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4k

RE:【小說】官方短篇小說:魔王歸來(7/10更新第十四章,每日22:00更新)

樓主 璃玥ミ☆ tia0511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 14 章:刺殺

「勇!夠了!」莫托斯一把揪住又要出戰的勇。

「我們不上前的話,還有誰能擋住它?」勇手指如山嶽一般的萬蠱魔蟲,面色淡然。

「那我們就撤退!立刻!」莫托斯的手指加重了幾分力道。
勇搖了搖頭,「退不了的。我軍全是步卒,只能進不能退,一退就是大潰敗,這點你比我更清楚。」

莫托斯無言以對。勇說的是實話,兩條腿的戰士如何跑得過六條腿的影蛭,被銜尾追擊只有死路一條。

自與蟲群軍團接戰,聖殿騎士兩次沖陣,傷亡瞬間破百。莫托斯當機立斷,命銀翼騎士團和聯合騎士團頂上,將友軍替換下來。銀翼騎士慨然出陣,與萬蠱魔蟲及周遭的蟲群展開激戰,但聯合騎士團仍在原地踟躕。

看到銀翼騎士獨木難支,勇當即整編剛退下來的聖殿騎士,再次出擊沖陣。蟲群軍團借著萬蠱魔蟲的掩護與之周旋,在陣線上進退自如,還能配合魔蟲的進攻,偷襲被撞垮陣線的士兵,對兩支騎士團造成了巨大的傷亡。

膽怯畏戰的聯合騎士團,經過歌賽特與莫托斯的輪番警告後,也戰戰兢兢地派出兵員,協助將傷兵撤離前線。然而,缺少牧師的治療,這些勇敢的騎士最後能活下來幾個,莫托斯心裡也沒底氣。

聖殿騎士團此役精銳盡出,唯獨沒有帶上能施展神術的牧師。「女神陛下對牧師們另有安排。」歌賽特的托詞令莫托斯心頭一陣惱火,卻無從發洩。

「總而言之,不能再死人了!」莫托斯攔不住勇,轉頭看向了身側的歌賽特。

作為教廷派出的特使,莫托斯只要獲得歌賽特的支持,就能叫停這場戰爭。

歌賽特聞言微微搖頭,問道:「王子殿下,在你眼中,戰爭是什麼?」

莫托斯為之愕然。

不待他回答,歌賽特繼續說道:「在你們眼中,戰爭或許是政治的延續,是爭奪權利的工具。這些勇敢或不勇敢的戰士,都是你們的財富,所以你們會在意損失和收益。一旦損失超過預期的收益,就要停下來,回到談判桌上重新劃定利益的分配。」

「然在吾輩眼中,戰爭就是戰爭,是除死方休的爭鬥。彼處有黑暗,此處的光明便無法獨善其身。說是飛蛾撲火也好,說是愚昧也罷,只因吾輩見過真正的光明,故無法容許黑暗的存在!」

「吾在受洗前也曾為人,知曉人性中的膽怯、懦弱與畏懼,如同眼前那些戰士一樣。他們依然能夠拿起武器去戰鬥,為的是領主許諾的賞賜,是萬眾矚目的榮譽,是與戰友同進退的情誼……可他們都未曾見過真正的光明,所以無法做到真正的決然。」

莫托斯默默聽著,若有所思。
「唯信仰光明者,得光明庇護!」
伴隨著歌賽特的禱告,一支金黃的箭矢帶著破空的呼嘯,刺入黑色的蟲群領域。

聖殿騎士團再一次展開了攻勢。騎士們無法像牧師一樣施展神術,但受過祝福的利劍和鎧甲,依然在黑色的蟲群領域中熠熠生輝。
銀翼堡地勢高峻,莫托斯從未見過撲火的飛蛾。而此刻擺在他面前的,恰是這樣一幅畫面。

不,他們哪裡是撲火送死的飛蛾。
分明是燃燼自身、照亮黑夜的流螢!
「聖光在上!」
「聖光在上!」
「聖光在上!」
……

一聲聲咆哮響徹河谷,聖殿騎士將自己化作燃燒敵人的火種,前赴後繼地沖入蟲群。光與暗,兩股本源之力的碰撞產生了一連串的混沌反應,生命和能量在煙滅中蒸發消散,重歸世界本源。

