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156

RE:【小說】救國英雄 孤狼覓鄉 更新至  第二十四話 妳們所不知道的故事

樓主 臥筆鳳 hi555714qq
GP4 BP-
救國英雄 孤狼覓鄉 第二十五話 『月上中天弧光之誓』

 —S09區前線作戰區域—
    掃蕩行動 三天後
    現時是深夜十一時三十三分

    ...
  
    正在深夜之中漫步的是女僕長和G36C,這三天以來,臨時指揮部一直保持著沈重的氣氛,掃蕩行動拯救回來的人型,包括英格拉姆在內全部都已經撤離,各自回到所屬指揮官旗下。

    英格拉姆:『那些並不是一切,給我好好記住喔~新兵們,下次再見了。』

    離去之前,英格拉姆都只是留下這句話,深入去理解這句話的話,卻好像又是另一個謎。

    「姐...姐姐。」

    「嗯?怎麼啦妹妹?」

    兩姐妹皆是六神無主,只因三天過去,淺打除了派遣任務之外,別無他話;三天以來不斷重複著這種跑腿工作,彷彿又回到當初;彷彿她倆和淺打的關係從未發生過變化。

    「英格拉姆的那句話...」

    G36C回想起的,是三天之前,那混亂之中英格拉姆腩腩說道的那句話。

    英格拉姆:『連這男人的真面目也沒看清楚....不,妳們連他現在戴著的面具都沒有看過對吧!』

    「按照英格拉姆所說的,指揮官...他的面具就是那殺氣,那指揮官的真面目...到底是。」

    「...」

    沈默,然後又是沈默,沈默的同時腦袋正在轉動的,那就是沈思默想,就好像這黑夜降臨,除了她兩的腳步之外別無他人,一絲聲響也沒有,現在誰  也答不出答案。

    「姐姐,我們去問吧...」

    「不...不用了,還記得我們還在S10區的時候,天台的那時候,主人曾經說過的那一首詩嗎?」

    淺打:
    『喪失一切 今生已無所求
     不知去留 唯懂殺戮尋仇
    今生本應享和平 如今君殺人如麻
    渡日如年歷滄桑 年歷千險為何物
    主願立君於旗下 君豈能不以忠報』

