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8
GP 207

RE:【小說】救國英雄 孤狼覓鄉 更新至 第三十話 終幕 疾馳血湖的赤龍六代

樓主 臥筆鳳 hi555714qq
GP2 BP-
救國英雄 孤狼覓鄉 第二十九話  『第二幕 進出鐵血的銀月黑龍』
    
    —S09區前線—
    蠍子拯救聯合行動
    現時是十一時十三分分
    蠍子身處的鐵血校舍大樓

    …

    ??:「聽好...無時無刻警戒著周圍,時刻認為己身周圍包圍著敵人!」

    『我現在已被敵人包圍,集中力已經提至極限....』大門正在從外面往內衝擊著,淺打無動於衷,集中精神在腦海中模擬。  『門外的敵人...開始的時候CQC一隻、刀炳擊昏的一隻.......最後大門之外那隻紫菜頭第九隻,假定...門外至少有四十多隻鐵血。』

   他腦海回放著剛才打倒鐵血的片段,把所有現有的情報整理好,計算得出門外鐵血大致的數量。

    ...

    ??:「你手上那把的確是好刀,但應付不到所有情況,室內亂揮刀可會碰到牆壁喔~....我來教你用小刀吧,以前我可是用鉛筆就可以殺人喔,要學嗎?」

    淺打隨即把銀白色的M1911收回槍套,右手中的六代赤龍往刀鞘的口子上一抹,隨後將刀收回入刀鞘。

    現在的他赤手空拳,雙手展開掌心向前,站在了原地數十秒左右,有節奏的一直深呼吸,在背上的蠍子生怕淺打已經是放棄反抗,連忙的拍拍淺打的肩膀。

    「淺...淺打大人,難道你要放棄嗎?」

    「安靜點蠍子....我正在集中精神,我在尋回一些東西....」

    「找東西?找甚麼?」

    「學過....但很久沒用過的東西。」

    淺打繼續閉起雙眼,隨即從右腿槍袋拔槍,一支漆黑的M1911,把抑制器拆下來,武器下垂而齊放在腳旁。

    「嗯....差不多了。」

    ...

 這些是在五十二區的事情,那時候的淺打連中的M1911也不懂如何拆槍,完全是位門外漢。
 師傅:「把槍放在胸前,不對!再貼近一點!打側身以側迎敵!」

    「但是師傅,側身的話那身穿著的防彈衣不就沒用了嗎?」

    師傅:「對,所以心理上要克服這個關口。」

    而既然現在淺打已經沒穿防彈衣,那已經沒甚麼好怕,淺打打側身段,把M1911放近自己的胸口前,差不多緊貼在自己腋下。

 過去了一段時間,淺打逐漸深得師傅教授的技巧,那種獨特的步法,架槍的姿勢,以及作為一名槍手(GUNNER)應該有的態度原則,最後就是自行頓悟那種原始的殺手本能。

    師傅:「你已經學滿師了,可以教的...我也教了你了,槍也好技術也好,現在你已經擁有了非凡的技術了,餘下的就看你自己能不能靈活變通,和自己的戰術融會貫通了。」

    「謝謝師傅!」

    師傅:「你不需要為了那些你殺死的敵人而感到難過,更加不應該去逃避他們,要正視被自己殺死的敵人,因為他們死去了、他們永遠都會記住妳。而你作為殺死他們的代價,就是你永遠都會記住他們,這個才是對他們最大的尊重....如果這條路你還要走下去的話,這句話請你銘記於心。」

    「師傅...」

    師傅:「我已經退休了,這個城市非常適合我....至少我不需要再逃命下去,這把槍...我已經不再需要了,你就帶著去把。」

    師傳把一把黑色的M1911交了給淺打。

    師傅:「時刻...都要記住自己的目的,為了甚麼而戰鬥,迷惘的時候就回來這裡坐坐吧...反正這裡本來就是你家。」

    「師傅....我早就把你當成是家人了。」

    ....

    手感.....回來了。 「淺打...淺打大人!鐵血快要破門了,再一下就...」 淺打卻是揮揮手,施施然從褲袋之中拿出了無線引爆裝置。

    ......

    —S09區前線—
    蠍子拯救聯合行動
    現時是十一時三十六分分
    蠍子身處的鐵血校舍大樓外部

    淺打的五位人型團在一起,在大樓之外待機,她們皆是皺著眉頭臉上無光,回想起淺打進入大樓之前的那句說話。

    「對不起,現在的我...還在生妳的氣喔...」

    ...

