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7
GP 21k

RE:【同人專樓】7/16 79樓更新【那由拉比】星之所向(完)

樓主 湛藍琴海 a73541
GP6 BP-
  ※笠音青X煌里光

  ※本作時間點可對應主線二部結局後,會說「對應」乃因本作為if線故劇情與原作有諸多出入(基本上是之前御魂中心文的後續,但沒看過該作也不影響閱讀),如青在本作並未誤殺觀鳥令,自然也不會有後續被心魔影響而走偏,甚至要從嬰兒時期重新成長的劇情了(ry

  ※對角色可能有我流腦補與解讀,若OOC請見諒



【青光】Mission completed?Mission start?


  「沒錯,就是這樣~很好很好,看起來很順利嘛~這不是進步滿快的嗎?挺行的嘛,光~」

  水藍雙馬尾少女──笠音青跪坐房間地上,對盤坐於身旁借玩自己掌機的橙黃馬尾少女,兼房間主人的煌里光挑動眼眉,並單指頂住面頰。

  「因為終於慢慢抓到訣竅了吧──啊啊!」

  光驚呼,其操控的遊戲角色因誤踩地雷,以致被炸得灰飛煙滅,直接game over了。

  「可、可惡!只要一說話就分心了,結果居然又犯這麼低級的失誤!不甘心、不甘心啊!」光語調一轉:

  「但是,感覺好累……幹勁好像都被消磨光了,重玩大概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光還是不玩了……」

  她將掌機遞還給青。

  「咦?這樣很可惜耶,明明光剛才快打到boss了,只要再謹慎一點,相信就能打到boss了喔~」
 
  「可是,光真的累了……其實上次失敗時,就有點灰心了,但又覺得放棄的話會有點可惜,才會再努力一下的……但現在真的沒力了啊,想先休息了……」

  「嗯……」青一面沉吟,一面接過掌機:

  「總覺得,光還是三分鐘熱度呀,原本充滿幹勁地一直玩,就算一直失敗也不氣餒,後來技巧練上來了卻反而放棄了……這樣真的很可惜呀,明明再努力一下應該就能成功了……」

  「但不想玩了就是不想玩了啊,反正光就是這樣,不管做什麼都三分鐘熱度,這一點怎麼樣都改不掉……」光話鋒一轉:

  「只有結菜小姐,才能讓光投入熱情,如果是結菜小姐要光繼續玩,那光就會繼續努力下去了。」

  「果然……唉,可以的話我希望……」

  青欲言又止。

  「希望什麼?」

  光追問。

  「……說了也沒什麼意義吧,現在的光肯定聽不進去,不過……」青話頭一轉:

  「我想問妳,有我以外的PROMISED BLOOD成員來過妳家嗎?」

  「沒有耶,雖然有想過邀結菜小姐來,但想想她家是豪宅,又是市長千金,總覺得邀她來光家會不太好意思……除非有很充分的理由吧,但光想不到什麼充分的理由……」

  「真的嗎?但我今天不也只是打電話跟妳聊,然後妳說好無聊,家裡又沒人,我就問會不會想邀人來妳家玩,妳不就邀我了嗎~」青挑動眉宇,伸直食指:

  「這種事隨性一點沒關係的吧?不用想這麼多~」

  「嗯……但結菜小姐是特別的,光是她的馬,所以……」光眨眼,語鋒一轉:

  「等一下,為什麼青小姐會問這些啦?這是在轉移話題嗎?」

  「不,這算是相關的吧。」青與光四目相接:

  「倒是光才別轉移話題呀,繼續把剛才的話說完吧~」

  「嗯……但其實光也不太確定該怎麼說了,雖然很像藉口,但光是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對結菜小姐顧慮這麼多……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結菜小姐的地位非常崇高,所以就不敢輕舉妄動,怕有個不慎就會冒犯到她吧……」光垂下目光,壓低聲調:

  「但是,又覺得不完全是這樣,所以就覺得很奇怪,而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這樣啊……」青眨動目光:

  「看來,是對我比較沒顧忌,才會這麼隨性地邀我來,對吧?」

  「對,而且青小姐會問想不想邀人來光家,就覺得青小姐應該是想來才問的,既然如此就沒有不邀的道理了。」

  「咦~是嗎~我也只是好奇問問而已呀,沒有說要邀我喔~結果光不但主動邀我,而且還沒邀其他人,剛才還說PROMISED BLOOD中只有我來過妳家,這才讓我驚訝呢~」青再度手頂面頰,並俏皮吐舌:

  「這樣看來,光其實也滿重視我的吧~」

  「這、這是當然的啊!青小姐可是PROMISED BLOOD的領導人之一,跟光又這麼熟還沒什麼距離感,所以當然是……」

  光陷入沉默。

  「當然是怎樣?」

  青追問,放下手指。

  「……這光也不知道該怎麼說耶,反正就是青小姐的確非常重要,但就如剛才說的,也是覺得青小姐想來所以就邀了……說到底就是偶然吧?」

  光別開視線,對此青眨眼不語,陷入尋思。

  ──總覺得……光有點心虛呢,不過我不覺得她是刻意撒謊,她相當耿直,也不會想太多,甚至可以說是單純過頭了,如果不是這麼單純的話,她早就可以獨立思考,不再對大姐唯命是從,將大姐視為一切了……

  ──我其實一直都很希望,光的心裡不是只有大姐,不能只是為了大姐而活,否則的話……

  「怎麼了嗎?青小姐?」

  光出聲詢問,將青喚回神。

  「……我只是在想,要是光不是滿心只有大姐的話,那就不會是像現在這樣了吧,無論是大姐以外的事都三分鐘熱度也好,還是無法釐清真正的想法也罷……現在光就是因為自認一心向著大姐,才會有很多事都弄不明白吧?」

  青眨動目光。

  「是嗎?怎麼說?」

  光反問。

  「像是光不太確定對我是怎麼看的吧?只說我非常重要,但也僅僅只是這樣而已。對光而言,大姐是絕對的,是生命的一切;但這樣的想法,難免還是會跟其它事情產生衝突吧?像是不容許有任何人事物,影響到大姐的地位,一旦有什麼人事物過於重要,就代表自己不是一心一意對大姐忠誠了。」青壓低聲氣:

  「光很害怕這種事,對吧?」

  「嗯……畢竟光早就對結菜小姐發誓,要做她最忠誠的馬了,所以光早就將一切都奉獻給她,即使要奉獻性命也無妨,畢竟她就是光生命的意義。」橙髮少女將手放至胸口:

  「光能夠這樣活到今天,也是拜結菜小姐所賜吧,完全無法想像,要是沒有遇上結菜小姐,那會變得怎麼樣……說不定會終其一生,都找不到能投入熱情的事物吧。」

  「那可不一定喔~要覺得什麼是重要的,並去奉獻是自己決定的呀,即使沒遇上大姐,也或許可以遇上其它能投入熱情的人事物吧。」藍髮少女語鋒一轉:

  「不過,如果是遇到大姐以外的某人,那光的想法不變,只是想找個可以全心奉獻的人的話,那可能也沒什麼差異吧……可能也是以做對方的忠僕,為對方做牛做馬,到頭來光還是為他人而活,只是換個對象而已。」

  光俯首默然。

  「所以,最重要的還是光要改變心態,真想改掉三分鐘熱度的壞毛病,並不是靠對某個人事物投注全部熱情,而是實際去培養做事的耐性吧。」青加重語調:

  「這也是為什麼,光並沒有實質上改變,沒有大姐的話,光還是──」

  「這光知道!」光拔高聲調插口:

  「但這也沒辦法啊,如果這麼容易改的話,光當初就不會許願了。光一直覺得,自己成為魔法少女最大的意義,就是為了協助結菜小姐。光之所以會遇上結菜小姐,並願意為她奉獻,都是願望所帶來的。」她站起身,緊握雙拳:

  「正因如此,光勢必會與結菜小姐相遇,也勢必會為結菜小姐做牛做馬。自然也不存在沒有遇上結菜小姐的話,會有其他人取代她的可能性。」她俯視跪坐在地的青:

  「所以,結菜小姐才會對光而言這麼重要,一旦否定結菜小姐的重要性,就相當於否定了自己的願望!也會讓許願這件事喪失意義!」

  「不會,就像我剛才說的,要覺得什麼是重要的而去奉獻,是自主決定的,沒有證據可以證明,妳的願望就是為了跟大姐相遇,並為大姐奉獻。」青放下掌機,站起身子:

  「事實上,我覺得這只是妳逃避問題的手段吧?覺得這樣就能擺脫三分鐘熱度的自己,才會選擇全心為大姐奉獻,但這樣沒有解決問題的根本,也就是治標不治本。」她與橙髮少女對上目光:

  「這也不是光希望的吧?畢竟光真正希望的,應該是從根本上改變自己才對。希望自己有熱衷的人事物,其實只是一種手段,但那樣並沒有實現願望的『根本』,不是嗎?」

  「……這個……」

  橙髮少女別過目光,將雙手放到身後。

  「嘛,現在光的腦袋也當機了吧?沒關係,光可以慢慢想,說這些只是想表達,希望光能夠為自己而活,別再像任人驅使的傀儡了。」藍髮少女壓低嗓音:

  「畢竟,我也希望光能夠活出自我,別只是只要沒有某人,就一無所有的空殼呀……」

  「光才不是空殼!光也是有結菜小姐以外的事物的,像是親朋好友,還有PROMISED BLOOD的大家!而這當然包括青小姐!」

  光豎眉,嚴正駁斥。

  「但是,大姐還是絕對的存在不是嗎?其他人跟大姐相比,都不值一提吧?」青挑動眉宇:

  「所以即使其他人再重要,只要大姐下令拋棄,就能拋棄對吧?」

  「這……」

  光一時語塞。

  「這我都明白的,就如光以前信誓旦旦地說會保護我,即使那樣的心意不假,終究還是會以大姐優先不是嗎?為此都能背叛我了,這我可是記得很清楚呢~」

  青一面眨眼,一面憶起「被背叛」的始末──當時PROMISED BLOOD尚未成立,二木市的魔法少女群體分為虎屋町、龍崎兩大勢力,自己則身為第三方勢力「蛇之宮」的首領,期間曾經拯救了光,並將其納入麾下,讓其作為間諜潛入虎屋町;結果到緊要關頭,光卻自曝本就是虎屋町的馬,是以間諜身分潛入蛇之宮;如今時機成熟,便自揭雙面間諜身分了──這讓當時全心信任光的自己,深感被背叛了。只不過當時光也承諾會由虎屋町替蛇之宮實現理想,就決定吞下這口氣,歸順虎屋町了。

  「那是為了大局,才不得已這麼做的,而且光確實有努力保護青小姐啊,沒有光的話,青小姐不見得能活到現在啊……」

  「但最初是我拯救了妳呀~嘛,我也不是想計較這個啦,畢竟我也感受得到,光對我的真心實意。」青走過光的身旁:

  「只不過,光只要不改變想法,那光就永遠無法獨立思考,只會被利用到底。即使大姐不把光當成工具,光也『自願』成為她的工具。而這樣的光是活得很空虛的,所以才會說像空殼一樣。」青背對光,放下步伐:

  「說到這個,剛才光很努力反駁自己是空殼,這點跟很久以前我這麼說妳時,妳欣然接受說心裡沒有自己,只有結菜小姐的反應完全不同呢……會不會是因為,妳其實是多少有改變,心裡不是只有大姐了呢?」她回首,斜睨橙髮少女:

  「或者說,不希望自己的心裡『只有』大姐了──妳希望自己能重視的人事物可以更多,對嗎?」

  「這……光不確定……雖然光很確信自己希望能一直對結菜小姐一心一意,但越是刻意去想,感覺似乎就越奇怪了……」光垂眼,再度緊握雙拳:

  「可能是因為,光早已將結菜小姐視為一切,當成理所當然了,就跟呼吸一樣自然了。如今刻意去意識這點,只會覺得多餘,就跟刻意意識呼吸反而會更難呼吸,是同樣的道理吧……」

  「是嗎~」

  「嗯,這也只是推測而已……」光抬眼,話頭一轉:

  「話說,青小姐會說這些,真的只是為了光好嗎?還是青小姐也希望,光能再重視妳一點?」

  「咦?」

  青赫然,旋即轉首,再度背對光。

  「總覺得,青小姐很希望光能意識到,光的內心不是只有結菜小姐,才會跟光說那些。畢竟這樣就有機會多被重視一點了,對吧?」

  橙髮少女朝藍髮少女的背影上前一步。

  「……沒這回事,我主要是希望能幫助光,讓光能從根本上改變自己,並活出自我。」

  青邁步,與光拉開距離。

  ──這是事實,我是真心希望光能夠為自己而活,這樣她一定會活得更有意義……雖然她如果能多重視我一點當然也很好,但這不是最主要的……她能活得隨心所欲,比重視我還重要多了……畢竟她再怎麼重視我,我想也……