    「真面目...我猜就是那句「喪失一切」,所指的之前的那個主人。」

    「那...面具就是「唯懂殺戮尋仇」...「如今君殺人如麻」的...指揮官嗎?」

    「所以...嗯...沒錯,英格拉姆說主人身上有血的味道是沒錯的...。」

    英格拉姆:『妳們這群新兵,再加上我這麼多年殺過的鐵血,拿出來和妳們指揮官所殺過的人類相比,可算是望塵莫及啊!』

    「「我們直接去問吧。」」

    女僕長和G36C四目交接所持的想法一樣,她倆臉上會心微笑,互相心有靈犀,而她們的目標則是共同一致。

    英格拉姆和淺打說過的話,就好像是記憶片段一樣,一直穿插播放在兩人說話之間。

    女僕長和G36C 正在回途的路上,一步步的回到臨時指揮部;一步步開始接近真相,然而就如她們現在所走的路一樣,前面還有一條長長的路等著她們。

    「啊...啊~真的很無聊,已經過了三天了,怎麼我們還在打雜?」

    「沒辦法呢P38,總部還沒有任務派下來,我們只好照著淺打指揮官大人的指示去做吧。」

    正在返回的路途上,女僕長和G36C卻恰巧和狼隊的三人碰面了。

    「啊!女僕長!晚上好妳們也在回程途中嗎?」

    「太捧啦!呢呢~女僕長,晚上可以煮給我宵夜吃嗎?」

    「P38,晚上吃太多的話會變胖喔。」

    這樣你一句我一句,五位人型事隔數天又再次聚首一堂,這次不談淺打那沈重的過去,只談今晚歡笑夜。

    然而,有時候不是所有事情都如自己所願,當妳不想找它的時候,它卻偏偏自找門路走進來。

    五人同時停下腳步,只見遠處正有光源接近,那雙圓滾滾的燈光身後沙塵滾滾,在黑色夜空之下飛快奔馳,廢土中穿梭視一切如無物。

    突然之間,那雙燈源筆直的往著五人的方向前進,眾人無一不持槍戒備,而當快將殺到之際,只見燈源突然側著殺過來。

    這一下子眾人才看的清楚,原來靠著自己衝過來的燈源,是一輛悍馬吉普車,它車身正打橫而擺,以飄移急進之勢剛剛好停到了五位的戰術人型面前。

    不看車輛的話,還以為它是秋名山的熊貓色AE86,近距離一看清楚,車身門上正正印著格里芬的標誌。

    車門從內往外打開了,以這身駕駛技術,還以為車內的人是藤原拓海,沒想到開門的人正正就是她們的指揮官淺打。

    「沒時間解釋了!快上車!」

    眾人不管前後三七二十一,前後坐滿了悍馬吉普車,隨即淺打猛催油門全速前進,那悍馬的馬力帶來了強力的推背感,眾人紛紛往著椅背靠。

    「坐穩囉!」

    悍馬吉普車引擎怒吼,以疾風怒濤之勢在廢土之中飛奔著,就好像在逃命一樣,淺打頭也不回只顧油門全開。

    而除了悍馬那引擎聲之外,還有一些機械關節移動的聲音,正緊追著淺打一眾人身後,本來不看還好,這一看。我的天啊.....一大票的龍騎兵正殺氣重重,緊追在他們後背。

    「指...指揮官,這到底是甚麼回事?」

    坐在副駕位置的G36C咬字不清,一卡一卡的把頭從後面的龍騎兵轉到淺打身上。

    「喔?妳說後面那票嗎?它們好像是我的粉絲,這好幾天晚上出來,都追著我跑。」

    眾人皆是無力吐糟,一副死魚眼的雙目反白看著淺打。喂!大哥拜託啦,這幾天晚上一輛吉普車在自己的地盤狂飆,哪有鐵血可以視若無睹。

    「好了好了不要這樣看著我,妳們誰會駕車?」

    「主人,我會駕車。」

    只見後座的女僕長舉手回答,隨即淺打軚盤猛打,吉普車往住一處較為平坦的道路走向,把自己司機的座椅往後一靠,整個人半癱坐的楊出空間,示意女僕長鑽進去。

    可是,女僕長卻是遲遲未敢動身。 原來啊,她是害羞了,鑽進主人的胸懷裡面她可是想也沒有想過,更何況她還沒有任何,跟淺打有過身體接觸。

    「What are you waitting for?快點爬進來啊,它們快追到了!」

    雖然淺打盡是意義不明的行為跟發言,但是女僕長也只能硬著頭皮上,爬到前面的時候,淺打以半躺臥的姿勢配合著女僕長,以騰出更多空間。

