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6k

RE:【小說】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II: 更新至34. " 這個世界,還沒有我沒去過的地方!"

樓主 飛空動煙雪 jtsai314
GP33 BP-

子彈劃破空氣的聲音、等離子兵刃交擊所濺出的火花。

一場血汗狂飆的激戰,哪容得半分餘地?

格里芬與帕拉蒂斯不停在生死之間彼此拉鋸,戰局頓時燃燒至最高點!

不好了....!!

K11面對兇殘暴力的兔爺爺M99,作為突擊步槍的她越戰越守,畢竟M99是救世軍中的頂尖好手,可不比AI蠢笨的獨眼巨人,她不會輕易踏入埋藏炸彈的陷阱。

K11只能頻頻挨打,毫無還手之機。

哈哈,兔爺爺說勝負已分!!M99一發穿甲彈打中了K11的左腿,得意洋洋地笑著。

哼,實驗的本意就是為了研究未知的可能性。K11強忍痛楚,她看出M99雖然個子嬌小,招數卻極為兇殘,臂力強健,而自己擅長的則是榴彈與地雷引爆,論短兵相接萬不是M99的對手,只能拼命拖延時間,等待神代指揮官的歸來。

另一邊,Model L也陷入了苦戰,化身為黑石姬的內蓋夫氣吞山河,蔓延的黑色荊棘好像飢餓的魔界植物,不斷把周圍的獨眼巨人、白色士兵翻攪成肉泥,斑斑血跡滴落地面,有如阿鼻地獄的光景。

破破爛爛的人形,別再阻攔我!內蓋夫把臉一沉,身形騰挪,觸手般的荊棘向Model L殺了過去。

Model L彈藥已然耗盡,但她的心智雲圖忽地想起神代的面容,恍惚之間,好似多了一股退敵的不屈意志.........

①$βY!!Model L把等離子軍刀橫在胸前,雙腳有如御風而行,再度施展了震驚忤逆等三名白色人偶的奇妙身法,內蓋夫的荊棘雖然移速甚快,卻是完全捕抓不到Model L的身影。

原來妳也喜歡她,惱人的情敵,為什麼總是越殺越多.....!?

此時Model L腳步忽快忽慢,慢時有如清風徐雲、快時又有如黑夜閃電、動靜不一,姿態優雅美觀,宛若天上仙人般飄逸瀟灑,竟慢慢扭轉了敗頹的戰局。

內蓋夫越是久戰,神智越是焦慮不安,驀然Model L手中嗡的一聲,迷幻莫測的刀光乍時突破荊棘包圍,斜斜地劈向內蓋夫!

什麼?!內蓋夫過於輕敵,登時應接不暇,倉皇之間只得向後一退,Model L這一刀竟在她的臉上劃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妳居然敢傷害我的臉,要是XM3看到.........啊啊啊啊!!!

Model L險中求勝,意外觸動了內蓋夫的殺機,她怒極恨極,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大量的黑色荊棘不停旋轉、混雜在一起,竟形成一把巨大的黑色螺旋槍,摧枯拉朽的迎面襲來!

≤©↑$※Model L全身彈藥已空,眼看這一擊避無可避,她匯聚全身上下的力量,嘗試將黑色荊棘一刀擊開。

來吧。

Model L心想,雙眼緊緊盯視著螺旋槍的槍尖。

情勢凶險無比,就在千鈞一髮的瞬間。

Model L,我來幫妳!櫻花大喝一聲,作為衝鋒槍人形的她身子偏移,凌空避開內蓋夫的荊棘,來到Model L的身前為她擋下了死厄。

但內蓋夫的荊棘螺旋槍力道奇大,大量交纏的荊棘過於雄渾,哪怕是櫻花倚仗絕佳的防禦,焉能對抗得了從陰界走過一遭的黑石姬? 頓時被震得雙手滿是鮮血,衣服上滿是破洞,露出了姣好的肌膚。

櫻花痛得眼眶泛淚,整個人向後方摔跌出去....

