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416

RE:【小說】普通的指揮官與人形的日常 更新到 EP31:不受人形愛戴之人,不配稱為指揮官

樓主 米飯 wv62801314
GP8 BP-
EP32:暴風雨前的寧靜


請注意本篇含有大量血腥畫面,連作者本人也可以在腦中浮現那畫面,甚至可以開啟宇宙最大的裸體聊天室(如果是鋼彈迷會知道我在說哪部作品)

「春田,我們來了」
「終於阿,這基地的另一個我有跟我說了」

春田指向了另一邊的一群人形,眼神渙散的一直看著地面

「是嘛,那交給我處理就好了,雖然我也知道我沒辦法為他們多做什麼」
「恩,那就拜託你了」

瑞斯帶著M4他們走向了那群人形,而X95跟79式慢慢地走向瑞斯他們

「那個指揮官,謝謝你們」X95帶頭的向著瑞斯他們道謝
「不會,這本來就應該是我要做的,對了,你的臉頰…..」

瑞斯仔細的看著X95的臉頰,發現了有被人打的痕跡,而X95則是用手遮了起來

「不用遮,手拿開,還有衣服的袖子捲起來」

X95並沒有違背瑞斯的命令,而X95的手臂上充滿了傷痕

「79式,帶X95去找我的後勤官,而你也順便進行檢查跟維修」
「是」

兩人離去後,瑞斯便走向那群人形們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人渣應該是有使用某種可以刪除人形記憶的機器,而那機器對人形使用越多次,效果會慢慢的減少,而導致那些人形回憶起之前所發生的事情」
「那X95他們怎麼會沒事….」M4擔心的看著瑞斯
「菁英人形不會有效果,但四星的部份人形還是會有,但我想你們之前在這駐紮時可能有對你們使用,但對你們來說是沒有效果的,加上M16在場,他也不敢動你們」
「是嘛…..」
「還真的是人渣呢」

瑞斯站在了那些人形的面前,但沒有一個人看著他,雖然瑞斯早就料到了這點

「好了,我不喜歡高高在上的站在大家面前,反而比較喜歡跟大家平起平坐,而你們的狀況這基地的春田有大概的跟我說了,雖然我知道在你們眼裡來看,我跟那位指揮官一樣,是名人渣,把你們當作消耗品一樣送上戰場」

此時有個人形舉起了手,而手上的槍是SV-98

「那為什麼你還要把我們集合,讓我們全部報廢就好了,我們就不用忍受這種痛苦」SV-98大聲的說著,到了一半眼淚落了下來
「報廢嘛,很抱歉,我不是那種人,對我來說你們都是人類,而不是送上戰場的機器或消耗品」
「少在那說假話了,你們這些指揮官都是一樣的,都只是個只會坐在安全的地方讓前線的人形去送死的人」司登開了口
「真是麻煩」瑞斯輕聲地說著
「那我就直接表明的說了,你們希望我怎樣幫助你們,我既不是你們,我也沒辦法了解你們的心情,而司登我直接跟你說,我以前的處境跟你們一樣,我是當過兵的人,我也經歷過戰爭,也知道戰爭的痛苦,也知道上級在後面安全的看著,我們只能賣命的向前衝的那種感覺,雖然我沒有被性侵過,雖然這件事沒辦法跟你們所經歷的相提並論,但老實說,你們S09區長年下來沒有敵人,所以沒有辦法知道戰爭的恐怖,要我比喻的話,我可以直接說你們所經歷的還算太少了」

此時的司登卻無法開口,並不是他無法說出口,而是知道這位指揮官的經歷跟他來比的話真的比他承重,而只能說出一聲:「對不起」

「不用跟我道歉,也許我剛剛說的太重了,但現在我需要大家,過幾天後鐵血就會攻過來,就算我們四位指揮官在甚麼厲害,也擋不住這種大型部隊,而我不是那種會乖乖的坐在後面的指揮官,所以我會跟著你們待在前線,所以我極需要大家的力量」