    正當女僕長鑽到大腿之間,淺打打算抽身而出的時候,悍馬吉普車卻碰到了一處小坑,整台車彈跳了一下,女僕長那時候屁股還沒有坐穩在椅子上,一下子就往後坐了下來。

    「喔喔喔喔喔喔喔啊!」

    此時只聞一絕慘叫聲,而傳出此等嚎哭絕叫的正是淺打,只見女僕長正以觀音坐蓮,以騎乘位正正坐在淺打大腿間。

    坐在後座的MP40和G3連忙蓋著P38的雙眼,女僕長呢~則是不知所惜的輕抬美臂,淺打趁此刻,來不及管那陣痛,以半爬的姿態,抽身而出緩緩爬到悍馬吉普的機槍位置。

    此時淺打正站立在悍馬吉普車的機槍手位置,把車頂上的M134六管式機關槍架起瞄準,按下握把上的按鈕,隨即六根槍管旋轉發動。

    「Say hello to my little friend!」

    M134機槍猶如死亡轉盤,每每轉動都伴隨著鐵血倒下,以每分鐘三千六百發射速噴曬而出,只看見緊追在後的龍騎兵紛紛排山倒海的倒下。

    「呀啊啊!」

    這挺M134機關槍火光連出,連珠彈發而且發發致命,淺打往回掃射,準星瞄準目標猶如追魂箭穿插在龍騎兵身上,無情的濠雨攻勢,直直貫穿敵人倒地。

    隨著火光漸消,機槍轉輪緩緩的開始停下來,很快的備彈量數千發的彈箱已經空空如也,那些追擊的龍騎兵早在彈箱還沒清空之前,早早就已經撤退了。

    「啊啊啊!」

    最後餘下的那數百發,只是純粹為了宣洩自己的情緒而已,就跟淺打這陣狼嚎絕叫,一直從發射直至沒有子彈為止。

    而淺打想要發洩的,不單只是終於和那些糾纏不清的龍騎兵之間畫止休止符,更多的是,終於有機會,把這數天內一直悶悶不樂的心情,如同機關槍炮噴灑而出,一吐為快的發洩出來。

    雖然悍馬吉普車已經抵達了臨時指揮部,車內的淺打還是遲遲不願下車,而五位戰術人型亦然,這狀態維持了好一陣子,直至到淺打吸了一口氣再吐氣揚眉方才腩腩說道。

    「我啊...不知道妳們心裡是怎麼想我的,但是正如英格拉姆所說的,我殺死過的人類比妳們殺過的鐵血還要多。」

    五位人型的雲圖皆是受到衝擊,心底裡有一股紮紮壓著壓著的痛,硬是要說的話就是心痛了,而這幾天縱使是已經知道了這事實,但當親耳聽到的時候,卻事另一回事的痛。

    「當初啊...我為了守護他人,不再讓他們受到傷害而戰,悔改者生惡即斬,那時侯還有人耳傳說我是英雄啊。
 可是殺過的人數之不盡,慢慢的我就開始迷失,墜落而成了修羅.......開始不分清紅皂白,旦凡是作惡的就殺,一直殺一直殺,直到發紅了眼,回過神來已經站了在埋成座山的屍體之上。 
 到了最後我選擇躲起來...逃避現實,不與他人來往接觸,生怕自己又會亂殺人。」

    說到這裡淺打先是停了下來,仰天長嘆上頭的是一輪明月,在這峰火之地卻又是如此獨特,無論紅紅的火光如何滲到這片黑夜之中,卻都無法指染明徹的弧光。

    但淺打卻是不行,終究只是一介人類,猶如大草原中的一棵草介,要在這片繁星夜空之中,堅持自己的正義,只能夠是閃閃星星的三時半刻,而不可能是永恆不變的亮明月。

    淺打右手舉高,這明月猶如伸手可及卻又遙不可及,自己最終依舊只能成為繁星之輩,永遠莫能成為這輪明月。

    隨後淺打則是右手縮成拳頭,氣憤的往吉普車頂錘了一下,自己隨即爬了出車頂,直直站了起來仰天長嘯。

    「可惡啊啊啊!!!」

    不甘心,確確實實的打從心底裡面感到不甘心,對於自己那輕易動搖的覺悟感到自悲,當初到底是為了甚麼而拿起腰間的這把刀,現在心中當然是猶如明鏡止水般的清楚,卻在當時只是被染紅了這一片,自己就迷失了方向。

    「主...主人...」

    五位戰術人型紛紛都跑到吉普車外面,以一字型列開,各人皆是抬頭望向淺打,現在的他面對著月光的憤怒吼叫,當他轉過身來正面對住她們的時候,卻發現淺打雙眼通紅,淚水猶如珠串般流下,用著一副口咬不甘的眼神看著五位戰術人型,或許這就是唯一一次淺打對著別人真情流露。

