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4k

RE:【小說】官方短篇小說:魔王歸來(7/11更新第十五章,每日22:00更新)

樓主 璃玥ミ☆ tia0511
GP4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 15 章:紛亂 (上)

清晨,一支百人隊護送著傷患離開了聯軍營地。

經過昨日的鏖戰,奧格聯軍出現了大量的傷亡。打掃戰場後,死者就地處理,由歌賽特頌經禱告、勇召喚聖光為其送行,無法繼續作戰的傷患則安排兵員護送返回奧格。

「整編之後,我軍目前可用戰兵僅剩9317人,其中騎兵人數有待進一步清點,預估總數不足2000人。」

「森林守衛軍傳訊,昨日與聖殿騎士聯手拔除墮落者軍團前哨,聖殿騎士交托馬匹後步行進入高地。守衛軍將於午時分抵達河谷,與我軍匯合。」
「銀翼騎士團,還有達爾西閣下,目前尚未有消息傳回。」

一條條軍情陳列在莫托斯面前。他用右手的食指與拇指不停地揉著下巴,在營帳裡來回踱步。這是莫托斯思考問題的習慣:即使算上兩支無法參戰的精銳騎兵,聯軍的戰損比也已接近四成,比他預期中的局勢還要惡劣。

唯一的好消息是,森林守衛軍那邊沒有出現大規模的戰損。儘管他們昨日遭遇的蟲群軍團規模更龐大,其中僅萬蠱魔蟲就有兩頭,但在精靈女王特爾安娜絲的帶領下,守衛軍完全壓制住了蟲群的蔓延。

「這就是不墜晨星的力量嗎?真想親眼見識一下啊!」莫托斯默念道,對於這位名震大陸、卻一直隱居深林的精靈女王,他慕名已久。
「莫托斯殿下!」帳外傳來歌賽特的聲音,「我們該出發了。」
「傳令,拔營!」
……

殘陽河谷,北側高地。
經過一日的急行軍,銀翼騎士正式踏入北面的丘陵區。

相比起險峻的南面丘陵,北面地勢更平緩,也更利於馬匹行走。經驗豐富的哈樂德甚至可以斷言,若能合理利用地形的話,騎兵能在此處發揮出比平原地區更具威勢的衝鋒。

兩鬢髮白的哈樂德,做過國王的侍衛、也做過王子的老師,是奧格境內最令人尊敬的騎士之一。而他身上掛著的兩項職銜——銀翼騎士團副團長和御林軍侍衛長,也充分證明了他在王室心目中的超然地位。

達爾西昨日的一番告誡雖然讓他很憤怒,卻也令他更加謹慎。畢竟那是一名傳奇魔法師,堪比教廷主教的存在,這類人的直覺往往是一種預兆。

想到這裡,哈樂德有意壓慢了坐騎行走的速度,「艾德里安那傢伙還沒回來嗎?!」

「團長大人,我猜那小子指不定躲在哪個樹洞裡睡懶覺呢!等他回來您可要好好教訓他一頓!」沒有王子在場,騎士們和哈樂德說話會更隨性一些。這是哈樂德的要求,也正對騎士們的脾氣。

並非缺乏敬意,而是一種不足為外人道的親昵。
「團長大人!你看那是什麼??!」有騎士驚叫道。

前方一個山坡上,一杆紅底黑面的旗幟迎風招展。
時隔千年,奧格國民多數隻在吟遊詩人編撰的傳奇故事中,聽聞過這面旗幟的傳說。可是身為奧格最精銳的騎士團,每一位銀翼騎士都知道這面旗幟出現的含義。

墮入深淵的「劊子手」納克羅斯,和他的血色騎士團。
血色過處,無人生還!
……

殘陽河谷深處。
一條僅有半人寬的山澗小徑上,達爾西一行三人側著身子,背抵粗礪的崖壁挪步漸進。背後是千仞崖壁,面前是萬丈深淵。

「明明有更安全的方法。」莫拉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跟在莫拉身側的葉娜聽了,壓著聲音罵道:「你是笨蛋嗎?想把惡魔全都引過來的話,你儘管去做!」

