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8
GP 983

RE:【小說】乖巧(404)小隊的日常 事件十一:那一晚,我單膝跪地。

樓主 鴨先生 pp0978808181
GP9 BP-
人形前傳:G11。

馮鎮的餐廳的格局,是和別處不同的:

都是當街一個曲尺形的大櫃臺,櫃裏面預備著熱水,可以隨時煮食。

休假的人形,傍午傍晚起了床,每每到這裡要食物吃,———這是幾年前的事了,現在大多都吃罐頭居多,———坐在位子上,熱熱的吃了休息。

我從十七歲起,便在電線杆上廣告的餐廳裏當夥計,前輩說,樣子太傻,怕會被五星人形調戲,就在外面做點事罷。

外面的低星人形,雖然容易說話,但嘮嘮叨叨纏夾不清的也很不少。

她們往往要親眼看着食物從桶子裏舀出,看過食物的量有沒有少,又放到秤盤上秤,然後放心。

在這嚴重監督下,偷工減料也很難。所以過了幾天,前輩又說我幹不了這事。幸虧老爸的情面大,辭退不得,便改爲專管秤盤的一種無聊職務了。

我從此便整天的站在櫃臺裏,專管我的職務。

雖然沒有什麼失職,但總覺得有些單調,有些無聊。前輩是一副凶臉孔,還常常被低星人形調戲,教人活潑不得;只有G11來了,才可以笑幾聲,所以至今還記得。

G11是唯一會擠在櫃檯的五星人形。她身材很矮小;剛睡醒的臉色,臉上時常夾些壓痕;一頭亂蓬蓬的銀白的長髮。穿的雖然是軍服,可是又皺又寬鬆。

她對人說話,總是夾雜著打哈欠,教人半懂不懂的。

G11一餐廳,那些來亂的人形便都看着她笑,有的叫道,「G11,妳臉上又睡的押出痕跡了!」她不回答,對櫃裏說,「我要吃東西。」便趴到櫃檯上。

她們又故意的高聲嚷道,「妳一定又賴床了吧!」G11頭都沒抬起來說,「妳怎麼這樣憑空污人清白......」

「什麼清白?我早上親眼見妳在HK416門前,抓著打。」G11便漲紅了臉,鼓起了嘴巴,爭辯道,「補眠不能算賴床......補眠!......五星人形的事,能算賴床麼?」

接連便是難懂的話,什麼「哇啊啊啊~」,什麼「呼~」之類的打呼聲,引得衆人都鬨笑起來:餐廳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聽人形背地裏談論,G11原來也是五星,但終於沒有入軍隊,又不會打雜;於是愈過愈窮,弄到將要去挖煤了。

幸而使得一手好槍法,便當起格里芬指揮官們的支援梯隊,換一碗飯吃。可惜她又有一樣壞脾氣,便是好喝懶做。做不到幾天,便連人和步槍彈藥瞄準鏡,一齊失蹤。

如是幾次,叫她支援的指揮官也沒有了。G11沒有法,便免不了倚賴HK416。

但她在我們這裡,品行卻比別人都好,就是從不拖欠;雖然間或沒有現錢,暫時記在電腦裡,但不出一周,定然還清,從電腦裡除去了G11的名字。

G11吃完了半碗飯,睡眼惺忪的臉色漸漸消失,旁人便又問道,「G11,妳當真五星麼?」G11看着問她的人形,顯出不屑置辯的神氣。

她們便接着說道,「妳怎的連半個軍階也撈不到呢?」G11立刻顯出疲憊不堪模樣,臉上籠上了一層灰色,嘴裡說些話;這回可是全是打哈欠了,一些不懂了。

在這時候,眾人也都鬨笑起來:餐廳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在這些時候,我可以附和著笑,前輩是決不責備的。而且前輩見了G11,也每每這樣問她,引人發笑。

