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8
GP 207

RE:【小說】救國英雄 孤狼覓鄉 更新至 第三十話 終幕 疾馳血湖的赤龍六代

樓主 臥筆鳳 hi555714qq
GP6 BP-
救國英雄 孤狼覓鄉  第三十話  『終幕 疾馳血湖的赤龍六代』
    
    —S09區前線—
    蠍子拯救聯合行動
    現時是十一時四十七分
    蠍子身處的鐵血校舍大樓

    .....

    「嗄....嗄...嗯啊....為甚麼,剛才它們轉向回防這麼快?明明這處又沒有鐵血頭目指揮著...。」

    淺打正靠著在牆邊,正身處在一間猶如課室之內的空間,內裡卻是空空如也,連桌子也沒有一張,窗戶也是一戶沒有。

    「淺打大人...放棄我,捨我而去...只要我還在你身邊,那些鐵血渣滓就會偵察到我的訊號,....現在的我只是你的負累。」

    的確是這樣,背著蠍子戰鬥,對於淺打來說的確是非常吃力,負重增加了身體不再身輕如燕活動自如,每每都要用上平常的幾倍力量,尤其是剛才抱屍而進和乘危而上的引體上升,以現在淺打餘下的氣力來說已經再使不出來了。

    「難怪它們都跟有著GPS導航一樣,但是妳的要求,恕我難以從命了,蠍子...我答應過李舜...要把妳帶回去。」

    淺打邊替銀色的那把M1911重新裝填子彈,餘下的彈匣就只有最後裝填了的這一排,身上還有三個煙霧彈和一個破片手榴彈,一邊數著身上餘下的裝備,在腦內計算著下一步應該如何是好。

    「李...李舜他?啊.....原來是....李舜指揮官也有來嗎?」

    「啊?嗯......對,沒錯!李舜他等著你回來,如果沒數錯的話...餘下的鐵血應該是最後一批。」

    雖然蠍子聽到李舜親自上來前線找她,但是是依然行動不能,要依靠淺打把她救出,而現時的淺打體力消耗非常之大,雖然開始筋疲力盡,最多只能堅持多數十分鐘就會達至極限,也就是說接下來的是真正的『Halo』。

    「蠍子...你數得到外面,現在還有多少鐵血嗎?」

    各位讀者也猜猜把~ 開始的時候有四十多只。 筷子一群為十只

    ...


    「剛才到現在...殺了三十六只,所以...外面還有七隻以上?」

    「答錯了,嘿嘿~剛才躍出大門的時候有一只打歪了,在煙霧Rush的時候,兩只只是打殘了沒有解決掉。由此可得外面約有十隻以上。」

    蠍子臉上又是迷茫又是疑惑,心內想著為甚麼淺打在這種生死危機關頭,還能夠開這種玩笑,而且他臉上還掛著笑容。

    「我不明白...不懂...為甚麼淺打大人還可以笑得出來?」

    「蠍子,人常常說危機危機,就是有危險,才有轉機,就如我們現在一樣。」

    「但是,我怎麼看也看不到有轉機,你手上餘下七發子彈,要如何解決那數十只鐵血?」

    淺打從遠處已經聽到鐵血串步迫近的聲音,果然鐵血都是靠著著訊號來追蹤,於是乎啊....淺打突然開始失聲狂笑,這迷一般的舉動不但止嚇壞了背後的蠍子,連門外的鐵血也被這種行為嚇倒了。

    「蠍子...我手上的槍固然重要,但是你知道,射手只是我的副職...」他瞼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戰士才是我的主業。」隨即淺打向著房間內,牆角頂處接連開了三槍。

    「啊!淺打大人,你發瘋了嗎?已經說了我們沒餘下多少子彈,現在還胡亂射擊,你不是人!你不想活了!」

    「蠍子...我做任何事情,必定有其原因,還有另外一件事...」 淺打把兩個煙霧彈,往房間的左右兩處擲出,兩顆煙霧彈隨即旋轉起舞,頭尾兩處噴發出的煙霧覆蓋整個房間,猶如霧都倫敦。

    「誰跟妳說過我是正常人,更何況啊......現在的我手握赤龍六代,是即將疾馳於血泊之中的淺打。」

 ......