  「是嗎?但光覺得青小姐……該怎麼說,其實從很久以前,就隱約感覺到,青小姐並不樂見光滿口都是結菜小姐吧?」光凝視青的背影:

  「雖然青小姐沒什麼怨言,光也覺得應該不用在意,就不太願意去意識這件事……但剛才談那些後,就覺得好像不該再迴避下去了……雖然不是非常確定青小姐的真實想法,不過……」

  「不過?」

  「……至少可以確定,青小姐很在意自己有沒有被重視吧,像是希望有朋友,也會為了他人而努力,即使是要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因為這樣,光其實就更希望自己能多幫青小姐的忙,畢竟光實在不忍心青小姐獨自承受這些……」

  青眨動目光,心口不禁一緊,暗忖自己確實在意這些,畢竟自己一直以來都沒什麼朋友,即使是PROMISED BLOOD的成員,甚至兩個義姐──紅晴結菜及大庭樹里,可能也稱不上朋友,只是有共同目標、同甘共苦的夥伴;至於煌里光,雖然相處起來沒有上下級的隔閡,但畢竟對方是紅晴結菜的忠僕,自己始終不是對方的第一順位──遑論第一順位,就連自己在對方心裡是什麼地位都不清楚,自己能被善待,會不會只是因為自己是紅晴結菜的義妹?抑或是PROMISED BLOOD的三女?而不是因為自己是「笠音青」──若自己沒有任何身分加護,僅僅只是單純的笠音青,煌里光還會把自己放在眼裡嗎?

  「說是這麼說,但或許青小姐不見得有多少實感吧……可能光一直沒有真正滿足青小姐的需求,所以青小姐才……總之非常抱歉……」

  煌里光壓低聲調,垂首致歉。

  「咦?怎麼道歉了?光沒有對不起我,我知道光已經盡力了,這點我很感謝~」笠音青故作若無其事地回應,但依舊沒回頭:

  「只是,我希望光對我好,並不是因為同情我,或是大姐的義妹什麼的,不要是因為『義務』而善待我,可以的話希望能僅僅是因為我是『笠音青』而跟我交好,也就是只要看『我』本身就行了。」

  她垂下目光,緊抿唇瓣。

  「嗯,光自認一直都是這樣的,對光而言,青小姐即使有其他身分,也不會掩蓋青小姐自身的魅力。像是溫柔善良,總是為人著想,這一點讓光深感欽佩──而這也才是光這麼想為青小姐實現理想的主因。」

  光朝青的背影上前一步。

  「是嗎……」

  青壓低聲嗓。

  「是啊,光覺得青小姐很了不起,無論遭遇多少苦難,卻始終保持溫柔善良的本性。即使想要復仇,想要下殺手,但最後都會因為種種因素而停手,無論是對蘭華小姐,還是神濱市的魔法少女……這在光看來,實在非常難能可貴啊,光是這一點,青小姐就是無可取代的了……」

  光目光閃爍,再度拉近跟青的距離。

  「無可取代嗎……說得真好聽呢,明明在光心中,還有更無可取代的存在,只要有那更無可取代的存在,即便光失去一切,也無所謂吧?」

  「不!光絕對不願失去青小姐!對光而言,青小姐是十分重要的──」

  「是嗎?明明剛才我說即使其他人再重要,只要大姐下令拋棄就能拋棄時,光就語塞了不是嗎~」青故作輕佻地挑高語調:

  「就別再說漂亮話了,我都懂的~只要光堅持『結菜小姐』是絕對的存在,那我就不可能是無可取代的。」

  「但是……」

  「再說了,我在光心目中,充其量也只是『夥伴』而已吧?但整個PROMISED BLOOD都是夥伴呀,也不差我一個才對~」

  「不!青小姐不只是夥伴!也是……也是朋友!而且是很重要的朋友!是獨一無二、無可取代的朋友!」光再度將手放到胸口:

  「光是發自真心這麼想的,絕對沒有一絲浮誇,只是不曉得青小姐是否願意相信……也不曉得青小姐是否能接受,畢竟光也不曉得自己是否有被青小姐當成朋友,所以光這麼說,可能是一廂情願……但就算這樣,光也不想改變心意,還是會希望青小姐願意當光重要的朋友……」