    「姐姐,我們是不是做得太過火了?」

    「如果...我們不想淺打指揮官上前線的話,是不是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女僕長。」

    「而不是這樣硬碰硬,把指揮官大人綁起來,我早就說過指揮官大人不吃這套。」

    MP40雙手交叉抱胸,口齒咬著內唇邊角,嘟起嘴巴非常不滿的細細絲語。

    「一開始的時候就說不能把爸爸綁起,弄得爸爸現在又跑上前線,而且這一次還自己一人跑進去了,我最討厭女僕長了。」

    P38則是氣衝衝的責怪著女僕長。沒錯,把淺打綁起來的提議者就是女僕長。

    「...」

    女僕長默不作聲,無言以對的她想不到可以用甚麼籍口解釋,倒不如說,她默認了這一切,做成現在的處境都是因為她,所以她正在自責。

    「唷~妳們都躲在這裡幹嘛?」

    這時候,李舜從牆角旁走了出來。

    「發生甚麼事?膽心淺打嗎?還是...其他事情?」

    李舜看著女僕長無精打采,察覺到事有蹊蹺,主動的上前詢問。

    「那個....事情是這樣的...」

    女僕長把今早的事情經過,告訴了給李舜,聽完之後,李舜右手摸摸下巴,低下頭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也都難怪他剛才那麼的衝動...」

    「李舜指揮官...我,是不是做的太過火了?」

    「對!過火了。」

    李舜雙手叉著腰部,和已經坐在地上的女僕長相比,李舜現在高高在上的從上而下看著女僕長。

    「有....多過火了?」

    「太·過·火·了!簡直是過份了。」

    李舜刻意的把第一句的語調放重,每一字皆是比著手指訓斥著女僕長,弄的她只好低下頭來。

    「可是...我不明白,為什麼指揮官要瞞著我們,一個人跑出去。」

    「嗯~G36,人這種生物非常複雜,不是所有東西都能解析的。打個比方說吧,你傷心的時候會怎麼樣?」

    「哭?流淚?找別人談心事.........啊!?」

    此時李舜臉露微笑,看得出女僕長好像懂了甚麼一樣。

    「沒錯,如果沒人能跟他談心事的話,那就只好靠著別的東西發泄出來,就好像現在一樣。」

    女僕長低下頭來,卻一直在緩緩的點頭,就好像慢慢的聽懂了李舜的話,戰術人型也是會學習的,而學習的過程中,總是伴隨隨著失敗,所以就要從失敗中學習。

    「不過,妳們大可以放心,格里芬裡面不乏上前線的指揮官,當中武鬥派的指揮官,也還是大有人在有的,更何況「赤鬼」...嘿嘿~他可是來頭不小啊。」

    「轟...........」

    大樓之中傳來了爆炸音,整座舊校舍為之震動,塵土廢灰皆是從大樓上剝落。

    「好了,打起精神來淺打的戰術人型,戰鬥才到一半而已,李衙正趁着淺打攻進大樓的時間維修人型,妳們的話....不如到大門迎接淺打他回來吧。」

    說完李舜就轉身離開了。

    「李舜指揮官!我...我應該怎麼樣向主人道歉?」

    「道歉嗎...?這個妳不是已經心裡有數了嗎?」李舜頭也不回的回答女僕長,轉個角就走了。 『原來如此......是那兩位G36嗎?淺打?』

    轉過頭來,女僕長則是恍然大悟,內心之中已經作好打算。 「各位!我們去接主人吧。」

    .....

 淺打斜眼看看自己的腰封上,仔細的清算打數。 『手榴彈兩顆,煙霧彈四顆,彈匣...配合好的話,夠用...吧。』

    「淺...淺打大人,你手上那個..是無線引爆器對吧?難道是C4?」

    在淺打背上的蠍子緩緩的吐出了這句話,話中明顯帶有不安。

    「之前潛進來的時候,裝了一顆在下一層的樓層天花板,只有...一次機會,沒炸破的話這裡就是你我的墓園了。」

    「碰.....」

    最後的防線崩了,大門被撞破了...。

    在淺打的眼中大門被突破了,打開的時候就看見至少有六只鐵血的雜兵團團的堆在門口之處,那些鐵血是甚麼兵種不重要,反正此時此刻,此地將成為它們的葬身之地。

    「When the problems up....C4!Killer Queen!Switch on! 」

    淺打手中的無線引爆器的按鈕按下,同時有某種奇特的開關聲音異常地清脆。

    「轟........」

    「先是六只...要上了!」

    淺打眼前的六只鐵血,在C4爆破的瞬間,被炸得血肉橫飛,軀幹血塊濺至牆壁之上,剛好在地上炸出了一個大坑,淺打見計成功,飛快的往著大門之下的大坑奔跑。

    飛躍出門口,先是環觀左右兩方,一大堆的鐵血守候在門外,卻因爆破激起之塵石而視野模糊,紛紛將頭轉過去,有某些則以背對著爆風之處。

    淺打豈能夠放過此絕等機會,飛躍的方向正是已經因爲爆破而打通了往下一層的大坑洞,在空中的同時,手中漆黑的M1911接連發了四槍,空中之中淺打以極高難度的姿勢,在空半中擊出四發,卻能夠三發命中頭部和核心各處,餘下的一發擦過紫菜頭的手部打失了,雖然可惜但是總比沒有好。

