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143

RE:【小說】救國英雄 孤狼覓鄉 更新至  第二十三話 回歸瞬間的日常

樓主 臥筆鳳 hi555714qq
GP6 BP-
救國英雄 孤狼覓鄉 第二十四話 『妳們所不知道的故事』
    
    —S09區前線作戰區域—
    目標:拯救受傷人型
    掃蕩行動開始
    現時是下午兩時四十三分鐘
    任務開始之後大約四小時左右....

    「...」

    淺打:『這次的任務,是要把運輸沿途路上的敵人,以及把在受傷人型附近巡邏的敵人殲滅.......』

    「嗚哇!!!」

    身處廢墟的P38正趕忙逃跑,身處其後的正是為數不少的鐵血部隊,由盾娘和光頭組成的分隊,前後為數大約十多隻雜兵。

    「P38!妳沒事吧?」

    「隊長,我....我沒...沒事,還好我沒甚麼強項,就是腳跑得比較快。」

    「聽說在那天晚上,主人從正面而上,一個人單槍匹馬就把這種數量的敵人幹掉了。」

    「淺打指揮官一個人做得到的,我們前後共五個戰術人型,怎麼會做不到。」

    敵人正在緩緩的接近P38背靠的掩護,盾娘都已經架起盾牌,準備把後面的P38來個左右夾擊。

    「就是現在!開火!」

 ...

    淺打:『如果敵人架盾的話,那就以左右兩側組成伏兵,再派誘餌引導敵人進入,組成布袋戰陣,從後射擊把盾兵擊破,餘下後方的那些敵人,聯同前方共三方受敵,輕易取之。』

 ...

    P38以外的四名戰術人型躲藏在廢墟中的建築物上方,等待鐵血到了適當位置,從它們的側面伏擊,分高低左右共四面射擊,當鐵血舉盾防側的時候,正前方掩護後的P38便能夠把它們逐一擊破。

    不知道是戰術人型之間的默契,還是她們的性能影響,首發的同步射擊,目標並沒有重複,每人一發,伴隨著的是四名敵軍同時倒下,趁著鐵血的反應還沒有來得及,緊接而來的第二發,再破四隻。

    跟本上不需要彈藥掃射,只要用兵得宜,用計恰當,只需一個彈匣的彈量和數個手榴彈,任務便能完成。

    淺打:『記住,我們的彈藥不是無限,直升機上的資源用光,我們的下場都只能等死。』

    最後數名團團堆在一起防守伏兵的鐵血,由變成敵軍側翼的P38負責側擊收尾,把最後的數名敵人擊破,耗時不到十秒鐘,各人耗彈不超過十發。

 ...

    現時正乖乖的待在後方的淺打,在作戰會議室之內,他並不擔心作戰的情況,倒不如說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方程式。

    滿頭大汗的他,正趁着戰術人型離開的這段時間,好好的打理保養自己的愛刀—赤龍六代。

    泡了水的磨刀石放置好後,輕輕發力,一來一回前後大約二十回左右,刀身又再次恢復平滑,刀鋒鋒芒漸露,又能夠上陣殺敵。

    『這時候...應該差不多吧......哦~果然沒錯。』淺打把刀背往大衣一抹,隨手一揮把刀身上的液體一灑而盡,隨即收回刀鞘,同時遠處就隨來爆炸的聲音。『不過太奇怪了...格里芬既然有著如此優秀的人型,為何鐵血還能夠守住這麼多年,互相糾纏這麼久。』

    淺打不禁摸摸下巴,把剛才沈思的容貌收起,眼看著遠方爆炸的峰火連天,一轉那臉嘴角上揚露齒而笑。

    『也罷,那麼就由我來終結這一切吧。』

    這時候,在S09區的作戰持續下去。

    「是爆炸聲!」

    「鐵血已經到了雷點,佈置的伴線手榴彈和地雷引爆了。」

    「接下來的交給P38,我們趕緊到指定地點做準備。」

    「「「是!」」」

 ....

    龍騎兵,那些騎著機甲的鐵血,是攻擊和移動速度集於一身,非常之難纏的敵人,要說它們的弱點的話.......。

    淺打:『它們啊...這些叫作龍騎兵的鐵血體型龐大,在平原的話,它們可是非常可怕,不但速度很快而且攻擊力不凡,只可惜現在它們在的是廢墟,佔地勢的我們在這時候,只需要活用地型之利,一顆子彈都不用花,這些龍騎兵就跟飯後甜點一樣。』

 淺打在戰術地圖上比劃標記,把一處路窄狹巷打了個交叉,意示為迎擊敵人的地點。

 G36:『主人,真的這樣就可以了嗎?』

    淺打:『沒錯,誘至狹巷,再用落石破之,落石之計。那時候記得選大一點的石頭,我怕壓不死它們...』

 ...

