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7k

RE:【小說】 《外傳: 最強的公主大人與垃圾指揮官!》2. 品味差勁的公主大人,保證香醇!

樓主 飛空動煙雪 jtsai314
GP20 BP-
2.承接的信念,向著遙遠未來延伸的生命之路!


RFB雙目緊閉,再也不會開口說話了。

老婆,妳會冷嗎? 不要怕.......我們一起回家。我傷心欲絕的抱起RFB、脫下拉鍊外套,將她牢牢的綁在背上,兩道眼淚從臉頰滑落,忍不住哽咽道妳可要抓穩了。

不會再放手,此後永遠不會分離。

絕對不會。

我對妳的心意,永遠不會變。

....妳聽見了嗎?

RFB.........

警告,系統偵測到大量異常訊息,自動修復無效,請將機體移動到最近的機場等待救援。

我無視系統給出的警告,再也無法壓抑崩潰的情緒,此時體內無限湧出的力量,哪怕只是機體衰竭前的短暫爆發,我也要讓帕拉蒂斯.....血債血還!

機體剩餘活動時間,五分鐘,開始倒數。

我再也無法思考,腦中只有復仇。

..............................

K2姐!

RFB的聲音。

K2抬起頭,看見了RFB從操場的另一端快步奔來,她滿頭大汗、氣喘吁吁。

怎麼了? 弄得這麼狼狽?

嘿嘿,不好意思。RFB吐了吐舌頭,她疲倦的坐在一旁的石頭上,嘆了口氣,神代聽不見我的聲音。

後輩君?K2突然意識到,戰術人形不會作夢,這一夢,恐怕是意識神交的最後連結。

我累了,只能走到這裡。RFB苦笑,伸手遞出了接力棒,綠寶石般的雙眼望向K2身後那條長長的跑道。

「不行,妳不能氣餒,姐姐我會繼續陪著妳跑下去!K2彷彿意識到了什麼,想要伸手拉起RFB。

好重?

怎麼會這麼重?!

「伊東...不,爸爸要來接我走了,我已經很幸福。RFB露出小虎牙,對不起,那天晚上.....我不是故意想和K2姐吵架的。

說什麼對不起,我們不是姊妹嗎? RFB,不要死、撐下去.....

K2痛苦的抓住她的手,卻無論怎麼使勁,也無法將RFB拉起,她和RFB、索米三人朝夕相處,情感上早已形同姊妹,更是陪伴彼此最重要的家人,她怎麼能眼睜睜看著親人離去?

拜託妳,代替我.....陪伴他........RFB疲倦的呼吸著,她很累了,卻還是努力地睜開眼睛,握住接力棒的手不停顫抖,請妳代替我,跑下去。

RFB臉色蒼白,四肢末端開始變得毫無血色,代表生命的跡象正在迅速消逝。

...........姐、姐姐我............答應妳。

K2用顫抖的手接下接力棒,在霎那之間的緣起緣滅,RFB對她微微地露出笑容,像是放心一樣,把眼睛閉上了。

下一秒,K2回過神來,這彷彿是在一瞬間發生的事,她在意識到夢境的意義後,雙眼一酸,忍不住流下淚來.........

此時氣象塔外的大決戰已進入尾聲,神代一弦披頭散髮、殺意張狂,肌膚上的皺紋有如血紋,一張冷漠端麗的臉孔頓時變成了一名五、六十歲的老婦。

和弦、FAL甚至是帕拉蒂斯的士兵見狀,個個心驚膽寒、詫異不已。

神代傷心過度、神智不清了!FAL焦急的望向一旁的和弦,我們得想辦法,她的機體正在急速老化,現在不是戰鬥的時候!!

K2小姐,妳是最了解神代指揮官的人,難道沒有其他辦法嗎?和弦打了個冷顫,K2小姐,妳怎麼了? 從剛剛開始都沒有說話......

沒事......只是.....姐姐我能完全理解後輩君的心情。K2淒然的低下了頭,一副憔悴的神情,RFB的逝去對她來說同樣是無比沉重的打擊。

但是......

K2看著空無一物的手掌心,慢慢握住了粉拳。

這是,生命的傳承,RFB將最後的信念託付給了自己。

她不能在這裡被悲傷打倒。

為了RFB........我們得嘗試喚醒後輩君。K2擦擦眼淚,咬住唇瓣,緊得滲出血來。

神代現在瘋瘋癲癲的,妳確定不用拿條繩子把他綁回家?FAL束手無策。

就算是這樣,姐姐我也要試一試!K2握住配槍,因為有RFB的犧牲,我們才能活著逃出來,如果後輩君死在這裡,就等於是辜負了她的心意!

