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
GP 28

RE:【其他】魔皇番外篇——女子宿舍禁愛令篇1

樓主 胡言亂語——傑 Chou880104
GP0 BP-
13





「呃……這裡是哪裡?」魔皇睜開了沉重的雙眼皮,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而眼前所見是白色的天花表達。
魔皇抬起頭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好像正處於醫院之中的加護病房裡。
「嘖嘖……想不到那場大火就讓孤進入了加護病房啊……」正當魔皇想要翻身下床時,才發現自己竟然渾身上下劇痛不已。
「啊……」魔皇輕聲呻吟了一聲,「我到底傷的多重啊……」魔皇抬起自己的手才發現完全被繃帶纏滿著,掀開棉被一看才發現自己竟然全身都裹著繃帶。
「這位病人,你先不要動,我們先稍微做一下檢查。」就在這時突然一個醫生走了進來,身後跟著一大群的護士。
「這……這……這真是奇蹟啊!」醫生在檢查完所有項目之後,不禁讚歎出聲。
「那個……醫生,不好意思,孤……啊!不對,是我到底傷的多嚴重啊?」魔皇禁不住好奇問了出來。
「你根本可以堪稱醫學界的奇蹟了,你被送來的時候,全身將近90%的三度燒傷,全身上下完好的皮膚屈指可數,而且生命跡象非常微弱,原本我們是打算把你轉入安寧病房的,但有一個粉紅色頭髮的女孩子堅持不肯,想不到奇蹟竟然真的發生了。」醫生帶著驚訝的口氣說到。
「那……我可以轉到普通病房了吧?我想我的朋友家人一定很擔心我的狀況。」魔皇開口詢問到。
「嗯……稍微在做一下觀察,應該明天就可以轉了,只是接下來還要做復建,可能會比較痛苦喔!好好加油吧!」醫生鼓勵地說到。
「謝謝醫生。」魔皇向醫生點點頭。
「對了,因為你的一堆家屬已經在外面等了三天了,所以我先特例讓你們會客好了。」醫生突然這麼說到。
「好的,謝謝醫生。」魔皇再一次向醫生道謝。
「哪裡,不會。有任何不舒服和異狀記得按鈴通知我們喔!」醫生笑笑地囑咐魔皇,隨即便領著一票護士走了出去。
不一會兒,魔皇便看到亞紀用衝的衝來他旁邊,眼角還帶著淚光,「笨蛋,為什麼你那時後要不顧自己安危衝進去救我!」亞紀一邊哭著一邊緊緊地抱著魔皇。
魔皇稍微運起內元來支撐亞紀的擁抱,隨即舉起手輕輕地拍著她的頭說到:「放心吧~孤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要是你有了三長兩短,我該怎麼辦?」亞紀繼續抱著魔皇,讓自己忍著三天的眼淚毫無顧忌地流下,而魔皇也沒有說什麼,只是輕輕地抱著亞紀。
過了一會兒,魔皇發現亞紀的哭聲漸漸變小了,才發現亞紀竟然累到睡在自己的懷中,魔皇輕輕摟著亞紀,隨即開口說到:「你們也進來吧!有勞諸位擔心了。」
魔皇話一說完,便見到famille的其他人和昊天行也是一臉疲憊地走進來。
「呼~魔皇妳沒事真是太好了。」葵鬆了一口氣說到,而光夏則在一旁紅著眼眶,緊緊地抓著自己的衣角。
「魔皇,謝謝你救了亞紀醬。」美咲姐向魔皇深深地一鞠躬,而其他人也全部都向魔皇鞠躬。
「哪裡哪裡,小事一樁。」魔皇一樣微笑地說到。
「這哪裡是小事一樁,魔皇你還差點死掉欸!你怎麼可以這麼不愛惜自己的生命!」光夏突然吼了出來,眼淚也從眼眶一滴滴的流了下來。
大家都被光夏的舉動嚇了一跳,而魔皇聽到光夏這麼說時,也不禁自責地低下頭說:「各位抱歉,是孤太自信,才會導致今天這種局面。」
魔皇一說完,在一旁一直默默不語的昊天行突然開口說到:「主上,是有人刻意設局吧?」
眾人聽到昊天行這麼說,全部都露出驚訝地表情轉向魔皇。
魔皇點了點頭,開口說到:「孤在進入那棟著火的豪宅時,確實感覺到了自己的內元無法如平常一般凝聚,所以才會來不及施展避火訣和同時將自己一起傳送出去。原先孤是沒打算化出真身的,誰知道身體中的力量竟然自行反擊,硬生生地擊碎了困鎖住我的力量,所以……想必在場眾人都看到了吧……」魔皇聲音愈說愈小。
「唉~我早就處理好了,當主上你衝出火海時,我剛好趕到,所以先消除眾人看到你真身的記憶,隨即改成你將亞紀抱著衝出火場,但自己卻渾身著火,最後送醫急救。」昊天行嘆了口氣,緩緩說出自己的處理方式。
「昊天行,多謝你了。」魔皇開口答謝。
「主上,您可有感覺到是誰在操弄的手腳?」昊天行突然一問。
「若根據以往經驗推測,朝陽集團之前的銷聲匿跡,可能正是為了此次的反擊所準備的,兵者有云:「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可能他們正是看準了魔皇的心思,認為魔皇會為了救亞紀醬而心亂,如此一來,勢必會察覺不到他們所動的手腳。」傑一邊摸著下巴,一邊緩緩地思考著自己應該說出什麼東西。
「傑!」葵突然衝了過來,敲了敲傑的腦袋。
「葵學姐,妳……妳怎麼了啊!」傑驚慌失措的後退。
「哈!我只是在驚訝傑的腦袋怎麼愈來愈聰明了啊!」葵笑著說到。
「葵學姐,我本來就很聰明好不好……」傑小聲地說到。而傑一說完所有人也都哈哈大笑了起來,整個加護病房內充滿了活絡的氣氛。魔皇一手摟著亞紀,一邊跟著眾人嬉笑打鬧,但心裡實則自責不已。
「唉……這次實在是我粗心大意了,才會落到我要幾乎以換命的方式來救亞紀醬,還讓大家為我擔心這麼久,孤……實在不配成為她們的守護啊……」魔皇內心一邊自責,一邊也不禁握緊了拳頭,但臉上卻依然帶著笑容和大家談天說笑,而唯一察覺這件事情的,只有深知主上性格的昊天行和看見魔皇握緊拳頭的光夏了。
「我一定,一定不會再讓這種事情發生,否則孤成為縱橫眾時空的三權權掌又有何用!」魔皇心裡暗暗下定決心,決定要成為守護眾人的一面城牆,不讓任何危險降臨到她們身上。
「主上此時心裡必定很難過,一定又在鑽牛角尖,看來又要再和主上好好談談了,否則以主上這種行動力十足的個性,肯定又會做出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情。」昊天行心裡暗暗地嘆了口氣,隨即繼續思考著該如何勸說主上。
「看來魔皇對這件事情很自責呢……我該如何幫助魔皇呢?唉……」光夏心中暗暗地也下定決心,希望能在魔皇有困難的時候幫助他,即使他喜歡的人不是自己也無所謂。