    「P38快到了,準備好了沒有?」

    「話說隊長,為什麼每一次都是P38當誘餌?」

    「指揮官大人好像說,因為她看起來比較弱,而且容易被欺負,所以...」

    「啊!救命啊!」

    P38快奔至轉角進到小巷,前方就是一條死胡同,而緊跟著在身後的是一大票的龍騎兵,它們你推我擠的強行追擊到小巷內。P38瞬速的鑽過牆壁下的小狹逢,對於那些龐大的龍騎兵來說,這種操作根本就沒可能,唯有細小精巧的P38才能鑽的進去,就在前無去路,鐵血的龍騎兵想往後撤的同時,突然天降巨石從天而降。    

    「成功了!」

    隨著巨石落下的巨響,在場的所有鐵血都已經被清理乾淨,眾人都紛紛趕到P38身旁。

    「P38妳沒事嗎?」

    「報告隊長,安然無恙!」

    先是女僕長替P38拍去身上的灰塵,再來就是G36C把人型用的膠布貼到膝蓋輕微擦傷的地方。

    『諸君,作戰如何?』

    這時候,淺打透過通訊聯絡上女僕長眾人。

    「主人,作戰非常順利,沒任何戰損,以及微量的彈耗之下,任務完成了。」

    「做得很好,那我派直升機來接送妳們撤離。」
    
    S09區 臨時指揮部
    —下午四時十九分—

    淺打正站在停機坪處,等待著的,是旗下戰術人型凱旋歸來,隨著直昇機螺旋槳轉動的聲音傳至,抬頭一看,眾戰術人型已經急不及待,打開側門探頭而出,紛紛揮手報平安。

    淺打則是滿意的展露微笑,而不失指揮官應有的體態,揮手回應。

    直升機降落後,應聲彈出的是P38,從直升機一躍而出跳到淺打的懷中。

    「爸爸~任務完成回來了。」

    「嗯~做得很好,妳們都辛苦了,接下來就是通知赫麗安小姐。」

    淺打把行動手機放到地上,按壓耳機,輕輕拍一下P38讓她自己站起來,整理一下站姿,赫麗安的影像隨即投射出來。

    「很抱歉,淺打指揮官,總部現在非常繁忙,原定那些人型是要到總部維修的,現在只能夠在你那邊進行。」

    「這是本人的光榮赫麗安小姐,由我們來負責吧。」

    「那順道在這裡進行報告吧,這批傷員目擊到一些情報,而如果屬實的話,接下來你和你的梯隊便要和鐵血部隊正面交鋒。」

    從運輸直升機上走下來的零零星星的戰術人型之中,有一位的存在和周遭的人型別樹一格非常顯眼,一頭黑色短髮搭配充滿狂氣的綠色雙瞳,從她身上的那一堆舊傷疤,能夠想像到她平常作戰都是遊走在生命線的邊緣。

