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193

RE:【小說】救國英雄 孤狼覓鄉 更新至 第二十六話 大男孩 小孩氣

樓主 臥筆鳳 hi555714qq
GP5 BP-
救國英雄 孤狼覓鄉 第二十七話 序幕 天上天下勇無雙

    —S09區指揮部—
    掃蕩行動 四天後
    現時是八時十分
    
    「還敢在我軍陣前狺狺狂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哈哈哈哈哈,這可是經典啊。」

    兩人正聊得相當投契,只可惜如今不是亮明月,不能共渡歡醉夜,很快淺打和李舜就來到了指揮室的大門前,正當淺打打算拉開大門的時候,李舜卻上前截停淺打。

    「淺打且慢,進門之前我有一件事要提醒閣下。」

    「哦~李舜軍師可有建言?」

    之前一談的時候,原來李舜算是個文人,指揮用人練兵得力能懂些許槍械射擊,在格里芬之內,李舜姑且算是個頭腦派,在淺打得知之後,就覺得李舜真的是沒有愧對袓宗,李舜臣之名。

    「進門之後請記住一句,無論如何都要給我忍住第一句話。」

    「嗯,故弄玄虛。就連五十年不變,這天大的笑話我也忍得住,天底下還有甚麼笑話可以讓我笑出口。」

    淺打推開大門,只見指揮室內一名男子在內,又是那件指揮官服,連同皮鞋整套得的骨骨整整,頭戴四方眼鏡看似是個斯文人,卻沒想到淺打和李舜一進門,那男子就當頭捧喝。

    眼看勢頭,李舜當場把站穩身段,悶咳了一聲眉頭拉的高高,轉了個身以側迎著男子。淺打呢?無動於衷,有甚麼大場面他沒有見過,當年在五十二區的時候,連軍方也要忌他三分,區區一名格里芬指揮官何需為懼。

    「李舜!為什麼你會遲到?整整遲了十分鐘你知不知道?我爺是李剛!我爸是李剛門!我是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李衙!」

    原來李舜作胸作勢不是為了甚麼,而是為了堵住嘴巴忍笑,淺打則是沒失儀態,雖然已經雙目呈白,依然是忍住了這「霸氣十足」非常有威力的自我介紹。

    淺打還是給了這位李衙一個面子,畢竟淺打和李舜的確是遲到了,微微放下身段彎下腰低頭抱歉。

    「你好李衙指揮官,初次見面就給你留下壞印象,真的很抱歉,方才因為我向李舜指揮官請教了一些事情,所以才耽誤了時間,在此再次向你說聲道歉。」

    「嗯?你是誰?沒見過...生面孔,好像有人跟我說過,可是我忘了,見你大黑衣加黑髮...叫你黑衣人就好了。」

    兩人雙目皆現死魚眼,內心同聲同氣齊想同句話。 『土死了。』『土死了。』

    淺打回頭看一下李舜,透過眼神交流,再加上頭冒汗水,一副尷尬的笑容,其中表情盡訴心中話,眼神表情代以口講說話。

    『李大哥,這貨是甚麼回事?』

    『淺打兄,你就忍忍吧,進來之前不是說過嗎?』

    『那你倒是幫幫我,出計替我解解圍啊李軍師。』

    李舜冷眼的看了下李衙,不禁吐了一口氣,搖搖頭看著淺打,一副沒你辦法的樣子。

    『好了好了,你欠我一次。』

    李舜先是故意放大聲浪咳了一聲,輕輕冷冷的說道。

    「李衙,這位是赫麗安小姐,安排過來協助進行這次聯合拯救任務,前S10區,現在就任特別行動指揮官,他叫作....」

    「啊對,我知道,他叫淺也對不對?」

    正所謂,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這李衙自作聰明獻醜獻醜了,當場三人你眼看我眼鴉雀無聲,還好下台階早就已經鋪好了。

    這時候,作戰會議室的桌子上,逐漸出現了一個人影,那名女姓是大家都熟知的聯誼敗犬赫麗安。

    「各位早,看來各位都到齊了,那麼接下來,李衙、李舜、淺打,你們三位指揮官將會參與這次的聯合拯救任務。」

    「早喔~赫麗安。」

    「是的,屬下聽命。」

    『原來這貨叫作淺打.....』

    「這次任務會由李衙,擔任前線作戰總指揮官,李舜、淺打,麻煩要你們協助了。」

    淺打和李舜皆是手拍胸口,儘管包在我身上的樣子,給了赫麗安上了十萬個安心。

    「原先的目標就是先進行搜索定位戰術人型蠍子的位置,然後再進行拯救任務。但是我們已經收到可靠的情報,蠍子現在身處S09區的這一處地方。」

    赫麗安從桌子上點了一下,地圖上正顯示著一個藍點,旁邊出現的頭像,正正就是叫作蠍子的戰術人型。

    看到地圖之後,淺打穩約的從眼角處看了李舜一下,之前曾經說過,蠍子是李舜的戰術人型,當下原本表現冷靜的李舜,嘴角不禁跳動抽搐了一下。

    內心不用臥先生我說,大家也能猜到一二,李舜現在非常膽心蠍子。

    『再忍耐一下,蠍子......』李舜那雙目銳利,淺打一看便知龍與鳳。

    「那麼...各位,萬事小心!」

    「...」

    通訊結束....