唉,好吧。FAL無可奈何的整理瀏海,白色惡魔和帕拉蒂斯的垃圾就交給我來處理。

FAL雖然知道神代會在十年後與自己結為連理,但對她來說,兩人可說是素未謀面,不料此時望著K2堅定的臉龐,她的心智雲圖卻忽然浮現一絲欣羨與苦澀。

神代為了RFB可以不要性命,K2也願意為神代付出一切,她呢? 她能為自己心愛的人犧牲自己的生命嗎?

FAL小姐,我可以操作柯尼SRK幫妳牽制白色惡魔!和弦自然猜不透FAL複雜的心思,她十指俐落的操作機甲,超跑再度變形成機器人,揮舞著流線型的鈦合金刀刃。

拜託妳了,和弦!FAL心思一定,朝白色惡魔連續發射三顆榴彈,榴彈踐踏對白色機甲造成了五倍以上的爆炸傷害,可是.........

吼吼吼.....

白色惡魔仍是完好無傷。

在我的那個時空,還沒有這種強得亂七八糟的醜陋怪物。公主大人皺起眉頭。

和弦卻沒有發現,此時後座上的索米已經悄悄清醒過來,眼神飄忽、心思難測.......

後輩君!K2奔向陷入瘋狂狀態的神代,不料此時蟒蛇從暗處開了一槍,K2聽見槍聲,敏捷的踏步避開。

妳是我的。蟒蛇舔舔嘴唇,原先打算帶著XM3的武器芯片遠走高飛,但再次見到K2,卻沒有辦法壓抑內心對她的渴望。

給姐姐我讓開!K2抬起突擊步槍,金色高速彈連發,嘗試突破蟒蛇的糾纏。

呵呵呵,為達目的而不擇手段,這才是生存之道,現在的我可以使用所有槍枝的技能!蟒蛇心思不定的冷笑,同時隨心所欲的變化配槍,更以湯普森衝鋒槍使出力場盾,將K2的攻擊通通偏轉出去,甚至有些子彈還不小心波及M99。

M99的步槍正偷偷瞄準了FAL,衣服上卻在此時多了個燒焦的彈孔,她氣得破口大罵:蛇崽,竟然敢暗算妳兔爺爺!

說過了是不小心,兔崽。蟒蛇暗暗竊喜,她根本不在乎K2究竟喜歡誰,想要的東西,只要搶過來就好。

力量才是一切。

這是後輩君的武器芯片.....

想要,就來奪取吧,我很有耐心,一直一直都很有耐心。

接下來就會瞄準妳的核心,姐姐我不會留手!K2的聲音已經沙啞,雙眼異常冰冷。

就算是蟒蛇,也能聽出K2語氣中無法遏止的悲傷與憤怒。

很好,獵物越有精神,我就越有捕抓的興致。蟒蛇興奮得渾身顫抖,來啊,互相傷害吧! 我最喜歡的K2!
........................

就在此時,逃出氣象塔的內蓋夫也見到了神代。

內蓋夫看見朝思暮想的XM3背影,漂亮的臉龐頓時染上嬌羞的紅暈,可是她一見到XM3揹著RFB的屍體,以及奮不顧身地衝向XM3的K2,卻又從女孩子的羞澀中清醒過來。

RFB、K2和XM3之間是什麼關係?

朋友、情人、還是......

內蓋夫看見了RFB與K2手指上都套了一枚銀色的誓約之證,頓時心中一寒,她忍不住悲從中來,真的好羨慕,非常非常羨慕。

為什麼RFB和K2都能和XM3心意相通? 而她的感情始終無法傳遞給XM3呢?

內蓋夫全身無力,覺得自己很傻。

該放棄? 還是繼續熬下去?

原來都是我自作多情,感情這麼的卑微.....

內蓋夫的心智雲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空虛與寂寞,無論再怎麼痛苦與絕望,她始終相信XM3依然存在,只是暫時陷入了沉睡、被神代一弦奪走了身體的主控權。

或許對內蓋夫來說,愛情本身就是個無解的謎題。

此時神代手中的等離子切割器嗡的一聲,劍尖劃地,宣告復仇之戰就此揭開序幕。

Arsenal,妳的心智雲圖錯亂了嗎? 好不容易擁有皮膚,結果卻被無聊的感情所困,實在是太可悲了。忤逆冷笑。

她一直忌妒Arsenal擁有皮膚,此時看到她痛心疾首的表情,可以說是十分痛快。

神代卻無視機體的急遽變化,每踏出一步,血紅色的光圈就會捲起白色士兵的碎屍殘骸。

妳的身體正在快速老化.......是父親大人在妳體內注射的奈米機器人開始發作了,如果再不投降,妳只有衰老至死。忤逆嘲弄似的說,比起替RFB復仇,妳還是選擇保住自己的性命吧?