瑞斯眼前的人形依舊的看著地板,而瑞斯雖然早就知道了這是預料之內的事情,畢竟他們是長期遭受性侵

「那麼這樣吧,你們那些人想死的,我現在幫你幫你安排」

瑞斯看著眼前的15名人形中,有5個人形舉起了手,而瑞斯拿出了T75並滑開了滑套

「哀,好吧,我幫助你們吧」
「瑞斯,你要幹嘛」M4想要拉住瑞斯做出傻事
「你忘了那人的個性嘛」

AR15提醒了M4,而瑞斯則是搖了搖自己手上的T75,而M4意識到後便不再阻止

而第一個走出來的是MP5,瑞斯槍口對著他,在瑞斯按下板機同時,MP5緊閉了眼睛,而瑞斯嘴角微微的上揚,槍口則沒有射出子彈,只有出現聲音,而X95跟79式聽到聲音後急忙的跑了過來

「為什麼我還沒有死…..」
「這就是我要看到的表情,那代表你還有一點求生意識,但你如果你還想要死的話,起碼要在戰場上光榮的死去,而不是像這樣被我殺掉」

MP5從瑞斯手中奪走了槍,而瑞斯並沒有搶回來,而是任由MP5自己處理

「如果你是真的想死,那麼自己扣下板機,我不會阻止你的」

MP5拿著瑞斯的槍並瞄準著自己的頭,但遲遲下不了手,而一旁不知道彈夾內是空包彈的一行人非常的擔心MP5

「我……我…..我下不了手….」

隨後MP5跪在了地上,並哭泣著,而一旁的人鬆下了一口氣

「你想知道為什麼你下不了手嘛,你對死亡的意識還不夠堅定,就算是我,我也有可能發生跟你一樣的狀況,但我不是人形,我死了就是真的陣亡了,而你們還有機會可以重生,也許你們可以讓自己斷開網路並實現真正的死亡,但IOP每天都會接到指揮官的訂單,而你們也只是他們訂單中的其中一人,但在我眼裡你們都是獨一無二的人形,所以我不希望有人在現在就在我面前陣亡,我會希望你們成為我的戰友,並和我們並肩作戰,如果你們願意助我一臂之力的話,就站起來吧」

此時,全部還在看著MP5的人聽到瑞斯的發言後,全部站了起來並表現出了精神

「很好,那麼大家先去維修站吧,這幾天我要對你們進行特訓,來應對幾天後的戰爭」
「是」全部的人大聲並有精神的說出了話後,便前往了維修站
「MP5,你不去嘛」瑞斯轉頭看向了MP5
「指揮官謝謝你….」
「要感謝的話以後再說吧,先去維修站」

MP5被瑞斯叫去了維修站後,M4跟AR15走了過來

「好一個演講阿,但你說你要前往前線是真的嗎」AR15先開了口
「恩,畢竟我是個在後面坐不住的人啊」

AR15想要開口,但卻被M4攔了下來

「15你還是別阻止他吧,畢竟你我倆都知道他的個性」
「放心吧,我一定安全的回來的」

恩….我在這似乎下了一個flag……管他的,反正他是不會死的wwwww

「你不用說我們也知道」
「也是呢」
X95跟79式慢慢的走向了瑞斯
「指揮官謝謝你,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夥伴這麼有精神了」
「不,這本來就是我該做的,而忍受長久下來的欺凌真的辛苦你了,X95」
「我只是希望可以幫夥伴們承受一部分的傷害而已」
「這些年,真的辛苦你了,對了我想問一下你們後勤官個性如何」
「後勤官嘛,他人不錯,起碼不會對人形毛手毛腳的,而工作效率也很好,對戰術很了解,對我們人形也不錯,雖然那位指揮官仍然把他當成小弟在看待」
「我會問你畢竟你待在那最久,而最了解基地的也是你,至於那位後勤官我會把他點名給老闆,讓他成為下一位S09區指揮官」
「是嘛,那太謝謝你了,指揮官」
「不用跟我道謝,你們先去忙吧」
「恩」

X95跟79式向瑞斯敬禮後,便離去了

「哀….兩個好端端的女孩子被他搞成這樣子…..」
「沒辦法嘛,畢竟這裡不是台灣,並不是每位指揮官像你們一樣阿」
「走吧,我們先去找廷冠他們」
「恩」

瑞斯前往了停在中間的運輸機那

「沒想到你還會帶出G41阿,廷冠」
「畢竟他也跟我跟了要一年了,比FAL他們都還要久了呢」
「廷冠你這樣說就不對了吧,雖然G41比我們早,但也才不過早幾個小時而已啊」
「哈哈哈」