    「在我迷失的時候,把我拉回來的是克魯格先生,不但這樣,他還給了我住的地方,一個家;給了我家人,就是妳們;給了我重新做人的目的,那就是守護妳們....。
    在知道這一切之後,妳們還願意由我來守護妳們嗎?」

    『不要走,不要離開我,不要捨我而去。失去了價值的我,很有可能會消失而去,我將不復存在。』

    雖然淺打口說是問,但心裡卻是萬般的不要,這一刻站在車頂上的淺打,都只能夠閉起雙眼聽天由命,再一次逃避?不,這一次他要勇敢面對,不要再次迷失方向,因為他決心已定,目標就只有一個....。

    此時,女僕長、G36C 、MP40、G3、P38都走到車頂上,團團的擁抱著淺打。

    ......他的目標就是守護這群家人。

    「沒有主人,我們就不會出現在這。」

    「沒有指揮官,我們就不會在此聚首一堂。」

    最後三人同聲說出。

    「沒有指揮官大人,我們三人已經不復存在。」

    此時淺打感受到溫暖包圍著他,給予他溫暖的不是活生生的人類,而是這些被別人當成是道具使用,用完即棄的戰術人型。

    淺打再也忍不住,雙眼淚水的堤壩崩盤了,再也擋不住,那抑制多久的感情,此刻他猶如重獲家人。

    「謝謝...唔...謝謝妳們,給了我使命,讓我還有生存意義...謝謝...謝謝妳們...大家以後就是家人了。」

    這番說話,在這輪明月之下成為了弧光之誓,淺打暗地裡發誓,無輪如何也好,自己今後也要竭盡所能,保護眼前的戰術人型,當初自己沒有做到的,現在就要好好的守護自己的家人。

