經知道AR小隊的地點,為什麼還要留在那個假地點?」

    「指揮官~那我們要停止行動嗎?」

    此時,眾人已經離開大樓,走到了李舜的一旁,他正在為蠍子維修。

    「啊!淺打大人!」

    蠍子陽光煥發的笑容,高高掛在臉上向著淺打一眾人揮手,李舜聽狀,則是轉個身來。

    「淺打兄,再一次謝謝你。」

    「好了好了,不用謝了,這個先要緊。」

    淺打往耳機按壓了一下,隨即李舜拿出出板電腦,打開一看經過了數十秒之後,隨即又將其關閉。

    「你在大樓內找到的?」

    「嗯。」

    「陷阱?」

    「嗯。」

    「....」

    李舜沈默了數秒,先是一到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後隨著李舜理解到淺打的含意,便跟著淺打一起露出了一副奸狡的表情。

    「原來如此淺打兄,但是,你是如何找到這些資料的?」

    「拯救蠍子的時候,我是以潛入的方式先進去,再殺出條血路走出來的,當時那門口,有著比蠍子那邊更多的守衛守住,事後我就心感好奇去看了下,沒想到真的有發現。」

    「潛入你也懂嗎?」

    「嗯...略懂~略懂~」

    「李舜~指揮官.......,發生甚麼事,我不明白。」

    在臨時維修倉的蠍子終究是完成維修,從裡面走了出來,身上的衣裝又變回完整無缺。

    「蠍子...讓那個說妳們是「劣級消耗品」的人渣接受懲罰吧,復仇的機會來了。」

    「沒錯,「狗糧人型」嗎?讓那份屈辱,就讓那人渣嘗嘗被當成狗糧吃掉的感受吧!」

 李舜和淺打就好像唱雙簧,你一附我一和,箭頭皆是朝著那人渣發射,從其背後放出,充滿著陰謀的冷箭。

———分隔線———
那個......很抱歉......那段英文我反而不知道應該如何翻譯成中文(怪人
所以我直接放英文算了(不負責任
反而不懂得如果反過來用中文表達.......

好啦....關於劇情呢....接下來會變得跟大家熟悉的少前不一樣
其實最初我只是不知道應該如何讓他們兩位出場(李舜 李衙)
所以才用了遊戲的主線把他們引進來.....
現在功成身退 正式飛脫主線 將會是一個大家不熟悉的世界 敬請期待
最後最後 歡迎留言討論 GP餵食 我們下次再見  臥先生字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29 筆精華,09/1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