此時G41走到了利貝的面前,而利貝害怕的跑到了瑞斯身後,直到了G41伸出了手

「我們一起去找CMS玩吧」

而利貝也伸出了手,而G41趁機拉走了利貝,並飛快地跑了出去,被他拉著的利貝則像是風箏一樣的在後面飄著

「真是個有活力的女孩阿」瑞斯看著兩人衝出了機艙
「畢竟是G41嘛,完全不怕生,跟FAL的那隻白貂一樣」

廷冠說完後,那隻白貂跑到了廷冠的肩上

「也是」
「對了,你不覺的這次鐵血來的真的有點多嘛,這可不是一個菁英可以控制的部隊量阿」

廷冠點開了桌上的電子頻幕,而頻幕上的衛星相片顯示著一大片的鐵血蜂擁而至的朝這方向過來

「正好我也是這麼覺得」
「也就是說,這裡面有可能會出現代理人,或者是法官之類的高級菁英人形」
「夢想家也有可能,畢竟在回收M16的盒子時我就把她打到半身不遂,而他現在一定很想找我報仇」
「但我們的人形可以擋下他們嘛,加上彈藥跟糧食的需求…..」
「這點我也知道」

瑞斯隨後點開了他們目前所在的衛星相片,並指著某處的山谷

「如果那後勤官的圖沒繪製錯的話那可以請衝鋒槍人形引誘部分鐵血往這裡跑,隨後在機槍或有榴彈的突襲步槍可以在這山谷上埋伏」
「我這裡的話,JS 9可以負責引誘」
「我覺得我那的P90也可以跟你的JS 9一起,畢竟他有個技能可以釋放分身來誘導敵人」
「等等,你給你看個東西」

廷冠再次點開了鐵血的衛星相片

「你看這東西」廷冠指著外型長的像軍方的九頭蛇的物體
「那是…..九頭蛇……但為什麼」
「十之八九可能把中國的九頭蛇入侵後拿來用了」
「該死…..除了IWS跟M4可以應付外,沒有其他人形可以處理」
「你們兩個是不是忘了我們啊」

緹婭跟星辰走進了機艙內

「不,只是剛剛還在討論事情而已」廷冠先開了口
「我知道,九頭蛇的事情吧」
「恩」
「你是不是忘了我手下還有M200,雖然我是有把部下帶出來,他們的話應該也可以派上用場」星辰慢慢地詳細說著他所帶上的人
「他們兩個阿,算了有總比沒有好,但你的M200可以嗎…..」
「雖然臨時趕工訓練了那組梯隊,但基本上他們可以算是戰場上的老手了」
此時,瑞斯後面的艙蓋打開後衝出個人形,並抱住了他
「哇靠,誰啊」

瑞斯轉頭一看,發現是雷電在自己身後

「雷電,你怎麼會出現在這阿,不是要M950A看著你嗎」
「我偷偷的搭上了運輸機,並藏在機艙內」雷電一樣用著平淡的口氣說著話
「喂!你會不會有點誇張阿……有誰跟你一起躲在了下面?」
「就我自己….」
「天啊」

瑞斯急忙的拿出手機並請了春田過來機艙一趟

「指揮官怎麼了,這麼臨時叫我過來,诶…..雷電小姐!」
「對,叫你過來就是因為他……先帶他去幫你吧,我也沒辦法照顧他,M4他去調整了指揮模組,而AR15他們在訓練其他人形,S.A.T.8在照顧那三個小毛頭也就是現在沒人可以照顧他,而有工作就給他做吧」
「恩,好的,那雷電小姐跟我來吧」

雷電默默的點了頭後,便依依不捨的跟著春田離去了

「看來瑞斯還要再娶一個老婆喔」廷冠調侃著
「想太多,不可能的,M4跟AR15就已經很好了,再來一個也只是多找麻煩而以,加上你也知道我的個性,那種女生我可是喜歡不了」
「我知道阿,你喜歡自由,不喜歡被拘束的感覺」
「你知道就好了,算了繼續討論吧」