    先是淺打打開話匣子,修建了一個下台階給李衙,正所謂凡事留一手日後好相見,更何況他也不喜歡這種交際災難。

    「那麼...容我自我介紹正下,我就是淺打;淺打就是我,日後還請多多指教。」

    淺打先是微彎低腰,伸出友誼之手以示和平,反而是李衙不領情,冷眼的看著淺打。

    「多多指教...?新來的,你是蘿蔔頭嗎?我李衙,大為一個中國人,最討厭就是那些小日本人。」

    不管怎麼說,這李衙可是說太大過了火位,而懂的言聞察色的李舜深知不妙,連忙帶同妙計上陣,跑到兩人的中間分隔開兩人,試圖解開這一觸即發的火線。

    「好了好了,我們不聊政治,不聊名字,只聊工事。來來來!我們盡快完成任務吧!」

    淺打倒是寬容的,大家都說日本人的禮貌好,淺打則是把這種美德再放大一點點,完全沒有當成一回事,轉個頭就把這件事拋諸腦後,開始著手於作戰會議。

    會議上,三位指揮官互相交流,修寫作戰地圖,含量了現在的總戰力,策劃作戰方案,協同進攻路線,等等的工作,會議持續到半小時之後,雖然過程中大部份都是只淺打和李舜負責統籌,但都已經大致完成了。

    走在走廊前頭,正在前往停機坪的路上,現在淺打、李舜和李衙各自的戰術人型緊跟其後,三人平排李衙夾在淺打和李舜的中間,只見李衙忽然回頭看了淺打的戰術人型一下。

    「喂!新來的!你就沒有其他人型嗎?」

    淺打眼角往後偷看了一下,這官三代身後跟著的人型,跟淺打相對來說的話,的確是非常華麗,非常的歐洲。

    一整個機槍霰彈槍陣容全都是五擴人型,包括PKP、MG5、MG4、KSG霰彈槍和競爭者手槍。

    「沒...呼...沒有,李衙總指揮官,我只有這些人型而已。」

    淺打先是呼了一口氣,李衙的這種發言,他已經是見怪不怪的,而李衙先是冷聲哼了一笑,然後就是放聲大笑。

    「拜託新來的,你這非洲病可會傳染給我的,盡是用一些狗糧上戰場,哎呀!李舜你看,那些人型還是沒有編擴的!」

    此時忽現淡淡殺氣蓋全場,殺氣重重的不只淺打一人,跟在身後的狼隊皆是如此,他們別無他心,內心只有一種感情,那就是怒。 「這份屈辱,定要讓你百倍奉還!」

    遠在身旁的李舜頓時一跳,被淺打那外泄的殺氣嚇到了,連忙手放口中咳了一聲,淺打才驚覺自己有所失態,馬上收斂一下殺氣,連李衙這笨蛋也懂了,之後也沒什麼話好說了,李舜這一咳可是收到了雙重效果,淺打和李衙皆是安安靜靜的走到停機坪,登上直昇機立馬就出發。

    直昇機開始遠離S09區指揮部,開始朝遠陽而翔,機程大概不到半小時左右,到達了臨時指揮部,不是之前淺打待在的那一個。各人皆是補給好彈藥口糧,兵分三路向著蠍子的所在地推進。

    —S09區前線—
    蠍子拯救聯合行動
    現時是十一時三十二分
    
    鐵血和格里芬之間的戰事,已經過了兩個小時,各個指揮官的水平各有秋千,並沒有說誰比較強的,淺打的話,則是善長用計謀擊倒敵人,旗下的戰術人型互有補位,戰術性撤退再打急速反擊,左右包夾等伏兵戰術。

    而李舜的人型,則是技術性的打倒敵人,不管是身在前線的波波莎還是在後方的STG-44,每每敵方靠近只見人型影移瞬走,在戰場上有著獨有的步法走位,被擊甚少,把戰場視如舞台劇場一般,可說是李舜練兵有加用兵如神。

    李衙的話,李衙呢...機槍霰彈槍還可以說甚麼?板機給我扣下去,火力在三把機槍的加持之下提升至極限,在場無論是淺打還是李舜的戰術人型,單論火力皆是比不上的,視彈藥消耗如糞土,果然是土豪富三代的做法,敵方的攻擊從不閃避,軍陣穩如泰山不動如山原封不動。