    淺打以超級英雄式雙腳著地,隨即在走廊之中繼續往前奔跑,現在暫時沒有鐵血從坑洞躍下追擊,先是集中精神應付前方的敵人。

    不想去聞樓外風吹草動聲,只願去聽樓內鐵血腳步聲,淺打集中再集中,把所有專注力集中在耳聽八方,就好像野狼用鼻子在尋找獵物一樣,淺打則是用著耳朵。

    跑至走廊盡頭,已聽前處樓梯間,有鐵血正在趕往下層。

    「一只...兩只...三只...四只 的腳步聲。」

    只聽聞四只鐵血腳步聲,淺打依靠了在牆邊轉角處蹲了下來,先是一只的鐵血往前推進,其餘的在後掩護。

    主動出擊先發制人,趁敵人反應不及之際攻其不備,淺打從軍靴之上,拿出軍用短刀,作好奇襲準備。

    正在鐵血領頭先鋒接近轉角處之間,淺打一記滑翔而出,先是把走在前頭的鐵血,借滑翔而出的衝力瞄準其腿部,手用力一刷將其絆倒,隨即左手軍刀高舉,視線則是往住還在梯間之上的鐵血,右手中的M1911架在左手腋間之下,對它們分別每人一發,這回經瞄準射擊,全數命中頭部。

    原應被絆倒在地上的鐵血,淺打那把舉高高的軍用小刀,已經插了在核心之處,抽搐了數秒之後它再無任何生息。

    正當淺打打算把手中的M1911換彈裝填的時候,鐵血的攻擊勢緊接而來,被C4爆破坑洞之處,已經有數隻鐵血準備一躍而下。

    而淺打在它們躍下還在半空中的時候,已經察覺到它們的包夾戰術,把來不及換彈的M1911套回右腿槍套,迅速從腰封背部,拿出特制的改裝競爭者,瞄準擊發。

    .700 NE口徑子彈脫離槍口而出,火煙四散子彈畫過空中,穿過飛揚的塵土和廢紙,在兩名鐵血著地的瞬間,同時貫通其核心之處。

    而如果此時拿出另一把M1911可能做不到這種效果,一來距離稍遠,.45APC造成的傷害不足以擊穿鐵血造成致命傷,二來競爭者手槍這大威力子彈的穿透性,而則好那兩隻光頭一前一後,正正被淺打打個一石二鳥。

    趁著其他的鐵血還沒有著地的瞬間,立馬靠到轉角處重新裝填好競爭者,當想拿出漆黑色的M1911裝填的時候,卻在半路又殺出一個程咬金。

    還沒來得及把彈匣退出來,樓上的石屎剝落,同時一直傳來腳步聲,步步進擊往樓梯間進發,淺打必須要做出選擇,現在不知種類的鐵血至起碼有二十多隻,正在樓上從梯間而下,而那處坑洞則是陸續有鐵血從天而降。

    到底應該,當魯莽之徒往危險處挑戰,絕處逢生衝上樓梯。
 正面突破往死裡逃生,衝向坑洞那無盡的鐵血。
 還是當一個畏首畏尾的懦夫,往樓梯下走先逃再說?

    ...


    那當然是搞正面突破啊!

    淺打先從腰封中把煙霧彈拿出,往著走廊處走在最前的鐵血投擲,隨即煙霧彌漫整個走廊不見鐵血蹤影,消失在煙霧之中,鐵血則是持續推進。

    淺打隨即從左腿間槍套拿出銀白M1911,把槍架在右腋胸前,整個身體捲縮成一團,衝向煙霧之處,那些鐵血因煙霧阻擋視線,不知煙霧後方現在是敵還是包抄之友軍,不敢向煙霧亂槍掃射。

