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212

【賀文】琴思

樓主 曼陀 Mountaintea
GP2 BP-
  真是見鬼了!

  酒館老闆擦著手上彷彿永遠也擦不完的玻璃杯,一臉扭曲。

  酒館裡客人很多──當然,這個時間點人一向很多,店裡的麥酒和烤魚頗有名聲,有些被老婆打發來買盤烤魚加菜的丈夫會偷閒坐著喝他兩杯麥酒,再在由遠而近的尖銳叫罵聲中急匆匆地衝出店門……離題了。

  總之,本來就是晚餐時間,加上今天算是個節日,幾乎每張桌子旁邊都坐了人。

  酒香與食物的香氣蒸騰,錚錝的里拉琴絃音繚繞著,與宛如守喪的氣氛一起,充盈了整個空間。

  對,問題就在這裡!這個靈堂般的氛圍是怎麼回事啊?!

  對於老闆怨恨的注視恍然不覺的吟遊詩人以指尖流水般拂過琴絃,在一個戲劇性的滑音中,悠然琴聲戛然而止。

  像是飄到了遠處的心思一瞬間落回身體裡一樣,他露出了有些茫然的表情,眨了眨眼,然後──把眼前的半杯威士忌一飲而盡,對老闆比了個『滿上』的手勢,再度抱起了里拉琴。

  幹!你還來啊……老闆欲哭無淚。



  本來呢,這是一個非常正常的傍晚。由於服務小妹──酒館裡一定要有的天真豐滿女侍──晚上有約會(當然這也是常有的事),老闆比起平日更加忙碌。所以看到那不大常見但也能算熟客的吟遊詩人進門時,他只是打了個招呼,就趕著去廚房下單了。

  說起來,那時候他是覺得有點奇怪:身為吟遊詩人,這種日子要是去哪個燈光美氣氛佳的餐廳裡抱著琴每個桌子唱過一圈,得到的打賞大概可以裝滿錢袋吧。為啥要放過天賜的賺錢良機,來這個連招牌女侍都不在店裡的酒館咧?

  可惜的是,那時的老闆只是在心中默數了一下現在的桌數,完全沒有深思這個問題。

  吟遊詩人很平靜,很平常地叫了一杯威士忌──不對,他平常是喝紅酒──一邊看著杯中的冰塊緩緩溶解,一邊慢慢啜飲著。喝完了一杯之後又叫了第二杯,然後開始彈琴。

  一開始他唱的是啥老闆忘了,當時也沒有多少人注意到這邊。老闆忙著處理客人的外帶,廚房裡的助手還得衝出來跑堂,熟客們互相招呼,酒館裡一片熱鬧。

  大概是吟遊詩人叫第四杯酒的時候,情況開始不對了。

  倒不是說有人發起酒瘋或是直挺挺倒下去變成酒店屍體之類的常見問題。吟遊詩人的身體狀況很正常──事實上,和纖弱的外表相比,他的酒量遠超出老闆的預料了──除了酒紅色的眼睛變得更亮之外,他的表情跟剛進酒館的時候沒啥兩樣,連微笑的弧度都沒什麼變化。

  他的演奏也很正常,甚至可以說,比起老闆有時出門採買,經過廣場時聽到他的演奏還有過之而無不及。絃音悠揚,喝了酒而略顯低啞的嗓音有一種憂鬱的動人,極富感染力。

  喔,沒錯,感染力──他把描寫悲戀故事的《被忘卻的愛》唱得像輓歌,把地方民謠《夏夜戀歌》中對愛情之短暫的悲傷表現得淋漓盡致,《直到消逝的那一天》滿是悽涼,《無止盡的追尋》顯得完全絕望……

  充滿了藝術感染力的歌唱與琴聲迴盪在靜默的酒館裡,杯緣反射的微光是那樣寂寞。

  媽的,在情人節的晚上一個人到小酒館裡喝喝小酒打發時間有什麼不對啊,有女朋友/男朋友我還會在這裡嗎?!唱這種歌來打擊人你有沒有人性哪!!

  老闆和酒客們在心中悲痛地吶喊著。

  無視周圍『我好想死啊』『你快喝掛吧天哪』的眼神,吟遊詩人低聲唱起了眾所熟知的老歌:

 「總是如此 總是如此
  當我聽見你的聲音
  每當我察覺到你的氣息
  胸口彷彿破裂的心悸

  此時我在你身旁
  此時你在我身旁

  僅是這樣的事物 就能使我幸福
  僅只是這樣的事物 就能使我們感到幸福


  我幾乎忘記了你
  連同那楓紅色的秋季
  微捲的紅葉飄零
  落在小徑上的人影

  那時我在你身旁
  那時你在我身旁

  僅是這樣的事物 就能使我哀傷
  僅只是這樣的事物 只有我一人感到哀傷」

  隨著哀婉的歌聲,人們想起了曾經。

  窗邊的側影,夕陽下泛紅的臉龐,冰涼的手,溫暖的懷抱。

  那些美好的曾經掠過心頭,歡恣的笑聲遠去了。在歌聲中,在時光中,一切消逝無蹤。

  老闆回想起少年別離後再無相見之日的青梅竹馬,此時也不禁眼眶泛淚。他環顧酒館此起彼落的抽泣聲,突然驚覺向來剛強潑辣的水果攤老寡婦早已淚流滿面。

  當棕髮的女魔導士推門進來時,完全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老闆還沉溺在青春時代的悵惘中(口胡,滿臉鬍渣的大叔當然也有少年歲月),遲了許久才反應過來。

  他來不及招呼的女客壓根沒注意到這滿室唏噓,直直朝罪魁禍首的吟遊詩人走去,輕快得像是奔跑。

  吟遊詩人抬頭看她,依舊是那樣一曲方盡有點茫然的表情,眼睛卻亮得出奇。

  「聽到琴聲就知道你在這裡。」她笑著說。

  吟遊詩人看著她,像是有些恍惚地笑了。他眼睛裡的光芒逐漸擴散到臉龐,整個人都明亮了起來。

  女魔導士在他對面坐了下來,身體傾向他嗅了嗅,「你還真是喝了不少。」她不大滿意似地皺起了眉頭,語氣像是控訴,「太不公平了!我這段時間沒日沒夜忙到要吐血,剛才才聽席翁說你前天就回克萊茵了,而且我到現在還沒吃飯!你卻可以在酒館裡喝酒悠哉,這太不公平了~」

  「我也還沒吃,一起吃吧?」吟遊詩人對老闆比了個『拿菜單來』的手勢,把里拉琴放到了一旁。

  「沒吃飯就喝酒超傷胃的啊,你以為自己很健康嗎!」她瞪了吟遊詩人一眼,手指點向菜單,嘴裡嘰哩呱啦的抱怨完全沒停,「像現在這樣工作我都覺得自己健康狀態減退了啊,連續三十六小時的實驗這根本是血汗研究院!我一定要串聯同事一起抗議來修改魔法研究院人員工作條例法……」

  吟遊詩人笑著聽她說,表情和笑容與剛進酒館時全然不同。



  情人節的夜晚還沒有結束,但小酒館的苦情之夜倒是提前中止了。

  對此,老闆和其他酒客們心中只有感恩,沒有半點遺憾。


                               ── The End ──
                                 2012/02/09

---

  2012年伊利斯生日暨情人節賀文XD

2
-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

385 筆精華,11/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