    這話可不是讚賞,如果你家的槍娘被貼身,而不走位會發生甚麼事,笨蛋!這樣還說不出來嗎?給我看下去。

    有趣的是,三位指揮官不約而同的站在前線指揮作戰,而非呆在指揮室從後方指揮,李舜則是因爲膽心心切,想親自接蠍子回家,這可說的通。李衙則是心懷不軌,講白了就是想搶戰功搶人頭。

    三人卻正正在同時間抵達了合流地點,就在蠍子身處的建築物之外,一棟樓高三層類似平房的廢棄校舍。

    乍眼看下去,淺打和李舜的戰術人型,皆只是輕微受傷,不影響行動任務,而李衙呢,旗下五位人型無一不以大破狀態,抵達集合點。

    S09區的鐵血可不是省油的燈,除了數量之外機體性能明顯比S10區的鐵血強些少,以現在淺打的人型來說,可以算是越級打怪,還好之前勤練有功,再加上淺打的用心良苦和用計得宜,才能夠應付裕如。

    淺打和李舜則是互相看了一眼,則是聽其名不如見其聞,雙目眼看為實,認同了彼此的實力,兩人再偷看李衙,不禁按嘴失笑。

    彼此心靈相通,內心交流著皆是那首打油詩,「旗下AR小隊失蹤數十,人型梯隊戰損數百,敗北次數過千次,萬夫望塵莫及的,古來前無今只一人,正是李衙。」

    「李衙總指揮,請問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樣去進攻進去呢?」

    按照原定計劃的話,是由李衙打頭陣衝進大樓內,以現在李衙的戰術人型恐怕是難以適任,而淺打先開了口,這句一聽下去反而好像是在諷刺李衙一樣。

    「閉嘴蘿蔔頭!你這在諷刺我是不是?要不然由你一個人進去啊!」

    「冷靜點李衙總指揮,我沒有特別的意思,只是...」

    「哈~甚麼?說白了就是怕對吧?你身上那兩把刀都是裝飾嗎?就跟中國楚漢的韓信一樣!都是個懦夫!」

    原本李衙不說還好,本想息事寧人的淺打,一被說成了韓信,這軍事宅外加歷史狂可跟發瘋一樣。

    話說韓信大家知道嗎?楚漢時代,韓信被無賴人挑釁,要他不怕死就拔劍刺無賴,怕死的話,就從無賴胯下爬過去。

    淺打卻不像是韓信,最終從胯下爬過受辱,野狼可不會吃草,從今天早上到現在的記憶碎片,穿插在腦海之中播放而出.....

    被五花大綁愛槍被女僕長掉了還可以忍,碰上了這小屁孩富還是官三代,名字沒記住可以忍,被笑當成非洲人也可以忍,但現在被辱成韓信,這位歷史名將他卻是萬萬不能忍。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士可殺而不可辱,淺打此時畫風突變,臉上展露出鬼神之貌,現在就好像影山茂夫,100%爆發一樣。

    「李衙也是讀歷史之人嗎?那不知道總指揮官閣下可曾聽過一個歷史傳言呢?」

    「怎麼啦?你要爬過我胯下嗎?來!當我小兄弟。」

    「話說流言是這樣的,楚漢韓信,論計謀,不比三國孔明楚漢張良差;論戰力,不在三國呂布西楚項羽之下。」

    李衙先是手托下巴,臉上冒出一副看不懂的「蒙B樣子」,而李舜聽到則是大口張開失措。

    「你這是甚麼意思?我不懂。」

    「淺打兄!慢著別走!別中了李衙的激將法!」

    「李舜兄,士可殺不可辱,韓信算是我半個偶像,辱韓信就等於辱我,辱我等於辱格里芬,所以得出,你辱韓信等於辱了格里芬。

    而你現在既辱韓信又辱格里芬,對於我來講,這更加是萬萬不可!....李舜...蠍子由我救出來,沒問題嗎?」

    李舜眼看法打已經勢不可擋,亦都沒有再作阻攔,嘆了一口氣對淺打立正敬禮。

    「淺打兄!一路順風!」

    「放心吧不用太久,我去散散步轉頭就回來,現在就讓你大開眼界,看清楚那韓信的實力是不是真的如傳言一樣,強如三國無雙呂布,猛如西楚霸王項羽。」

    淺打轉過身,黑色大衣隨身擺動,就在準備走進大樓之前,卻還有一把聲音攔住了他。

    「主人!你又要違背承諾,走在我們的面前嗎?」

    女僕長激動的吶喊,試圖挽留淺打,聲線放的很大,卻心裡則是非常擔心淺打。

    「...女僕長...」

    淺打已經走到大樓面前,卻在最後一刻才停下腳步,轉過頭來卻讓女僕長感到寒冷刺骨,現在眼前的淺打,不是女僕長認識的那一個指揮官。

    「對不起,現在的我...還在生妳的氣喔...」

    淺打那孤獨背影,猶如孤身隻影走在草原獨狼,緩步的踏進大樓,卻往後再也聽不到那步步作響的軍靴鞋聲。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29 筆精華,09/1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