  「……光……」

  青赫然,不禁摀住心口。

  ──沒想到……光會這麼說……因為我一直都沒什麼朋友,也不敢把PROMISED BLOOD的大家當成朋友,所以根本不敢奢想,光會把我當成朋友,還是很重要的朋友……總覺得這樣的話,是我自己太……

  她緊咬牙關,眼波蕩漾。

  ──我想……自己也該好好回應光,把光當成重要的朋友才是,畢竟我本來就渴望擁有朋友,不然當初也不會許願了……只是我許願所得到的,只有應當時需求而生的「便利的存在」,根本說不上是朋友……

  ──起初也是因為這樣,覺得蛇之宮的大家也是這麼來的,後來才逐漸發現已經不是了……但也覺得只是同病相憐,有共同目標的夥伴而已,因為都是弱者,所以特別惺惺相惜……到PROMISED BLOOD成立後,也覺得新夥伴們只是同志而已,基本上沒脫離夥伴的範疇……

  ──現在看來,會不會是我畫地自限了呢?是不是我太怕受到傷害,才會一直告訴自己,別把夥伴當成朋友呢……

  藍髮少女黯然尋思。

  「青小姐,那個……剛才說的那些,是不是讓青小姐為難了?如果為難的話,那……」

  「不,沒有為難,我很高興光這麼說。」青回身,展眉而笑:

  「謝謝妳把我當重要的朋友,光。這樣的話,我也能放心把光當重要的朋友了。畢竟朋友是互相的,我可不能辜負光的心意。」

  她眨眸,與光四目相交後拉近彼此距離。

  「嗯,謝謝青小姐這麼說!」光眨眼道謝,隨後握拳:

  「那麼光會更努力為青小姐付出的,畢竟青小姐都把光當成重要的朋友了,那光就更要努力做好重要的朋友該做的!

  光加重語氣,並向青敬禮。

  「呵呵~就不用敬禮了啦~光又不是聽從我的命令才打算這麼做的,而是出自真心不是嗎~」

  「是沒錯,但對光而言,這就是友好的姿勢!」

  光回以笑意。

  「是嗎?好吧~」青晃動食指:

  「不過,我覺得光真想跟我做朋友的話,比起為我付出,更重要的是為自己而活──再怎麼說,為自己而活終究是最重要的,無論有多重要的人都是這樣。說到底,我最希望的還是光能有自主意志,不會絕對服從於任何人,才會希望光的內心能有其他人。」她加重語調:

  「跟我交朋友只是一個手段,但光千萬別將付出目標從『紅晴結菜』轉移到『笠音青』身上。這樣的話,我們當朋友也沒意義了。」

  「……這樣啊……青小姐真的很為光著想呢,真的是大好人啊……從這方面來說,青小姐還比光更在乎別人吧。就如光剛才說過的,青小姐可是能為了他人,而逼自己做不喜歡的事情的人……」光壓低語調:

  「這樣的青小姐,一路走來承受了太多的煎熬了……所幸現在魔法少女獲得了救贖,神濱的魔法少女也道歉贖罪了,所以向神濱復仇的計畫,才能告一段落。而光看得出來,對此最鬆一口氣的,非青小姐莫屬吧。」

  「嗯……畢竟終於不用逼自己殺人了呀……雖然我從頭到尾都下不了殺手,但其實也真的有好幾次,差點殺人了……那時真的嚇壞了,也非常痛苦……」青俯視手心:

  「畢竟在現實殺人的話,殺掉的是真真實實的生命,其背後也有親朋好友,所以殺掉的並不是單單一條生命,而是摧毀更多人的生活……跟在遊戲打怪完全不一樣,我實在沒辦法用玩遊戲的心態去殺人……」

  藍髮少女聲色黯然。

  「光懂,現實確實絕對不能濫殺生命,但青小姐能在復仇的壓力下,還能如此溫柔,是真的很了不起……即使復仇有它的道理在,但比起復仇本身,想要從復仇獲得什麼才是最重要的吧……從神濱魔法少女道歉贖罪後,光深刻體認到這點。」

  「嗯,這一點其實在我原本想殺蘭華,但聽到蘭華道歉,而決定原諒她後就深刻體悟到了。」青垂下眉宇,按住胸口:

  「我其實早就明白,可恨的並不是『智珠蘭華』,而是逼智珠蘭華這麼做的人跟環境……即便如此,當時我還是無法原諒她,我無法忍受藉由剝削他人來求生的方式……所以我才會說什麼都要復仇,覺得唯有如此才能獲得心靈的安寧……」她與光擦肩而過:

  「只是說到底,即使殺了蘭華,也解決不了問題吧,罪魁禍首並不是她,她也是受害者。當然,她的罪孽並不是道歉就一筆勾銷了,只是我也沒有殺她的理由了,而且我看得出來,她是真心悔過了,才會選擇原諒的吧……」

  「嗯,光相信蘭華小姐是真的悔改了,也是真心想彌補青小姐,才會在青小姐背負復仇的壓力而痛苦時,常常向妳表達關心吧……」

  光轉身,望向青的背影。

  「是呢,當時最關心我的就是蘭華了,當然光也有關心我,只是更多時候在協助大姐,所以也沒多少心力關心我也是很正常的。」

  青回身,與光四目相對。

  「嗯,感謝青小姐的體諒。光是真的一直都有掛心青小姐的,只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光話鋒一轉:

  「現在的話,就沒這問題了,畢竟復仇結束了。但青小姐應該也慢慢走出陰霾了吧?看得出來現在青小姐氣色比當時好上不少了。」

  「……嗯,是比以前好多了,不過很多事情還是歷歷在目,回想起來還是很不好受,這就需要時間去沖淡了吧。」

  「這樣啊……」

  光目光低垂。

  「嘛,能交給時間解決的都不是什麼大問題啦~尤其現在跟以前最大的不同,就是有『未來』了吧。現在終於迎來了沒有鬥爭、剝削及復仇,也不需要再跟魔女戰鬥的和平end了不是嗎?蛇之宮的理想已經實現了──當然也不能保證絕對不會有變數。」青眨動目光:

  「而且,即使迎來了和平,距離happy end也還有段距離。Happy end是要持續努力,才有機會爭取來的,而且要努力到最後一刻,否則happy end隨時也可能變成bad end。」她壓低音調:

  「畢竟,人生不像遊戲那樣,有什麼樣的結局是固定的,而且想不玩就可以不玩,但人生可無法這麼任性。除非選擇自毀,不然就是要面對各種事情──用遊戲來說就是要被迫解各種mission,不解的話就會卡關,完全無法推進,可以說是超級hard mode呢。」她挑高語調:

  「所以啊~每個人都活在超級hard mode中──雖說如此,很多人也有勇氣面對,很努力在這超級hard mode的遊戲中尋求生路,從這角度來說,人類很強大吧,雖然也很脆弱,有時甚至不堪一擊。」

  「嗯……」

  光垂眼沉吟。

  「總之,雖然我不像很多人那麼勇敢,甚至有很膽小的一面,但我還是會努力在這超級hard mode的人生『遊戲』中走到happy end的──即使人生跟遊戲有很大的差異,但把人生想成遊戲,會有勇氣一點吧~」

  笠音青一面微傾著頭,一面輕戳面頰,並勾起唇角。

  ──這也是為什麼我這麼喜歡玩遊戲,跟用遊戲術語的原因……這一切都是為了給膽小的自己勇氣,我希望自己在人生中扮演好「玩家」,無論遭遇多難的關卡,都能設法破關,就像不畏風雨,勇往直前的勇者那樣……

  她一面思忖,一面斂起面容。

  「嗯……光相信青小姐只要努力,一定能走到happy end的!光也會努力的,一起加油吧!」

  煌里光正色握拳。

  「好喔~不過在那之前,光要先答應我要為自己而活,不答應這點的話,光是不可能走到happy end的喔~畢竟光的人生,是只屬於自己的呀。要是為他人而活,是要如何走出自己的happy end呢?」

  青挑動眼眉,直視光的瞳底。

  「……是啊,光明白的……所以青小姐是希望光要徹底脫離結菜小姐嗎?光再也不能作為她的馬,為她效勞了嗎?」

  光反問。

  「程度問題吧,只要不唯命是從,會獨立思考就行了。光可以繼續當馬,但可以不是『結菜小姐』的馬,而是去當在大草原自由自在奔馳的野馬,這樣不是挺好的嗎?」

  「是嗎?」光停頓半晌後開口:

  「好吧,雖然不確定光能做到什麼程度,但光會努力的,只希望結菜小姐真的能接受光這麼做……」

  「放心吧,她很明理的,一定會很樂見光活出自我,認為光這樣才能更幸福吧。」青語鋒一轉:

  「更何況,大姐在一切都安定下來後,就沒怎麼再使喚妳了吧?因為也沒有mission了不是嗎?這樣的話,其實妳也沒有繼續當她的馬的必要了,更何況她最近有說考慮要解散PROMISED BLOOD了,因為不想再束縛大家。只是保險起見,而決定再過一段時間,確定一切都沒問題後再解散。光記得吧?」

  「記得,其實光覺得不解散也無所謂的,但如果是結菜小姐的意思的話……不,就算不考慮她的意思,解散也確實不是不行吧。」

  「是呢~光會獨立思考真是太好了~」青回以莞爾:

  「總之呢,光跟大姐──結菜小姐的關係是遲早會改變的,既然如此,先脫離自立不是更好嗎?更別說,這樣的話或許也才會成長,畢竟這樣就不能藉由熱衷結菜小姐,來逃避自己三分鐘熱度的問題了吧?」

  「這……確實是呢……」

  光撇開視線,壓低聲嗓。

  「所以,加油吧~相信光一定做得到的,我也會幫妳喔~首先從打遊戲能持之以恆開始!」青俯身拾起掌機:

  「重玩一次剛才放棄的關卡吧~現在光應該沒那麼累了吧?如果還想再休息一下的話可以,但無論如何,至少要再重新挑戰一次喔~」

  「咦?怎麼這樣……那光要躺一下再說!」

  光走向床鋪,臥倒在床,而後側身背對青,並抱住抱枕。

  「別躺太久呀~不然越躺越懶了怎麼辦?而且要休息的話,其實也不一定要躺呀~做別的事也行吧?」

  青上前,注視光的背影。

  「可是光就想躺啊,覺得這樣比較舒服……躺一下就好了,光很快就會起來的……」

  「嗯……好吧~光真的也不用把重玩想得太累啦,玩到不想玩就好了~畢竟要是太勉強自己,就也沒力氣去做其它事了吧?這樣可不行呀~因為我其實打算在光玩夠後就要回去了,然後希望光能跟我一起去電玩中心玩,之後再告別吧~」

  「什麼?居然要這樣嗎……可是光實在懶得出門了啦,而且光又不擅長玩電玩中心的機台,要是青小姐還要跟光比的話,一定沒勝算的啦……」

  光晃動身軀,將抱枕抱得更緊了。

  「不一定要比呀~而且玩遊戲最重要的又不是勝負~重點是好玩不是嗎?不然這樣吧,這次錢都我出,我請妳玩這樣,妳想玩什麼、玩多少次都行~或妳還有其它想要的東西,我也可以買單喔~就當作是妳陪我去電玩中心的交換吧?」

  「嗯……好吧。」光轉身面向青,並放開抱枕:

  「不過光會盡可能不花青小姐的錢的,因為光不想濫用朋友的好意,所以青小姐放心吧,絕不會讓妳破費!」

  「好的,謝謝光~那就這麼說定囉~」



  這次來到血盟的回合了,然後是血盟中我最喜歡的青光(主要是我很喜歡青,是血盟中最喜歡的一位,但原作對她各種迫害,就魔改一些設定了),青光真的是越看越好吃的那種,最近回溫劇情後就更覺得她們明明是上下級關係,可卻像是平輩朋友那樣的相處真是太好了──雖說如此,青其實因為十分謹慎,因此並不會輕易將人當成朋友,但她其實又十分渴望朋友,於是這篇就有這樣的展開了。

  此外,這篇的種種展開當然也不是只為了青,也是想讓光成長。我希望光並不是只為結菜而活,而我覺得最有機會讓光改變的就是青,這麼做並不是因為我反對結光,我覺得即使光獨立了,也不代表就是要徹底脫離結菜,她們還是可以用其它方式維繫關係,無須拘泥於形式。

  再來,這篇基本上相較於之前的御魂中心文及那由拉比文,就是化繁為簡吧?單篇完結+字數只有9.2k多+只有單一場景,故事全在一個小房間內解決這樣w

  P.S:其實本世界觀的鈴鹿朔夜也沒領便當,只是實在沒機會提到她就沒寫到了(ry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