死吧!內蓋夫一舉得手,狂亂的荊棘再次朝毫無戰力的櫻花殺去。

不知道為何,Model L的心智雲圖突然砰砰亂跳,好似初戀時的悸動。

..............我,必須阻止她傷害神代一弦。

雖然記憶缺失、機體不知經歷了多少次的改造。

Model L卻不由自主地深深相信,自己長達二十三年的等待就是為了此時此刻,只見她將等離子軍刀舞出一個完美無瑕的扇形,雙腳如雲飄渺般快步奔出,又是嗡的一聲,光束刃橫劈內蓋夫腰際。

這一招,正是圍魏救趙的高段技巧。

.....內蓋夫急忙升起荊棘在面前形成一道植物防禦牆,不料Model L空中挪移變招,光束刃繞了一個圈後冷不防地朝黑石姬後方點去,但聞嗤的一聲,內蓋夫的左肩已被刺中!

不可能!!內蓋夫大吃一驚,架起機槍發射冰火蓮瓣,Model L應變神速,她腳步踩在異常生長的荊棘上,往天頂一跳,雖然小腹被一顆子彈擦過,總算是有驚無險的閃躲過去。

為什麼這名三星人形會這麼難纏?! 難道妳是......!!內蓋夫一個閃神,好像看到了當年威震D9遺跡的衝鋒槍,那名披著白色披風、身穿芬蘭軍服、亞麻髮的戰術人形!

不對,妳不是她.........內蓋夫頭昏眼花,戰力頓減,閃開! 通通給我閃開!!

β℃㎝+R.........?Model L一心守護,戰力飆升。

內蓋夫雖然亟欲闖關,心智雲圖卻出現大量錯誤訊息,反觀Model L強烈的守護意志激發無窮的潛力,兩人交手過了二、三十個回合,依然難分難解!

.......................

幽若果然沒有騙我,也許他並沒有疑心,只是利用簡緹婭稍作試探罷了.....
薩雪蘭拋下神代與簡緹婭等死,自己帶領戰術人形夜襲救世軍的大本營。

如今只要消滅救世軍,回到格里芬報告輝煌戰果,將來取代幽若也是遲早的事。

他一路上打倒了數名改造後的鐵血人形,順利殺入根據地。

但這座應該堆滿物資的基地卻空蕩蕩的。

連一名非正規人形也沒有發現。

奇怪,空無一人?!

薩雪蘭暗中生疑,就在此時他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不妙! 這樣下去會慘死在這裡!!薩雪蘭心知中計,原本打算迅速逃離,但為時已晚。

當他發現ART556就在站在自己身後,立刻伸手把這名綠髮人形抓到自己身前,但聞驚天一爆,無人機預先埋藏的地雷把ART556當場炸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

雖是及時以人形作替死鬼,但爆炸的威力過於強悍,薩雪蘭與其他殘存的人形當場被炸飛!

咳咳.....幽若,你算計我.......!!!薩雪蘭整個人直飛出救世軍的假基地,砰的一聲,身體摔倒在汙泥中,頭頂的軍帽也化作一團燃燒的火焰,他倉皇摘下帽子之際,發現頭髮也焦了不少,手下的人形死的死、傷的傷。