    淺打架著槍盡量貼近胸前,Rush著向煙霧推進,不久煙霧就慢慢呈現出黑影,淺打不管三七二十一,立馬向黑影胸口頭部各開兩槍,黑影隨即血液噴灑倒地。

    淺打繼續前進,踏過血泊終於衝進煙霧之中,現在的淺打均是未見其人,先見其影立馬兩發打賞,猶如身處「的士高」的舞池,身體機械式的左右上下活動,左方的鐵血小車一發,右方的鐵血光頭,轉動整身肢體,帶動手槍移向目標,上下彎身光頭核心頭部中彈倒地。

    這片煙霧中翩翩舞起機械舞蹈的淺打,筆直的往回坑洞Rush,只因後方梯間的鐵血很快就會趕到,時間可不是他的朋友,煙霧開始消散的同時,淺打亦快將走到盡頭,即將要脫出這片煙霧,他按下手槍的退彈匣,用力往右一甩放棄餘下的兩發彈匣,換上另一個彈匣。

    他一邊向前走一邊將彈匣換好,就在脫出煙霧瞬間,陷入眼前的卻是整數十只的鐵血,淺打腦內以光速開始運轉,馬上就標記好眼前十名的鐵血,以手中的手槍計上背後的競爭者手槍,眼前十名敵人就算自己槍術百發百中也好,子彈都是不足夠應付,淺打以這種瞬間的觀察力,靠著己身的判斷力和經驗立馬就想好作戰計劃,迅速行動實行反擊。

    走在最前的又是那些可憐的炮灰紫菜頭,正所謂小兵沒人權啊~,淺打先是兩槍打進核心,再補兩發到頭部,100%確保它完全機能停止,失去反抗能力之後,以最快的速度跑至紫菜頭身前,把它當成是沙包盾牌向住後方的鐵血,抱屍於頸向敵軍突進。

    在後方的鐵血,管不著這個數秒前還活生生的友軍,連珠彈發猶如暴雨橫飛,子彈直直的飛在半空盡數打在紫菜頭身上,雖然能擊中卻未能擊穿貫穿打中屍後的淺打。

    而抱著紫菜頭的淺打可不會輕易受火,任由敵方射擊,他邊突進的期間,從紫菜頭的腋下以M1911還擊,餘下的兩發,盲射還剛好把路途上的光頭打至殘廢。

    忽然,卻聞淺打一聲怒吼震耳欲聾,用盡吃奶力氣一邊抱屍,一邊把後方的狙娘一一往後推,猶如阿修羅上身,力拔山河氣蓋世,彷如擁有五頭六臂,一口氣一次過把七只的狙娘同時往後推倒。

    淺打瞬速從腰封拿出手榴彈,用口拉開保栓,往住被打成蜂窩紫菜頭的口部硬塞進去,用力向這爛屍的下巴一推,紫菜頭應聲而倒在狙娘們的旁邊。

    淺打趁著手榴彈快將爆炸之時,使勁的往上一躍,手掌剛好抓到大坑洞的上層,以引體上升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以半爬的姿勢剛好在爆炸之前脫離下層區域,回到關著蠍子的大門之前。

    .....


    你以為淺打安全了嗎?

 不! 正當淺打半臥倒在地上之時,還殘留在上層的鐵血立馬瞬速轉身,對於手持手槍的淺打來說,現在他眼前的敵人可是天敵。

    淺打正身處在敵人的大後方,鐵血迅速轉陣,後方轉移變成了箭頭,雖然大部分的鐵血還在下層,正在急忙返回上層回防。

    立在淺打眼前的,正是之前通風管內,一大群的煤炭精靈,現在淺打手中的銀白M1911只是餘下一發,另一把右腿槍套中的漆黑手槍亦未來得及換彈。

    還好皇天不負有心人,之前被C4爆破的肢體四散的鐵血,武器剛好就落在現在半身臥倒的淺打身旁。

    淺打不管它的原理是甚麼,先檢起再趴倒在地上,手指再往板機扣下,手中鐵血的武器火光四射,全自動的武器正正就是那些鐵血光頭手中的步槍。

    那些大群的筷子,對其他人型來說反而是最弱的雜兵,經常被當成是經驗包壓在地上磨擦,更甚者更加是空襲妖精按下去,經驗包包接種而送上,對於一向不配帶重火力的淺打來說,可以算是天敵,但現在情況逆轉了。

    「拿鐵血的武器來打鐵血,最高Daaaaaaaaa!!!」

    手中的鐵血步槍火力全開,五光十彩的火光連連擦出,那一群群蜂擁而上的筷子,被打的落花流水,均是四腳朝天反肚而倒。

    這一波結束之後,淺打把手中已經打空的步槍捨掉,很快的那些在下層的鐵血已經回防而至,來到走廊的遠處。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好漢不吃眼前虧,淺打見大軍已經殺到眼皮之下,只好選擇戰術性撒退。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41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