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302

RE:【小說】普通的指揮官與人形的日常 更新到 EP24:重逢往往不是令人難過之時,而是離別

樓主 米飯 wv62801314
GP6 BP-
EP25:孤狼回歸之時,便是軍權毀滅之時

婚禮事件過了三天後,而簡緹婭所帶領的車隊也安全的抵達了俄羅斯的總部,而這三天內,指揮官還是處於昏迷不醒的狀態

「醫生,李指揮官怎麼時候會醒來」

廷冠跟緹婭站在病房外問著醫生,而瑞斯的梯隊全部都在病房內等著他們的指揮官醒來

「這個嗎,我們能處理的都處理好了,接下來就是聽天由命了」

「謝謝你,醫生」

「要是那時沒有你們沒有帶上HS2000的話,後果可能不堪設想」

「是阿,但還是謝謝你們」

「不會,我只是對自己的職業負責而已」

說完後醫生便離去了,留下來緹婭跟廷冠

「該死的麻子…..被我找到他我要狠狠地揍扁他」

「現在說這些也沒用,好好的祈禱上帝吧」

「痾…..其實我信的是媽祖,而瑞斯是無神論者,但所以他會開都是媽祖叫他說的只是台灣以前的一個政治梗而已」

「原來,那還是好好祈禱自己所信的東西吧,我可不想指揮責任都放在我身上,而我也有很多事情想請教瑞斯」

「相信瑞斯吧,狼可是沒這麼容易死的」

病房內

「指揮官,我求求你趕快醒醒,我們大家都需要你啊,沒有你的基地誰還想待下去啊」

RFB努力地想要把瑞斯叫起來,但處於昏迷狀態的瑞斯缺聽不進去

「RFB……」其餘的人只能無助的看著躺在床上的瑞斯

瑞斯的夢境內

「這裡是……..哪裡啊,痾….頭好痛,我沒記錯的話我現在應該還在婚禮現場上,而M4跟15…….」

瑞斯摸著自己的頭,而他的眼前卻是一片黑

「拜託……救救我」

瑞斯彷彿聽到一名小女生的聲音,而慢慢地走向了聲音的發源地

「有聲音……我的槍呢」

而眼前慢慢地出現了一位哭泣的綠髮女孩,而瑞斯走向了他

「小朋友你沒事吧,需要我幫忙嗎」

「請你….救救我」

瑞斯看到了小女孩白色洋裝上的血,和左手拿著一把手槍,而瞬間提高了警覺,而一眨眼的時間,女孩消失了,而原本四周都是黑的慢慢地瑞斯眼前出現了一片光,而畫面變成了地球上的某個難民營

「這裡是…..」

而瑞斯再次看到了那位綠髮的女孩,但身上的洋裝卻沒有血跡,而手上卻拿著手槍,並緩慢的走向一個由它國軍人把守的的地方

「白癡……」

瑞斯雖然想上前阻止,但看到那女孩手上的手槍裝有消音器,並在一瞬間把兩人處理掉,而附近剛好也
沒有其他難民,所以沒有發生恐慌

「那是怎麼回事……..」

而女孩處理掉外面的守衛後,便繼續往裡面走去,而瑞斯為了調查清楚,也跟了上去,而他也發現他的槍跟刀回到他的槍帶跟刀鞘內了,進入屋內後,那女孩一就是緩慢的前進,而見到軍人就直接殺掉,直到他終於在某個房間前停了下來

「那女孩到底是什麼回事……..比我還殘忍…」

瑞斯檢查好自己的槍跟刀後,便慢慢地向前走,而女孩也打開了大門,並走了進去

「是送麵包的嗎,放在桌上就可以了,等等你要幹什麼,阿……」

房間內出現了慘叫聲後,瑞斯忍不住了,直接往那房間衝,而他在門口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某位軍閥,和衣服上沾滿血的女孩,但那女孩有好像並沒有看到他,而瑞斯趁這機會去看了那位軍閥的身分

「聯合國的指揮官…….什麼,那女孩殺了聯合國的指揮官…..」

此時,整個屋子內的警鈴大響,而士兵也隨之感到了這裡,而綠髮女孩剛要開槍自殺,卻被士兵擊中了心臟,而士兵們卻沒有看到瑞斯,此時畫面轉到了這件事情的幾天後,一個休旅車正往這個方向過來,而開著車的人停下車後,另瑞斯不可思議的是,下車的是帕斯卡博士,而到這邊後指揮官的眼前畫面再次變換