蟲群並非無窮無盡。只要能在一定時間內持續壓制蟲群的攻勢,就有機會徹底消滅這一片蟲群。

森林守衛軍有古木庇護,所以能夠堅守本陣與蟲群互相消耗,直至女王特爾安娜絲射出決定勝負的一箭。

奧格聯軍沒有牧師作後援,便只能靠慘烈的犧牲來換取攻勢的連續性。在聖殿戰士捨生忘死的進攻下,巨大的萬蠱魔蟲連受重創。銀翼騎士隨之士氣大振,攻勢變得愈發猛烈。

「是時候了,」歌賽特出言提醒道:「王子殿下,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身為奧格王國的第一繼承人,莫托斯和他的十二位侍衛,都在教廷接受過聖光祝福,故能驅使聖光之力。歌賽特剛才一番話,分明若有所指。於情於理、於公於私,莫托斯都沒有拒絕參戰的藉口。

「聖使閣下!」莫托斯扭頭說道:「無論你信不信,從接受使命出征開始,我就沒想過能全身而退!」
歌賽特揚眉。

連同莫托斯在內,十三道金黃色的光團侵入了蟲群的領域。見到王子親自上陣,躲在後面的貴族們再也無法保持淡定。

分封制的奧格王國,極為注重保護貴族階層的利益和自主性。即便身為王子,莫托斯也無法得心應手地指揮諸位領主組成的聯合騎士團。今日前後兩戰,他都是用王室直轄的銀翼騎士團,和教廷派來支援的聖殿騎士團擔當主力,只讓聯合騎士團從旁策應,這是王室和一眾領主之間的默契。

歌賽特的指責,多數還要落在這些大大小小的領主頭上。
如今莫托斯親自出戰,則是另一回事:名義上,莫托斯是所有貴族共同的領主,他們不能坐視自己的領主身陷敵陣而無所行動,這種違背誓言的行為將動搖他們統治領地的基礎——尤其是,他們的領民正在親眼目睹這一切的發生。

「殺!」
此起彼伏的呼喝聲,夾雜在兵器鎧甲的金屬碰撞聲中,成為這片戰場最應景的背景音。

沒過多久,馬蹄聲也加入了這場合奏。銀翼騎士團和聖殿騎士團的騎兵都另有安排,此時能夠參戰的唯有聯合騎士團的騎兵。

莫托斯松了口氣,這群貪婪成性的貴族,總算是把真正的實力展示出來了。勝負在此一舉,莫托斯將自己押上了賭桌,貴族們也只好跟注加碼。人性貪婪。為了保存實力會瞻前顧後,為了一線勝機也能傾力一搏。

「吼!」在之前戰鬥中業已負傷的牛魔王,此刻也跟著騎兵們發起了衝鋒。

步騎並進之下,龐大的蟲群被分割得支離破碎,一擁而上的步兵猶如虎入羊群,銀色的長劍此起彼伏,影蛭數量隨之銳減。

最麻煩的萬蠱魔蟲,則被莫托斯等人包圍,聖光力量的攻擊是魔蟲最大的剋星,光暗能量碰撞產生的湮滅一步步瓦解堅硬的蟲殼。參與進攻的戰士不免遭到反噬,但鬥志卻愈發高昂。

面對越來越虛弱的魔蟲,凡人也有了戰而勝之的信心!

一直在前線壓陣的勇瞅准機會,以連珠手法連射三箭——散發著淡淡金光的箭矢深深紮入魔蟲的腦袋中,湮滅的能量風暴在魔蟲頭頂炸出一個碩大的空洞。

莫托斯當即大步上前,一劍刺入魔蟲如岩似鐵的甲殼中,雙手再用力一挑,帶出一團腐臭的膿液。其他戰士見狀,紛紛搶上,用劍刺、用斧劈、用錘砸,一條長達數十米的巨型魔蟲,就這樣被騎士們肢解成碎片。

一日之內,三條萬蠱魔蟲先後殞命,影蛭群各自退散。
殘陽河谷之外,再無任何阻礙。

殘陽河谷北側,一支騎兵隊正在緩緩前進。

「達爾西閣下,我只能送你們到這裡了。」
說話的是一名中年軍官,胸前的銀色雙翼徽章,表明他來自銀翼騎士團。

「辛苦你們了。」達爾西右手按在左胸,俯首致謝。
軍官不敢怠慢,連忙還了一禮。

達爾西領著莫拉和葉娜,將騎乘的馬匹交還給銀翼騎士團的成員。血統純正的夏爾馬數量極少,縱然是奧格王國最精銳的騎兵隊,也沒奢侈到一人配雙馬的地步。騎士團攜帶的冗餘馬匹,要不是用來運載糧草和兵器,就是用作沖陣的預備馬匹。