    我們瞬身而至房間之外,看著那些鐵血正緩步靠近,它們的地圖中顯示著的藍點,正正就在前方的房間之內,但只知其身處其中,而不知其在內位置。

    突然,房間之內傳來一陣狂笑之聲,聲音的來源辨識,確認出是之前遊走在鐵血眼皮之下,那位來去如風只聞其影不見其身,所到之處皆是鐵血肢體橫飛血濺四射的煉獄之景,那位身穿黑色大衣的男性指揮官。

    在場的鐵血,應該說所有的鐵血不是只懂得殺戮的殘殺機器,它們有著所謂的情感模塊,雖然和格里芬的人型相比起來更為低階,但是此刻,那名正在大殺特殺視眼前鐵血如無物的男人,卻在此處放聲大笑。

    那些鐵血更加是士氣低落,恐懼從心而生,但此時卻是別無選擇,只好硬著頭皮上。

    更何況敵方都只是獨走離群一匹狼,我方的人數依然佔優,連大樓內唯四的盾娘已經召集過來,更不要提,那匹狼還照顧著一隻負累小狗。

    忽然,房間大門之處開始冒出煙來,從門慢慢滲出而起,鐵血深知機不可失,全員一整列排開的在房間之外列隊,往住內部火力全開齊射穿牆而擊。

    不管大樓那石屎牆有多厚,只要有子彈,火力大就是任性,牆上石屎逐漸剝落,眼看所到之處皆是彈孔,甚至已經可以從外窺探到內部。

    但地圖中的藍點依然是遲遲未有因此而熄滅,到底是怎麼的一回事,鐵血都只能夠齊齊進內,以查看事情的真相。

 ......

    『十一只....十二只...十三只...十四只....今晚可有綿羊大餐下肚了』

    房內的塵土飛揚,經過鐵血那掃射之後,房內混雜著白煙和灰黑色的泥灰,當鐵血進到其內的時候皆是視野不良,但卻有人把這一切通通盡收眼底。

    牆角之處隱隱傳來了陣陣的氣息,一陣猶如暗影之爪的殺意,正在從牆角處散發而出,漸漸侵至整個房間,原來,淺打正躲藏在房間內的牆角高處,那雙鮮紅狼目正緊盯著獵物,他手正緊緊抓住方才開槍打開的小洞孔。

    淺打從牆角落下,卻沒有一點點的聲響因著地而響起,輕輕的把大門關上,現在此刻此處已經成了困獸鬥技場,猛獸是一整群的鐵血?不,是隻身一匹狼,殺意正起的淺打是也。

    關門傳來了精脆的一聲聲響,鐵血所有皆是轉向大門,卻發現其無故關閉,然後反方向卻傳來鼻哼之聲,鐵血又是一個轉身,卻又不見人影,只見同伴首級脫飛而起,當場血柱噴灑。


    .....

    淺打正身處在大門的正對方,左手架放在腰間刀鞘,右手則是放在赤龍六代刀炳之上,現在所有的鐵血槍舉向大門,背迎著自己。

    淺打好像大餐在前,卻遲遲未能夠從中挑選出先入口潤喉之初食,於是鼻中輕輕哼起音調,這音韻乍聽之下又似故時兒歌,細聽之下此刻歌聲卻是猶如響起死之鎮魂曲。

    淺打眉精眼細,即使現在視野不清,但此刻極致集中之狼目,猶如暗夜猛獅那雙發光大眼,能夜視細看著在場一切。

    仔細的觀察精挑細選之下,較近的兩名光頭先是察覺鼻哼之歌,轉過身來的瞬間,淺打腳尖發力一瞬而過,卻人又閃現而過,瞬現回大門之處,只見手中的赤龍六代仍未出鞘,卻見其刀鋒漸漸透散而出,現在細聞,鼻哼停止了,取而代之的卻是赤龍六代和刀鞘收刀碰撞之清脆一聲。