薩雪蘭甩開黏在手上ART556的焦肉與殘骸,萬萬想不到此時百般算計,到頭來還是輸了一著。

呵呵呵,克魯格.薩雪蘭,想不到一段時間不見,你已經這般狼狽。白色人偶調色盤與十名身材健美的複製人意外從前方的小徑出現。

調色盤? 妳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薩雪蘭內心一顫,感到氣氛有些不對。
砰。

就在此時,一發冷槍打中了薩雪蘭的左肩,劇痛伴隨血花併散,他不久前才以卑鄙的手段暗殺M14,如今相同的厄運竟快速降臨在他的身上,似乎也印證了冥冥中的果報。

是、是誰?!薩雪蘭強忍痛楚,有如驚弓之鳥般四處張望。

歡迎你,格里芬的總指揮。Five-seveN踏著輕盈的步伐,手握兀自散發熱氣的配槍,笑吟吟的從樹林後方現身,今天你才是我們的獵物Y

救世軍在前、白色人偶在後,形成前後包夾之勢。

Five-seven?! 快、快點! 妳們保護我殺出重圍!薩雪蘭早聽過Five-seveN作為非正規人形的大名,難掩驚慌的朝部下大喊,他手下的人形已完成洗腦,雖然都在地雷的摧殘下折損大半,仍對他的命令唯命是從,哪怕是成為犧牲用的肉盾也毫不猶豫。

調色盤見狀,不禁冷笑:你背叛了她們,還想依靠戰術人形的保護活命? 你與Arsenal相比,簡直可憐又愚蠢。

誰是Arsenal? 薩雪蘭雖然遭到羞辱,可他早已習慣強行壓抑怒氣,只是眉頭一皺。

XM3、神代? 他現在有很多個名字,我們白色人偶倒是羨慕的很。調色盤的聲音顯得多少有些嚮往,擁有皮膚、擁有獨一無二的名字對它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薩雪蘭不以為然,忍不住低聲怒斥:哼,神代不過就是個過氣的死人,有什麼資格與我相比?

相信你的父親也不這麼認為。調色盤彷彿看透他腐朽的內心,只是淡淡微笑。

Ass we can。十名克魯格的複製人再次把薩雪蘭包圍。

等、等等!! 父親大人難道忘了我們之間的協議?! 我還可以提供更多關於格里芬的情報!!薩雪蘭背後全是冷汗,眼看情勢不利,仍是拼命尋找可趁之機。

父親大人告訴我,少了Arsenal和簡緹婭的格里芬已不足為懼,而利用完一個不忠不義的人之後,就可以隨便把他處理掉....調色盤冷漠地說,你覺得自己符合這個條件嗎? Five-seveN,妳怎麼想呢?

以交往對象來說,我也比較喜歡神代指揮官~Five-seveN擺動白皙的大長腿,明媚的雙眼欣賞著落入蜘蛛網中的獵物,不禁甜甜一笑,總指揮大人,你可以選擇自殺、還是選擇被我們兩人聯手所殺,你放心挑選好啦! 我會很小力、不會讓你太痛。

妳們兩人......!!!

薩雪蘭甚是氣惱,卻胸中苦無對策,左右旁顧、面如死灰,作為同時被螳螂與黃雀盯上的鳴蟬,已是九死一生。


.................

一聲雷鳴、一聲電閃。

雷陣雨前的天空好似有千軍萬馬在雲層中澈浪翻捲,發出陣陣轟鳴。

誰也不知道哪一刻,會突然下起滂沱大雨。

一起死吧,老公。FAL冷笑著。

難道我誰也救不了嗎?

就在我意識恍惚之間,柯尼SRK有如黑色閃電般駛入第三層的最後一關,只聽得跑車車體快速變形,並向心魔發射了一發迫擊砲。

居然能闖到這裡來?!變成FAL的白色人偶怒斥一聲、撤手而退。

神代,快點給我站起來! 你以為外面有多少人在等你啊!!一名少女身手矯健的從車中躍出,快步來到我的身邊。

芬芬.........?

我聽見少女嘹亮又悅耳的嗓音,彷彿穿越了漫長的光陰,從遙遠的另一個時空傳入耳中。

就算我已經死了、無法繼續在這條路上陪伴你,但真正的愛情,絕不是雙雙殉情,而是希望對方能好好活下去!

妳,到底是誰.........