瑞斯再次點開了衛星相片

「我們這會有條河流,如果可以在那設一點埋伏的話,應該可以先處理掉的一波的攻勢」
「而如果我沒猜過的話,頭目都會在後面,除非像法官那種的,可能就另當別論」
「法官的話我有解決辦法,雖然這要動用到星辰的梯隊跟緹婭的內蓋夫」
「內蓋夫?你要他幹嘛」
「內蓋夫是處理掉法官的重要角色,沒他基本上這行不通」
「好吧,到時候就麻煩你了」
「至於夢想家的話由我來處理,畢竟那名狙擊手就算再厲害到了近戰就沒辦法了呢,而我不在時全程由緹婭負責指揮,沒問題吧」
「不,有很大的問題,我沒處理過這麼大量的人形阿」
「放心吧,你有廷冠幫你分擔一些的,指揮方面可以問上尉,我的指揮功力就是從他那邊學來的,雖然戰術預報是自己慢慢摸索的,但基本上只要學會隨機應變就好了」
「但你怎麼能那麼篤定真的是真的會出現法官、代理人、夢想家帶隊的」
「我有的是情報嘛,雖然情報來源來自鐵血內部就是了」瑞斯微微一笑
「讓我猜,你老爸給的」
「果然是上尉,答對了」
「但他不是在鐵血內部吧,怎麼會…..」
「這個嗎,就不能再透漏了」
「真服了妳啊,瑞斯」
「好啦,不開玩笑了,再來夢想家可能會帶上破壞者」
「破壞者?」
「有人說到破壞者嗎」9興奮的跑了出來
「剛提到,怎麼了」
「喔,我只是想說他是個笨蛋而已」
「笨蛋?」
「恩,而且他的榴彈槍雖然很痛但基本上沒裝外骨骼的衝鋒槍人形都可以閃掉,雖然他真的是笨蛋他卻不承認就是了,還有….」9說到了一半,眼神變了
「嗯?」
「如果破壞者是使用蓋婭素體,請你們小心,那鬼東西就是他讓45姊變成現在這樣的」
「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9離去後,瑞斯再次地思考起來
「蓋婭型態的破壞者阿,真有趣」

瑞斯微微一笑,似乎想到了一個有趣的計畫

「這不妙的笑容,哀….又要玩大的是嗎」而廷冠為瑞斯多年來的好友,基本上已經知道瑞斯要幹嘛了
「不妙的笑容,這不就是他一般的笑容嗎」
「不,如果要笑的話,他一定會笑出聲音來,通常這種無聲的常常最讓我害怕」
「不愧是廷冠,真了解我,雖然這計畫是不會需要動到你們,只需要我一個人就夠了」
「所以我才說你一定會搞大的阿,別跟我說你要一次除掉兩個菁英人形」
「嘻嘻,答對了,反正不要鬧到主腦出現就好了」
「那代理人怎麼處理」
「那個我會隨機應變的」
「真服了你,算了不敢怎樣你要給我活著回來」
「好啦」

以下血腥警告





翌日

天才剛亮,就有12個人站在了S09基地的入口,而少一個人是因為RO覺得這太血腥了就沒參加了

「瑞斯,你的手術包有帶好嗎」
「我連液態氮都帶上了,你想呢」
「你們有想好要處理哪裡了嗎」
「我要他的眼球,跟上個人的一樣」SOPII異常興奮地舉起手
「我的話就他的嘴巴吧,畢竟很少會有人直接說話說到可以讓我直接睜開眼睛」AK12愉快的說著
「既然你們都有明確的目標了,那走吧」

