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4k

RE:【小說】官方短篇小說:魔王歸來(6/30更新第四章,每日22:00更新)

樓主 璃玥ミ☆ tia0511
GP2 BP-


第 5 章:龍吟

迷霧島,祖廟內。

一個矯健敏捷的身影,正借助夜色的掩護飛速穿梭。

「左前十五步,有老榕樹一顆,藏身其中避過守衛……正前三十步,入池塘,逆流而上,至閣外十丈……」

靠著每年入廟祭祖時暗記的地形,亥犽一步步靠近今夜的目標——供奉著一卷光明契約的天龍閣。

身為旁系弟子,亥犽本沒有進入祖廟的資格。但在異族的幫助下,現在的亥犽已經突破了血脈的限制,並成功騙過無處不在的禁制,安全潛入戒備森嚴的祖廟。

無形的禁制還可以靠秘術和巫藥騙過去,往來巡視的本家弟子,就只能靠亥犽自己來應付了。

既然是一場籌謀了十數年的行動,亥犽當然做足了準備。僅用了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他就已經站在了天龍閣的門口。

「未免也太輕鬆了一點。」亥犽喃喃自語道。本家那些叔爺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幸好,新一輩中還有愛里這樣的天才,假以時日,便是一名出色的領袖。

正是因為如此,亥犽才迫切地需要斬斷這份寄存於血脈中的羈絆,還全族以自由。

自古以來,迷霧島就是奧靡恩聖山的海上門戶。

締造迷霧島的太古龍,曾和聖光魔導布萊恩締結契約,發誓為聖殿終身鎮守於瀛海。傳承了古龍血脈的迷霧島忍者,同樣也受到這份光明契約的約束。

無論是來自海底的深淵海怪,還是受惡魔驅使的海盜,都是迷霧島的死敵。為此,忍者們也付出了慘烈的代價:一代代的忍者被培養出來,然後一批批被送上海嶼戰場,和入侵者浴血搏殺。

對此,聖殿方一直視作理所當然。亥犽的不忿正源於此:忍者們是用生命和鮮血在捍衛聖殿的榮耀,卻得不到一絲回報——哪怕僅僅是一份尊重。現在,就是亥犽贏回這份尊重的時候。

天龍閣一共十層,前九層都有特殊的禁制守護。

一層,臨之界,結不動明王印,非頑強意志不可過;
二層,兵之界,結大金剛輪印,非嫡系血脈不可過。

嫡系血脈嗎?服下穆加爵贈予的巫藥之後,輔以來自深淵的秘法,亥犽如今的血脈純度已可與本家嫡系相媲美。

三層,鬥之界,結外獅子印,非果敢無畏不可過;
四層,者之界,結內獅子印,非靈肉交融不可過。

隨著血脈純度的提升,亥犽的體質和靈魂也獲得大幅強化。如今夙願在望,亥犽的精神力更是至巔峰之境。

五層,皆之界,結外縛印,非五感敏銳不可過;
六層,陣之界,結內縛印,非洞察入微不可過。

「咕嚕!」在解除第六層禁制後,亥犽吞下了最後一劑巫藥,跟著輕嘆了一聲:「真不愧是用來篩選半藏繼承者的試煉!」

「臨兵鬥者接陣列前行!」每位忍者都要學習的九種基本手印,輔以特定的能力,就是破除九層禁制的鑰匙。而這,原是用來考驗歷代半藏繼承者的試煉。如今的亥犽比之歷代半藏亦不遑多讓,卻依然感受到如山嶽般沉重的壓力。但他奮力登樓的決心,沒有絲毫動搖。

「只剩最後三層了!」

七層,列之界,結智拳印,非破除心障不可過;
八層,前之界,結日輪印,非超凡之力不可過;
九層,行之界,結寶瓶印,非禪我如一不可過。

解除第九層禁制後,亥犽腳下一軟,差點跪倒在階梯上。

最後三層禁制,是純粹的精神試煉,與前六層不可同日而語。亥犽仿佛經歷了千般輪回,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蘊熾盛,人生八苦逐一嘗過去,險些失了本心。

亥犽心有餘悸地摸了摸別在腰間的器物。那是一片從某位大惡魔身上摘下的指甲,經受過深淵熔岩的淬煉後,又銘刻了繁複、玄奧的魔法紋路。

斬斷光明契約的刀,已經握在手中。

通往天龍閣頂層的階梯,就在眼前。

「果然不能輕視老祖宗們的戒心啊!」歷代半藏都對天龍閣第十層諱莫如深,亥犽窮盡十餘年的功夫,都沒搜集到關於第十層的隻言片語。但既然是迷霧島上最要緊之地,老祖宗們豈會不留後手?