多麼熟悉的語氣。

你對幻影這麼溫柔,對真人就這麼冷血? 給我清醒點!! 你拯救索米的覺悟只有這麼點嗎?!!芬芬雖然嘴上不饒人,卻拿出戰地凝膠替我處理傷口。

索米呢?!我想辦法撐起受傷的機體。

已經沒事了,只是她膝蓋上的傷口需要好好修理一下。芬芬的語氣忽地一陣酸楚難當,但不過片刻,她又柔聲說,與其繼續躺在地上裝死.......不如好好瞧瞧我吧? 這、這可是和弦臨時替我替換的複製機體喔?

我點頭,緩緩睜開了眼睛。

少女的側馬尾上繫著深藍色的蝴蝶結,勾起了無數美好的回憶,也許冥冥之中,真有命中注定的一刻。

原來如此.........

早已陰陽兩隔的妻子再次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

我並沒有驚訝出聲、也沒有大呼小叫,只是默默地落下一滴眼淚。

想不到,我再次辜負了妳.......我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把全身沾滿鮮血的索米揹在背上,她受到帕拉蒂斯的折磨與重創,現在只能發出微弱的呼吸聲,意識處於渾沌未明的狀態。

你沒有辜負我什麼......FAL平淡的搖搖頭,似乎心中也有著說不出的感觸,.....我是來自比你早了十年的時空,我們並不算認識,因此就算我穿越到未來世界、身體變成了芬芬、聽格里芬的人形說起我們之間的愛情,對我來說也只是陌生的畫面。

.......

FAL被我瞧得久了,臉上微微泛起紅暈,厭倦似的說:看夠了吧? 還不打起精神來?

我把目光移向不遠處的戰鬥,那台和白色人偶對戰的機器人是由超跑柯尼-SRK所變形而成,它的駕駛員不是別人,正是和弦。

和弦,麻煩妳接應神代和索米出氣象塔!FAL向戰鬥中的機甲高喊一聲。

和弦熟練的操作黑色機甲,她虛晃一招、引擎轟鳴,快速地退到我們面前,急迫的問,FAL,那妳怎麼辦?

妳們先出去,這個冒牌貨就交給我對付。FAL手握配槍、瀟灑的迎向身穿白色婚紗的模仿者。

雖然我失去了固守的人質,但我還是會完成父親大人交代的任務,把妳們全部殺掉! Code: FN自忖被FAL識破了機關,卻發出毫不在乎的笑聲,臉上湧現白色泥漿,很快就變化成Five-seveN性感撩人的身段。

只聽得Code: FN柔聲膩氣的嗲笑:隊長,人家一直、一直都很喜歡妳喔?

冒牌貨有資格喜歡我嗎? 請妳記住,我追求的可是品味時尚、獨一無二的美好事物。FAL伸手撥弄了一下瀏海,腰間的尼泊爾彎刀閃閃發光,她臉上洋溢著自信的微笑:............我擔心妳還差得遠呢!

是這樣嗎? 這才是我真正的王牌。Code: FN望向塔頂。

砰的一聲,整座氣象塔開始劇烈搖晃!

我這才驚覺白色人偶早已在氣象塔第三層埋下了大量的地雷火砲,此時天頂上的鐵片梁柱開始傾倒墜下,整座建築物因爆炸震盪不已,短時間內就發展成無法控制的火勢......

神代指揮官,快上來!和弦焦心的向我招手。

安全逃生的時間已經所剩不多了!

不行,FAL還在和白色人偶戰鬥.......我望向鋼筋對面的少女,可是濃煙和大量的碎片讓我無法看清兩人的形影。

XM3,還有時間擔心同伴嗎? 最好乖乖聽話,否則妳心愛的K2就要被我生吞活剝了。

我轉過身,只見救世軍的人馬冷不防地出現在身後,蟒蛇擒住K2,一臉不懷好意地笑著。

妳這個混帳........!!!