「這次又要去哪裡了…….」

畫面又回到了黑畫面,而黑畫面中卻慢慢的出現了一個花園,而花園中間出現了剛剛被士兵射倒的綠髮女孩,而過幾秒鐘後,眼前的花園跟四周都變成了一個戰場,而那女孩手上拿著手槍,而女孩慢慢地轉變成了瑞斯熟悉的人,不,應該說他最愛的人

「你是……..」

瑞斯還沒來的及說出名字,畫面再次變換了,而這個空間裡面也只剩下瑞斯

病房內

「指揮官的手指動了,快叫廷冠指揮官跟緹婭指揮官」RFB看到了瑞斯的手指動了以後,並趕緊叫起周圍的人形,把兩位指揮官叫進來

「兩位指揮官,指揮官好像醒來了」春田走了出去看著兩人

「太好了,緹婭,你先進去,我去找醫生」

「好」

「這裡是…….哪裡啊,發生什麼事了,RFB你幹嘛哭,不,應該說大家幹嘛哭」

指揮官看著周圍的人形,卻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哭

「瑞斯你醒拉」

「緹婭,發生什麼事了,還有這裡是哪裡」

「這個嗎,這裡是總部,而你還記得你在婚禮現場發生的事情嗎」

「恩….但我被電暈後就沒有記憶了」

「是嗎……」

「M4跟AR15呢」

「他們…….」

全部的人都不敢直視瑞斯,而瑞斯卻猜得出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昏迷了多久……」

「三天…..我們前天到總部後,醫生說你那時很危險,但還好HS2000有即時幫你處理,所以你現在才沒事」

「三天啊…….我還要去救M4跟AR15,他們現在在哪,45」

「在你恢復前,我是不能跟你說的,你的上司說的」

「我現在醒來了,可以說了吧」

「等老闆來,讓他決定吧」

「切…..我真沒用,連愛人都保護不好」

病房外

「老闆,瑞斯醒來了,您有要過來嗎」

「是嗎,我現在過去」

「收到了」

廷冠走進了病房內

「兄弟你醒了,太好了」

「狼可是沒這麼容易死的」

「是阿,還有老闆正在過來的路上」

不到幾分鐘後,克魯格推開了病房的大門,而跟在後面的是赫麗安小姐

「人形們先出去,我有事情要單獨和這三位指揮官聊聊」
「是」
瑞斯的人形們,紛紛地走出了病房,病房內只留下了克魯格跟赫麗安,以及三位指揮官

「老闆我….」

原本想說話的瑞斯被老闆打斷了

「我知道你想說啥,你想救M4跟AR15是吧」

瑞斯點了點頭

「可以,但你要先回答我的問題」

「悉聽尊便」

「你是不是三戰那時士兵口傳的孤狼」

「是,我就是那位」

「很好」

克魯格直接朝瑞斯的臉揮了一拳下去

「這是替我那些陣亡的弟兄打的」

「是…..如果老闆想殺掉我,我就躺著給你處置」

「不需要,我很開心我的部下有個傳奇人物,而不是給邪惡人士利用」

「謝謝老闆,我也很開心可以在你的手下工作」

「對了,至於M4跟AR15的救援人物,你不能攜帶任何人形,但那兩位可以協助你,而45跟AK12也可以幫助你,他們倆是電子戰人形,然後外面有兩個人想要見你」

「見我?」

此時病房的門被推開了,而走進來的不是瑞斯的朋友,而是自己的父母

「老媽撇開不說,但老爸你怎麼進來的」

「這個嗎,克魯格讓我進來的,至於M16也在病房外」

「是嗎…..」

「關於M4跟AR15的事情我很抱歉」

「不….這不是你的錯,是我的問題」

「不,如果那時我跟M16沒有撤離的話也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而救援任務希望可以算我一份」