從馬匹上取走足量的乾糧和清水後,達爾西再次轉過身來,向那位中年軍官說道:「我有種不詳的預感。你們此行以偵查為主,務必多加小心。若遇強敵,能避則避,能退則退。」
軍官愣了一下,冷冷回復道:「有勞掛心,我們會隨機應變的。」

望敵而逃,對騎士而言無疑奇恥大辱。達爾西也沒指望對方能夠完全聽進去,只是單純出於好心才會開口提醒。畢竟,羅曼和奧格是世仇,魔法師儘管地位超然,但魔法議會總部終歸坐落在羅曼境內,達爾西與羅曼王室多年的合作關係更是人人皆知。

立場微妙的達爾西不便多言,以免加深對方的誤會。

「謝謝各位兄弟一路相送,回頭一塊喝酒吃肉!」一直旁觀的莫拉見氣氛逐漸尷尬,忙出面緩頰。
達爾西向莫拉投去感激的眼神。

正忙著收拾行裝的葉娜,看見莫拉一副兀自得意的樣子就有些氣憤。她把剛填得滿滿當當的包裹一把塞進莫拉懷裡:「幫忙幹活!」
莫拉故作無奈地聳聳肩,乖乖跟著葉娜去收拾行裝了。

有了這麼一出插曲,達爾西和銀翼軍官之間的氣氛總算恢復了一絲溫度。
「一路保重!」
「保重!」

在莫托斯親自領軍向殘陽河谷推進的同時,銀翼和聖殿兩支騎兵團,分別沿著河谷南北兩側的丘陵進行探查。

其中,聖殿騎士綜合實力更強,便前往需要穿越半個戰場的南部丘陵;銀翼騎士則奉命一路向北,心存顧慮的莫托斯,還派了暗影森林支援的蹄族戰士隨同策應。如此一來,向以精銳自詡的銀翼騎士們,心中都憋了一口惡氣,方才對達爾西的話敏感至極。

一些小小的不快,很快就被達爾西拋之腦後。

他帶著葉娜和莫拉一行三人,此行是為了探查河谷深處的情報,與銀翼騎士同行一段,除了順路之外,還是給自己的行動作掩護——莫托斯不指望成百上千的人馬調動能瞞過深淵的耳目,卻希望達爾西三人的行動可以盡可能隱秘。

「從現在開始,我們要儘量低調行事。」達爾西向著兩位隨行成員叮囑道。
莫拉嘴角一翹,「你是隊長,你說了算。」

葉娜白了一眼不正經的莫拉,沒有作聲,算是默認。她隱隱有些擔心:自打風暴峽谷一場大戰之後,莫拉的言行舉止顯得更輕佻了。與之相對的是,沒有旁人在場的時候,莫拉則變得愈發沉默和深沉。

黑暗之主安格列——葉娜也是最近才知道那位強者的名號,無疑給莫拉造成了相當大的精神負擔。

是害怕嗎?應當不是的。否則他就不會自告奮勇,跟著達爾西一路追蹤安格列的行跡至此。
是恨自己還不夠強大吧!所以才用如此危險的方式錘鍊自己。

葉娜忽然想起莫拉前日沖入魔獸潮中、刺殺普雷塔的一幕,那份捨生忘死的膽氣與豪勇,和她曾經認識的王子殿下還是同一個人嗎?

「想什麼呢?」莫拉滿臉諂媚的出現在葉娜的視線中,打趣道:「是不是在想哪個男人了?」

儘管十分討厭莫拉這幅油嘴滑舌的面孔,葉娜卻必須承認,他笑起來的樣子對女性真的很有殺傷力——日曜王室幾代傳承之下,得天獨厚的莫拉無論相貌還是體格,皆為一時之選。

這讓葉娜很難真正討厭起眼前這個男人。尤其是,莫拉一直很注意分寸,除非必要,他從未主動用肢體接觸過葉娜,儘管他們曾經背靠著背、從阿茲卡爪牙的圍攻中攜手殺出一條生路。

畢竟是同生共死過的交情啊!
所以葉娜白眼一翻、手肘一頂,看著莫拉捂著肋骨低聲哀嚎的樣子,鬱結的心突然就變得暢快起來。

她說不出原因。
莫拉同不明白。
可只要這麼做,就能讓葉娜笑一笑。
他知道。而她也知道。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29 筆精華,04/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