    她在看見淺打一行人的時候,就離隊走了上來,看起來她就是赫麗安所說的目擊證人。

    「讓我來介紹淺打指揮官,那位走過來的那位是戰術人型 Mac-10 英格拉姆,她就是這次行動的目標。」

    這位名叫英格拉姆大模施樣的走到了赫麗安的面前。

    「真的是,赫麗安!無聊死了,只有這種程度的鐵血我可提不起勁啊!」

    「省省吧,英格拉姆,要不是有人型發出救求訊號的話,妳們的下場是如何,相信我不用說妳自己也很清楚吧。」

    就好像旁若無人一樣,連站在旁邊的淺打,也對這種孩子狂氣如此的被虐狂體質毫無辦法。

    「欸?妳認為我會就這樣完蛋?我越是受傷啊,就越進入狀態,越戰越強喔!啊哈哈哈。」

    英格拉姆更加是越發狂勁,接連發出狂氣十足的發言。

    「這回不行,你是唯一一個看到那種情況,還能說出話的人,有些事情我必需要向妳確認一下的,那時候李舜指揮官,他派遣的梯隊到底遇到了甚麼?」

    「也罷,反正宰鐵血的機會多的是,我只知道那時候鐵血的頭目來了,但好像目標不是我們,我才能站在妳的面前。」

    「好的,那麼現在只餘下蠍子,妳知道她哪裡嗎?」

    當赫麗安說到蠍子的時候,英格拉姆那股狂氣頓時消失了,臉上很明顯流露出傷感,淺打很明白,那個是膽心同伴牽掛之情。

    「當時我不在前線,我不清楚,但是我相信...我希望她還活著吧,她除了戰鬥不及我之外,她腦袋轉得比我快。」

    「好的,我知道了,還有其他事情要報告嗎?」

    「...」

    英格拉姆先是沈默了一會兒,低下頭口咬內唇,面上的眼神變得銳利,目標更加是十分明確,她非常不甘心。

    「赫麗安小姐...無論是其他倒下的人型...還是被抓走的蠍子,這次的仇我們會報回來嗎?」

    「這可要看看妳身旁的那位指揮官了。」

    「指揮...官?」

    好話不說,這一說英格拉姆才注意到站在旁邊已久的淺打,她先是把從上而下打量了淺打一下。

    六呎高,黑色頭髮,紅色眼睛,除此之外還有標誌性的腰間兩把武士刀和腰封背後的競爭者手槍以及大腿上的兩把一銀一黑色的M1911手槍。

    英格拉姆先是把頭靠到淺打面前,用鼻子聞了一下,淺打卻是毫不介意的,臉上掛著AK12一樣的瞇瞇眼和微笑。

    之後,英格拉姆先是慢慢的退了幾步,和淺打拉開了一段距離,身上又再次散發出狂氣,別無他因只是出於本能警告要保護自己,就像貓咪一樣皮毛直豎威嚇對方。

    「赫麗安小姐...格里芬甚麼時候淪落到這種地步?」

    「甚麼回事?如果說...要找樂子,暫時跟著淺打指揮官行動就可以了。」

    這時候英格拉姆退得更遠,狂氣繼續外泄,而眼神充滿著不是狂氣,而是敵視別人的那種銳利眼神,目標則是直直釘著眼前的淺打。

    「請容許我拒絕...違抗命令,就算命令要我去送死,也不要跟著他...喂!男人!我問你,你之前是混職業殺手還是一個殺人魔?」

    「妳在說什麼話!」「不准妳胡說八道。」

    淺打的五位戰術人型紛紛靠了在英格拉姆面前,此情此景看似世界大戰一觸即發。

    反而英格拉姆把目光放在更遠處,無視走在淺打眼前護駕的一眾戰術人型,她雙眼一直離不開瞇瞇眼微笑著的淺打,她把自己的身段放得更低。

    「妳們就是那男人的戰術人型?我問妳們,妳們又了解那指揮官甚麼?」

    「...」

    五人頓時鴉雀無聲,無言以對那臉上盡是目瞪口呆,只能瞪大雙眼看著英格拉姆,腦海裡面閃過春田曾經說過的一句話。 『我認為妳們應該趁著這次機會,去了解一下指揮官。』

    「說不出話來對不對?妳們對自己的指揮官跟本毫不了解,只會一直盲目的替他說話。」

    「妳....不允許妳這樣說主人。」

    英格拉姆霎時間一頓狂笑失聲,放聲大笑之程度,連隔著通訊器的赫麗安都聽得雞皮疙瘩。

    「跟妳們說一個事實吧新兵們,關於妳們的指揮官大人喔~仔細的聽好了。」英格拉姆呼了一口氣,整理好自己的站姿,把手指指向聞風不動,站在遠處瞇瞇眼的淺打。「就算是妳們這群新兵,再加上我這麼多年殺過的鐵血,拿出來和妳們指揮官所殺過的人類相比,可算是望塵莫及啊!」

    霎時之間風雲色變,天上開始烏雲密佈下起了微微細雨,這就猶如女僕長、G36C、G3、MP40和P38的內心一樣震驚不比。

    「我不說出來妳們肯定不會知道吧,那男人身上充滿著血的味道,連這男人的真面目也沒看清楚....不,妳們連他現在戴著的面具都沒有看過對吧!哈哈哈哈哈哈!」 隨著雨點灑在在場每位人的身上,五名戰術人型接連的轉向淺打,內心疚結不屈,臉上一副有話說不出。她們只能咬唇雙目水汪汪的看著自己的指揮官,期盼著的是淺打的回覆,希望他為自己辯護否認這一切,而無論怎麼等,只能看著他選擇沈默的站在那裡。 「嘿...嘿嘿...哈哈哈,沈默就是默認對吧!當是前輩我給妳們後輩的一點服務吧,看清楚眼前男人的真面目..不,至少看到他的面具啦!」