面對滾滾濃煙、熊熊烈焰,更見FAL身陷火場、索米昏迷不醒、K2被救世軍所擒,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哎呀,想不到氣象塔快要爆炸了呢? 想要換回K2,就獻出妳能切換成各種不同槍械的武器芯片。蟒蛇彷彿一點也不畏懼眼前足以吞噬一切的大火,她在搖曳火光中貪婪地舔著K2的臉頰,妳沒有多餘的時間考慮了,快啊! 呵呵呵呵呵......


尾聲


氣象塔外,濃煙滾滾,殺聲驚天動地。

在白色惡魔壓倒性的戰力面前,格里芬已是窮途末路。

簡緹婭麾下的戰術人形雖然竭力奮戰,仍是無法抵擋住洪水般的敵軍,一名又一名的三星人形中彈倒下。

.........到此為止了嗎?簡緹婭雖然一身英雄肝膽,但身負十多處傷,雙手雙腳都是血流不止,體力不支的她終於再也無法戰鬥下去。

梯隊攜帶的彈藥已經耗盡,身旁的人形全體大破,如果再不撤退,最後的結局只有全軍覆沒。

忤逆、柯爾特左輪、DSR-50、維爾德MkII闖過格里芬的防線,如入無人之境,控制塔已經無人防守,即將被敵軍攻陷!

就在此時,一枚突擊步槍的子彈,不偏不移命中白色惡魔的頭部盔甲,竟引起了忤逆的注意。

是誰?

居然敢隻身挑戰帕拉蒂斯的最強兵器?

神代...你不在的時候,我是天天為你擔心,想不到當你回來之後,我卻又要天天為你傷心。

一名戰術人形坐在樹梢上,她嘴裡叼著草葉,曼妙的身姿迎風而立,褐色的長髮、綠寶石般的雙眼,無名指上牢牢套著銀色的戒指.......

那是神代指揮官親自為她戴上的誓約之證,象徵著一輩子的承諾。

RFB.....!!忤逆與簡緹婭同時叫出了菁英人形的名字。

忤逆更發現原來RFB已經獨自殲滅了三十多名白色士兵與汙穢女妖。

二十三年前,我失去了家人和同伴,雖然只是暫時的朋友與沒有血緣關係的父親,但我會永遠記得他們.....

陽炎小隊、KSG、和伊東指揮官。

每當我萌生了放棄的念頭...RFB緩緩握住槍柄,彷彿要將最寶貴的記憶刻印在心底,你總是能給我繼續走下去的勇氣。

打倒她,攻佔控制中心!忤逆發號施令,維爾德MkII、柯爾特左輪、DSR-50各舉槍械,衝向了RFB。

但失去朋友、家人的痛苦,是一輩子也無法忘記的傷慟,所以我很害怕你再次離我而去,其實說穿了,我只是想永遠和你在一起.....

這份渺小的願望,卻再也無法實現了。

一百多名白色士兵像洶湧的白色浪潮,從四面八方朝RFB掩去!

格里芬,消滅。白色惡魔隨後壓陣,早已盯住了目標。

經歷漫長的等待,我終於再次與你相遇......我們還結婚了.....深刻的交合、印證彼此的感情。RFB慢慢閉上眼睛,是呀,原來.....我已經很幸福了。

誓約之證上傳來令人心安的溫暖。

............已經,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了。

妳想死嗎? 格里芬的走狗?忤逆看著雙方懸殊的戰力,冷笑道,面對白色惡魔,妳會在一瞬間被炸成碎片,連核心的殘渣也不會剩下。

我不會輕易死在這裡.....因為我還背負著重要的使命。

RFB在淒涼的寒風中傲然而立,五顏六色的至高槍彈猛然爆發,氣勢無人能擋,只見二十多名白色士兵的腦袋紛紛中彈,好像在海浪中翻起鮮紅的浪花!