G11自己知道不能和她們談天,便只好向孩子說話。有一回對我說道,「你拿過槍麼?」

略略點一點頭。她說,「拿過槍,......我便考你一考。德國槍中的『G』,是什麼的縮寫啊?」

G11等了許久,很懇切的說道,「不會寫吧?......我教你,記著!這些字應該記著。將來做指揮官的時候,打仗要用。」

我暗想我和指揮官的等級還很遠呢,而且前輩就算是德國人,也從來寫的都是縮寫。

我稍微思考的回答:「呃......是『Gewehr』麼?」

G11顯出極高興的樣子,將兩隻手拍著櫃臺,點頭說,「對呀對呀!......還有其他簡寫,你知道麼?」

G11拿了張餐巾紙和藍筆,在櫃上寫字,我就靠在櫃檯上耐心聽她講課。

有一天,大約是十月初的兩三天,前輩正在慢慢的結帳,打開電腦,忽然說,「G11長久沒有來了。還欠了錢呢!」我才也覺得她的確長久沒有來了。

一個吃飯的人形說道,「她怎麼會來?......她離開這裡了。」前輩說,「哦!」

「她總仍舊是睡。這一回,是自己發昏,竟睡到HK416床上去了。她的床,睡得的麼?」

「後來怎麼樣?」「怎麼樣?先是打,後來是罵,罵了大半夜,再來就失蹤了。」「後來呢?」「後來據說HK416也失蹤了。」「失蹤了去哪?」「怎樣?......誰曉得?許是死了。」

前輩也不再問,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賬。

中秋之後,秋風是一天涼比一天,看看將近初冬;我整天的靠着火,也須穿上大衣了。

一天的下午,沒有一個顧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間聽得一個聲音,「我要吃東西。」這聲音雖然極小,卻很耳熟。

看時又全沒有人。站起來向外一望,那G11便靠在櫃檯下蹲著。

她臉上帶了些灰;穿一件破軍服,坐在地上,槍就背在身後,用繩子在肩上掛住,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她帶著槍;見了我,又說道,「我要吃東西。」

前輩也伸出頭去,一面說,「G11麼?妳欠的錢呢!」

G11很頹唐的仰面答道,「這......下回還清罷。這一回是現錢,給我食物。」掌櫃仍然同平常一樣,笑着對她說,「G11,妳又賴床了啊!」

但她這回卻不十分分辯,單說了一句「才不是呢。」

「不是?要不是賴床,臉上怎麼會有痕跡?」G11低聲說道,「擦傷......那是擦傷」她的眼色,很像懇求前輩,不要再提。

此時已經聚集了幾個人形,便和前輩都笑了。

我打包好食物,塞進袋子拿出去,放在她身邊。

他從破衣裡摸出錢,放在我手上,不知怎地,她的手似乎粗糙了些,還有點髒。

不一會,站了起來,便又在旁人的說笑聲中,扛著槍拎著袋子走了。

自此以後,又長久沒有看見G11。快到跨年了,前輩打開電腦說,「G11還欠著錢呢!」

到第二年的春天,又說「G11還欠了錢呢!」不久後可是沒有再說了,再到十月也沒有看見她。

我到現在才知道———那天看到的她,剛與鐵血交戰過,順路繞來看我。

--------------------

「我......我才不是去看你!」躺在床上的11突然蹦起來反駁道。

深夜了,我、11、416在前輩的基地裡,我分享著11出道成為傭兵之前的小故事。

「而且你講的那些根本就是亂編的吧!」11跳上我的背攻擊我,說是攻擊,其實也就是揉亂我的頭髮而已。

「至少有一些是事實啊!」我左右甩想把11甩下來。

「哪些是事實?」趴在我背上的11停下動作。

「喜歡妳是事實。」這句話不是我說的,是剛回到房間的前輩說的,他手裡端著咖啡,嘴上賊笑著地回到辦公桌前。

「......我要去睡了!」11突然跳下我的背,跑回床上躲在棉被裡,不知道她躲回棉被裡是生氣還是怎麼樣。

我只知道她隔天早上臉上又多了印痕了。

--------------------

相信大家都看出來了,這一篇其實我是模仿【孔乙己】寫的。

因為還挺有趣的,所以就想把【孔乙己】改編成G11了。

不過當主角對G11的態度是有做修整的,這樣看起來不就有青梅竹馬的要素了!

雖然青梅竹馬大多不會贏啦。

反正只要看的開心就好,不是嗎。

順帶一題。

我造到天城了(曬船警告)

不是加賀(戰列)放心吧。
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776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