「不了,我有兩個可靠的夥伴,而我也不想再多給家人擔心了」

「是嗎,你開心就好,但有需要裝備跟我說聲,看我能不能從鐵血那搞來」

「你又要回去鐵血那嗎」瑞斯的媽媽看著自己的老公

「我也是被監視著,不能不回去」

「是嗎,我會永遠等著你的」

「謝謝你」

「你們兩個別在我老婆不再時撒恩愛拉」指揮官抱怨著

「哈哈哈」

「那我就先走了,克魯格改天再跟你較量較量」

「隨時奉陪」

「恩」

瑞斯的父親走了出去後,只留下了瑞斯的母親

「媽….你怎麼會跑來俄羅斯」

「這個嗎,我叫你的人形載我來」

「納甘嗎,那傢伙…..」

「好啦,你就慢慢療傷,我就自己搭飛機回去了」

「不了,叫納甘載吧,搭他開的比較安全」

「恩」

台灣的某個軍事基地

「M4A1小姐你好,你一定很納悶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瑞斯在哪裡,讓我見他」

「都已經被綁來這裡了還想著別的男人,讓他乖乖就範」

有幾名士兵拿著冷水往M4身上潑去,而衣服早就被拖下的M4,露出了白皙的皮膚

「很快地你就會屬於我了」

「你這個變態別靠近我」

「喔,這麼倔強阿,那你要不要看一下AR15怎麼樣阿」

此時強光有一盞光打在了一樣被綁在椅子上的AR15,而AR15跟M4一樣衣服早已被脫光,而AR15視乎被拷打一番,身上出現了多道傷痕,而眼神卻不像以前那樣又精神,反而像是死了一樣坐在那邊

「15!!!!放開我,你們這些變態」

「放心吧,M4我還沒有死」

「15…..」

而一個男人走了過來用舌頭舔了M4的臉頰

「你這變態…….」

「M4小姐,我明天會在來的,但可不像今天這麼簡單,而是直接讓你生出孩子」

「什麼!!!」

「看來你的指揮官也沒有什麼用嗎,只會逃跑的廢物」

說完後,那名軍官便離去了,現場只留下了M4跟AR15

「M4你還相信指揮官會來救我們嗎」

「你在說什麼傻話……他一定會來的」

「真是如此就好了」

總部那

「所以45,他們現在人在哪」

「台灣某個基地,你想知道嗎」

「說吧」

「在南投,但只能透過空降來進入基地」

「靠,怎麼會在那個地方啊」

「是阿…..」

「緹婭,你的狙擊能力好嗎」

「如果要說的話,我可以在1公里內命中移動目標」

「可以了這就夠了」

「那本次計畫就是由我跟廷冠潛入,而緹婭進行狙擊,45、12你們兩個負責尋找M4跟AR15」

「對了我有說過嗎,聽說那裡莫名的戒備深嚴了起來」

「別忘了,廷冠還有別的稱號,潛狼,他暗殺人可以說是很強的」

「看來我的部下真的都是傳奇人物阿,哈哈」克魯格笑了出來

「不敢當不敢當」

「但現在就是撤離問題了,我們不能直接走陸運,一定會被攔下,空運的話……」

「這個不是問題,如果一次要撤離4個人,我那邊有台戰機可以送你們,目前沒有人知道這台戰機的計畫,所以撤離的話就沒問題了」

「老闆說的該不會是可變式戰機吧」

「厲害,沒錯就是可變式戰機,而這架是本公司自己研發的,也試飛過了,機上有隱形功能,還有瑞斯你基地自己研發的小型立場盾都在上面,而他也有自動降落」

「OK那現在就等晚上吧,我們先回台灣,而南投的話,高雄或台東基地都可以先當準備基地,等納甘回來了,我們就前往我的基地吧」

「恩」

過了一段時間後

「諸君,可以讓我獨處一下嗎」

「恩,OK」

當全部的人走出了病房後,只留下了瑞斯在病房內,而瑞斯走到了牆壁那,開始打著牆壁,而在外面的人用聽的也知道他在做什麼,他氣得不是他人,而是自己,想著為什麼自己沒有做到一個指揮官該做到的責任,沒有保護好自己的愛人,就這樣讓他人帶走,而他也在發誓了不會再讓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的人形上,更不能發生在自己的愛人上,而正當瑞斯恢復理智時,拳頭上也開始流著血,但此時的他卻感覺不到疼痛,而此時的他已經變到了以前的孤狼了


沒有人注意到前面我留下的伏筆,嗚嗚嗚嗚嗚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41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