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
GP 86

RE:【小說】救國英雄之路 更新至  第十九話 勤奮工作 春天的陰謀

樓主 臥筆鳳 hi555714qq
GP6 BP-
第二十話 『追逐夢想  和平的理想鄉
    
    —S10區指揮部—
    —辦公室內—
    鐵血夜襲五天之後,淺打恢復意識後的三天。
    
    這時候我們在沙發上的睡美人起來了,剛起床就發現淺打已經坐了在辦公室的椅子上,看起來因爲工作都完成,在椅子上後臥正睡得甜美。

    G36C臉帶微笑,把蓋在自己身上的大衣拿下,正準備往淺打身上蓋的時候,卻發現桌子上有張紙條,是淺打留給G36C 的。

    紙條上這樣寫著:「剛才發生的一切事情,很對不起!這是我作為指揮官的失職,作為賠償,我願意聽妳任何一個命令,以作謝罪。」

    三言兩語 片字紙條 雖無誠意,但G36C卻能夠從中感到暖暖心意,隨此之外紙條中還可以看到,切腹謝罪有被擦掉過的痕跡,讓G36C笑而不語。

    『咦?還有備註在後頁?』

    「PS:大衣妳先穿著,不用幫我蓋被子,我小睡一會兒罷了...那個,妳現在這身服裝,很難回到宿舍對吧,大衣待晚點時間再還給我。」

    方才G36C才注意到,自己的這身衣服,是多麼的...多麼的「漂亮」。臉蛋又如蘋果初結果一樣,披住淺打的大衣連忙趕回宿舍。

    
    —辦公室內—
    下午四時左右

    「指揮官~淺打指揮官大人,應該是時候起床了,指揮官大人!」

    「嗯.......啊啊啊啊!請原諒我!我不是有心的!」

    「怎麼啦?指揮官發惡夢嗎?」

    從淺層睡眠醒來的淺打,依稀記得起剛才發生過的事情,一睡醒來當頭棒喝,連忙道歉道歉。

    「不...格琳娜,那些都是現實,切切實實發生過的事情。」

    「就是因爲發生過,所以才是惡夢對吧?不管了,出現在此處的我,是來監督作為指揮官你的工作的!」

    淺打眼看了一眼在桌子上的文書工作。

    「工作我是完成了,但是作為指揮官我是失格啊...格琳娜告訴我,我應該怎麼辦?」

    「所!以!說!發惡夢的話題先到此為止了!工作的話先讓我看看。」

    在這數天的休養時期,淺打已慢慢的把手上的文書工作逐漸完成好,那些報告書都是淺打自願性工作的,雖然這些原本是格琳娜的工作,而格琳娜也有和淺打反映過,但是淺打堅持要求,由自己來負責,其實是借勢來進行歸納回顧。

    報告書的內容包括這次作戰的流程經過、作戰動用了的人員、消耗了的口糧彈藥、事後維修零件、前後動用了多少的人力資源,敵我雙方的死傷人數等等還有事後檢討,以及提交改善方案,這些都是報告書要涵蓋的範圍。

    「以報告書來說,這種內容份量也太詳細了吧?不過算了既然都寫了上去,高層們是很樂意看到勤奮的指揮官的。」

    「別看我這樣,我可是文武雙全,不是那些白漂,每天鹹魚渡日的指揮官呢。」

    淺打自拍胸口,一副揚揚得意的樣子。

    「指揮官的實力,我倒是已經有目共睹了,的確是很利害,但是這種危險的事情還是可免則免了,希望你有一點作為指揮官的自覺。」

    「這次的事件是特別的,正所謂特事特辦對不對?」

    淺打倒是很不好意思的,往自己的後腦摸摸,連忙向格琳娜低頭。

    「唉...算了,總之這些文件傳送給總部,這次的事件總算是完滿結束了。啊!對了還有一件事情,稍後總部那邊會傳來聯絡。」

    「聯絡?總部那邊找我們有事嗎?」

    「具體情況總部也沒有跟我交代,指揮官待會親自問他們吧。」

    「好的我知道了那麼....」

 咕嚕嚕....