從登上第十層開始,行至此處不過百步,亥犽已經解除了三十六個隱藏禁制。

和此前九層純粹的防禦性禁制不同,第十層的禁制幾乎都帶有一定的攻擊性和控制性,一個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依靠堅韌的意志和嫻熟的忍術,亥犽做到了一名忍者所能做到的極致。

只不過,他忽略了一個事實:自己並非嫡系出身,若非借助巫藥和秘術,他根本沒有踏入祖廟的資格。所以,當最後一個隱藏禁制解除時,蓬勃的藥力亦開始衰退,血脈狀態的急劇變化,最終引來了太古龍魂的咆哮。

「何方宵小,犯吾禁地!」

青、白交映的魔法光輝迅速填滿了整座天龍閣,炙熱的光明印記就在亥犽眼前引燃,他卻因為禁制的作用無法動彈。

嘈雜的呼喝聲在閣外響起,灼燒的光明印記愈發明亮。亥犽知道,自己十餘年來的苦心籌畫已盡付東流。就此束手就擒?當然不是!至少,他手裡還握著一枚惡魔指甲,那是他翻盤的希望。

空握的拳頭微微用力,仿佛是下定了某種決心,亥犽不再保持著佝僂的潛伏姿態。他竟然無視禁制的力量,挺直身軀站了起來。手心傳來的刺痛感,正和澎湃的黑暗之力一起,沖刷著亥犽的靈魂。

縈繞在亥犽身上的青、白兩色禁制,也跟著被席捲而來的黑潮灰飛煙滅,亥犽下意識地動了動手指。

禁制,已然解除。

拖著疲憊卻有力的腳步,亥犽一步步靠近供奉在香案的光明契約。洶湧的黑暗之力在亥犽的刻意引導下凝聚於指尖,惡魔指甲的虛影順著血脈溯流而上,他的右臂猶如罩上了一層黑色臂甲。

「今夜之後,吾號黯影。歃血為誓,斬斷光明。」亥犽舉起漆黑的右臂,挺著尖銳的黑芒刺落那卷光明契約。

「嗷昂~~~!」

被痛苦驚醒的太古龍魂發出了淒厲的龍吟,浩瀚的龍威隨著聲音向四周蔓延。正向著祖廟彙聚的忍者們氣息為之一窒,首當其衝的資一幫本家子弟,更是被震得七竅流血,儼然傷了肺腑。

不同於此前還算收斂的咆哮,太古龍魂並沒有克制龍吟中蘊含的力量——亥犽這一刺,已經傷及了龍魂本源。

「做個了斷吧!」龍威積壓之下,亥犽亦不好過,但高舉的右手沒有要放下的意思。漆黑的魔影已經吞沒了潔白的光耀,轉而襲向青色的龍魂之影。

生機流逝,龍影黯淡,唯有對亥犽的壓迫越來越強。他不得不咬破自己的舌頭,用痛楚來維持靈魂的清醒,同時任由黑暗力量在身體內,以抵消太古龍魂對自己的壓制。

反正最壞的結果也不過是玉石俱焚。亥犽既不惜死,又何懼一死。

神說:「要有光!」就在近半龍影由青轉墨色之時,一道聖潔的光柱刺破黑夜,直抵天龍閣之頂。耀眼的光影中,手持戰錘、身著聖甲、背展六翼的贊尼爾從天而降。

光與暗的力量再度觸碰。

這一次,黑暗力量沒有占到任何便宜。似有無盡的光芒從贊尼爾身上溢出,身體和靈魂都已近極限的亥犽,在聖光的沖刷下搖搖欲墜,猶如一條垂死掙扎的蛆蟲。

在聖族眼裡,自己可不就是一條蛆蟲嗎?

生而為人,誰又甘願做一條蛆蟲呢?

「爾等聖族,且看吾輩的決意!」

那一瞬,迷霧島的忍者們紛紛抬起頭,目送那條黑色的蛟龍拔地而起,沖向聖光最閃耀之處……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29 筆精華,04/0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