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1k

RE:【小說】《 陰陽師手遊恐怖小說 》 有生靈於現世殺人

樓主 狸小路 RANYUAN
GP10 BP-


 (2)



  會議結束之後,重案組的警部各自分配到了不同部門。

  山警官跟著小米去調查玩家資料,狹小的辦公空間坐了兩個人略顯擁擠,小米一邊打開伺服器文件一邊充滿好奇地與山警官問答。



  「請問....你們怎麼會覺得這樣的連續殺人案件,跟手機遊戲有關聯呢?」



  「嗯,我本身是HCPC畢業的,到部五年,目前結過25件重大刑事案件。」



  山警官並沒有直接回答問題,一邊說話一邊繼續翻出一疊疊資料:

  「已經在部的前輩全部都是比我更優秀,更有經驗的菁英,有些是身經百戰的特戰部隊、有些是高學歷高經歷的犯罪學碩博士。」

  「每次有人死亡,我們的破案壓力幾乎是等比累積,有關這個遊戲的線索,是上述種種人才,花了超過一個月的時間追查,然後才終於找出來的共通點。」

  (山警官遞出資料後繼續說道)

  「這裡是所有死者,他們曾經的遊戲帳號名稱。」

  「相信我,整個重案組成立至今也沒有調查過這麼可笑的線索,可是累積到現在,死者無論在職業、嗜好、交際圈、活動範圍,唯二完全重疊的部分,就只有死狀異常恐怖,以及登入了同一個手機遊戲。」



  說完之後,那雙無神眼睛,直挺挺地盯著小米。



  小米嚥了嚥口水,她從出生至今沒有想過一個人的口氣裡可以包含這麼沉重的壓力,那雙無神的眼睛後面彷彿存在的是另一個世界。




  「我們從最後一個死者倒著查起吧,這是廣告編輯凌松柏,遊戲名稱是『腦殘腦殘小柏樹』。」

  『腦殘腦殘小柏樹』。

  從一個壓力爆棚、神情正經的警察口中說出這麼特別的遊戲暱稱,小米忍不住想要噗哧一笑。

  但山警官宛若戴了用鋼鐵打出來的面具般毫無表情,瞬間又讓她的心情降回冰點。



  「呃....腦殘腦殘小柏樹,最後一次登入時間是前天的23:00」

  「嗯,法醫推斷他的死亡時間是23:30左右,還有呢?」

  「他在線進行的活動有....」



  就這樣枯燥無味的資料比對活動,進行了兩個多小時,小米才想到可以用自己的專業,寫個比對程式來跑Data。



  在這期間,山警官就像一尊銅像那樣毫無反應,沒有脾氣。

  無論是想跟他討論工作、天氣、家人,他都可以零秒句點小米。

  「山警官做這行辛苦嗎?」

  「不覺得。」

  「....你家裡人一定很為你驕傲!」

  「沒。」

  「....今天天氣還不錯對吧!」

  「普通。」
  


  身為一個每天和死神打交道的刑警,山警官或許很習慣面對壓力,但是對於工作枯燥乏味,不和夥伴嘴砲個兩句就會活不下去的小米而言,這樣的氣氛簡直壓力山大。

  她指著螢幕上的程式,又硬生生擠出一句話不死心的想聊天:「你看這兩條黃線非常神奇,它們可以比對你列出來的所有用戶的資料....」

  「嗯。」

  「........」



  比對資料程式跑了兩個多小時,連用戶在每次探索之間間隔了幾秒鐘都對比出來了,卻還是沒有甚麼有用資料。

  小米的心情無比糟糕:

  「呃....看來這些用戶除了,都登出又登入,死亡時間都距離剛開遊戲沒多久之外,好像....沒有甚麼明顯的共通點耶....」



  「是,以線上還有這麼多最近登入的用戶存活來看,如果重新登入就會死亡,那麼要不是這樣的殺人手法有隨機性,就是我們找錯線索了。」



  「呃...呃...是還有一個啦。」小米突然瞇起了眼睛,滑鼠縮小了Data同時瀏覽所有用戶的數據:「就是這些用戶好像都曾經抽過很多隻SSR耶。」



  「SSR?那是甚麼?」山警官疑惑地問道。



  「反正就是很好的角色。」小米突然想到很多運氣不好的玩家,會在網路上討伐運氣很好的所謂「歐洲人」,突然噗哧一笑:

  「難道還真的是SSR必須死。」



  「這並不好笑。」

  山警官第二次看著小米,帶有譴責意味的目光令她忍不住微微咋舌。



  不可忘記我們經手的每一個數據後面,都曾是一個活著的生命,他們的疾死傷殘,都是最真實的破碎人生。

  高慈警部每次會議前都從不疲倦地提醒重案組這一點,她這個數年不改的習慣,也確實撫慰了警部們,讓他們行走在世間最黑暗之處,還能保持人性。



  直到高警部自己變成了一個跑在電腦螢幕上的數據,山警官現在回想起她的名言,感觸無限。



  他望向螢幕中一個再也不會登入的玩家暱稱:『高慈』  

  心中默默地立誓:此案再懸,今生必破。






 (3)



  漆黑的宿舍房間裡到處都是能量飲料的空罐、便當紙盒,一個瀏海遮到眼睛都看不見的大學生流著口水從桌上驚醒:

  「什麼!我被登出了?怎麼會?」

  「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

  

  他拿起手機,慌亂地撥著電話號碼。

  嘟嚕嚕....嘟嚕嚕....

  「喂?」

  「喂!喂!喂!季新房嗎、季新房!」

  「喂、怎麼了,你別慌慢....。」

  「我被登出了我被登出了我被登出了我被登出了我被登出了!」

  「什麼?怎麼會?」

  「不知道,可能無預警更新,媽的媽的媽的,我現在該怎麼辦!?」

  「別緊張,我們還不能確定第二觸發條件是不是登出遊戲。」


  「媽的媽的媽的,不要不要不要....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我要先出門了!我先出去一下。」


  「喂,你要幹嘛?不要做傻事!喂?」

  「宿舍被斷電,我去超商借電源。」



  不等電話的另一端回話,少年很快地收起手機,拎起電源線就往門外衝去。



  「少年仔、少年仔,你的鑰匙掉了、你鑰匙掉了!欸、喂!」

  少年側身閃過正閉合的自動門時,弄掉了鑰匙。

  但他沒有理會舍監的呼喊,反而更加緊張地往超商狂奔。



  「我不要啊我不要啊我不要死,我不想死....」

  口中一邊喃喃自語,少年一邊進了學校附近的超商,將手機重新充上電的一瞬間內心好像安定了一點點。

  正在慢慢平復慌亂時,他看到了同校的其他學生,正坐在露天餐桌、滑著他無比恐懼而又熟悉的手機遊戲《陰陽師》。



  (我只能這樣做了,我只能這樣做了,季新房、求求你不要怪我啊)



  少年買了一顆茶葉蛋和衛生紙,擦乾鼻涕眼淚。

  他清了清喉嚨,彷若無事般走向那些同學。



  「嗨~」

  「嗨?」

  顯然那些學生對這個陌生的招呼不是很習慣。



  「你們也有在玩陰陽師喔?」

  「呃....對啊。」

  「我剛剛發現一個必抽SSR的辦法,真的可以用,天狗茨木什麼的,都抽一次就中了,有興趣借我實驗一下嗎?」

  「沒關係沒關係,這遊戲不用抽什麼神角啦,我這樣玩就好。」

  「沒關係啦,借我實驗一下。」少年說完,掏出一張大鈔用手機壓在桌上:「不然如果我這方法沒抽中,我補你一張藍票嘛。」



  那大學生想一想,好像覺得這個賭注、穩賺不賠很划算,雖然是遲疑著、還是遞出了手機。

  「欸欸不用,我教你我教你。」少年拿出一張硬衛生紙,上面用紅筆寫著三個奇怪的字:「你就照著這個畫符,必中SSR喔!」



  「真的假的....」



  大學生半信半疑地照著衛生紙上的符咒畫下。





  一筆完成的瞬間,筆跡竟變成了邪魅的紅字。











=================================
如果喜歡本篇小說,歡迎到遊戲內搜尋:病情嚴重的小路
並在空間內按讚催更,賜小弟一個小小確幸


1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43 筆精華,07/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