    雖然淺打實力很強,內心也很堅強,但就算再堅強的時候都是有脆弱的時候,只需要一句鼓勵、一個擁抱,這一切就好像在細說著「一切都會變好起來 」。

    這樣互相擁抱過之後,他已經安心了下,放開懷抱,讓他感到悶悶不樂的隨即也跟著煙消雲散,擦乾了眼淚,那副哀愁已經成為過去,成就了現在信念、覺悟變得更加堅強的淺打。

    現在有了人跟他負擔,承擔這一切,他已經不會再迷失,不再孤身一人。

    「G36...我可以叫妳女僕長嗎?」

    「欸?這...主人...這麼突然?可...可以是可以的啦...」

    「G36C...我可以叫妳小C嗎?」

    「嗚哇...指...指揮官,這種場合說這種話...」

    「既然都是家人,叫親密一點沒甚麼關係吧。」

    這親人慰問的日常,相信日後還會再有,而現在是時候要推進劇情了,就讓臥先生我,彈一下響指。

    「爸...爸爸,你的口袋裡有東西在震。」

    「都這種時間,還會有誰打來,啊!是赫麗安小姐...」

    淺打把行動電話擺放在車頂上,包括淺打在內的六個人,團團坐在車頂上圍圈圈的繞住行動電話。

    「很抱歉,淺打指揮官...嗯,看來擔心過頭了,很好!」

    「晚上好赫麗安小姐,沒想到居然可以令妳記心,真是很抱歉,但是如妳所見的...已經沒問題了。」

    「回到正題,雖然已經是深夜時份,但是也請你留意,接下來將會有一場嚴苛的戰鬥,請做好心理準備。

    明天你將會聯合S07和S09的指揮官,進行一場聯合拯救任務,監於這次的行動,鐵血很有可能派出了精英人員,我們才有此等準備。

    他們分別是S07區的指揮官,李舜和S....」

    話說到這裡,淺打不禁插口發言,對於歷史抱有異常興趣的他,以至於稀有空閒便會花時間在閱讀史書的淺打,聽到李舜這名字可是按捺不住。

    「請問一下...S07區,李舜指揮官是韓國人....還是中國人?」

    「履歷上寫著,韓國人...有甚麼問題嗎?」

    「Yes!太捧啦!李舜....請容我大膽假說一下,他難道是李舜臣的後代?」

    赫麗安先是轉過身來,拿著手中的資料再細翻一下。

    「他履歷上的而且確是,自稱李舜臣的....後代。」

    「好...好好好...我十分期待,請妳繼續吧。」

    「咳咳...聯同S07區李舜指揮官和S09亦是這次任務的前線負責指揮官—李衙,進行聯合拯救行動,目標則是李舜指揮官的戰術人型—蠍子。」

    「任務的詳細,屬下明白了!」

    「很好,那就如常的,明天早上七點請在直升機場準備就緒起行,八點鐘你們三位會先碰個面,然後就馬上開始營救行動。」

    「收到!那屬下就盡快休息...時日不早了。」

    「相信我...事情並不會這麼快的結束,你還有一段時間要待在這個新居,這方面要辛苦你了。」

    「...不會不會,以前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倒不如說現在比那時候還好。」

    赫麗安嘴角微微的上揚,閉起雙眼露出了微笑,這可是淺打沒有想到的,那個平常嚴肅的赫麗安,居然也會有這種表情。

    「未來還有長路要走,不要放棄自己...這是老闆要我傳的話,他...真的是料事如神啊,從你的眼神,我就更加確定,我猜對了。好了不多說了....那麼保重!」

    通訊結束了。

    『克魯格先生...就連赫麗安小姐也猜到了嗎....』

    淺打沈思著剛才赫麗安的那句話,想著想著也不是辦法,先放在一旁處理了當務之急,眼前的五位戰術人型也坐的發呆了。

    淺打則是拍拍雙手,讓在場的眾人集中精神,留意自己接下來的話。

    「各位...今夜辛苦了,任務大家都聽到了,現在先去休息。

    我知道妳們還有很多問題,但都待著明早在問吧,那麼現在解散!」

    淺打主動的先行離去,先是扭扭腰骨,伸個懶腰整身上下的骨頭發出「卡巴卡巴」的聲音,證明他也已經累了,接著就從眾人的眼前離開了。

    「...」

    —格里芬總部—

    「克魯格先生...這也算是你的計劃內嗎?」

    燈光都關掉的辦公室之內,唯獨有雙紅光發亮,一位老人手握紅蘋果,正在轉動擺弄。

    那雙目光投放到赫麗安身上。

    「當然,我先給回他一個家,再給回他家人.....」  克魯格把手中的蘋果咬了一口,然後又放在桌子上。 「他可能認為...反正遲早還是會被發現的,那倒不如讓她們現在面對。因為這樣,才造就了今時今日的他,那些是過的去他,曾經的他。」

    赫麗安則是皺皺眉頭,克魯格的話看似很有道理,卻反而是非常高深,讓她整個人似懂非懂,那話中,好像還有甚麼意思的樣子。

    「老闆...那個,可以說明一下嗎?」

    「妳暫時不需要探討更多,赫麗安,妳只需要知道,這樣他才能夠用上全力作戰,這樣他才能夠保護到自己和周遭的人。」

    克魯格把桌子上的蘋果拿下,安坐到椅子上,一個轉動背對著辦公室內的赫麗安,面對著窗外的明月。

    「跟我最初見他的那時候,成長了不少;跟我第一次對戰,變強了不少。替我傳的那句話沒有甚麼意義,只是從背後助推了他一把。」  『未來還有長路要走,不要放棄自己』

    赫麗安看見眼前的老人懷中抱月,微微的抬頭賞月詩情畫意,她彎下腰鞠躬隨即就關閉了大門,任由克魯格享受這個人空間。

    『你都長了那麼大,我能夠補償你的就只有這麼多,那接下來的路到底會是如何.........。』

———分隔線———
那個........我想問一下各位 這兩篇  字會太多嗎?
歡迎留言討論 小屋同步更新 GP餵食 我們下次再見  臥先生字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29 筆精華,09/1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