白色惡魔受到這股威力的震撼,機體稍稍向後退了半步。

想死,我就成全妳。忤逆閃避不及,至高槍彈擦身而過,看著臉上被槍彈劃出的傷口,內心深深被RFB的實力給震驚,她知道眼前是消滅格里芬最強人形的大好機會,絕不能縱虎歸山。

就算是新型機甲與白色士兵組成的銅牆鐵壁,我也會為了神代.....把它打碎!RFB捏住拳頭,眼前彷彿回到了自己與神代初次見面的那一天。

數不清的回憶在RFB的心智雲圖中不停打轉,每一段記憶都是歷歷在目。

伊東泉志:「我已經將妳培育成一名優秀的人形,生命的傳承不就是這樣嗎?人類遲早都會有生老病死妳會找到下一個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妳一定會幸福的,我最自豪的.....女兒。」

還有,KSG在死前露出的最後笑容:「呵呵,對我來說....只是單純的家人還不夠,沒有好對手分享的勝利果實,一點用處也沒有....我一點也不稀罕........」

「我不會再讓妳把RFB從我身邊奪走!」神代大聲朝RFB的內心深處呼喊,
「RFB.....我會成為妳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這樣就可以了吧?!」

RFB,我們一起經歷了很多事呢.......不管是快樂的事情也好、悲傷的事情也好。」索米握著傘、閉上眼睛,感受著迎面吹來的淒風寒雨,「這些都是我最珍惜的記憶,全部和神代指揮官緊密地相連在一起。」

每一分、每一秒,如今都成了最珍惜的畫面。

就算妳的機體能在大軍圍殺下支撐片刻,彈藥也會馬上耗盡。忤逆嘲諷道。

........嘿嘿,沒有難度的話,遊戲就沒有意思了! 緹婭指揮官,快帶領梯隊撤退吧!!

可是妳.....!!簡緹婭與WA2000都是一陣猶疑。

簡緹婭明知梯隊已無戰力,留下只是給RFB製造麻煩,但光靠RFB一個人鎮守,豈不是讓她獨自送死嗎?

不用擔心我,我有辦法安全離開,快走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RFB露出陽光可愛的小虎牙,揹起彈藥不多的突擊步槍,應聲握住WA2000的等離子光槍,橫豎劈掃,但見槍影過處,白色士兵的腦袋便搬了家。

大家撤退.....撤退!!!

簡緹婭心中一酸,卻只能選擇帶領眾人撤出氣象塔!

為了阻止格里芬殘軍逃竄,白色士兵、汙穢女妖發出尖銳的咆哮,群攻而上,試圖突破眼前的障礙。

RFB挺身而出,光槍過處血如泉湧、支離破碎,倒臥在地上的屍體越來越多,甚至在她的身前堆成了一座小山。

落日的晚霞映照在少女堅毅的臉孔上,她浴血奮戰,身前一片血肉飛花,就算是白色士兵,也被眼前人形近乎無敵的氣勢給驚呆了!

白色惡魔,消滅這名人形。忤逆見白色士兵久攻不下,一聲號令,白色惡魔踏著震動天地的步伐走向RFB,機體巨大的砲管瞄準了獵物......

!

轟隆一響,地面被炸出了巨大的坑洞,雖然RFB勉強向後一躍拉開距離,仍被榴彈的濺射傷害波及,她手臂受了傷,渾身浴血。

今天.....誰也別想通過這裡!

RFB伸手抹去臉上的泥沙和鮮血,她的右手握緊長久以來陪伴自己的突擊步槍,沒有一絲猶豫、更沒有一絲恐懼。

滴落塵埃的血色沙粒,是以生命守護的最後防線。

此時此刻,少女的心中只有一份無法實現的心願、以及一份最後的責任。

一定要救出姐姐。

拜託你了!

神代!!

一場無可避免的最終死決,系統無法辨識的思念、心智雲圖無法解析的情感,對一名戰術人形而言,或許只有親身在人間走過一回,方知情為何物



-----------------收幕/楔子-----------------



就在此時,遠在格里芬地下研究室的幽若,手中握住的茶杯突兀的掉落在地,伴隨瓷器破裂的響聲,茶水濺得滿地都是。

有一股非常不安的感覺......