走在最前方探路的達爾西也回過頭來,歉然道:「抱歉,以當下的環境,我只能儘量將我們三人的動靜遮掩起來,若魔法波動更劇烈一些,下面那些傢伙,就會發現我們了。」

達爾西沒有誇大。以莫拉的眼力,也能看到漆黑幽靜的河谷之下,一群沉默肅然的惡魔嚴陣以待。

深淵惡魔是一群徹頭徹尾的縱欲者,能讓他們保持安靜的,唯有力量上的完全壓制。

「河谷深處,究竟藏著何等的存在啊?」莫拉感慨了一句。
達爾西扭頭一笑:「黑暗之主,安格列。」

殘陽河谷,古戰場。
森林守衛軍比預計中更早進入古戰場。

橫亙在守衛軍面前的,是一道血肉築成的城牆——那些死去、或是仍活著的深淵魔獸,被墮落們碾碎了骨肉,堆砌成一道攔在河谷外的壁障。

如果達爾西在此,必然會有種似曾相識的錯覺。這道城牆,儼然是一座縮小版的魔法長城。進攻魔法長城數百年,墮落者們用最高的敬意,表達了他們對長城守禦能力的肯定。

兵臨城下的守衛軍沒有貿然攻城,沿長城擺開陣勢的墮落者軍團,也沒有搶先動手的意向。

防守是比進攻更高效的戰爭方式。
這個道理守衛軍懂,墮落者也懂。

有古木坐鎮,無論守衛軍行至何處,都能將進攻戰變成防守戰。墮落者或許可以憑藉當前的兵力優勢啃下這塊硬石頭,但他們承受不起為此付出的代價。

畢竟,此戰的目標從來都不是擊垮森林守衛軍抑或奧格聯軍,而是確保安格列復活儀式的順利進行。

墮落者軍團是深淵最精銳的力量。
不是因為他們個體力量的超卓,而是他們擁有足夠的戰爭智慧,知道權衡利弊、揚長避短。

時間的流逝,對深淵有利。
臨時築造的血肉長城,是最可靠的倚仗。
墮落者沒有必要在此處流太多的血,敵人自然會將胸膛送到他們的刀劍之下。

殘陽河谷,北側高地。
交戰的雙方互沖一陣,留下了數十具屍體,和數量相等的無主馬匹。

衝鋒過後,陣型散亂的銀翼騎士,正在哈樂德的指揮下重新結陣,卻被血色騎士團搶先一步,將尚未成型的騎兵隊瞬間沖散。

哈樂德終於明白血色騎士團的無敵傳說從何而來:重騎兵結陣衝鋒之後,散亂的騎兵需要重新結陣才能再次投入戰鬥。但納克羅斯統領的血色騎士團,不僅能在沖陣過程中保持陣型不亂,更能在衝鋒過後迅速轉向發起第二次衝鋒。

一個快和慢的區別,在戰場上就是生和死的距離。

灰色的丘陵地像是被一具血色的犁具來回犁過,四散的銀翼騎士猶如翻飛的泥土,與黯然的大地漸漸融為一體。
戰馬的嘶鳴聲愈發低沉,骸骨獸的咆哮成為了戰場上的主旋律。

墮入深淵後,納克羅斯將骸骨獸用作血色騎士團的標配坐騎。這類深淵原生物種通體血紅,只有夏爾馬的七八分大小,其外形似馬、習性如狼,爪牙鋒利、骨骼堅韌,絕佳的紀律性更是深得血色騎士們的喜愛。

很快,血色的旗幟第三次襲向銀翼。匆匆列隊完畢的銀翼騎士,在百餘位蹄族戰士的支援下,無畏地迎上了血色騎士團的衝鋒。

理論上,產自聖山腳下、日夜經受聖光照耀的夏爾馬,倚仗高大壯碩的體型當能與骸骨獸正面一爭高下。然而血色騎士憑藉地利及戰術優勢,以逸待勞搶攻得手,已經對銀翼騎士的戰力和士氣,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打擊。是以,這次徒勞的反擊沒有擦出一點火花。

銀翼旗下確實集結了奧格最精銳的騎士。可血色騎士團在墮入深淵之前,便已視奧格諸軍如無物,經過深淵血脈洗禮之後,力量、體質、精神皆遠勝往昔,其單兵素質絕非當下的銀翼騎士可敵。

「要敗了!」哈樂德看著猶自躺在地上掙扎的士兵和蹄族戰士,心中橫生一抹悲涼。他生平大小戰役二十餘場,縱有勝負,卻不似今日這般絕望。血色騎士團再一次完成了轉向,潰散的銀翼騎士不等哈樂德下令,便自發向軍旗所在處靠攏。銀翼騎士無愧精銳之名,在戰場上連戰連潰,卻鮮有騎士私下逃竄。

哈樂德扭頭看向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的傳令官,「赫伯特,你現在就走,回去告訴王子殿下這裡發生的一切!」

「不!侍衛長大人!」急切之下,赫伯特對哈樂德的尊稱都悄悄發生了變化,「我要留下來和你並肩作戰!」

哈樂德擁有許多身份,但最受騎士推崇的,還是他御林軍侍衛長的職銜。這個身份,表明他是全奧格最強的騎士——儘管許多騎士都夠資格、且有能力挑戰這一稱號,可只要哈樂德一天沒有卸任,就說明還沒有人單對單擊敗過他。

被視為無敵象徵的哈樂德滿面怒容,一巴掌掐住赫伯特的肩膀,「聽著!我現在不需要你為我作戰,但我需要你把情報帶回去給王子殿下!哪怕你死在路上,也要想辦法把情報帶回去!明白了嗎?!」

「明……明白!」熱血上湧的赫伯特被哈樂德一嚇,說話登時結巴起來,「我我我會把情報,帶帶帶回去!給給給王子殿下!」

「明白就好!快滾蛋!」哈樂德狠拽了赫伯特一把,就連健壯的夏爾馬也跟著赫伯特向後趔趄一步,年輕的傳令官,只看見一個魁梧的身影完全擋住了自己的視線。那張佈滿胡渣和皺紋的臉忽然轉了過來,堅毅的眼神中含著幾許溫情:「你要是能活著回奧格,請轉告我的妻子和孩子,我很愛他們!」

說完,哈樂德不再踟躕,高舉長劍迎向血色的旗幟!

「榮耀與我同在!」
「榮耀與我同在!」
「榮耀與我同在!」

銀翼騎士的呼喝此起彼伏,而後紛紛淹沒在血色的洪潮中。

是役,銀翼騎士並300位蹄族戰士,一戰盡歿。
唯一脫戰而去的赫伯特,尚未跑出一裡之地,便被納克羅斯追上。
他倒下的時候,眼睛還愣愣地看向南方,那是莫托斯王子即將進軍的古戰場。
……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29 筆精華,04/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