神代沒有回答。

險象環生?

不,那是在形容白色勢力的慘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神代陷入瘋狂,他無視衰老症狀的急速侵蝕,睜開佈滿血絲的仿生眼珠,金、藍色的瞳孔同時綻放無與倫比的殺氣,等離子切割器一揮,就是數名白色士兵人頭落地。

快、準、狠。

超越極限的速度與力道,不可思議的強大。

XM3升級至MODII,賦予機體的新技能也跟著發動,神代伸手一抖,兩架無人機從機體內部彈射而出。

只見這兩架戰術無人機在神代周身不停盤旋,影像資料同時啟動,投射出兩名婀娜多姿的少女,她們乘坐在小小的龍捲風上,穿著打扮有如現下最流行的電子歌姬。

.........是父親大人新開發的御風妖精!忤逆認出了無人機的來歷,心智雲圖更是充斥著負面的情緒資料,我的戰鬥資料、測試數值都和妳不分上下,為什麼妳能作為XM3在戰場上活躍,我卻只能活在忤逆小隊的陰影下?

此時五十名白色士兵將神代團團包圍,同時發射子彈,密密麻麻的有如蝗蟲過境,然而神代身旁的兩架御風妖精雙雙跳起了優雅的舞蹈,空氣開始躁動不安。

氣流有異......忤逆察覺不對。

RFB,妳瞧,天上的煙花五光十色,就好像妳的至高槍彈,很美......妳看見了嗎?神代旋轉等離子切割器,光束劍刃攪動氣流,空氣中攜帶的灰塵開始漫天飛舞、竟在劍刃周圍形成一道風渦。

帕拉蒂斯的子彈被風渦牽引,全數被導向而回,叮叮噹噹的響聲過後,白色士兵全被自己發射的子彈所殺。

RFB,妳一直都很勇敢,神代喃喃自語,右手一斜,等離子切割器勾起一道藍色光芒刺向忤逆,今天想要買多少片遊戲都可以喔?

RFB已經死了,妳瘋了嗎!?忤逆微一遲疑,差點沒有避開,神代毫不留情的追擊而上,急促的劍光不停閃爍,去勢有如疾風。

好快,這也太快了?! 就算排除御風妖精的加乘,以前的Arsenal也沒有這種驚人的速度,這難道就是感情賦予她的力量?!

忤逆心知在這麼近的距離無法發射伸冤者印記,她臉上白色泥漿竄動,轉眼又變成AK-12的模樣,拔出等離子軍刀,雪狼之眼嘩的一聲撩出銀色軌跡,好似天空中也飄下雪花。

不料神代居然擋也不擋,玉石俱焚的直刺過來。

........可惡!!忤逆雖強,不會輕易死去,但她終究是新出廠的人偶,也從未見過這等不要命的打法,內心一驚,軍刀挽了幾個雪花,轉向盪去,忽地又變成AN-94,迅捷無倫的開了一槍。

砰。

神代也不閃避,左肩中彈卻是彷若無感,光束劍刃一彎,劃出了乂字形的藍色光弧,來勢洶洶。

忤逆擋招不及,腰間被砍出了兩道巨大的傷痕,但她復原能力極為快速,傷口很快的又被白色泥漿所填補。

RFB的死,居然對Arsenal造成這樣的變化,如果我獲得了皮膚與名字,是不是也會和她一樣? 為了同伴而拼上性命? 不,對Arsenal來說,RFB更像是她的.....

妻子?

她和RFB之間的誓約又代表了什麼樣的意義? 這份無法分析的情感究竟是什麼?

忤逆眼神一凜,前所未有的妒恨湧上心頭。

砰。

神代身上又中了一槍,依然不以光束劍刃擋架,哪怕是受傷流血,好似渾然不覺,臉上只有淚水,只有無力回天的憤恨,光影並行、以傷換死,攻勢毫無餘地。

忤逆越看越是羨慕,越戰越是渴望擁有皮膚,長生不死對她來說只是無用的枷鎖,只盼有一天不再作為忤逆小隊的影子,不再是任人擺弄的棋子。

死吧,Arsenal,我和妳像是硬幣的兩面,永遠無法走到一起!忤逆手中軍刀一拐,迴旋曲折,刀勢也越著戰鬥持續而越加狠辣,似乎每一刀都希望將神代砍成碎片!


---------------------------------------------


很抱歉心情沉澱了好幾天才能恢復更新。
2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70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