    剛才先轉頭的兩名光頭首身分離,其頸部切口之處血如泉湧,染在這塵污半空之中,濺噴至天花板上。

    忽然,半空之中的灰塵白煙盡散,而令此四散而去的正是淺打本人。如何?剛才刀光一閃,把光頭首級身首分離,乃至是把空中的塵埃,受劍風而分割成兩半猶如天地分成兩半。

    此絕對不是甚麼刀劍虛活,淺打只是單純的揮刀而過,從來的他不耍拔刀術等的劍技。

    他本為守護他人而存在,但後來失去其本意,如今卻又重獲所物,克魯格...格里芬給了他生存意義,背後的人型、大樓之外的女僕長一行、乃至整個格里芬....守護這個家。

    現在的淺打只是重獲失去之物,找回了守護之物,重新找回了他的生存的意義,如今的他已經是到了可以和克魯格過兩招的等級,和當時被壓制而無力招架的他判若兩人,只因當時淺打只是行屍走肉,沒有意義去揮著手中的刀,失去了目標如同失去武道。

    雖然他已經改名換姓,但本質上依然是T52區的赤鬼,格里芬成為了他的效忠對象,重新給予了他意義,因此他沒有變強到,只是尋回了他失去的一切。

    刀光一閃之下,灰煙塵霧一分為二而漸消散,鐵血一眾已經能夠一視整個房間,但眼前卻只見倒地的同伴噴血倒地,連忙的舉槍索敵的同時,淺打亦已繼續疾血獵殺。

    赤龍六代拔刀而出,刀身響起深深低沈的刀嗚聲,引起鐵血注意,赤打雙腳舉步一躍離地,在半空之中,淺打把三呎長刀緊收於背後,殺至最近的狙娘之際破空一揮,把首級連同空中的空氣切斷,鐵血狙娘飛頭而出,血管皮肉亂飛噴出。

    鐵血趕緊向著這身處角落的男人還火,卻瞬間又不見其影,淺打腳程之速,已經是這些普通鐵血雜兵不能目視,在它們的動態視力範圍之外。

    淺打瞬閃至另一名可憐蟲之側,雙手持刀高舉過頭架在後腦之下,猛力揮刀橫劈,赤龍六代從鐵血的腋下而進,皮綻肉開在點到即止之處停了下來,剛好把人型核心一分為二刀。

    淺打順應勢頭把刀而拖出,依稀的肉削拖附刀身而出,鮮血點點淚滴而下,轉身迎向在一旁的另一名鐵血,整個身段往後一靠收勢拉弓,把刀輕架在臉頰旁邊,散發鮮紅色鋒芒之刃鋒向上,此紅色刀鋒並不是區區鐵血之血液能夠指染,卻是赤龍六代獨有之刀芒故得其赤名,而勢如飛龍所到之處皆是血泊,故命其為赤龍之劍六代。

    淺打以這刀尖向前之突刺架勢,往著旁邊的紫菜頭胸口核心之處突刺,狼牙刃爪勢破萬軍,三呎長刀有兩呎貫穿其核心之處,血柱直直從後而飛濺至另一只鐵血身上。

    淺打以勢如破竹之勢接連已經把外圍的數隻鐵血砍倒,以接近瞬移般的速度,接連從不同的方位進攻,把鐵血放倒如打掃後院乾淨利落。

    鐵血眼下已經被斬殺不少,而且皆是一刀秒殺,沒有第二刀,它們只好趕緊圍成戰陣,開始往房間的中央團集。

    而淺打則是加快速度趕緊收割,他先是把在腰封間的煙霧彈拉開,自己周圍消散著煙霧猶如神仙下凡,乘著身後的煙霧向著會合中的鐵血襲擊。

    淺打身段放低重心放下,赤龍六代架在腰間來個中段架勢,乘著這煙霧騰雲駕霧,六代赤龍逆卷而上,猶如穿破空中層雲而出之紅龍咬噬一切,這名鐵血隨即攔腰被砍成兩半一刀兩斷,淺打管不著它現在是生是死,來不及再補上致命一刀,趕緊奔至另一個目標之前。