瑞斯帶著M4他們走到了會議室,並看到了還躺在那裏的前指揮官,而瑞斯打了一個響指後,一桶水往那指揮官潑去,而那指揮官也醒了過來

「早安,那你想好了嗎,垃圾」
「你叫誰垃圾阿,給我滾出這裡」

瑞斯不慌不忙的拿出手機並翻找著跟老闆的對話紀錄

「拿去看吧,昨天老闆已經將你開除了,而你現在就只是個身無分文的垃圾而已,而你現在的名字就叫做垃圾,而你現在要對你昨天的言論跟你以前對那些人形所做的事負責」

瑞斯慢慢地揚起了嘴角,隨後瑞斯再次的打了響指,45跟9把那指揮官壓在了桌子上,並將手腳綁了起來

「你要幹嘛,放開我,我要請律師」

瑞斯緩慢的從工具包內拿出了手術刀

「垃圾是不配說話的,AK12你先請」

瑞斯把手術刀交給了AK12

「你知道這把刀沒辦法割掉他的舌頭嗎,要也給個剪刀吧」
「也是呢」

隨後AK12把刀插入了那位指揮官的腳,再接過剪刀

「誰叫你惹怒了我,嘻嘻」

AK12嘴角上揚並睜開了眼睛直接把那位指揮官的舌頭拉了出來並剪斷,而傷口處流出了血,而他人也失去了意識,而利貝則是拿出了爆米花再次地看了場好戲

「我可不會這麼輕鬆就讓你死的」

隨後瑞斯拿出了腎上腺素並直接朝他的身體插下去,隨後他再次的甦醒過來

「拜偷讓偶死(拜託讓我死)」
「你說啥阿,你以為就這樣啊,我就怕你隨時沒生命跡象,我連AED都拿了過來呢」
「逆這個惡謀(你這個惡魔)」
「廢話不多說,SOPII換你」
「是嘛,終於換我拉,哈哈哈,那準備好跟你的眼球說再見了嗎」
「奏開,逆奏開,不邀靠今我(走開,你走開,不要靠近我)」
「SOPII只能取一顆喔,不要貪心」
「是是~」

SOPII拿出了勺子,連麻醉都把都沒有打下去,SOPII就直接取出了那名指揮官的眼睛,而隨後瑞斯幫那位指揮官綁上了繃帶,算是對他最後的善意吧

「偶的眼睛阿」
「你的人形受的傷可是心理上的,你這些傷只要接受好治療就不會有問題了,而他們可是需要長時間的陪伴才可能會恢復,而且還不一定會成功,而你現在的傷對他們來說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
「拜偷你,饒了偶,偶知道錯了(拜託你,饒了我,我知道錯了)」

原本瑞斯已經準備動刀了,此時45拉住了他

「怎麼了45你也要參一咖嗎」
「我想直接朝他鼻樑上打一拳呢,畢竟他昨天說到胸部很平這件事呢」
「且慢,我跟你一起吧,畢竟他說的是我」AR15站了出來
「可以啊,多一個人,多一份傷害,那麼,吃我這拳」
「吃我的槍托拉」

等到45打完後,接由AR15接上去並直接用槍托朝他的臉打下去

「恩….看來他再次失去意識了呢,眼鏡也收不到他的心跳了,拿出AED吧」

瑞斯對那名指揮官使用AED後,心臟再次跳動了起來,隨後再次朝他注射腎上腺素

「恩?你醒拉,歡迎回到地獄,你還沒接受完手術呢,我可不想引發醫療糾紛阿,接下來到我了」
「恩,M4你覺得我要對他好點打麻醉嗎」
「看你瞜」
「諸君呢」

瑞斯看著他身邊的人形都搖著頭後,而利貝還在吃著只剩下一半的爆米花,瑞斯微笑了起來

「你真不走運呢,惹到了我的家人」

瑞斯拔起了插在那指揮官腿上的手術刀,而拔出來時,那指揮官還痛苦哀號了一聲

「沒這麼痛拉,等等就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痛苦」

瑞斯在那位指揮官的下體刀起刀落,而那指揮官正痛苦哀號著,而瑞斯叫45跟9他們壓制著他

過了幾分鐘,瑞斯流了滿身大汗,而那位指揮官的變性手術也成功地完成了,也幫他做了止血處理,而他則是痛到失去意識

「雖然我不知道腎上腺連續使用三次會發生什麼事,但誰管他阿」

瑞斯再次的把腎上腺打入他的體內,而他再次的清醒了過來

「偶四誰,偶在哪(我是誰,我在哪)」
「歡迎回來,你知道嗎,我剛剛還幫你隆了胸呢,而現在給我滾出這裡」

45跟9拿出了刀,並割斷了綁住他手腳的繩子,而等到那指揮官逃出室內後,發現外面還有一群人形等著他們

「你就慢慢地陪他們玩吧,我就先走拉」

瑞斯帶著M4他們返回了營地,而那位指揮官聽說之後失蹤了

回到營地的SOPII遇到剛醒的RO

「RO你看你看,這是指揮官送的禮物」
「該不會是那位指揮官的眼球吧…..」

SOPII興奮的點頭,而RO則是搖著頭


我還在考慮這裡還要留幹話嗎wwwww
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41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