朝陽集團高層會議室中,皇甫鳴日面前正跪著兩個瑟瑟發抖的人。
「魔魂、魔燄啊~你們是太久沒跟魔皇對決過了嗎!蛤!」皇甫鳴日手掌一甩,一股狂暴掌氣瞬間將兩人擊飛數丈,兩人也瞬間口吐鮮血。
「主上息怒,主上息怒啊……」兩人爬回來繼續不停地向皇甫鳴日磕頭,鮮血就順著嘴角不停流下。
「魔皇何許人也,我和鷹妖王聯手尚不能敗他,反而還會被其所敗,你們難道認為一個小小地鎖功鎮和一場大火就可以取其性命!?」皇甫鳴日愈說火氣愈大,手往眼前的桌子一拍,瞬間整個桌子就化成了灰燼,而在一旁跪著的魔魂、魔燄也忍不住繼續瑟瑟發抖地磕頭。
「下一次,本座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再一次發生,否則你們兩人提頭來見,滾!」皇甫鳴日反手一掌將兩人擊出了會議室,而那兩人也頭也不回的直接溜了。
「無用之徒,啐!魔皇啊魔皇,雖然這次你死裡逃生了一回,但等到我的計畫完成,這次你定是插翅也難飛啊!哈。」皇甫鳴日輕輕地一笑,隨即手一揮將桌子復原後,便緩緩走出了會議室。
這時,一道黑影從旁掠出,大劍一揮,瞬間斬出一道時空裂縫,便往famille急奔而去。
「我必定要將這件事情速速轉交給魔皇知道。」劍皇快速地衝向famille。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0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