幽若伸手按住心口,為什麼心會突然疼痛欲裂?

一場腥風血雨終究是避免不了,這場戰鬥將以最殘酷的結果劃下句點。幽若的鼻間好似嗅到濃厚的血腥味,.......接下來,輪到你出場了。

幽若轉過身,培養器裡面裝的正是神代一弦的身體,此時他的腦海裡卻突然浮現一段久遠前的對話。

.......................

已經兩年了,妳還是不願意和我走嗎? 我真的很喜歡妳.....少年時期的幽若緊緊握住那枚送不出去的誓約之證,他會等妳嗎?

謝謝,但這次是我在等他。少女回答。

妳傻傻的等,又怎麼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不怕只是一場空夢嗎?

我願意等。RFB搖搖頭,然後露出微笑,只要他活著,我就會等他到天長地久,因為........我的誕生就是為了與他相遇!

這段穿越時空的相遇絕非偶然.......FAL的藍色蝴蝶結在風中飛舞,晶瑩的淚珠不停在眼眶中打轉,但她們不是為了這樣的你而犧牲,給我站起來! 這一切都是可以改變的未來!!

想改變未來?簡緹婭站在航天器的面前拔出手槍,一步也不願退讓,那我就有非阻止你回去不可的理由,為了各自的信念,在這裡做個了斷吧!

各自的信念?薩雪蘭年輕氣盛,他高傲的站在戰場至高處,渾然不覺雙手已經沾滿了鮮血,我的信念就是......證明我才是應該統治格里芬的人!

就算獲得統治格里芬的權力又怎麼樣?克魯格緩緩從輪椅上站起:請你......原諒他,仇恨已經太多了。

忤逆、調色盤、404望著腳底下的血流成河:原諒? 空白的心能原諒什麼?

我的心永遠放在一個人的身上。格琳娜神神秘秘把食指放在唇邊,似笑非笑的說:可惜到最後,還是沒辦法把人家的私密權限賣給你呢.....

沒有要推銷任何東西啦,只、只是.....我一直仰慕著你。和弦在皎白的月光照射下,雙手合十,輕輕說道:你記得嗎? 你曾經許過我一個願望,我希望你能.....

×↓&*◎(我已經沒有願望了)Model L打開懷中破破爛爛的音樂撥放器,×Yβ®$※(因為我已經在永無止境的戰鬥中....盼到你的歸來)。

XM3,我回來了!!內蓋夫睜開血紅色的雙眼,身上的黑色荊棘不斷蔓延,我已經傷夠了心,不想再等待、不想被欺騙! 我要親手奪回屬於我的幸福!

隊長! 能再見妳一面,我已經很幸福了.....Five-seveN雙頰生暈,妳一定不知道我有多麼思念妳、多麼後悔當年沒有追上妳的背影。

你背負眾人的犧牲與思念來到我的眼前,但我的崇高使命,是把故鄉的母星從毀滅的命運中拯救出來。W踐踏著無數乾枯的屍骨,高高在上的說,漫長的光陰,一眨眼就消逝了,這場二十三年後的勝負,你還是必敗無疑!

時間來得好快,快得讓人措手不及.........

蔚藍色的蒼穹之下,一抹紫色的纖細背影,熟悉的教堂、記憶中最深刻的畫面,K2戀戀不捨轉過身來,絕美的臉上淒然一笑。

「再見了,許多話我還來不及說,只能選擇藏在心底........後輩君,請你一定要改變這樣的未來!

新的未來,正在神代一弦的腳下無限延伸。

欲知後續如何,敬請期待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III第一回........


跨越二十三年後的離別,永別了指揮官!


第二部完



---------------------------------------------------------------------------------

慶祝第二部完結!!     
追加特典: 小屋中的本篇如果達到50 GP 以上可以解鎖一篇神代和FAL的特別篇(前傳)!
3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70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