    話還沒有說完,英格拉姆就從眾人身邊穿過,直奔到淺打的面前,伸手作勢要把淺打的赤龍六代拔出偷過來。

    頓時天變雨停,剛才下著的大雨停了下來,英格拉姆身上本應散發著的狂氣不在了,而那狂氣不是不在或者因爲她冷靜下來而消去了。

 是被吞噬掉了。

    淺打身上所散出的殺氣,把英格拉姆的狂氣吞噬殆盡,殺氣之大畫破天空;殺氣之勢連同天上的雨雲擊穿散去,在一片烏雲之中一道曙光直直的落在淺打和眾人的周圍。

    淺打的嘴角微微下垂,瞇瞇眼緩緩的張開,一副紅色雙眼猶如獵鷹般銳利,所散發之殺氣漆黑猶如煉獄黑炎升柱而起。

    站在旁的五人抵受不住,紛紛臀部著地往後倒下,淺打殺氣之大,周遭的小草以至遠方的大樹猶如烈風吹襲而至,紛紛往後拜倒,近風眼之物,則直卷而上破至雲叢。

    「...」

    淺打默不作聲,冷眼看了英格拉姆一下,臉上猶如掛上一整副紅色大鬼般若面具之鬼神之相,一把左手放在赤龍六代的刀鞘,右手抵在英格拉姆的手上,透過其手緊握著刀炳,悶哼了一聲,眼看這勢頭,淺打就是想要拔刀而出。

    「英........英格拉姆!快給我停手!不得無禮!」

    制止這死亡一斬的是影像中的赫麗安,受氣氛影響連她的呼吸也變得急促,這情景,即使是相隔螢幕,赫麗安已經是滿背冷汗。

    淺打在感受到英格拉姆想縮手而退的時候,淺打亦隨即把殺氣收斂,剛才風雲色變以至上空猶如天井般光亮,那黑旋風殺氣所卷之物亦隨即四散落地。

    英格拉姆則是全身上下毛官直堅驚慌失措,雙腳發軟癱倒在自己的尿泊之上,雙目失神六神無主的腩腩說出幾句話來:「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看...看到了吧...現在,那漆黑的殺氣,只有真真正正殺過人,而且要殺人如麻才能達到如此的景界...哈哈!那漆黑如墨,窮兇極惡能夠吞噬萬物,其之大甚至能破天至指之物...這下子已經沒我的戲了...哈哈,真的...嗄嗄...咳咳...真的是大開眼界。」 那半咳胃酸半嘔吐,發軟失禁的英格拉姆半爬半走的姿態,往著臨時指揮部連滾帶爬的走了進去。

    「淺...淺打的五位人型聽命!接下來由...由於S09區的公務繁多,分成兩組分別完成巡邏和交通管制任務....現....現在散!」

    「是....是的!」

    隨著赫麗安派遣任務,在場只是餘下淺打孤身一人。

    「赫麗安小姐...抱歉了,剛才在妳面前失態。」

    「不...不會,回去我會處罰英格拉姆,是我這邊的失誤。」

    「悉隨尊便...」

    淺打冷冷的留下一句話,就把身段轉過去,即使有失議態,這一刻淺打亦不想多話,只想獨自一人冷靜下來。

    赫麗安是位會聞言聽風 讀懂空氣之人,淺打這冷冷悶聲之後,她亦只留下一句半點話:「那麼接下來再有任務的時候,再聯絡吧。」 隨即便切斷了聯絡。

    經過那殺氣的洗禮,天空上烏雲四散隨即萬里晴空,現時已經接近晚霞,只見日落西山穿過這片峰火廢土之狹逢,夕陽西下正正的映射在淺打身上。

    夕陽餘暉撒打在淺打,拉出那長長的黑暗影子,無限的廷伸開去直至夜幕降臨,淺打謎一般的故事和背景,猶如這背影最終鋪天蓋地。

    「我的真面目...嗎」

    淺打把襯衫懷中的陀錶中拿了出來,那金色陀錶一打開,依舊是靜止不動,時間停了在六時四十三分。 陀錶蓋的內面,藏著一張全家福,上面有著媽媽爸爸還有一長一幼的男孩子,正正對著鏡頭微笑。把那金色陀錶連同自己的眼睛閉起,腦內卻是空白一片,對於那些過去,實在是毫無記憶。淺打轉身迎面向那夕陽,臉上流露著的就只有迷惘。

    他是一位失去了記憶的男人。

———分隔線———
最近幾話字好像變多了 當初寫的時候也沒察覺到XD
歡迎留言討論 小屋同步更新 GP餵食 我們下次再見  臥先生字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29 筆精華,09/1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