    這時候淺打的肚子傳來了打鼓的聲音。

    「嗯...據我所知,總部所謂的『稍後』通常是很久之後的事情,指揮官大人可以先用膳也不晚。」

    「用膳...嗎?用膳?啊!對啦!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找春田。」

    剛說完,淺打往文件架那邊走,似乎正在尋找某些文件。

    「我剛剛也用膳完,春田還在咖啡廳...那個..........指揮官大人?你的顏面很恐怖喔...沒..甚麼事嗎?」

    淺打轉身看著格琳娜的時候,他的臉上露出了一副扭曲的笑容,皺起眉頭兩邊嘴角微微向上揚雙眼瞪大的笑容。

    「喔~是嗎?咖啡廳嗎?格琳娜妳可以繼續忙自己了,我去去就回。」

    說完淺打手拿文件,穿起鞋子推開大門,準備前往咖啡廳,掉下格琳娜一個留在辦公室內,那副顏藝的笑容,則是暫時收起來。

    —咖啡廳內—

    「春~田~妳人在哪方?」

    淺打帶著一副皮笑肉不笑的微笑,推開了咖啡廳的大門,但是左看看右看看倒是沒有發現到春田的身影。

 「啊!指揮官大人下午好!」
 
 咖啡廳內倒是別有人在,單獨坐了在桌子上,向著淺打打朝呼的是G3。

    「日安G3~妳有看見春田嗎?」

    「剛剛因爲我想吃的食材用光了,所以春田只好去了倉庫拿食材。」

    淺打走到G3的桌子旁邊,文件放到桌子上,拉開椅子就坐在G3的對面。

    「是嗎?那我們先一起等春田吧。」

    瞬間沈默的空氣佔領了整間咖啡廳,雖然淺打和G3正面對面的坐在桌子上,但是卻是無言以對,一整個冷場。

    『怎麼辦...很安靜,我應該拿甚麼東西說嗎?啊!對了,關心下屬應該也算是指揮官的工作吧?對拿出勇氣。』

    「對了G3,之前的那場戰鬥之後有到過工廠嗎?」

    「啊?嗯!有啊~照著指揮官的命令,到工廠用膠囊強化過了,的確機能方面有提升到了。」

    「嗯!那就好了。」

    ...

    ...

    ...

    以這樣的節奏演下去,不管說甚麼話題,只會點到即止,一句起兩句止的情況,淺打一副放棄的樣子默默的低下頭,直直有三條縱線從淺打的頭上直直的生下來,兩眉狹間多了道揮之不去的陰影。

    然而這只是淺打的錯覺,其實反過來,有話說不出來的是G3,她一直都很想開口說,想趁著這個機會向淺打問清楚。

    「那個...指揮官大人?其實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但是又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

    淺打不禁倒吸了一口氣,雙眼閃閃發亮,抓起了G3的雙手。

    「問吧!請儘管問,妳的問題由我來解答!」

    「嗯...那指揮官大人,我想請教一下指揮官為何可以這麼強大?」

    淺打把抓住G3的雙手放開,呼了一口氣,走向咖啡廳的吧檯,沖了兩杯熱水倒了些許的咖啡粉末,過程之中專注力看似放在咖啡身上,但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抱歉呢G3~咖啡我不那麼在行,不介面意的話。咳咳.....那麼強大嗎讓我想想。」

    淺打把咖啡放了在G3的面前,接著自己也跟著坐下。

    「那麼G3為什麼妳會認為我很強大呢?」

    「指揮官大人不強大嗎?晚上那一戰,指揮官大人帶領著梯隊,一路上趕來,把沿途的鐵血趕盡殺絕,而且在自己負傷的情況之下,比梯隊還要快到達現場救了我們,挺身而出走在最前線的那種武勇,如果沒有指揮官大人的話,我們狼隊全員也要換素體了。」

    隨著G3一直說下去,她越發激動越說更是起勁,淺打也不好意思的摸著自己的後腦,臉上不禁露出了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嘴角亦是越發向上。

    畢竟是第一次有人肯定了自己所做過的事情,連淺打自己都沒想到,被別人稱讚是這樣的一回事情。

    然而,在G3的一聲悶咳之後,淺打從那種飄飄然的心情之下,回過神來,眼前的G3倒起雙目眉頭輕輕的皺起呈八字型,臉上的小嘴連同臉蛋輕輕的鼓起來。

    「咳咳...失禮了, G3其實妳認為我很強大,其實不然,妳認為擁有強大的力量,強悍的個人單兵技術,而且能夠以一敵百,這才稱得上強大,恰恰相反的,我卻認為事不屬實。」

    「但是指揮官大人你的確是強大啊,能夠以一敵百,這樣也不算是強的話,那到底甚麼才算是真正的強大呢?」

    「在我眼中呢,無時無刻  無微不至 把孩子們放在自己眼中的第一位,時時保護著自己的後代,為他們煮食洗衣,照顧他們起居飲食  日常生活的。在孩子年紀小的時候,站在他們面前替他們擋風擋雨;在孩子長大展翔高飛的時候,站在他們後面替他們默默耕耘,世界上最偉大最強大的莫過於孩子們的家人,沒有他們就沒有我...也沒有今天的我。」

 雖然淺打對於家人的記憶非常模糊不清,唯一清楚的是他們把自己養育成人,當中失去的回憶,雖是無比珍貴,卻此時此刻只能無力攤手。

    說到這裡G3也只能默默的聽著淺打說書授歷,對於淺打來說,眼前的戰術人型跟自己的孩子無異,雖然戰鬥能力那方面是天才,卻在心智那方面則是比較未成熟和脆弱,跟孩子一樣。 他認為,指揮官這職責,除了是派遣指揮她們作戰之外,最重要就是教育這群孩子,自己的職責跟學校中的老先生沒甚麼差別,知識以外還有人生道理可以傳授予她們。

    他朝有一天,戰爭結束,戰術人型沒有需要再上前線作戰的時候,希望自己能夠看到這些戰術人型可以幸運快樂的生活下去,過去的悲劇由自己一個人承擔經歷就已經夠了,淺打的心裡是這樣的想著,那遠大理想是....  