    一瞬之間,淺打只帶著一條絲狀的煙霧而至,煙霧夾雜在殺氣之中,猶如飛龍在天升柱而起至整個房間,淺打以單膝半蹲的姿勢下跪在鐵血的眼前,隨即赤龍六代劃破煙霧往上一撩,鐵血先是右手糟殃,再順勢把刀從天而往下劈,一道赤紅色的刀光從天而降,劍氣而如赤雷降下,落雷擊處則是猶如一朵綻開的紅玫瑰落地散花血濺八方。

    在暗黑而白煙四散的房間之中,只見鐵血雙手皆斷,淺打隨後補上一腳,它就倒臥在自己的血泊之上打滾,猶如一條沾上蕃茄醬的熱狗香腸。

    「殺鐵血比殺人簡單。」

    的確,無論是鐵血也好人類也好,眼前的淺打已經超出了人類對強的認知,只因過去的他誤墮修羅之道,決心化成厲鬼根絕世間之惡,現在反而吸收了那份力量,成了更為強大的存在。

    餘下的鐵血先是最難纏的盾娘,她們以四方陣式向著東南西北架起盾牌型成龜甲之陣,而餘下的三名紫菜頭則是紛紛逃命往死命裡衝,就好像世界大戰戰時躍進戰壕的士兵一樣,舉手投足跨過盾牌之處。

    「蠍子我說過,我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因,妳認為為何我要把煙霧彈在身上拉開?」

    「因...因為犯中二?」

    「...唉....蠍子,因為我從四方而進攻,煙霧因而從四方而起,迷惑敵方玩弄於掌中,現在它們只好團團聚在一起。」

    「那麼...淺打大人有何良計?」

    「看你想我搞爆破,還是繼續劈下去了

    ....

    「那好吧,我們繼續。」

    這四方龜甲之陣,平常都不會看到她們如此擺陣,她們是急中生智無意中擺出此陣,純粹只是因為大家背靠背,互相掩護有安全感,而要破此陣對淺打來說也只是小菜一碟,眼前的鐵血只是碟上甜品,而那隻碟正正就是圍在外面保護它們的盾牌。

    此時,淺打把腰封的煙霧彈捨去,猶如緋村劍心上身一躍而至上空,使出如飛天御劍流般的飛躍姿步,一下子就躍至鐵血的正中央。

 鐵血反應還沒來得及轉身,只見淺打的赤龍六代刀鋒而至,從眼旁緩緩的伸出,眼角向下一望只見那刀身的清澈的地肌紋猶如波浪而起。

    只見淺打已經雙手持起赤龍六代,慢慢的扭動腰部雙腳大開合橫向劈砍,疾風怒濤般的刀光一閃而過,給合著淺打的力量和斬人技巧,劈一砍視野之內的鐵血再也一動不動,猶如時間停止一切皆是靜止。

    隨即淺打收起架勢,把赤龍六代往空氣血振一揮,刀身之血絲盡揮灑去,濺在周圍的鐵血身上,卻那些鐵血卻是聞風不動失去了生息,隨即六代赤龍往刀鞘的口子上一抹,收刀入回刀鞘。

    收刀的聲響而至,那些不動如山的鐵血,身上方才現出一刃橫向切痕,隨即切口處噴血如泉,猶如雨點般盡灑在淺打的身上,那些鐵血皆是上下半截身分離,半屍滑倒在地上和其他同伴一同型成鐵血血泊,現該血泊已滿塘而成血湖。

    淺打先是拔出銀色M1911,先把房間之內氣數未盡的鐵血補上最後終結一槍,無慈悲殺鐵血不眨眼,返途之中有的還在掙扎的鐵血則是因子彈耗盡,就只好再次拔刀而起,赤龍六代手起刀落,給那些可憐蟲致命一擊。

———分隔線———
嗯.......那時間的我一定是吸蕃茄醬吸太多
又是血噴又是甚麼的......
歡迎留言討論 GP餵食 我們下次再見  臥先生字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26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