 世界和平,守護他人而創造出一個『和平的理想鄉』

    「沒錯啊G3,有超強的單兵技術的確都是強大,但那些只是表面的強大,而能守護到他人,願意為他人作出犧牲,負出一切,默默付出而不求回報,這方面則是內在那方面的強大,我認為只有內外都兼備的人才能夠稱得上為真正的強大。」

    淺打閉起雙目,回想起克魯格的那一番說話。

    『武器是無分善惡的,只有手中拿著武器的人才有。現在我的這雙拳乃是為了應該守護之人而揮,為世界、為他人、為自己,這一路上都是我走過來的武道。那現在在你的心裡面,你又是為何物而戰? 』

    這陣陣的回音,在淺打的腦海中不斷的回響,在淺打正式就任離開醫院的時候,臨上直昇機之時,克魯格對自己的告誡,當時淺打並沒有立刻回答到,那時候的淺打還猶豫不決,對於自己是否能夠勝任指揮官這職責感到困惑。

    『是嗎?還沒有想到嗎?那麼在接下來的道路,自己的未來找尋著自己的答案,下次見面的時候我希望你能夠給到我一個滿意的答案。』

    接著克魯格對著坐在直昇機上的淺打敬禮,為淺打送行。

    『克魯格先生,我想我現在已經找到答案了。』

    盡使眼前的G3細細傾聽著自己所細說的一切,但是這一切卻是沒有給予答案一樣,模糊不清,淺打最終還是要為眼前的戰術人型解答這固中意思。

    坐在咖啡廳的淺打,杯中的咖啡一飲而盡猶如清酒一樣不飲為快,最後意猶未盡,閉起雙眼深吸一口氣,再度張眼之時為鼓起勇氣。

    「或者啊.....正如G3妳所說的那樣『我是強大的』,但是正正是因為,我不再是活在自己世界的人,現在的我  是為了大家而存在  ,所以我才會如此強大吧。」

    淺打把手中的咖啡杯放下,推開椅子轉身準備離開咖啡廳了。

    「G3其實在我眼中妳更加適合當狼隊的隊長,我看過作戰紀錄,其實妳在性能方面雖然比MP40和P38她們好,但是妳欠缺自信,所以自己內心才會覺得,自己比不上她們,妳才會想變得更強對不對?」

    一言驚醒夢中人,G3的內心正正就是對自己作戰表現不滿意,而感到困惑想要向指揮官請教,但是卻不懂得如何表達給指揮知道。

    「我...我明明有這個能力...但是我卻做不到,如果我做到更好...表現得更好的話....我...我應該怎樣做?告訴我知吧指揮官大人。」

    G3那雙藍瞳淚水流動,猶如烏雲密佈的藍天般,再不阻止的話勢必有一場滂沱大雨。

    淺打看著G3猶如看見以前無能的自己一樣,煩惱著一直自責著,自己如果可以做到更多的話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不知不覺間淺打把自己的身影投映在G3身上重疊在一起。

 但是和過去無依無靠的淺打不同,現在G3的眼前不就是有一個可以依賴的人嗎?

    「G3這一切交給我吧,妳不會是自己孤獨一人,讓指揮官來教妳,如何變得強大吧。」

    「指...指揮官大人。」

    G3擦著眼眶中的淚水,白白的吐出這句話出來。

    「所以妳不要再鑽牛角尖了好不好?有事來找我談論,我隨時等待著妳,洗耳恭聽。午飯我不吃了,桌子上的文件代我交給春田就好了。」

    推開了咖啡廳的大門,淺打並沒有立即離開,隔住大門隱約能夠聽得到G3嗚咽的抽泣聲,淺打這樣背靠著大門默默的低下頭來。

    『克魯格先生,我想...我找到了答案了。』

    現在在你的心裡面,你又是為何物而戰?

    『心目中現在所想的是世界和平,把戰爭從這個世界上根絕,那怕是要武力介入也好,也要不惜一切的代價來達成這個夢想,為之而負上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持,為了該守護之人動身,為了這些人型而戰,為了格里芬.....我要創造一個沒有戰爭的世界

『和平的理想鄉』

    或許這一刻,克魯格和淺打的思想一致,致力為了格里芬付出一切,這一刻將會成為永恆...還是轉瞬即逝

 ...

 或者只是一廂情願?

———分隔線———

她算是我比較私心的一個角色吧~
再往回看 未來的G3成長了不少了

歡迎留言討論 GP餵食 我們下次再見  臥先生字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827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